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暮色里
  • 点击:2215评论:312017/08/14 09:29

余弦从健身房的电梯里出来时发现外面的路面已经湿了,细小的雨线在空中密密麻麻地跌落到地上。这里离停车场还要走上一百米,她从包里拿出伞,一步步避开水洼穿过马路走到对面楼的屋檐下。路上的车开始多了,正是傍晚下班的时候,不用过多久这段路就会拥堵起来。路过一家彩票店时,她在门口停顿了一下,然后进去在一张小桌子上找到了笔和纸,她想了一会后在上面写上了几组数字,接着将写好的号码递给柜台里面的年轻女人:“要两倍。”

“四块钱。”年轻女人手指在电脑上快速敲了几下就把打好的彩票给她。

她将彩票对折,塞到手提袋里的里层。这股机率并不高的希望让她兴奋了好一会,如果每个人对生活都有一个符合自己要求的期待,那这个假设性的生活就是余弦认为的完美生活。

她回到家做了点鸡蛋面条吃了,然后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剧。周国成几乎很少在家吃饭,他总有应酬不完的饭局。她一边看电视一边给徐方发信息,他们现在几乎每天都联系。

自从儿子上了寄宿学校,她就不再需要钟点工了。她的时间突然大段大段地冒了出来,有时竟有些不知所措,她不得不想办法给自己找点事情——办健身房的年卡,参加一些可以“洗涤心灵”的课程——她曾想再出去找一份工作,却被周国成冷嘲热讽了一番:“你以为你还能找到什么工作?收银员吗?如果刚好李太陈太去买东西,你是不是还要给人家打个折扣啊?”

她感到有一道苍白的裂口从自己的生活里出现,时常总是有一种孤单一人的错觉。她有时会到街上随便逛逛,从路口一直走到路尾,看着那些行色匆匆像有着无数的事情等着去解决的行人,她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人,在这所城市里没有立足之地。她不愿意和那些李太陈太们凑到一起评价其他女人的衣着品味,相互比较自己的幸福生活甚至装模作样地讨论时事,她们所有的目的最后都是为了相互比较自己的丈夫——周国成往往是被她们比下去的那个——而她也知道自己在她们眼中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在她们谈论关于“小三”的话题时,她总是找借口离开。

电视剧看得她有些恼火,情节中的巧合显得过于刻意,人物又过于煽情,心想这些编剧是不是以为观众都和他们一样蠢。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周国成回来了,他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晕和某种兴奋。

“回来啦。”她眼睛仍然盯着电视,“你先去洗澡睡觉吧,我再看一会电视。”

她想知道接下来那个角色究竟被编剧弄死没有,一直皱着眉头继续盯着电视看。

后来周国成在房间里叫她:“别看了,快睡觉吧,你又说明天要回你妈家。”

“我再看一小会,你先睡吧。”

“有什么好看的,你白天大把时间看,快点把电视关了,吵到我睡觉。”

她极不情愿地把电视关掉,然后把客厅的灯也关了,在快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周国成在房间里低声说:“不要开灯。”她才意识到他要做什么。

她像个盲人一样一步一步摸索到床边,蜷着腿坐在床上,然后她闻到了一股厚重的香脂气味,并不是之前她所闻过的味道,她猜测他今晚回来时脸上的那股兴奋是因为这个。她甚至能想象得到他在商店里是如何借用了她的名义向导购小姐购买香水,然后导购小姐又是如何恭维他是个贴心的丈夫。

她的一只手在黑暗中被他拉着去往某个地方,她触摸到了他的腹部——平坦,松软,随着呼吸缓慢起伏——手再往上就触及到了皮肤下面的肋骨。他的衣服已经被撩到了胸口上,她摸到了在他胸前隆起来但里面空无一物的胸罩,上面有一些凹凸起伏的刺绣花纹,她猜这回是个紫红色带金色花纹的。然后她的另一只手摸到了他下身是一条长裙,从她所感觉到的长度来看至少要长至小腿以下。布料爽滑柔软,应该是雪纱,颜色也许是粉红色花朵那条——他总喜欢一些艳丽的颜色:玫红、大红、亮紫、粉紫,也有黑色与红色相间和一些繁茂的花色。她不需要证实,基本上都能猜出来是哪一件。她早就将他藏在衣柜下面那个储物箱里所有的女装都拿出来细细看过,甚至还就它们的款式和花色在心里刻薄地评论了一番。他在做爱的时候从来不会让房间有灯亮起来,只要能看清楚面孔的光线都不允许,但偶尔会在不打算穿任何东西的时候亮一盏极暗的夜光灯。

她用指尖在他腹部来回轻扫,不时在上面打着圈圈或画些图形——她曾经在上面悄悄写下“变态”两个字而他浑然不觉——很快他的腹部就颤动起来,她将他的胸罩推上去,俯下身用舌头轻轻在他的乳头上转动,右手同时伸往他的下身。裙子里穿的是一件镂空的蕾丝内裤,她抚摸着里面包裹着的那团蓄势待发的物体,仅一小会,他就喘息起来。这样持续了大约十来分钟后,他的身体越来越烫,接着起身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开始亲吻她。

她尽量侧过脸去避免被他吻到嘴唇,在无法侧脸的时候就把嘴抿起来——她拒绝和他接吻多年,这是她目前唯一为自己坚持的事情。可是倘若他是徐方——她又想起徐方,她近来总是想念着他,一个目前与她热恋的男人——她会毫不保留地将舌头伸进他口中与他的舌头交缠。她此刻异常想念他,想和他做她现在做的事情,他的身体总是让她感到渴望。

周国成的双手在她身体上四处滑动,她想象是徐方的手滑进了她的大腿间,然后她感觉了自己身体开始湿润,忍不住呻吟起来。他却突然停住了,“我去撒尿。”他说。

从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透进来的弱光里,她看到了他用手提起裙脚从床沿下来走向门口,走路时响起一些珠子或是金属物碰撞的清脆声——他经常会在身上戴一串珠链或其它饰物,有时是丝巾有时是一些带花的链子。当他经过那束弱光的时候,她看见了他耳朵上晃动的耳环——这个秃顶又高又瘦的穿着女人衣裙的男人令她产生了一种不适的奇异感,这种奇异感带着寒流和尖锐的刺在她身体里发起攻击。她感到腹部像被搅动过一般,随后张开嘴干呕了一下,一些泪水从眼睛里渗了出来。她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兴致,甚至不想他再碰她一下。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视他的这种行为是一种滑稽但并不令人反感的特殊爱好,但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令她厌恶过。这就跟有人吃了许多年的菠萝蜜,有一天却突然无法容忍那股味道,再也无法将果肉送进嘴里一样。

她在结婚多年以后才明白这个狡猾的老男人——她在心里一直称呼他为“老男人”,他比她年长十三岁——是如何将这种“特殊爱好”一步一步呈现在她面前的:最开始时他会在做爱的过程中突然把她脱下扔在床上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而她当时以为这是他一时激情引起的冲动,还自以为是因自己的缘故而沾沾自喜,但后来当他将这种“激情”变成了光明正大的爱好,并冠冕堂皇地说这能增加“性趣”时,她才明白这其实是他一直以来的嗜好。

在和他一起生活的十四年里,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她感到在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不易令人察觉的交易关系,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各取所需友好相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加而减少对“特殊爱好”的热情,而她却越发感到厌倦,有一段时间她甚至觉得性是一种极其恶心的事,但又没有拒绝他的勇气,每当想起和他同在一张床上时,她就希望自己患上某种恶疾让他远离。当他对她投来暗示的眼光时,她又不得不顺从他,有时干脆闭上眼睛像具尸体一般躺着,甚至抑制着不让自己产生快感,偶尔会在为了让他快些完事刻意呻吟几下。有时她也会突然积极热情起来,为了在事后便于向他要钱,后来他识穿了她的意图,嘲讽她“脑袋里除了钱还能装些什么”。

她静静坐在床上望着黑洞般的房门,用手掌擦掉眼眶的泪迹,听着他在厕所里的动响,希望房间门口永远都不会出现他的身影。

当他返回房间后她说:“以后不穿这个可以吗?”但说完她就马上后悔了。

“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刚才觉得有些不舒服。”

“怎么不舒服?”

“就是……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

“你怎么回事?”

“我没怎么,可能是累了或者感冒了。”她试图把不适归咎于别的原因。

“如果你不再说话我可以当你没说过任何东西。”

“那今晚不做了可以吗?”

“你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算了。”

“你嫌弃啊?”

“不是,我就是有点不舒服而己。”

“不舒服关这些衣服什么事?嗯?不穿了你就舒服了是不是?那不就是说明你嫌弃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都说了有可能是感冒。”

“余弦,你不要忘了你是什么人。”

他突然提醒她连她自己都几乎已经遗忘了的过去,他曾经答应过无论如何争吵都不会提及她的过去,但是今晚他却失信了。“你是什么人”,难道在他心目中她一直都是这种“什么人”?她突然觉得自己花了多年才好不容易才围筑起来的优越感如今却被他的一句话就摧毁了。

“你答应过我不提这个的。”

“你不是也说了我吗?大家都扯平。”

两人都不再说话,她保持坐着的姿势一动不动。如果沉默可以解决问题,她会一直这样坐到事情结束为止。黑暗中他又靠过来,手不停拔弄她的身体,她知道自己只有更加卖力地取悦他明天才能没有任何阻碍地“回她母亲家”。她记起他的前妻来取物品时和她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想得到什么东西,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当时她以为这是一句诅咒的话,毕竟她造成了他们离婚,但现在想起来这句话却更像是一句真言。她回想起他前妻当时脸上的表情,并没有被丈夫抛弃的失落和愤怒,更多的却是一种轻松和淡然。

她把所有的厌倦都收起来,闭上眼睛,她又想起徐方,此刻只有他才能让她的身体醒过来。一想到明天就能见到他了,她变得激动起来,幻想着他将会如何运用他手指上的密码打开她的身体,然后她的身体再一次湿润了。

从很多年前开始,或者说是从更遥远的童年时期开始,她对一位同学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有钱人家才有的优越感印象深刻,这种印象随后一直影响着她,直到她自己成为那样的人。从初中开始她就和一些“社会上的朋友”混在一起——那时她对失去的毫不可惜,总认为未来得到的会越来越多;而不像现在总觉得时光稍纵即逝万物都不能久存,未来失去的却越来越多——他们经常会在一起喝酒玩到半夜,随便找一处角落相互抚摸亲吻,然后在天亮之前爬过家属楼的围墙悄悄回家。

徐方起初也在这些朋友里面,他机灵但对人不太热情,身上散发着一种慵懒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气息。余弦是与他最亲密的一个,也只有她才明白他讲的话有什么幽默之处,他们经常像一对热恋的情侣拥抱、热吻,但却从来都没有相互承认过对方。她问过自己假如将来一起生活的人是他,她是否愿意,但一想到他们有可能成为众多并不富裕的平庸夫妻中的一对,她就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但是出于某种虚荣,她仍旧问了他这个假设性问题:“如果我要和你一起的话,你敢不敢?”徐方说:“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你愿意过那种两夫妻为了房子为了吃饭一天到晚相互埋怨的日子吗?”她顿时笑了,他总是太聪明太现实。后来他父亲把他弄进工商局上班后,他便不再和他们联系,即便偶尔在街上见到,他也会装作没有看见走开。余弦仍然和那些朋友混在一起。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迷失寻找婚外情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2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9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8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5
  • 520周冠打赏18000,共计18000
  • 2017-08-21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0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0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5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段作文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生活流”风格的小说,细腻至极、力透纸背,余弦和徐方都是寻常都市人,他们做的所有事都与他人无别,但细节与过程却有别,太阳底下无新事,指的是结果,但过程构成了小说。作者时常会把自己代入余弦的角色吗?去暮色里自然无影。
    • 无影2017/08/31 12:44:39
    • 分享到:
  • 谢谢胡老师点评。想要将虚构的写得真实,很多时候就得像一个演员一样去揣摸了,该怎么样去演绎才能最真。

    回复

  • 这篇小说的素材并不新颖,甚至有点泛滥,无论是人设还是情节,都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但这种原本简单易见的故事,经过无影的书写,立即有了细腻极致的纹理和繁茂的生命力。于细节之处进入深度,这已成为她的独特标签和文风。作为一个年轻且写小说时间并不长的新作者来说,无影的老练与深刻、从容与沉稳让人惊喜。去暮色里,即便已是黄昏临晚,也终是能告别最不堪的过去的自己,余弦与徐方的不同,正是她找到了未来的可能。
    • 无影2017/08/29 15:46:12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当初写的时候确实考虑到这个题材泛滥的问题,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写了。谢谢!!!

    回复

  • 暮色掩映之下,城市剥落白昼的伪饰,显出真实粗陋的一面。作为男性作者(猜测),采用女性视角,却能将风流韵事描绘得纤毫必致,确实需要功夫,让人想起“耽美文学第一人”日本作家森茉莉的小说。该小说对一个一心想从底层社会泅渡到中产阶层女人的恋爱心理的描摹细致到另人惊讶的程度,在邻家作家群中自成气象。推荐。
    • 无影2017/08/29 15:46:35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范明评委1230积分 2017/08/20 17:19:48
    • 分享到:
  • 小说写法细腻流畅,余弦的心理描写细致入微,不鲜为人知的生活细节一点点被剥离出来。余弦是个有心机的女人,从小就羡慕有钱人的优越感,所以之后发生的种种也不足为奇。可生活归于清醒之后,意识到自己一开始就走错了路。然而一切为时不晚,就像学游泳,“总是要经历过一些错误的摆荡,才会在后来的岁月中逐渐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不管未来是好是坏,她依然想去接纳它”,最后她像一个斗士,去暮色里等待自己想要的那种爱。
    • 无影2017/08/29 15:46:44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无影的小说,已形成了自己的特色:细腻如针脚的心理描写、人性深处的探幽、冷静内敛的叙事、压抑灰暗的基调。看她的小说,就像在看一个高明而冷血的外科医生,在解剖一个个不堪生活的标本,而失败的婚姻,则成为她最感兴趣的解剖对象。《去暮色里》同样如此,她用手术刀似的精准叙述,指出这里坏了,那里腐败了,婚姻得了癌症,而出轨、偷情也不可能成为良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女主人公在暮色里静候一场战争。
  • 无影的叙事看似冷血,有时甚至让人绝望,但还是有温度,有悲悯在里面,她还是在结尾时给予新生的希望,一片燃烧的晚霞与远处的灯火,而不是无尽的黑夜。
    • 无影2017/08/29 15:46:50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张尔评委430积分 2017/09/02 21:59:18
    • 分享到:
  • 作者笔触细腻入微,洞见深刻而冷静,从容有度,不疾不徐,直逼生活当下,文风既引人入胜,亦发人深省。
    • 无影2017/09/04 18:38:24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我是飞地的忠粉。

    回复

  • 反正我是写不出这么细腻的小说的,但这种旧情复发的感受,可能每个中老年都有所经历。当曾经盼望的生活变得心塞时,最美好的渴望也许就是回到从前。现实的生活却告诉我们,未必每个人都能回到过去,特别是情感。但人往往又有这种企图,怎么办?用小说来实现。 类似的题材我用二人称写过一篇,打动了不少人,而且已被期刊留下。无影的这一篇,更接近小说,更细腻,情节更抓人,特别是结尾,那一刀刀剪去的,是什么?
  • 真能剪掉吗?回头说这小说的技巧,两个男人的碰撞,两种场景的碰撞特别突出,无影式的叙事风格和感性描写,令人欲罢不能。
    • 无影2017/08/29 15:46:55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好的小说,里面有一股气味的,从字里行间冒出来,叙事高手,还需要题材新颖,有时候这两个方面实在难以兼得,作者几乎做到了神秘的世界不在那里,而在这里!学习了!
    • 无影2017/09/04 18:38:42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感觉又进步了啊,看着有惊喜。有戏,有戏。
  • 回复
  • 小说是虚构的,包括语言。读小说我有种爱好,若第一句是有导入读者进入某种状态,而非承上启下通过式的散文式句子,我会读下去。“享利的餐馆开门了,进来两个人。”(海明威)“入公园不久,一陌生男子冲我笑了笑”(徐晓斌)以无影的本文第一句,都是虚构的小说语言。(楼下吵架声弄醒了我,才有了这睡眠不足的点评
    • 无影2017/08/29 15:47:02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细腻,变态,灵与肉,性与爱,禽性般,这么阴暗的生活,绝望中似乎希冀着什么,让人皱眉,这样的坚持,为什么不离?批判,披露,沉沦,麻木,无奈,这病态的生活让我想起那句从头冷到脚……
    • 无影2017/08/29 15:49:16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但凡是小说就必须得有情爱加持,感情线是故事的一个点,可以是通过感情去反应主线,也可以通过其他事件来反衬感情线,角色个性随着情节的推动一点点建立起来,推向高潮时,作者想表达的感情、婚姻、价值观也就一览无遗了。无大的小说经常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和烦躁,却又觉得异常真实。好像就是我或者身边的人真正经历的,倒也不是完全的恐惧,而且有点上瘾,结尾部分像说一句话没说完的话,等着读者用想象去填满结尾的空缺。
    • 无影2017/08/29 15:49:23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我不管,好不容易看到无大的新作,先马着。
    • 无影2017/08/15 09:10:35
    • 分享到:
  • 一般有更新都会放公号里的。。。你可以关注一下啊
  • 你说,我听。
    • 无影2017/08/16 09:13:49
    • 分享到:
  • 搜索“不过徒有虚名”这个号就可以了

    回复

  • 暮色也是黄昏,却比黄昏不同,暮色苍苍的情和爱,是无影的特色鸟。
    • 无影2017/08/29 15:49:29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无影
  • (我名即我号)
  • 4090积分
  • 3星
  • 3钻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坚持在孤独中行走的人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162701
  • 17
  • 4090
  • 这因拆迁被动进城的老高,经营卤菜店的水平实在是高。自己当托儿的另类营销策略,使得另一家店火起来。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买家们都是喜欢货比三家,自然占优势的店家就占了上风。这又是加微信,又是消费卡,还有发个小红包的店铺深得人心。当顾客蒙在鼓里,老高却表面失落,内心却高兴的不行。分红的回馈,是他表演的演出费。看似打破了平衡,实则是商机的策略。学习罗老师的深刻思维逻辑。

    电击【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6 22:44:13
  • 以此篇致敬我亲爱的大嫂梅芳。她非常善良!我女儿曾说,想改口,叫她伯母一声妈妈。作为留守儿童,她是幸运的。她的伯母把她当女儿来养。家里有鸡蛋,伯母留给她吃。也正因为如此,我女儿有一口吃的,先想到的是要给她伯母吃第一口。微咖,是需要艺术化的构思,但有时候,我又觉得,生活中如果提取到了精彩的部份,是不是也够得上艺术化的环节。最真挚的情感,方能动人。嫂子之好,难以回报,写微咖一篇,字字都是记录她的深情!

    吴春丽天黑之前

    2017/10/14 10:21:30
  • 爱有很多种,我们常常渴望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认为那才够浪漫,够激情,够完美,可事实上,陪伴我们一生的,却往往是那种让我们平时熟视无睹,如涓涓细流般的平淡的爱。真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激情慢慢褪去,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所替代,生活日趋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有很多时候,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却经不住细水长流。爱,有很多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给予,一种呵护,一种相扶相守,更是一种宽容、理解和感动。

    寒塘听雨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2 11:36:58
  • 生活五色杂香,我们都夹在其中,走过场似的。昨天相处明天就可能相离。无论是吃佛念斋,还是娱乐人间,人活得形形色色。文中的人物具体丰满。无论是艾伦还是张雪禅,还是赵春天,老杨,都是社会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转轴。少了谁与多了谁,这台机器都一样活泛。但具体到各人的生活,却各有各活法,与心境。

    叶紫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11:03:54
  • 在邻家,若想夺冠拿奖,“野心”必不可少。作为新人,如何让“野心”转变为“真金”?还得靠质量上乘、构思巧妙的佳作。这篇文章就忒棒,它讲述的是小镇文化站里,形形色色的人、光怪陆离的事,很能满足国人八卦的心理、猎奇的心态,更妙的是结尾,达到了令即将热泪盈眶的读者突然间有种忍俊不禁的效果。

    黄元罗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8:52:12
  • 作者用细腻之笔,描述了对门的小夫妻生活状态和自己婚姻生活状态。做了鲜明的对比。新婚女人就像小公主一般受男人的宠爱。而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婚姻,在柴米油盐之后,进入了平庸的婚姻生活。女人从小公主回到了家常妇女的日常状态,开始操持洗碗洗臭袜子的家务。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女人似乎有点小抱怨,却也是女人的慨叹。男人们,觉醒吧。

    电击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1 22:05:22
  • 管它是动物的卵子,是鱼卵人卵,能吃饱吃好就好。但此刻这个社会吧贫富仍有很大的差距,体制内与体制外的雇员就会有很明显的差距。但上帝是公平的,富人家的在单位上有年编制,但人也越来越像是存在着精神方面的问题,派遣工吧,累是累点,吃苦多点,工资待遇同编制内的相差甚远,但身健康,换成我也想得开了。虽然是小说,但现实生活中确定是这样的,我就从小说里也读到了高于生活的东西

    红红的雨收到请回复

    2017/10/11 17:02:01
  • 微咖细腻逼真地表现了一个逃犯的惊弓之鸟的心理状态,为了躲避惩罚,他把自己变成装到套子的人,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惊恐的心让他噩梦连连,力竭心瘁胆战心惊,没有亲情没有友情给没有了爱,昔日的和谐美满的生活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孩子的呼唤震撼了他的心灵,挣脱了套子的束缚,勇敢承担自己的责任,灵魂得到救赎,人性得以回归,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抵不上家的温情和呼唤。

    寒塘听雨装在套子里的人

    2017/10/11 16:32:54
  • 该篇叙事诗,可以说是一段虽已逝去却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历史。1992年春,总设计师的南方谈话再一次为改革开放注入新的活力。受其影响,当时的公务员群体中亦刮起一股“砸碎铁饭碗,快往深圳赶”之风!正可谓: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赚得钵满盆盈,有人跌得头破血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至今忆来,仍让当事人感到有味道、有嚼头、有价值。

    黄元罗一张汇款单

    2017/10/11 8:37:47
  • 秋风秋雨秋煞人,异乡异地忆故里。品读完该篇应景类散文后,不禁想起刚来扬州闯荡时的那段岁月,每逢节假日,大都会吆喝上三、五个老乡一起去夫妻档打打牙祭。一来,在这里,我们可以用有限的血汗钱吃上相对丰盛的美味;二是,在这里,我们可以彻底放松心情,很是任性地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简而言之,在这里,我们更多的是感受一下家常菜、家乡人、家乡话等“家的味道”。

    黄元罗家的味道

    2017/10/10 8:29:25
  • 受降,对国家来说是大事。但对于李小毛,却觉得并不是欣悦的,因为他的三位亲人被日兵害死了,胜利日还不准他报仇。他的呐喊:你们像对待亲爹一样对待日本人,你们还是不是中国人?体现了他朴素的认识和判断,是最接地气的声音。后来日军投降后在等待遣返回国期间,天天闲着,光吃饭不干活,老百姓不愿意,政府就命令他们将竹木街通往煤市街的一条弯曲狭窄的土路加宽取直整修。看到干活的日本鬼子,李小毛才欣慰了,点赞。

    天行健李小毛的胜利日(隐阳城系列九)

    2017/10/9 17:04:40
  • 芜薇2016/9/10加入邻家,作品有:《南漂医生》《新关系论-求婚》。她帖出的作品虽少但品质高,两篇小说都获得决赛入围。第一次读芜薇的微咖,也许是因为芜薇本身扎实的文学功底,这篇微咖读起来给我的感觉是很不错的!黄老太能活到九十岁,从某个角度来说,算是幸事?她育有四子两女,却在养老院过了九年,不禁要问,为何孩子们都忍心把老母亲放在养老院?而结尾的孩子们在谈及遗产时,说要打官司,读者唏嘘之余难免悲伤

    吴春丽黄老太走了

    2017/10/7 10:19:49
  • 宋朝,因其统治者重文抑武的作风“闻名于世”,这直接导致了宋朝“积弱积贫”局面。飞之裨将杨再兴,则邦乂之子也。单骑入阵,几殪兀术,身被数十创,犹杀数十人而还,一时声势可知矣。是以郾城之役,恢复之业系焉。杨再兴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其悍,其勇是震撼人心的,此一战令无数后人扼腕,却打出了华夏男儿的气概,真是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敌气概!

    寒塘听雨南宋的荣光(隐阳城系列之七)

    2017/10/5 20:02:13
  • 走过千山万水,还是家乡最美。也许这正是思乡类文章长久不衰的原因之一。现如今,人口流动性较大,生活节奏日渐加快,每天眼睛一睁,穷忙到熄灯,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来回想老家的人或事。今日,有幸读到本家这篇佳作,仿佛有种时光倒流、身临其境之感,往昔的玩伴儿、老物件、妈妈菜,等等,无一不历历在目。

    黄元罗故乡情结

    2017/9/30 7:42:30
  • 邻家文弹014期,昨天晚上还没到九点,提前了九分钟就开讲。作为文弹的铁粉,我依然守在微信上,聆听了本期嘉宾虹玫的开讲!这期的开讲,非常精彩!虹玫说,她的几篇以女性为女角的小说,展示的就是点染桃花扇的过程。她还提到了她小说创作中的常见结构方式——散点透视。以往,开讲一般一个小时就结束,本期开讲,到十点二十九分才结束,不少文友都踊跃参与提问,真的是因为要发“月饼钱”吗?肯定不全是,主要是学习与交流!

    吴春丽文学是褶皱里的桃花—邻家文弹014

    2017/9/29 12:00:4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