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门
  • [27] [1]


1

刚开始,郭赚并没有发现杨菲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每次点杨菲的钟,郭赚心里所想的是关照杨菲。郭赚想,点谁不是点,那干嘛不点杨菲呢?几次后,郭赚逐渐发现杨菲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女孩子,虽然杨菲只是一个洗脚妹,但她言语中所透露出的与众不同,让郭赚很惊讶。那天早上下钟时,郭赚在一瞬间冒出个想法,他决定约杨菲一起吃早餐。

久混老虎群,狸猫也吃人。在帝王城上班两个月后,杨菲渐渐谙熟了一套与男人周旋的本领。一天晚上,她第一次遇见了郭赚。郭赚没有点任何技师,但恰好那时候杨菲下钟了,钟房就安排了杨菲过去。杨菲推门进去,郭赚躺坐在椅子里,把脚搭在凳子上不停地抖着,闭着眼睛,电视里在播着一场足球赛。杨菲一个鞠躬后说,老板,晚上好,我是98号技师,很高兴为您服务。郭赚没有睁开眼睛,点着头“嗯”了一声。郭赚看起来满脸的疲惫,随着他的呼吸,屋子里已经弥漫着了一股酒气。整个洗脚的过程,他一句话也没说,始终闭着眼睛,任由杨菲摆布。有那么一些时候,还响起了轻微的鼾声。他的鼾声很有特点,均匀而绵长。时间到了,杨菲拍醒他,说时间到了,老板要加钟吗?他缓缓睁开眼睛,这才正眼看杨菲。杨菲笑说,老板,时间到了,需要加钟吗?他点了点头说,那就加一个吧。杨菲去报好加钟,走进屋子,刚在椅子边坐下,他就一把将杨菲抱住了。杨菲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尖叫了一声。他迅速伸手捂住杨菲的嘴,轻声说,别叫,别叫。杨菲看着他的眼睛,就真的不叫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郭赚见杨菲真的不叫了,便把眼睛闭上,不一会儿又响起了轻微的鼾声。杨菲抬起头,开始认真打量郭赚,心里莫名其妙地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她觉得这是个很忧伤的男人,他眉眼俊朗,双眉入鬓,但眉头始终紧紧地皱着。杨菲刚被他抱住,的确是受到了惊吓,但现在,杨菲觉得,被他这样紧紧地抱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以前,大强在公园里的大树下,总喜欢这样抱着杨菲,很快就会睡着。

四十五分钟的加钟时间很快就到了,看见郭赚睡得正香,杨菲忽然有些不忍心叫醒他。看着他紧闭着的嘴唇,他的人中线很深,嘴唇的纹路也十分清晰,他的鼻子大而挺,鼻梁从双眼之间直直地垂下来。钟房打来电话,提醒杨菲到钟了,杨菲的心里顿时莫名其妙有些隐隐作痛,看着熟睡的他,慢慢从他的怀抱里挣出来,接了电话说,客人要加钟到下班。说完,杨菲心“咚咚咚”地跳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擅自为客人做主呢?

郭赚还在睡,杨菲怔立了一会儿,又轻轻地躺进他的怀里,没多久,自己也睡着了。杨菲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忽然间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那里有明亮的亭台楼阁,那里有清澈的小溪淌水,曲径通幽处,遍布奇花异草,空气中漂浮着沁鼻的芳香。杨菲还看到两根亭柱上刻着一副对联,上联是“可怜一晌春梦”,下联是“无奈半生飞花”。

郭赚醒来的时候,杨菲还没醒,他伸手轻轻地摸着杨菲的头发。杨菲就被他弄醒了,看见他醒了,赶紧站起来,脸上火辣辣的,借着理头发,把脸转到一边去。郭赚说,不好意思。杨菲慢慢地理着头发,把头低着说,老板,你睡醒了?郭赚在椅子里慢慢地坐起来,看了看表,惊讶地说,哎呀,都快六点了。杨菲说,不好意思啊老板,我看你睡得正香,擅作主张给你多报了两个加钟,你不会怪我吧?郭赚笑了,站起来又伸手摸杨菲的头发,轻声说,我怎么会怪你,我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杨菲很奇怪自己没有躲开郭赚的手,相反,郭赚的手摸着她的头发,她却感觉到了一股贴心贴肺的温暖,脸上更加火辣辣的。外面有人敲门,是秦丽丽,她说,98号,下班了。杨菲应答着,快了。郭赚穿着鞋说,你是98号呀,我下次还来找你。杨菲说,好啊,先谢谢老板。郭赚穿好鞋,站起来看着杨菲说,别叫我老板,我叫郭赚,郭靖的郭,赚钱的赚。杨菲觉得这个名字很好笑,就笑出了声来。郭赚说,我爸那一辈人穷怕了,所以希望我能赚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杨菲说,那你到底赚没赚钱呢?郭赚笑说,当然要赚钱啊,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个名字啊。

郭赚走了,之后的几天里,杨菲脑子里总是莫名其妙地浮现着郭赚的影子,怎么都挥之不去。郭赚紧闭的嘴唇,如水滴一样的人中,深锁的眉头,平展宽阔的额头,微微而均匀的鼾声,一切的一切,总是突如其来地浮现在杨菲的脑海里。有几次睡着了,杨菲还梦见他,他眼神忧郁,伸出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整个人显得悠远而虚无。头发,是杨菲的骄傲,乌黑,细长,顺直,从来不加修饰,像柳枝一样飘逸着。更加记忆深刻的是当时梦中亭柱上的对联,“可怜一晌春梦,无奈半生飞花”,杨菲总是忍不住去想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几次,秦丽丽跟杨菲说话,她却恍惚了,满脑子都是郭赚的影子。秦丽丽问她干嘛发愣。她从恍惚中清醒过来,一个劲儿地抵赖说没有。秦丽丽说,没有就没有吧,杨菲,我要离开帝王城了。杨菲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阴沉着脸说,我才刚来,你就要走?秦丽丽说,谁还会一辈子捧着一双双男人的臭脚捏啊揉的,他说明天上午来接我。杨菲苦笑着说,也是,走吧。秦丽丽双手搭在杨菲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杨菲啊杨菲,我们女人最值钱的是什么?是青春。但是,你知道吗,我们女人的青春可短暂了,短暂得一觉睡醒就没了。所以啊,我们要充分利用短暂的青春,为一辈子的安稳做好打算。杨菲低着头“嗯”一声,不说话。秦丽丽说,杨菲啊杨菲,我知道你高中毕业,比我有文化,比我有思想,但是,对于我们女人来说,越有思想,越会成为悲剧的主角。杨菲笑起来,拍拍秦丽丽的肩膀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恭喜你终于能脱离苦海了。秦丽丽说,你呀你呀,我算是拿你没辙了。杨菲说,我会认真想想你说的话的。

第二天下午,秦丽丽被一辆奥迪Q5接走了。看见那个男人,杨菲忍不住想哭,她不敢想秦丽丽会有怎样的未来。那男人已经很老了,皮肤干燥,皱纹横生,腰也弯了,背也驼了,应该比秦丽丽父亲都要老。杨菲见过秦丽丽的父亲,那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他对着谁都是一副谦恭的表情。杨菲看见秦丽丽像只八爪鱼一般缠在老男人的身上,嘻嘻哈哈有说有笑,看起来无比的快乐,胃里一阵一阵翻涌。秦丽丽明显看到了杨菲对那个男人的厌恶,附在杨菲耳边说,早晚你会理解我的,因为你也是女人。

又一个周五的晚上,郭赚十二点就来了。但杨菲很忙,被一个老男人连加了四个钟,老男人动手动脚,满嘴荤话,死皮赖脸要买杨菲的钟,杨菲对老男人的纠缠沾之即走,死活不答应,老男人没辙,最终气呼呼地走了。杨菲回到钟房,服务生告诉她,有个男人点你的钟,从十二点多等到现在了。杨菲看了一眼钟房的钟,快四点了。杨菲去上钟的时候,一路走一路想,会是谁呢?推开门,杨菲就高兴得笑了起来。是他,郭赚,他躺在椅子里睡着了。

杨菲走过去,俯下身轻轻地将郭赚拍醒。他醒了,看见杨菲,笑起来,他说,终于等到你了。杨菲心里一暖,嘴上却说,为什么一定要等我呀?他说,因为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杨菲涮洗着泡脚盆,笑说,不会是你老婆吧?他说,不是,是我的初恋。杨菲停顿了一下,继续一边忙着一边说,少来这套啦,滥俗得很。郭赚说,真的,我没骗你。杨菲说,那我倒真没看出来。郭赚说,为了她,我到现在还没有结婚。杨菲忽然不说话了,默默地忙着。郭赚说,98号,难道你不想听听这个故事吗?杨菲淡淡地说,那也要你愿意讲才行啊。郭赚哈哈笑起来,忽然止住笑,正儿八经地说,首先我要很遗憾地告诉你,这是一个相当俗套的故事,你还想听吗?杨菲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听听呗。郭赚说,那我就给你讲讲吧,她的名字叫沈嬿婉,“嬿婉”这两个字还不怎么好写,她父亲给她取名的时候,借用了古文里的两个字。杨菲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苏武的《留别妻》。郭赚一脸惊讶,说这个你都知道,看来我还真小看你了。杨菲说,偶然看到的,挺喜欢就记住了。郭赚犹豫了一下,兀自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又说,不过嘛,我觉得你可以再想想,她姓沈不姓苏。杨菲想了想说,狭邪才女,铜街丽人,亭亭似月,燕婉如春,沈约的《丽人赋》。郭赚“啧啧”两声说,佩服佩服,彻底服气了。

沈嬿婉与郭赚同村,沈嬿婉是村长的女儿,而郭赚只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两家相隔极近,屋檐相抵。沈嬿婉与郭赚年龄相若,自小一起玩耍,后来一道上学,从小学到高中都在一个班上。岁月经年,情愫暗生,碍于年小,两人不得不隐藏情愫,约定好好读书,一起考上大学,彼时何愁不能双宿双飞。不幸的是高考后双双落榜,当时出门打工之风很甚,沈嬿婉没有选择复读,而是留书一封给郭赚,便与村人南下深圳打工。郭赚父母本想着借钱让郭赚复读,但郭赚在见到沈嬿婉留下的书信后,放弃复读,接踵南下深圳。青梅竹马,异乡重聚,经年情愫,一泻千里。两人在布吉同一家电子厂里,沈嬿婉做QC,郭赚做杂工,韶华大好,爱之深情之坚,倒也让周遭同事无比羡慕。一天晚上下班后,两人手牵手去到工业区的草地上,望着一城婆娑灯火,郭赚情感流泻,手无一物便向沈嬿婉求婚。沈嬿婉猝不及防,继而泪落如雨,感叹幸福来得如此突然,答应了郭赚。随后两人相拥在一起,卿卿我我,无限缠绵,发誓纵然海枯石烂,而此心不渝。缠绵情话聊了一箩筐,沈嬿婉说,如果我们将来有了孩子,他们叫什么名字啊?郭赚愣了愣说,现在还早吧。沈嬿婉说,有备无患嘛,反正现在也没事。郭赚略一沉吟说,那生男就叫郭龙,生女就叫郭凤吧。沈嬿婉笑说,龙凤,还不错,起码比你爸给你取的名字好听。

不几天沈嬿婉调去业务部,每天跟着部门领导外出,与公司数十个客户打交道。人在所处的位置不同,自然思想境界也不尽相同,世界观更是不尽相同。沈嬿婉刚调去业务部那段时间,与郭赚的关系并无多少变化,但随着时间流转,郭赚发现,沈嬿婉对自己越来越疏远。三月后的一天正值沈嬿婉生日,郭赚给沈嬿婉买了一个蛋糕。两人坐在工业区的草地上,郭赚见沈嬿婉不说话,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两人默默地吃着蛋糕。蛋糕吃完,沈嬿婉说,今晚我不想回宿舍了。郭赚听了,没弄明白意思,就说,不回宿舍睡哪里?沈嬿婉戚戚地看着郭赚说,在我印象里,你没有这么笨啊。郭赚恍然大悟,迅速站起来,说那你在这里等着。郭赚到工业区外面的大街找了一家宾馆,开了一间房。当晚,郭赚在沈嬿婉身上,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第二天早上起来,郭赚发现沈嬿婉已经走了,而床边小桌上,有沈嬿婉留下的一张纸条:就此长别,谨当未逢,山高水险,使君珍重。

  • 标签:奋斗命运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陈彻8420积分2015/07/16 22:51:17

    语言沉稳冷静,某种程度上弥补了故事失衡的不足,杨菲这个人物很成功,而郭赚却失于潦草。有人认为这篇小说在外贸方面描述失真,我真要冷笑了:小说的真实和现实始终不一样,你强求它跟现实一样那是缘木求鱼,不要总是卖弄你那点所谓专业的外贸知识,那点问题跟小说的优秀比微不足道。这篇小说的可贵在于它记录了深圳产业转型期这段真实的历史,很多企业折戟沉沙,未来这段历史是必然要被后人反思的,记录它就是在记录深圳史。

    分享到:段作文2015/07/17 07:52:24

    分享到:黄国晟2015/10/06 11:03:19

    彻彻的“冷笑”稍显冷峻。我是主打外贸题材的,“不要总是卖弄你那点所谓专业的外贸知识”,不会是指我吧?我不喜用马甲的。文艺“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跟现实稍为相悖是可以的。本文中的外贸内容可以讲得过去

    分享到:黄国晟2015/10/06 11:07:12

    本文是外贸行业的一曲挽歌。外贸行业已是昨日黄花,夕阳西下。专业的外贸知识也已没多大用处,关键是接单,接到利润丰厚的订单。在此,也哀悼庄君……

      回复
  • 分享到:伟彬19280积分2015/07/15 11:07:56

    《西门》写了一对红尘中相遇的老板郭赚和新来洗脚妹杨菲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的故事,也发映了改革开放的深圳在内外环境的残酷竞争中,很多非高科技企业面临倒闭、转型等阵痛。虽然故事以悲剧而结局,但对两个年轻人对自己理想和情感的坚守,我们还是表示敬意。难得杨菲在家镜不好时还能在洗脚城守身如玉,也难得郭赚能为杨菲感从一而终,为了能让杨菲得到50万元欠款,不惜引火自焚,牺牲自我。西门是个残酷之门,不幸之门。

      回复
  • 分享到:王元涛评委940积分2015/09/30 14:21:25

    死亡不如跑路。为什么?因为现实生活中,商务道德的门槛,没有昌平想象的那么高。因此,忽略细节瑕疵,尤其忽略结尾部分女主人公凛然义举那一部分,小说最宝贵的梗,在于对洗脚妹心理的刻画。想一想刘震云先生的《一地鸡毛》,当道德的毛边变得柔和平顺,丝丝入扣的心理盘算都会诞生美感。这应该是昌平的努力处,他有这个基础。

      回复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5/09/25 10:57:48

    作品格局突破了纯爱情小说的狭窄,通过细致描写感情和物质之间的关系,成功塑造了小说中人物形象,无论是男主角郭赚还是杨菲,还是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其他角色,个个都有棱有角。美中不足是后部分的故事情节明显有不太真切的痕迹。

      回复
  • 分享到:艾勤4530积分2015/10/10 12:10:10

    “坚持”,“信念”“拼搏”这些令人感动的词只是活着的人给自己的安慰,人总是很可怜,经常忙忙碌碌却不知何为终点,何为归宿。这文章上传的日期跟老庄彻报病情的日期是一样的,那时伴随他内心的应该都是无边的迷茫和恐惧,怀抱着希望直到死亡这种上天最后的眷顾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文字在平常生活中给无助迷茫的我们些许慰藉,真希望当时也能给老庄些许慰藉。应该是有的,也为帮助过他的朋友感动。(编辑请勿加精华,谢谢)

      回复
  • 分享到:货货5020积分2015/10/08 01:30:38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什么专业,什么术语,对于一个地地道道的草根,一步一步到今天足以,只是可惜生命太短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9
  • 0
  • 4
  • 2010
  • 西门
  • 时间:2015-07-14
  • 点击:4696
  • 评论:14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