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暮色里
  • 点击:3050评论:312017/08/14 09:29
  • 第四届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当余弦从健身房的电梯里出来时,发现外面的路面已经被雨淋湿了,细小的雨线在空中密密麻麻地跌落到地上逐渐积聚成一小片一小片的雨迹,看来这雨已经下了有一些时间了。这里离停车场还要再走上一百米远,她从包里拿出折骨伞,一步步避开水洼穿过马路走到对面楼的屋檐下。街上的车辆越来越多,正是傍晚下班的时候,不用多久这段路就会拥堵起来,这是今年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雨。

在路边摆摊的一些小贩都躲到了屋檐底下。“买束花吧,美女。就剩两束了,便宜卖给你。”一位卖花的大婶朝余弦说。她并没有回应卖花的,直接顺着屋檐走过另一边。在路过一家彩票店时,余弦在门口犹豫了一会,然后进去在一张小桌子上找到了笔和纸,她暗暗想了几组数字并将它们填在纸上递给柜台里面的年轻女人,“要两倍。”她说。

“四块钱。”年轻女人手指在电脑上快速敲了几下后将打印好的彩票给她。

她把彩票对折好,塞到手提袋的里层。这股机率并不高的希望让她突然涌起一股兴奋,如果每个人对生活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期待,那么一笔丰厚的奖金就是余弦认为的完美生活。

她回到家做了点鸡蛋面条作为晚饭,然后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剧。周国成回家吃饭的时候很少,他总是有应酬不完的饭局。这当然也与他的事业有关——他不过是拥有两家大型酒楼,一个不具有高智慧的庸俗商人而己。她一边看电视一边给徐方发信息,这是她近段时间里一个不可缺少的生活内容。

自从儿子去了寄宿学校,她就不再需要钟点工了。她的时间突然大段大段地冒了出来,有时时间多得竟有些不知所措,她不得不想办法给自己找点事情——办健身房的年卡,参加一些可以“洗涤心灵”的课程——她曾想再出去找一份工作,但被周国成冷嘲热讽了一番:“你以为你还能找到什么工作?收银员吗?如果刚好李太陈太去买东西,你是不是还要给人家打个折啊?”

她感到有一道苍白的裂口从自己的生活里出现,时常总是有种孤单一人的错觉。她有时会到街上随便走,从一条街的路口一直走到另一条街的街尾,看那些行色匆匆似乎有着无数事情要去解决的行人,她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人,在这所城市里毫无立足之地。她也不愿意和那些李太陈太们硬凑到一起做所谓的朋友,她们不是评价其他女人的衣着品味,就是相互比较自己的生活甚至装模作样地讨论时事,她们所有的目的最后都是为了相互比较自己的丈夫——周国成往往是被她们比下去的那个——而她也知道自己在她们眼中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在她们谈论关于“小三”的话题时,她总是找借口离开。

电视剧看得她有些恼火,巧合的情节显得过于刻意,人物又过于煽情,她猜这些编剧是不是以为观众都和他们一样蠢。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周国成回来了,他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晕和某种兴奋。

“回来啦。”她看了他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回到电视上,她知道自己应该起身去迎接他,为他倒杯热茶拿衣服毛巾洗澡,但是从很久以前开始,她不再愿意这么做了,也不想再强迫自己去忍受他那副即将步入老年期衰弱的模样。

“你先去洗澡睡觉吧,我再看一会电视,今晚大结局。”

她听见周国成去了洗澡,然后又投入到电视剧情中去了,直到再次听见周国成在房间里并不温和的声音:“你到底听见没有!”

“嗯?什么?我很快就睡了,你先睡嘛。”

“我叫你进来你就进来!听见没有!”

她知道如果再坚持下去,接下来必将是一场争吵,而整一个晚上的心情都会因此被完全破坏。她极不情愿地把电视关掉,又把客厅的灯关了。在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听见周国成在房间里低声说“不要开灯”时,她才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

她像个盲人一样一步一步摸索到床边,蜷着腿坐在床上,然后她闻到了一股厚重的香脂味,这股味道是陌生的,她并不喜欢这种过于浓厚的味道。她联想到今晚他进屋时脸上的那种兴奋,猜测这是他新买的香水。她甚至能想象得到他在商店里是如何借用了她的名义理直气壮地向导购小姐咨询和购买香水,然后又故意引导别人认为他是个贴心的好丈夫,享受别人羡慕的眼光。

她的一只手在黑暗中被他拉着去往某个地方,她触摸到了他的腹部——平坦,松软,随着呼吸缓慢起伏——手再往上就触及到了皮肤下面的肋骨。他的衣服已经被撩到了胸口上,她摸到了他胸前隆起来但里面空无一物的胸罩,上面有一些凹凸起伏的刺绣花纹,她猜是紫红色带金色花纹的那个。然后她的另一只手摸到他的下身是一条长裙,从所感觉到的长度来说是应该是一条长及脚踝的长裙。布料爽滑柔软,应该是雪纱,颜色也许是粉红色花朵那条——他总喜欢一些艳俗的花色:玫红、大红、亮紫、粉紫,也有黑色与红色相间和一些繁茂的花色。她不需要证实,基本上都能猜出来是哪一件——她早已将他藏在衣柜下面那个储物箱里所有的女装都拿出来看过,甚至还就它们的款式和花色在心里刻薄地评论了一番。  

他在做爱的时候不喜欢亮灯,但偶尔会在不打算穿任何东西的时候亮一盏极暗的夜光灯。她猜想他一定会觉得自己的模样丑陋极了吧,不想被她看见,也不想被自己看见。

她用指尖在他腹部来回轻扫,不时在上面打着圈圈或画些图形——她曾经在上面悄悄写下“变态”两个字而他浑然不觉——很快他的腹部就颤动起来,她将他的胸罩推上去,俯下身用舌头轻轻在他的乳头上转动,右手从裙腰插进去,摸到一件镂空的蕾丝内裤。她的手轻轻揉搓着里面包裹着的那团蓄势待发的物体,仅一小会,他就喘息起来。这样持续了大约十来分钟后,他的身体越来越烫,那团物体也变得又硬又直。接着他起身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开始亲吻她。

她尽量侧过脸去,为了避免被他吻到嘴唇,在无法侧脸的时候就把嘴抿起来——她拒绝和他接吻多年,这是她目前唯一为自己坚持的事情。可是倘若他是徐方——她一定会毫不保留地将舌头伸进他口中与他的舌头交缠。她此刻异常想念他,想和他做她现在做的事情,他的身体总是让她感到渴望。

周国成的双手在她身体上四处滑动,她想象是徐方的手滑进了她的大腿间,然后她感觉了自己身体开始湿润,忍不住呻吟起来。但他却突然停住了,“我去撒个尿。”他说。

从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弱光里,她看到了他用手提起裙脚从床沿下来走向门口,走路时响起一些珠子或是金属物碰撞的清脆声——他经常会在身上戴一串珠链或其它饰物,有时是丝巾有时是一些带花的链子。当他经过那束弱光的时候,她看见了他耳朵上晃动的耳环——这个秃顶又高又瘦的穿着女人衣裙的男人令她产生了一种不适的奇异感,这种奇异感带着寒流和尖锐的刺在她身体里发起攻击。她感到腹部像被搅动过一般,随后张开嘴干呕了一下,一些泪水从眼睛里渗了出来。她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兴致,甚至不想再被他碰多一下。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视他这种行为是一种滑稽但并不令人反感的特殊爱好,但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令她厌恶过。就跟有人吃了许多年的菠萝蜜,有一天却突然无法容忍那股味道,再也无法将果肉送进嘴里一样。

她是在结婚多年以后才明白这个狡猾的老男人——她在心里一直称呼他为“老男人”,他比她年长二十了岁——是如何将这种“特殊爱好”一步一步呈现在她面前的:开始他会在做爱的过程中突然把她脱下在床上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当时她却以为这是因为激情所引起的冲动。后来他将这种“激情冲动”变成了理直气壮的爱好,并冠冕堂皇地说这能增加“性趣”时,她才明白自己已经被他一步一步装入了笼子里,没有后退的机会了。

在和他一起生活的十四年里,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她感到在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令人不易察觉的交易关系,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各取所需友好相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加而减少对“特殊爱好”的热情,而她却越发感到厌倦,有一段时间她甚至觉得性是一种令人恶心的肮脏之事,但又没有拒绝他的勇气。每当想起和他同在一张床上时,她就希望自己患上某种恶疾令他远离。当他向她投来暗示时,她又不得不顺从他,有时干脆闭上眼睛像具尸体般躺着,甚至抑制着不让自己产生任何感觉,偶尔会在为了让他快些结束而刻意呻吟几下。有时她也会突然积极热情起来,为了事后便于向他要钱,当他识穿了她的意图后嘲讽了她:“脑袋里除了钱还能装些什么”。

她静静坐在床上望着黑洞般的房门,用手掌擦掉眼眶的泪迹,恶心的感觉在持续发酵。听着他在厕所里的动响,她希望他的身影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房间门口。但他仍旧从黑洞洞的门口走了进来,余弦心跳快速,有一种惊慌掠过她胸口,她说:“以后不穿这个可以吗?”但一说完马上就后悔了。

“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刚才觉得有些不舒服。”

“怎么不舒服?”

“就是……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

“你怎么回事?”

“我没怎么,可能是累了或者感冒了。”她试图把不适归咎于别的原因,以便转移他的敌意。

“如果你不再说话我可以当你没说过任何东西。”

“那今晚不做了可以吗?”

“你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算了。”

“你嫌弃啊?”

“不是,我就是有点不舒服而己。”

“不舒服关这些衣服什么事?嗯?不穿了你就舒服了是不是?那不就是说明你嫌弃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可能是感冒了。”

“余弦,你不要忘了你自己是什么人。”

他突然提醒她连她自己都几乎已经遗忘了的过去,他曾经答应过无论如何争吵都不会提及的过去,但是今晚他却失信了。“你是什么人”,难道在他心目中她一直都是这种“什么人”?她突然觉得自己花了多年才好不容易才围筑起来的那堵与过去隔断的墙如今却被他的一句话就摧毁了。

“你答应过我不提这个的。”

“你不是也说了我吗?大家都扯平。”

两人都不再说话,她保持坐着的姿势一动不动。如果沉默可以解决问题,她会一直这样坐到事情结束为止。黑暗中他又靠过来,手不停拔弄她的身体,她知道自己只有更加卖力地取悦他才能在明天没有任何阻碍地“回母亲家”。

她突然记起他的前妻前来取物品时和她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想得到什么东西,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当时她以为这是一句诅咒的话,毕竟她造成了他们离婚,但现在想起来这句话却更像是一句真言。她回想起他前妻当时脸上的表情,并没有被丈夫抛弃的失落和愤怒,更多的却是一种轻松和淡然。

她把所有的厌倦都收起来,闭上眼睛,她又想起徐方,此刻只有他才能让她的身体醒过来。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他了,她变得激动起来,幻想着他将会如何运用他手指上的密码打开她的身体,然后她的身体再一次湿润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迷失寻找婚外情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2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9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8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5
  • 520周冠打赏18000,共计18000
  • 2017-08-21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0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0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5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段作文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生活流”风格的小说,细腻至极、力透纸背,余弦和徐方都是寻常都市人,他们做的所有事都与他人无别,但细节与过程却有别,太阳底下无新事,指的是结果,但过程构成了小说。作者时常会把自己代入余弦的角色吗?去暮色里自然无影。
    • 无影2017/08/31 12:44:39
    • 分享到:
  • 谢谢胡老师点评。想要将虚构的写得真实,很多时候就得像一个演员一样去揣摸了,该怎么样去演绎才能最真。

    回复

  • 这篇小说的素材并不新颖,甚至有点泛滥,无论是人设还是情节,都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但这种原本简单易见的故事,经过无影的书写,立即有了细腻极致的纹理和繁茂的生命力。于细节之处进入深度,这已成为她的独特标签和文风。作为一个年轻且写小说时间并不长的新作者来说,无影的老练与深刻、从容与沉稳让人惊喜。去暮色里,即便已是黄昏临晚,也终是能告别最不堪的过去的自己,余弦与徐方的不同,正是她找到了未来的可能。
    • 无影2017/08/29 15:46:12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当初写的时候确实考虑到这个题材泛滥的问题,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写了。谢谢!!!

    回复

  • 暮色掩映之下,城市剥落白昼的伪饰,显出真实粗陋的一面。作为男性作者(猜测),采用女性视角,却能将风流韵事描绘得纤毫必致,确实需要功夫,让人想起“耽美文学第一人”日本作家森茉莉的小说。该小说对一个一心想从底层社会泅渡到中产阶层女人的恋爱心理的描摹细致到另人惊讶的程度,在邻家作家群中自成气象。推荐。
    • 无影2017/08/29 15:46:35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范明评委1230积分 2017/08/20 17:19:48
    • 分享到:
  • 小说写法细腻流畅,余弦的心理描写细致入微,不鲜为人知的生活细节一点点被剥离出来。余弦是个有心机的女人,从小就羡慕有钱人的优越感,所以之后发生的种种也不足为奇。可生活归于清醒之后,意识到自己一开始就走错了路。然而一切为时不晚,就像学游泳,“总是要经历过一些错误的摆荡,才会在后来的岁月中逐渐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不管未来是好是坏,她依然想去接纳它”,最后她像一个斗士,去暮色里等待自己想要的那种爱。
    • 无影2017/08/29 15:46:44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无影的小说,已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细腻如针脚的心理描写、人性深处的探幽、冷静内敛的叙事、压抑灰暗的基调。看她的小说,就像在看一个高明而冷血的外科医生,在解剖一个个不堪生活的标本,而失败的婚姻,则成为她最感兴趣的解剖对象。《去暮色里》同样如此,她用手术刀似的精准叙述,指出这里坏了,那里腐败了,婚姻得了癌症,而出轨、偷情也不可能成为良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女主人公在暮色里静候一场战争。
  • 无影的叙事看似冷血,有时甚至让人绝望,但还是有温度,有悲悯在里面,她还是在结尾时给予新生的希望,一片燃烧的晚霞与远处的灯火,而不是无尽的黑夜。
    • 无影2017/08/29 15:46:50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张尔评委430积分 2017/09/02 21:59:18
    • 分享到:
  • 作者笔触细腻入微,洞见深刻而冷静,从容有度,不疾不徐,直逼生活当下,文风既引人入胜,亦发人深省。
    • 无影2017/09/04 18:38:24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我是飞地的忠粉。

    回复

  • 反正我是写不出这么细腻的小说的,但这种旧情复发的感受,可能每个中老年都有所经历。当曾经盼望的生活变得心塞时,最美好的渴望也许就是回到从前。现实的生活却告诉我们,未必每个人都能回到过去,特别是情感。但人往往又有这种企图,怎么办?用小说来实现。 类似的题材我用二人称写过一篇,打动了不少人,而且已被期刊留下。无影的这一篇,更接近小说,更细腻,情节更抓人,特别是结尾,那一刀刀剪去的,是什么?
  • 真能剪掉吗?回头说这小说的技巧,两个男人的碰撞,两种场景的碰撞特别突出,无影式的叙事风格和感性描写,令人欲罢不能。
    • 无影2017/08/29 15:46:55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好的小说,里面有一股气味的,从字里行间冒出来,叙事高手,还需要题材新颖,有时候这两个方面实在难以兼得,作者几乎做到了神秘的世界不在那里,而在这里!学习了!
    • 无影2017/09/04 18:38:42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感觉又进步了啊,看着有惊喜。有戏,有戏。
  • 回复
  • 小说是虚构的,包括语言。读小说我有种爱好,若第一句是有导入读者进入某种状态,而非承上启下通过式的散文式句子,我会读下去。“享利的餐馆开门了,进来两个人。”(海明威)“入公园不久,一陌生男子冲我笑了笑”(徐晓斌)以无影的本文第一句,都是虚构的小说语言。(楼下吵架声弄醒了我,才有了这睡眠不足的点评
    • 无影2017/08/29 15:47:02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细腻,变态,灵与肉,性与爱,禽性般,这么阴暗的生活,绝望中似乎希冀着什么,让人皱眉,这样的坚持,为什么不离?批判,披露,沉沦,麻木,无奈,这病态的生活让我想起那句从头冷到脚……
    • 无影2017/08/29 15:49:16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但凡是小说就必须得有情爱加持,感情线是故事的一个点,可以是通过感情去反应主线,也可以通过其他事件来反衬感情线,角色个性随着情节的推动一点点建立起来,推向高潮时,作者想表达的感情、婚姻、价值观也就一览无遗了。无大的小说经常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和烦躁,却又觉得异常真实。好像就是我或者身边的人真正经历的,倒也不是完全的恐惧,而且有点上瘾,结尾部分像说一句话没说完的话,等着读者用想象去填满结尾的空缺。
    • 无影2017/08/29 15:49:23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我不管,好不容易看到无大的新作,先马着。
    • 无影2017/08/15 09:10:35
    • 分享到:
  • 一般有更新都会放公号里的。。。你可以关注一下啊
  • 你说,我听。
    • 无影2017/08/16 09:13:49
    • 分享到:
  • 搜索“不过徒有虚名”这个号就可以了

    回复

  • 暮色也是黄昏,却比黄昏不同,暮色苍苍的情和爱,是无影的特色鸟。
    • 无影2017/08/29 15:49:29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无影
  • (我名即我号)
  • 4090积分
  • 3星
  • 3钻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12701
  • 17
  • 409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