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周易》● 乾卦楔子省总工会组织的“最具社会责任企业”评选结果揭晓,深圳鸿鹏集团不负众望斩获殊荣。颁奖庆典定于周五晚七点半在省政府礼堂举行。鸿鹏……
  • 1.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掌声雷动,颁奖大厅座无虚席,一条大红地毯直通演讲台,掌声渐停,被鲜花簇拥的大作家胡一归,正在讲台上用充满磁性的声音动情地演讲:那年,我读初中一年级,写了篇作文,被老师在全校当范文广播……
  • 1四年前的那个大暑天晚上,都11点多了,陈红果才从画廊走出来。平时咋呼呼的女人,脚步有点发虚,碎花裙袍晃啊晃的,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儿,俨然黛玉附体。巷子里有不少男的正在连夜赶画,光着膀子,搭条毛巾,一边抽2……
  • 楔子白石洲工业区正在拆建,几台勾机发出喧嚣的轰鸣,一片“轰轰”的巨响之后,张记小店倒塌成一片瓦砾,而后扬起一片灰蒙蒙的尘土……一群鸽子“咕咕咕”地鸣叫着从上面掠过,然后飞远。王小千站在挡板之外,思绪也……
  • 送给你一抹深圳蓝啊,深圳蓝涂写在沸腾的北回归线以南让莲花山的春天在故事里丰满送给你一束杜鹃红啊,杜鹃红从中英街烂漫到深南大道东装点长途跋涉之后疲惫的梦送给你一阵梧桐雨啊,梧桐雨冲刷砥砺前行喷涌的汗珠循……
  • 1.我扑在电脑上写稿,眼前一黑,停电了。这是深圳的八月,空气凝固在夏日夜晚中,没有风,热浪从大地上升起来,裹着城市,让人无处可逃。我低头看楼下,有零散的灯光漫出阳台边缘。应该是我这层楼的电路出了问题,多……
  • “张好克是个聪明人!”杨雷把吴飞面前的酒满上,“这家伙之前是做服装鞋袜外贸的,在去日本找货的过程中,看到了日本料理的特色和吸引力,短短两年,已经在羊城开了三家连锁店……”“那你和对方联系一下,让他来管……
  • 天空阴得瘆人,风从大鹏湾及至更远的南海扫来,一场压城雨顷刻将至。比天空阴的是五十岁老板一颗衰老的心。王思懿被骂了出来。也怪她,这个时候还要钱买什么衣服,双十一是便宜,但老板已不是从前的老板。王思懿经过……
  • 即使管理处已经将小区道路两边茂密的芒果树都摘过一遍,但仍旧不断有熟透的芒果掉落到路边或是一楼的小院子里。有些落在清洁员无法打扫的地方,不用几天就迅速腐烂,形成一滩散发芒果味的发酵酱泥。朱素莲清早在打扫……
  • 1如同一条河流有它自己的走向一座城也沉浸在它隐秘的长河里沿着片刻逝去的人之背影生长的姿势找不出准确的修辞从一个版图,到另一个版图山与水,漫不经心恍惚的召唤,不一定有什么因果然而人却恰好可以在闪烁不定中2……
  • 题记:当我们讲述深商时,我们在讲述什么......一、安检员扭头重重地瞥了一眼郝建滨和曾梅丽,职业的微笑下面,浮现出一丝明显的警惕记得某个很知名的女作家曾把广东女人比作“糖醋排骨”,郝建滨觉得那应该指的是纤……
  • 我有一个乡村非你所知我有多个夜晚非你所梦——选自黑光的诗《雪照色》第一章2017年,旧金山找不到老甲了深圳与旧金山分属两个时区,两市之间晨昏颠倒,深圳早了十五个小时。因为存在时差,来旧金山三年中,我跟老母……
  • “因为一瓶水滞留在深圳,却慢慢喜欢上这个城市。生活的气息,特别让你觉得活着是一种享受,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作家,但是每个人都有倾诉的自由和权利。人人都要为写作而快乐。我想把写作这种快乐传递给每一位。两次……
  • 一有些事该说就说,你带走那些秘密对谁也无益。守口如瓶多累,学会放松。你讲了不会少什么,你说了别人多一盏灯,没什么不好。许多年前,我突然看到根在晨曦与余晖中迁徙,标题《十万大军闯深圳》。晨课,我放下报纸……
  • 女孩我不认识,长得也不漂亮,不过有一个朴素又好听的名字,叫素如。她是我朋友的朋友,那天我朋友生日,在洛洲钱柜唱歌,朋友叫上了他觉得应该叫上的朋友,也不算多,十来个人,我有幸能被叫上,觉得很有面子。那些……
  • 1一切得从那次狗打架的事件说起。大约在半年前的一个下午,李湛牵着她的博美犬扁豆下楼遛跶。刚走到会所前面,就被一条蝴蝶犬缠住。两条狗首先还互相摇尾巴来着,不料画风突变,竟撕咬到一块了。有主人在旁边,平时:……
  • 你若不投葡萄入榨,它就不能变成酒。——题记近期我因常去荔枝公园练歌,从六约坐地铁三号线到红岭站下,走过那段熟稔的红岭中路抵达公园。中午会到红宝路上海馄饨店吃碗荠菜肉馄饨,或到宝安南路那家屹立近十年的永……
  • 一“就搭一个铺,放一张桌子,单房就要一千三百块。”一位重庆阿姨跟我说,“十多年前,两房一厅才六百多,现在要二千多。”去年一个秋天,我漫无目的,偶然游荡到湾厦旧村。它昏暗,溃烂,逼挤,就像一把锤子,把我……
  • 恐龙日记最后一只恐龙吞掉最后一片雪花深潜于蓝色冰山之下的短促心跳,近似一枚陨石带来的撞击。我高浓度的热爱仅次于文字以及文字埋下的活火山最后一片被灰烟笼罩的湖置前景于不顾置末路于一块零星服饰置陆地于漫漫……
  • 1、女孩子都有想要颠倒众生的虚荣。我却是异数。我讨厌别人喜欢我,追求我,巴心巴肝地讨好我,仪态尽失,缺乏尺度。小时候,我凶神恶煞,怒目金刚,多半是用来告诉那些男孩子们:不要多想了,我是个假小子。长大后2……
  • 1她没有写遗书。为了找那块背巾,她很是花了些时间。衣柜的每个角落都翻过了,两个行李箱也已经打开查看,现在,就剩下了窗户边的三个收纳箱。午后的阳光,从楼房和楼房的缝隙里,勉强地钻了一小缕进来,透过白色的窗……
  • 1.女孩推门进来时,马平川在抽烟。坐吧,马平川说。他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挥手驱散掉面前的烟味。女孩看他一眼,走到对面坐下。办公室有些热,马平川拿过遥控器,把空调调低两度,窗外的副机沉闷地运转起来,风门里……
  • 1到晚上九点的时候,夏风的眼很涩了、头很沉了、身子也很疲惫了。他看着桌上堆积到一尺高的单据,想自己进强生公司一年多,常年都是加班加班,下了班,一公司的人都前脚贴后脚走了,老板薛素萍只留下他,吃完一个盒P……
  • 在妇儿医院连续几日,在妇儿医院我看到烂漫的吊瓶在几个输液室里一起盛开忽然一场春雨,带来了黄昏我走到阳台的铁窗旁呼一口清新的空气然后细斟一株多年的旧海棠也许雨水太多那些病中的人们就像是被打落了的海棠花一……
  • 从1988年来深圳至今,我就像一棵不起眼的小树,在这座城市默默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随着岁月流逝,我身上不知不觉已刻上了二十八个深圳年轮。在这些年轮背后,藏着我那或甜蜜、或苦涩、或高亢、或低沉的人生故事。……
  • 谨以此文纪念作家闫永群。――题记。一最终,罗大鲸还是屈服了。他本来还想辩几句,见到妻子周思兰已经跷起二郎腿,顺手拿过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忽又回过头来,盯着罗大鲸,冷笑着说,庸鼠。庸鼠这个词是周思兰W……
  • 坝光村,两个人的村庄我要说,坝光村是属于两个人的一个诗人,一个作家。我常常说不清楚爱情,家庭,我也说不清楚小山,我也常常哑语。山坡上的银树,都让我开口不出啊。我愧于语言,愧于这个有声的世界大海呢?村中……
  • 《孤蝉记》就像这晚风。风吹树叶沙沙响就像这月光。肆无忌惮地泄下来一只孤蝉在芒果树上叫我说:你飞吧我说:夜色刚刚好。你飞远一点我说:你飞远一点。远一点有小叶榄仁、凤凰木再远一点。有飞驰而过的地铁、万家灯……
  • 一.那年梅表姐和莲花姐到深圳时,江蓠才十岁。正是黄昏。江蓠妈穿了围裙在厨房做饭,锅铲一刻不休地“嚓嚓嚓”,炒了腊肉又蒸鱼,又焖得半锅红烧肉,屋里一股迷人的醇香。江蓠在自己房间玩过家家,大衣柜和梳妆台之……
  • 一、桃始夭艳丽的夕阳在西方的天际绚丽夺目,透过公交车前方的挡风玻璃,在车厢里洒下浮光掠影,公交车鼓起勇气,奋力追着残阳,它们想追随到夕阳以西去看看。车流蜗牛般爬行。还有三站路了,前方高架桥掉头就到终点……
  • 一2014年7月,我辞职已有半年,当初为了方便上班而搬至固戍的房子,由于邻近地铁,便觉得租金已超承受之重,换房子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此事妻子一人张罗,不是我不愿参与,是我清楚到底仍是妻子的标准涵盖一切,无2……
  • 1寒流不期而至,气温骤降。经北风一吹,弥漫在城市上空的雾霾便消散开来。大团的冰凉渗入楼宇的身体,所有的玻璃窗像是长了毛,灰蒙蒙的让人猜不透。柳正直躲在其中一扇玻璃后面,朝自己的影子点头微笑,露牙八颗。2……
  • 一九十年代初期,大学还未开始扩招,大学生较少,我们毕业那会儿有较多的就业机会,银行,机关和大企业等许多单位都到学校来招人。我的实习单位是一家大型国企,做事拖沓,论资排辈,官僚气很重,一想到自己若在此般……
  • 1这个本市大报社的记者钟生,是一名活跃的媒体人,亦是一名新锐作家。我在一场小型的文学聚会上初次见到他,就被他跳跃的思维裹着诙谐的语言及神态秒杀了注意力,难怪他受众广泛。他额头泛着光,一张颇上镜的小国字2……
  • 天堂之下,尘世以上,无足飞翔,永不落地?1经年累月的劳损总会落下些病,我右手腕的肌腱已经隐隐作痛了许多年,现在又添上了偏头痛的毛病,每每看到洗手间地板上四散的落发总会触目惊心,可是忙碌的陀螺是无法停止2……
  • 一大约晚上八点半,丈夫和我带着两个幼小的儿女与好朋友王会乘坐火车从北京到达深圳火车站。全哥和他的司机小何已在站外等候。在西丽一家饭馆简单吃了顿饭。全哥让司机去超市买了单人和双人蚊帐,一箱牛奶。“那里一……
  • 一你说,你爷爷在民国三十一年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在妓院里打得头破血流。你在复述那个场面时,特别强调了那一场大雨。对方是一个军人,没有动刀也没有用枪,而是粗鲁地用了一块青砖,青砖与你爷爷的额头碰撞发出的声……
  • 整理了一下这个系列文字,成雏形,计19篇5万多字,对这些文字没有刻意地雕琢与打磨,随着时间慢慢积累了起来,这里面有回忆,有审视,并带有强烈的个人主观意识,有些观点也曾引发争议,以前的我总会站出来针锋相对1……
  • 深圳改革开放纪念物之一:1992年股票抽签劵◎92股潮——站直了,别趴下1992年深圳股票风波,我是亲身经历者,幸运的是我不仅现场感受了股潮的汹涌,而且还第一时间排队成功,用七张身份证换到了七张抽签劵,成为92股……
  • 去年年底,在一次聚餐中与文友聊天。我说我是在福田住了九年之后,于两年前才搬到布吉的,我是布吉人,我非常喜欢布吉。这话也许显得有点矫情,与我一贯说话风格不符。所以随即有人嗤笑起来。正当我要为维护布吉的体……
  • G栋615文章的标题在递交辞职信那天已拟好,起初,中间没有逗号。今天(2015年7月30日)打开电脑,我想把它续下去,觉得应该加上一个逗号。而固戍,这个我生活了近十年的城中村,在我人生的历程中,似乎也该6……
  • (1)阿洛琢磨了许久,才想出送给好兄弟肖丙一份最特别的结婚礼物。讲与他听,这瘦猴连声赞好。拣定了出行的日子,阿洛一大早驾着收拾得干净利落的牧马人来到肖丙小区门口。肖丙站在路边翘首相待。阿洛心底笑了一声T……
  • 午饭过后,阳光恰好照到阳台上,老太太吩咐保姆把老头子推到阳台上晒晒太阳。老头子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晒过太阳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离开床上和晒晒太阳已变为一种奢侈。家里的保姆不太高兴将他抱来抱去,即使……
  • 1、开店记或许是幼时跟随父母在菜市场里卖瓜果蔬菜时,“老板梦”就深植入心了,哪怕只是当个小菜贩,也是“我的生意我做主”,受此影响,在我毕业后工作的日子里,我无时不在观机而动。当众人诧异我一个小女孩毕业2……
  • —写在前面的话作为一名南下打工者,我在岗厦村工作了22年,有幸见证了岗厦由农村向城市转变,见证了十五家集团股份公司成为福田区经济的“半壁江山”,见证了岗厦河园片旧村改造历史性变迁。我曾三次随岗厦文氏父老……
  • 失眠诗:关乎身份(给独身主义者)如果我不是诗人,我也会失眠不过不会有这首诗。当然我不是诗人可能是其他的什么,数学家AV摄影师,牙医,小贩子,男妓等。而实际上以上是不成立的,因为,我即使是男妓也可能是诗人……
  • 孟小舟的身高就是在一刹那间超过我的。十六岁的他靠在墙角,不动声色地抖着双腿,就像一条水草在黑暗的湖底疯长。窗外的勒杜鹃团团簇簇地绽放着;几只蝴蝶翩翩飞过来,嗅了嗅,便静止了。一切看起来还算不错,华丽丽……
  • 陈老师把杂志放在茶几上,摘下眼镜,用右手捏了捏鼻梁上方,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看手表,已是中午十一点了,还没去买菜呢,买什么菜吃好呢?一个人吃什么都无所谓吧,冰箱里还有几个速冻包子,午餐就它们好了。看着这……
  • 小晴有一天跟我说,人有病,治不是最好的办法。我问,那什么才是最好的办法?她说,是忘了它。当时我点了点头,觉得小晴说得有理,人有时真不是被病死的,而是被吓死或者忧虑至死。可是,要忘了自己的病,谈何容易,……
  • 清明日,与诸友小聚盆栽之桂花,乘电梯升至22楼,花委于枝香销于悬空之泥。清明日,与诸友小聚兼具零星小雨,酱香白酒虽远青山,却近前海离乡之人,逢此寻根之日大多聊到现世之好避谈人生无常席间一人笑说:“日后,……
  • 一早上六点半,我在梦中艰难地努力着醒来。好象正漂浮在缓慢流淌的河流之上,水微凉而无声地承载着我笨重的身体,必须要站起来,我对自己说:快起床去领报纸。而舒展的躺卧使我失去了应该迅速聚集起来的力量,全身仿……
  • 关不上的门一个故事或许多故事或被人讲述或自我讲述或成为黑暗中的想象或在昼夜交替之时哭泣或冥思不需要的结果或我与她一起在火中飞翔或相信事实拥有声响或没有一本书可以抵达或就让一切如此或本质碰触了本质或想见……
  • 1晓晴站在老屋门前,目光如慢镜头移过老屋侧边那扇色泽暗淡的木门上,门上的红漆早已褪落,东一块西一块的裸露在外,那些勉强留在门上,也难以盖住木门的沧桑。两边的门楣处,剥蚀的白幡在随风摆动,晓晴的目光掠向2……
  • 一七月的骄阳将柏油路晒得很软,像胶皮糖。纪涛把工人打发了,开着人货车去陈明家。人货车里没有空调,热得像蒸笼,混合着人汗和胶皮的气味。纪涛烦躁,手指在方向盘上乱敲,脸上的汗水冲得眼镜直往下滑。来到陈明家……
  • 憩园好高产。你的冲动,随时随地都会产生——这是写作的瘾。你一直在看,在思考,在组织,以赋予其美好的形式。茶杯,电脑,湖面,鱼,老屋,上下铺,缝纫机,手电筒,挂画,奖状,明星海报,石榴树,铁锁,乱石,枯枝叶,马蜂窝,甚至精神病青年,这些意象既然存在,必有其道理与意义。憩园的诗心与哲思在乱石枯叶间跳跃,发光,一闪而过,那些被捕捉的部分,变成了一串串柔软的句子。诗很神秘,诗并不神秘——与这个世界相比。

    笑笑书生小长诗

    2018/10/12 12:48:55
  • 红薯叶,非常平凡的一道家常菜。或许,是因为常吃红薯叶,慢慢地就滋生了点滴式的感悟。我喜欢将点滴式的感悟,先储备起来,等待一个时机的爆发,再行文,再书写成自己想要的文章。细节,是我最想要的美。与一道菜相处,其实时间久了,就会把日常生活过成诗。生活本来没有诗,可我用心去感知人与物的交融、互渗。当我因一片红薯叶生情,被它触动,忍不住为它写下一首小诗:《被染稠的生活》。世界很大,要体会细微,在于人的细心。

    吴春丽把日常生活过成诗

    2018/10/11 9:35:12
  • 国庆七天,加班了两天,也没看一本书,看一部电影,写一首诗。整理资料,发现了去年底看过的几部电影观后感,整理了下发出来,第一是温习当时的观影情境,第二算是交一份文字功课。事实上,上面提及的四部电影都是非常经典的,也是我力荐的电影。无论是《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还是《死亡诗社》里罗宾威廉姆斯,都奉献了最佳男主的演出。四部电影,讲的都是人性、爱、救赎、伤痛、悲情——这才是最感人的。

    江飞泉那些光影里穿透人性的悲欢

    2018/10/4 9:26:19
  • 这个作品让人共鸣,因为我们都把青春散落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了。十多年前到深圳,谁不是口袋空空如也,谁不希望赶快找个管吃管住的落脚点。我们经历了希翼、失望、挣扎、奋斗、迷茫,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每个人都给我们上了一课。我们应当记住那些给予我们帮助的贵人,比如介绍工作、借钱应急、指点迷津、出谋划策的人。正是有这样一批人,才让我们的青春得以在深圳的土上发光发热。深圳在发展,我们也在成长,感谢这一场相遇。

    心灵拾贝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8 15:16:10
  • 小说从一个生活的截面揭示了现实的荒唐与无奈。文字虽短,但笔下的几个人物却很鲜活。小说所描述的人、描述的事,其实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这是个病态的、氤氲着怪臭味道的社会,在深圳,在全中国,有千千万万个王秋实一般的人。他们活得卑微,甚至没有尊严。但是在这个唯金钱至上的社会,很多人也一直在坚守那一份美好,那一份纯净,至于能坚持多久,还有多少人在坚持?我们无法预测。坚持总归是好事,否则,社会就彻底烂掉了。

    唐兴林王秋石大雨中赴宴

    2018/9/13 13:21:29
  • 透过阳光般的文字,我仿佛看到了一颗中年男人善感、多情又温暖的心。我想,情怀,应该是一个作家或诗人最大的才华。这组诗歌,每一首都犹如一部温暖的小电影,在唯美的画面里,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人文关怀。好的诗歌不是炫技,更不是无病呻吟。我们能够从诗行里触摸到坚硬亦或是柔软的生活质感,就是诗歌最大的魅力。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首诗歌的结尾,像是画龙点睛,让整首诗一下子灵动起来。

    唐兴林深圳日记

    2018/9/13 12:07:28
  • 冬十年的文字很平实,语言算不上精致,不在我个人偏爱的范围,行文也没有太多技术上的加工,按照我日常的职业训练,也在范围之外。但是这篇文体模棱的文字却深深地吸引了我,它让我介入、追溯、感动。就像一个温和、相貌也凡常的人,不见悲喜也难觅性情,但就是会给你好感和踏实,莫名又天然。因为,它有温度。我想这即应是真实的力量。真实往往比技术可贵,比用心和装饰朴质。那些青春散落此间,回顾是少年,此时依旧是。

    朱铁军散落在深圳的青春

    2018/9/12 14:35:18
  • 诗涉日常,多易成口语诗;咏物达情,又容易虚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觉得诗歌应是分寸的艺术。鲁子的这一组梧桐书简,好读但简而不滞,含情但饱而不胀,语言被有分寸地使用,山海星辰、溪花月柳、人鸟鱼虫,都入境入心,且禅意清湛,慈悲与敬畏、物化我化融于其间,诗意充沛。但作为组诗,其后两节在表达与气质上似与前端有所失调,读来略感脱离。

    朱铁军梧桐书简

    2018/9/12 14:34:53
  • 初读时其实并不喜欢这组诗,诗人说诗歌是语言的尽头,在这尽头作为读诗者,我首先获得的是未尽、蹒跚、以及黯然。然而反复重读,却被卷席其间,不能脱离。这组诗有其独特的庞大的气场,它从未在意或期待你的抵达,但语言却被营造成城,围困入者,如潮如藻,诗歌因而已凌起于物象和情绪之上,携同读者与其自体共同生成了强劲的生命性。这或即是诗歌的魅力,也是诗性的魔力。

    朱铁军索居深圳

    2018/9/12 14:34:32
  • 以深圳故事为题写小说需要点底气。它看似简单,实则宽杂,控制不好就落入平庸,像无题可取的对付之举。此文起初投稿至特区文学,作者神秘任性,除署名老师父外,再无信息。编辑审读完,第一时间推荐到了邻家。作为一部长篇来说,这部作品完成度很高,人物立体,故事纵横,矛盾交错,情节跌宕,结构和收放也都控制得稳当,加上浓烈的时代感和本城色彩,以及故事的可读性,完全匹配得上文题。老师父不知有多老,但属睦邻新人,推荐。

    朱铁军深圳故事

    2018/9/12 14:33:59
  • 翻旧作,得知行安很年轻,其诗作有灵性,诗意转换等技能正趋近成熟,这组诗写得也不错,因而举新、推荐。但是,一首诗如何抵达读者,这是我作为读者而非诗人的长期疑惑。诗承担想象,承载语言飞行的气场,而想象负责其到达的距离。那么诗人是否必须要在诗的想象中启动隐秘,并将隐秘坦然地视作读诗者的应有共情,或者说模糊真的可以成为诗歌美学品质的必需一种么?这是个值得诗人与读诗者互问的话题。

    朱铁军多米诺

    2018/9/12 14:32:40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朱铁军泰安园

    2018/9/12 14:31:46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朱铁军从头再来

    2018/9/12 14:10:12
  • 去年因故缺席提名,赛后潜作看客,有注意到黄奇超。王元涛老师的总结非常精准到位:“有才气,不成熟”。今年复位,作者改名太奇,起初以为新人,但有似曾相识之感,翻看过往发现是他,且问题也依然是他。我们行业里常说,哪位初写者有灵气,这灵气得算一点天资所赋,而写作作为艺术一种,天赋却不足以撑满全程。能写出“阳光是稀客,月光是内心的一部分”,诗意天然已来,但表达形式则技艺尚欠。提名推荐,以示鼓励。

    朱铁军那些你我他

    2018/9/12 14:09:27
  • 老谢这个人物有代表性,小说的创作意识好,选择角度也好。城市家庭的老人,以烛火之力去燃助儿女、照顾孙辈,失去老伴,只能“半夜入梦来”,且尚有年迈老母,只能安置给小妹承担,这多重痛楚作者却仅作带出处理,并未做过多的笔染,而是用一道道“人间烟火”、煎炒蒸焖,“吃不能草率”来诠释“家福”,文本看似素常流水,却有深刻的人间与人性的观照。盐粒是情,调出生活之味,但在题记所预立的隐喻中拔高,稍觉不必。

    朱铁军人间盐粒

    2018/9/12 14:0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