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作者>王立红
  • 作者:王立红

    王立红,女,70后,笔名梦遥,黑龙江省绥化市人。因为喜欢读书,就慢慢做起了文学梦。多篇作品在《小说月刊》《小小说月刊》《微型小说月报.原创版》《喜剧世界》《辽河》《百花园》《中国海洋报》《吉林石油报》等报刊发表。曾获得周庄365夜征文入围奖,陀螺文化杯闪小说大赛优秀奖,四川大地魂杯微剧本二等奖等多个奖项,作品入选多个选集,获邻家社区第一届微咖大赛月冠军。

    进入个人主页

马掌匠

炉火正旺。


老憨瞄了眼炉火,继续在铁砧上敲击。


铛铛,铛铛。回炉,锻打,直到打成一颗颗鞋钉。


老憨是个马掌匠,手艺没人比得过。


哒哒哒。十多个汉子策马而来。


“换马掌。”领头的汉子嗓音粗犷,眉毛上挑,不怒而威。


徒弟们急忙接过缰绳,往拴马柱上拴马。


老憨看了一眼领头的汉子,手一抖。


这伙人是土匪,为首的就是土匪头子郝七。


三年前,土匪劫持了迎亲的花轿,打死了老憨的儿子,抢走了儿媳妇。


铛铛铛。火星四溅。


老憨放下锤子,“我来打掌吧!”


也不待徒弟们答话,老憨就坐下来,把马蹄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先把旧鞋换下,用钩子勾出蹄夹里的泥沙等埋汰物,修理趾甲,再换上新马掌,钉上鞋钉。鞋钉倾斜地钉在马的角质层上,然后用锤子把露在外面的钉子头打掉,最后用锉刀锉平钉子头。


这是匹枣红马,老憨知道它是郝七的坐骑。


老憨拿起最后一枚鞋钉,眼前闪现出儿子满是血污的脸。老憨犹豫了一下,把鞋钉放了回去。


前面十多里,就是个陡坡,好马都容易失足。


“好喽——”老憨喊道。


十几匹马瞬间卷起一溜儿烟尘。


“这郝七虽是土匪,可也是条汉子。听说前几天还端了徐村的炮楼,杀死了好几个小鬼子呢!”


“什么?”老憨手里的鞋钉突然掉地。


老憨抢过徒弟牵着的白马,马蹄声嘚嘚,老憨的眼前又浮现出儿子满是血污的脸……



其他作者
更多>>
  • 南都全媒体集群
  • 人民网深圳频道
  • 深圳新闻网
  • 深圳青年杂志社
  • 深圳出版业协会
  • 雪丽阿姨洗衣屋
  • 摩丽斯丹
  • 华强北商会
  • nubia 努比亚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