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乘愿再来
  • [14] [0]


1,

你骑着白马,不见半点风尘和烟雨。马是那么白,在阳光下刺得晃眼,马蹄不见星点泥泞,你的衣衫干净整洁,仿佛从云层穿越,直接落在了柏油马路。

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地铁在穿梭,汽车在奔跑,电动车突突前行,你骑着一匹丰硕的白马,停留在拥挤的十字路口。好奇的孩子走近你,仰望你,你望着红灯变绿灯,然后轻扯一下缰绳,沿着梅龙路直行。

路的那头就是梅林关。适逢高峰期,往南山和皇岗口岸的车子在拐弯处分流,堵个水泄不通。你和心爱的白马,从有限的匝道穿行。所有的司机摁下车窗,公交里满车的乘客贴着玻璃,他们都在张望,白马笃定地向着前方走去,你跨在上面,目不斜视。

你穿过车管所,在皇岗路口的缺口处调头,适逢红灯,没有车呼啸而来,你稍微一拉扯,白马飞奔起来,冲着北环大道罗湖方向。在拐弯处的匝道上,那里长年有交警蹲守,还有几台摩托车停靠在路边,发现不配合查车的司机,他们便驱车追赶。

你减速拐下去,交警惊讶地看着你走近,又看着你走远,他们交头接耳,商量是否拦截你,最终就这样看着你和白马,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银湖车站附近,他们尚未明白,你怎么从千年大唐穿越到了现代文明。

你来到一个三岔路口。不用拉扯,白马自动停了下来。右边匝道通往市二医院,那里有很多病人推着进去,也有很多康复的人打着出租离开。中间的高架桥通往华强北,它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再过去一点,是漂亮的深南大道,这座城市的主动脉。

左边拐弯,通往盐田方向,仙湖在路边,上面有座弘法寺,你可以看到,你曾经坚守的佛法,在今天是如何发扬,如何光大。再远一点,就是华兴寺,在风景美丽的高山之巅,疯狂的过山车在几座山头穿越,你不会质疑,那些尘世的尖叫会否惊扰大殿的菩萨。

它们都是这个繁复世间的存在,客观又合理,你站在三岔路口,有十分钟之久,车流来来往往,你在思索,所去何处……

2,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经过你身旁,你和白马看着车子往医院的匝道匆匆驶去。白马垂下了脑袋,你放下缰绳,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你已经看到车里的灵魂离开肉身,向你飘过来,他是那么年轻,热泪盈眶,匍匐在你脚下……

你不再思索,向着救护车追去,护送他的灵魂回到肉身,你看着他被推下车,推往急救室。人们从医院的大门进进出出,所有新生的,消逝的,痛苦的,喜悦的,愤怒的,无望的,交织在那些格子窗户里。

你准备穿过桥洞,往华强北走去。桥洞不高,你踏下了马,里面有一个老人躺在地上,旁边一个没有眼睛的人拉着二胡,面前有一个铁盒。你没有银币,也没有纸币,你站在他侧边,双手合十。地上的老人闭上眼睛,不愿注视你。无眼人停止了二胡,问,师傅从何处来,要往何处?

你看得见我?

我的眼睛开在心口上了,我的鼻子比夜晚的黄鼠狼还灵敏,我听到马蹄刮地的嘚嘚声,闻到佛祖降临的气息,我想,是否有好运带给我了。

佛祖保佑你。阿弥陀佛。

路过的一个女人,提着购物袋,看到马,犹豫着从袋子里找出一条胡萝卜,递到白马的嘴边。白马确实饿了,咬了起来,吃完了,女人又从袋子掏出一根,然后双手递给你一条面包。你摆摆手。女人说,这是全麦的面包。你双手合十,接过去。

女人从身上掏出零钱,蹲下来放到铁盒里,然后离开。陆续有路过的人,把钱放到铁盒里。他们都好奇你和白马,但没有人停留下来多问你一句,放下钱就匆匆离开。也许在他们眼里,你就是一位艺术家,你和马正在进行某项行为艺术。

无眼人仿佛看到盒子里的钱堆满了,平静地说,看来好运真是降临了。

你拉着马,准备离开。他说,师傅,见到你,我的心反而乱了,我以前很平静地对待所有的不幸,但如今,我内心里波澜起伏,多么渴望佛祖悲慈,改变我的命运啊,哪怕就是掀拂衣袖,境况也大不同。

你顿了一下,单掌竖在胸前,说,罪过,今天,我只是路过,你就是自己的佛祖。

无眼人没有眼,看不到眼泪流往何处,他沉默了,不再说话。你拉着马,走出桥洞,外面阳光甚好。地上的老人,在你走后,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对着无眼人说,走吧,不拉了,回去喝酒。然后牵着他,消失在桥洞的另一端。

3,

你上马,沿着一间学校边沿慢行。绿树成荫,鸟叫蝉鸣,一群上体育课的孩子看到马,惊喜地趴在栏杆看着你们。他们兴奋地叫唤,马,好漂亮的白马啊。白马有点害羞,头转向另一边。你说,人世很美好,是吗?白马点点头。

不知何时,你发现后面跟了一个小孩,大约12岁左右,不穿校服校裤,穿着小衬衣牛仔裤,像个小大人,脸蛋也不像学校里的孩子白嫩有朝气。他在马后亦步亦趋,不敢上前,你拐过一条街,以为他消失了,没想到你再往前几步,他也拐过这条街,出现在身后不远处。

看到一个湿地公园,你找了河边一棵大树,停下来,白马跑去青草坡边喝水,悠然地吃草,你拿出面包,和水壶。小孩在另一棵树下,你招招手,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过来了,站在你的面前。

你把面包递给他,他摇摇头。

你不上学吗?为何跟着我呢?

我没上学,喜欢那匹白马。

你没见过马?

见过,黑色的,没有白色漂亮。

想骑吗?

想,如果你给我骑,我把钱都给你。他边说边从袋里掏钱,有粉红色,蓝色,还有绿色。

你摇摇头,问,小孩子怎带那么多钱?

他没有说话。你说,骑吧,等马再吃一会。

漫长的一会过去后,他欢快地走到白马边上,扯着缰绳,灵活地翻上去。白马有点抗拒,看着你,你挥挥手,去吧。白马驮着他,沿着湖边走。小孩忍不住轻扯绳子,双腿夹着马肚子,白马跑起来,像一团幻影,公园里的行人纷纷驻足。

你靠在大树上,打了个盹,不知过了多久,醒来后发现湖边没有了白马的影子。一位路人走过来,师傅,那个小孩是个惯偷,白马估计不会回来了。要不要报警?

不用,再等等吧。你说。完了在树下打坐。间隙你也睁开眼,看着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光斑星星点点,天空很清朗,远处的高楼,像一本本厚重的经书竖立着,只是很坚硬,很冷峻,也不曾打开。

这一等便是一个下午。路人离开又回来,说,师傅,我有朋友在附近设了一家佛堂,我带您去歇息吧。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回来,请您原谅,我报警了。我这么做,主要是希望您离开公园后,警察找到马,或者小孩回来这里,还能寻觅到您。

你说,也好。然后起来,跟着他来到停车场,坐进一辆听不到外面杂音的汽车。车子穿行在深南大道,两旁高大的建筑远比你在大树下看到的惊艳和震撼。你再次感慨,人世真好,是吧。你仿佛看到白马在那一端,点点头。是的,人世真好啊。

4,

你们来到一个有湖的小区,小区很宁静,你走在小径上,看到姹紫嫣红。乘着电梯上得6楼,开门便闻到沉香缭绕,梵音低语,3位在家众合十恭迎,他们端上温水毛巾,你擦擦脸和手,拍拍身上看不见的风尘,你给墙壁的西方三圣庄严上香,磕首,其中一位把你迎到一间禅房,你坐在温软的榻坐上,他们跪在地上,九叩首。

他们端来了水果,素菜,馒头,倒上了清水,你拿过毛巾再次擦拭,他们轻轻阖上房门。你享用了丰盛的晚餐,想起了白马,不知它是否饥饿劳顿。你从没离开它这么长时间,它就像你的左手或右手,你挥一挥衣袖,便能感觉它的不可缺失。

你打开房门,他们把食物撤下,留下水果。一位弟子说,师傅,您歇息下吧,白马有消息我们就通知您。然后又留下你一人。你确实有点倦怠了,看到舒服的卧榻居然忍不住躺下去了,这一醒来,便是第二天的清晨。

你有点埋怨自己,白马还不知身在何处,你却睡着了。但是你真的从没觉得身心如此放松,人间走过千年,繁华温软,让人欲罢不能。白马不会有事的,你想。

你在睡觉时,不会知道,电视台已经轮番播出寻马启事,车载电台也在滚动播放,还有网络,手机微信等等同步直播,一时间大街小巷都知道有一个小孩骑着一匹白马走了。但是所有的启事都没有提及白马来自何方。

这座城市本来不大,监控布满每条道路,一个小孩骑着一匹白马招摇过市,当然不可能凭空消失。事实上,警察很快接到群众报警电话,在监控上锁定了白马的踪迹。当时白马已经出现在盐田的隧道外,没多久便拐下去了大梅沙的海边。小孩骑着马,在沙滩上走了一圈,然后下来,白马见到海浪很兴奋,迎着风浪奔来跑去。

他们看起来很和谐,沙滩的游客都在冲浪玩泥沙,没有怎么关注新闻,以为白马就是景点表演的马,小孩带出来溜达放风。玩了一会,小孩便上马了,往着海滨栈道,走向小梅沙,但不知怎的,又忽然转上了去惠州的高速。

当警察在高速上把他们拦下来,已经到了将近大鹏的位置。在派出所,警察问小孩要去哪里,小孩说想要从高速骑马回戈壁滩。事实上,他隐瞒了一件事,他中途想起以前一个老乡说过,景点的马跟人拍照很赚钱,这匹马的毛色那么纯白洁亮,肯定能招揽更多顾客,他想把马带到海边找个主顾卖个好价钱,最终因为舍不得,而转念骑回老家。

他不知道路途遥远,几千公里,如何才能抵达他的家乡,他以为这白马可以一直走,只要有吃的有喝的,他身上有几百块呢,沿着国道高速一直走,便能回到戈壁滩。他知道高铁和飞机都能坐人,但是马不能上火车飞机,他不想跟它有半刻分离,担心只要分开半秒,马就不会再属于他,这种情况下要想带马回去,只能骑行了。

派出所的同志听了啼笑皆非,查了他背景,已经有几次偷窃记录,并且没有父母的联系方式,对待这样的少年犯,无可奈何。通知了报警的人,其时你正在睡梦中,他们没有惊扰你,开车去了派出所,给马带了食物,安顿在派出所外面的树头下。有人建议把马送到寺庙去,至于是否追究小孩的责任,要等你决定。

5,

他们在等你醒来。清晨,你打开房门,外面一位穿袈裟的长老一见,刹那定住了,随即跪拜在地,你请他起来,说不必多礼。长老说,师父,马找到了,我们可以直接请车运马到寺庙,现在便可启程去寺庙等。

你说,去看看小孩吧。于是两车人,往大鹏开去。一路风和日丽,你看到了码头那些堆积成山的集装箱和巨型的控制塔,还有巨无霸一样的货船,再远处的大海,湛蓝湛蓝,高速公路宽阔无比,很多车子迎面而来,疾驰而过,一日千里。这个世界带给你的震撼,难以言说。

你来到派出所,看到了那个小孩,他像个犯错的孩子不敢直视你,垂着头等你的责骂,等你的宣判,他已经见过几次这样的场面了,说不上害怕,但总归有点心怯。你说,原谅他吧,马无碍就好。小孩说,如果能让我照顾马,跟马在一起,我去当和尚。你笑了,离开的时候没有带上他,他并不属于佛门,他的心在以后也不会皈依,因为他有与生俱来的信仰。

  • 标签:佛祖命运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心灵拾贝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吴春丽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笑嫣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春风妙语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版力奖励1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邻家币
  • 》更多
  • 费新乾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6/09/29 21:28:42

    如此诗意、轻盈、干净、剔透的小说,就像一滴水,没有任何杂质,入世的佛,出尘的心。这是想象的结晶,这是唯美的高蹈。佛乘白马而来,经过人间烟火,“就像一面妖镜,观至每个平静心灵深处的微澜”。这是一则城市的禅语?寓言?童话?无法归类。但又有什么关系呢?读到这样美的文字,不觉得庆幸、欢喜吗?看看我们的文学,有的还在地底下,有的习惯贴着地面,有的在半空飞翔,有的则是翱翔宇宙太空,视野多大,格局就有多大。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29 21:36:09

    本来想把最后一票留到明天截稿后,但看到这篇小说,忍不住了。以唯美,诗意作结,骑着白马,乘愿而来,度人而去,算是个意外的圆满,是个小确幸。

      回复
  • 分享到:心灵拾贝33790积分2016/12/01 21:01:23

    白马本身就是一种善良纯洁的象征,作者的的语言,就如这白马一样,让人感动让人喜欢。通过穿越时空乘着白马而来的你,他看到了世間百相,繁华、进步是值得肯定的。然还有诸如交通、疾病、事故、自私、偷盗呢,仍包罗其中。人之初,性本善,乘愿而来,便是希望真善美能在每个人心里开花结果。

      回复
  • 分享到:吴春丽41520积分2016/10/06 10:20:19

    仕英阔别写作十年,再回到文字中来,当年扎实的基本功还在,就算在睦邻快要截稿时发帖,文章也还是因光芒的召唤而得到了评委的关注,我将这一经历总结为: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文章写得好帖在邻家就会得到关注的。仕英的这篇小说有着“不易觉察”的寓意。(隐匿得有点深呢)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信仰!佛祖乘愿而来,却改变不了尘世间冥冥之中早有安排的每个人的命运,反而给他们平静的心灵带来了微澜。拜读了仕英的佳作,恭喜入决!

    分享到:严仕英2016/10/06 11:20:18

    谢谢春丽,我乘愿而来,带着微弱的光。我不能说自己是金子,这种发光有着偶然也有着必然,这次被评委推荐,幸运指数偏高。邻家这个平台,给了我信心,希望大家从我身上也能感到信心。

      回复
  • 分享到:笑嫣语390积分2016/10/04 20:27:04

    用诗性的语言表达一种智性和圆熟,在作品中采用别致的一构思和取材。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信仰!或是天使,抑或上帝,乃至佛在心中,渡己也渡人。

    分享到:严仕英2016/10/05 15:23:57

    谢谢

      回复
  • 分享到:春风妙语41370积分2016/09/29 22:51:22

    首先恭喜作者入决,这可是深圳速度。小说才发上几个小时就进入决赛,可喜可贺。说实话,用第二人称写小说不是那么好写。《乘愿再来》吸引眼球。什么愿呢?愿在哪里?愿在心中。每个人都是佛,只要真善美,美好的愿望就会实现。小说清新,富有诗意。让我想起佛经里的一句子: 大乘行者,在证得正果时,往往不取涅磐,而是依先前誓愿,再次示现众生相度世,这就叫乘愿再来。

    分享到:严仕英2016/09/29 23:52:01

    谢谢您。每个人心中都有愿,佛祖乘愿而来,却没能改变任何人的命运,反而给他们平静的心灵带来了微澜。我其实是个悲观的宿命论者,尘世间每个人的命运,冥冥早有安排……世间如此平和完整,佛祖来了又走了。

    分享到:费新乾2016/09/30 09:47:42

    乘愿再来,原来是这个意思,学习了!

      回复
  • 分享到:夜谭1390积分2016/09/30 13:40:09

    我喜欢这样的文字,干净、轻盈!

    分享到:严仕英2016/09/30 14:05:26

    谢谢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作者:严仕英850积分
  • 社区:新牛社区
  • 简介:又名三木,在《延安文学》《佛山文艺》《晶报》《晚报》发表文章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6
  • 22700
  • 5
  • 85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浮途
  • 撩妹的女子评》
  • 修补
  • 撩妹的女子评》
  • 王福日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