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木匠老漆匠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我们村真的连个传说都没有?漆匠望着外面打麻将的人们说。鬼都不来茨村。木匠抠着手心的茧。没有记忆的茨村,慌!你做个家俱给我漆吧?油漆匠的手灵活舞动,手中的刷子在天空这块蓝布……
  • 凶手?杀人案!神探张飞的瞌睡虫被这两个词惊跑了。死者竟然是烟土巨头曹操。张飞听助手简单介绍了案情。曹操的太太大乔从外地游玩回来,发现曹操死在琴房躺椅上,身体表面无外伤,双眼圆睁,死前手抓胸口,像是受惊……
  • 你一辈子没嫁人。你倾其所有把这幅画弄到手的时候已经很老了。你穿上一直锁在红木箱里的红衣。整个下午你都一动不动。你死盯着画就像死盯着过去,好让它一再有机会刺伤你。你喜欢极了血滴在地面散开成一朵花的样子。……
  • 大炎国的子民都不信神,可处处都是庙。里面供奉着炎国的王和一个少年将军,王慈眉善目,将军战袍飞扬。以前,庙里供奉的也是各路菩萨,人们虔诚膜拜,寻求庇佑。直到那年,北燕铁蹄绕过平峦山脉,一路南下,烧杀掠夺……
  • 在江南,我遇见你,青花瓷一般。我们一见倾心,在江南游玩。那一晚,我们房内有人进来,因为,房内有被翻过的痕迹。所有的抽屉箱子,都被翻检过。第二天,当我们醒来,望着这些,感到心里发冷。你颤抖着说,谁啊?我……
  • 中国的边陲小镇室韦与俄罗斯小镇奥罗奇仅一河之隔,河上有一座中俄友谊大桥。桥头有一个警戒岗,两个哨兵在看守。而俄罗斯那面也有瞭望台。铁栅栏隔住了桥面,国界碑就在栅栏的旁边。退休的朱媛,在室韦医院做了一辈……
  • 炉火正旺。老憨瞄了眼炉火,继续在铁砧上敲击。铛铛,铛铛。回炉,锻打,直到打成一颗颗鞋钉。老憨是个马掌匠,手艺没人比得过。哒哒哒。十多个汉子策马而来。“换马掌。”领头的汉子嗓音粗犷,眉毛上挑,不怒而威。……
  • 一阵风吹来,我睁开眼睛,见自己睡在窗缝隙里,浑身湿漉漉的,原来是雨稀释了药性。我摇摇头,有点晕眩,稍稍歇息一会。我慢慢地试着站起,扇动翅膀:嗯,我还活着。怎么搞的?让你搞卫生,杀蚊子,怎么用次等的杀虫……
  • 我的头突然变大了!大概有平时的三倍那么大。好友打来电话,直接了当就问我的头是否正常。我正诧异他未卜先知,他却让我自己看新闻。我慌忙打开电脑,新闻头条写着《未名细菌感染,某高端小区居民集体变异》。我不顾……
  • 她总是让魁梧的男人只送到小区的门口。她款款地走,婀娜的腰肢垂柳般摇摆,披肩的长发瀑布一般随着她的腰身轻薄。她知道身后有双眼睛,正火辣辣地在自己俊俏的背影上写意。在鲜花绿丛的拐弯处,她停下脚步,缓缓转过……
  • 南岭山脉的九嶷山北坡有一小村落。住着几十户人家。一天,湘伢子放学回家,看见自家的茅屋,熊熊的烈火正在燃烧,他大喊着:“妈妈!”便一头冲进火海。村里人奋力扑救,火海中,湘伢子抱着......“轰”地—声,茅屋……
  • 接到热线报料,称在市东湖公园有一位老义工,三年来,风雨无阻在园内捡拾垃圾,希望我们好好报道一下。老人、义工、捡垃圾三年、城市美容师……一幅幅画面在眼前交织,很快构划出一个“城市是我家,清洁靠大家”的正……
  • 我在路上遇到一个垂死者,这是一生中从未有过的经验。当时我在穿越一片树林,他倚坐在一棵树下,一只手捂着肚子,指缝间鼓出几个小血泡,鲜血几乎浸透了他的下半身。他应该是遭到抢劫,这年头兵匪不分,就连平日里老……
  • 只有我还陪着她。她穿着十件单衣,每一件都跟她的身板一样单薄。她更矮了,和住的瓦屋一样矮,矮到差点就会跌进尘埃,矮到把眼睛抬得再高也够不着对面的楼房。老头走后,她就独居在此。屋子小且破旧。寒冷透过墙缝、……
  • 她是去找那个混蛋离婚的,不惜坐一次软卧。她恶狠狠地把水杯、零食全摆在小桌上,边咒骂那个跑野了的男人。列车走走停停,包厢里始终是她一个人。她嗑瓜子,泡方便面,听忧伤的音乐,甚至,肆无忌惮地放屁。接近黄昏……
  • 王姐精心养的那盆芍药,突然间枯萎了。这盆芍药,王姐养了三年多,也葱郁了三年多。那年换新办公室,公司给我们买了批盆栽,有人选了颇有寓意的发财树;有人选了好养的仙人掌……惟有王姐选了盆美丽却难养的芍药。三……
  • 皮影匠人老张的告别演出,这天他来得特别早,挂台布,调灯管,把当晚要用的皮影一个一个摆在了台子上。老张点了一支烟,透过缭绕的烟雾,他恍惚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哦,是徒弟小金。小金是老张唯一的徒弟,皮影一……
  • 德顺端详着一条精美手串。德福说:进山的城里人叫它佛珠,说有文化风水,可以保佑人。德顺抚摸着它,长叹一声,百年崖柏啊!他林中峭壁也有两棵。一圈圈深色清晰的木纹,云朵般的节疤,时光用年轮在树身上写下了世人……
  • 午市,步文正埋头作画,忽听当啷一声,一粒碎银飞进笔筒里。一抬头,见来人尚在七八步外,辫上系一枚金镖,可不是城里有名的武举龚七?步文遂一拱手:“七爷!”龚七走近一笑:“手上可是《梨花图》?”步文点头,“……
  • 乾在市里是个高富帅,却因好赌成性,败光了家产,欠了一屁股的赌债,追债的人前来追债,他还不上,追债人便把他的老婆孩子抓去,警告他,还债放人,否则把她们卖了,他这才后悔莫及。老婆孩子被抓之后,乾痛不欲生,……
  • 旧时扬州东关街,大小客店颇繁,奇耶辄失寄宿者,几清色贾也,似一夕蒸发,究竟何故不知,唯陆续诣人,意系家属或搭挡,寻亲觅友耳。而衙门接讼,恒沿街暗察,未果焉。一日胆大陈某,做成买卖欲归,则怀揣巨金过,时……
  • “嗬——呀!”漆黑夜空下,多嘎挥舞着青铜剑,嘴里飘出一串咒语:魂兮!般诺力神兮!奉请列宗多同魂起兮!尸归故里,佑尔子孙……“嚓!嚓!”的破土声此起彼伏,很快,多嘎的眼前立起了一个又一个的骨骸。他将桃符……
  • 都知道她在镇上有亲戚,但从来都是她去走亲戚,没人见过她亲戚。她年轻时,被人逼进镇上的妓院,后来做了头牌。一土匪去妓院寻欢时,看中了她,就把她抢回去做老婆,但生无所出。土匪过世后,她将田包给别人,自己种……
  • 住我隔壁的王老头真是老糊涂了,竟然从乡下牵来一匹老马。老王把马养在卧室也好,厨房也罢,与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我受不了每晚刚进入加班状态,老王就牵着马,哒哒哒地从四楼往下走。我住的是老式旋转式楼房,每……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