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木匠老漆匠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我们村真的连个传说都没有?漆匠望着外面打麻将的人们说。鬼都不来茨村。木匠抠着手心的茧。没有记忆的茨村,慌!你做个家俱给我漆吧?油漆匠的手灵活舞动,手中的刷子在天空这块蓝布……
  • 凶手?杀人案!神探张飞的瞌睡虫被这两个词惊跑了。死者竟然是烟土巨头曹操。张飞听助手简单介绍了案情。曹操的太太大乔从外地游玩回来,发现曹操死在琴房躺椅上,身体表面无外伤,双眼圆睁,死前手抓胸口,像是受惊……
  • 你一辈子没嫁人。你倾其所有把这幅画弄到手的时候已经很老了。你穿上一直锁在红木箱里的红衣。整个下午你都一动不动。你死盯着画就像死盯着过去,好让它一再有机会刺伤你。你喜欢极了血滴在地面散开成一朵花的样子。……
  • 大炎国的子民都不信神,可处处都是庙。里面供奉着炎国的王和一个少年将军,王慈眉善目,将军战袍飞扬。以前,庙里供奉的也是各路菩萨,人们虔诚膜拜,寻求庇佑。直到那年,北燕铁蹄绕过平峦山脉,一路南下,烧杀掠夺……
  • 在江南,我遇见你,青花瓷一般。我们一见倾心,在江南游玩。那一晚,我们房内有人进来,因为,房内有被翻过的痕迹。所有的抽屉箱子,都被翻检过。第二天,当我们醒来,望着这些,感到心里发冷。你颤抖着说,谁啊?我……
  • 中国的边陲小镇室韦与俄罗斯小镇奥罗奇仅一河之隔,河上有一座中俄友谊大桥。桥头有一个警戒岗,两个哨兵在看守。而俄罗斯那面也有瞭望台。铁栅栏隔住了桥面,国界碑就在栅栏的旁边。退休的朱媛,在室韦医院做了一辈……
  • 炉火正旺。老憨瞄了眼炉火,继续在铁砧上敲击。铛铛,铛铛。回炉,锻打,直到打成一颗颗鞋钉。老憨是个马掌匠,手艺没人比得过。哒哒哒。十多个汉子策马而来。“换马掌。”领头的汉子嗓音粗犷,眉毛上挑,不怒而威。……
  • 一阵风吹来,我睁开眼睛,见自己睡在窗缝隙里,浑身湿漉漉的,原来是雨稀释了药性。我摇摇头,有点晕眩,稍稍歇息一会。我慢慢地试着站起,扇动翅膀:嗯,我还活着。怎么搞的?让你搞卫生,杀蚊子,怎么用次等的杀虫……
  • 我的头突然变大了!大概有平时的三倍那么大。好友打来电话,直接了当就问我的头是否正常。我正诧异他未卜先知,他却让我自己看新闻。我慌忙打开电脑,新闻头条写着《未名细菌感染,某高端小区居民集体变异》。我不顾……
  • 她总是让魁梧的男人只送到小区的门口。她款款地走,婀娜的腰肢垂柳般摇摆,披肩的长发瀑布一般随着她的腰身轻薄。她知道身后有双眼睛,正火辣辣地在自己俊俏的背影上写意。在鲜花绿丛的拐弯处,她停下脚步,缓缓转过……
  • 南岭山脉的九嶷山北坡有一小村落。住着几十户人家。一天,湘伢子放学回家,看见自家的茅屋,熊熊的烈火正在燃烧,他大喊着:“妈妈!”便一头冲进火海。村里人奋力扑救,火海中,湘伢子抱着......“轰”地—声,茅屋……
  • 接到热线报料,称在市东湖公园有一位老义工,三年来,风雨无阻在园内捡拾垃圾,希望我们好好报道一下。老人、义工、捡垃圾三年、城市美容师……一幅幅画面在眼前交织,很快构划出一个“城市是我家,清洁靠大家”的正……
  • 我在路上遇到一个垂死者,这是一生中从未有过的经验。当时我在穿越一片树林,他倚坐在一棵树下,一只手捂着肚子,指缝间鼓出几个小血泡,鲜血几乎浸透了他的下半身。他应该是遭到抢劫,这年头兵匪不分,就连平日里老……
  • 只有我还陪着她。她穿着十件单衣,每一件都跟她的身板一样单薄。她更矮了,和住的瓦屋一样矮,矮到差点就会跌进尘埃,矮到把眼睛抬得再高也够不着对面的楼房。老头走后,她就独居在此。屋子小且破旧。寒冷透过墙缝、……
  • 她是去找那个混蛋离婚的,不惜坐一次软卧。她恶狠狠地把水杯、零食全摆在小桌上,边咒骂那个跑野了的男人。列车走走停停,包厢里始终是她一个人。她嗑瓜子,泡方便面,听忧伤的音乐,甚至,肆无忌惮地放屁。接近黄昏……
  • 王姐精心养的那盆芍药,突然间枯萎了。这盆芍药,王姐养了三年多,也葱郁了三年多。那年换新办公室,公司给我们买了批盆栽,有人选了颇有寓意的发财树;有人选了好养的仙人掌……惟有王姐选了盆美丽却难养的芍药。三……
  • 皮影匠人老张的告别演出,这天他来得特别早,挂台布,调灯管,把当晚要用的皮影一个一个摆在了台子上。老张点了一支烟,透过缭绕的烟雾,他恍惚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哦,是徒弟小金。小金是老张唯一的徒弟,皮影一……
  • 德顺端详着一条精美手串。德福说:进山的城里人叫它佛珠,说有文化风水,可以保佑人。德顺抚摸着它,长叹一声,百年崖柏啊!他林中峭壁也有两棵。一圈圈深色清晰的木纹,云朵般的节疤,时光用年轮在树身上写下了世人……
  • 午市,步文正埋头作画,忽听当啷一声,一粒碎银飞进笔筒里。一抬头,见来人尚在七八步外,辫上系一枚金镖,可不是城里有名的武举龚七?步文遂一拱手:“七爷!”龚七走近一笑:“手上可是《梨花图》?”步文点头,“……
  • 乾在市里是个高富帅,却因好赌成性,败光了家产,欠了一屁股的赌债,追债的人前来追债,他还不上,追债人便把他的老婆孩子抓去,警告他,还债放人,否则把她们卖了,他这才后悔莫及。老婆孩子被抓之后,乾痛不欲生,……
  • 旧时扬州东关街,大小客店颇繁,奇耶辄失寄宿者,几清色贾也,似一夕蒸发,究竟何故不知,唯陆续诣人,意系家属或搭挡,寻亲觅友耳。而衙门接讼,恒沿街暗察,未果焉。一日胆大陈某,做成买卖欲归,则怀揣巨金过,时……
  • “嗬——呀!”漆黑夜空下,多嘎挥舞着青铜剑,嘴里飘出一串咒语:魂兮!般诺力神兮!奉请列宗多同魂起兮!尸归故里,佑尔子孙……“嚓!嚓!”的破土声此起彼伏,很快,多嘎的眼前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骨骸。他将桃符……
  • 都知道她在镇上有亲戚,但从来都是她去走亲戚,没人见过她亲戚。她年轻时,被人逼进镇上的妓院,后来做了头牌。一土匪去妓院寻欢时,看中了她,就把她抢回去做老婆,但生无所出。土匪过世后,她将田包给别人,自己种……
  • 住我隔壁的王老头真是老糊涂了,竟然从乡下牵来一匹老马。老王把马养在卧室也好,厨房也罢,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我受不了每晚刚进入加班状态,老王就牵着马,哒哒哒地从四楼往下走。我住的是老式旋转式楼房,每……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相忘于江湖小雷离乡

    2019/4/12 23:15:35
  • 哈哈,开篇那段和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印证让我有点愕然,孩子的老师去了南山教育局招老师,跑遍全国的一本师范学院却不对深大师范学院的对招,也不要小海归,这个太奇怪的选人办法了,深圳房价这么高企却不优招深户学生。 话说,现在的大学会真的会互相通信吗?还是电子邮件?

    深圳小树上岸

    2019/4/11 19:40:29
  • 和陈老师攀个老乡。在深圳,江西的作家并不不少,能在邻家三年中,两次夺取深圳睦邻文学桂冠的仅有陈老师一人,实在是“大咖”!《乌金》,一篇虚中带实的中篇小说,小说中的江西味道让我印象深刻,而夹杂的深圳足迹确又是如此令人发思。陈老乡的佳作,让我感觉出是一个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之人。期待更多优秀的作品。

    莲花汉子辫子妹的秘籍

    2019/4/9 10:55:13
  • 运山近海,深圳湾的日出日落,滨海大道两边的红花绿叶,花团锦簇。有时,落日余晖有时候泛出一层的玫瑰金来撒向深圳湾,这些美丽的景象的确是一番好的享受。视觉上的愉悦,激发了自己内心上的向上情结,只有自己努力地工作,积极地面对生活,争取能真正地把自己与景与物融入进去,做这个城市真正的主人。美,属于大自然,属于大家。

    莲花汉子深圳湾的春天

    2019/4/9 10:45:05
  • 小说是生活的,故事情节,人物命运,来源时候,具有热腾腾的生活气息,这样的故事读来亲切,这样的人物如在左右。读李玉兄的这篇“商事”小说,感受了都市的气息,也感受到了商场的气息,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亲历其中之感。 小说又是文学的,它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篇小说的语言和故事的编排都很有特色,结尾很有趣,让人遐想翩翩,很具文学性和艺术性!如果多几处“入木三分”的刻画,小说将更精彩!

    老练之一红玫瑰酒店

    2019/4/3 15:47:04
  • 通读全文,跟从前的作品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一是笔触开始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小玉”的痴情形象真实可感。青旅老板这一若即若离的观察视角也不错,颇似鲁迅小说中观察孔乙己的酒店柜台后的小伙计。人物内心通过细节、行动、故事来呈现,适当地隐藏起来感情,才更有回味的余地。总之,越写越好了,小说性更强了。

    欧阳德彬等待男友

    2019/4/3 15:44:49
  • 诗歌,从某种角度而言,是文字极致的代表。就像赤道的酷热和两极的严寒,像未经调和的纯色,也像最为高亢的海豚音,那里有最迅猛的速度、最缓慢的忧伤、最浓烈的爱恨……它们组合起来的画面,一定是再也无法提炼的,无法筛选的。而诗人要做的是,把自己放进情景中去。这种勇气和力量,总是让我禁不住动容。 就像无香诗中写的:黑夜的咽喉,只流得过酒,就像孤独赋予一株罂粟的毒……读着读着,你便读懂一个诗人极致的孤独。

    黑雪黑夜的咽喉 只流得过酒

    2019/4/2 18:16:28
  • 选择这个题材码文,酝酿了很久。提起笔来,还是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比如:文字修饰过多,情节衔接不够,词语推敲尚不精,以及多余场景的赘述……但是,就故事而言,它又是值得记录的。因为这个故事来自于真实生活,有血有肉,仅这一点,它便有存在的理由。当我发现这个故事时,我的世界一直是平静的,每个人都相安无事地活着,按照正常的标准,婚丧嫁娶。可是,是这样的吗?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苍白而隐忍地活着。

    黑雪池楠的婚礼

    2019/3/27 9:24:30
  • 作家需要一个相对独立且清静的圈子,所以,文人作家们往往比较清高,或者说自我封闭。但是,“胡一归”也好,其他的作家也好,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普普通通的社会中的人,惟有融入社会,快乐且执着地活在人世间,他们才能做好人,后作好“家”。正如余秋雨先生在《何为诗人》一文中提到诗人应该是“在生命整体上充满诗人气质的人,他本身就是诗,骨子里就是诗人”。作家亦如此,需要先入生活,入世。

    老练之一小家庭

    2019/3/19 11:37:29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