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权杖
  • 点击:1964评论:122017/09/12 21:38

1

我已经很久没有留意过,这美艳到荼蘼的黄昏。

今天,我终于离开了医院,这一次,我在那呆了四十多天。

司机把我和徐萃芳还有大包小包送了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走了,徐萃芳收拾了一下午,也就牢骚了一下午。然后她勉为其难地做了两菜一汤,催促我快点吃了,安排我坐到了阳台,她便急急忙忙地开始收拾餐桌。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嫌弃这所房子,因为直到今天她才发现,从餐厅收拾盘子拿去厨房的距离实在太远了,这耽误了她去跳舞。下午的时候,她已经念叨了无数遍:我可四十多天没去跳舞了。

我坐在那里,看着穿着真丝家居服发型一丝不乱戴着手套的她急躁地嘟哝和忙乱。我已经忘记刚才吃到嘴里的饭菜是什么味道,也想不起来我上次在家里吃饭是什么时候。

阳台外,炽热未散的夕阳占据我大部分的注意力,它在空中不遗余力地撒过来,伴随着满天的霁霞,那些光晕在彩色琉璃推拉门上流淌,富丽堂皇。

阳台上,徐萃芳养了一排的芍药,此刻开得非常妖艳。我住院的时候,她也没忘了每天给她的花浇水,而我嘱托她养的一盆普通的金桂,却被放在阳台最边上的角落里,非常缺乏水分似的蔫吧着,在群花面前萎靡不振。

我看着那桂树稀稀拉拉的叶子,它们显得非常硬扎粗糙,我又下意识地摸了摸我同样粗糙的腿。

太阳慢慢地,从防晒棚外射下来,穿过桂树的粗粝叶缝,几缕光射在我的裤子上,那些光柱里,有无数的细尘,被什么力量吹得飘舞着,翻滚着。

这让我猛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图书馆,和,白颜。


2

那年,我成为了村里的第一个鲤鱼跳龙门的人。

我的父亲,是个没什么本事的男人。除了耕种,就是去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打点小工。我早已经不记得我的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随他人而去,从此没有了任何讯息。我东家一口西家半碗地混着长大。父亲去城里的频率总是很高,我早早地就开始帮忙农活,还得学着自己把米和菜弄熟。父亲后来又先后带回来过两个女人,可是她们都没呆多久,又走了。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总是长年一种慌张的模样,仿佛手足无措地总想寻找什么,当我把红色的通知书放到他面前,他就更慌张了。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东拼西凑弄够了学费,并和我一起出发,去到学校所在B城的建筑工地找活计。

当我穿着褪色的条纹运动服,踏着破洞的解放鞋,扛着家里一床稍微好一点的秃棉絮站在B城那个伟岸的大理石校门口的时候,许多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我,有些目光甚至从我鞋子的破洞里透视了进去。

我的宿舍有八个人。和他们在一起住了一个多星期后,我还是不明白,他们的电子匣子里怎么会飘扬出动听的音乐,他们说的卡拉OK是什么,他们说的溜冰场酸爽的滑行又是什么滋味。

而我,只知道禾苗在什么时候抽穗,茼蒿在什么时候开花,泥鳅在什么时候出洞,布谷在什么时候鸣叫……我无法融入他们的世界,他们也接受着我的沉默。

半月后,我发现了一个极好的去处,那里很适合安放我的孤独和沉默,那就是学校的图书馆。

老家的学校也是有个图书馆的,不过只是间废弃的教室,有两个破烂的架子和寥寥几十本书,大部分连书页都不齐全。而大学的图书馆却不一样了,一栋大大的三层的建筑物,每一层都一眼看不到尽头,这让我欣喜若狂。从此,除了上课,我基本上都呆在那里,像大旱后遇到骤雨的植物,贪婪地呼吸水分。

我最爱去的,是三楼文史类。管理员是个沉默的女人,我们都知道她叫白老师,却都不清楚她长什么样子,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是低着头在看书,有人借书还书也并不抬头,只看着书。

一天,当我拿着本“狗娘养的战争”去办理借阅手续的时候,她却忽然抬起头来,十分讶异地看了我一眼。

她的脸十分地白皙,甚至好像是透明的,小嘴小鼻,戴着一幅银丝框边的眼镜,镜片后,青黑的睫毛下,是一双清澈得如幽潭的眼睛。我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睛,好像很纯透,却又深不可测,好像很平静,却又让人莫名地悲伤。

她那样的眼睛看着我,让我不敢直视,我便低低地垂下头去,却感到她的眼睛在我的眼睛鼻子嘴唇肩膀一路浏览下去,最后停在我指甲缝还留有泥土的双手上。她在看我学生证的名字时停了一下,我的名字很普通,姓全,名丰,父亲可能盼着年年丰收吧。

最后,她盯着我,用洁白得透明得双手把书递给了我。

从此,我去图书馆就更勤快了。

白颜还是很少抬头,而当我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却会抬起头看我一眼,好像我的身上有种特别的气味,她鼻子略一嗅就知道是我来了。

那是一个午后,考试已过,暑假将要来了,我还是每天在图书馆混日子。闷热的天气,图书馆人烟稀少,阳光从窗户外丝丝缕缕地钻进来,光柱里的尘埃就是这般狂乱地翻滚。

白颜抱着一叠书走了过来,蹲下去,往架上放书。

她的蓝色棉布衬衣被手臂的活动拉扯,裤腰上方便泄露出一截白光光的腰来。

那道白光纠结着阳光和阳光里翻滚的尘埃,拧成了一股我从未见过的无比的诱惑,我身体的某处,可耻地起了变化。

白颜很快放完站了起来,看到身后呆若木鸡的我。她锐利的目光很快发现我某个蠢蠢欲动的部位。我彻底傻了,忘了去遮挡裤子隆起的那个地方,当我以为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候,白颜却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略走过来一步,便贴近了我。

她的手像某个熟稔拥抱的天使,轻轻地抚了一下我坚硬的忐忑,她的眼里闪烁着一些光电和绝望的渴求的又凉薄的光芒,我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她的手已经飘走了,带着一声长长的叹息。

那种从来没有过的被安慰的温暖一直萦绕着我,我在那个书架前站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去办借书手续。回到宿舍打开书,意外地发现里面有张纸条:晚上来我家。还附有详细地址。我的心突突地跳了一下午,傍晚时,认真地洗了澡洗了头发,把衣服的褶子捋了一遍又一遍才出发。

白颜的家就在学校旁边的小区。敲门的时候,我的手很抖,白颜开了门,我低着头站在门口,只敢用余光去打量一下。

白颜的家,小小的两居。客厅里一张木沙发,一个五斗柜,上面放着电视机,用白色的蕾丝布罩着,一台绿色的中意冰箱,也盖着白色的蕾丝布,茶几上,有一只苹果,一个水杯。

这是我从小到大见过的最好的最干净的房子。以前老家,是两间土屋两架木床,和牲畜粪便泥土混合的地面。

我还是犹豫地站在门口,白颜伸出手来,把我拉进房里,让我坐在沙发上。这个家好像很少来外人,白颜想了想,去厨房拿了个碗,倒了一碗水拿过来,然后又去了厨房里。

我坐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两个卧室产生浓厚的兴趣,我的屁股在凳子上挪来挪去,还是决定悄悄去看一眼。

我首先去了靠近客厅的一间。

门是开着一条缝的。这是间大卧室,有一张大床和大衣柜,床上却什么床上用品都没有,显然是不住的,只是床头的墙上,赫然挂了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是个年轻男人,身着戎装,英姿飒爽,相框的顶上,有一块干干净净的黑绸,从两边垂下来。

我心里一惊,瞬间明白了点什么,忙急急地退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看另外一间,白颜就已经端了一碟菜出来。我吃了一顿前所未有的齐全的饭,有荤有素有汤。吃饭的时候白颜除了给我夹点菜,并不说话,吃完收拾好厨房,就去了卫生间,不多会就冲完凉出来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白皙美丽的女人。她穿一件蓝色的棉布睡袍,长长的黑发放了下来,肆无忌惮地垂了一背惊天动地的风韵。她过来拉着我,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温柔。我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有如此温暖的物件,那就是白颜的手。她的手拉着我的手,走去另外一个小房间,那里有一张小床,整齐的衣柜,应该是她常住的房间了。我的心像一百只牛皮鼓在没有节奏地敲,乱七八糟,站在床前,不知道做什么。

白颜看着我,她的眼镜也除掉了,明亮的眼睛更清晰,好像在叹息,却又有种破釜沉舟的凶狠,她靠近了我,轻轻地拥住了我。

她太绵软了,温热的身体像秋天傍晚的土地,芬芳成熟又温暖,我像回到儿时,闻到玉米甘蔗的清香那般,知道我的饥饿即将消失。

我激动得紧紧地拥抱我的土地。

我爱怜又忐忑地轻抚着这神奇的土地。白颜轻轻地贴上我的唇,甘蔗多么甜啊,玉米多么香。我们在土地面前变得赤诚。我看着面前的山峰秀丽沟壑迷人,身体像一个杀气腾腾的士兵,却不知道怎样征服我的敌人。

白颜又叹了口气,她拥着我匍匐在她身上的腰,看着我,用一种决绝的口气大声呼喊:给我你的权杖吧!

在她的召唤下,我士气高涨,竖起高高的桅杆,穿过狂风暴雨的大海,彻底地攻陷了白颜的诺曼底。

从此,我迷恋上了这种战争。


3  

太阳又下去一点了,徐萃芳终于收拾好了餐桌,去卧室换衣服去了。早上,去医院的时候,她穿的是收腰套装,回家了,换了家居服,现在,她要去换舞衣。

呵呵,换衣服,白颜却并不喜欢换衣服,她总是白色或者蓝色衬衫,简单得像素描,却同样美丽惊人。

从那一次后,我像个贪吃的孩子,总想找机会溜到白颜的家里去。

我喜欢枕在她的腹上,那里如一片广袤肥沃的平原,它连接着两处天堂。

秋天来临的时候,平原上弥漫着金桂的清香。白颜喜欢挂花,她的阳台上就种了两盆金桂。

我就这样度过了两年多清贫却十分快乐的大学时光。

可是,我没想到,白颜,连雨滴在她身上我都会嫉妒的白颜,她居然结婚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发疯般地跑去找她。到了她家楼下,见一个秃顶的胖中年男子,正指挥人在往一辆货车上搬东西。

我认识那些东西,可是我自卑,怯懦,没有勇气冲上去阻止,只能躲在旁边一栋可以看到她家窗口的房子后面,悲伤地徒劳地眼睁睁地看着。

搬完了,白颜才下楼来,和胖男子说了些什么,胖男子就押着车走了,她站在那,朝我躲着的墙这边招了招手。

我悲伤地走向她,脚像灌了铅。

她拉着我去了楼上,房间已经空空荡荡,只剩下赤裸裸的几件大家具,没有了任何和她有关的物件。

她拉我走进那间大卧室,久久地看着墙上的照片,才叹了口气说:他也是巴顿迷,他走了七年多了……谢谢你,让我告别了过去……好好学习,我走了。

白颜走了,她留给我一个纸箱,里面是两件崭新的白衬衣,两条海军蓝裤子,还有两双运动鞋。我穿上她送的这些,在空荡荡的校园里迷茫地走来走去,失魂落魄。

而讽刺的是,徐萃芳却在此时注意到我,她后来老是说:那时你多像个忧郁的文艺青年啊!

徐萃芳好像就住在学校里,后来我才知道她父母都是学校的教授。

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关注我,老找借口来找我,时常给我带些家常的饭菜。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小说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3000,共计33000
  • 2017-09-18
  • 勿语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13
  • 电击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13
  • 故里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9-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托尔斯泰说过: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魔鬼,关键是在什么时候放它出笼。小说写得不错,能给人以启示。
    • 无香2017/09/20 18:09:04
    • 分享到:
  • 谢谢!

    回复

    • 无香1800积分 2017/09/15 17:27:52
    • 分享到:
  • 就没有人注意我的偶像巴顿么
  • 回复
  • “我”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遇见了初恋“白颜”,为了生存争取权杖,娶了婚姻“徐萃芳”。而后献媚的“李晓莉”、很不一样的“白河”和有故事的园长等等,一系列的人物开始在“我”的生命里穿插,她们存在是因为我手握权杖。故事像一部电影,一个画面一个年龄段。更像一个人的一生。起起伏伏,浑浑噩噩。得到了权杖却失去了自我,不免有些唏嘘。
    • 无香2017/09/15 17:27:17
    • 分享到:
  • 真诚善😃

    回复

  • 大学期间,寒门学子全丰利用男性的“权杖”征服了有点背景的同窗徐萃芳,在后者父母的运作下,留在B城,并进入机关单位。逐渐地,又获得了新的“权杖”,“一夜暴富”的他迷失了自我,最终遭到“受害者”的暗算。大梦醒来,“权杖”没了,留给他的只有“拐杖”。颇有警醒味的精彩妙文!
    • 无香2017/09/15 17:27:09
    • 分享到:
  • 真诚善意的点评温暖人心!

    回复

  • 女作者以男人视角写文章。有优势。那就是男作者缺少的细腻的轻捷活泼的笔调。此文达到这样的效果。(我来这非为名利而来,邻网搞起实名制,我将离去)
    • 无香2017/09/15 17:26:59
    • 分享到:
  • 谢谢

    回复

    • 无香1800积分 2017/09/13 17:17:28
    • 分享到:
  • 谢谢大家打赏
  • 回复
    • 电击10490积分 2017/09/13 11:22:46
    • 分享到:
  • 作者采用倒叙的方法,揭示了一个人一段不堪的人生。一个不幸的单亲家庭的孩子,考上了大学。与图书管理员白颜有了一段私生活,以白改嫁而告终。后让徐女怀了孕,入赘其家。进入机关当了处长。于是有了权杖,各种权色交易纷至沓来^_^.r中有清纯女孩,不爱财权势。不上钩。最后栽倒在幼儿园长的身上,被其丈夫撞断了一条腿。权杖也如腿般夭折。至此,奢靡的权色交易生活画上了句号。故事警醒世人, 有教化意义。
    • 无香2017/09/13 17:16:49
    • 分享到:
  • 😄 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1800积分
  • 3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44165
  • 7
  • 1800
  • 《真人》这篇微咖,题目好、立意好、写得也好。主人公靠着“耍流氓般”的叫号,获得个“真人”的绰号。在他眼里的“真人”,就是厚颜无耻的真坏蛋、真腐败、真流氓;所以,“真人”的称谓加在他的身上,他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他又受之有愧,他明明是真坏蛋,却要硬装好人,明明是真腐败,却又故作廉洁。这种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伪君子、真小人,是当今政坛腐败分子的普适性品质。他们的“真人”名号,应该诠释为“真正的坏人”。

    北国寒星真人

    2017/12/11 9:37:09
  • 小小说分成三节来讲他俩,是讲姐姐与弟弟,且这个弟弟有些傻。你说他傻吧,在第一节里,他又知道去陪陪那个被酒后驾车撞死了的女人,怕那女的死了睡在那里很孤单。第二节,弟弟还知道给爸爸留下一个肉包子,自己吃的是菜包子,姐姐则一个包子都没吃,只是将弟留下来的肉包子,闻了一下,再闻一下。姐姐真的很懂事。第三节弟弟不知道帮司机拨打电话号,要递给姐姐打,司机不解,姐姐只得给一颗大白免糖给弟吃,司机明白弟有点傻。

    春风妙语他俩

    2017/12/10 23:51:38
  • 这篇文章发表距今已经快十年了。它也被我特意收录在自己的�为爱而生的女子�一书中。十年,又熬过来了,疼痛依然没有远离我的肉体。 但这十年的磨难,令我一天天蜕变得更加坚强甚至认识我的人都说是坚毅。 今天,躺在病床上,揉揉自己的伤痛,窗外太阳那么好,我却无福消受。 帖出此文,只想告诉所以有病的人,不怕 只要还活着,能呼吸就一样是有福的。精神不倒就倒不了!

    香柏树叶再难,也要好好活!

    2017/12/8 15:42:15
  • 天冷,又逢夜晚开讲,加上颈椎病令我感到不适,干脆躲进被窝里,将手机举高,在床上聆听美女作家薛丽娜的开讲!她说——就好像我在森林里藏了一个宝贝,而待会儿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发,我准备好了很多路,很多陷阱,但终会指向宝藏的方向。热爱画画的她,写累了可以画画,画累了可以码字。如果说,学了很多年的画画,对她的文学创作有什么帮助。她举例说:关于红色,除了大红、深红、朱红、玫瑰红这些字眼,我还会用“胭脂红”

    吴春丽薛丽娜:文字宝藏背后的铺路人

    2017/12/8 10:18:24
  • 这当说是志武兄的典型诗歌还是非典型诗歌?在这里,我鲜有看到“故乡”、“土地”、“城市”、“火车”、“流浪”、“厂房”等熟悉的符号,但是,我又通篇看到一个在不断探寻,探寻内在自我,探寻外物,那些石榴、那些蓝天白云……探寻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并如何与之共处。人是皮影,又是影子,身上像石榴一样长满颗粒,但饱满的颗粒中总有晶莹的汁液,耐人咀嚼。

    木易丰满的石榴

    2017/12/7 14:27:37
  • 读到你父亲跟曾孙女写信,我很难想像一个老人戴着老花眼镜写字的样子,也想起我的老父亲戴着老花眼为我,为他的曾孙女写电子琴讲义的情形。在科学发达的今天,大家都有手机,都有会上网,微信QQ写东西非常方便,谁还动手写信呢。你的父亲言而有信,亲手写信,为他点赞。这封底信可以作为历史资料好好珍藏,说不定多年后还会升值呢。看来小小的家庭很有人文味,是一个和睦友爱的家庭,父母都有那么大的年纪,互敬互爱,我很欣赏。

    春风妙语言而有信的老父亲

    2017/12/5 17:09:11
  • 我看到你的年终总结心跟着温暖啦。记得你一到网上来,就很认真的读每个文友的文章,像一个土豪一样打赏文友的文章。谁叫我们都好这一口呢?都这么爱好文学,都这么重感情。说实话,以前我上网的时间很多,现在每天像夜猫子一样,别人睡了,我才上网来读文章,看到写得好的文章,本想评论,眼睛都有睁不开了。无论如何,我都有喜欢到这里来,这里是我们的家,这里有一大群好弟妹,好兄长,还有你这个土豪,你我都有是邻家的受益者。

    春风妙语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5 16:21:08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念想,就拿文章中的“辉叔”来讲,好不容易来趟深圳,既不去享受,也不看美景,就想到机场看飞机,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一怪异行为让包括文中的“我”在内的广大读者感到费解。待品读完全文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在二十多年前,辉叔曾参与过深圳机场道路的建设。本文悬念的设置很让读者“措手不及”,只不过,标题是“达叔”,正文中却变成了“辉叔”这样一种“粗心大意”,实在是不应该呀。

    黄元罗达叔看飞机

    2017/12/5 8:25:02
  • 进邻家的第一天,您就成了我的第一位粉丝,当时看见后瞬间就心存感谢。但因为身体、因为天天还得带小外孙,因为要写作,要接热线搞咨询,特别的忙,加上性格的因素,我又一直是一个不爱串门的喜欢安静的人 ,今天也忍不住情不自禁地来你的领地后就挪不开眼睛了。 字里行间,你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真心对你说一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都是心甘情愿地默默地固守自己精神家园的人。你这个老师文友,我是交定了!珍重文中见

    香柏树叶看看谁来读我的文章

    2017/12/4 23:06:41
  • 欣赏学习!感恩黄罗元先生!因为您曾对我的文章打赏点赞支持!有时间我还是想来邻家的,因这惦记和被惦记着,就是因为有这些小惦念,因此便研割舍不断对邻家文友的这份情。有时,没有空写评论,也忍不住来看看大家的精彩。您获得点赞最多的一篇文章的赞赏当然也有我的回报(我用细雨的帐号打赏的),我总觉得人家送了我春风,我必回报人家夏雨。爱生活、爱邻家,爱文友!2018,我们还一路同行~

    红红的雨2017我在邻家上的若干之最

    2017/12/4 14:48:32
  • 很希望听你讲讲你的故事,充满励志、温情、如何跟病魔作斗争,如何鼓励你身边的人有勇气的生活。更欢迎你在邻家社区文学安家。记得你说我们都很注重精神生活,热爱文学的人比别人不同,心思更加的细腻,更有观察能力,更能耐得住寂寞。小小,放开写吧,我愿意听你讲故事。

    春风妙语致身体有病的女人们

    2017/12/1 23:59:41
  • 能在每周四聆听文友们的讲座,真的很高兴。线上线下活动,无距离的学习,顺便也聊天拉家常。家,就在这里安居。掬一杯茶,捧一杯酒,谈笑风声,谈诗论文。不想发言就静静的听,要想提问,就尽情。若能够难到嘉宾,算提问者技筹。八方文人墨客聚在一起,虽然看不到脸,也很亲热。这里就是哥姐弟妹相随的地方,这里就是吟诗论文的场所。轻松的学习环境,高雅的殿堂,我们还犹豫什么?冒个泡泡还有币币,下周四请早。

    春风妙语​拒绝符号化的伪城市文学写作

    2017/12/1 16:27:31
  • 别人为何评论您的文章?这说明他不仅耐下心来读完了您的文章,而且读完之后还有所感悟;别人为何打赏您的文章?这说明在他看来,您的文章值得打赏,当然了,这里不排除有投机行为。但海选入围不等同于获得相关奖项,就拿今年夏天的睦邻文学奖来说,在初评阶段,很多作品也就止步于海选入围,但也有零打赏、零评论的佳作被评委捞起,被提名进入终评。所以呀,在邻家上,若想脱颖而出,获得嘉奖,还得靠多出精品!期待本家早日圆梦!

    黄元罗故乡情、母子情

    2017/12/1 7:42:27
  • 邻家无疑是实现个人文学梦、精神梦的平台和提升美好生活质量需要的“矛”,激励的不平衡不充分显然是个“盾”。 一如楚国李斯辅秦是从仓库与厕所老鼠的启示中选择的社会定位,作者能站对“家”中位子,以涵养文化、修炼灵魂为目的,推拔平台气质更上层楼,各自获得另外收成,相得益彰。 可贵又可喜的是,作者毅然从物欲横流的紧张繁忙虚浮的日常中解脱松弛闲淡下来,果敢进入汹涌澎湃的几千年文化洪流和

    仁智山水读书月里我对邻家社区文学有话说

    2017/11/30 10:12:12
  • 写这篇小文,实在是心有落差,不得不为之。一个注重养生之道的人,一个年纪活了一大截的人,一个活得仙风道骨的人,在自己的道上,怎就那么地不容,那么地残忍。社会需要我们容人,也更需要我们不以恶来还恶,以别人的恶小,报以更大的恶,甚至以恶行来波及无辜。不想教化什么,但愿能引起读者的反思及共鸣!

    叶紫开道

    2017/11/29 13:57:0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