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皮影戏
  • 点击:1429评论:52017/08/20 23:34

彭雪花怀孕后,变得喜爱穿贴身针织连衣裙,让微微隆起的肚子,与那丰满的双乳一样,引人侧目。

这天上班,她却换回了之前的淡粉色棉麻群,宽宽松松的,长至小腿肚中部,一双裸色的尖头单鞋既与裙子顺色,很是般配,又恰好地露出小小圆圆的脚踝,一看,还是那个两年前毕业照上的麻花辫文学女青年。

在茶水间休息,同事何阿颖走过来,轻轻勾住彭雪花的胳膊,左手捏了捏衣服,不怀好意:“说,什么情况?少女心吧?”“去你的。”彭雪花甩开她,回头做个鬼脸,径直回到座位上。刚坐下,何阿颖的微信头像跳出来,一闪一闪的,一连好几条信息:“什么情况”“老实交代”“不过,这样才像孕妇的样子”。


何阿颖是最早知道这个消息的,比李安杰还早。

那天,她夜里九点收到了彭雪花的语音,反复听了几遍,确认没错,打在输入框回复栏的字转而就删,动画表情翻来翻去也找不着一个合适的。索性关黑手机屏幕,愣愣地坐着。是啊,人家都七年爱情长跑了,他才认识我不到两年。可是,他不是说不会那么早结婚的吗,怎么突然就……他很高兴吧,要做爸爸了。越想越多,越想越乱,也越失落,粉色炸弹散出的浓郁甜蜜雾气,迟迟散不去,愈集中向她聚拢,灌进她的鼻子嘴巴耳朵,是什么滋味?何阿颖觉得口腔苦得麻涩,脑袋又像熬着汩汩的烈酒,昏沉沉。

突然,响亮的手机铃声像“突突突”转动的尖锐锥子,震得何阿颖弹起来,犹豫几遍,下定决心要接的时候却戛然停止了,正失望地一屁股挨在椅子边上,铃声又响了。一滑,马上怯怯开口:“喂。”李安杰在电话里的声音不如现实的好听,但也还是斯斯文文的,不烈呛但回甘无穷。令人回想的还有他的眼神,深邃中透着一丝飞扬跋扈,没有任何轻佻,要是存在拒人千里的缺点就好了,否则也不会陷得那么深,宁化成那眼珠的暗褐色,与之相融。

“喂,喂。阿颖,有在听吗?”回过神来,何阿颖慌张嗯嗯点头。都是工作上对接的事情,不听也知道,只是这声音会吸走她所有的专注和心思,毫不留情的,就是一个黑洞。

就要结束时,何阿颖突兀地插了一句:“恭喜你啊。”电话那头好像一头雾水:“恭喜什么?”不敢再开口,怕悬着的心会跳出来,血淋淋一片,于是,她赶紧挂了电话,随手把灯也关了,漆黑如恶水涌上来,湮灭了所有光亮。过了多久,房间有了一小束光,伴着铃声的喧闹。是彭雪花。徒徒让它响吧。何阿颖折过枕头,埋在里面,压实了耳朵。

第二天醒来,一条微信提醒,李安杰凌晨两点发来的一句“谢谢”,没有标点,没有表情。何阿颖笑笑,随手截了个图,却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做。往上滑,看以往聊天记录,两年来,一条没删,但还是很容易就到顶了,都是语音,什么具体内容,什么语态口气,条条都烂熟于心。她曾想过打字回复,但每次对方那不超过五秒钟的语音似乎都在提醒自己与之相处的合适时间,是短之又短。现在有理由文字回复了,却失去了回复的内容。

给彭雪花带早餐的时候,何阿颖把平日里的油条换成了瘦肉粥,走着走着又添了一个鸡蛋。到公司时,彭雪花已经到了,穿着一条白色贴身裙,此后她常穿这类裙子,站起来接早餐时又好像有意无意地挺起肚子。何阿颖刚要解释早餐的事,彭雪花嫣然一笑抢先道:“还是你最好。”何阿颖也咧嘴一笑,调皮地摸摸她的肚皮,边说“恭喜啊,李太”边溜回位子上。


彭雪花还没成为正式的“李太”——对她来说,这是一个会让耳朵怀孕的称谓。

一开始接受李安杰的追求,别说怀孕的可能,牵手接吻都不在计划之内。高考后的两个月假期是人世间最得闲的日子了,没了学业,增了空虚,没有压力,化成憧憬。既然无所事事,谈场两个月的恋爱也不浪费。于是,按照计划,李安杰是彭雪花恋爱启蒙的陪伴。那些日子好像很多反复出现的纸片,一阵风似的,都从眼前飞走了,回顾不出是哪一道滋味。

人真是一种惰性的劣等生物,一旦习惯便易成了依赖。开学新生报到,李安杰挎着大包小包,贴心交代各种事宜后,就要匆匆撤出彭雪花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赶上动车回到深圳大学完成自己的报到。九月份的广州,落日余晖镶满楼道尽头的窗棂,李安杰突然回头,远远挥了挥手,像搅动了天空的所有色彩,给彭雪花疲惫的一天送来好大一片温暖。她不知自己怎么向他跑去,停下来后,胸脯尚喘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要回去了。下星期就来找你。”李安杰很高兴,想拉拉她的手。

彭雪花及时抬起手来拍拍胸口,“嗯。”

分别之际,彭雪花突然不自然地抱了抱眼前人,至今,李安杰夏日里疲劳的汗酸味在回忆中挥之不去——在黄昏的拥抱里,它们是蜜黄色的,是柔软的,像青春年纪里晕染铺开的那份战栗,不承想日后旖旎了多少个异地恋的寂寞黑夜。


大学四年眨眼般过,毕业找工作,彭雪花和李安杰商量好了,去深圳互联网公司。经过校招的几轮笔试、无领导小组讨论后,彭雪花在终审面试的时候遇见了何阿颖——那时候何阿颖蓄着刘海短过双眉的中性短发,容貌不算突出,却格外干练利落。两人被安排在同一组,要求半小时内给出一个产品活动方案。在针对的目标群体上,两人出现了分歧:彭雪花想从高校市场切入,何阿颖则认为职业白领需求有更大市场空间。最终商量两种方案都保留,或更全面——彭雪花的可操作性强但缺乏创新,何阿颖的视角新颖但执行力不够。所幸,正因为这种互补,使她俩同时录入了产品部,彭雪花被安排在主攻白领的小组,何阿颖则在高校市场小组。

因两人的面试缘分,不自觉地倍感亲切,成为了好朋友。而职场中的好朋友,充其量是上班时间段讲讲话、说说笑的角色,上班不孤单、下班不相见的模式在深圳这个流动化的城市太寻常了。两人鲜少了解对方的私生活,那些人和事同时并存于另外一个时空和纬度,毫不干犯。

但李安杰注定是遗漏的。


李安杰是程序员,自嘲“码农”,负责高校组的技术需求,多与何阿颖对接,完成相应的技术实现。行话都说“程序猿”与“产品汪”的爱恨纠葛几代不解,李安杰与何阿颖也不例外。何阿颖本就极有主见,一意要达到想象的效果,否则不依不饶。李安杰更多是从逻辑性、实用性去理解,不实用的花哨一并去掉。两人意见开始很难统一。后来磨合多了,不同于其他人吹胡子瞪眼睛的敌视对峙,李安杰嘴讷不喜争吵,何阿颖也醒目用丰富下午茶犒劳对方,所以两人合作也算融洽,可谓少有的模范。这让爱起哄的家伙们瞎撮合:“在一起!在一起!”每每两人敲定对接需求,办公室立即想起整齐的口号。

被录用后,谨慎起见,李安杰和彭雪花为了避嫌,打算先隐藏情侣身份,免去一些不必要的苛求和麻烦,等顺利度过三个月的试用期,再正大光明地公开。面对起哄,李安杰和何阿颖起先还极力澄清反驳,后来次数多了,也无济于事,就随他们了。李安杰想,一切等过了试用期,就大大方方地秀恩爱。彭雪花也认为一切都只是玩笑,甚至还时不时调侃何阿颖。何阿颖无奈,也不制止。毕竟偌大个公司,大家埋头苦干,对着各种软件,敲着复杂代码,好玩的事儿又有多少呢?


也许一开始解释清楚,就不会发生后来的尴尬误会了。

试用期就要结束的时候,公司组织去较场尾。十月的海边夜晚凉风习习,较场尾已大面积开发,布置清新文艺,小红纸灯笼挂起来,透着暖黄色,在漆黑的夜中生姿。大家都喝了点小酒,微醺地醉在摇曳的晃动里。望着远处爬行的海水,是白天的余温还未散尽么,看上去像展开的白色薄丝绸,被风吹到近处,又层层垒高,仿佛刚下肚的啤酒泡沫,向上鼓着。何阿颖随三两人站起来,趔趔趄趄踏向海里,举起双手,身子前倾。海上的月光很白,照亮了翻起的浪,几个人互相拉着畏缩退后,看不清是谁一不小心跌倒了,影子瞬间矮了下去。

“何阿颖倒了。”同组小曾直起弓着的腰看一眼后说道。

大伙继续歪着,你枕我,我靠你,不知谁先喊了句:“阿杰还不快去!”接着一个两个又开始交错起伏地喊起来。李安杰乜着眼,不为所动,但笼罩在周围的热情未减,坐旁边的人开始推挤怂恿。突然有一个念头,就像远处的海水,涌动李安杰的内心。

他支撑着站起来,大伙以为得逞了,喊声马上变成了“哦”的起哄声,推着李安杰一步步往前走,来到彭雪花面前。彭雪花赶紧起身扶好摇晃的他,只感觉他拉起自己的手,慢慢举起来,听见:“这才是我的女朋友,知道吗!啊!”

李安杰的声音很大,人群却静悄悄,彭雪花仿佛回到了当年李安杰在操场上操着麦克风嘶喊告白的那个夏午,当年不为所动的心今日却是澎湃汹涌。是的,自己早就脱轨了原来的计划,内心珍藏着这么多年来他的痕迹,他的爱。

大伙爆发的惊讶声让彭雪花回过神来,美好的回忆氤氲绽放成甜美幸福的笑,彭雪花靠紧了李安杰,两颗热乎的心砰砰跳,就要融在一起了。

大家不再理会海边的黑影。何阿颖远远也听到了恋爱宣告,咧嘴大笑回应同伴惊讶的表情。“你早就知道啦?”何阿颖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机智狡黠一笑。海水无方向地打转,腥味涩味从脚底涌上心头,竟发酵成一种被横刀夺爱的荒诞感。我喜欢他吗?不是玩笑而已吗?哪个又才是玩笑?还是等雪花解释吧。

没耐心等彭雪花自己开口,何阿颖回到民宿时,彭雪花正在沐浴,歌声伴着水花声,哗啦啦欢闹。

“哟,彭雪花,这么开心!抱得帅哥归啦!”

无人答话,歌声依旧。

何阿颖来到浴室门前,大力啪啪敲了好几下,歌声才戛停,水声变小,“彭雪花,老实交代!不错啊,这么快就勾搭上了。”

“阿颖是你呀,吓死我。等等啊,等我出来讲。”

不一会儿,彭雪花湿哒哒,着急出来,忙手忙脚要晾好毛巾,一边说:“你可别误会啊,我俩早就在一起了。”

“早在一起?什么情况。”

彭雪花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起青葱恋情,这个故事她已经讲得烂熟于心,以前在大学,作为恋爱先驱,不免被同学追问。讲的时候她总会尽情罗列李安杰的好,他的贴心照顾,他的海誓宣言,并根据听众的兴趣引出支线故事。

这是彭雪花讲得最久的一次,何阿颖完全插不上话,听得直直点头,一脸欣羡。本以为自己不在乎,可晚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何阿颖回想起来,自己岂不是成为了一个笑话,幸好彭雪花开玩笑的时候自己没有承认。但又该承认什么?承认有所心动?的确,其他程序员都留着寸头,套着T恤,趿着拖鞋,胡子糟杂,衣服异味,邋邋遢遢,李安杰永远干净整洁,而且沟通起来又不大放厥词,把一堆专有名词说得通俗易懂,那么礼貌,那么优秀。承认想假戏真做?这个念头吓得何阿颖掖紧被子,太晚了,看看窗外,夜也太深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生活爱情友情皮影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9
  • 木易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8-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又有个文学女青年。看来,今年,大家跟文学女青年铆上了。沈宏非有一句话有点名:“我喜欢文学,更喜欢喜欢文学的女青年”。诚哉斯言。王元涛老师说,老桥段。依我看,写小说,桥段老不老事儿不大,关键是手段新。《圣经》说:“太阳底下无新事”。盘古开天至如今,男人争的还是交配权,人性还是自私和虚伪的,原始人的眼泪和地产新贵的眼泪仍一样是咸的,改不了。只要手段新,老桥段仍可出彩。这篇儿有点小出彩,我推荐它。
  • 回复
  • 不得不说,伪装怀孕骗婚,这是老掉牙的桥段。但,小说就是能读进去,读完也不后悔。秘密,就在于叙述。何子的叙述,有所知有所不知,几乎每个字后面,都有不可告人的小秘密,所谓人物形象,所谓环境气氛,自然而然就带出来了。不客气地讲,读过不少作品,这个基本问题还没有解决。叙述得当,小说在气质上就逼近艺术真实,你读着,像那么回事,就像发生在你身边一样,没有斗鸡嘶吼,没有对咬拼杀,但暗流在地层汹涌,令人午夜心惊。
  • 回复
    • 黄元罗3秀才2017/08/22 08:32:12
    • 分享到:
  • 一男二女,若有若无的三角恋,“原配”彭雪花是耍了点不光彩的小手段,成功逼退“第三者”何阿颖,但恋爱中的事,孰是孰非,谁又能说得清呢?个人认为,本文最精彩的部分要数最后五段:先是,彭雪花的假怀孕被揭开,再是,不久之后又成了真事,最后,男主人公李安杰却不知所踪。这样的“一波三折”既让读者们大呼心脏受不了,又不得不佩服作者在写作手法上的脑洞大开!
  • 回复
    • 段作文4举人2017/08/21 11:23:37
    • 分享到:
  • 非常成熟的爱情小说语言,喜欢读这种点到为止的“轻”小说,何况还是写爱情的。
  • 回复
  • 三角关系是特别暧昧又特别危险的处境,不管李安杰有没有因为彭雪花的假怀孕而心生芥蒂,至少他回来了,彭雪花也是聪明人,没有去过多的计较。两个人过日子不就是在磕磕碰碰中互相理解,互相包容嘛。
  • 回复
  • 最近来访
  • 何子
  • (我名即我号)
  • 410积分
  • 2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37588
  • 3
  • 410
  • 看完这篇活色生香的小说,我更想聊聊隐藏在背后的社会背景和趋势。我真不知道那个表演功守道的瘦小男人是救了中国经济还是毁了中国经济,实体经济的雪崩性倒塌堪比当年的国企下岗潮,更甚。抛开欠钱不还的道德层面,实体创业的艰难跃然纸上,无论是个体户、全民创业、工厂、超市、实体店,未来的萧条无法预见。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尽管下跪催款略微夸大,但也说明,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道德、荣辱、身份、羞耻都不值一提。

    江飞泉

    2018/2/9 12:15:38
  • 三角债的网,铺天盖地,罩住男欢女爱,罩住灯红酒绿。无论老板员工,还是商家厂家,董事长总经理,都在网里苦苦挣扎;男的女的,说尽好话,下跪磕头美人计出卖肉体,无所不用其极。与哀鸿遍野相对应的是资金的流向,房产升值无止境。《网》,揭开社会的骚动,从一个侧面描摹社会转型期的困扰迷茫,刻画细腻,指向清晰,真切的警世文笔。社会浮躁已久,转型的阵痛毋庸遮掩粉饰,对症下药乃必须。

    默然

    2018/2/9 10:07:55
  • 一赞薛大姐发文的时间,寒冬时节凌晨四点多,真有你的;二赞薛大姐个人兴趣爱好,既高雅别致,又涉猎广泛;三赞薛大姐的影评,洋洋洒洒中诗意侧漏。当我们蜷缩在被窝里做黄粱美梦时,您早已端坐在书桌旁与文字为伴;当我们沉浸在毫无营养的娱乐节目中并嘻嘻哈哈笑着时,您正在品阅经典大片并留下若干精彩点评。您不进步,谁进步呢?

    黄元罗胶片里的荣光

    2018/2/9 8:21:54
  • 我感觉这篇文章有冲击月冠的节奏,描写细腻,人物具体,有商业,有文学,有抵抗,有坚守,我们都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沉沦,为了生活而放弃什么,但从内心,从远方,我们也不想沉沦,个人的坚持比集体的陷落更打动人心。我最喜欢最后的一拉,是凄惨背景中的亮点,杜顺风这一拉,虽然拉不回这个掉头的社会,拉不回"王思懿"继续走向酒店包房,但这一拉,如精卫,如夸父,还给人以希望。

    昆阳森林

    2018/2/9 3:13:44
  • 作者由鼠及人,从老鼠的形象、老鼠的生活习性、老鼠的胆小怕光、老鼠嘴馋偷食等联想到人的处境。在作者的身边,有那么一群穷人,因为生活困难到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找不到好一点的工作。还有个同乡,从原来的“黄毛老鼠”,因为积极肯干,生活阔绰变得,“像只肥大的猫”。还有一个学长,由原来的风光无限,因迷上赌博,变成一只在菜市场到处觅食的畏鼠”。作者善于观察,将老鼠的生活写得细腻。把人的处境写得详细,值得学习。

    春风妙语为鼠

    2018/2/9 0:17:53
  • 《出轨》中的留守妇女“菁菁”与刚认识不久的陌生男“胜利”、《隆胸》中的贤内助“常相思”与朝夕相处的丈夫“卢钢强”、《网》中的职业女性“王思懿”与跟她一起进入公司的男同事“杜顺丰”,这些处于不同场合且身份各异的男女之间的情感瓜葛让卫华兄用他那特有的俏皮语言写得活灵活现,读后令人爱不释手,久久无法忘怀!

    黄元罗

    2018/2/8 9:07:14
  • 这篇小说塑造了一个饱满的退休妇女朱素莲的形象,折射出生活中的多少酸甜苦辣。朱素莲人心倒是不坏,却因为性格上的好管闲事,成了同事和邻里的公敌,近乎一种“平庸之恶”。在其老公死后,她终于得到安静的居住环境,却深深坠入生命的空虚和黑暗之中。这种升华式的结尾很是巧妙,也十分有力量。

    东门小王子下坠的夜晚

    2018/2/7 21:30:20
  • 各种诗性勃发的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浮想联翩。乡愁和漂泊之恸沉进诗行,羊台山和大鹏所城等本地意象拉近了诗歌与读者的距离。象征隐喻的手法和参差错落的形式,以及诗中蕴含的复杂情感,让人想起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东门小王子丰满的石榴

    2018/2/7 20:23:11
  • 这篇小说与当下年轻人的生存现状贴合得比较紧密,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摸打滚爬,就业艰难,职场艰难,怀抱艺术理想的毕业生难上加难。作者站在旁观者的视角,冷静地观察,客观地呈现,赋予文本一定的文学感染力。通读作者的几篇小说,不难发现这篇在语言表达方面比前几篇进步不少,比如“那一辆辆奔弛的轿车是否驶入前方的黑洞?在林立的高楼间,自己如扛着米粒的小蚂蚁,压抑地喘不过气来。”

    东门小王子洗白

    2018/2/7 20:14:09
  • 作者笔下少女朦胧的内心悸动,以及周围青山碧水的自然环境,让我联想起沈从文的湘西系列小说,“她”的情思和举动,也颇具“翠翠”等少女的自然美感。值得一提的是,叶京京还在用心描写自然环境,这在当下小说文本中已难能可贵,比如“桥下流水淙淙,她视线沿着流水望上去,蒲公英、酢浆草、牛膝菊、稻槎菜在水边依稀可见,最常见的是芒草,枝叶细长而柔韧,山风过处,一径的娇媚。”安静迷人的文字。

    东门小王子净水已生萍

    2018/2/7 20:01:01
  • 生意不好做,老板夫妻跪了、罗思凡跪了、顾春生跪了、小老板跪了。这被网商经济重压下的实体经济败相真是触目惊心。这一连串的跪中唯有杜顺丰的一跪来得有些莫名,不过是一个心怀写作梦想的中年朝圣而不得便如天塌地陷。外人觉得不足以与那些生死存亡相比,但我却觉得这是作者深埋在其中的情怀。最后杜顺丰对王思懿的一拉,也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拉。管他娘的天崩地裂,我要活出自己、为追求自己的梦想人生殊死一搏。作者答案也。

    陈彻

    2018/2/7 13:46:13
  • 继《回家》的潮商后,卫华兄又交出了一份商场催款的力作,生动地描绘了近十年来深圳的实业曲折和艰辛,以催款为线索,引出一个个商业创业故事,一环扣一环,其中有句话说:大家一起死。道出商场博弈中的悲凉。当然,文中对商人嘴脸的刻画,点到即止,各有所需,是为人。印象深刻的还有对全体社会与房价共舞的描写,博人无奈一笑。好文,大大支持!

    木易

    2018/2/7 9:23:53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这个意思。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在以时间为横坐标、以世界为纵坐标的维度里,秦始皇是英雄也是罪人,秦桧是英雄也是罪人,袁崇焕是英雄也是罪人,李鸿章、慈溪、孙中山、蒋介石、XXX……曾经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其实山并不是山、水也并不是水,但也都是山水而已。

    陈彻凡人芳华

    2018/2/7 1:16:12
  • 这一篇把少女情窦初开、被莫名的躁动骚扰的内心描摹得真细腻啊!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情”这个东西其实一直应该是跟“欲”密不可分的,而“欲”全跟从生理发育的节奏波动。没有受过文化浸染的山野少女,其情之萌更天然得如同“神仙水生萍”。如此微妙却又如此自然,这才是人类最自然的生长节奏,它不在乎文明社会的伦理是非、功过罪孽。但跟文明社会接轨之后,就要受到文明的评判了。一念及此,怅然若失。

    陈彻净水已生萍

    2018/2/7 0:53:25
  • 一个温暖得如冬日暖阳的开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每一个毛孔,让它们舒展开来,接受日光浴的营养补充。然后是一桶冰水兜头淋下来,淋得人冷战连连、痛苦不堪。然后是期盼和失望,让读者也愁白了头发。最后却突然一个猝不及防的软广!原来还是被套路了,算你狠!精巧的机关设计竟然是引你的读者进坑的。看在这广告做得确实令人拍案叫绝的份上,我就不提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和《环形废墟》了。忍不住又拉到开头看一遍,确实太妙了。

    陈彻消失的女儿

    2018/2/7 0:38: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