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日再聚
  • 点击:1325评论:112017/08/20 15:37

深圳的五月,仿佛已是盛夏。上了夜班从厂房走出来,阳光明晃晃地刺眼,一时间竟然睁不开眼睛。还好,出了厂门将背对着阳光前行,没走几步,背上的衣服就开始发烫。

饭堂夜里和早上并不营业,此刻我走出厂外只是为了买份早餐。有些同事怕麻烦,会将就着吃些面包或是泡面。这些食品偶尔吃一顿是不错的,或许还可以当作美食来品尝;倘若被迫天天吃,无疑是味同嚼蜡的。大凡上夜班的人一去厕所就能蹲半个小时,那绝对是事出有因的。

每天下班后我都对自己说,去外面走一走吧,就当是透透气也不错。还好,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快餐店的大门永远为我们敞开着。当我走在园区路上的时候,我想着,要给刘然打个电话。

今天是刘然生日,往年他会召集我和高兵聚一聚的,这次我却去不成了。刘然是我们中间最忙碌的一个人,他经营着一家小型胶袋制品厂,生产各种尺寸的保鲜袋、包装袋、垃圾袋……。他的妻子小欣并不善于管理生产,厂里忙里忙外都是他一个人。我和高兵曾多次建议他招个帮手,他总是说:“其实活不多,一会儿就忙完了,多请个人不划算。”

一年下来,只有到了他生日那天,才有机会看到他在餐桌前轻轻松松地坐下来,陪我们聊聊天,说说旧事。我知道这样的一天来之不易,所以不想错过。今天早上快下班的时候,我去找组长请假,他说:“你这个月已经请过三次假,还能请吗?你进厂也有一年多了,难道还不知道这条厂规?”

我细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确实请过三次假了:第一次去银行补卡,后来因为重感冒又请了两次假。厂里有规定,一个月内请假不能超过三次,否则便按旷工论处。是我疏忽大意,请假几次都忘了——最后灰头土脸地走出了仓库小办公室。

此刻走在路上,我开始怀念起之前那些自由自在的日子。差不多有五六年的时间,我在这座城市里到处游走,摆过地摊、开过铺面,虽然最后以店铺转让收场,那些日子却过得随心。现在复进工厂上班,感觉就像起床溜达了一圈又上床重寻旧梦。然而梦已远去,只留下残留的躯壳。

我可以让此刻的情绪平静下来,却无法忘记组长当时讥讽的语气。身为组长的他,是否就时时刻刻记得厂规呢?我看未必。每到上夜班他就经常去外面喝酒,当他带着满身酒气回来的时候,通常已经到了下半夜。他摇摇晃晃地走上二楼半成品仓库,随便找个角落便胡乱躺在纸箱上,接着便鼾声如雷;有时即便没听到鼾声,那双脱下来的鞋子与双脚所散发出来的气味,也是他存在的标志,贸然闯入领地,赶紧掩鼻而退避三米之外:那时候的他将厂规置于何处?

说来惭愧,当初来面试的时候我应聘的正是他的职位,可当我办好入职手续后,他却不辞工了。面试我的仓库主管也没有办法,后来给了我一个仓库储干的职务,干的是仓管员的活,每天听由那位视辞职如儿戏的组长呼来唤去,这究竟算哪门子的事?

抱怨归抱怨,当时的我并没有顶撞组长,也没再多言,显得很平静的样子下班了。已过而立之年,想起以前一些冲动之事常会感到后悔,后悔次数多了,很多事情就看淡了。

我打电话将这些告诉了刘然。说实话,一起来深圳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缺席,难免有些遗憾。刘然却安慰我,说:“不让你请假就算了,生日年年都过,可不要因此耽误了上班。若是有空,我们兄弟三人再好好聚一聚……”

买了早餐回到宿舍,窗户竟然是关着的,风扇也没开,一时间就像走进了一个密不透风的蒸笼。我将快餐盒放在床铺上,赶紧去开窗户。宿舍外那条铺了好几个月的路正在浇沥青,浓烈的沥青味扑面而来,赶紧关了。转身去开风扇,风扇还是坏的,上前天就催促厂务人员来修,不想今天还没修好,着实让人气愤。

宿舍里入住了十人,跟我上同一个班次的另外还有五个人,此刻都已躺在床上。在这闷热的空间里,他们尽量裸露着自己的身体,白花花的,仿佛五堆肥肉。他们是注塑车间的加料员,一整夜的忙碌早已累得疲惫不堪。人在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入睡的,他们会梦到家乡吗?或是喜欢的姑娘?或是细雨纷飞的清凉世界?我不知道。

我却因为烦闷,心里清静不下来。想到今晚还有整晚的班要上,强迫自己睡去,依旧还是睡不着,愈是心烦。浑身的汗水也涌出来凑热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我,就像一条在搁浅在沙滩上的鱼。

到了中午时候,上白班的人回来休息;过后,睡醒的人起来喝水——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一直到下午才睡着。迷迷糊糊睡了四个小时,七点的闹钟响了,躺在床上半天不想起。我知道,必须要起床了,八点上班,除去吃饭的时间,已容不得赖床。

洗了脸晕乎乎地下楼来,依旧还是那块天空;饭堂灯光昏暗,冷冷清清的依旧还是那么几个人,不会有任何新意到来。

厂里有规定,所有部门上下班时必须站队集合,点名未到者,以迟到或是早退论处。仓库部门集合地点在二楼,慢吞吞地走上楼梯道,昏暗的灯光就像一张无精打采的脸。通常主持者是当班的组长,不知为何,今天主管却来了。自从厂里的注塑车间实施按件计酬之后,主管已经很久没有主持过集合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他表达抗议的一种方式?

注塑车间实施按件计酬,初衷是为了提升员工的积极性,然而因为对数量管控不严,反而为投机取巧者提供了可乘之机。不知机台操作员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反正每次半成品入库时,总会有几箱出现数量短装的情况。起初,仓库主管对此问题非常重视,他要求所有仓管员必须要认真核查入库数量,若是数量不符,直接退回注塑车间。可惜实施一段时间后,不但得罪了许多人,短装现象却并未改善。当所有主管都偏向“可能是无意之中短装的”这一说法后,他是孤立的。孤军奋战的他后来也放弃了坚持,不再过问。

一切又恢复了风平浪静,到最后出现账物不符的情况时,研发部门开空单领去报废,然后回来大家接着谈笑风生。

然而,可能是今天白班的仓管员疏忽了,竟然没有联系研发的人来销账,有账无物,导致组装线停线二十分钟。不过这样的事之前已有先例,这次主管也没有问责,只是提醒大家,要提高警惕,发现问题及时去处理。然而我们班的组长就像领了秘旨般表情极为严肃,他单独向我面授机宜:“必须要仔细清点入库数量,每箱都要点,之前的库存全部盘点!”

如此这般巨大的工作量,若是没有人来帮忙,估计一个通宵也完不成。然而组长对我的请求很干脆地拒绝了。仓库有些闷热,他似乎急着要去小办公室,转身就走了,留下我在原地傻傻地站着。如果我此刻选择消极对待,他绝不会来找我的麻烦;但是到了明天集合之后,主管定会来找我了,那时处罚是难免的。只要违反了厂规,无论轻重,首先当月的全勤奖就会被扣除,其它对应的处罚另算。进厂打工不容易,犯不着跟钱较劲。

每箱物料的重量大约在三十斤左右,叠了六层高,一个人搬上搬下,确实比较吃力。忙了大半个小时,衣服就能拧出水来,索性脱了,反正晚上没有女性光临仓库。

差不多九点的时候,刘然打来电话:“高兵今晚好像不大对劲,大杯大杯地灌自己——要不,你还是过来一趟吧!”

大概现场不方便说话,刘然的声音遮遮掩掩的,让我更是心急。

我赶紧穿上衣服,心急火燎地来到小办公室向组长说明了情况,打算出去一趟。斜坐在吊扇下的组长,双脚搭在办公桌上,正捧着手机浏览“六合彩”网页。我们这位组长平时没有多少爱好,就喜欢研究“六合彩”特码。他似乎天赋异禀,竟能从一大堆繁杂的文字谜语中猜出一个数字来,而且又善于吹捧自己的过往战绩,不管是否真有获利,反正大家是信了,因此在厂里被尊称为“码神”。若是在厂外相遇,递烟买水的人不少。

我说完后,码神并没有改变坐姿。他看了我一眼,大概我身上那件已经湿透了的衣服汗味较重,他用手不停地在鼻子前扇来扇去,以此提醒我应该保持距离。码神并没有直接答复我,而是慢条斯理地顾左右而言他,显出一幅深不可测的模样。我是个急性子,平日里最不喜欢与装腔作势者为伍,此刻更是心烦。我当即就发火了,甩门而出:

“懒得听你废话!”

快下楼梯时我回头看了码神一眼,他脸上的表情是僵硬的,张开的嘴巴不合也不拢。

我没有回宿舍换衣服,直接走到大路边等车。夜空中布满乌云,昏暗的月亮躲在云层后面,就像一块长了霉的饼——这样的景象是要下雨的前奏。深圳是一座追求效率的城市,就连天气也受了影响,通常不需要雷鸣电闪的酝酿,倾盆大雨说来就会来的。可是,等的出租车却一直没来。

后来,等不及了,就拦了一辆载客的电动单车。上车后师傅问我去哪里,一时间竟然回答不上来,匆匆忙忙的,忘了问刘然地点了。我一边跟师傅解释一边给刘然打电话,刘然催促着说:

“快点过来,在陈伯这里。”

师傅载着我全速前行,晚风在耳边呼呼作响。灯火疏离,浮生若梦,一时间想起了一些往事。

2001年的春末,三个十八九岁的年青人从广州来到龙华,他们手里拿着一封信边走边问,穿过许多个工地才找到信封上的地址——那三个年青人就是刘然、高兵和我。我们三人在广州一家小厂上班两个多月,并没有领到工钱,身无分文的我们来龙华是为投奔刘然的表哥。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刘然的表哥已经辞职离厂,不知去向,于是初来乍到的我们一下子就变得无依无靠了。

之后我们过起了流浪生活,捡过拉罐,睡过草坪。我们在龙华到处游走,渴望找到一份工作,只要管吃管住,哪怕工资少一点也无所谓。差不多十来天之后,才在第十工业区的一家小厂里找到了一份打杂的工作。那家工厂坐落在山坡上,厂门前有一棵高大的细叶榕,每个清晨都有聒噪的鸟声。那家工厂只有二十几个人,生产公路简易栏杆,我们三人负责刷油漆,一天到晚不停地刷。

那段日子的确很辛苦,每天在空地上干活,太阳从早晒到晚,还没半个月,我们就被晒成像来自另一国度的人。不过发工资的时候也毫不含糊,那个月上了二十来天班,就领了四百多块钱。比起先前的那家工厂,不知强了多少倍。

第一回领到工钱,而且还是现金,都显得有些紧张,紧紧攥在手里,最怕又是睡在草坪上的一场梦。当天晚上下班后,高兵带着我和刘然顾不上吃饭就走出了工厂,我们快步地走着,黄泥路上因此显得尘烟滚滚。我们是想赶在邮局下班前寄些钱回家。

寄了钱,天已经全黑了,赶回工厂可能饭菜早收了,饥肠辘辘的我们决定在外面吃饭。厂里清汤寡水的生活早已让我们忘了肉味,高兵问:“我们找家馆子庆祝一下如何?”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关键词:打工题材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8
  • 王国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2
  • 王国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歌曲《北京北京》里面唱到:“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前奏十分忧伤。李启远这篇作品,画面感很强,一个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在眼前一一略过。我想,如果配上《北京北京》的伴奏,应该是最恰当不过了。主人公们的遭遇,是很多来深打工者的遭遇,主人公的忧伤和憧憬,更是千万人的忧伤和憧憬。这是一篇容易产生共鸣的作品。
  • 谢谢王老师!下班的路上看到王老师的点评,差点就流泪了,找个僻静处调整了好久……谢谢王老师!就跟王老师点评的一样,文中的刘然、高兵和“我”,就跟许许多多来深的务工者一样,可能职务不同,却有着各自的艰难。也许每个人对这座城市都有着不同的感情,但要离开的那天一定是依依不舍的。因为这座城市不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追梦的平台,还有这么多的美好回忆……“生有去处,苍有归途”,余生也不会太多遗憾。 谢谢王老师!

    回复

  • 写这篇简评时,电脑里传来《朋友别哭》时,刚好看完最后一段,内心被刺了一下。我是当做非虚构来看的,今年有些奇怪,很多作品类别模糊,比如《我有一个岛》说是非虚构,却像小说;点墨的《蓝色的窦尔敦》看似小说,却像非虚构;这篇也是如此。我相信里面有作者的影子,才能写得这么真实感人。情节简单,就是三个兄弟的闯荡深圳的历程,也许艰难和苦痛多过快乐和顺遂,好在有兄弟在,有温暖在,有坚持在。
  • 谭家幺少在我的《葡萄入榨》留言说,居深不易,对于任何外来者,都需要一个阵痛坚持,蜕变的过程。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也许我们最终选择离开,但过程是必经的,也是刻骨铭心的。
  • 小说里的结局略显伤感,但离别是人生永恒主题,好在结尾又充满希冀,梦想在,谁说就一定不能实现呢?另外,文中那种淡淡的伤感很迷人,那种人生多艰的无可奈何感让人唏嘘不已。
  • 最后说一句,无论生活多么艰辛,一定要相信世间美好,譬如兄弟,譬如梦想,譬如坚持,加油。
  • 谢谢飞泉兄的点评与鼓励!如果与飞泉兄坐在对面,会感到不好意思的,仿佛心事都已被知晓了。谢谢飞泉兄,点评让人感动。 我们从各自的家乡来到这座城市,又通过这个平台相遇,不得不说一声谢谢!愿我们为着梦想,一直努力走下去!
  • 客气了,相信勤勉者不会被辜负。

    回复

  • 谢谢@黄元罗@女人如花两位文友对拙文的打赏!
  • 回复
  • 2001年春,三位均不满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儿刘然、高兵和我来深圳龙华“淘金”,龙华汽车站是他们仨“追梦”的起点,可谁也没有料到,十多年后,高兵和刘然先后携家带口依依不舍地“逃离”龙华,龙华汽车站又成为他俩“梦碎”的见证。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这或许才是该篇小说留给广大读者们的最大震撼。
  • 谢谢兄台的点评,知音。来这座城市十几年了,对于这座城市的感情,我想引用文中刘然说的一段话——“若是以后在那边做得好,我一定还会回来看看的,这么多年,这么多回忆,肯定会有挂念;若是做得不好,混成了乞丐,就不回来了,怕给龙华丢脸,更怕触景伤情……” 因为有这样的一种感情,才会有担忧,现在的这座城市无疑是繁华的,但以后呢,会不会有更好的发展?这也是我的担忧。

    回复

  • 最近来访
  • 270积分
  • 2星
  • 2钻
  • 能爱的,都给了!结果会如何?随缘吧!
  • 能爱的,都给了!结果会如何?随缘吧!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457
  • 1
  • 27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