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画展览会
  • 点击:28229评论:122018/07/11 00:42

2017年底,我听了一场钢琴音乐会,其中有一首长达三十几分钟的曲子,演奏之前琴者介绍,那是俄罗斯作曲家穆索尔斯基的代表作品:图画展览会。曲子的灵感源自于穆索尔斯基去参观一位已经逝世的朋友的画作展览会,根据其中十画作十曲,又作音轨将十曲无缝连接,似是与亡友对话之意。而穆索尔斯基的这首作品,又是在他逝世五年之后由他的朋友整理,方得出版发行流传后世。整曲听来酣畅淋漓,似是一曲,却又段落曲风分明,让人沉醉。归来后,我听遍此曲的众多版本,它的旋律震撼着我的耳膜,它的故事打动着我的心,然我既不识宫商徵羽,又不懂阴影留白,只能作散文“漫步”,对应音轨漫步,另作十篇小故事对应十曲,凑成是谓我的-------图画展览会。

--------题记



目录:

漫步-----------------------------对应音轨:漫步

权杖-----------------------------对应曲1:侏儒

催眠曲---------------------------对应曲2:古堡

选妃-----------------------------对应曲3:杜伊勒里宫的花园

拾荒者 --------------------------对应曲4:牛车

一个在公共汽车上喘气的男人-----对应曲5:雏鸡的舞蹈

钓鱼-----------------------------对应曲6:穷富犹太人

克莱因蓝和锈玫瑰----------------对应曲7:里莫日市场

最后九十天 ----------------------对应曲8:墓穴

琉璃樽 --------------------------对应曲9:女巫的小屋

月光下---------------------------对应曲10:基辅的大门



 漫步    


在黄昏的时候出发是最好的。

蛇口线,漫长的地铁里,看不到天空,所以期待天空的心情更为迫切,像期待一个久未谋面的恋人。

能感觉到,人正在一个长长的时光隧道里穿行,头顶是高楼是花园是大道是世人的足底。当从那幽闭的隧道穿行而出,朝出口走去时,就好像要告别黑暗进入光明,这种愉悦的希望,给人带来莫名的兴奋。

电梯一点点地往上升,终于看到明媚的光,在光里穿行而过,走过一个路口,眼前顿时出现一片坦阔草坪。

在那片坦阔的绿草坪上,一个白色的雕塑吸引着我的目光。

她迎着风亭亭玉立,发丝飞扬,身体有着原始神秘的丰美。

人们都唤她女娲,她并没有足,她靠尾而立,那尾十分韧美修长,似乎可以让她立时飞天而去。站在她面前,我甚至一度怀疑,刚刚那漫长的隧道,是否,就是她的尾开辟而成?然而她娴雅不语,只是举着她手里的石头,她的双臂弧度优美,几乎探到天空里去,顺着她举着的那石望去,就能望见了蓝色的海,还有,那海上的世界。

于是,我朝海走去。

这北回归线以南的城市,有季风从那海上吹来,咸涩芬芳又稠密。人的皮肤,还有寻寻觅觅的每一根末梢神经,都得到了极温柔的抚触,那海风抚触着你,像抚触着一个新生的幼儿,让你霎时变得从未有过的温顺。

于是脚步更轻盈了,而每多迈一步,那蓝色的大海就更宽广一分,渐渐地,你满眼里都是海了,还有那海上倦泊的舟楫,在安静的港湾里轻轻地摇晃。

此时,我看见,在那遥望港湾的平坦处,立着一个老人。

老人意气风发神采奕奕,卷着衣袖大步向前,南风吹动着他的发和领带,他目光炯炯,要去完成一场壮举的样子,前行的热度让他把外套脱下挽在手里,他足下的碑,刻着他如雷贯耳的名。

我在传说里听说过那位叫袁庚的老人,而现在,那位老人的征途,早已拓过他面前的滔滔南海,并将他身边的海岸线变成了一片迤逦灿烂的花园。

我就在那里,沿着那花园和大海之间的大道,长长地漫步。

七叶树泛出毛茸茸的新绿,黄铃还有好几树,金灿灿太阳似的,木芙蓉娇粉可爱,它们一棵棵地与人点头致意。

那些朵儿叶儿,随着海风摇摆着,海风还把海水也吹出了花朵似的涟漪。是呵,水性本虚,随风则结沦漪,而木本实,到了季节,得了风露,自然花萼振奋。

花萼如此振奋,自然如此振奋,路过的人纵有千般愁绪,也是会化去的了。

愁绪化去,则漫步兴意更浓,继续沿着海岸前行。

日光渐斜,天空却仍是蓝白分明,堆堆的白云倒影在微皱的海面上,碧绿的海面多了几分剔透,老坑的冰种翠玉一般,一些白舟飘在那里,好像随时能带上你去远方游离。

逾晚,风逾好起来,衣裾轻扬,徐徐向前。

而每走一步,那水面的光影又不相同,随着夕阳的远去,先是浮着些灿烂的绛红,后又是一望无际安静的深蓝。那岸上的花却只是连绵,猩红的凤凰不断跃入眼睛,偶又遇到几蓬灿烂的红桑,吐着长长的穗子,朱红惊艳。

晚风逾绵时,耳边的回响逾清晰:自己的呼吸声,足下的步声,还有晚潮悠悠的拍岸声……

这时,迎面走来一对母女,她们云也似的肤色,夕阳般的金发,母亲卷着个髻,女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长发却是散着的,踩着一个滑板车,一溜一溜地走过来。

那母亲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孩子,那女孩却微笑地看着我,她海浪似的发卷应该比任何花瓣还要柔软,她清澈无邪的眼睛比任何海水还要湛蓝,她的酒窝,被晚风微微地吹开,随着她轻快的脚步,时深时浅。

那样的酒窝,让我忆起我曾孕育的柔软,于是我也微笑了。

我们互相挥手,再回头时,她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暮色已起的树影里。

微笑有种神秘的力量,让我更愉快地漫步着,我并没有前行的目的地,那一湾海,那一条路,那绵绵不绝的画卷,让我不知疲惫,流连缱绻。

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位少年。

那是一位结实的少年,穿着运动短衣裤,黝黑的皮肤,在微弱的夕光里透着健康的红,浓密的卷发贴在脖颈后。他也许来自高原罢,也许才告别了掉了牙的祖母和刚出生的小羊羔,他推着一个行李箱,背着一个背包,一只手里的手机播放着草原上悠扬的音乐,他随着那曲子,边观望着大海,边迈着结实的步伐行走在夕阳里,金光灿灿。

我想,那少年一定是刚刚来到这座城市。他一边走着,一边不时地看向海的那边,他在接近那座大桥的时候停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了干粮和水,坐在了路边。

他边吃边看着那座桥。

那桥弯曲雄伟,夕阳渐渐地沉没在那桥墩之间的缝隙里,桥上高高的吊索下灯火已起,熠耀焜煌光彩炜炜,远远地延伸到海的另一边,把这花岸的城和另一座城连接起来,像是连接着两个迥异的世界。

少年显然很是喜爱和迷恋,他久久地遥望着,直到补充好了自己前行的体力,又继续推着箱子走起来,他的胳膊随着乐曲,前后欢快地摇摆。

我随着那少年漫步着,桥上的灯火在海面上撒上片片涌动的金箔,那金箔卷动着,破碎着,又消失不见。

漫步着,漫步着,一钩细月睁开了莹白的眼睛。

月下是一片墨色的沙滩,依稀只看得见白色的海水边缘,有些孩子在那里玩耍嬉闹,朵朵小小的浪花,温柔地漫过沙滩旁的岩石和孩子们贝壳般的小脚丫。

少年又停了下来,他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便将自己的行李放在一块礁石边,将鞋脱下,跳跃着穿过沙滩,朝海里跑去。

那海静静地,拥抱着它怀抱里的孩子,匿藏着深不可测的万物,也包容着奔向它的少年。

我停下了脚步,看那些孩子和少年。

少年是欣喜的,雀跃地探向海水的深处去,海水渐渐地拥抱了少年的胸膛。

忽然,少年头一低,如一尾娴熟的鱼儿钻进了海里,瞬间在水面上消失了,只留下了一长串白色的泡泡。

我在心底惊叫了一声。但是很快,少年又破开水钻了出来,他开心地划着水,划着划着,如一个婴儿在母亲的怀里撒着欢,闹累了,才回到了沙滩上。

夜已经张开了它巨大的翅膀,笼罩了整个世界,桥上的灯火一盏盏地眨着明媚的眼睛,过往的车辆川流不息,大人们在唤孩子们归去,少年也穿上了鞋子,推了行李箱,继续向前走去。

我轻捷地跟过去,看到那路上,少年滴下的长长水痕清晰无比,在路灯下闪着露珠似的光芒。

我欣喜地脱了鞋子,提在手里,踏着少年的足迹,雀跃漫步前去。

光和影,在黑夜的混沌里,劈开一条长长的隧道,在天与海之间延伸远去。

我在其中漫步,漫步,漫步,从黑夜,漫步到黎明。



权杖 


我已经很久没有留意过,这美艳到荼蘼的黄昏。

今天,我终于离开了医院,这一次,我在那呆了四十多天。

司机把我和徐萃芳还有大包小包送了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走了,徐萃芳收拾了一下午,也就牢骚了一下午。然后她勉为其难地做了两菜一汤,催促我快点吃了,安排我坐到了阳台,她便急急忙忙地开始收拾餐桌。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嫌弃这所房子,因为直到今天她才发现,从餐厅收拾盘子拿去厨房的距离实在太远了,这耽误了她去跳舞,下午的时候,她已经念叨了无数遍:我可四十多天没去跳舞了。

我坐在那里,看着她急躁地嘟哝和忙乱,我已经忘记刚才吃到嘴里的饭菜是什么味道,也想不起来我上次在家里吃饭是什么时候。

阳台外,炽热未散的夕阳占据我大部分的注意力,它在空中不遗余力地撒过来,伴随着满天的霁霞,那些光晕在彩色琉璃推拉门上流淌,富丽堂皇得虚幻。

阳台上,徐萃芳养了一排的芍药,此刻开得非常妖艳,我住院的时候,她也没忘了每天给她的花浇水,而我嘱托她养的一盆普通的金桂,却被放在阳台最边上的角落里,非常缺乏水分似的蔫吧着,在群花面前萎靡不振。

那些从防晒棚外射进来的阳光,穿过桂树的粗粝叶缝,几缕光射在我的裤子上,那些光柱里,有无数的细尘,被什么力量吹得飘舞着,翻滚着。

这让我猛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图书馆,和,白颜。

那年,我成为了村里第一个鲤鱼跳龙门的人。

我的父亲,是个没什么本事的男人,除了耕种,就是去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打点小工。我早已不记得我的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随他人而去,从此没有了任何讯息。我东家一口西家半碗地混着长大,早早地开始帮忙农活,还学会了怎么把米和菜弄熟。父亲后来曾先后带回来过两个女人,可是她们都没呆多久又走了。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总是长年一副慌张的模样,仿佛手足无措地总想寻找什么,当我把红色的通知书放到他面前,他就更慌张了。不过,他还是东拼西凑弄够了学费,并和我一起出发,去到学校所在B城的建筑工地谋活计。

当我穿着褪色的条纹运动服,踏着破洞的解放鞋,扛着家里唯一一床稍微好一点的秃棉絮站在B城那个伟岸的大理石校门口的时候,许多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我,有些目光甚至从我鞋子的破洞里透视了进去。

  • 1
1/2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合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胡野秋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1
  • 张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0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9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1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始终觉得语言是小说的肉体,结构是小说的灵魂。从这个意义上,这个小说具备了基本的肉体和灵魂,尽管在技巧的使用上还显稚嫩,还有模仿痕迹,但至少在邻家的众多小说中已经脱颖而出了。相对于那些努力地说故事,而且不讲究语言和结构地讲故事,这个系列小说高出太多了。
    • 无香2018/09/09 23:47:08
    • 分享到:
  • 感谢胡老师点评鼓励及提名,这么长的小说合辑,老师真是辛苦了感动
    • 无香2018/09/09 23:48:24
    • 分享到:
  • 不好意思,手机回复,点错表情了,老师见谅

    回复

    • 张夏4举人2018/09/10 07:13:47
    • 分享到:
  • 看前面部分时,我差点以为是散文。看到权杖那里才明白是小说。记得有个编辑说,他喜欢把小说写得不那么像小说的小说,而今年的鲁奖作品,有的小说就很像散文。好了,不绕口令了。吴香这篇小说,是动了些心思的,结构上有创新,进入得似乎有点慢,但只要有耐心,是可以领略到好景色的。吴香去年参赛出手的短篇小说是一个关于自闭症孩子的母亲的,有点惊艳。今年又带来了新的期待。
    • 无香2018/09/10 10:00:14
    • 分享到:
  • 谢谢夏姐鼓励,这一组是一个散文加十个短篇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8/09/10 10:38:02
    • 分享到:
  • 曲9女巫的小屋,野性的音乐横冲直撞,似狂乱迷惘慌张的内心世界,对应的小说是:琉璃樽 曲10基辅的大门,庄严从容舒缓冷静,如释重负感,放下又有余味,对应的是:月光下 这是写这个系列的灵感来源,请各位老师多多指导
  •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8/09/10 10:31:29
    • 分享到:
  • 曲4牛车,曲调低沉缓慢,意似不堪重负的生活,对应的小说是:拾荒者 曲5雏鸡的舞蹈,混乱的音调,揪心的节奏,对应的小说是:一个在公共汽车上喘气的男人 曲6穷富犹太人,曲调时而高沉时而尖细密,类似无稽的争吵,对应的小说是:钓鱼 曲7立莫日市场,跳动 呱噪 喧闹 浮躁无安放感,对应的小说是:克莱因蓝和锈玫瑰 曲8墓穴,低音 威严 阴森 无奈的压力,对应的小说是:最后九十天
  •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8/09/10 10:23:06
    • 分享到:
  • 因为很喜欢这首曲子,所以根据它给我的听感和其音.画的故事写了这个系列: 散文漫步对应轻松悠扬类似对话的音轨:漫步 曲一:侏儒,给人的听感是怪诞 紧张 反应着艰难复杂的内心世界,对应的小说是:权杖 曲2古堡,音调忧伤,优美,如一个游吟诗人在夜色的田园风光里唱着动人的歌,对应的小说是:催眠曲 曲3杜乐利花园,音调嘈杂,如一群在游戏的人们发出的叽叽喳喳的吵闹,对应的小说是:选妃
  • 回复
  • 在这座世界教科文组织命名的创意之都,每天都有新奇的创意,这便是这座城市的活力。点赞! 其中的《权杖》我看过,很不错的一篇小说。
    • 无香2018/07/12 23:11:06
    • 分享到:
  • 谢谢大金牙厚赏去年音乐会归来后仍觉余音绕梁,忽然想,如果据那曲子的基调和它给与我的听感来写一组故事是不是很好玩呢?

    回复

  • 创新型的写作,必须支持
    • 无香2018/07/12 10:37:25
    • 分享到:
  • 谢掌门支持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90979
  • 19
  • 448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