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求水山
  • 点击:1296评论:122017/07/31 22:32

求水山位于北纬N22°35′58.49″ 东经E114°08′39.37″,为深圳龙岗、罗湖的分界线,濒临深圳水库,山名求水,实无水,属梧桐山余脉——谷歌地图


登山、裸奔和山鬼

这个地方不仅非常偏僻,山势也极其陡峭,原先根本没有路,眼前的登山小道看得出是一锹一锄开凿出来的。黄土阶梯,样子很糙,宽窄不等,斗折蛇行,在荆棘茅草里时隐时现,弯弯曲曲伸向山顶。

来这里爬山的人多半是附近工厂里的工人,而且是有了一把年纪的人,打工仔打工妹反而不多,闲暇时他们基本都在网吧里。人只有到了青春已逝时,才想起来身体的重要,爬山是为了健身,没几个人是奔着风景去的。

从早晨五六点到晚上七八点,这座山始终不断行人,上山、下山、在林荫道上奔跑、在山顶的广场上跳舞,求水山被折腾得疲倦不堪,“哦……”一阵阵喊山的声音从森林的深处飘过来,很快就被山风搅碎。

不少人还带着宠物狗上山。比较常见的是京巴、吉娃娃、沙皮,求水山不高,但山势很陡,狗狗们都累得够呛,个个张着嘴伸出舌头喘着粗气跟在主人身边。有次我见到两半大孩子,一人领着只藏獒在山上跑,那两狗有半人高,像两只小老虎那样威风。我感觉很奇怪,这两孩子是是什么来历,藏獒可不是一般人家养得起的,后来知情的人说了:那户人家专门养狗卖的,这藏獒也不太纯,纯种藏獒十几万一只!

照这么看来,天天爬求水山的人,都是些贩夫走卒以及引车卖浆之流,有钱人不会来这里,他们有健身房。不过这样也好,求水山的野花野草不会沾染上铜钱的味道。

也有例外。某天我从小路爬上山,在山顶石阶处,遇到个圆脑袋大肚腩外形如冬瓜的中年胖男人。胖男人浑身名牌,满头大汗,因为太胖,不像是他穿着这些名牌,倒像是名牌装着他。他身边有两个跟班,左右扶持着他,似乎一放手,大冬瓜就会倒下。

后来我听人说胖男人是山下某著名企业的老板,两跟班是保镖,那天他心情不错,不知怎的,忽然心血来潮想起来爬求水山,只是苦了那两保镖了,几乎是一路架着把他抬上山的。

没有健康,有再多的钱也是白搭。

阴雨天爬山的人较少,特别是雷雨天,偌大一座山几乎没有人影。求水山是个庞大的山系,东西绵亘几十里不间断,下雨天连续走半小时遇不到一个人的情形常有。

某天我在濛濛细雨中遇到件奇事。

那是个台风天,凌晨时分,台风从深圳湾登陆,一夜肆虐,狂风骤雨里,屋外树枝树干的骨折和呻吟声,被飓风篡改成浪涛的吟啸,感觉小楼在惊涛骇浪里飘摇了一夜。

早起,风停了,窗外断树残枝满目。雨还在下,这天是星期天,反正没事,于是我撑着伞爬上了湿滑的求水山。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夜台风过后,山上很多树木都遭了殃,几株桉树被拦腰折断,半截身躯横在路上,模样惨不忍睹。我撑着伞从树的尸体上跳过去,一路上不停地看到被腰斩和连根拔起的树,雨几乎停了,山路上没有一个人,断树伤口流淌着新鲜树汁的味道,在雨后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清晰。忽然,远远传来脚步声,这么一个风雨交加的早晨,怎么会有人上山?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女子的身影跃入眼帘,等她走近,我愣住了,这个年轻的女人居然裸着上身。她同时也看见我了,愣了一下,还是挑战般地迎面小跑着过来了。女子谈不上漂亮,但五官很清秀,短发,高挑个儿,白净,偏瘦,双乳不大,却很结实,随着她的奔跑而不安分地起伏着。女子经过我身边时,看了我一眼,随即旁若无人地跑远了,窈窕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树林深处。

似乎是幻觉,明明她留下的香水味还浮在空气中,淡淡地。这个女子何其大胆,敢在白昼裸奔!也许她认为山上没有别人才敢如此放肆的吧?

后来我把所见所闻说给朋友听,他说你是不是遇上山魈鬼魅了?屈子笔下的山鬼别人都见不到,唯独你能遇见,可见你是个有福之人!

我笑笑说,哪来的山鬼,明明是人。可自那以后,再也没看见这个另类前卫的女子。也许她真的是什么山鬼?


拾荒者

节假日是山上人最多的时候,工厂周六和周日都不上工,网吧一般都人满为患,无处可去的打工仔妹们就全部涌到山上。我们这些以健身为目的的人上山最多带一瓶矿泉水,而他们上山是来游玩的,携带丰富,啤酒饮料矿泉水,瓜子香烟八宝粥……几乎把超市都搬上来了。这从随处可见的果皮瓜子壳饮料瓶子烟屁股纸巾等等遗弃物上就能看出来。到了节假日,求水山几乎成了垃圾转运站,尽管隔几米就有个垃圾桶,可是这些新新人类似乎看不到,随手一扔,很方便。

去年中秋节的下午,我照常在黄昏时间登上山顶广场,此刻游人基本散尽,近百平方米的广场上像落了层雪,各种零食的包装以及纸巾等物白花花一片。环卫工大叔边扫边叹气,山顶小卖部的女孩心里过意不去,弯着腰从另一个角落帮着清理。

第二天早上,因为睡不着,我又爬到山顶,本意是来看日出的,没想到再次邂逅了满地垃圾。在靠近观景台的一侧,我发现了若干个空月饼盒和几瓶没喝完的红酒,看来昨晚有很多人在这里赏月到深夜。边喝酒边赏月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山上清风、松间明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赏心悦目之余,留下了一堆堆的垃圾,这让人情何以堪?

举手投足间,一个人的素质便彰显无疑,哪怕是在这无人监管的山上。

据说英国的公共设施,从早年间的笨重结实到后来的轻巧美观,这个过程用了五十年。以此可见,国民整体素质的提升非一朝一日之事。对于这些刚进城的新生代产业工人,只能用包容的态度,去等待他们自我修养的提高。

还有一些人上山来不是健身也不是游玩,而是另有所图。

我经常遇到一个捡瓶子的瘦男人,基本上是黄昏时分,常常是我刚上山,他已经挑着两大袋游人扔掉的各种饮料瓶子,沿着陡峭的山道兴冲冲走下来。这男人五十岁左右,肤色黝黑,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脚上的解放鞋沾满了泥巴,看样子是位民工,日子过得也挺艰难的,否则不会满山去捡瓶子。

但我觉得满载而归的他是幸福的,脸上总是挂着满足的喜悦。那些瓶子满打满算也不过十块钱,如果他日日坚持,一年下来也是笔不小的财富。每次看到他,都会主动地把路让出来。我认为,每个看似卑微的生命都值得我们尊重,何况他是靠劳动去挣钱。他的行为,无形中也和环保理念暗暗契合。也许他不懂什么是环保,但我们这些懂得环保的人,会学他那样满山捡瓶子吗?

在外人看来,这男人是个笨蛋,求水山随处都是值钱的东西,为什么要去捡那些破烂瓶子?

的确,求水山多的是珍贵药材和树木,只要你胆子大一点,肯定比捡破烂挣钱快。    

                     ‍

杨梅和沉香树

南方的植物与北方差别很大,在这里根本看不到杨柳、白杨、榆树、刺槐、泡桐等北方随处可见的树。到深圳六七年了,我只认得榕树、荔枝树、芒果树这些行道树,当走进植被良好的求水山后,我好比陈焕生进城,在眼花缭乱的绿色迷宫里,真有点找不着北。‍

后来慢慢认识了桉树、杜英、竹柳、水松这些常见树,对于一座大山所蕴藏的庞大植物体系来说,我这个北方人对于南方植物的认识,还处于扫盲阶段。

初夏的一天,在下山的途中遇到个爬树的男人。只见他身手敏捷地爬上一棵三米多高的树,一会儿工夫,他从上面跳下来,手里多了袋果子。

“那是什么果子?”塑料袋是半透明的,我看不出里面的内容,好奇地问。

男人三十出头,一脸的淳朴相,明显来自于内地的农村。他笑笑说:“是杨梅啊。”看看我,眼光闪烁不定,似乎没有在心里笑我的不识稼穑,而是他的偷盗行为被人瞧见而有些难堪。

看看树根处,果然落了不少星星点点的红果子,确实在超市里见过它们。

“树上没多少果子了,有人来摘过了,你看看他们,乱搞,不是人来着!”男人指着树根处掉落的断树枝,摇头叹息说。果真,那些断树枝带着新鲜树叶和青涩的果子,明显是人为掰断的。

我也感觉很惋惜,这是野生杨梅,没有被农药和化肥玷污过,还是清白的女儿身,属于绿色食品;先来采摘的人很自私,偷,首先就不对了,还肆意糟蹋果树,真有些暴殄天物的嫌疑。

男人拎着半袋杨梅走了,他在山道上踟蹰,仰头寻找残余的杨梅果实。我这才发现,身边都是这样的杨梅树。与求水山结缘也有好几年了,每天下山都要经过这片杨梅林,它们在不见天日的森林深处悄悄开花结果,我这个五谷不分的人,居然不知道头顶孕育着鲜红色的甘甜,年复一年,与它们的美丽与甜蜜擦肩而过。

山上还有很多果树,比如荔枝树、柿子树、龙眼树之类的,树干上悬着“禁止采摘”的牌子,还是免不了被偷摘的命运。进了城的农民们,被冠以“城市新主人”的帽子,骨子里还保留着狡黠自私的小农习气,不少人是顺手牵羊,也有很多人趁机发了一笔小财。

也许偷摘果树属于一种儿童式的无赖,那么盗砍珍贵树木恐怕不能以占小便宜来界定了。

我曾经看到一位老汉在山上砍树,奇怪的是,他只砍树干结疤的部分,将树疤砍下,用塑料袋装起来,很认真。被侵犯的树,刀口鲜明,木质露出,森森然,如白骨。新鲜的树汁流出,溅在老人衣服上,星星点点,很醒目,树汁特有的芳香飘得好远。

这老汉砍这些树疤做什么用?带回家当柴烧?在树结疤的伤口上再砍一刀,未免有点残忍。

后来我和一位学生物的文友谈到此事,他说老汉是在盗砍沉香。

沉香,是沉香树受伤后的分泌物,被真菌感染后形成的特殊材质,极其昂贵,有“植物钻石” 的美称,老汉砍下的一块树疤,看起来不起眼,可能够你我忙活半年的。

沉香这么值钱?我心里不禁感叹。那些不起眼的树,每次爬山都要从它们身边过,谁知它们就是大名鼎鼎的沉香树,那些疙疙瘩瘩的树疤,原来堪比钻石!

我只好承认自己是个愚氓!读过很多书,也写过不少文章,但这满山的花草树木我能叫得上名字的真没几个。而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民工,他们对山上的一草一木都如数家珍,在大自然面前,久居城市的我,几乎等同于弱智!

所以说,愚昧和文明这两个名词不是固定的,在某种特殊的环境下,它们会角色反转!至少在这一刻,我没无理由,也没有信心,去轻视那些民工。

当然,话说回来,就算知道那些树疤是沉香,我也不会去砍。满山都竖着禁止盗采药材的牌子,我最多只会摸两下(咸猪手?),想象一下它们从树汁到沉香的传奇历程,真要举刀,没有贼心,更无贼胆。


林中鸟

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据我观察,求水山的森林世界里,至少有几十个鸟儿的部落。

鸟儿是山上的原住民,登山者偶尔造访其实是来到了鸟家。它们的巢就隐藏在游客脚边的灌木丛中,或者在我们头顶上的树杈里。对于我们这些长着两条腿不会飞的家伙,鸟儿们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每次我上山都会看到一大群麻褐色的山雀,活跃在山道两边的灌木里。距离那么近,以至于伸手就能捉到,但你刚动一下,它们就振翅飞走,落在稍远的地方打量着你,十分淡定,似乎在嘲笑你的无能。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自然随笔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9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游记类随笔不好写,一山一石一水一桥,就摆在那里,你看我也看,谁还能看出花来写出果来?身边有无数来往的陌生人,却与你隔着肚皮,他们会有故事,我们并不知道,这一点,天然就拼不过小说。还有一招,可以钩沉古韵轶事,但一查百度,马上让你气馁。而驿马此篇,于草尖尖上寻阳光,于泥土深处寻种子,十分难能可贵,看得出来,他与求水山,有着恋人般的亲密关系。写树,写鸟,写蛇,写蛙,都好,只是对垃圾的批评,稍显人云亦云。
    • 驿马2017/09/02 20:42:38
    • 分享到:
  • 谢谢元涛老师的推选和精彩点评,问好!

    回复

  • 又见驿马兄扎实的散文文笔,求水山虽然没去过,但读来宛若身临其境。山鬼那个片段让我委婉,果真是艳福不浅呀,你却没把握。哈哈。这篇文章的文字亦是举重若轻,写实却轻快,还略带幽默感,似乎是驿马兄的特色。比如林中鸟,偷杨梅;还有藤蔓的隐喻,很妙,的确如此。另,读这类散文,知识密集点遍布,是个挑战,也是个收获。老亨先生说,求水山是驿马的高密,或许长久以往,能成为高密呢。
    • 驿马2017/08/09 10:59:42
    • 分享到:
  • 谢谢飞泉兄弟的精彩评论,涂鸦之作,高密低密的不敢,贻笑大方,呵呵,问好!

    回复

  • 亲近大自然,自由创作,以前读书时老师经常这样要求我们,落笔随心。您这篇随笔可写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字了吧,我去年写了龙华新象也很长,但是没人看,介绍地理位置,从山脚的阶梯到爬山,移步换景的写作手法,健身的冬瓜,可疑的山鬼,拾荒者,大林子里的鸟,蔓藤,傻乎乎的娃,怒娃?亲近自然,健康的重要性,奇怪的山鬼,拾荒者的意义,林子鸟的简单与复杂,娃的理解,都寄与哲理,引人思考,什么时候来篇小说?
    • 驿马2017/08/09 11:02:00
    • 分享到:
  • 幺少兄弟说的不错,八千多字,前后一年时间写完,难得能耐心看完,在此谢过。小说倒是写过,就不敢在此献丑了,问好哈!
  • 写自己喜欢的,又有几个好友一起玩,开心就好,管它那么多,又不是谁觉得好就是好,谁觉得坏就是坏,我的世界谁有真的懂了?

    回复

    • 驿马10080积分 2017/08/06 13:09:58
    • 分享到:
  • 也一并感谢坂田崔、孤独的根号3两位文友的打赏,问好,遥握!
  • 回复
  • 求水山,是驿马的高密。
    • 驿马2017/08/06 13:06:56
    • 分享到:
  • 岂敢与莫大师相比,谢谢老亨兄打赏,问好,遥握!

    回复

  • 在求水山上,面对部分游玩者乱抛乱扔垃圾、附近居民偷摘杨梅或盗砍沉香等不文明甚至是违法行为,作者并未止步于简单的谴责,而是很理性的分析原因;对生活于求水山上的藤蔓的“嚣张”、蠢蛙的“坚持”等现象,作者亦理论联系实际,给予精彩的解读。作者这种辩证地看待问题、全面地思考人生的生活态度很值得吾辈学习!
    • 驿马2017/08/06 13:08:38
    • 分享到:
  • 谢谢元罗兄精彩点评和打赏,最近太忙,回复来迟,见谅,问好,遥握!

    回复

  • 最近来访
  • 驿马
  • (我名即我号)
  • 10080积分
  • 3星
  • 2钻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7
  • 71900
  • 21
  • 10080
  • 这因拆迁被动进城的老高,经营卤菜店的水平实在是高。自己当托儿的另类营销策略,使得另一家店火起来。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买家们都是喜欢货比三家,自然占优势的店家就占了上风。这又是加微信,又是消费卡,还有发个小红包的店铺深得人心。当顾客蒙在鼓里,老高却表面失落,内心却高兴的不行。分红的回馈,是他表演的演出费。看似打破了平衡,实则是商机的策略。学习罗老师的深刻思维逻辑。

    电击【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6 22:44:13
  • 以此篇致敬我亲爱的大嫂梅芳。她非常善良!我女儿曾说,想改口,叫她伯母一声妈妈。作为留守儿童,她是幸运的。她的伯母把她当女儿来养。家里有鸡蛋,伯母留给她吃。也正因为如此,我女儿有一口吃的,先想到的是要给她伯母吃第一口。微咖,是需要艺术化的构思,但有时候,我又觉得,生活中如果提取到了精彩的部份,是不是也够得上艺术化的环节。最真挚的情感,方能动人。嫂子之好,难以回报,写微咖一篇,字字都是记录她的深情!

    吴春丽天黑之前

    2017/10/14 10:21:30
  • 爱有很多种,我们常常渴望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认为那才够浪漫,够激情,够完美,可事实上,陪伴我们一生的,却往往是那种让我们平时熟视无睹,如涓涓细流般的平淡的爱。真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激情慢慢褪去,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所替代,生活日趋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有很多时候,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却经不住细水长流。爱,有很多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给予,一种呵护,一种相扶相守,更是一种宽容、理解和感动。

    寒塘听雨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2 11:36:58
  • 生活五色杂香,我们都夹在其中,走过场似的。昨天相处明天就可能相离。无论是吃佛念斋,还是娱乐人间,人活得形形色色。文中的人物具体丰满。无论是艾伦还是张雪禅,还是赵春天,老杨,都是社会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转轴。少了谁与多了谁,这台机器都一样活泛。但具体到各人的生活,却各有各活法,与心境。

    叶紫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11:03:54
  • 在邻家,若想夺冠拿奖,“野心”必不可少。作为新人,如何让“野心”转变为“真金”?还得靠质量上乘、构思巧妙的佳作。这篇文章就忒棒,它讲述的是小镇文化站里,形形色色的人、光怪陆离的事,很能满足国人八卦的心理、猎奇的心态,更妙的是结尾,达到了令即将热泪盈眶的读者突然间有种忍俊不禁的效果。

    黄元罗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8:52:12
  • 作者用细腻之笔,描述了对门的小夫妻生活状态和自己婚姻生活状态。做了鲜明的对比。新婚女人就像小公主一般受男人的宠爱。而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婚姻,在柴米油盐之后,进入了平庸的婚姻生活。女人从小公主回到了家常妇女的日常状态,开始操持洗碗洗臭袜子的家务。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女人似乎有点小抱怨,却也是女人的慨叹。男人们,觉醒吧。

    电击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1 22:05:22
  • 管它是动物的卵子,是鱼卵人卵,能吃饱吃好就好。但此刻这个社会吧贫富仍有很大的差距,体制内与体制外的雇员就会有很明显的差距。但上帝是公平的,富人家的在单位上有年编制,但人也越来越像是存在着精神方面的问题,派遣工吧,累是累点,吃苦多点,工资待遇同编制内的相差甚远,但身健康,换成我也想得开了。虽然是小说,但现实生活中确定是这样的,我就从小说里也读到了高于生活的东西

    红红的雨收到请回复

    2017/10/11 17:02:01
  • 微咖细腻逼真地表现了一个逃犯的惊弓之鸟的心理状态,为了躲避惩罚,他把自己变成装到套子的人,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惊恐的心让他噩梦连连,力竭心瘁胆战心惊,没有亲情没有友情给没有了爱,昔日的和谐美满的生活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孩子的呼唤震撼了他的心灵,挣脱了套子的束缚,勇敢承担自己的责任,灵魂得到救赎,人性得以回归,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抵不上家的温情和呼唤。

    寒塘听雨装在套子里的人

    2017/10/11 16:32:54
  • 该篇叙事诗,可以说是一段虽已逝去却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历史。1992年春,总设计师的南方谈话再一次为改革开放注入新的活力。受其影响,当时的公务员群体中亦刮起一股“砸碎铁饭碗,快往深圳赶”之风!正可谓: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赚得钵满盆盈,有人跌得头破血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至今忆来,仍让当事人感到有味道、有嚼头、有价值。

    黄元罗一张汇款单

    2017/10/11 8:37:47
  • 秋风秋雨秋煞人,异乡异地忆故里。品读完该篇应景类散文后,不禁想起刚来扬州闯荡时的那段岁月,每逢节假日,大都会吆喝上三、五个老乡一起去夫妻档打打牙祭。一来,在这里,我们可以用有限的血汗钱吃上相对丰盛的美味;二是,在这里,我们可以彻底放松心情,很是任性地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简而言之,在这里,我们更多的是感受一下家常菜、家乡人、家乡话等“家的味道”。

    黄元罗家的味道

    2017/10/10 8:29:25
  • 受降,对国家来说是大事。但对于李小毛,却觉得并不是欣悦的,因为他的三位亲人被日兵害死了,胜利日还不准他报仇。他的呐喊:你们像对待亲爹一样对待日本人,你们还是不是中国人?体现了他朴素的认识和判断,是最接地气的声音。后来日军投降后在等待遣返回国期间,天天闲着,光吃饭不干活,老百姓不愿意,政府就命令他们将竹木街通往煤市街的一条弯曲狭窄的土路加宽取直整修。看到干活的日本鬼子,李小毛才欣慰了,点赞。

    天行健李小毛的胜利日(隐阳城系列九)

    2017/10/9 17:04:40
  • 芜薇2016/9/10加入邻家,作品有:《南漂医生》《新关系论-求婚》。她帖出的作品虽少但品质高,两篇小说都获得决赛入围。第一次读芜薇的微咖,也许是因为芜薇本身扎实的文学功底,这篇微咖读起来给我的感觉是很不错的!黄老太能活到九十岁,从某个角度来说,算是幸事?她育有四子两女,却在养老院过了九年,不禁要问,为何孩子们都忍心把老母亲放在养老院?而结尾的孩子们在谈及遗产时,说要打官司,读者唏嘘之余难免悲伤

    吴春丽黄老太走了

    2017/10/7 10:19:49
  • 宋朝,因其统治者重文抑武的作风“闻名于世”,这直接导致了宋朝“积弱积贫”局面。飞之裨将杨再兴,则邦乂之子也。单骑入阵,几殪兀术,身被数十创,犹杀数十人而还,一时声势可知矣。是以郾城之役,恢复之业系焉。杨再兴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其悍,其勇是震撼人心的,此一战令无数后人扼腕,却打出了华夏男儿的气概,真是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敌气概!

    寒塘听雨南宋的荣光(隐阳城系列之七)

    2017/10/5 20:02:13
  • 走过千山万水,还是家乡最美。也许这正是思乡类文章长久不衰的原因之一。现如今,人口流动性较大,生活节奏日渐加快,每天眼睛一睁,穷忙到熄灯,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来回想老家的人或事。今日,有幸读到本家这篇佳作,仿佛有种时光倒流、身临其境之感,往昔的玩伴儿、老物件、妈妈菜,等等,无一不历历在目。

    黄元罗故乡情结

    2017/9/30 7:42:30
  • 邻家文弹014期,昨天晚上还没到九点,提前了九分钟就开讲。作为文弹的铁粉,我依然守在微信上,聆听了本期嘉宾虹玫的开讲!这期的开讲,非常精彩!虹玫说,她的几篇以女性为女角的小说,展示的就是点染桃花扇的过程。她还提到了她小说创作中的常见结构方式——散点透视。以往,开讲一般一个小时就结束,本期开讲,到十点二十九分才结束,不少文友都踊跃参与提问,真的是因为要发“月饼钱”吗?肯定不全是,主要是学习与交流!

    吴春丽文学是褶皱里的桃花—邻家文弹014

    2017/9/29 12:00:4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