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未央
  • 点击:1424评论:92017/08/12 15:18

时序早已过了立春,但天地间丝毫感觉不到一点春天的气息,冷风像刀子一样从裸露的脸上无声划过。冬天的脚步迟缓而沉重,春节虽然到了,但距真正的春天还需要一段时日。

一辆蒙着蓝色蛇皮塑料布顶棚的三轮车“嘣嘣嘣”在公路边慢慢地停了下来,侯海洋手拉顶棚后面冰凉的钢筋骨架跳下了三轮车,拎下三轮车上大大小小的包袱。冬季的天气异常的短,刚才在县城太阳还悬挂在头顶上,这一转眼的功夫日头已经开始西坠了。侯海洋站在公路旁,双手掐腰前后左右活动一下身体,舒展在三轮车这狭小拥挤空间被颠簸的酸麻的腿脚,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

终于快到家了,公路边的水塘清澈的跟水晶一样,水面上细细的波纹悠闲地漂浮游动着。侯海洋放眼朝西边望去,田野里光秃秃的,稻秸桩上密密麻麻地牵扯缠绕着丝丝缕缕的蜘蛛网,远远望去好像是一层薄薄的膜,冬日的斜阳有气无力撒在这的薄薄的膜上,闪烁着颤颤巍巍银色的光辉。一条泥灰色乡间土路像田野上一条巨蟒,径直地游向远处的柳条河村;灰蒙蒙的柳条河村犹如一艘漂浮在雾霭中的巨轮,静静地停泊在这慵懒的斜阳之中。此刻侯海洋内心升腾起了一股久别重逢的兴奋感,家乡的一草一木都让他心生感动,一种难以抑制的亲切感让他的脚步变得轻盈快捷起来,侯海洋肩上背着手里拎着大大小小的包袱,急匆匆地往家赶,到了村头的池塘边,太阳已经挂在西边的树梢上了。

路边的场地上几个穿着臃肿的花花绿绿棉袄的小男孩,弯着腰在地上摔大块板(用废纸叠成厚厚的纸片,一种小孩常玩的游戏),裤裆后面漏出两瓣粉嫩嫩肉嘟嘟的屁股,两瓣屁股蛋冻的通红的,像正月里村南头戏台上唱戏的女花旦那张抹了一层胭脂的脸。几个稍大一点的男孩不屑于这种游戏,他们你拉着我,我扯着你从村东头窜到村西头,从这家门口跑到那家门口,一气疯跑之后,细嫩的脖子上那颗硕大的脑袋冒着热气,一个个张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气,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唯有两个眼珠子干净得像水洗过的黑玻璃球,滴溜溜地在眼眶里转。一个穿蓝色褂子的男孩走到一群摔大快板的小男孩后面,伸手在撅着屁股的小男孩冻得尖尖红红的小鸡鸡上了摸一把,然后快活地哈哈大笑起来,被摸鸡鸡的小男孩回过头来,看着个头比自己高的男孩,瞪着一双愤怒而又无可奈何的眼睛。

进入腊月的柳条河村,孩子们最先开始兴奋起来,这种兴奋慢慢地在村子里蔓延扩散,感染着每一个人,用不了多久,这种兴奋就被放大成噼里啪啦的炮竹声。这时年就到了,大人小孩老头老太太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和幸福,不顺和艰辛仿佛随着冬天的风被吹到九霄云外去了。

侯大宝的儿子侯小宝在家里成串的炮竹上偷偷地摘下来几枚,他手里拿着一截烟屁股,点燃其中一枚炮竹上长长的捻子,捻子上立刻“呲呲”地蹿出红亮亮的火花,侯小宝慌慌忙忙把手中呲着火花的鞭炮往天上一扔,“啪”的一声,鞭炮在侯海洋的身边不远处炸响了。匆忙赶路的侯海洋被这忽然从天而降的鞭炮声惊的停下脚步,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身体往后仰,颈脖子往回缩,一团大红色的纸屑烟花般散开,飘飘洒洒地落在他的跟前,一股青灰色的烟雾向他飘过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特有的芳香。侯海洋扭头看了一眼侯小宝,侯小宝害怕起来,急急忙忙地蹬着小腿跑走了。侯海洋看着侯小宝渐渐远去的背影,他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也经常恶作剧般把点燃的鞭炮扔到别人跟前,然后慌慌忙忙跑开的样子,他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

侯海洋妈妈从低矮的茅草屋里急匆匆地走出来,双手撩起系在腰间黑色的大围裙,边走边擦手上的水,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跟在她后面撵了出来,小男孩边走边喊“嘎奶,嘎奶(姥姥)”,侯海洋妈妈回头拉着小男孩的手“舅舅回来了,舅舅给小亮带糖吃啰!”——小男孩是侯海洋的外甥——姐姐青草的儿子小亮。侯海洋看到母亲的那一刹那间,他感觉妈妈真的老了,厚厚的棉袄把蒙在外面浅蓝色大襟洋布掛子撑得鼓鼓囊囊的,清瘦的身体佝偻着,花白的头发在脑后绕成了一个粑粑髻,额头上的皱纹像村东头池塘里的细浪一样向两侧发际里延伸过去。母亲两腮明显的瘪了下去,下巴显得越发的尖了,手臂上青筋裸露,枯树枝般皲裂的手指上紧紧地裹着一层白胶布,胶布已经被灰尘染成了深灰色。小亮双手抱着嘎奶的腿躲在后面怯生生地看着舅舅,侯海洋心里一阵发酸,喊了一声“妈”,便弯腰把藏在母亲后面的小外甥抱了起来。

母亲宰杀了一只鸡,这是她几天前就打算好了的。侯海洋脱下棉袄准备露一手,可是母亲说什么也不让他插手。侯海洋最喜欢吃母亲烧的菜,瘦弱的母亲动作依然是那么娴熟利索,宰杀、开水烫、去毛、剁成块,“刺啦”一声鸡肉下锅,一股灰白色的热雾腾空而起,屋里充盈着温暖的感觉,不一会功夫,低矮的茅草屋里就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味。这香味侯海洋再熟悉不过了,在他的心目中只有母亲才能烹饪出这种独特的香味来,自打去年元宵节后出门到遥远的南方深圳打工,将近一年他没有闻到过这样的香味了。侯海洋坐在离母亲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坐在锅洞前面的母亲,她倾斜着身体,很认真地观察锅洞里的火苗,不停的往里面添加柴火,锅洞里窜出来一股黑烟,母亲眯着眼睛身体晃动了一下,黑烟呛的她咳嗽了两声,这咳嗽声显然没有原先那般的底气了。锅洞里火光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地映红了母亲清瘦的脸庞。紫褐色的木头大锅盖四周向外急不可待地冒着雾一般香喷喷的热气,侯海洋不时地听到锅盖上汽汗水(热气蒸发在锅盖上凝聚的水滴)滴回到锅里,在炙热的锅铁上烙出“嗞嗞”的声音,这声音和茅草屋里弥漫着喷香的热气刺激着侯海洋的味蕾,他嘴里的唾液像水面上的波浪一样一浪撵着一浪,此刻他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父亲挺着笔直的腰板,扛着雪亮的铁锹从外面回来了。农闲的时候村子里的人喜欢打扑克抹牌,父亲不会打扑克,也不喜欢抹牌,农闲的时候喜欢扛着锹满田野里转悠,其实这时候田里根本没有需要做的农活了,可是每天他照例要到田里转一圈,这是他当生产队队长时落下的习惯,几十年来一直如此,。吃过中午饭,父亲便抗着铁锹出门了,路过村东头小卖店门口,小卖店里围着一圈打扑克的人,二狗子站在老远的地方跟父亲说:“队长大爹爹今天顺便把我家田也看一下吧。”父亲高高兴兴地答应了。虽说现在分田到户了,不论别人打招呼或不打招呼,父亲到田里转悠时,依然像当年干生产队队长时那样,不论是谁家的田,他基本上一并全部瞅一遍,如果遇到别人家油菜田或麦田里的水淤住了,他会顺便用锹就地给疏通开,如果遇到他没办法处理或一时处理不好的,回家路过你家门口的时候父亲会及时地告诉你,所以在村子里经常能听到侯海洋父亲抗着铁锹大声地吆喝:“大孬子,你家油菜要浇水了!”、“二喜子,你家晚稻要打农药了!”、“大冬瓜,你家田里要蒿草了”……如果有一天耽误了,没能到田里转一趟,他心里总感觉不踏实,饭也吃不出香味来。

父亲进门的时候,侯海洋站起来和父亲打招呼,父亲“嗯”了一声,脸上还是那副一如既往表情,仿佛儿子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个家似的。侯海洋父亲那张古铜色的脸永远让你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侯海洋从来不会从父亲的脸上揣摩他的心思,他已经习惯了父亲那张没有表情的脸。晚饭已经做好了,侯海洋帮着母亲把烧好的菜往桌子上端,外甥小亮爬到桌边的大板凳上,伸手拿一个鸡腿往嘴里送,两个肉嘟嘟的腮帮子上立刻糊了一层亮光光的油。侯海洋拿出一瓶从深圳带回来的荔枝酒,他先给父亲到了一杯,给母亲倒酒的时候,母亲捂着酒杯说不喝,侯海洋坚持要给母亲倒一杯,父亲说:“喝一杯吧!”母亲这才让儿子给她倒酒。给母亲斟满酒,侯海洋给自己也到了一杯。经过出外一年打工的闯荡历练,侯海洋已经比以前懂得更多的人情世故了,他双手托着酒杯站了起来,腼腆地说:“我敬父母二老一杯!祝您们身体健康!”说话的时候,一二十岁的大小伙子脸唰地一下像一块大红布,侯海洋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在父母面前说过如此煽情的话,这是头一回,他很不适应。说完侯海洋一仰头,满满的一杯酒全都喝了下去,母亲忙说:“慢慢喝。”父亲端起酒杯酌了一小口,龇着牙一副很享受的样子,随口说了一句:“南方的酒淡的很”。母亲笑着说:“儿子带酒给你喝还嫌淡”。侯海洋放下酒杯,在坐下来的时候,小声咕噜一句:“我想明年回学校复读”,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试探父亲的反应,语气充满了胆怯。妈妈仿佛受了惊吓似的,把刚端到嘴边的酒杯又放了下来,她下意识瞅了一眼坐在上席的丈夫。侯海洋又说:“明天我到轩老师家去一趟。”这时他的声音明显比刚才响亮,比刚才自信。

轩老师是侯海洋在西城中学读高中时的班主任,他现在是高中复读班的班主任。

“现在插班行吗?要不明天捉两只鸡给轩老师带去?”侯海洋妈妈小心翼翼地建议。

“不用,我从深圳带了几瓶酒回来,明天我拿两瓶带去。”侯海洋感觉带鸡去看望老师有送礼之嫌,显得俗套。

“还有几个月就要考试了,能跟的上?”妈妈对侯海洋插班复读还是没有信心。

“在深圳工地上我一有空就在看书。”侯海洋这样回答母亲。

侯海洋和母亲说好的时候,父亲一直在喝酒,这时他放下酒杯,用枯黄的手掌在嘴上抹了一把:“好好跟轩老师解释一下,求他帮帮忙,正月里我们俩一道去给轩老师拜个年。”父亲说话的时候还是那副一贯的表情,但说话的语气显得异常的柔和,他用这种方式表达了对儿子复读的认可和支持。

侯海洋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原以为父亲不会同意他复读,即便同意也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父亲今天这么爽快就答应了,而且还愿意为他复读的事情出面找轩老师沟通,侯海洋觉得太阳好像从西边出来似的,感动得差点流下了眼泪。父亲用这样柔和的语气说话,侯海洋反而觉得有点不适应,平时他跟父亲很少交流,他已经习惯了父亲那种硬邦邦的声音,父亲在他的眼里一直是顶天立地的,像房子里的顶梁柱一样,说话也必须是掷地有声。侯海洋又把酒杯斟满了,再次端起酒杯站了起来,一仰头,满满一杯酒咕咚一下进了肚子里,父亲仿佛受儿子情绪的感染,把酒杯里剩下的酒也一饮而尽,母亲重新端起酒杯酌了一小口。

这天晚上,低矮的茅草屋里充满着家的温馨,温馨的让侯海洋有点恍惚,有点不适应。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高考七月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昆阳森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2
  • 曾嵘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9
  • 钟鸣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曾嵘评委990积分 2017/08/31 11:49:39
    • 分享到:
  • 侯海洋回乡复读参加高考却遭遇父亲之死,故事情节虽为简单,但作家乡村风土人情笔调之细腻,阐述父母爱、姐弟情、邻里爱之自然恳切,鲜有人能及。文笔细腻优美,情感真挚动人,难得的好小说!“深圳”此次仅是阐释主人公的一个小点缀,很期待看到作家神笔之下的深圳和深圳人。
    • 砍石2017/09/01 18:11:06
    • 分享到:
  • 谢谢曾老师……感谢点评!感谢提名!

    回复

    • 范明评委1230积分 2017/08/19 11:51:21
    • 分享到:
  • 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父爱如山,父亲倒下了,彻骨的悲痛,也促使儿子候海洋的成长成熟。候海洋是家里的希望,是父亲的希望,是这个家未来的顶梁柱。小说乡土气息浓郁,细节描写比较到位。删繁就简,截取回家,复读,高考,父亲病重与离世简单的生活线条,勾勒出一个有志青年的形象,一个父爱如山的主题。
    • 砍石2017/08/20 12:28:16
    • 分享到:
  • 非常感激素昧平生诗人范明老师对一个普通草根文字爱好者的点评和推荐!范老师,读过你的诗歌《听雨集》——温婉深情、秀外慧中......我其实是你的一名忠实粉丝~

    回复

  • 这是一部励志温馨的故事,以白描的手法,写出了师生情,母子情,父子情,夫妻情,姐弟情,乡友情写的淋漓尽致。娓娓道来,却也不乏温馨。高考只是一次成长中的选择,我们是不是都把它看得太重了。全家动员为高考,这是不是古代科举在当代中国的翻版。
    • 砍石2017/09/02 11:33:18
    • 分享到:
  • 谢谢森林兄的精彩点评!当年高考曾是数亿万家庭……哈哈,你懂的~祝秋安!

    回复

    • 砍石5590积分 2017/08/21 10:21:21
    • 分享到:
  • 谢谢@钟鸣@高小三两位文友对拙文的打赏!
  • 回复
    • pengpeng660积分 2017/08/19 19:26:45
    • 分享到:
  • 这是一个青年成长的青春故事。父亲病危,家族期望,父子情,母子爱。一场残酷的七月高考犹如一道人生季节分水岭,使一个多梦大男孩几乎一夜间蜕变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小说质朴,用质朴的力量直接抵达人心;通篇白描,用纯粹的白描来透显青年侯海洋的心境和情绪,从而表达他对父母的倾心关爱与自身成长的切肤体痛。充塞其中的语言有不少作者的家乡土语俚话,但我们读起来却几乎没有任何隔阂与不适,反而充满了淡淡温馨与会心一笑。
    • 砍石2017/08/20 12:32:08
    • 分享到:
  • 感谢彭彭老师在百忙中的来访与解读!祝秋安!

    回复

  • 最近来访
  • 5590积分
  • 2星
  • 2钻
  • 一夜东风砍石裂,半随飞雪度关山http://blog.sina.com.cnuoshijiazheng
  • 一夜东风砍石裂,半随飞雪度关山http://blog.sina.com.cnuoshijiazheng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9759
  • 37
  • 559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