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华,我的梦想升起的地方
  • 点击:697评论:22017/03/09 19:56


转眼间,我和妻子来龙华快6年了。6年青春年华,6年酸甜苦辣,一路走来,曾经躁动的灵魂渐渐平静,曾经不安的梦想终被安放。我相信,不论时隔多久,这几年在龙华的经历已深刻于我的年轮——我是龙华人。

2011年3月份的一个深夜,我和妻背起行囊,告别年迈的双亲和年幼的儿子,坐上南下的火车,加入打工大军。此行,我们的目的地是:龙华,富士康。

新人培训、厂牌领取、签订合同、安排宿舍……经过一连串紧张而繁忙的入职手续后,我们在外租了房,生活翻开新的一页。

打工生涯无疑是单调而辛劳的。经过一整天繁重的劳作,令人身心疲惫。晚上,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出租屋,思乡之苦阵阵袭来。

生性乐观的我们总会苦中作乐,平凡的生活也能腾起欢乐的浪花。

我们购置了锅碗瓢勺,备齐了柴米油盐,居家过日子。为了节省房租,我们住在离工业区较远的地方。为了方便,我们购买了一辆单车。平日上班,我就载着妻有说有笑地赶往厂区,尽享“单车上的爱情”。一到周末,妻就会对照着食谱在狭小的厨房里花样翻新地为我烹制美味佳肴;而我则负责洗衣拖地、打扫卫生。家务劳动也成了一种爱情粘合剂。

吃过饭,我们手拉手逛遍园区附近大大小小的超市、商场、公园。有时妻为我买件衣服,有时我给妻买点水果。更多的时候我们漫无目的,只想静静地享受这属于我们的静谧时光。一个温柔的眼神一个甜蜜的微笑,都足以让对方陶醉。心与心的交流如此美妙,爱情就是这世上最神奇的力量。

逢到节假日,难得的休闲时刻,大好时光岂可辜负?终于能从紧张的工作中暂时抽出身来,感受一把“慢生活”。假期首选自然是外出游玩,龙华虽无名川大山,但政府一直心系民生,多年来推出了一系列惠民工程,举措之一就是依山傍水而建了不少开放性景点:龙华公园、文化广场、羊台山、中山公园、观澜湖……这类免费的景点最适合像我这样囊中羞涩的打工一族了。畅游于美景之中,各种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感觉整个人都飘了起来。这份惬意、这种悠闲,原本只出现过梦里。

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谈一场和文学的恋爱——多年来,这一直我是心中的梦想。梦想虽平凡乃至卑微,但多年以来,由于生活漂泊不定,离梦想渐离渐远。

原本以为,龙华之于我,也注定只是一个“别人的城市”,一个毫不起眼的人生驿站,除了对物质生活的更多幻想,一无所有。

然而,打工的日子并非只是苦闷的代名词,当我真正静下心来,融入到这个大家庭时,梦想之树悄悄绽放了几朵鲜艳的花儿。

龙华是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城市,以牛湖艺术村、版画基地等一批人文“部落”为代表,以其浓郁的文艺气息、独具的人文情怀、包容的艺术生态而名声远播。这些在龙华这块热土发芽、成长起来的文化基地,每年都吸引了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也接纳了越来越多的艺术大师和文艺青年在此落地生根,从而催生了越来越多的艺术精品。今天,它们已成了龙华文化发展的名片。我曾和妻不止一次地赶往那里,拜访那些心怀梦想的艺术家,静静欣赏那些风格独具的艺术品,感受文艺带给人们的祥和、美丽,用心灵触摸那些来至灵魂深处的呐喊和祈祷,接受艺术的熏陶,净化自己的心灵,完成一次次探索之旅。我不得不承认,正是这一次次的探索,我和妻逐渐洗尽铅华,慢慢建立了自己的精神王国。

而我钟情的文学在龙华同样也有着肥沃的土地。它辖下每个街道办几乎都有自己的刊物,《羊台山》、《民治·新都市文学》、《龙华文学》等内刊锐意创新、大力扶植本土文学新人,让众多像我一样的文学爱好者有一份可以栖息的柳荫,可以汲取营养的母体。几经波折,几经努力,经过孙夜、柏亚利等老师的积极筹备,龙华新区作家协会正式成立。协会的成立,可谓龙华文坛、深圳文坛的一大喜事、盛事。

从这里起步,我得以结识龙华区、深圳市乃至广东省的名家大咖,有幸当面聆听他们的教诲;我积极参加政府、社会团体和作协举办的诸如培训、座谈、征文、讲座、读诗会、发布会、读书节等各种文学活动。通过参加活动,视野不断拓宽;通过和知名作家面对面的交流、学习,文学水平也有显著提高。

为了给文友积累创作素材,激发大家的写作灵感,作协经常组织聚会和外出采风活动。志同道合的一群人聚在一起,在自由而广阔的天地里,大家畅所欲言、谈诗论文,火光电石,激情飞扬。

我积极发挥业余爱好,不断有文学作品发表于报刊杂志。凭借这一特长,我由生产一线调到办公室,负责我梦寐以求的文宣工作。而妻在工作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被主管列入重点培养对象,也由产线转至助理岗位。我们决定在龙华扎根,努力进取,天天向上,给全家人一个踏实的未来。

遥想几年前,我们当初“挣几个钱,回家种地”的想法是多么狭隘、幼稚!是龙华毫无成见地接纳了我和我的家人,开阔了我们的眼界,让我们梦想安好,心生莲花。

而今,龙华经过几年的发展、成长,经济增长迅猛,社会繁荣稳定,文化建设有声有色,经国务院批准,已经由“新区”该为“区”,一字之变,却是对龙华优异成绩的肯定、褒奖,也给了包括我和家人的百万龙华人的一个更值得期待的明天。  

我时常告诫自己:青春易逝光阴易失,应该趁着大好年华多学知识,不断充实和提高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会中拥有一席之地。因此我积极参加公司内外举办的各种文化培训和学习。现在,我已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发表了近百篇文章;报读的成人大专学业已经结业。

我和妻经常偎依在一起,共同规划未来的生活,一起勾勒美好的明天。在我眼中,最浪漫的事就是:每当这种时候,妻总是静静地伏在我的肩头,凝视前方,似乎看到了并不遥远的幸福。

是的,幸福,并不遥远的幸福……


  • 关键词:梦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3-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从你的文章中得知,我们喜欢龙华,因为他是经济之花,文化之乡,我们喜欢龙华,是因为在这里有着肥沃的文学土地。其《羊台山》、《民治�新都市文学》、《龙华文学》《观澜河》等内刊锐意创新、接地气。龙华的经历已深刻于你的年轮,让你在龙华与文学谈恋爱,与妻子相亲相爱。你已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发表了近百篇文章,报读的成人大专学业已经结业。在龙华你工作文学爱情大丰收,所以,做龙华人是幸福的。
  • 回复
  • 六年前,你们夫妇俩抱着“挣几个钱,回家种地”这一朴实的想法远离老家南下深圳“淘金”;六年后,你们夫妇俩不仅已经深深地扎根于深圳,并取得了诸如职务晋升、学历提升、文学创作辉煌等一系列了不起的成就!真是佩服你们夫妇俩这种锲而不舍的“追梦精神”!为你们夫妇俩以“深圳速度”圆梦的完美结局点个大大的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70积分
  • 2星
  • 0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51900
  • 2
  • 270
  • 湘赣人家这家小饭店,浓缩了一代外来打工者的身影。外来打工者,即是深圳这个城市的创业建设者,他们把自己的汗水和青春都浇灌在深圳这块土地上。由于工作动荡或生活不稳定,留守儿童是改革时期的长久话题。而那些被父母随身带着的儿童,因为没有房子,没有深圳户口,更多地面临着一些资源分配缺失的难题,比如读书、升学、户口等一系列问题。作者将视角放到一个外来建设者王长生的身上,以小见大,文笔颇具功力。

    乘风无痕湘赣人家

    2017/7/25 20:12:22
  • 大风起兮,一时有多少豪杰立潮头,又掩埋了多少小人物的悲喜?这个小中篇简直就是一段历史时期的横断面,束庑根二十多年的经历,代表了中国改革开放时期许多人起伏的人生,以及在商业文化冲击下的人情、世态,让人感慨、嘘叹。小说写得非常真实,可以真切感受到主人公的呼吸和痛感,从这一点来说这篇小说无疑是成功的,但也正因为刻画得过于真实,让我一度觉得是非虚构,一定程度上缺少了文学性。当然,也许只是我个人的阅读喜好。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还活着

    2017/7/25 9:17:06
  • 记得在今年邻家520微咖大赛期间,蒋玉巧老师有篇名为《续写征集:邻居》的佳作颇受众多读者好评并勇夺周冠军。她的那篇微咖写的是某位原配因丈夫有了外遇并携小三私奔后而出现精神分裂。您的这篇文章写的是在深圳底层打拼的中年男子宁古塔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出现精神分裂。蒋老师的文章是螺蛳壳里做足了道场,您的这篇文章是悬念迭起中不断演绎精彩!略显遗憾的是,佳作发出的时间节点不是太好,错失了极有可能夺冠的良机。

    黄元罗遇见亡命之徒

    2017/7/25 7:30:37
  • 小说非常地气,语言朴实,构思平稳。以湘赣人家餐馆为主线,描写了江西吉安人在龙华打拼的经历。民以食为天,在龙华有成千上万的打工者,奔着家乡的味道来湘赣人家就餐,而湘赣人家的老板以食材新鲜,用油好,所做的菜真材实料深得打工者的喜爱,甚至一些白领也来此享受家乡的味道。小说并没有写商战,而是写出打工者在外以亲情友情热情穿插其中,比如孩子的上学,亲戚们的朴素,老板的热情大方等,读完小说让人充满温暖。

    春风妙语湘赣人家

    2017/7/25 0:13:03
  • 此短篇小说作者别具匠心,以工笔描绘姐姐的"美",以写意笔墨大写妹妹的"嫉妒",淋漓尽致。姐妹俩人格襯托、对比强烈。 文章时而直叙,时而倒叙,情节跌宕昭彰令读者欲罢不能。小说结局逝者死得干净利索,但活着的生不如死。呜乎!南柯一梦。最后,精明的作者一笔点"睛",出现麦哲伦和船长,带来了一束曙光撫平了读者的心潮。我为"姐姐"点赞

    杨婉玲姐姐

    2017/7/24 11:19:12
  • 梁哥创造了一个传奇:周末发文,也能获周冠军!按邻家全网模式的运行,周一发表作品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在深圳奋斗多年的梁哥,曾有过高管的经历,写职场小说对他来说,相对更容易些。记得他是个多面手,除了小说,也还写诗歌,更善长写评、及给网站提出有实用价值的好建议。梁哥的小说,昨天晚上睡觉前用手机看了一遍,很精彩:职场之间的勾心斗角,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挖墙角,陆子路的奋进与狭隘多疑的妻子,奋斗者的烙印。学习了!

    吴春丽​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7/24 11:17:18
  • 乘风老师的《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看后感慨万千!这篇职场小说如同一幕精彩大戏,写出了企业内部的勾心斗角,命运的波折常令人难以预料,原本以为在企业内可以步步高升的陆子路,遇到了个妒忌贤能的刘副总,真是苦不堪言。本以为在外面受了伤,回家能得到自己的安慰和理解,没想到,竟然还要受到妻子的冷嘲热讽。夫妻俩人,一个积极上进,一个不思进取,导致了夫妻间的隔阂。结局令人心痛,让人想流泪的感觉。学习佳作,点赞!

    红月亮​被命运刺上鲸刑的人

    2017/7/23 19:03:31
  • 作者很会卖关子,以抽丝剥茧的艺术手法去探寻“湖”的奥妙。湖的理念,最初是狭义的,它仅限于生态湖、风景湖、人工湖。后来,随着对“湖”的寻根问底,湖成为了一个被拓展的广义词,它的定义也由此而被延伸、拓宽。我的理解是,每个人的心灵上,也会有一个湖,思想的解放,是我们追求的。虽然我们很难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执念可成人,也可害人。找到安放心灵的境地,那个地方,叫:湖。也叫,福。作者的文字素养极好!

    吴春丽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21 11:12:23
  • 我到邻家不到半年时间,算是一名“新客”,却没有初来乍到的陌生感。其原因在于,我幸会几位宅心仁厚、诚挚待人、热情关注的文友。其中,首推郑荣(妙语春风),她是最早评论拙作文友之一。常言道“文如其人”,她的点评总是充满支持和鼓励,让人感受到网站的温暖和惬意;邻家文学有一批如郑荣这样酷爱文学、写作刻苦、文风好、人品好的作者群,才使邻家文学开一代文网新风:首创打工文学新领域,勃发文学正能量,弘扬创作新风气。

    北国寒星我与邻家共成长

    2017/7/20 18:56:39
  • 看前半部分,我以为作者是个混世油子,调侃诙谐,入世轻俏。越读越发现“他”不是这样的,他并不是“两肩扛着一个脑袋”的写作者,他为当下文学的“城中村”悲,为自己没有门前一个“湖”来执念而悲。作者的文学基础深厚,专业功扎实。当然,我并不是以他列举了许多文学名人,就如此评价。而是其中的气氲,是读者能感受到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湖,只是我们应当以“湖”濯灵魂,而不应于以生命的代价殉“城中村”的俗世生活。

    叶紫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20 17:28:30
  • 小说以出生陋巷的平民女子丽丽在约会中的意外状况和一波三折的心情起伏为线索,表现官场现实中并不少见的现象和来自草根平民的复杂心态。美好的爱情,利益的诱惑,现实的骨感,选择的纠结……对官场中不正常现象在隐性层面的鞭挞,对邪不压正的正能量在明性层面上胜利。好现实的小小说!

    梅影约会

    2017/7/20 11:10:15
  • 读了大姐的文章,心里感觉很温暧,早就听说深圳的文学氛围很浓。今天晚上到网上一看,这么多高手发文章,很多的文章质量高,让我感到惊讶。我是一个新手,才到深圳来,邻家社区文学提倡全民写作,是一件大好事,让初到深圳的我感到有这么好的文学平台,还可以文会友。真好。我会将我的所见所闻写成文字,并向大作家们好好学习,争取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也希望文友们多多帮助我。

    winner予文友黄峰

    2017/7/19 23:31:18
  • 在《龙华文学》仔细阅读过佛花的另一篇小说,对船长的比喻记忆尤深。这篇小说的叙事一如继往的克制,冷静,缓缓而来,于风平浪静中慢慢搅起涟漪,一圈又一圈的扩大,直至深入到内核。作者也应该是个姐姐,对姐姐的刻画似乎有着偏爱,细腻入微的情感描述中,留下的一地让人回味的羽毛。

    张谋姐姐

    2017/7/19 15:44:22
  • 小说行文流畅,短句相接,如二个年轻女孩的拌嘴,轻俏、言词活泼又不失老辣。女孩成长的过程,总有太多的阴郁与相互猜忌,还有对成人之间,讳莫如深的秘而不宣的纠结。姐妹二个人,一个是影子,一个是灵魂,有时候相吸,有时个相互嫉恨。作者对少女的心事揣摸,如工笔画般精致,对语言的驾驽能力,达到了至臻境界。总之,不是笔力遵劲的写作者,是无法完成此篇小说的。在此学习了!

    叶紫姐姐

    2017/7/19 11:36:27
  • “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这里的“湖”也许是寓意,借指“理想”。有的人整日里为生活而奔波,忘却了门外还有片“湖”,比如说文中的“我”;有的人虽说心中有“湖”,但一直不敢越雷池半步,比如说文中在佛山某中专学校当语文老师的大学同学;有的人一直生活在“湖”中,久久不肯上岸,最终淹死在“湖”中,比如说文中的“温子涛”。以轻松活泼的文风写颇为沉重的话题,足见作者高超的文学创作功底!

    黄元罗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2017/7/19 8:32:2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