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权杖
  • 点击:1251评论:122017/09/12 21:38

1

我已经很久没有留意过,这美艳到荼蘼的黄昏。

今天,我终于离开了医院,这一次,我在那呆了四十多天。

司机把我和徐萃芳还有大包小包送了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走了,徐萃芳收拾了一下午,也就牢骚了一下午。然后她勉为其难地做了两菜一汤,催促我快点吃了,安排我坐到了阳台,她便急急忙忙地开始收拾餐桌。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嫌弃这所房子,因为直到今天她才发现,从餐厅收拾盘子拿去厨房的距离实在太远了,这耽误了她去跳舞。下午的时候,她已经念叨了无数遍:我可四十多天没去跳舞了。

我坐在那里,看着穿着真丝家居服发型一丝不乱戴着手套的她急躁地嘟哝和忙乱。我已经忘记刚才吃到嘴里的饭菜是什么味道,也想不起来我上次在家里吃饭是什么时候。

阳台外,炽热未散的夕阳占据我大部分的注意力,它在空中不遗余力地撒过来,伴随着满天的霁霞,那些光晕在彩色琉璃推拉门上流淌,富丽堂皇。

阳台上,徐萃芳养了一排的芍药,此刻开得非常妖艳。我住院的时候,她也没忘了每天给她的花浇水,而我嘱托她养的一盆普通的金桂,却被放在阳台最边上的角落里,非常缺乏水分似的蔫吧着,在群花面前萎靡不振。

我看着那桂树稀稀拉拉的叶子,它们显得非常硬扎粗糙,我又下意识地摸了摸我同样粗糙的腿。

太阳慢慢地,从防晒棚外射下来,穿过桂树的粗粝叶缝,几缕光射在我的裤子上,那些光柱里,有无数的细尘,被什么力量吹得飘舞着,翻滚着。

这让我猛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图书馆,和,白颜。


2

那年,我成为了村里的第一个鲤鱼跳龙门的人。

我的父亲,是个没什么本事的男人。除了耕种,就是去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打点小工。我早已经不记得我的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随他人而去,从此没有了任何讯息。我东家一口西家半碗地混着长大。父亲去城里的频率总是很高,我早早地就开始帮忙农活,还得学着自己把米和菜弄熟。父亲后来又先后带回来过两个女人,可是她们都没呆多久,又走了。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总是长年一种慌张的模样,仿佛手足无措地总想寻找什么,当我把红色的通知书放到他面前,他就更慌张了。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东拼西凑弄够了学费,并和我一起出发,去到学校所在B城的建筑工地找活计。

当我穿着褪色的条纹运动服,踏着破洞的解放鞋,扛着家里一床稍微好一点的秃棉絮站在B城那个伟岸的大理石校门口的时候,许多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我,有些目光甚至从我鞋子的破洞里透视了进去。

我的宿舍有八个人。和他们在一起住了一个多星期后,我还是不明白,他们的电子匣子里怎么会飘扬出动听的音乐,他们说的卡拉OK是什么,他们说的溜冰场酸爽的滑行又是什么滋味。

而我,只知道禾苗在什么时候抽穗,茼蒿在什么时候开花,泥鳅在什么时候出洞,布谷在什么时候鸣叫……我无法融入他们的世界,他们也接受着我的沉默。

半月后,我发现了一个极好的去处,那里很适合安放我的孤独和沉默,那就是学校的图书馆。

老家的学校也是有个图书馆的,不过只是间废弃的教室,有两个破烂的架子和寥寥几十本书,大部分连书页都不齐全。而大学的图书馆却不一样了,一栋大大的三层的建筑物,每一层都一眼看不到尽头,这让我欣喜若狂。从此,除了上课,我基本上都呆在那里,像大旱后遇到骤雨的植物,贪婪地呼吸水分。

我最爱去的,是三楼文史类。管理员是个沉默的女人,我们都知道她叫白老师,却都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是低着头在看书,有人借书还书也并不抬头,只看着书。

一天,当我拿着本“狗娘养的战争”去办理借阅手续的时候,她却忽然抬起头来,十分讶异地看了我一眼。

她的脸十分地白皙,甚至好像是透明的,小嘴小鼻,戴着一幅银丝框边的眼镜,镜片后,青黑的睫毛下,是一双清澈得如幽潭的眼睛。我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睛,好像很纯透,却又深不可测,好像很平静,却又让人莫名地悲伤。

她那样的眼睛看着我,让我不敢直视,我便低低地垂下头去,却感到她的眼睛在我的眼睛鼻子嘴唇肩膀一路浏览下去,最后停在我指甲缝还留有泥土的双手上。她在看我学生证的名字时停了一下,我的名字很普通,姓全,名丰,父亲可能盼着年年丰收吧。

最后,她盯着我,用洁白得透明得双手把书递给了我。

从此,我去图书馆就更勤快了。

白颜还是很少抬头,而当我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却会抬起头看我一眼,好像我的身上有种特别的气味,她鼻子略一嗅就知道是我来了。

那是一个午后,考试已过,暑假将要来了,我还是每天在图书馆混日子。闷热的天气,图书馆人烟稀少,阳光从窗户外丝丝缕缕地钻进来,光柱里的尘埃就是这般狂乱地翻滚。

白颜抱着一叠书走了过来,蹲下去,往架上放书。

她的蓝色棉布衬衣被手臂的活动拉扯,裤腰上方便泄露出一截白光光的腰来。

那道白光纠结着阳光和阳光里翻滚的尘埃,拧成了一股我从未见过的无比的诱惑,我身体的某处,可耻地起了变化。

白颜很快放完站了起来,看到身后呆若木鸡的我。她锐利的目光很快发现我某个蠢蠢欲动的部位。我彻底傻了,忘了去遮挡裤子隆起的那个地方,当我以为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候,白颜却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略走过来一步,便贴近了我。

她的手像某个熟稔拥抱的天使,轻轻地抚了一下我坚硬的忐忑,她的眼里闪烁着一些光电和绝望的渴求的又凉薄的光芒,我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她的手已经飘走了,带着一声长长的叹息。

那种从来没有过的被安慰的温暖一直萦绕着我,我在那个书架前站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去办借书手续。回到宿舍打开书,意外地发现里面有张纸条:晚上来我家。还附有详细地址。我的心突突地跳了一下午,傍晚时,认真地洗了澡洗了头发,把衣服的褶子捋了一遍又一遍才出发。

白颜的家就在学校旁边的小区。敲门的时候,我的手很抖,白颜开了门,我低着头站在门口,只敢用余光去打量一下。

白颜的家,小小的两居。客厅里一张木沙发,一个五斗柜,上面放着电视机,用白色的蕾丝布罩着,一台绿色的中意冰箱,也盖着白色的蕾丝布,茶几上,有一只苹果,一个水杯。

这是我从小到大见过的最好的最干净的房子。以前老家,是两间土屋两架木床,和牲畜粪便泥土混合的地面。

我还是犹豫地站在门口,白颜伸出手来,把我拉进房里,让我坐在沙发上。这个家好像很少来外人,白颜想了想,去厨房拿了个碗,倒了一碗水拿过来,然后又去了厨房里。

我坐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两个卧室产生浓厚的兴趣,我的屁股在凳子上挪来挪去,还是决定悄悄去看一眼。

我首先去了靠近客厅的一间。

门是开着一条缝的。这是间大卧室,有一张大床和大衣柜,床上却什么床上用品都没有,显然是不住的,只是床头的墙上,赫然挂了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是个年轻男人,身着戎装,英姿飒爽,相框的顶上,有一块干干净净的黑绸,从两边垂下来。

我心里一惊,瞬间明白了点什么,忙急急地退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看另外一间,白颜就已经端了一碟菜出来。我吃了一顿前所未有的齐全的饭,有荤有素有汤。吃饭的时候白颜除了给我夹点菜,并不说话,吃完收拾好厨房,就去了卫生间,不多会就冲完凉出来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白皙美丽的女人。她穿一件蓝色的棉布睡袍,长长的黑发放了下来,肆无忌惮地垂了一背惊天动地的风韵。她过来拉着我,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温柔。我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有如此温暖的物件,那就是白颜的手。她的手拉着我的手,走去另外一个小房间,那里有一张小床,整齐的衣柜,应该是她常住的房间了。我的心像一百只牛皮鼓在没有节奏地敲,乱七八糟,站在床前,不知道做什么。

白颜看着我,她的眼镜也除掉了,明亮的眼睛更清晰,好像在叹息,却又有种破釜沉舟的凶狠,她靠近了我,轻轻地拥住了我。

她太绵软了,温热的身体像秋天傍晚的土地,芬芳成熟又温暖,我像回到儿时,闻到玉米甘蔗的清香那般,知道我的饥饿即将消失。

我激动得紧紧地拥抱我的土地。

我爱怜又忐忑地轻抚着这神奇的土地。白颜轻轻地贴上我的唇,甘蔗多么甜啊,玉米多么香。我们在土地面前变得赤诚。我看着面前的山峰秀丽沟壑迷人,身体像一个杀气腾腾的士兵,却不知道怎样征服我的敌人。

白颜又叹了口气,她拥着我匍匐在她身上的腰,看着我,用一种决绝的口气大声呼喊:给我你的权杖吧!

在她的召唤下,我士气高涨,竖起高高的桅杆,穿过狂风暴雨的大海,彻底地攻陷了白颜的诺曼底。

从此,我迷恋上了这种战争。


3  

太阳又下去一点了,徐萃芳终于收拾好了餐桌,去卧室换衣服去了。早上,去医院的时候,她穿的是收腰套装,回家了,换了家居服,现在,她要去换舞衣。

呵呵,换衣服,白颜却并不喜欢换衣服,她总是白色或者蓝色衬衫,简单得像素描,却同样美丽惊人。

从那一次后,我像个贪吃的孩子,总想找机会溜到白颜的家里去。

我喜欢枕在她的腹上,那里如一片广袤肥沃的平原,它连接着两处天堂。

秋天来临的时候,平原上弥漫着金桂的清香。白颜喜欢挂花,她的阳台上就种了两盆金桂。

我就这样度过了两年多清贫却十分快乐的大学时光。

可是,我没想到,白颜,连雨滴在她身上我都会嫉妒的白颜,她居然结婚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发疯般地跑去找她。到了她家楼下,见一个秃顶的胖中年男子,正指挥人在往一辆货车上搬东西。

我认识那些东西,可是我自卑,怯懦,没有勇气冲上去阻止,只能躲在旁边一栋可以看到她家窗口的房子后面,悲伤地徒劳地眼睁睁地看着。

搬完了,白颜才下楼来,和胖男子说了些什么,胖男子就押着车走了,她站在那,朝我躲着的墙这边招了招手。

我悲伤地走向她,脚像灌了铅。

她拉着我去了楼上,房间已经空空荡荡,只剩下赤裸裸的几件大家具,没有了任何和她有关的物件。

她拉我走进那间大卧室,久久地看着墙上的照片,才叹了口气说:他也是巴顿迷,他走了七年多了……谢谢你,让我告别了过去……好好学习,我走了。

白颜走了,她留给我一个纸箱,里面是两件崭新的白衬衣,两条海军蓝裤子,还有两双运动鞋。我穿上她送的这些,在空荡荡的校园里迷茫地走来走去,失魂落魄。

而讽刺的是,徐萃芳却在此时注意到我,她后来老是说:那时你多像个忧郁的文艺青年啊!

徐萃芳好像就住在学校里,后来我才知道她父母都是学校的教授。

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关注我,老找借口来找我,时常给我带些家常的饭菜。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小说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3000,共计33000
  • 2017-09-18
  • 勿语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13
  • 电击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13
  • 故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托尔斯泰说过: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魔鬼,关键是在什么时候放它出笼。小说写得不错,能给人以启示。
    • 无香2017/09/20 18:09:04
    • 分享到:
  • 谢谢!

    回复

    • 无香1800积分 2017/09/15 17:27:52
    • 分享到:
  • 就没有人注意我的偶像巴顿么
  • 回复
  • “我”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遇见了初恋“白颜”,为了生存争取权杖,娶了婚姻“徐萃芳”。而后献媚的“李晓莉”、很不一样的“白河”和有故事的园长等等,一系列的人物开始在“我”的生命里穿插,她们存在是因为我手握权杖。故事像一部电影,一个画面一个年龄段。更像一个人的一生。起起伏伏,浑浑噩噩。得到了权杖却失去了自我,不免有些唏嘘。
    • 无香2017/09/15 17:27:17
    • 分享到:
  • 真诚善😃

    回复

  • 大学期间,寒门学子全丰利用男性的“权杖”征服了有点背景的同窗徐萃芳,在后者父母的运作下,留在B城,并进入机关单位。逐渐地,又获得了新的“权杖”,“一夜暴富”的他迷失了自我,最终遭到“受害者”的暗算。大梦醒来,“权杖”没了,留给他的只有“拐杖”。颇有警醒味的精彩妙文!
    • 无香2017/09/15 17:27:09
    • 分享到:
  • 真诚善意的点评温暖人心!

    回复

  • 女作者以男人视角写文章。有优势。那就是男作者缺少的细腻的轻捷活泼的笔调。此文达到这样的效果。(我来这非为名利而来,邻网搞起实名制,我将离去)
    • 无香2017/09/15 17:26:59
    • 分享到:
  • 谢谢

    回复

    • 无香1800积分 2017/09/13 17:17:28
    • 分享到:
  • 谢谢大家打赏
  • 回复
    • 电击9760积分 2017/09/13 11:22:46
    • 分享到:
  • 作者采用倒叙的方法,揭示了一个人一段不堪的人生。一个不幸的单亲家庭的孩子,考上了大学。与图书管理员白颜有了一段私生活,以白改嫁而告终。后让徐女怀了孕,入赘其家。进入机关当了处长。于是有了权杖,各种权色交易纷至沓来^_^.r中有清纯女孩,不爱财权势。不上钩。最后栽倒在幼儿园长的身上,被其丈夫撞断了一条腿。权杖也如腿般夭折。至此,奢靡的权色交易生活画上了句号。故事警醒世人, 有教化意义。
    • 无香2017/09/13 17:16:49
    • 分享到:
  • 😄 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1800积分
  • 3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113165
  • 7
  • 1800
  • 这因拆迁被动进城的老高,经营卤菜店的水平实在是高。自己当托儿的另类营销策略,使得另一家店火起来。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鉴别。买家们都是喜欢货比三家,自然占优势的店家就占了上风。这又是加微信,又是消费卡,还有发个小红包的店铺深得人心。当顾客蒙在鼓里,老高却表面失落,内心却高兴的不行。分红的回馈,是他表演的演出费。看似打破了平衡,实则是商机的策略。学习罗老师的深刻思维逻辑。

    电击【平衡同题征文】平衡

    2017/10/16 22:44:13
  • 以此篇致敬我亲爱的大嫂梅芳。她非常善良!我女儿曾说,想改口,叫她伯母一声妈妈。作为留守儿童,她是幸运的。她的伯母把她当女儿来养。家里有鸡蛋,伯母留给她吃。也正因为如此,我女儿有一口吃的,先想到的是要给她伯母吃第一口。微咖,是需要艺术化的构思,但有时候,我又觉得,生活中如果提取到了精彩的部份,是不是也够得上艺术化的环节。最真挚的情感,方能动人。嫂子之好,难以回报,写微咖一篇,字字都是记录她的深情!

    吴春丽天黑之前

    2017/10/14 10:21:30
  • 爱有很多种,我们常常渴望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爱,认为那才够浪漫,够激情,够完美,可事实上,陪伴我们一生的,却往往是那种让我们平时熟视无睹,如涓涓细流般的平淡的爱。真正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激情慢慢褪去,柴米油盐等生活琐事所替代,生活日趋平淡,“相爱容易,相处难”,有很多时候,爱情经得起轰轰烈烈,却经不住细水长流。爱,有很多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种给予,一种呵护,一种相扶相守,更是一种宽容、理解和感动。

    寒塘听雨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2 11:36:58
  • 生活五色杂香,我们都夹在其中,走过场似的。昨天相处明天就可能相离。无论是吃佛念斋,还是娱乐人间,人活得形形色色。文中的人物具体丰满。无论是艾伦还是张雪禅,还是赵春天,老杨,都是社会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转轴。少了谁与多了谁,这台机器都一样活泛。但具体到各人的生活,却各有各活法,与心境。

    叶紫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11:03:54
  • 在邻家,若想夺冠拿奖,“野心”必不可少。作为新人,如何让“野心”转变为“真金”?还得靠质量上乘、构思巧妙的佳作。这篇文章就忒棒,它讲述的是小镇文化站里,形形色色的人、光怪陆离的事,很能满足国人八卦的心理、猎奇的心态,更妙的是结尾,达到了令即将热泪盈眶的读者突然间有种忍俊不禁的效果。

    黄元罗收到请回复

    2017/10/12 8:52:12
  • 作者用细腻之笔,描述了对门的小夫妻生活状态和自己婚姻生活状态。做了鲜明的对比。新婚女人就像小公主一般受男人的宠爱。而经历了岁月洗礼的婚姻,在柴米油盐之后,进入了平庸的婚姻生活。女人从小公主回到了家常妇女的日常状态,开始操持洗碗洗臭袜子的家务。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女人似乎有点小抱怨,却也是女人的慨叹。男人们,觉醒吧。

    电击一声哈啾之后

    2017/10/11 22:05:22
  • 管它是动物的卵子,是鱼卵人卵,能吃饱吃好就好。但此刻这个社会吧贫富仍有很大的差距,体制内与体制外的雇员就会有很明显的差距。但上帝是公平的,富人家的在单位上有年编制,但人也越来越像是存在着精神方面的问题,派遣工吧,累是累点,吃苦多点,工资待遇同编制内的相差甚远,但身健康,换成我也想得开了。虽然是小说,但现实生活中确定是这样的,我就从小说里也读到了高于生活的东西

    红红的雨收到请回复

    2017/10/11 17:02:01
  • 微咖细腻逼真地表现了一个逃犯的惊弓之鸟的心理状态,为了躲避惩罚,他把自己变成装到套子的人,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惊恐的心让他噩梦连连,力竭心瘁胆战心惊,没有亲情没有友情给没有了爱,昔日的和谐美满的生活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孩子的呼唤震撼了他的心灵,挣脱了套子的束缚,勇敢承担自己的责任,灵魂得到救赎,人性得以回归,家永远是最温暖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抵不上家的温情和呼唤。

    寒塘听雨装在套子里的人

    2017/10/11 16:32:54
  • 该篇叙事诗,可以说是一段虽已逝去却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历史。1992年春,总设计师的南方谈话再一次为改革开放注入新的活力。受其影响,当时的公务员群体中亦刮起一股“砸碎铁饭碗,快往深圳赶”之风!正可谓: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赚得钵满盆盈,有人跌得头破血流。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至今忆来,仍让当事人感到有味道、有嚼头、有价值。

    黄元罗一张汇款单

    2017/10/11 8:37:47
  • 秋风秋雨秋煞人,异乡异地忆故里。品读完该篇应景类散文后,不禁想起刚来扬州闯荡时的那段岁月,每逢节假日,大都会吆喝上三、五个老乡一起去夫妻档打打牙祭。一来,在这里,我们可以用有限的血汗钱吃上相对丰盛的美味;二是,在这里,我们可以彻底放松心情,很是任性地吃着、喝着、说着、笑着……。简而言之,在这里,我们更多的是感受一下家常菜、家乡人、家乡话等“家的味道”。

    黄元罗家的味道

    2017/10/10 8:29:25
  • 受降,对国家来说是大事。但对于李小毛,却觉得并不是欣悦的,因为他的三位亲人被日兵害死了,胜利日还不准他报仇。他的呐喊:你们像对待亲爹一样对待日本人,你们还是不是中国人?体现了他朴素的认识和判断,是最接地气的声音。后来日军投降后在等待遣返回国期间,天天闲着,光吃饭不干活,老百姓不愿意,政府就命令他们将竹木街通往煤市街的一条弯曲狭窄的土路加宽取直整修。看到干活的日本鬼子,李小毛才欣慰了,点赞。

    天行健李小毛的胜利日(隐阳城系列九)

    2017/10/9 17:04:40
  • 芜薇2016/9/10加入邻家,作品有:《南漂医生》《新关系论-求婚》。她帖出的作品虽少但品质高,两篇小说都获得决赛入围。第一次读芜薇的微咖,也许是因为芜薇本身扎实的文学功底,这篇微咖读起来给我的感觉是很不错的!黄老太能活到九十岁,从某个角度来说,算是幸事?她育有四子两女,却在养老院过了九年,不禁要问,为何孩子们都忍心把老母亲放在养老院?而结尾的孩子们在谈及遗产时,说要打官司,读者唏嘘之余难免悲伤

    吴春丽黄老太走了

    2017/10/7 10:19:49
  • 宋朝,因其统治者重文抑武的作风“闻名于世”,这直接导致了宋朝“积弱积贫”局面。飞之裨将杨再兴,则邦乂之子也。单骑入阵,几殪兀术,身被数十创,犹杀数十人而还,一时声势可知矣。是以郾城之役,恢复之业系焉。杨再兴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其悍,其勇是震撼人心的,此一战令无数后人扼腕,却打出了华夏男儿的气概,真是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无敌气概!

    寒塘听雨南宋的荣光(隐阳城系列之七)

    2017/10/5 20:02:13
  • 走过千山万水,还是家乡最美。也许这正是思乡类文章长久不衰的原因之一。现如今,人口流动性较大,生活节奏日渐加快,每天眼睛一睁,穷忙到熄灯,很少有时间静下心来回想老家的人或事。今日,有幸读到本家这篇佳作,仿佛有种时光倒流、身临其境之感,往昔的玩伴儿、老物件、妈妈菜,等等,无一不历历在目。

    黄元罗故乡情结

    2017/9/30 7:42:30
  • 邻家文弹014期,昨天晚上还没到九点,提前了九分钟就开讲。作为文弹的铁粉,我依然守在微信上,聆听了本期嘉宾虹玫的开讲!这期的开讲,非常精彩!虹玫说,她的几篇以女性为女角的小说,展示的就是点染桃花扇的过程。她还提到了她小说创作中的常见结构方式——散点透视。以往,开讲一般一个小时就结束,本期开讲,到十点二十九分才结束,不少文友都踊跃参与提问,真的是因为要发“月饼钱”吗?肯定不全是,主要是学习与交流!

    吴春丽马虹玫:文学是褶皱里的桃花

    2017/9/29 12:00:4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