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遇见亡命之徒
  • 点击:1342评论:82017/07/23 18:20

1

在没有遇见宁古之前,我几乎已经断定,我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我的倒霉在于人生的每一步都充满坎坷,在于当下的生活一片黯淡糟糕。举例子说吧,我很少加班,却总是工厂里最忙的那一个,往往半夜三更还要被叫去,检查电路,检查机械,甚至网络问题也要我去排查,有时候,我自己都分不清我是电工还是网管。加班的工人有加班费,我呢?用老板的话说,我的工作就那一块儿,不管白天黑夜,讲好的工钱,每月两千五,负责全厂的电路、电器,当然包括机械,所以不存在加班。我操他老母,这算什么工作?你一定会问,我为什么要忍气吞声,为什么不炒老板鱿鱼?唉,一言难尽。

我遇到宁古是一个意外的机会。按说,一个人遇到另一个人,没什么好奇怪的,深圳这么多人,遇见谁都不奇怪。可是我遇到宁古真的是一件奇怪的事。那天是我们厂的年轻人和他们厂的年轻人打篮球友谊赛,输赢无所谓,就是释放一下年轻人的活力,像我这种将近四十的中年人,也就是消耗一下激情,喊喊口号,跑两圈龙套,根本上不去场。篮球赛之后各找各的大排档去吃宵夜。

我们很意外地选在了一处,难怪,黄村这么大个小地方,找个像样的大排档也难,这个叫于记海鲜的店应该算是不错的地方。我们两围台挨得很近,各自吆五喝六地喝啤酒、吃海鲜,互相敬酒、扯臊、骂娘、吹水。

就在大家喝得高潮迭起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宁古,宁古,你干掉啊!”我醉眼朦胧,望望自己的空杯,已经是空的了,是谁在跟我较劲啊?我正纳着闷,就见邻桌角落里站起一个秃顶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岁上下,一件红色篮球服汗哒哒地挂在身上,塌鼻梁,小眼睛,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说实话,见了这人,我当时就惊呆了,落座这么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却一直没有注意到邻桌有这么个人,他竟然默默无闻到这种地步。更诡异的是,他竟跟我长得如此相像,塌鼻梁……,我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假如你在某个场合见到与自己长相酷似的人,一定会惊诧万分。似乎时光在某个角度与自己高度重合,你会怀疑你与前生的自己相遇了。

我望着他,他竟然叫——宁古——和我差一个字——我叫宁古塔。我当时真的差点晕过去。

我这个糟糕的名字是我爷爷给起的。我爷爷并非大儒,我姓宁,我娘生我的时候是在古塔医院,我爷爷说,就叫宁古塔吧!于是,我有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多年以后,我读了点书,才知道这个名字的糟糕之处,它竟然是古代流放犯人的地方。这么具有谶意的名字是否注定了我糟糕的命运所在,我一时解释不清,但是我糟糕的命运既已注定,我又有什么好追究的呢?我还能追究谁呢?

就是在我的命运极度糟糕的时候,我遇见了宁古,他的名字比我少一个字,但听起来好听多了。只是这长相,怎会如此重叠?

我懵懵懂懂凑过去给他敬酒,以便仔细观察他的面庞上的细节和内在气质,我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们互相劝着喝光了杯中酒,我没有离去,就近找了个凳子坐下,我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终于从他的举手投足和话音语调中觉察到了诡异,他和我的性格神似,内在气质也活脱脱是一个人。他也定定地望着我,很显然,他也被我的长相和气质惊呆了,他直勾勾地望着我,仿佛回到了前世纪,那双因惊诧而变得更小的眼睛觑起来,要把我看个究竟的样子,我心想:你看吧,我俩没啥区别!他问我:“你,你是?”我说:“我叫宁古塔,咱们认识一下吧!”他结结巴巴地说:“好,好,好好好!”他的目光没离开我的脸,塌鼻梁上满是汗珠,他一定受到了惊吓。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杯,别人吆五喝六就吆五喝六去吧,别人吹水就吹水去吧,我要和宁古喝,喝到一醉方休!我们百年修得同个姓,我们千年修得长相同……我的话多起来了,我也告诉他我的诧异、我的敬仰,还有……我的意愿,我愿意和他成为朋友。他嗫嚅着答应了,显然他也有此意愿。

我们聊了很多话,聊着聊着,我们竟然如出一辙地对自己的处境不满起来,这更加增强了我的信心,不不不,我是说谈话的信心,要知道,在深圳,找一个正儿八经的值得托付的谈话人该有多么难啊!他说:“我和你的处境差不多少,我虽然有加班费,但是那点工资,根本不够养家啊!我老婆在商场打扫卫生,工资还不如我多,孩子在上中学……我苦心盼着自己升为拉长,可是车间主任那个龟孙子处处刁难我……”

在他的怂恿下,哦,这个“怂恿”似乎不太妥当,这样好像他有预谋一样,事实上,是我自己打开了话匣子。我说:“是啊,我之所以忍气吞声,不给加班费也给她干,是因为……”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酒精作怪,也许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缘故,我竟然把我迟迟不敢透漏给别人的秘密给说出去了,“我,我不瞒你说,我没有身份证啊!哦,不不不,不是没有身份证,我是不敢拿出身份证来。我过去在老家的时候,在镇政府工作,镇政府新进了一批电脑,当天夜里就丢了两台。镇长说,这么丢下去不行啊,他就让我想办法,我有什么办法想啊?我就在窗栏杆上通上了高压电,结果,嗨,出人命了呀!你猜偷电脑的是谁啊,是镇长他小舅子!”

“哦哦哦,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他也是个先知先觉的人,对于我的处境也明白了八九分。

“你说,我背上了人命,而且这人命是镇长的亲戚,你说,啊,你说,我还能在老家待下去吗?”我想到往事,心里就懊恼不已,嘴也不好使唤了。

“那是肯定不能了!”他对我报以理解和同情。

“还有啊,我来深圳也只能隐姓埋名啊!你说是不是?我怎么还能要加班费呢?是不是?”

他点头,“那是,那是!肯定不能要。”

和宁古相遇这一天,成为了我生命的重要转折点,我有了知己,他与我长相神似、命运交叠、处境相同,我们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大有酒逢知己千杯少之感。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呢?

从此我和宁古神交起来。

2

其实仔细想想,宁古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们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得他不过就是个话痨而已,若论友谊深厚,我俩根本谈不上。你想想,假如那人就是你的影子,你愿意和自己的影子交往到友谊深厚吗?人啊,就是奇怪的动物,他可以自负,可以自恋,但是就是不会和自己产生深情厚谊,像我这种对自己处境不满的人,和与自己处境相似的人交往,很快就乏味了。假如我企望着建立深厚友谊,几乎等于自寻死路。我与宁古在茫茫人海相遇,充其量是单调乏味生活的一个调剂,因为除了他,我几乎谈不上有朋友,甚至连一个肯说话的人都没有。不瞒你说,去年我因为一点工作上的事,在车间发了一句牢骚,很快就传到了女老板的耳朵里,为此我被那女人找去谈话多次,还被郑重警告,这次算是栽了个大跟头,从此我便少言寡语了。

与宁古谈心,我就很放心,他不会出卖我。第一,我们不同厂,牵涉不到个人利益冲突;第二,他跟我处境相同,而且也总是牢骚满腹,怨气冲天。我们俩半斤八两。和他在一块,我有种发泄的快感。

我家住在黄村金盛路24号,这是一片农民房,出租给我们这些外来工居住,我一家三口挤在三十多平米的一居室里面,南北不通风,头顶一盏大吊扇。三伏天,这大吊扇看着威武,其实没什么用,呼呼转着,风是热的,我五岁的女儿常常半夜热醒,满头满脸都是汗珠子。我媳妇在新一佳干清扫工,每月一千五百块钱工资,下班回来捎回一把超市里卖特价的空心菜,蒜蓉炒炒,一家三口也吃个饱。在南方极度燥热的天气里,在这个三十平米的出租屋里,我和老婆很少做爱,天热,折腾一通热得要死。另外就是还有孩子挤在我们的床上,折腾得声音大了,肯定会被听到,那还不羞死先人。所以我和老婆没有床第之欢。这倒也省事,我们各顾各的命,各睡各的觉,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我老婆半夜的鼾声比我的鼾声还要大,她常常半夜起来冲凉,然后坐在吊扇底下吹风扇,再热了就去外面晃,一身破旧的睡衣总是汗溻溻的。我比较少出去走,楼下胡同里有一间发廊,里面彻夜亮着粉色的黯淡灯光,我知道那里是干什么的。我老婆常常对着那个方向吐唾沫,口中谩骂有词,她是绝对不允许我去那种地方的,非但不准去,即便是我不小心多看几眼都是不行的。她倒不是为了别的,她只心疼钱,她说,如果我去那种地方,半夜她就会拿把剪刀把我那个劁掉。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恶狠狠的,我小腹就一阵疼痛,仿佛真的被割了一样。我老婆只允许我去逛黄村公园,那里人多、热闹,他愿意我去看热闹,但不准我跳舞。

傍晚时候,黄村公园里有人用防护带围起一个大场地,在里面教跳舞,永远都放着那支舞曲《你怎么舍得我难过》,黯淡灯光里传出那个男人的口号声:“一二三四,一二三三四,跳跳跳……”我和宁古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约会,我们坐在公园的石椅上,在暗淡的灯光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天气热死人咧!”

“嗯。”

“都说深圳好,就是这个天气,也没啥好咧!”

“是呢。”

“你们工厂开资了没?”

“没呢。”

“你这个月的加班费高不高?”

“高个屌”。

宁古从来不反对我的话,偶尔会暴露一下他的坏脾气,这一点令我欣慰,我也正需要这种氛围。所以我也常常引导他向着不满的方向去胡侃。

“你提拔拉长的事,怎么样了?”

他突然变得极度亢奋,眼睛丝丝冒着火苗,“我日他祖宗,这领导迟迟不愿意提拔我,也不知他弄哪样。论能力,我不差,论资历,我也可以啊,我在这个厂干了三年了。他们眼睛盯着的就是那几个溜须拍马的,哪会喜欢我这种闷葫芦!”

他越说越来劲,几乎暴跳起来了。对于他这种情况,我是想见到的,我对生活的诸多不满,此时在他暴跳如雷的状态下,得到了释然——哦,原来天底下不幸之人不只我一个。

3

我和宁古的交往很神秘,我老婆根本不知道。有一天,我老婆下班回家,瞪着一双诡谲的眼睛望着我,吓得我毛骨悚然,我骂她:“你瞪着那双吃屎的眼睛望着我干甚?”她不依不饶,来了一句狠话:“我是不是该给你劁掉了?”“你疯了吧你?”“我刚才见到一个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朝胡同那个小发廊走去了。”

“你他妈别胡说八道,你——”“滚”字还没说出口,我立刻想到了宁古。

我不能说,宁古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谁还没有个秘密呢,谁还不得找个出口发泄一下呢?我一直就这么想,宁古这么做,我完全支持,谁还没个七情六欲呢?谁说男人有了压抑就该忍着?不能,忍着会出毛病的。反正我理解他。他活得够苦了,即便有点污点,也不为过。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小人物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曾嵘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1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9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7-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到第五节,猜到了宁古与宁古塔是同一个人,应该说,已经很不错了。这种平行叙述是相当有难度的,把一个人的个性与特点一分为二,互相映照,互相补充,又不能有质的游离,又不能贴得太近,其尺度掌控,精度要求太高,需要具备一定的天分,才能达到完美的程度。略感不过瘾的是,故事的基本元素,比较普通常见,尤其是最后跳塔的情节,恐怕连一般社会新闻版的编辑,都已经丧失新奇感了吧。当然,结构精巧,这是作者最大的成功之处。
  • 多谢评赏,多谢指正,定当厉兵秣马,再接再厉,写出更多的好文字。

    回复

    • 曾嵘评委990积分 2017/09/01 07:13:41
    • 分享到:
  • 作家在小说的前头部分,塑造了两位相同又相异的人物,让读者了解到底层男人生活的艰辛和不易,以及男人内心最隐秘的暴力和色欲。最后又合二为一,上升为一个普世的主题,即人的多面性。正如王元涛老师所言,这种平行叙述的难度非常高,着实体现了作家的功力。
  • 曾评委的评论让我信心倍增,写作良久,不多受到肯定,这次甚为感动,多谢多谢。

    回复

  • 记得在今年邻家520微咖大赛期间,蒋玉巧老师有篇名为《续写征集:邻居》的佳作颇受众多读者好评并勇夺周冠军。她的那篇微咖写的是某位原配因丈夫有了外遇并携小三私奔后而出现精神分裂。您的这篇文章写的是在深圳底层打拼的中年男子宁古塔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出现精神分裂。蒋老师的文章是螺蛳壳里做足了道场,您的这篇文章是悬念迭起中不断演绎精彩!略显遗憾的是,佳作发出的时间节点不是太好,错失了极有可能夺冠的良机。
  • 多谢拨冗来读拙作,中奖实为所求,不过能拥有君这样的读者,实为幸运,再次致谢,并祝生活顺意,身体安康!

    回复

  • 色情和暴力,应该是男人隐藏在灵魂深处密码,不管是富裕还是贫穷,作者塑造了另外一个人,在反复的陈述中,写出了双层的贫困,双层的悲凉,双层的卑微,在生活的,现实的压力下,暴力已经不可避免,这个暴力撒向社会,就是社会的灾难,撒向自己,就是家庭的灾难。因此和谐必须要共同富裕,才能保证。
  • 回复
    • 叶紫7470积分 2017/07/27 14:16:48
    • 分享到:
  • 无论活得卑下或高尚,我们内心都有一个影子,那就是我们的内心。小说巧妙地借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来诉说了“我”的一切不满与与隐私,让人读来感动身受。这小说手法新颖,语言恰合人物的身份,可见作者写小说的功力。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040积分
  • 2星
  • 2钻
  •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我感受到文字的热度。
  • 当我敲击键盘的时候,我感受到文字的热度。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4340
  • 5
  • 104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