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七十年
  • 点击:1656评论:142017/08/14 13:40


标准的台风天,气压很低,潮湿闷热,一切的先兆,深圳即将的际遇。

跟三十年前相比,现在的福田,简直就像一座森林,莲花山以下都被连片埋没了。早年间一些残存的建筑,图书馆中心书城之类,都成了夹缝中的点缀,陈旧的遗迹破败。当然,再回溯四十年,七十年前才刚特区开发的深圳,也是山林到处,如今几近抛荒的福田,也不过是重归原始。

深南大道东西依旧,只是新气不再,证券大厦高耸的两侧,几十年前新起的楼宇,几十年后都成黯淡建筑。车水马龙的交通,曾经一天到晚堵塞,如今开阔间眼见荒芜,偶尔一两部汽车呼啸开过,空旷而寂寞,宛若从前好莱坞电影里的西部。

光屋酒吧,就落在深南大道一侧,一座同样一色黯淡的老楼一角。几乎是在榕树林的包裹之中,一块霓虹招牌彩色醒目,时间里一旧,也十几年头了。每次回来深圳,我也必至光屋酒吧坐坐,年纪大了,再好喝的自酿啤酒,也是喝不大动了,但是到是必须到的。

下午,似乎台风的前锋已经到了,开始一阵疾一阵缓地侵雨,风刮树动的,室外是不能坐了。三个老头就退回室内,就近大门橱窗坐下,一张桌子一扎酒,每人一个杯子。就枯坐着,就着外面善变的天色,或者有话,或者没话,半天都不闲话一句。人都几十年活过来,老过来,年轻时再是多舌嘴碎,生理退化了,自然话淡了。

好在岁月再变迁,时代再变异,人们聚来交道的酒吧样貌,还是基本不变。尤其光屋这类自酿啤吧,吧台后的标准陈设,就是几个酿酒的大圆罐子,喝一辈子酒了,几乎大同小异。

我,大信,大勇,几十年交情,几十年喝酒,每每久则必凑的聚会,段落的时空里,往往会相应固定一两个酒吧,而且自酿啤是一致优选。老来后来的话来话去,似乎不可避免总是追忆过去,我们几个人大半世的交集,似乎也就是一个个的酒吧。

“大施,我们一开始最多碰头的,就是购物公园的魔王吧吧?下午四点多开店就去,一直到晚上八点半前,都是Happy hour,所有酒水都是买一送一。”

大信与我结识最早,深圳就是人碰人,生人碰成熟人,投缘还能一起喝酒,一喝就几十年下来。

“是啊,大施你只爱喝德国的黑啤,要么柏龙,要么艾丁格,我一开始还喝不惯,嫌黑啤太醇,和你们一喝就晕,一晕就醉。”

大勇是后来加入的,一个人不能喝酒,一个人也不怕喝酒,酒劲喝出来了,也就几十年酒友一直下来了。

“是啊,自己不能喝,你还觉得黑啤好喝,又控制不住死喝,最后算算,每次还就数你多喝。”

其实,三人之中,大勇年龄还是最大的,我是老二,大信老三。四十年前我们一起时候,大信三十多,我四十,大勇四十出头。那时特区正好成立三十年,而立傲兀的大深圳城,我们幸在恰是中生代。

“那时的酒吧很多啊,购物公园里的,几乎所有的酒吧,我们都是挨家喝过啊。喜欢的,不喜欢的,吵的,闹的,有些喝着喝着就会打翻天的。还有就是土豪得不得了的,那时是有土豪的叫法吧?酒吧里居然还有唱卡拉OK的,对了,那时还有个说法,叫做土洋土洋的,那种叫你去过一次就不想再去第二次的。”

从来的深圳,就是前赴后继的青春堆砌,前浪后浪一浪一浪,东奔西走生计,东拼西凑生活。白天一副面孔,黑天一副躯体,夜晚的荷尔蒙最是驱使,酒吧里成群结队的年轻。而我们几个,恰是年轻的尾巴,年轻中最为不年轻的一伙,却还乐意年轻般酒吧生活。

“嗯,还记得有一次么,那一次元旦跨年,我们一共凑了几个人?晚饭之后再家里出来,一起上购物公园找酒吧。”

最为热闹的城市,最怕落寞的人群,记得那时不仅元旦跨年,甚至还有春节跨年,我们往往也是凑堆,互助般酒吧一起。尤其春节,移民的城市,就会候鸟般定时出空,还会留住过年的,往往就要抱团,小团圆之中温暖。

“是啊,是啊,那次也是搞笑,大斌说是在草莓酒吧订好位了,去了就是人山人海,鬼都挤不进去。后来就只能挨家挨户找酒吧,结果哪里也进不去,家家户户都是客满,人满为患,有钱都没地方花去。”

以后就是经验,同样是跨年,元旦的酒吧铁定爆满,而春节的酒吧,往往到处空虚。当然这是之前,以后就慢慢改变,元旦的酒吧还是难挤,而春节的酒吧,也是逐年地越来越热烈。大年夜跨年,大年初一凌晨几点还持续,魔王酒吧里外里,一样沸反盈天。

“结果那天最后,我们去了购物公园楼顶,那么个平时鬼都不上去的露天酒吧,还是临时加桌,还半天等不来服务员点单,点了单也半天上不来酒水,搞什么乱鬼啊,一个晚上颠倒黑白。”

一次元旦酒吧跨年,几个人都参与,放眼去短裙大腿,挤街塞巷青春人头,全世界似乎轰乱一处,说来都是往事,仿佛只在昨夜。

“那天是大斌挑头喝酒吧,那天后来了,还刮风还下雨,最后啤酒喝得又冷又饿,最后大家又躲到新洲桥洞底下去吃烧烤,一直吃,吃到天亮。”

说来,那时几个人中间,大斌还最为年轻,二十几岁,恋爱想结婚呢,一时不着对象,所以只在我们这些叔叔堆里混。所谓青春,就是能把自己点着了烧,大斌的青春火势正旺,而另外的我们,是捞着青春的余烬,夜以继日地取暖。

“是啊,新年第一天,忍着寒,受着冻,一堆人路边摊露天熬通宵吃烧烤,想想都好笑。”

不过再盛的嚣张,转头就是凋零,我们当时不能想象,后来不忍回顾。也就是随后的那几年,购物公园边上的平安大厦双子楼突兀而起,一时又是得天独厚,众口一词的深圳新高度。高处不胜吧,随后的一二十年,原本的福田中心区,却出其不意地落势了。字典里的盛极而衰,落实到一座最高塔楼的终于结顶,就近两朵伴花一样的购物公园,也季节般开败了。

“是啊,想想好笑啊,那时就大斌年纪小啊,专门弄着我们瞎来,我们也瞎玩,随他随便瞎闹。”

有过先例,最早最好的罗湖中心区,独一座地王大厦,始终是深圳的高度标志。终于京基100大楼卓尔凸起,崭新高度的俯视,周围所有匍匐矮势,罗湖老城不可逆地旧去。楼会老,城会旧,其中的人来人去,更会草一样新出又披靡。

“只是我们再瞎,现在还都瞎在,总瞎活吧,他倒是弄瞎,就那么瞎了。”

人间世固如此,说不上新鲜的开始,却从来陈旧地结束。旧友亲人,再怎样久别的话题,最后都归到掌故的絮叨,一个话头,一个话尾,无非讲事,无非说人。活人犹言,死人呜呼,到此大家不约而同,就举杯,相互一比,同声:

“敬大斌。”

城败了,深圳还在,就像人不走,心就跳。以前我回深圳,约着上酒吧,大斌也是必到的。有时大信或者大勇还生病,一时出不来,我还要上家去探望。只有大斌最年轻,一直壮实健康,退休了爱好海钓,赶东赶西逍遥,有热闹总是必到的。然而就去年,一个人家里,坐着马桶就去了,据说是一个屎头夹在裆里,硬是没挤出来。

“敬大斌。”

晚出的苗竟然早枯,而早生的老材却还残存,好汉不复当年,但活着就是硬道理,我们还能泡吧举杯。自酿的小麦啤,恰到好处的话,泡沫噙来,咂味都有丝丝甜意。即便牙缺舌苔厚,一副酒肠子还在,那酒的原味敏感,能沁心脾。

“我们喝自酿啤是后来了,就是上梅林的黑铁酒吧,好像是大勇先认识那里老板吧,去了一次之后,就一直去。”

一个七八张桌子的酒吧,小得不能再小,一开始几冷清。越角落越个别,立马对了我们脾气,有一阵几乎每周都去捧场。

“是啊,是啊,我也是听朋友介绍,说酒吧新开张,自酿啤酒新鲜,还打折。”

年轻时爱拼酒量,喝酒却不知酒。以后慢慢控酒,喝酒在酒,也不在酒。比如说,喝酒是要喝味道,找酒吧也要识门道,酒对的前提,首先要酒吧对。再比如说,酒好还要讲性价比,酒吧老板再客气也要买单,酒友再友谊也要AA制,通透的酒才能喝长久。

“我就不喜欢喝酒人多啊,越是客人少看着好像马上就要关门倒闭的,越是最喜欢去啊。”

地方不要太知名,老板人好,呆着舒服,酒水差不离,就是好去处。大信许多年一直孤僻,家里几个亲人,出门几个朋友,业余就是酒吧归宿。说来,我,还有大勇大信,性子里似乎也多失匹吧。生活里小群体,愿意小圈子,碰头老地方,喝酒老牌子,习惯了恋旧。或者,不论我们还是别人,也不论男人还是女人,由来陌生而聚的深圳人,都自带不服水土的城市孤,治愈系的自群体,最是疗人的安慰剂。

“是啊,许多地方我们开张第一天就去,然后隔几年,关张最后一晚我们还去,就那些个年,我们零零落落喝倒了多少家酒吧啊。”

酒吧的生存,如同酒客的流动,生意在转瞬之间消长。深圳人内核的竞争,就是深圳浮面的繁荣,方死即方生,男人女人中国人外国人,深圳没有谁随随便便成功。

“说到自酿啤酒好喝啊,还是水围村的李克酒吧,我就喜欢他家的苦啤酒,苦到最苦的四度,吃苦也是一种境界。”

李克是美国人,娶太太是中国人,养了几个混血孩子,也是美国人,也是中国人。但是李克酒吧的顾客,还是多数外国人,少数中国人。

“李克家的啤酒是好喝,不过我是不喜欢他的地方啊,鬼佬的气场不对,就听他们不停地叽里呱啦,呆着不舒服。”

那些年,太多中国人出国,小孩子欧美留学,出国门好像出家门。那些年,也太多外国人到中国,到中国一呆,还乐不思蜀。许多人像李克一样,娶了中国太太,入了中国的户。移民的城市,外地来的人孤独,外国来的人更孤独,身份不同语言半通,李克吧成为据点,鬼佬势必的归属。

“嗯,你就可怜可怜他们吧,换你去外国,所有人说英文,偏你讲中文,也要憋的。他们也就到李克那里,鬼佬碰鬼佬,说话才能聊得开。平时也是憋够了憋坏了,好不容易遇到畅快交流了,恨不能一口气叽里呱啦从早讲到晚,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来了就是深圳人,那时的口号多响啊,那时的深圳多好啊,就像一块磁铁,来了就是活路,来了就是扎根。不论全国各地来的中国人,不论全世界来的外国人,结果深圳的人口越来越爆炸,其中间杂的蓝眼睛黄头发,路头地铁里眼见着也习以为常。

外面暴雨了,铺天盖地的雨势,树冠丛中婆娑而下,露天的桌椅都光亮清洗,底下的平台很快淤水,下水管道汹涌排泄,耳背也听得“轰轰”的声响。

三维全息虚拟造影,店堂里立体呈现,大信帮我点看台湾的新闻,身临其境飓风中心,最先台南登陆,接下横贯海峡。记得早个二三十年,电视还有屏幕,许多的酒吧墙头,都会悬张一面电视,晚间直播体育比赛,那时一直兴盛的是英超,还有西班牙德比,永远皇马跟巴萨争冠。一晃时间又过了,世界杯又打了多少轮,中国队几次冲冠都冲不上,主教练也流水更换,C罗真的不行,还是要换梅西来当。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特区七十周年预言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15000,共计15000
  • 2017-08-21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8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8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5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5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木易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4
  • 瓜子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7-08-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范明评委1230积分 2017/08/18 17:10:14
    • 分享到:
  • 这是一篇题材立意都很新鲜的小说。写法超出常规,从当下出发,写未来深圳的发展走势,似乎顺势而写,写的有理有据。由时光之屋这条线牵出,写深圳在时光隧道里的青春与衰老,新变旧,人变老,未来的深圳,深二代深三代将是城市人口的主体,他们落地生根的深圳是移民后的故乡,又会是怎样的光景。历史的被抒写关乎大时代背景,作者视野开阔,有着家国情怀的忧与思。
  • 嘿嘿,感谢。范明老师此评此品,真正帮此文点了睛。我写作根本立意,也正着眼于国之民之大趋势,以小说一裹也。再次感谢,作揖。

    回复

  • 水去的《深圳七十年》不是写深圳过去的历史,而是写深圳的未来,严格来说,未来的深圳只是个幌子,他还是写的现在,只是透过未来写现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视角,或者用故事结构更准确。这种时空的错位,将现在置于未来或过去来审视,肯定有不一样的发现。以未来的衰败来追寻当下的繁荣,那些在各个酒吧流连的日子,也变得珍贵起来。水去对于未来的描述还是轻描淡写,大写意的,就像窗外的风景,还没有真正深入未来人类的日常。
  • 这篇文章的价值不是对深圳未来的管窥与想象,而是提供了一个新的叙事方法和结构,原来故事还可以这样讲。如果把它作为一个科幻或魔幻作品,显然是要失望了的。

    回复

  • 如果问我喜欢这篇小说原因,那就是跳出了传统小说思维,用未来和过去式的衔接表述深圳,不一样的视角让人有种走向国际的错觉;若说不喜欢的地方就是国际化的外衣里裹着小城镇,一群酒民的调侃日常。感觉饼有点画大了,故事构架有些单薄。有个不错的开头,却没有填好自己刨出来的坑。如果能表达出为何变成原始森林再去跟过去做对比可能画面感会更强烈些。至少不会让读者觉得深圳70年的变化有点莫名其妙。
  • 回复
  • 说心里话,我被水去这家伙的标题党作风欺骗了,原以为是洋洋洒洒几万字的“史记”,居然是小说。而且还是科幻的小说——貌似描写的是2050年左右的事情,好渺远。里面一些景象描写让我感觉看到蝴蝶效应里那种沧海桑田,如果深圳真的变成这样,不知如何?不过我想,那时估摸已经天下大同了吧,弄不好去欧洲只需一个上午时间,去美国只需穿越海底隧道,这样说来,又觉得索然无味。
  • 本文一贯的水去风格,小清新,还有一点小资,读来饶有兴致。可以想象他80岁时也是蛮好玩的老头。不过文中说梅罗当教练,有待商榷,实在看不出他们有成为教练的潜质。

    回复

  • 感谢费老师,此文,我另一立意,即是深圳精神,永远逐利,永远追新,永远生存之处即故乡。另一立意,即是预言,深圳之未来预言,国之未来预言,乃至世界之未来预言,诸君且活且旁观,是非一一对应否。所谓大局观,知古知今知未来。
  • 回复
  • 深圳以后会这样吗,应该不会吧,不敢想象
  • 回复
    • 木易5800积分 2017/08/14 13:56:16
    • 分享到:
  • 看到了熟悉面孔的原型和浓郁的日本次元风。试想,我是愿意在一座大森林的深圳待着的,城市会旧,人会老,但记忆还会在。
  • 那就呆着吧,偶尔上台南找我玩

    回复

    • 瓜子700积分 2017/08/14 13:48:57
    • 分享到:
  • 有趣!一股清流。未来的深圳倘若这般,我该去还是留下呢
  • 留下来,留下来,继续没爱完的爱。
  • 嘿嘿,走,还是不走,是个问题

    回复

  • 最近来访
  • 5230积分
  • 4星
  • 2钻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才学沙弥能入定,便乘竹马觅黄粱。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2
  • 300
  • 37
  • 5230
  • 啃惯了薛大姐的短篇小说,突然间给我们上来一碗略带苦涩味的心灵鸡汤,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人生不过如此,但人生又不得不如此。作为同样即将步入“不惑”的你、我、他,不要说已没有权力来选择人生,就连“选择人生”这个念头都不敢想!因为处在这样一个年龄段的群体,上有已步入晚年的两对父母,下有尚未成年的子女,所以,套改一下您在本月初发的一篇文章的标题:“奔跑吧,中年”以互勉。

    黄元罗不过如此

    2017/11/22 8:57:11
  • 日常生活中的事物一一入诗,自然,妥帖,充满思辨色彩。有时候,透过这些词语,这些句子,你能触摸到上帝的脉搏:微微跳动,却显勃勃生机,不动声色,却了然万物。当然,上帝有上帝的痛苦,把玩这些词句,有时未免面露忧郁,内心慌乱,对自己创造的这个世界既欣喜,又倦怠。难得如此复杂的内容都被你貌似从容地表达出来了——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这就是词语

    笑笑书生这就是词语(外9首)

    2017/11/21 18:49:52
  • 原本没看出你和不惑有什么关系,经你一说,吓一跳。时间真是个奇妙而残忍的东西,虽然无声无息,所改变一切:大地、河流、岩石、蚕、蝴蝶、花草树木,以及人。对于写作者来说,敏感是第一要求,别人看不到、感受不到的地方,往往能在内心深处刮起飓风、掀起巨浪。于是乎感慨、叹息、闷闷不乐,常怀千岁忧,何不秉烛游。然而回头想想,又觉多事。人生不过如此。都是空空世界里的一片云罢了,哭什么,笑什么?就是这样。

    笑笑书生不过如此

    2017/11/21 17:59:55
  • 那瓶“神仙水”已经生萍,小女孩心头也已经生萍。但那毕竟只是浮萍,无根,叶青青,随波而微微荡漾,已如海上波澜。山耶水耶?风耶萍耶?情缱绻,意渺渺,宛在水中央,宛在萍叶间。略显粗犷的文字,却表达出十分精细、生动、空灵的意蕴,人与景合,景与情谐,如一首不分行的长诗——读毕,我心也已生萍。

    笑笑书生净水已生萍

    2017/11/21 16:16:48
  • 谢谢书生的精彩演讲,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很钦佩你读了很多的书,从书中获得许多理论与创作灵感。我记住你的话:读你喜欢的作品,学你喜欢的作家,以你擅长的文体,用你熟悉的素材,写你想写的小说,收获你理想中的读者,在无限的文学里获得尽可能多的满足与乐趣,并力所能及地推动文学向前再前进一毫米、一厘米,至不济也要为同行们鼓掌、呐喊、助威、拉赞助、送温暖。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来写小说,写得好与差,我们行动了。

    春风妙语笑笑书生:无限文学,领异标新

    2017/11/18 0:15:56
  • 我的邻家,又改版了!这两天进邻家一看,进入“我的邻家”一看,发现页面又进行了精装修——动态、打赏、评论、作品、推荐。这个版块中,我最喜欢“推荐”,这样读者不用费心地去搜索优秀作品,只需点开“推荐”,就可很快看到邻家结集的诸多优秀作品。而在页面的上方,一个最起眼的地方,是最新公告,这样的细节很温馨!以往,如果要看公告,是要转换页面的,现在,就在同一个版,信息的容量大了,大到可以了解“TA人印象”等等

    吴春丽喜欢读书与写文字

    2017/11/16 9:33:48
  • 写长篇,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强劲的体魄,还需要耐得住自己的拷问,需要恒心和毅力。有经验的人说,写长篇,甚至不敢生一场病。那气,会断的。但是,作为一个热爱文字的人,一定要写一部长篇小说来试试,那是一场宏大的交响乐,在那样的精神历程里,你会更立体地看清这个世界,还有自己。这个秋天,我通过你的文字,看到了这样的勇气和力量。

    黑雪深圳苍穹下(二)

    2017/11/13 16:31:41
  • 有三年的时间了吧,因为喜欢邻家,每天都要进邻家读写评。去年的某一天,突然感觉脖子处有剌痛感,刚开始还以为是落枕了,想着过几天会好的,谁知道症状越来越严重了,去医院一拍片子,原来是劲椎病。医生说,你是不是每天都保持同一个动作?可不是嘛,每天对着电脑,就在邻家读写评。我问医生,这病能治好吗?医生说,只能改变现有的生活方式、姿式。也就从那时开始,不怎么敢老是对着电脑了。劲椎病不算大病,但疼起来蛮痛的!

    吴春丽南方有雪

    2017/11/13 8:54:42
  • 在家,被你优美的诗句打动。在众人追求小说虚构横行的年代,依然留存一小块口香糖,那是诗歌哦。读你的诗歌,给我感觉眼前一亮,物象,意象,意境都在自然地出来,比深浅些,比浅深些,深浅适宜,这不通俗,但易懂。这才是真艺术。很有内涵很有张力的组诗,用心,真情,意境,旋律兼备,不失为优秀之作。具有卞之琳大师之风范。学习,遥祝!

    杨辉腾关于夏日

    2017/11/11 0:07:41
  • 欣赏作者的四首诗歌。致友人,沉郁顿挫的语言,有迷离的落寞美感。也许友人分别只为了遇见而已。海上布道者,显示了诗人清高却不落俗套的情感。练习曲,跳跃的情感和敏感的思维,参差的叠加语言,错落地诉说着周末不回家之男人的寂寞。有中生无,感情热烈奔放,诗意翻跌,比喻大胆,气度浑厚。像绵羊那么轻盈,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搭配,却滋生出陌生化的完美感受。另类的语言,充满魔性的阅读吸引力。

    电击像绵羊那么轻盈(四首)

    2017/11/9 22:13:46
  • 爷爷奶奶的爱情是爷爷的棍子奶奶的厚棉裤;没有风花雪月,没有花前月下,爷爷奶奶的爱情从少年走过中年走到老年,依然历久弥新;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轰轰烈烈,爷爷奶奶的爱情即使经历了生活的苦难,依然醇香醉人。青丝到白发,岁月的风霜改变了容颜,却没有改变心手相牵的默契。这样的一份爱情,踏实、坚定、平凡、温暖;两双满是皱纹的手还将相互搀扶,两串相濡以沫的脚印还将一起继续前行,看云卷云舒,看沧海桑田。

    寒塘听雨​奶奶的法宝

    2017/11/8 13:27:02
  • 一天晨练,作者看见平时病怏怏的老黄,一反常态:健步如飞,面泛红润,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态。一打听,原来去泰国旅游,买到灵丹妙药——蝎子毒酒。这药特神奇,平时浑身上下哪儿都疼,饮下此酒,周身轻快,哪儿也不疼。又一天,再次看到老黄,大吃一惊,他形容大变,骨瘦如柴,像霜打的茄子。原来他发现药酒里的蝎子是塑料做的。他精神一夸,就全线崩溃,所有的病都来了。简单故事,道出深奥道理:受骗千万别上火,心态不好能死人。

    北国寒星灵丹妙药

    2017/11/7 11:40:33
  • 一篇文章,如果在写作技巧上能达到“色香味俱全”的境界,不失为一种成功;若在创作内容上也力求“色香味俱全”的话,则给人一种失真的感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行文就是要让读者能在字里行间看到人性的矛盾与挣扎,从而引起共鸣!这也是《众筹》能够在众多优秀的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祝贺作者!

    黄元罗​黄春燕:寻找不着的过程也是美

    2017/11/7 8:20:28
  • 丽娜的叙事能力很强。无论是小说还是非虚构,都能迅速编织一个故事框架,这篇纪实散文,却有着小说一样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和冷静观察。摊上这么个孩子,作为母亲确实很艰难,我想到我楼下的邻居也有个自闭症小孩,每次都得用绳子绑着,像牵一只小狗一样,一刻都不能离开。作为女人是伟大的,也是值得同情的。但作为母亲,是失败的,每次训斥孩子“傻瓜、白痴”,都不应该是母亲所为。

    江飞泉奔跑的少年

    2017/11/6 18:29:34
  • 游游的文字感觉是一流的,既有小女子的温婉细腻,又有汉子般抽丝般的残忍。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关系,表面上很简单,三角关系而已。实际上,各个心怀鬼胎,尤其第三者绿珠,就是个心机婊,步步为营。何其哪是她的对手,所以从一开始就让人不安,我甚至想到凶杀案这类情节。然而情节发展,让我诧异,女女之间蕾丝边一样的感情,与其说是阴谋不如说是绿珠内心的镜像,她是一个随意的女人。

    江飞泉迷魂记

    2017/11/6 17:13:4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