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苍穹下
  • 点击:2417评论:182017/07/17 17:30

我有我的大海波澜和日月星辰


莫名的感伤如湖水被风吹开

像电波,疲惫不堪驶过电线杆高压架

想象着自己去乌兰巴托,想着那个女人

红着脸说想我,在这样的风雨之夜

乌黑的天幕自然低垂,到脚踝,到神经末梢

在野的未归的人们,你是否找到了归途?

在阳光的流苏下,花木长青,上帝的画布摊开:

万物各得其所,你有你的土地和城堡

我有我的大海波澜和日月星辰


你洁白的脸上包含我所有的哀伤


包含我遁世后所有的祈求,向神灵张开双翅

像莲花一样开阔。

我爱人的眼睛,咬住星辰的碎片。

不让光芒泄露在你洁净的脸上——

这举世的哀伤全给我,包括这高原之上所有

广袤的熔岩,褐色的土丘下疲倦的鼻息


你洁白的脸上晃动着窒息光影

时间停滞在呼吸停歇之前,包含我遁世后所有的祈求

包含我飞向蝴蝶呼吸的光芒,光芒之后的

独角兽,群峰飞舞。月光下扬起的手

垂下的手,空荡荡地回荡在

我曾走过的路,让哀伤遍布所有多余的路


暴雨依旧不愿停歇


已毫无新意,暴雨就像大概率恐怖袭击事件

迟早会降临大地。那些故纸堆里的战争,依稀回魂

咒语也将被陆续坐实。

暴雨不愿停歇,停止这种施虐的快感

如果万物臣服于脚下,如果万物

无以逆转人生。


无以言说的悲伤像雨水泛起


这个春天,雨水来得较晚

悲伤来得更迟

我实在厌倦自己:黄色木偶

挣扎在黑白的钢琴键

无心的情人。


从屋檐滴落的悲伤

飞回屋檐

从雨水里跑过的黑背

再度回到雨水中

摩拜单车:一具具迟钝的木乃伊

在辽阔的意识里

成为大地喜剧,或时间的墓碑


对于这个世界,我总是纠缠不清


所有投向我的光,都不可捉摸

都无法判断它的温度,和抵达的路线。


它走和它来,混沌不清

它走在我未曾走过的路径,举重若轻。


我收起崇拜,收起澎湃的胸腔与内心

血管里注入无与伦比的冷静。


就像我善待世间万物,它们

却将我遗弃一样。


小满


小满有微雨,如鱼衔露水游过河流

太阳很淡,淡得像遗失的恋爱

我和影子走过窗棱的影子,好像一个屠夫

玷污了纯洁的大地:我们把孩子

唤作“小满”


立秋


秋天从我黑色掌心逃离

像一个紫色的孩子

她从我灰色瞳孔分娩出

有着蓝色缎带与青色眼神

及跳动的墨绿脉搏


秋天适合在野外活动

适合和刚勾搭上的情人接吻

橙色的蜂蜜一般甜美的情人哦

躺在我赤裸的怀里

水银一般流动


在被火烧得褐色的麦地,或

油菜花填满的金黄田野上

我们激情似火

从彼此的毛细血孔吮吸出红色

凝固在秋天的伤口

直到嘴唇涂满漆白的乳胶

再也看不到鲜血淋漓


我们从不知名的海上经过


我们从不知名的海上经过

收拢起所有波浪,咸的鱼群,绿水藻与蓝珊瑚

多脊背兽游在我脚底,挠我的脚心

海水多情如精灵,而我心漫长如海岸,如野草葳蕤

烧灼胆汁。一艘船驶过,当我是一个名词

被海水填上动态的蓝色。我像八爪鱼被船沿挂住

直到我舒缓了海面,对抗了水的湍急

安然经过不知名的海域

魚沉入了海底

我们缓缓浮出水面,假装在呼吸


我们从不知名的海上经过

无腮的鱼,高出水面,像挂在篱笆上的鞋子

海水如爱情溢出我的喉头、胸腔

泥沼的年龄显示中年即将到来

海充满诱惑,庞大而诡谲

深处的美人鲨锯齿的笑靥,如毒药

有些人喜欢在海边饮鸩止渴

当一只破败的船经过,船舷有齿印


每个人都从这不知名的海上经过

有些船搁浅,沉入海底,与珊瑚的坟冢

不分你我;那些负荷超标的船只

打渔船、独木舟或运载泥沙的土船

它们无法抵达海岸。洁白的沙滩何等迷人

被暗流击穿的船舵,木浆与发动机

已无法自我修复。蹒跚抵达的锈迹

证明退休的海风送达的口信

死亡也即将到来了。我们无法回望海面

如同所有消失的大陆

剑齿虎,某些孢子植物


我们只需靠近海,在涨潮前扎好缆绳

铁锚,隐藏在船底不动声色的位置

如我们偶尔自由的身子

卡在合适的位置

动弹的瞬息就是消失的瞬息

我们无法成为海的一部分,譬如夕阳的遗照

船的残肢,正如我们折断的髋骨

经脉与破损的眉骨。我们收集它们

拾掇成丧钟的样子,在海面上假装盛开

我们无法靠近自己曾驶过的位置

只会留下体味与印痕


我尝试着离开近海,看到群鱼的外星飞碟

神秘的仪式感下,我预知死亡,却忘了时间

我从海底的淤泥与海藻里脱离

舍弃一部分船体,发动机喘息的巨响

水流的霹雳让我想到末世雪崩

海露出本质的狰狞。我童年记忆的群山

如巨大的蜃趴在脊背

无法击退的怯懦

桅杆灌满铅石与沥青

包浆里燃着火山,海中央静默如亡灵


远离岛屿和礁石。一粒尘埃或果蝇

我所能想到的所有微弱事物

在陌生海域

我接近打钉枪、瞄准镜与猎杀器

这是我误入的海面

并不熟悉的船、帆布与桨

我找到属于我的标记,“1979,10,18”

安详与美好的词根

引领我走出深海


秋天的骨骼


秋天的骨骼坚挺,如我的骨骼

曾被我误解的大雁,睛斑翅蝴蝶

掀起秋天的漩涡,如一艘艘驱逐舰

我明白:从陆地逃亡的豹子们

逃不出秋天的封口。


柔软的风递来的南方春光,庞然秋季

特有的金色。如果赶上白露

亥时的天穹如剑柯

秋天向严寒下跪时

我举起电焊枪。


我们在秋天欣喜重逢

补偿夏天遗失的爱情与颂歌

我们整宿谈论橡树、水杉与红树

并从不眠的眼睛里

挖出积攒多年的药方。


三水到深圳途中


初秋,途经异地站台

有薄薄的阳光划过

太阳照耀的一半,鸽子在打盹

阴影里那一半,苔藓顽强向上


被废弃建筑阻挡的阳光,如同

被腐朽遮盖的灵魂。秋天的六号车站

递过来罂粟,大麻与秋水仙碱

一趟列车从左侧呼啸而过

我想起逝去的那些秋天,那些亲爱的人

时间成了记忆的遗书

窗外的巨幕影像开始闪烁


我经过一树树黄花的雕塑

生命岛屿从平稳的时间驶过

让我想到,我那些普通朋友,平常得

像饮褪色的茶。终于在风里降落的草垛

金色的麦穗与麦穗旁的燃烟。一匹小马

枣红色的脊背染上水墨与胭脂。当它回眸

我将它想象成一幅静默的画像

山坳、湖泊、田埂,故交的熟悉感

我从没遗失的尾巴。当我长大成人

祖先的模样消逝在后脑勺


旅途者的秋天:我会想到姹紫嫣红

或花团锦簇,这样的高贵词语

适合秋天的新娘头上的红盖头

荷叶,青苗与村庄,村庄旁的梧桐

我还未泯灭的思维,被洪流

冲击的河床,枯竭的沟壑与

陌生者的集合:坟茔,溪流与

被遗弃的村庄,静静从脚边与我分离


当天空交出黑暗前的蓝

最后的光亮在隧道前戛然而止

想象的黑暗里,秋天的胡须渐渐发黄

在三水车站,跟一些人下车

车站外,粉红色花在暮色里

并不艳丽多姿,朵朵昂着头

有人告知:这些花是祭奠用的

我倒吸一口冷气,钻入暮色里


秋风辞,或孤独诗


秋风适合清肺止咳,挖出陈年的血肿

找一碗清水服下,加麦冬二钱,玉竹三钱

川贝,麦冬,石斛,款冬花各少许

加几滴母亲的泪水,银白发丝与

衰老的指甲尖。秋天里适合孤独一人

写诗,剔牙,肿着眼睑,打开窗让阳光透进来

这些事情都需要勇气


秋风总算有些情义。炎热从盆腔里被摘除

凉是秋季的最好词语

密林里,有秋阳钻石的柔波

与光纹闪耀在掌间。

密林里的亚热带暴徒已走远

忠于秋天的信使

高举起山毛榉的火把


仲秋辞


秋风穿堂而过,我左边坐着兄弟

右边是父亲,优雅名词构筑的动态图

他们陪伴我走过风雨时,我的骨骼

拔节成长。秋风穿堂,让我遗忘空调冷气

在微热的金秋,只需一壶清茶

一些阳光在脚边,与地面谈情说爱

阳台上,白掌与银皇后

所有枯黄的叶片都向东伸展

在两片阳光之间,白色花蕊雍容大度

壶里冒着水汽,煎着红茶,这样的香气

吸收足够的太阳光芒。一只蜘蛛贴在玻璃窗

我透过玻璃窗,发现纤尘不染背后的痕迹


我将红色莴苣切成细丝

加入辣子与盐,菜籽油,花椒,蒜粒

如同成人仪式那些芜杂的情绪

而蔬菜洇出味道,如竖琴的睫毛

倒挂在屋檐下的风干火腿,卷心菜与

海藻,一团杂乱的布条包裹的果仁

犹如巧克力蔓延的热情

溶化在秋天的砧板上。当一阵风如铜铃

所有男子都变成了洋槐,稻穗与麦浪

所有女子都欢快地在叶片上滑行


心如大地过于辽阔,适合苟且偷生


我摸着自己的手骨,假装一匹纯兽;

仓促指认了春天,隐藏了自己。


整个春天遇到的都与美好无关,

那些假装活得安乐的人,正从冬天走来

激昂如宣誓,靶子般麻木,玩偶般多情


而我的心如大地藏匿了锐气

等候生机勃发;我清理了心血管和脓疮

让位于心安理得和满目春色


我不能动怒,隐忍愤慨:过于辽阔的土壤

适合收纳污垢,也适合苟且偷生


秋日私语


眼睛还没开化。阳台的白掌在风中炸开

瞳孔。有序的枝头,偶数或奇数

我无关紧要。一阵风来,一阵风去,白

逃离我目光监控。


虎皮剑兰也欲离去

从底部勃然而出,多汁的扇面变得兴奋

左侧的白雪公主嚎叫,误伤了金钱树

在两本书的时间里

我记录了十次高潮。一次高过一次的声浪

寂静的火山下埋藏着导火管。


站在椭圆阴影中央

此时窗外夕照穿过肌肤

植物们安然若素

当蓝天高过我的瞳孔,云层低到我的脚踝

我终摊开手掌

于银河的光芒之下

与白昼星辰互为知己。


秋疾


每逢秋天,寒露过后,颌下淋巴炎

不请自来。这种准时的践约让我亮出

阑尾的隐性疤痕。扁桃体左右顾盼的

神采,滑过胃溃疡与衰裂的前列腺末梢

人之将老,所有零件都滑落顶端

污痕与迹锈,新生尴尬掩埋的牙齿松动

蛀齿背后的魔性笑靥


身躯各个地盘都颤抖,零件逐个

亮起红灯,又逐个熄灭

脉搏之于秋天,如发丝之于银河

眼圈下,涂抹凝霜的黑点

每逢秋天,所有骨头都铮铮作响

关节喷涌的岩浆,让我毛孔竖立

风中旗帜的弓形阴影

是我弯曲的脊背,而膝盖再蜷曲及地

也不会向统治者致礼


失眠的秋夜


枯坐一晚。孤独者的秋天

黏上锯齿三叶草的叶面,而我刚好经过

梦里,尘埃组成的方舟

一只又一只鸟飞过的木质梯子

忽然倒下,土墙爆裂的眼睛将夜撑开

一株圆柏思念逝去的果实

而一株落羽杉硕果累累,朝觐秋天

华北平原泥泞的余热,褪去最后的骨骼

秋风明媚的肋骨闪着光芒

松子落下,被啮齿动物搬回洞穴

一只蜗牛藏起最后的触须

一条蛇钻进泥土,与蚯蚓同眠

当知了敲响最后一遍夜更

蟋蟀从老年回到童年



千百种罪被我遗失


就像罪恶被拿开,

通身开朗。

沿途中遇到的所有人

……满是皱纹的和尚、胡子邋遢的罪犯、戴天鹅绒围巾的教授……

高傲的芭蕾舞女演员,红色舞鞋在阳光下,

迷人的暗室里绽放的,罂粟,或月光

琴弦独自闪耀。

我们都藏有一个暗色小人,于心室

并与之舞蹈;

这简单至极的旅途,

被涂了玫瑰金,橘黄,银白

座椅弯曲,在两排腿骨之间

小人总在夜晚跳出

谋杀自我——

千百种罪的左轮手枪

被影子拔出——罪恶总是

适时回来,如新春的返潮。


台风


走在铺满落叶枯枝上

想象着昨日台风的烈性,像伏特加

被点燃,像我那狮子座的父亲


我曾置身台风中心,是的

我是那个被无情抛弃的孤独的

灵魂——漫游在台风身后的旷野或海堤


我一无收获,如画家笔下的荒船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哲理思想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风之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3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07
  • 刘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7-27
  • Mr.老亨点赞50(5000),共计6000
  • 2017-07-25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7-25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18
  • 木易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7-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很喜欢这一组诗歌。如果说刘郎的诗歌干净、简练和清新,那么,飞泉就是另一个相对的极端:意向繁复,让人眼花缭乱;指向多样,总有一个出人意料;思维阔大,看似写人,却时时以天地为背景。比如《台风》,根本不需正面描述,简单几行诗,就把台风的冷和惨烈交代清楚了。其他几首诗歌都有这样的特点。点赞。
  • 昨天台风天,今早就阳光灿烂了,生活依然美好,就如同一早就收到这么好的礼物。谢谢国华老师喜欢和精彩评语。

    回复

  • 来看看飞泉诗。迷雾也看过。这一组要好些。总体不错。意象跳跃自如,强调内在意识,节奏也可以。提点苛刻的看法:可以看出作者对意象的大胆生猛把握,同时使用不太克制。用一个意象最好是要先消化它,充分运用它。建议减法。语言上再平实自如些会更好,要再具象,柔软,日常,细微一些。久不写诗评诗。下班路上手机涂写两句。都是些苛求。包涵。你的葡萄入榨不错。
  • 果真是老诗人,建议非常好,我会去尝试一下。因为受西方影响巨大,所以意象有时用得过了,当然可能跟积累也有关,毕竟才写3年。多谢大哥指导
    • 相风2017/09/05 16:53:20
    • 分享到:
  • 手机登录,误打误撞,竟然把已忘的旧账号找回来了。 恭喜入决。

    回复

  • 今年不敢写给诗歌写评了,害怕自己写不好。今年我的心情也比去年要差许多,我大哥走了之后,没到一个月,我大伯也走了,不到半年的时间,相继走了两个至亲,心情是何等的沉重!每天上班、下班的时候,都会想起往事,往事像针,刺向心灵。好在还有文字可以疗伤,我觉得诗歌也有疗伤的功效。因此,我一如既往地关注邻家所有文友的作品。希望自己如作者的诗中所写:忘掉过去的痛楚和重负。 人生的花火明灭不定,灼烤我,也温暖我
  • 生活还在继续,只要自己好好的,才是终极的目的。因为这是一切的根源。春丽节哀。用诗行中的一句送给你:如有必要,我会给自己发一封红色/褒奖,告诉自己辛苦了,/新年努力依旧,劳累依旧。我们必须负重前行。加油

    回复

  • 总算挑一组还算不错的组诗参赛了,命名为《深圳苍穹下》,源自文德斯的经典《柏林苍穹下》,觉得这个名字很有悲悯情怀,人文气息浓郁,而且处处是对抗‘高墙’的痕迹,符合我的创作意图。深圳苍穹辽阔,但其下也许是城中村,是民工,是十元店,是我们的父辈,是酸辣粉小摊,是转角的街道,是地下铁,是酒醉的天台和高楼,是我们内心无法溢出的伤痛,也是饱含深情的生活光芒。所以,当我排版完,也算轻松下来,我依旧站在鸡蛋这边。
  • 回复
  • 赞美好诗!
  • 谢谢柏姐留言

    回复

    • 刘郎1780积分 2017/07/27 18:10:47
    • 分享到:
  • 来读飞泉兄。
  • 多写几句嘛,这么吝啬,哈哈谢谢兄弟打赏。

    回复

    • 龙隐9850积分 2017/07/20 20:15:06
    • 分享到:
  • 这组诗有些疾病和药名挺有意思的。秋疾里有性节性的淋巴节炎,这个本来不分季节的,倒是养猫和猫有过接触让猫给抓了的人会有这种现象。果然再往下看真的有一只猫,注意:一只夜猫在行动 。
  • 看得真仔细,多谢阅读了。
    • 龙隐2017/07/21 12:11:46
    • 分享到:
  • 你的诗有一定的可译性,完全拒译的诗是不需要读者的。在我印象中你是才貌双全类型的,怎么说人之将老,这个有点扯哟。
  • 有这个词?可能说的是普遍现象,再说我也人到中年了,离老年似乎也不远

    回复

  • 诗情画意,抒情哲理,深邃悠远,现代历史,舒展凝聚的好诗!十分欣赏!
  • 多谢老师阅读评点。

    回复

  • 最近来访
  • 22930积分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传记作家,深圳市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8
  • 134977
  • 92
  • 2293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