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作者>莫寒
  • 作者:莫寒

    莫寒,原名蔡秋华,1981年出生,江西崇仁县人,现居广东。作品散见《诗刊》、《中国诗歌》、《中西诗歌》、《打工文学》等报刊。先后入选广东省文联杂志《粤海风》推出的“2012江西作家新活力30人作品大展”、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江西文学作品双年选(2012-2013)诗歌卷》、新世纪抚州诗歌大系《和鸟一起住在天上》等文本。组诗《深圳、深圳》、《马姑娘》获得“2013年度深圳首届社区文学大赛”决赛入围提名奖。深圳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落在低处》。 《落在低处》内容介绍 诗集《落在低处》,青年诗人莫寒首部诗集,该作品于2014年9月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方舟、左一兵、孙夜、王国华、阿翔、朱蔓青等诗人评论家为诗集作序点评。诗集收录了作者近几年创作的40多组(200多首)现代诗。这部诗集不仅刻画了寄宿在城的一代人的生存际遇,同时也抒发了对大地母亲的深切关怀。在这群质朴的诗行中,夹杂了作者对乡土、母亲、根系、命运甚至梦想的各种诘问。

    进入个人主页

创作谈:《关于诗》

我相信,任何一位喜欢写诗的朋友都并非因为一时冲动才爱上写诗,爱上写诗必定有其特定的理由。有人说诗人很大一部分是天生的,无需正面驳斥该观点,我们不妨从另一个角度去论证,比如从一个诗歌爱好者的文字层面找出事态的发展轨迹。也就是说,如果当一个平庸的诗歌爱好者通过长期的练习和积累之后,文字及思想修为得以提升,那么所谓的天才诗人就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它绝对正确的重心。天才诗人只是人类对携带灵气诗人的一种赞誉,并非指这个人一生下来就能写出感动天地的作品,任何有成就的诗人,他都离不开修炼和坚持不懈的努力。

对于思想境界尚未达到一定高度的诗歌写作者,摆在他们面前的往往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做一名生活的观察员和分析员。诚然,诗歌艺术一旦脱离了时代和生活,它将失去生存的土壤,更别说给这个时代带来精神慰藉。作为一名虔诚的诗歌写作者,他必须时刻保持敏感,哪怕一枚枯叶落地,他都能感受到不同的情怀和韵味,并把这种经验用艺术化的语言呈现给广大读者,从而激发对现实生活的顿悟;第二,做一名生命艺术的探求者和实践者。只要是和生命艺术有关的一切美和疼痛,都必须虔诚的学习、借鉴,通过反复阅读、模仿、感悟、沉淀,最终来到一种丰满的状态,体内的灵欲就会被点燃。这当然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而对于思想境界已经达到一定高度的诗者,他又必须学会放慢脚步,回过头来寻找万物之间的内因与外联。也就是融会贯通,集天地精华于心灵,轻轻的探入,轻轻的溢出。诗歌语言开始追求禅意和大雅,但又不失劳动者的心律。

此外,关于诗这个话题,市面上已有不少文本对其进行过或深或浅的论述,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今天还想就梦里写诗做一点浅表性分析。

制造一首诗,我有两个切身体会。第一,梦里写诗容易感动自己;第二,梦外写诗容易忽略自己。梦里写诗主要是指整个人的心智处在一种漂浮状态,脑海里似有一群鱼儿在啄食。没有疼痛,只是一种精神上的快慰,身心愉悦,整个人飘起来一样。最终,它必在第一时间打动自己;梦外写诗则纯属另一番景象。很多画面很多思想像士兵一样出现在语言细胞之中,它们整齐的排列在一起,等候着你的调遣,从思想的一隅到命运的另一端,似乎天衣无缝,看不出什么大的破绽。读起来朗朗上口,吐出来也能引起一定的共鸣,但就是无法让自己说服自己,无法让自己真正打心眼里敬畏这些诗句。

有时候制造完一群分行文字,回过头来再看时,自己都有些于心不忍,因为有些语言实在太违心太空泛。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要么把它删掉,要么让它多活几天(多活的目的是为了不久后的宰杀)。通常的做法是,数日之后,如果还是让自己觉得恶心,我就将它打入十八层地狱,让它彻底从我的思想世界里消失。

当然偶尔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在梦幻中写出的文字容易打动自己,而现实中干净整洁的思维却总是事与愿违呢。平时我也听到一些观点,用神性和生命写诗,能真正感动自己和别人。我想这种态度是非常值得思索的,实际上这种观点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诗歌写作者抵达的深度。而我要说的,这种抵达的深度只是诗歌创作的前端,它的末梢必须回到呈现手法上,也就是如何深入浅出的问题。平时,我们写一首诗,想的深邃,却找不到一个巧妙的出口,往往是经过长途跋涉之后,整个身心也就瘫在了诗歌的谷底,再也出不来。这种情况下制造出的诗歌读起来自然是晦涩难懂,自然焦虑的是自己。因为不懂,因为自己也无法从内心深处承认这段分行文字就是诗。这个我是深有体悟的,在我的不少分行文字中经常会见到这种情况,漫无边际的涂鸦一番,从局部咋看上去,似乎有一定的诗性,但整体上却是无节奏的拼凑。

总的来说,作为新时代里的一名习诗者,我是幸运的,幸运在短时间内可以通过现代化工具博众家之长。但同时又是不幸的,不幸在总是难以克制内心孤傲带来的浮躁。我相信,茫茫人海中,像我这类诗歌写作者一定不在少数,而这类诗歌写作者普遍存在的一个心理定势通常是“地基”不深,却又巴不得快点打破既有的态势。即奢望在短时间内让自己的作品达到一个虚拟的高度。为此,不少习诗者开始疯狂的无意识学习,何谓无意识学习?习诗者在起步阶段必然会进行海量的诗歌阅读,而该种阅读本身是一种粗糙的汲取行为,其科学性和共通性都难以达到预期的功效,文字的专业与否,思想境界的高与低等都缺乏一个基本的界定,真正的参照体便是自我的无意识。自我的无意识说白了就是自我感觉,言下之意,这种自我感觉完全是以习诗者个人知识修为及社会经验作为基础的。那么在具体的诗歌学习过程中,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则完全由习诗者的自我感觉来定夺。如此长此以往下去,纵然阅读再多的诗歌作品,都难以梳理出一条符合自身语言性格的写作方向,无法从根本上给自己的写作生涯带来质的提升。 

那么,作为一名习诗者,到底该从哪些方面来突破诗歌写作的瓶颈呢?以个人为例,确切的说,我是2011年年底因为担任《诗歌报论坛》评论版主才接触的现代诗,在那段时间里,我一边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学习诗歌理论知识,并对各种类型的诗歌尝试着点评、剖析。尽管现在看来那些点评都比较稚嫩,但有一点对我来说是非常受益的,那就是从那些或优秀或普通的诗歌作品中,我明白了关于习诗者应该注意的一个基本问题,即但凡放弃自我小感情呢喃,从心灵深处锻造出来的诗歌往往能引起更多的共鸣,往往能释放出更大的空间。而我将这种“自我小感情”归类为初期习诗者的第一道心理屏障。当你一旦突破了这道屏障,你也就学会了情感克制,学会了语言的有的放矢。

接下来我还要说一说习诗者遇到的第二道屏障,同时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现实体悟(诗歌意境的范畴)。换句话说,也是诗歌写作灵感的发源地。关于这点,我也谈下个人在诗歌写作上的亲身经历。从2012年到现在,我大致写了三百多首诗歌,而真正让自己满意的却不到三首。其中,那些无法打动自己的诗问题出在哪里呢?它们身上有一个共同点,即写作过程中,很多时候是一种虚拟的构建,无法从现实中找到它的存在意义,或者即使找到了现实存在价值,但未能对其进行有效拉伸,剔除,呈现。也就是刚才提到的“现实体悟”。“现实体悟”的深浅,直接决定了诗歌的深度和广度。

事实上,习诗者要完善的东西还有很多,但我想凡事都必须脚踏实地的去完成。诗歌的域如同大海般宽广,我们这些习诗者(尤其初期习诗者)所要做的,就是从最基本的地方去突破。唯如此,才可能抵达某些存在的境。

 

 


其他作者
更多>>
  • 南都全媒体集群
  • 人民网深圳频道
  • 深圳新闻网
  • 深圳青年杂志社
  • 深圳出版业协会
  • 雪丽阿姨洗衣屋
  • 摩丽斯丹
  • 华强北商会
  • nubia 努比亚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