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七十年
  • 点击:2080评论:142017/08/14 13:40


标准的台风天,气压很低,潮湿闷热,一切的先兆,深圳即将的际遇。

跟三十年前相比,现在的福田,简直就像一座森林,莲花山以下都被连片埋没了。早年间一些残存的建筑,图书馆中心书城之类,都成了夹缝中的点缀,陈旧的遗迹破败。当然,再回溯四十年,七十年前才刚特区开发的深圳,也是山林到处,如今几近抛荒的福田,也不过是重归原始。

深南大道东西依旧,只是新气不再,证券大厦高耸的两侧,几十年前新起的楼宇,几十年后都成黯淡建筑。车水马龙的交通,曾经一天到晚堵塞,如今开阔间眼见荒芜,偶尔一两部汽车呼啸开过,空旷而寂寞,宛若从前好莱坞电影里的西部。

光屋酒吧,就落在深南大道一侧,一座同样一色黯淡的老楼一角。几乎是在榕树林的包裹之中,一块霓虹招牌彩色醒目,时间里一旧,也十几年头了。每次回来深圳,我也必至光屋酒吧坐坐,年纪大了,再好喝的自酿啤酒,也是喝不大动了,但是到是必须到的。

下午,似乎台风的前锋已经到了,开始一阵疾一阵缓地侵雨,风刮树动的,室外是不能坐了。三个老头就退回室内,就近大门橱窗坐下,一张桌子一扎酒,每人一个杯子。就枯坐着,就着外面善变的天色,或者有话,或者没话,半天都不闲话一句。人都几十年活过来,老过来,年轻时再是多舌嘴碎,生理退化了,自然话淡了。

好在岁月再变迁,时代再变异,人们聚来交道的酒吧样貌,还是基本不变。尤其光屋这类自酿啤吧,吧台后的标准陈设,就是几个酿酒的大圆罐子,喝一辈子酒了,几乎大同小异。

我,大信,大勇,几十年交情,几十年喝酒,每每久则必凑的聚会,段落的时空里,往往会相应固定一两个酒吧,而且自酿啤是一致优选。老来后来的话来话去,似乎不可避免总是追忆过去,我们几个人大半世的交集,似乎也就是一个个的酒吧。

“大施,我们一开始最多碰头的,就是购物公园的魔王吧吧?下午四点多开店就去,一直到晚上八点半前,都是Happy hour,所有酒水都是买一送一。”

大信与我结识最早,深圳就是人碰人,生人碰成熟人,投缘还能一起喝酒,一喝就几十年下来。

“是啊,大施你只爱喝德国的黑啤,要么柏龙,要么艾丁格,我一开始还喝不惯,嫌黑啤太醇,和你们一喝就晕,一晕就醉。”

大勇是后来加入的,一个人不能喝酒,一个人也不怕喝酒,酒劲喝出来了,也就几十年酒友一直下来了。

“是啊,自己不能喝,你还觉得黑啤好喝,又控制不住死喝,最后算算,每次还就数你多喝。”

其实,三人之中,大勇年龄还是最大的,我是老二,大信老三。四十年前我们一起时候,大信三十多,我四十,大勇四十出头。那时特区正好成立三十年,而立傲兀的大深圳城,我们幸在恰是中生代。

“那时的酒吧很多啊,购物公园里的,几乎所有的酒吧,我们都是挨家喝过啊。喜欢的,不喜欢的,吵的,闹的,有些喝着喝着就会打翻天的。还有就是土豪得不得了的,那时是有土豪的叫法吧?酒吧里居然还有唱卡拉OK的,对了,那时还有个说法,叫做土洋土洋的,那种叫你去过一次就不想再去第二次的。”

从来的深圳,就是前赴后继的青春堆砌,前浪后浪一浪一浪,东奔西走生计,东拼西凑生活。白天一副面孔,黑天一副躯体,夜晚的荷尔蒙最是驱使,酒吧里成群结队的年轻。而我们几个,恰是年轻的尾巴,年轻中最为不年轻的一伙,却还乐意年轻般酒吧生活。

“嗯,还记得有一次么,那一次元旦跨年,我们一共凑了几个人?晚饭之后再家里出来,一起上购物公园找酒吧。”

最为热闹的城市,最怕落寞的人群,记得那时不仅元旦跨年,甚至还有春节跨年,我们往往也是凑堆,互助般酒吧一起。尤其春节,移民的城市,就会候鸟般定时出空,还会留住过年的,往往就要抱团,小团圆之中温暖。

“是啊,是啊,那次也是搞笑,大斌说是在草莓酒吧订好位了,去了就是人山人海,鬼都挤不进去。后来就只能挨家挨户找酒吧,结果哪里也进不去,家家户户都是客满,人满为患,有钱都没地方花去。”

以后就是经验,同样是跨年,元旦的酒吧铁定爆满,而春节的酒吧,往往到处空虚。当然这是之前,以后就慢慢改变,元旦的酒吧还是难挤,而春节的酒吧,也是逐年地越来越热烈。大年夜跨年,大年初一凌晨几点还持续,魔王酒吧里外里,一样沸反盈天。

“结果那天最后,我们去了购物公园楼顶,那么个平时鬼都不上去的露天酒吧,还是临时加桌,还半天等不来服务员点单,点了单也半天上不来酒水,搞什么乱鬼啊,一个晚上颠倒黑白。”

一次元旦酒吧跨年,几个人都参与,放眼去短裙大腿,挤街塞巷青春人头,全世界似乎轰乱一处,说来都是往事,仿佛只在昨夜。

“那天是大斌挑头喝酒吧,那天后来了,还刮风还下雨,最后啤酒喝得又冷又饿,最后大家又躲到新洲桥洞底下去吃烧烤,一直吃,吃到天亮。”

说来,那时几个人中间,大斌还最为年轻,二十几岁,恋爱想结婚呢,一时不着对象,所以只在我们这些叔叔堆里混。所谓青春,就是能把自己点着了烧,大斌的青春火势正旺,而另外的我们,是捞着青春的余烬,夜以继日地取暖。

“是啊,新年第一天,忍着寒,受着冻,一堆人路边摊露天熬通宵吃烧烤,想想都好笑。”

不过再盛的嚣张,转头就是凋零,我们当时不能想象,后来不忍回顾。也就是随后的那几年,购物公园边上的平安大厦双子楼突兀而起,一时又是得天独厚,众口一词的深圳新高度。高处不胜吧,随后的一二十年,原本的福田中心区,却出其不意地落势了。字典里的盛极而衰,落实到一座最高塔楼的终于结顶,就近两朵伴花一样的购物公园,也季节般开败了。

“是啊,想想好笑啊,那时就大斌年纪小啊,专门弄着我们瞎来,我们也瞎玩,随他随便瞎闹。”

有过先例,最早最好的罗湖中心区,独一座地王大厦,始终是深圳的高度标志。终于京基100大楼卓尔凸起,崭新高度的俯视,周围所有匍匐矮势,罗湖老城不可逆地旧去。楼会老,城会旧,其中的人来人去,更会草一样新出又披靡。

“只是我们再瞎,现在还都瞎在,总瞎活吧,他倒是弄瞎,就那么瞎了。”

人间世固如此,说不上新鲜的开始,却从来陈旧地结束。旧友亲人,再怎样久别的话题,最后都归到掌故的絮叨,一个话头,一个话尾,无非讲事,无非说人。活人犹言,死人呜呼,到此大家不约而同,就举杯,相互一比,同声:

“敬大斌。”

城败了,深圳还在,就像人不走,心就跳。以前我回深圳,约着上酒吧,大斌也是必到的。有时大信或者大勇还生病,一时出不来,我还要上家去探望。只有大斌最年轻,一直壮实健康,退休了爱好海钓,赶东赶西逍遥,有热闹总是必到的。然而就去年,一个人家里,坐着马桶就去了,据说是一个屎头夹在裆里,硬是没挤出来。

“敬大斌。”

晚出的苗竟然早枯,而早生的老材却还残存,好汉不复当年,但活着就是硬道理,我们还能泡吧举杯。自酿的小麦啤,恰到好处的话,泡沫噙来,咂味都有丝丝甜意。即便牙缺舌苔厚,一副酒肠子还在,那酒的原味敏感,能沁心脾。

“我们喝自酿啤是后来了,就是上梅林的黑铁酒吧,好像是大勇先认识那里老板吧,去了一次之后,就一直去。”

一个七八张桌子的酒吧,小得不能再小,一开始几冷清。越角落越个别,立马对了我们脾气,有一阵几乎每周都去捧场。

“是啊,是啊,我也是听朋友介绍,说酒吧新开张,自酿啤酒新鲜,还打折。”

年轻时爱拼酒量,喝酒却不知酒。以后慢慢控酒,喝酒在酒,也不在酒。比如说,喝酒是要喝味道,找酒吧也要识门道,酒对的前提,首先要酒吧对。再比如说,酒好还要讲性价比,酒吧老板再客气也要买单,酒友再友谊也要AA制,通透的酒才能喝长久。

“我就不喜欢喝酒人多啊,越是客人少看着好像马上就要关门倒闭的,越是最喜欢去啊。”

地方不要太知名,老板人好,呆着舒服,酒水差不离,就是好去处。大信许多年一直孤僻,家里几个亲人,出门几个朋友,业余就是酒吧归宿。说来,我,还有大勇大信,性子里似乎也多失匹吧。生活里小群体,愿意小圈子,碰头老地方,喝酒老牌子,习惯了恋旧。或者,不论我们还是别人,也不论男人还是女人,由来陌生而聚的深圳人,都自带不服水土的城市孤,治愈系的自群体,最是疗人的安慰剂。

“是啊,许多地方我们开张第一天就去,然后隔几年,关张最后一晚我们还去,就那些个年,我们零零落落喝倒了多少家酒吧啊。”

酒吧的生存,如同酒客的流动,生意在转瞬之间消长。深圳人内核的竞争,就是深圳浮面的繁荣,方死即方生,男人女人中国人外国人,深圳没有谁随随便便成功。

“说到自酿啤酒好喝啊,还是水围村的李克酒吧,我就喜欢他家的苦啤酒,苦到最苦的四度,吃苦也是一种境界。”

李克是美国人,娶太太是中国人,养了几个混血孩子,也是美国人,也是中国人。但是李克酒吧的顾客,还是多数外国人,少数中国人。

“李克家的啤酒是好喝,不过我是不喜欢他的地方啊,鬼佬的气场不对,就听他们不停地叽里呱啦,呆着不舒服。”

那些年,太多中国人出国,小孩子欧美留学,出国门好像出家门。那些年,也太多外国人到中国,到中国一呆,还乐不思蜀。许多人像李克一样,娶了中国太太,入了中国的户。移民的城市,外地来的人孤独,外国来的人更孤独,身份不同语言半通,李克吧成为据点,鬼佬势必的归属。

“嗯,你就可怜可怜他们吧,换你去外国,所有人说英文,偏你讲中文,也要憋的。他们也就到李克那里,鬼佬碰鬼佬,说话才能聊得开。平时也是憋够了憋坏了,好不容易遇到畅快交流了,恨不能一口气叽里呱啦从早讲到晚,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来了就是深圳人,那时的口号多响啊,那时的深圳多好啊,就像一块磁铁,来了就是活路,来了就是扎根。不论全国各地来的中国人,不论全世界来的外国人,结果深圳的人口越来越爆炸,其中间杂的蓝眼睛黄头发,路头地铁里眼见着也习以为常。

外面暴雨了,铺天盖地的雨势,树冠丛中婆娑而下,露天的桌椅都光亮清洗,底下的平台很快淤水,下水管道汹涌排泄,耳背也听得“轰轰”的声响。

三维全息虚拟造影,店堂里立体呈现,大信帮我点看台湾的新闻,身临其境飓风中心,最先台南登陆,接下横贯海峡。记得早个二三十年,电视还有屏幕,许多的酒吧墙头,都会悬张一面电视,晚间直播体育比赛,那时一直兴盛的是英超,还有西班牙德比,永远皇马跟巴萨争冠。一晃时间又过了,世界杯又打了多少轮,中国队几次冲冠都冲不上,主教练也流水更换,C罗真的不行,还是要换梅西来当。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特区七十周年预言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15000,共计15000
  • 2017-08-21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8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8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5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木易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4
  • 瓜子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范明评委1230积分 2017/08/18 17:10:14
    • 分享到:
  • 这是一篇题材立意都很新鲜的小说。写法超出常规,从当下出发,写未来深圳的发展走势,似乎顺势而写,写的有理有据。由时光之屋这条线牵出,写深圳在时光隧道里的青春与衰老,新变旧,人变老,未来的深圳,深二代深三代将是城市人口的主体,他们落地生根的深圳是移民后的故乡,又会是怎样的光景。历史的被抒写关乎大时代背景,作者视野开阔,有着家国情怀的忧与思。
  • 嘿嘿,感谢。范明老师此评此品,真正帮此文点了睛。我写作根本立意,也正着眼于国之民之大趋势,以小说一裹也。再次感谢,作揖。

    回复

  • 水去的《深圳七十年》不是写深圳过去的历史,而是写深圳的未来,严格来说,未来的深圳只是个幌子,他还是写的现在,只是透过未来写现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视角,或者用故事结构更准确。这种时空的错位,将现在置于未来或过去来审视,肯定有不一样的发现。以未来的衰败来追寻当下的繁荣,那些在各个酒吧流连的日子,也变得珍贵起来。水去对于未来的描述还是轻描淡写,大写意的,就像窗外的风景,还没有真正深入未来人类的日常。
  • 这篇文章的价值不是对深圳未来的管窥与想象,而是提供了一个新的叙事方法和结构,原来故事还可以这样讲。如果把它作为一个科幻或魔幻作品,显然是要失望了的。

    回复

  • 如果问我喜欢这篇小说原因,那就是跳出了传统小说思维,用未来和过去式的衔接表述深圳,不一样的视角让人有种走向国际的错觉;若说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国际化的外衣里裹着小城镇,一群酒民的调侃日常。感觉饼有点画大了,故事构架有些单薄。有个不错的开头,却没有填好自己刨出来的坑。如果能表达出为何变成原始森林再去跟过去做对比可能画面感会更强烈些。至少不会让读者觉得深圳70年的变化有点莫名其妙。
  • 回复
  • 说心里话,我被水去这家伙的标题党作风欺骗了,原以为是洋洋洒洒几万字的“史记”,居然是小说。而且还是科幻的小说——貌似描写的是2050年左右的事情,好渺远。里面一些景象描写让我感觉看到蝴蝶效应里那种沧海桑田,如果深圳真的变成这样,不知如何?不过我想,那时估摸已经天下大同了吧,弄不好去欧洲只需一个上午时间,去美国只需穿越海底隧道,这样说来,又觉得索然无味。
  • 本文一贯的水去风格,小清新,还有一点小资,读来饶有兴致。可以想象他80岁时也是蛮好玩的老头。不过文中说梅罗当教练,有待商榷,实在看不出他们有成为教练的潜质。

    回复

  • 感谢费老师,此文,我另一立意,即是深圳精神,永远逐利,永远追新,永远生存之处即故乡。另一立意,即是预言,深圳之未来预言,国之未来预言,乃至世界之未来预言,诸君且活且旁观,是非一一对应否。所谓大局观,知古知今知未来。
  • 回复
  • 深圳以后会这样吗,应该不会吧,不敢想象
  • 回复
    • 木易6630积分 2017/08/14 13:56:16
    • 分享到:
  • 看到了熟悉面孔的原型和浓郁的日本次元风。试想,我是愿意在一座大森林的深圳待着的,城市会旧,人会老,但记忆还会在。
  • 那就呆着吧,偶尔上台南找我玩

    回复

    • 瓜子760积分 2017/08/14 13:48:57
    • 分享到:
  • 有趣!一股清流。未来的深圳倘若这般,我该去还是留下呢
  • 留下来,留下来,继续没爱完的爱。
  • 嘿嘿,走,还是不走,是个问题

    回复

  • 最近来访
  • 5320积分
  • 4星
  • 2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26300
  • 38
  • 5320
  • 因为热爱邻家,所以才愿意为邻家建言。据说,当年的邻家币之制,是王盛菲提出来的。可见,一个网站想要完善,得多聆听来自民间的智慧建言。关于邻家赛制,元罗一直在邻家玩耍,是最清楚邻家的一切赛制。要完善一个网站的成长,是需要多方达人的集思广益。元罗积极,总是第一时间提出建议。写这样的建议很花时间的,元罗辛苦了!文友们也要多跟帖来讨论2018的新赛制。2018,崭新的开始,全新的赛制,更应有积极参与的我们!

    吴春丽新赛制下应有新变化

    2018/1/15 10:32:34
  • 2018年1月11日(周四)晚上9点的“邻家文弹”可算得上是二十八期邻家文弹中持续时间最长、参与观众最多的一期!整场内容真的如主讲嘉宾费新乾先生那般:“文学发现”设想、“全民写作”计划让“邻家人”热血“沸(费)”腾;“普惠文学”、“皮肤主义”、“有机文学”让“邻家人”“心(新)”中希望满满;2018年,邻家文学社区推出的全新游戏规则让“邻家人”觉得“前(乾)”景一片大好!

    黄元罗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5 8:29:46
  • 谢过先生的分享。生活节奏加快和智能手机的广泛应用,催化推进微小说的欣欣向荣,或许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基本原理。先生乃闪小说高手,释疑闪小说推心置腹,施教深入浅出,认真拜读,受益良多。虽说文无定法,却也有基本套路,学习借鉴,少走弯路胜于盲人摸象。更有,狭小空间泼墨闪小说所须的精雕细刻工匠精神,于小小说短篇小说甚至中长篇小说,都有着广泛的意义。

    言默然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12 19:51:54
  • 忆往夕,壁立千仞,共峥嵘;掀新篇,海纳百川,同辉煌。邻家文学,五年里,迎纳天下文笔开创一片天地;新年伊始,费新乾,吹号角,召唤新朋旧友齐聚再接再厉。过往成就,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再创辉煌,须携手并肩同心协力。闻号角,蠢蠢欲动,文笔虽拙,甘洒一腔热血。我辈五零后,读书不多坎坷不少,阅历经历还算厚实,脑憨手笨了一点,何不趁还没迷糊还能敲击键盘,赶在夕阳落山之前,释放淡然恬实的灿烂?

    言默然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4:13:35
  • 昨晚的邻家文弹,张夏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后来的也夸夸嘛。谢林涛说:@憨憨老叟 重写一个108将吧。把我们微咖人也夸夸嘛。红月亮说:@憨憨老叟 现在要一千零八。他们的打趣,令我想起苹果手机的更新,苹果手机的更新算是飞快的。关于“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版本,这个是经典版。在此,@憨憨老叟,现在2018年了,什么时候推出一个“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的新版,在更齐全的加载中,体会新榜单

    吴春丽夸夸邻家江湖一百零八将

    2018/1/12 11:18:54
  • 昨晚,天冷,颈椎病的原因,只能躺在床上,将手机举高来看手机。本期的开讲嘉宾是费老师,精彩怎能错过。 古人写诗讲究章法,把律诗、绝句的布局分为起、承、转、合四个部份。清代学者刘熙载在《艺概》中对此加以总结:“起承转合四字,起者,起下也,连合亦起在内;合者,合上也,连起亦合在内,中间用承用转,皆兼顾起合也。”睦邻要往回追溯,起因是:文学发现,全民写作,邻家币机制…五年睦奖,历经多元磨砺,睦邻模式更成熟

    吴春丽费新乾:“睦奖”五年

    2018/1/12 10:43:20
  • 该首微诗歌“微”言大意,“诗”意人生,南国的冬天虽说很少见到“雪”,但因竞争所带来的“血”雨腥风却着实不少!所以,长期生活在南方的人基本上都有“南方真的很难”之感。友情提醒一下:作者来邻家贴文,若单纯是以文会友,文章篇幅长短不问;若是想搏个“名”或“利”的话,像这样的微诗歌,最好一次性能发上个三五首,作为草根一族,文章篇幅过短,结果大多是“寸草不生”!

    黄元罗南国的冬天

    2018/1/11 9:02:48
  • 很好,很深情,很不装。这不是你惯常的风格,但更朴实,更温柔敦厚。也许面对亲人,一切经验和技巧都是多余的,它只需要情绪的流动,山川草木,磨盘菜畦,都会来帮你,帮助把哀思与深情整理成诗的模样:结构与逻辑,意境与韵味。那些逝去的和仍然健在的亲人,与我们与简单的语言交流着:“你回来了。”“我们都很好,天气很凉,你要多穿点衣服。”但背后却粘连着一切美好。发现和歌咏这种美好,是诗歌应尽的义务。

    笑笑书生致亲人书

    2018/1/10 11:40:14
  • 闪小说因为其篇幅精短,处于快节奏生活状态下的读者们才有时间阅览;闪小说因为其内容精彩,看多了各类文体的读者们才愿意去品阅。本期主讲嘉宾憨憨老叟先生结合其经典作品《碑》《白云飘》《心愿》等给观众们派发了闪小说如何立意、闪小说写作技巧、闪小说怎样造势等一系列“干货”,让我们在2018年第一场暴雪中感到阵阵温暖。

    黄元罗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8 10:01:36
  • 热烈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揭牌暨谢林涛闪小说作品研讨会召开。我作为深圳的一名闪友,发去了贺信。我虽然在闪小说领域没有成就和建树,但是我依然爱着闪小说,也一直进行闪小说创作与学习。并且会一直坚持下去。深圳闪小说开放很多鲜花,有很多闪小说写作高手,他们把爱恨情仇都贯穿其中,得到了许多媒体的认可,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是闪小说创作的高地,我表示热烈祝贺,不遗余力支持闪小说创作祝贺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落成!

    潮湿的梦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7 16:00:13
  • “不碰。爸一口回决。”读得我有点心疼啊,春丽,也许这是你自己上次回去的真实事件吧。长年在外,因此同你父亲的见面也越来越少,为了生活,这真是无可奈何的人生啊。见一面便是一面,有时,没有见到面,但思念却是与日俱增的,思念成灾,化作文字了。父亲老了,一碰就碰在他的心坎上,一碰,在聚少离多的多的日子里画上了离别的一个句号,他怎能舍得你的离别啊。不得已而不碰吧。

    红红的雨蝴蝶不飞

    2018/1/6 14:47:25
  • 祝贺闪小说创研基地成立,祝贺谢林涛作品研讨会成功举办。双重喜事真是鼓舞人心。庆幸有老叟老师一直走在创研闪小说的路上。作品来源于生活而又要高于生活,只有对生活无限的热忱和沉淀,才能积累出好的素材。如果先生的墓志铭,白云飘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作品。谢林涛老师总结的真好。空白不是留白。要在针尖上跳芭蕾,太形象了。

    电击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22:15:06
  • 1月14日,深圳闪小说创研基地就要成立,在这个时间上,开讲嘉宾由憨憨老叟来担当,这个契机点的把握,特别好!在此,提前祝挂牌仪式暨谢林涛作品研究讨会圆满成功!本期憨憨老叟的开讲,干货够足,肯定花了很多的心思!要了解闪小说的历史及创作方法,就一定要认真阅读这第27期的邻家文弹。憨憨老叟说,写好闪小说需要四个字:微、新、密、奇。在讲“细节”描写时,还以其作品《白云飘》为例,如此细腻化讲解,让人很是受益!

    吴春丽憨憨老叟:闪小说要微、新、密、奇

    2018/1/5 15:29:52
  • 实际上这篇篇小说是2017年6月份写出来的,历时半年多时间。我所反应的人生就是一条船。大家在船上可以欣赏沿岸的风景,可以观察美好事物。但是遇到狂风暴雨,舵手不掌好舵,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文章中的幺姑就是其中之一。开始飞黄腾达,后不善于经营管理,听信谗言,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多,想发大财,结果导致公司倒闭,全军覆灭。最后政府卖掉设备,给员工发生工资,这个就是生活当中的一只船。需要破浪前进,完成生命搏击。

    潮湿的梦一条船

    2018/1/2 22:08:15
  • 很多人希望某篇小说在故事情节上能精彩纷呈,在最终结局上善恶终有报。我们多么愿意看到文章中的“陈小雨”这位如扶桑花般有着微妙的羞涩美的女孩,出污泥而不染,能在某种机缘巧合下有个好的归宿。只不过,“扶桑”也有可能是“服丧”,果不其然,在鸟城某休闲会所大厅里做技师的陈小雨最终也成为她口中的“穿短裙的姐姐”。令人唏嘘的无奈却又让人不得不承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生活!

    黄元罗夜扶桑

    2018/1/2 10:1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