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作者>吴继忠
  • 作者:吴继忠

    吴继忠,1992年从农村破格转干,一直从事文字工作,现任湖南省新晃县米贝乡教育文化体育服务中心主任。迄今已在《国际日报》、《小小说月刊》、《宝安日报》、《常德民生报》、《边城晚报》等报刊发表闪小说20余篇.在市、省、中央级报刊发表各类文章300余篇。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闪小说学会会员、湖南闪小说学会副秘书长、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学会会员、湖南省侗学会会员、怀化市作家。著有个人文集《又见桃花红》。闪小说《蚕豆花儿香》获2015年度中国闪小说总冠军大赛优秀奖。

    进入个人主页

福禄桥

三十年前,从连家寨走出的连心,如今已是县长。

“爹,跟我进城去!”连县长不知好多次苦求老爷子。

老爷子将他那根青藤杖往屋背方向一指:“你就是请八抬轿子来抬我,我也不去!”

“爹!母亲去世多年了,您独居不便啊!”

“咱山里人失去了虫鸣萤火,鸟语花香,那还是过日子吗?”老爷子说出了不进城的理由。

“爹,您真是吃饭不忘老屋场啊!”

“你,你真要让爹多活几年的话,就在屋背后的溪水边修一座福禄桥吧!”

“爹,福禄桥是求嗣桥,那溪边草庐里只住着一个疯娘。”

“混帐东西!”连老爷子怒骂道。

陪同连县长来的局长、秘书们见老爷子发火,都尴尬地退到一边。他们知道连县长的口头禅:“婆娘可以换,爹妈不可换。”

“爹,您这是怎么啦?”连县长小心地赔着不是。

“如果不是为了她那和你同名同姓的儿子,她会疯吗?爹压低声音说。

“连新哥死在私人的煤洞里,还是我去要的赔偿!”连县长道。

“嗯,当年你爹我是村书记,如果我不……考取的可是他啊!”老爷子划了个“咔嚓”的动作。

“啊?”连县长惊得半天合不拢嘴。

三个月后。

老爷子牵着一个白发女人颤颤微微地走上了福禄桥。

“他妈,这是咱们儿子的桥,有子有福,风调雨顺哩!”

“他爹!走上儿子的桥,心里踏实哩!”

眼前这道风景,连县长看得泪水滚落。


其他作者
更多>>
  • 南都全媒体集群
  • 人民网深圳频道
  • 深圳新闻网
  • 深圳青年杂志社
  • 深圳出版业协会
  • 雪丽阿姨洗衣屋
  • 摩丽斯丹
  • 华强北商会
  • nubia 努比亚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