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溯洄
  • 点击:1874评论:82017/08/30 21:21
  • 第四届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早上8点不到,还在睡梦中的婉兮被一阵如惊雷般炸响的铃声惊醒。

虽然不是周末,但今天请假搬家,昨晚睡觉前明明都已经把闹钟关掉了呀……惺忪着双眼,婉兮疑惑地摸过床头的手机一看屏幕——是老板!一秒清醒。

原来是客户公司临时要求送打样图书过去,而办公室的其他同事这天都有任务,实在抽不出人手来送。

我知道你今天请了假,但不知道你能不能抽点空先去帮公司跑一趟?

老板的语气像在询问,但婉兮清楚,这其实就是命令。

还好客户公司离住处不远,坐公交也就半个小时不到的路程,不过得先步行到最近的合作快印店去把设计师同事一早就发过去制作的图书样本拿回来。这么一来回的话,从出门,到再返回到家里来,整个过程大概需要花两个小时。

还好,两个小时耽误不了什么。婉兮想着,于是起床去洗漱。

与公司素有合作的某品牌数码快印店有分店在车公庙商业区,与婉兮住的城中村,隔着一条滨河大道。

婉兮到达快印店的时候,是8点半,图书已经装帧好,甚至连发票都一并开好了。深圳这个城市的效率似乎永远都那么快。

取了样书,婉兮匆匆地往原路返回,因为要乘坐的车,在滨河大道靠城中村的这一侧。

但这段路并不好走。

车公庙有着林立的高耸写字楼,在这些写字楼上班的人们多数为了图方便,就租住在隔着滨河大道的对面的城中村里,而此刻正是步行上班族赶路的时间。

于是,他们对着婉兮迎面而来。

他们步履匆匆,神情凝重,摩肩接踵,密密匝匝,一拨连着一拨。黑压压的人群让婉兮有点头皮发麻,仿佛两军对峙,对方千军万马,而她却只有行单只影的一个人。容不得她多想,他们犹如一股洪流,瞬间就吞没了她。

赶路的人们把人行道都挤满了,而婉兮在他们面前仿佛透明一般,没有人给她让路。就连偏一偏身子的都没有。

婉兮只能努力地缩着身体,见缝插针地穿行在迎面而来的人群里,仍避免不了被一个又一个行人撞到。而那些撞了她的人无动于衷,目光也不斜一下地继续往前移动。

逆着人流的婉兮觉得自己就是条逆流而上的小鱼。

等走到横跨滨河大道的下沙天桥时,路,变得更加艰难了。就像河流中间有一段突然变成了小溪,挤在天桥上的人们满得随时要溢出来一样。

从路面拾阶而上天桥时,婉兮是紧贴着扶手栏杆,她瘦小的身躯被毫不谦让的人们挤得好几次都歪到了栏杆外面去。

如果不是她抓得稳,也许她真会掉下去。

有个高壮的男生狠狠地撞到婉兮的胳膊,她吃痛。心里忽然就有了受伤的情绪。

再挤我我就让自己从天桥上掉下去,摔死了让你们愧疚一辈子!婉兮心里狠狠地想着,眼睛开始蒙上一层水汽。

她想到这些年来生活的艰难与疲惫,她想到自己毕业工作三年存款依然为负数,而老板总是夸她工作勤恳却一直没有给她当初入职时承诺过的工资,她想到自己租住的城中村小小的农民房租金涨了又涨,她想到自己每天晚上入睡前都在想怎样才能赚多点钱却一筹莫展,她想到了老家里的母亲,她想到了还在读大学的妹妹和读高中的弟弟……

呸呸呸,不能想死,再艰难也要活下去。坚强地活下去。

婉兮吸了吸鼻子,继续前行。这条天桥平日里是让婉兮欢喜的,周末人不多的时候,她常常会走上来站在栏杆前,静静地看桥下滨河大道上的车流。这种时候,她无比地热爱着深圳,她相信生活充满无限的可能。

但是今天,这条天桥怎么那么长,那么让人憎恶。

婉兮一边走一边扭头去看桥下这个城市川流不息的车河,里面有豪华的私家车,有送货的面包车,有双层的公交,她在想她刚才的眼泪会飘落到哪一种车的顶上。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婉兮忽然默默念起这几句诗经里的句子来。是的,她平日里喜欢读诗经,她觉得今天走的这段路,自己就是在“溯回从之”。而此刻这么念一下这些句子,仿佛先前的辛酸之感忽然都变得诗意而美丽起来。

从客户公司回来,婉兮随便给自己煮了一碗鸡蛋面做早饭,然后开始收拾起来。

搬家的决定算是一个“意外”吧。三天前,房东来通知要涨租,这房租半年就涨一次,只是住了三年却几乎要翻倍了。婉兮实在觉得有点吃力,就跟房东求情能不能少50块。对方没同意,鄙夷地甩下一句“你嫌贵可以搬啊”后扭着屁股就走了。

婉兮想起这女房东上个月来收租时和她炫耀说:虽然是有两栋房子收租,但钱不经花,这不买个包包就去了十来万……如今对一个老租户却连50块都这么计较,婉兮突然就觉得这世界复杂得自己看不懂想不通。

婉兮实在很讨厌搬家。

这房间虽然20平方不到,又略显破旧,但因为临街,光线很不错的。婉兮租下来的时候里面是空的,只有四面发黄的墙壁。还记得当初为了省点钱,婉兮自己从网上买回涂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墙给刷白了。住进来的这三年,她一点一点地往这个屋里添东西,把家庭的伞满满地撑开来。

她已经习惯在这个小房间里生活,洗衣服叠衣服,擦地板,熬冰糖绿豆汤。

她看起来有条不紊的。她在公司里还有个绰号叫做淡定姐。她想起大学宿舍里那个家庭条件最好平时也最任性的女生,在毕业后曾无比真诚地对她说:婉兮,你知道吗,参加工作后我常常会想起你,我想起你无论遇到什么都不慌不忙的样子,我想起你那一脸的从容,然后心里会平静很多。

这样的婉兮从来都给人很放心的感觉。大她5岁的堂姐也说过类似的话:婉兮,不知为什么,我就喜欢和你一起出游,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觉得很安心。

婉兮的惊慌失措与孤独无助似乎只会出现在梦境里。在梦里,她经历恐惧、疼痛、挣扎和绝望,她无数次哭得溃不成军地醒来。

醒来,等天亮,然后痊愈。

这些年来,她已经习惯了努力去维持着这样一种让人看起来现世安稳的感觉。

所以房租涨了又涨,她都没有想过要搬家。从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到达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这种流浪的、颠沛的感觉,在婉兮的记忆里划下过很重的痕迹。以至于长大后的她心里始终有一块地方空落落的,她觉得自己的生命里严重地缺失着什么。

婉兮决定再跟房东求求情,于是第二天她又拨通了房东的电话。

却没料到这下被彻底地下了逐客令。房东告诉她,有人愿意以高一百块的租金租下她现在住的房间,而婉兮的租期早就满了一直也没有续签。

婉兮气不过去,驳了几句,对方勃然大怒,大声说让她两天后就滚。

滚就滚!这点骄傲,婉兮还是有的。

当天下班后她晚饭都没吃,就到附近去转悠找房子。她还是喜欢这个城中村片区,地理位置好,交通方便,她习惯了这里。

房子很快就找到了,面积和原来住的差不多,但价格便宜不少,大概因为是在巷子里,光线不怎好。反正白天上班也不用呆在出租屋里,婉兮心里想,离原住处还近,步行十分钟的路程,搬家时自己跑多几趟,再请两三个民工大叔帮忙把衣柜和床等大件的搬过去就行,不用花什么搬家费。

本来是想等到周末再搬的,但是那个丑陋的房东不肯,硬着逼着要婉兮周五请假搬家。

还好最近几天公司里的工作不算太繁忙,婉兮便请了一天事假。

屋里的东西平时看着还好,没想收拾起来却有那么多,单是书籍就有好大几箱。婉兮是爱书之人,她买书都是一摞一摞地网购回来。

她当然没有这么多时间来看书,但是她每次看到想读的书都忍不住会买。囤着,藏好,等哪天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再拿出来摆在阳台上晒晒。煮一壶花茶,就着轻音乐,翻开《诗经》读读,累了就在旁边的画架上挥毫。这是婉兮想过的生活,听起来似乎现在也可以过,但她现在没有这样的心思。

婉兮其实文艺得很,她喜欢落地窗,喜欢素色长裙,喜欢旅行,喜欢写作和画画,她希望能拥有美丽而精致的东西和经历,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活得很糙。

没关系,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她无数次这样安慰母亲和自己。

把东西都打包整理好已经是下午了。

婉兮下了楼。楼下的街边上三三两两地聚集着出卖力气的汉子。他们蹲坐在马路边的台阶上,有的在抽烟有的在闲聊有的在地上铺了一张报纸玩扑克,他们的身上或旁边都有一块牌子,上面用黑字笔写着粗粗的两个字:搬家。

这个城市的节奏太快,偌大的城中村里每天都有人在搬家。搬家是个力气活儿,所以才催生了这么一个打工群体。

婉兮寻了个落单的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大叔,五十岁上下的年纪,皮肤晒得黝黑。谈好了价钱,大叔让婉兮先回去,说他得找个伙伴好一起帮忙抬才行。

大概过了十分钟,大叔领着同伴上楼来了。

在看到跟在大叔后面的那张面孔时,婉兮大为惊诧,她甚至愣在了门口。大叔笑着说:姑娘,你好歹让我们进去才能搬柜子呀,对了这是老杨,我临时给找的搭档。

婉兮扯了扯嘴角,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她让开了路让大叔和老杨走进屋里去。

婉兮的心里有什么在翻滚着,但她看起来仍是一副平静的样子。

大叔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架三轮电动车,就在楼下停着,他指挥着老杨和婉兮把东西搬下去,一件件地堆到车上,然后用结实的绳子缠稳绑好。

很快,三轮车上面就堆了一座小山。

本来以为要走几趟呢,没想到这三轮车好使,一次就把所有的家当都给搬走了。婉兮竟有点惊喜,这可省了不少功夫,收费还那么便宜。

大叔骑着三轮车缓慢地前行着,老杨步行跟在后面,遇到路面不平的地方便用双手去扶着车上的小山。想起自己要带路的,拉着一个小行李箱的婉兮把目光从老杨的背影上收回,快步超越他们,走到了前面去。

在大叔和老杨的帮忙之下,婉兮所有的家当很快就被转移到了新的住处。结账时,婉兮特地多给了十块钱,说让大叔买饮料喝。大叔当场抽出其中的五十块分给了老杨,然后开着他的电动车离开了。大叔走后,老杨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他一手把刚收到的钱塞进婉兮手里,一手抢过婉兮提着的最后一袋行李,蹬蹬地就往楼上跑。

婉兮只好急忙跟了上去。

把东西提进屋里后,老杨对婉兮说:你先收拾一下厨房,把厨具那些摆出来,我出去买菜回来给你做个晚饭吧。

婉兮没有说话,好一会,她才轻轻地点了点头。她不敢看老杨的脸,她害怕一不小心就原谅了他,一不小心就让那点思念逃出了心牢。

老杨不是别人,是她杨婉兮的爸爸。很久以前,他们一家人一起住在老家的小县城里。年轻时的老杨心比天高,总想着自己是赚大钱的料,不愿意安安分分地工作,整天都闹着要去做生意。母亲拗不过,拿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更拉下脸去跟亲戚借了不少,全部交到老杨手里。而老杨只用了三个月,就把所有的钱都亏了。生意失败后的老杨整天窝在家里喝酒,喝多了就撒酒疯,惹得邻居们经常在背后对他们一家指指点点。

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生活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2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钟鸣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诗经》的意象,贯穿小说始终。一个叫婉兮的姑娘,仿佛是从诗经中走出,纯真又善良,却不得不面对租住在城中村的窘迫和搬家的烦扰。《诗经》的高雅和城中村生活的世俗构成鲜明的对立,同时也是精神追求和贫瘠物质处境的对立。整体上看来,小说营构和语言都算娴熟,表达的生活仿佛就在身边。推荐。
    • 陈尘2017/08/31 23:30:11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的鼓励,还有很多不足,要更努力

    回复

  • 从孩童时代直至工作数载,杨婉兮的人生一直处于“溯洄”状态,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才造就她那令众多人敬佩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坚强个性。文章以略带偶然味的“圆满”色彩收尾,似乎在告知读者:女主人公的命运即将由“溯洄”转为“遡游”。这样的结局虽说有点落俗,但观众喜欢,也算是一种精彩吧。
    • 陈尘2017/09/06 09:26:02
    • 分享到:
  • 感谢前辈点评指导。文章写得仓促,甚至写完后都没有勇气回头看一遍就上传了,如今结合大家的点评细细看,能发现很多可改进的地方。

    回复

  • 故事稍显俗套,但感情真挚,行文流畅,把自己艰辛中的奋斗,父亲因自己的原因,对女儿且爱且怕的心理和行为都表现得很充分,充分表现了特殊的父女关系。其实,在基层,在这个社会上,穷人的选择比较少,物质上已差,在感情上,我们不能缺位,从这个角度,我觉得应该原谅老人家。
    • 陈尘2017/09/06 09:30:27
    • 分享到:
  • 感谢前辈点评指导。婉兮的心里其实已经原谅了老杨,在深圳,底层人们也一样有无数个可能,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回复

  • 搬家是个很有故事的环节,作者拿搬家做辅助,一来表达生活的不易,二来带出故事情节衬托情绪。故事开头还是比较有新意的,不过后续有些弱势。爸爸负债,家里拮据是最能突出情绪的表达方式,但是也容易落入俗套,不免有些失望。若能写出城市游子的拼搏和积极向上的精神来,可能给变得更有分量,还可以给读者带来精神上的激励。
    • 陈尘2017/08/31 14:43:44
    • 分享到:
  • 感谢前辈点评,作为一个平日只写校园稿子的作者,我与真正的写作还是相距很远,以后一定要多学习多练习。希望大家不吝赐教。

    回复

  • 最近来访
  • 陈尘
  • (江湖无名号)
  • 2760积分
  • 2星
  • 2钻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15
  • 30900
  • 17
  • 276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