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作者>憨憨老叟
  • 作者:憨憨老叟

    邹宝建,早期打工文学代表作家。著有长篇《天堂在左、深圳在右》、《地狱在左、深圳在右》,散文《油松记忆》、《龙华老街10号》、《二憨》等作品。

    进入个人主页

天堂在左,深圳在右 地狱在左,深圳在右

《天堂在左、深圳在右》、《地狱在左、深圳在右》,他创作的两部小说标题看似矛盾,却浓缩了20年深圳打拼沉浮史。曾是千万富翁突遭生意惨败,深圳由天堂变成他的炼狱;本应“四十而惑”却要东山再起,深圳也见证了他重整旗鼓的人生涅槃。
  一打开门,他标志性的爽朗笑声从屋里蹦出来,让所有人都跟着快乐起来,这就是年届四旬的憨憨老叟。
  天堂深圳
  赶上“打工文学”末班车打工仔变自由撰稿人
  1993年在广西服完兵役,22岁的憨憨老叟怀揣着“只要肯干、肯拼搏,就有回报”的念想再次来到深圳。他把在龙华一个建筑队当杂工的经历写出来投稿,意外得到了60元稿费,这在当时,相当于普通工人4天的工资,激励着憨憨老叟往文学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接下来的一年,他成了一名自由撰稿人,不同于当时不少打工作家大多讨论个人奋斗经历的写作视角,出身底层的他关注打工一族的生活困境,勤于收集资料,最后撰写成长篇报告文学,先后发表了《广东人在龙华》、《打工夫妻盼有家》等作品。他的才华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先是当上了“村官”,随后又调到政府部门。
  炼狱深圳
  千万富翁惨遭事业“滑铁卢”文学慰藉失意灵魂
  2006年,憨憨老叟放弃了公安局雇员这份“香饽饽”工作,选择下海经商。他花重金投资工业地皮,进行厂房改造,这一切都被2008年的金融危机化为水漂。不甘失败,“年轻就要甩着膀子干”的憨憨老叟成了代理酒商,可惜好景不长,接二连三的禁酒令、酒驾入刑的颁布,憨憨老叟受到波及,生意再次重挫。昔日的千万富翁,到不惑之年事业一蹶不振。人生坎坷道尽谁人知,而借酒浇愁只能愁更愁。“你说不愁、不醉是假的,一个男人不可能把心里的苦跟任何人说,我能做的是把感情倾注在文字上,我就想,哪怕文字不能够温暖别人,起码能温暖自己,我用文字去倾诉。”回忆起那段时光,对文学的爱好成为憨憨老叟的重要慰藉,他慢慢调整自己,重新振作,成了一名优秀的项目开发经理。
  没有繁忙的生意往来,憨憨老叟多了很多时间,于是便专注于把自己人生前半段的经历写成杂文集,起名《人生苦旅》。憨憨老叟提及的一个细节让记者印象深刻。他说,前几年见到大他三岁的司机,已像60多岁的老头。司机一直没从他的失败阴影中走出来,一直念叨着要把憨憨老叟送他的房子变卖,把钱拿给憨憨老叟重新去投资。当时憨憨老叟婉言拒绝了。
  憨憨老叟异于常人的乐观,源于他一直以来的自信,和文字带给他无法诉说的慰藉。他把失落、心酸统统诉诸文字。

  温情深圳
  参加大赛重回文学圈新城旧事记录城市记忆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朋友转发在微博的“邻家大赛”的信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报名参加了。开赛以来他一共发了20篇作品,有十五六万字。
  据他介绍,他写作的题材以自己生活过的社区为主,体现外来群体作为社区的一分子为社区作出贡献的同时,也表达他们真正的社区记忆、对生活的那个社区的挚爱。
  憨憨老叟一直生活在龙华,对龙华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的《油松记忆》、《龙华老街10号》都是描写社区生活的点滴。他呼吁人文关怀,并且身体力行。他之前写过一篇《警惕都市隔膜症》,讲的是邻居因为没有办计划生育证,导致他儿子刚到学校就被撵出来,邻居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找到他,因为之前在政府部门工作过的缘故,他当时积极帮邻居解决了问题。通过这事,他想唤醒人们的邻里之情,别患上都市隔膜症。
  憨憨老叟觉得“邻家大赛”是一个突破点,他为此写了“新城旧事”系列。他见证了龙华的变化,也感恩深圳对自己的认可。
  真情深圳
  龙华老街记录成长一个人与一座城的故事
  龙华在憨憨老叟的文学生涯中占有特殊的地位。正如他在作品《龙华老街10号》所说:“龙华老街10号,其实它有可能是龙华下街10号或是123456789或其他门牌号,但这都无关紧要了。要紧的是,它是我心中一个始终无法淡抹的印记,每每思及,心底都不由得有一丝温馨的暖流溢起。”
  社区大赛的评委王威对此作品有过评价:“这是一个新龙华人对老龙华的回忆和感念。相较于作者的其他文章,这篇更为贴近社区,更有正能量。记忆中的鸡蛋榨菜粥让作者感念至深,重情,惜情,感恩,知福。昔日龙华,昔日情。短小散文,情真意切”。邻家网友“竹影摇窗”说:“龙华老街10号,一个外乡人的如此深切,有屋,有树,有文字,还有历史故事。”
  侧记
  一个人与一座城的“互动”
  憨憨老叟笑言,自己“本身就是一部传奇小说”,从背着背包到建筑队,再到打工仔、当上“村官”,后来又调到政府部门,得到了深圳的很多认可。深圳给了他很多机会,他也为深圳作出了贡献。
  憨憨老叟初来深圳时,在龙华文体站受到用毛笔字手抄的《打工文学》墙报的感染,开始了写作之路。他搭上了“打工文学”的末班车,并且看到了文学带给他的不一样的风景。深圳曾一度被称为“文化沙漠”,而反观他的故事,我们不仅感叹,在深圳的成长史中,文化对深圳人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和影响。
  有别于其他作家着力于个体,憨憨老叟更善于通过关注身边的人和个体的事件来关注一个群体。退伍军人、建筑工人、自由撰稿人、“村官”、公安局雇员、下海老板,曾经的职业让他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底层群体,去发掘底层人们的故事,从而带给他很多的写作素材。他的散文《油松记忆》、《龙华老街10号》、《二憨》记载了他无法被复制的轨迹和无法被涂抹的印记。
  憨憨老叟的身上,是一个人与一座城的和谐“互动”。交谈中他反复说,虽然是外来人,但他觉得深圳给予他机会,而自己参与了城市的成长,推动了社区的发展,正是这些“互动”让他真正融入了深圳这座城市,真正让深圳成为自己心中的第二故乡。

其他作者
更多>>
  • 南都全媒体集群
  • 人民网深圳频道
  • 深圳新闻网
  • 深圳青年杂志社
  • 深圳出版业协会
  • 雪丽阿姨洗衣屋
  • 摩丽斯丹
  • 华强北商会
  • nubia 努比亚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