• 老木匠老漆匠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我们村真的连个传说都没有?漆匠望着外面打麻将的人们说。鬼都不来茨村。木匠抠着手心的茧。没有记忆的茨村,慌!你做个家俱给我漆吧?油漆匠的手灵活舞动,手中的刷子在天空这块蓝布……
  • 凶手?杀人案!神探张飞的瞌睡虫被这两个词惊跑了。死者竟然是烟土巨头曹操。张飞听助手简单介绍了案情。曹操的太太大乔从外地游玩回来,发现曹操死在琴房躺椅上,身体表面无外伤,双眼圆睁,死前手抓胸口,像是受惊……
  • 你一辈子没嫁人。你倾其所有把这幅画弄到手的时候已经很老了。你穿上一直锁在红木箱里的红衣。整个下午你都一动不动。你死盯着画就像死盯着过去,好让它一再有机会刺伤你。你喜欢极了血滴在地面散开成一朵花的样子。……
  • 大炎国的子民都不信神,可处处都是庙。里面供奉着炎国的王和一个少年将军,王慈眉善目,将军战袍飞扬。以前,庙里供奉的也是各路菩萨,人们虔诚膜拜,寻求庇佑。直到那年,北燕铁蹄绕过平峦山脉,一路南下,烧杀掠夺……
  • 在江南,我遇见你,青花瓷一般。我们一见倾心,在江南游玩。那一晚,我们房内有人进来,因为,房内有被翻过的痕迹。所有的抽屉箱子,都被翻检过。第二天,当我们醒来,望着这些,感到心里发冷。你颤抖着说,谁啊?我……
  • 中国的边陲小镇室韦与俄罗斯小镇奥罗奇仅一河之隔,河上有一座中俄友谊大桥。桥头有一个警戒岗,两个哨兵在看守。而俄罗斯那面也有瞭望台。铁栅栏隔住了桥面,国界碑就在栅栏的旁边。退休的朱媛,在室韦医院做了一辈……
  • 炉火正旺。老憨瞄了眼炉火,继续在铁砧上敲击。铛铛,铛铛。回炉,锻打,直到打成一颗颗鞋钉。老憨是个马掌匠,手艺没人比得过。哒哒哒。十多个汉子策马而来。“换马掌。”领头的汉子嗓音粗犷,眉毛上挑,不怒而威。……
  • 一阵风吹来,我睁开眼睛,见自己睡在窗缝隙里,浑身湿漉漉的,原来是雨稀释了药性。我摇摇头,有点晕眩,稍稍歇息一会。我慢慢地试着站起,扇动翅膀:嗯,我还活着。怎么搞的?让你搞卫生,杀蚊子,怎么用次等的杀虫……
  • 我的头突然变大了!大概有平时的三倍那么大。好友打来电话,直接了当就问我的头是否正常。我正诧异他未卜先知,他却让我自己看新闻。我慌忙打开电脑,新闻头条写着《未名细菌感染,某高端小区居民集体变异》。我不顾……
  • 她总是让魁梧的男人只送到小区的门口。她款款地走,婀娜的腰肢垂柳般摇摆,披肩的长发瀑布一般随着她的腰身轻薄。她知道身后有双眼睛,正火辣辣地在自己俊俏的背影上写意。在鲜花绿丛的拐弯处,她停下脚步,缓缓转过……
  • 南岭山脉的九嶷山北坡有一小村落。住着几十户人家。一天,湘伢子放学回家,看见自家的茅屋,熊熊的烈火正在燃烧,他大喊着:“妈妈!”便一头冲进火海。村里人奋力扑救,火海中,湘伢子抱着......“轰”地—声,茅屋……
  • 接到热线报料,称在市东湖公园有一位老义工,三年来,风雨无阻在园内捡拾垃圾,希望我们好好报道一下。老人、义工、捡垃圾三年、城市美容师……一幅幅画面在眼前交织,很快构划出一个“城市是我家,清洁靠大家”的正……
  • 我在路上遇到一个垂死者,这是一生中从未有过的经验。当时我在穿越一片树林,他倚坐在一棵树下,一只手捂着肚子,指缝间鼓出几个小血泡,鲜血几乎浸透了他的下半身。他应该是遭到抢劫,这年头兵匪不分,就连平日里老……
  • 只有我还陪着她。她穿着十件单衣,每一件都跟她的身板一样单薄。她更矮了,和住的瓦屋一样矮,矮到差点就会跌进尘埃,矮到把眼睛抬得再高也够不着对面的楼房。老头走后,她就独居在此。屋子小且破旧。寒冷透过墙缝、……
  • 她是去找那个混蛋离婚的,不惜坐一次软卧。她恶狠狠地把水杯、零食全摆在小桌上,边咒骂那个跑野了的男人。列车走走停停,包厢里始终是她一个人。她嗑瓜子,泡方便面,听忧伤的音乐,甚至,肆无忌惮地放屁。接近黄昏……
  • 王姐精心养的那盆芍药,突然间枯萎了。这盆芍药,王姐养了三年多,也葱郁了三年多。那年换新办公室,公司给我们买了批盆栽,有人选了颇有寓意的发财树;有人选了好养的仙人掌……惟有王姐选了盆美丽却难养的芍药。三……
  • 皮影匠人老张的告别演出,这天他来得特别早,挂台布,调灯管,把当晚要用的皮影一个一个摆在了台子上。老张点了一支烟,透过缭绕的烟雾,他恍惚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哦,是徒弟小金。小金是老张唯一的徒弟,皮影一……
  • 德顺端详着一条精美手串。德福说:进山的城里人叫它佛珠,说有文化风水,可以保佑人。德顺抚摸着它,长叹一声,百年崖柏啊!他林中峭壁也有两棵。一圈圈深色清晰的木纹,云朵般的节疤,时光用年轮在树身上写下了世人……
  • 午市,步文正埋头作画,忽听当啷一声,一粒碎银飞进笔筒里。一抬头,见来人尚在七八步外,辫上系一枚金镖,可不是城里有名的武举龚七?步文遂一拱手:“七爷!”龚七走近一笑:“手上可是《梨花图》?”步文点头,“……
  • 乾在市里是个高富帅,却因好赌成性,败光了家产,欠了一屁股的赌债,追债的人前来追债,他还不上,追债人便把他的老婆孩子抓去,警告他,还债放人,否则把她们卖了,他这才后悔莫及。老婆孩子被抓之后,乾痛不欲生,……
  • 旧时扬州东关街,大小客店颇繁,奇耶辄失寄宿者,几清色贾也,似一夕蒸发,究竟何故不知,唯陆续诣人,意系家属或搭挡,寻亲觅友耳。而衙门接讼,恒沿街暗察,未果焉。一日胆大陈某,做成买卖欲归,则怀揣巨金过,时……
  • “嗬——呀!”漆黑夜空下,多嘎挥舞着青铜剑,嘴里飘出一串咒语:魂兮!般诺力神兮!奉请列宗多同魂起兮!尸归故里,佑尔子孙……“嚓!嚓!”的破土声此起彼伏,很快,多嘎的眼前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骨骸。他将桃符……
  • 都知道她在镇上有亲戚,但从来都是她去走亲戚,没人见过她亲戚。她年轻时,被人逼进镇上的妓院,后来做了头牌。一土匪去妓院寻欢时,看中了她,就把她抢回去做老婆,但生无所出。土匪过世后,她将田包给别人,自己种……
  • 住我隔壁的王老头真是老糊涂了,竟然从乡下牵来一匹老马。老王把马养在卧室也好,厨房也罢,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我受不了每晚刚进入加班状态,老王就牵着马,哒哒哒地从四楼往下走。我住的是老式旋转式楼房,每……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