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华老街10号(外二章)
  • 点击:90591评论:192013/07/05 12:18
摘要:一位新龙华人对老龙华的回忆与感念,从“外来人”、“凤凰树”、“本地人”等角度表现出龙华的变迁和像“我”这样有理想的青年的成长历程


龙华老街10号


龙华老街10号,其实它有可能是龙华下街10号或是123456789或其它门牌号,但这都无关紧要了。要紧的是,它是我心中一个始终无法淡抹的印记,每每思及,心底都不由得有一丝温馨的暖流溢起。


记得,最先租住在龙华老街10号的是安。安是一个先锋流派的诗人,他前卫的思想决定了他的不安份行为。安原来是做点小生意的,原先的想法应该是想通过做生意赚些钱把生活过得更诗意些。但是事与愿违,现实总是爱跟人开玩笑。事实是安的诗做得比生意好得多。无奈的他只好选择暂栖于此。


龙华老街10号,其实它只是一间当地人留下来的砖瓦结构的老房子。房子约三四十平米大,呈长条型,一进门就是厨房,然后左侧边是一个小间,再经过走道进去就是一个大些的房间,再走进去就是一个低陷下去的冲凉房和厕所了。房子就建在龙华河边上,平日阴暗潮湿,遇到下雨天,除了能让你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感觉外,“春水连绵涌上阶”的情境更让人担心泥砖墙体的承受能力。安租下了房子后,在大房间靠左墙壁的地方支上了一张木板床,床头摆满了他的各类书籍与手稿。平日里他就躺在床上思考,坐在床上写诗,房子的小窗口偶尔吹进来的风,怎么也拂不乱他卷卷的长发和满脸的胡须,更拂不乱他坚定的追随缪斯的情结。


在我打工不顺,求职不遇,走投无路的悲惨境况下,安和小屋接纳了我。安是我一直景仰的诗人,在一次创作座谈会上我们俩不期而遇,共同的爱好让我们有了些许的共同语言,些许的共同语言促进了我们彼此间的友谊。我去旧货市场淘了一张双人的窄窄的铁架子床,摆在了大房间靠右墙壁的地方。我睡在下铺,上铺就放些我的书和稿纸以及一些日常用品等物品。后来又在两床的中间,用捡来的砖块和木板支起了一个简单的写字台。


躺在吱吱作响的铁架床上,我悲哀地望着从房顶一块透明的瓦上透下来的光,这丝光只能照在地上,只能照亮阴暗的房间,却怎么也照不进我的心里。一个怀抱着梦想离开故土前来深圳淘梦的热血青年,就只能困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默默无闻吗?我对自己选择放弃家里还算不错的工作来特区淘梦的决定产生了怀疑与动摇,对后面要走的路毫无头绪与打算。倒是安在念读自己诗作或是朗读他人诗作时那抑扬顿挫的声调,时不时惊醒着我忧郁忧伤的心境。安可能也看出了我对前途的悲观,有一天,他挥毫写下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的条幅贴在了墙上,并时不时故意的大声吟诵。我承认,安的书法并没有他的诗写的好,但那是最让我激动过的一幅书法。因为安的支持与激励,把我内心那股不服输的意识激活了。只可惜后来离开那间小屋时,没有把那条幅带走收藏,可是那墙壁上的那道白纸条幅,却时时像是藏经中的经幡,抑或是道场中的招魂幡,总是飘扬在我的记忆中。


1993年的深圳,也许是为了摘掉文化沙漠的帽子,也许是为了宣传的需要,平面媒体林林总总,除有各级政府主办的机关报刊外,还有各部门、大企业主办的各类报刊杂志。这些报刊,无疑就是给我这个文学爱好者搭好的一个平台。说句实话,当时深圳的稿费确实不菲,千字都在60——100元间,相比内地的每千字15——30元的标准,那是相当相当的高了。连简简单单的一篇新闻小稿,都能收到几十块钱的稿费报酬。也就是因为有了这些可供我发挥的平台,我努力地撰写各类稿件,不断地投给这些报刊,当然我也不断地收到报社寄来的稿费。我终于养活了自己。当时还留存有不能一稿多投的行内概念,但是,我为了生活,也就顾不上这些忌讳什么的了,只要是自己写出来的稿件,就要想方设法地把它推销出去。记得我采写过一篇反映当时龙华事情的新闻小稿,就曾一口气投给了《深圳特区报》、《深圳商报》、《深圳法制报》、《宝安报》等十四家新闻单位而全部被采用,也就是这篇小稿即给我带来了近800元的稿费收入。按当时的最低工资标准来算,我做为自由撰稿人的收入还是比其他工厂的一般打工仔高一些的了。


后来,我在当时龙华文体站张煌新老师、邓家勇老师等的支持下,与几个生活工作在龙华的文友合搞了一个打工文学社。慢慢聚拢了一批文学爱好者。再后来,龙华老街10号这间小屋,又陆续的接纳了老龙、杨子、、老熊、阿黄、小蒙等人,小屋也随之热闹了起来,虽然来往的不都是鸿儒,可是出入的也绝不是白丁。共同生活在这间小屋里,我们平日里除了探讨文学、写作以外,还互相帮助支持。往往是有一个人出点子,大家七嘴八舌出主意就把一篇小文“议”成了。


也是在这间小屋里,我尝到了一种直到现在也无法超越的美味。那是在我有一次生病的时候,我几天水米不进,急得同室的文友团团转。有一天,阿黄从床底下拿出他从老家天府之国带来的榨菜,杨子出去街边买了两只鸡蛋,一起动手熬了一锅鸡蛋榨菜粥喂给我吃。我发誓,这美味的鸡蛋榨菜粥,是我有生以来吃到过的最好的美味佳倄。要不然,在部队磨练过且平日里声称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我,为什么会在当时边吃边热泪滚滚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们各自的发展,我们都先后离开了那间小屋,各自奔向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岗位。只是,那留在我们记忆中的温馨小屋,却将伴随我们一生。


哦,忘不了的南方小屋;哦,忘不了的龙华老街10号……


凤 凰 树


在龙华老街原龙华大队办公室的二层房子边上,有一颗叶冠茂盛的凤凰树,约摸估计至少也应有近百年树龄了吧。一到夏天,凤凰树上就开出一簇簇的红黄相间的花朵,一簇簇,似云蔼飘荡,一片片,似火焰跳动。间或传来一两声知了的鸣叫,把龙华老街衬托得愈发清静。有风吹来,香了老街,醉了老街。


说起龙华老街,还得从龙华的变迁说起。龙华原来只是一个大队,,隶属于观兰公社。大队旧址就设在当时的龙华老街的尽头处。龙华老街,其实也是一条不足百余米长的街道,街的两边分布着各有上十间的铺位。一到墟日,附近赶集的人们便从龙华、横朗、大浪、浪口、三联、青松、望天湖(现民治)等村庄聚拢过来,或卖自己的农产品,或买家用日用品等。但是因为原来龙华当地人口较少,所以,所谓的墟日也是早早的便结束了。故龙华当时的墟日有“甴曱墟”之称谓。甴曱是当地人对蟑螂的一种俗称,意即是这墟日就像是蟑螂一样,在天还没亮之前就已经散去了。因为龙华老街离龙华中学不远,故有当地笑话说有一群顽皮的学生在放学后打闹追着球玩,不小心一个学生把球从街头朝街尾踢过去,此时,街尾的大人大喊一声:谁把我家的窗玻璃砸了!此虽为笑话,但是可以衬见出当时的龙华老街是多么的短小狭窄。


凤凰树的树围,我曾试图用双臂去环绕,差一点点才能抱过去。树型显得黝黑苍桑。在树下,开有一个小店,小店的老板摆放上了两张桌球台,闲瑕时,我们几个人就会到树下去坐坐,偶尔也会花上一块两块钱打上几盘桌球。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树下闲坐,叫上几瓶汽水什么的,天南海北谈思想憧未来。凤凰树就像是一把天然的绿色巨伞,严严实实地给我们遮住了整个夏天,擎出了一个清凉的世界。


可惜就是这棵见证了龙华发展与变迁的凤凰古木,由于有人在她的旁边要修建一幢房子,被硬生生的砍掉了大半边伸展的枝桠。倒是遭受刀砍斧伐后,凤凰树仍然茂盛地生长、仍然茂盛地开花,用她开得火火热热的花簇,映证龙华轰轰烈烈的发展,只是树干越发的显得苍劲和沧桑些了。


现在很多年没有回过龙华老街了,不知,那棵有着深厚历史、见证历史的凤凰树,还顽强地生长在那个目前已经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吗?当地政府部门,有没有把她当做古树加以保护起来?她是否会与其它的文物古迹的悲惨运命一样,让道于时下的经济发展,成为经济建设时代一切向钱看的牺牲品?


赖屋山人不姓赖


深圳市宝安区龙华,位于葱茏的羊台山下。羊台山就像是一道绿色的屏帐,它连绵十数里,绿波滚滚,松涛阵阵,它不仅为龙华地区遮挡从南面吹来的咸涩的海风,从此发源的龙华河还让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风调雨顺,安居乐业。而赖屋山村,就在羊台山的第三峰鹰嘴下边。


90年代中期的一天,我们十几个打工文学社的文友,相约到羊台山去玩,然后到赖屋山水库边去烧烤,举行篝火诗会。在此期间,我听到了关于赖屋山村的传说。在烧烤过程中,有人突然问,这赖屋山,居住的人可都是姓赖吧。我们当中有一位姓刘的文友接过话头说:赖屋山人其实不姓赖 。刘文友是当地一所学校的老师,在龙华居住时间较长,对当地的历史与人文有较多的认识。当听到他说出这句话时,激起了更多人的兴趣。明明是一个以姓氏命名的村子,居住的人却不姓此姓,这其中必有故事。果然,刘老师当时就给我们大致的讲述了赖屋山村历史故事。


早年,赖屋山村的居民全部都姓赖。村中住着一户有钱有势的豪绅和其他几十户老实巴交的农民。农民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守着肥沃的土的,但是简单的农耕操作,日子还是过得很艰难。豪绅平时横行乡里,胡作非为,是个无恶不作的大恶霸,村民都暗里给地取了个外号叫"螃蟹",意思是暗喻其张牙舞爪,横行乡里。


"螃蟹"家有三妻四妾,奴婢成群,却荒淫无耻,竟在村里立下"规矩":规定凡是在村内经过的新娘,都必须在地家里留宿一夜后方可放行成亲。若不从,是外村路过的,就派家丁前去强行抢夺;是本村的则打上门去,直闹得这家人鸡犬不宁,家破人亡。因为地主的霸道行径,不知有多少良家妇女惨遭蹂躏,有的因羞辱难当而含恨自尽。有一天,一位新娘乘轿途经赖屋山,"螃蟹"照例派人去把新娘劫来行暴。不料,这一次他碰上了冤家,新娘竟是宝安一带土匪头子的亲戚。土匪头得知此事后,连夜纠集众多土匪下山血洗赖屋山村。杀人成性的土匪到了村里见人就杀,见物就抢,见屋就烧,整个赖屋山村顿时面临灭顶之灾:人们一个个被砍杀,值钱的东西被抢掳一空,全村很快变成火海化为废墟。那个恶贯满盈的"螃蟹"首当其冲,当下脑袋搬家,横尸花厅;平素狐假虎威的众爪牙也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都自顾狼狈逃命;只可怜全村百姓,受此牵连,都因这场飞来横祸而倒在血泊中,无一幸免。


据说在这次灾祸当中,只有一个接生的老太婆躲过了这场全村人的灾难,成为唯一劫后余生的人。当时她见村中四处火光冲天,就挑着一对刚降生的双胞胎男婴躲进了羊台山上的一个山洞。后乘黑夜逃了出来,挑着两个呱呱啼哭的孩子一直走到坪山才歇脚,因为力不从心且是裹脚女,再也跑不动了,就在此安家落户。现在龙岗区坪山镇不少姓赖的居民就是他们的后代,而赖屋山村从此只剩个地名,尽管后来陆续有了人家,但是再没有一个姓赖的。

  • 关键词:龙华老街大浪赖屋山羊台山记忆
  • 分享到:
  • 梦里是客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王威评委2680积分 2013/07/28
    • 分享到:
  • 一位新龙华人对老龙华的回忆与感念。相较于作者的其它文章,这篇更为贴近社区,更有正能量。记忆中的鸡蛋榨菜粥让作者感念至深,重情,惜情,感恩,知福。 昔日龙华,昔日情。短小散文,情真意切。
  • 作者最后四段有抄袭《龙华史志》第137页。
  • 回复
  •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龙华老街10号”,青春热血,梦想殿堂,还有那些积淀在岁月里的感动与磨难。作者从“外来人”、“凤凰树”、“本地人”等角度表现出龙华的变迁和像“我”这样有理想的青年的成长历程。“新城旧事”无疑表达出“龙华人”对龙华的感情。三章都不错,第二章出现的反问声音也更突出体现作者对龙华的关心。但是三章之间的衔接似乎不够,读来有些脱节,主标题倒不如直接用“新城旧事”更好。
  • 谢谢您的评论和提出的建议,我会郑重考虑您的宝贵建议的。远握!
  • 回复
  • 龙华老街10号,全文缓缓流动着温暖。一个个敢于追梦的文青,入住一间砖瓦结构的老房子。虽然来往的不都是鸿儒,可是出入的也绝不是白丁。平日里除了探讨文学、写作以外,还互相帮助支持。往往是有一个人出点子,大家七嘴八舌出主意就把一篇小文“议”成了。 这是早期的深圳文学,也跟后来的深圳邻家颇为相似。所不同的是,当时的你们是面对面的交流,现在的邻家是电子化的深圳速度的交流,在模式上也飞跃为“读+写+评”。
  • 回复
  • 一间砖瓦结构、约三四十平米的老房子。最先租住在龙华老街10号的是安— 一个先锋流派的诗人。在打工不顺,求职不遇,走投无路的悲惨境况下,安和小屋接纳了“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的条幅激励着“我”,内心那股不服输的意识激活了。再后来,龙华老街10号这小屋,又陆续接纳了老龙、杨子、、老熊、阿黄、小蒙等人,小屋也随之热闹了起来。一碗鸡蛋榨菜粥,在部队磨练过的“我”,边吃边泪滚滚
  • 回复
  • 本来对龙华的事是知之甚少,但今天看了老叟的文文,才知这里也有许许多多的故事。
  • 回复
    • 云朵2670积分 2013/09/23
    • 分享到:
  • 昔日龙华,昔日情!赞一个!
  • 回复
    • 彭娟5220积分 2013/09/13
    • 分享到:
  • 原汁原味的文字,让读者感受到那份真诚、那份感恩,那份沉淀,向叟叟学习! 《凤凰树》见证的意义和我写的《凤凰花》表达的情感截然不同,您刚在我那篇《凤凰花》的回复,真是太谦虚了。
  • 呵,真不是什么谦虚。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到应该谦虚的时候。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 回复
    • 起云510积分 2013/09/11
    • 分享到:
  • 我喜欢这样的文章.读来感觉一点也不矫揉造作.有地理也有人文.不过传说真的呢?想听作家大哥说.或者这个是否是如一些读者读的,介绍龙华的一些历史书.唯一不点小不满意就是后面几段如果你能接着传说写现代赖屋的人如今如何.你的感受,那片人如何会更好,就不像在摘历史介绍,毕竟我们不是游客,不需要导游介绍.
  • 感谢你的阅读及论评。远握!
  • 回复
  • 龙华老街10号,一个外乡人的记忆如此深切,有屋、有树、有文字,还有历史故事。
  • 回复
    • 张谋7210积分 2013/07/25
    • 分享到:
  • 梦里不知身是客,写得真切:)
  • 回复
    • 乐之4870积分 2013/07/08
    • 分享到:
  • 个人偏爱这样的文字。
  • 回复
  • 看楼下的说文章7个小时写出来的,4355个字,说多也不多,但细看内容,真心觉得不错,看的出作者有厚实的文学功底,看文章的质量,这是一篇“用了心写的文章”,支持!
  • 回复
  • 哇:七个小时能写出这么多,深圳速度啊。我们离龙华不远,但你说的这几个地方都没去过呢
  • 回复
  • 本作品是参赛作品还是已经发表过的作品??
  • 参赛作品,这几篇是今天上午才开始写的。谢谢关注。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35360积分
  • 4星
  • 4钻
  • 简介:文人失却人文关怀与人性温暖,还能剩余什么?……...
  • 简介:文人失却人文关怀与人性温暖,还能剩余什么?……...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5
  • 109736
  • 104
  • 35360
  • 高手冰凌花参加微咖大赛了。祝贺,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很多人打赏,说明冰凌花的写作技巧娴熟无比。精彩的演绎了故事的整个过程,结尾处令人吃惊,惊艳,仿佛飘飘欲仙。冰凌花的作品,我等读过一些,深得读者喜爱。邻家微咖大赛,吸引很多高手加入,说明邻家写作平台,是一个高手如云的平台。全民写作,全民阅读,全民参与,提高了大家的写作技巧,开阔了大家的视野。我相信,邻家社区文学平台,能够更加辉煌。祝贺冰凌花。

    潮湿的梦曹操之死

    2017/4/28 14:17:23
  • 爱情是感觉,生活是现实,你感觉爱了,就去爱,可是,爱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其中有许多你预料不到的问题,开始他爱你,你也爱他,但是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迁,也许会发生许多变化。爱了散了,再爱了却受到了欺骗,你在这里爱的死去活来,他在那里暗渡陈仓。受伤害的还是自己。从那些灯红酒绿中走出来,仔细审视来时的路,一路坎坷,许多沧桑,人生就是如此,曲曲折折,冷冷暖暖,变化无常。

    寒塘听雨风雪夜归人

    2017/4/28 13:51:14
  • 生活的艰辛,让吕师傅有很深的感受。这是人活着必须面临的。儿子毕业了想在省城买房结婚,吕师傅卖了县城的房子,泪流满面,烧掉之前所有荣誉证书。说明艺术人才生活艰辛,证书不值钱,这就折射出写作者,书法家,等等都是表面风光,其实内心恐慌,没有经济实力,所有吕师傅,干起了书写广告的生意,两块钱也值呀,我们必须自己努力,认清社会现实,保持一颗平常心,追求文学艺术,痴心不改,哪怕自己无法改变命运,也要坚持到底。

    潮湿的梦吕师傅

    2017/4/27 19:37:25
  • 我之前写过类似的闪小说。一个男人提着红桶,红桶里装的红鸡蛋。他先到老板办公室,后来到员工写字楼。他一来就放红鸡蛋在桌子上。说他的闺女生了孩子,讨个吉利,沾沾喜气。老板大方拿两张土豪金。我已经知道他这个骗人的把戏。我就拿来二十元,他不要,说一瓶奶粉都500元,你怎么这么小气?看你是领导。我说我是打工者,不是领导。他说,你不是领导,为啥员工都不说话?我说员工害怕上当,只有我经历很多。他把红蛋收起走了。

    潮湿的梦面熟

    2017/4/27 19:09:25
  • 虽然我对反映底层打工人生活的题材和角度,常有质疑。但对此文的细腻生动以及作者的社会使命感表示由衷点赞。我们都经历过那个年代,很多见闻至今未忘,有明有暗,有悲有喜。那时好像还没有劳动法,很多人到工厂里打工饱受欺凌,青春期被禁锢在流水线上,确实是一种煎熬。但对家里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很多现在的白领阶层,以及在深圳站稳脚跟的移民,基本拒绝回忆不开心的事情,其实也是缺少直面阴暗的勇气。毕竟,生活要往前走。

    张夏第三次暗示

    2017/4/27 15:16:08
  • 红尘滚滚,痴痴情深,本文诗意的标题,流畅的语言,浪漫的情思。故事虽描述的是一段婚外的恋情,但并没有让读者有生厌的感觉,现实社会中,因为林林总总的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我们在感情上有短暂的迷茫是可以理解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知道回头,知道改过,却是值得庆幸的事,在婚外情中淌河涉水的红尘男女们,能如他们一样及时刹车的有几多呢?

    漂洋风雪夜归人

    2017/4/27 13:06:15
  • 素养体现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件小事,一个举动,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素质。微咖中的刘妈和李妈,本来有机会成为亲家,却因彼此都通不过“素养”这一题的考核而弄得不欢而散。所谓握手,是指言和,更是指许多观点的知行合一。“知行合一”是明朝思想家王阳明的核心思想。必须以知促行、以行促知,做到知行合一。在我们要求别人讲素质的同时,也应严格地要求自己的言谈举止。尊重与自律,两个轮子都要转!微咖,以小见大!这就是例子

    吴春丽握手

    2017/4/27 9:55:38
  • 文章虽然短小,让我们读到了你的童年。得知你出生在农村,因为父母都要种地做农活,所以没太多的时间看你。父母的经验是只要听到在哭就表示没有大事,渴了喝冷水,饥了吃冷饭,摔了自己起来,蚊咬了擦点口水。就这样炼成了你钢铁般的身体。如今的子女,五个大人抱一个孩子子,这也怕摔,那也怕吃,很是娇贵,不经风雨哪能成钢呢?你的经验值得借鉴。

    春风妙语钢铁是这样炼成的

    2017/4/26 22:38:20
  • 生活真是一个万花筒,啥事啥人都有,骗子的伎俩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骗子总利用善良之人的同情心,装可怜骗取财物。很多人都会像文中的“我”一样,被骗了一次还不长记性,还会接二连三上当受骗。没办法,这和本性善良有关,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可有时候面对骗子,不“上当”甚者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也很困惑,真正有弱小需要帮助时,很多人都會疑虑重重怕是騙子。我相信,善良的人一定会有好报,我,其实也是这类人。

    红月亮面熟

    2017/4/26 18:58:55
  • 我对美人夜翻书这个文友也有“面熟”的感觉。因为她给我打赏过,也给其它的文友多次打赏过。印象中,她的出现,是以投资者的身份出现的。读作者的这篇微咖,我更注重一个细节,微咖中的“我”为啥那么善忘。时隔一年的事,就不记得了。恰似在隐隐似寓:心善者,不求回报。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耍花样的骗子,但有些可恶的骗子,台词和招术都不换,甚至选址还是那个地,只是换了个时间再来。善良,应该留给真正需要资助的急需者。

    吴春丽面熟

    2017/4/26 17:38:55
  • 我也曾听到过一位退休的老姐姐说,自己的孩子,能帮就帮吧。想必吕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吧,儿子大学毕业后准备在省城买房结婚,做父亲的怎么样也得支持一点。谁知,现在的房价昂贵啊,不是一个艺术人就能承受得起的。吕老连个首付都拿不出来!怎么办?为了孩子,豁出去了,蹲点街头,从事“卖字”的小买卖。但愿吕师傅的付出,能得到儿子的认可。从吕老到吕师傅,转换的是一声称呼,却也道出了以吕师傅为代表的老艺术家们的无奈心声。

    吴春丽吕师傅

    2017/4/26 16:33:24
  • 小说语言已经到达一定的高度,在平静的叙述上,能抓住人物的特征,触痛读者的灵魂,或者说拔动读者的心弦。小说语言最高巧的就是作者能将一个个字符掷向无数个读者,而能弹起读者的心弦。“一蹲就是一袋旱烟的工夫”简单的一句话中既传出人物个性,又传递出情节的发展。小说的语境到达这样的高度就具备一种音律,具有让人回味的内在力量。 而小说最根本是作者究竟关注了什么,在这一点上作者也在努力向更大的时空拓展。

    信安湖天稻秧

    2017/4/26 15:29:12
  • 这篇文章出现了零纪录的评论。我来是刷新这个纪录的。当然,我也阅读了刘学铭老师的文章,才提笔写这个评论的。阅读和写作,两者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从小学开始,学铭就嗜书如命,最喜欢唱本小说,比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学铭在读书的时候,身旁总爱放着一只笔和一个札记本。多写随感,很能磨炼一个人的文笔。难能可贵的是,退休后,学铭一直笔耕不辍。热心地从事生态文明和低碳人生等课题的研究和创作。致敬!

    吴春丽感恩阅读和写作

    2017/4/26 8:57:07
  • 这是我刚来深圳打工的真实写照。开始都要查房,没有证件,当盲流处理。抓走,甚至劳教。这样的环境,很多打工者胆战心惊。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回忆那段难忘的岁月,无不感到,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在眼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深圳的社会治安明显好转。千千万万的打工者,为深圳的建设付出了很多贡献,这些第一批打工人的经历,就是现在的打工者应该尊重和觉醒的。珍惜当前好的生活环境,为社会多贡献,实现自己的梦想。

    潮湿的梦血迹

    2017/4/26 6:54:40
  • 《风雪夜归人》题目富有诗意,文笔流畅语句优美,女人的心理描写形象生动。红杏出墙的她在宾馆不顾风雪寒冷,固执地等候她的情人,心急如焚发微信聊QQ,担忧他遭了不测。终究都是有家庭的两个人,这段婚外恋,男人先回心转意,一句“对不起,我已回家”,将这段见不得光的地下情戛然而止,所幸失去理智的她也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各自都回归家庭,感情重新归位。红尘之中,难免移情别恋,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婚姻且行且珍惜!

    红月亮风雪夜归人

    2017/4/25 21:0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