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梧桐山上
  • 点击:39941评论:62018/08/02 11:16

一切都要追溯到三十年前,那个四季不明的初春早晨。

太阳刚刚露面,带着攀爬的负重,一辆掉光了油漆快要散架的大巴车,让人心惊肉跳地在路上折腾了三天三夜。精疲力尽的司机扭过头来,对着一车厢东倒西歪,有的仍然魂魄未齐的乘客喊道:“到沙湾了!下车过关!动作快点!”

大家如梦惊醒,纷纷涌下车,争先恐后向验证大厅奔去。一下子空荡的车厢里,只有马川还孤零零傻在座位上。他呆讷的样子像一个来错了地方的孩子,那张似乎才长出胡子的,覆盖着幼稚和懵懂的脸上,彰显着一种不知所措的、让人心疼得想上前抱一抱的神情。

“你怎么还不下去?不过关吗?”

“没有边防证。”

“没有边防证?”司机奇怪地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刚从天上下凡来的村妇,口气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没有边防证你来深圳干什么?旅游啊?旅游也要边防证!下去下去!”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早晨,脚一落地就给绊住了。其实也就是一步之遥,排队穿过对面的边检大厅再走出去。在来之前做好了一切的思想准备,甚至连挑大粪搬砖都想到了,不曾想突然冒出一个边防证,咫尺之地瞬间成了星星和月亮的距离。望着关口端着枪肃穆得让人起敬的武警,马川不敢喊出声来,只好在心里咆哮着,动身前怎么没有人说要边防证?原来深圳还要边防证!这边防证又是一个什么证?

事已至此,马川首先想到的是给在市内上班的老乡打电话。

电话那头一听就知道是女孩子,声音甜甜的,像刚刚吃过糖果,混杂着一种貌似日本女人特有的,让人感到牙疼的谦恭。您好,冈本电器,请问您找谁?马川说找吴永胜,技术课的吴永胜。女孩子说您好上班不能接电话,请多多关照。马川说我能关照啥?你们几点下班?女孩子没有回答,电话盲音。这个吴永胜,不是说这是他的专线电话吗?再拨,还是女孩子。没等她提问,马川就大声说,吴永胜,技术课的吴永胜!您好上班不能接电话,请多多关照。马川说别别……又挂了。又拨,又还是她。马川说你先别挂,我保证不向你约会,就是问问你们几点下班?女孩子说上班不能接电话,这次没有您好,也不用再关照。刚才那颗糖果,好像掉地上了。

“十五块?不是短途一块吗?我就打了三下。”

“你打的是市内电话,这是关外,算长途。”

公用电话亭老板说一不二,脸冷得像一把三天没用过的铁茶壶。关外算长途,马川想跟他打一架会是什么后果?个头有点高,两膀子露出来的肌肉好像是练过。面相带煞气,给他贴上胡子再给一把大刀,就有点似曾相识了。算了,这结果显而易见,只好给钱。

边检站依然很繁忙,一批又一批的人汹涌而至。马川坐在马路边,一直望到门头上的大钟对准了十二点,才从地上爬起来。

电话被人占用了,一个年轻人拿着话筒正大声喊叫:“多少?一个亿?一个亿的项目谈什么?没时间!我在蛇口弄了两块地皮,准备搞房地产……”

年轻人霸气外露,把一个亿说得像抹鼻涕纸似的。听那口气,还一点不像在吹牛。马川不由自主地打量着他,瘦瘦高高的,起码一米八以上。但引入注目的不是他电线杆似的身材,而是肩上扛着的那颗脑袋。那脑袋形状非常古怪,鼻子以上部分好像被什么东西挤压过,以至于两只眼睛挤得有点儿紧,有种让人想上前帮忙往两边掰一掰的冲动。上身穿一件体恤衫,有点旧了。下身的牛仔裤新旧看不出来,因为说是新的,却又破了几个洞。说是旧的,又像是刚买的。脚上的皮鞋一看很久没擦过,该上上油了。

“二十块?有没有搞错!”

“四分钟,一分钟五块。”

“不是一次五块吗?怎么一分钟五块了?”

“就是一分钟五块。”

年轻人还想说什么,旁边就刷地围过来几个人,个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嘴上还叼着牙签,好像刚刚从酒楼里出来,想要找点力气活儿帮助一下消化。看这阵势,年轻人害怕了,从屁股兜里摸出皱皱巴巴十元纸币,支支愣愣地说:“就,这么多。”

“脱衣服!”

“兄弟,有话好说!”

几个大汉跟年轻人拉扯起来,眼看就要扒衣服了。马川站在旁边,心里想着这个年轻人,看样子也并不像传说中的深圳大款,就连打个电话也跟自己差不多,不仅嫌贵还付不起——从这点来看,自己还比他略胜一筹。但是,他转一想,如果从他弄地皮就像是去菜市场买菜似的来看,此人一定不可低估。而且,听他刚才讲电话言辞凿凿中散发出来的能量,似乎在深圳,就没有什么他办不到的事情。身上没钱难道是早上出门忘了带钱包?或许钱包带出来了在公交车上让人偷走了?总之,这是一个神仙级别的人物,基本上属于不可貌相那种。估计带一个人进关,对他来说就是芝麻绿豆的事情了。

有了这样一番心理活动,马川随即打定了主意,于是挤到年轻人面前,开口就问道:“能带我进关吗?”

“没有边防证?”年轻人从拉扯中探出头来,眼睛盯着马川,仿佛听出了他话里另外一层意思。

马川点了点头。

果不然,年轻人咧开嘴,粲然地笑了,“当然没问题!”

马川爽快地帮年轻人付了电话费,一起走去边检大厅。在大门口,年轻人对他说:“老乡,你在这等一会儿,我过去跟他们说一声,马上出来带你进去。”

马川一点也不怀疑,心想终于可以进关了,要不然还得打那么贵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孩子也一点不友好,不给他找人。而就算找到人了,也不一定有办法。

后来直到天黑,华灯初上,鸭梨脑袋始终没有从大厅里走出来。马川懊丧极了,深切痛恨地理解自己被骗了。不由得想起老乡吴永胜在家时就曾经说过,深圳坏人多,多留个心眼。他还不相信,嘲笑吴永胜香港电影看多了,然后用《道德观察》节目主持人的口吻纠正他说,世上还是好人多。

不得不再次打电话,要命的还是女孩子。您好,现在是下班时间,请明天上班找。

上班要下班找,下班要上班找,到底要怎么找?马川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因为飞不过去,他一定会把电话机砸到女孩子脸上。

再后来马川就一筹莫展,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上不了天,入不了地。马川彻底绝望了,伤心的马川放眼四望。身后是河,河岸有铁丝网。身前是山,山脚下也有铁丝网。侧面还是山,山下大概是水库,水库岸边一样是铁丝网。怎么有那么多的铁丝网!

风起了,异乡的风鬼鬼祟祟。从鬼鬼祟祟的风中,蹿了一个更加鬼鬼祟祟的人出来。他神神秘秘走到马川面前,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像一个猥琐的小贩在兜售黄片,“想过关?”

这不是废话吗?都在这弹丸之地从早耗到晚了,不想过关那是在考察地情开发房地产?马川扭过头去不理他。

“五十块,带你过去。”

鸭梨脑袋才刚走!

“过去再给钱。”

大概是一条废弃的防空洞吧?一种霉烂腐酸的气味,正从洞口里散发出来。马川来的时候,洞口旁早已站着几个背着大包小包,正在那里焦急等待着,年龄都跟自己差不多的男孩女孩。因为没有人带路,他们不敢贸然进洞。“洞头”也不再回去拉人了,但其中一个女孩子却又犹豫起来,担心洞里有妖怪。“洞头”说他都爬三年了,能抓着妖怪早发达了,还赚你们这点小钱?他这样一说大家都笑了,放心跟在他后面。

洞里很黑暗,只能摸索着前行。开始大家都很谨慎,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后来不知道谁壮起胆子唱起了歌儿,先是哼哼呀呀,接着扯开嗓子大声吼:“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因为实在太难听了,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接下来有说有笑,洞里一片回声。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有人说了一句:

“好像少了一个人。”

气氛霎时又紧张了,大家立即停下来。这个时候“洞头”才拿出一直舍得不用的手电筒,照亮一点数,真少了一个!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呆了。

“真、真有妖怪?抓、抓、抓走了?”那女孩子浑身直哆嗦。

“妖什么怪?”“洞头”说,“我们回头找!”

掉队的小伙子躺在地上,双目紧闭。“洞头”蹲下身去翻了翻他的眼皮,手指又在他鼻孔前探了探,“中毒了,还活着。”

非常有经验的“洞头”扶他靠墙坐起来,然后让大家用衣服对着他扇风。扇了好半天,小伙子才睁开眼睛。

“还没走一半,”“洞头”对他说,“你就别跟了,休息一会儿回去吧。”

“我不回去。”小伙子挣扎着要站起来。

“你坚持不下去的。”“洞头”又说。

“坚持不下去也不回去。”小伙子扶着墙终于站起来了。

“洞头”很无奈,对大家说:“你们都在啊,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没事的哥们儿,”马川走过去,把小伙子的手臂搭到自己肩膀上,“我扶你走!”然后对另外两个小伙子说:“你,还有你,大家轮流来,扛也要把这哥们儿扛出去!”

大家继续前行,后半程还算顺利,没出什么意外。有了大家的照顾,体质较差的小伙子也坚持到了最后。只是不时听到有女孩子尖叫,开始还以为又是谁倒了,吓得大伙不轻。后来才知道,是“洞头”在黑暗中偷摸她们的屁股。爬出洞口后,两个受害的女孩子怒不可遏,联合起来把“洞头”按在地上好一顿暴揍。虽然挨了打,但“洞头”也不生气,仿佛受到了皇妃皇后一番眷顾,笑嘻嘻地把该收的钱都收了。然后七弯八拐,又过了好一阵子,才把大家领到一个小山坡上,指着前方说:“那就是火车站,你们自己过去。”

一片流光溢彩!

找到老乡吴永胜,已经后半夜了。

按照事先给的地址,问了好几个扫马路的叔叔阿姨,终于敲开了八卦岭一间铁皮屋的门。吴永胜靠在门框上,打着哈欠,“怎么这个点才到?”

“没有边防证。”

“没有边防证?”吴永胜一个激灵,人一下子全醒了,两只眼睛定定地盯着马川。大概过了半分钟,接着又发现了异样。一是他的包,“你走亲戚?”二是他身后,“还带一个女的?”

“赶车,没来得及收拾。”马川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女孩子,“洞里认识的,这里没熟人。”

“你还真会来事儿,”吴永胜没让他们进屋,担心有传染病似的把马川拉到马路边,站在一棵树下,“就在这说两句。”

“啥意思?”

“在家忘了提醒你,你就连边防证也不知道办。”吴永胜像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叔,教育不懂事的小孩子,口气里全是责怪和埋怨,“你自己没有边防证就够麻烦了,还带一个女的。你知不知道这里查得有多严?所有‘三无人员’都要送去樟木头,关黑屋,要花好多钱才保得出来。”

“那……住一晚,明早就走。”

“可,”吴永胜沉吟着,眉头皱成一条线,表情像是胃病突然发作了,“要是收留你们,我也得进去。”

马川点点头,没有多想,“那你回屋吧。”

第二天早上,吴永胜打开门,看到马川和那女孩子仍然坐在马路边。女孩子单薄又瘦弱,像一只迷途的水鸟,直着脖子茫然四顾。晨风徐徐,吹着她因为疲惫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而她身边,马川也有些形同貌似。所不同的是他目光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吴永胜的铁皮屋。但表情很淡定,既没有目眦欲裂,嘴里也没有长出狼牙。只看一眼,吴永胜的身子就莫名地抖了一下。赶紧装着没看见,跨上自行车急着去给鬼子通风报信似的,吱呀吱呀地骑走了。

  • 1
1/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现代、都市、事业、情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看完让人唏嘘不已。当年那六个为了躲避检查边防证而爬山洞的懵懂青年,通过在深圳的打拼似乎都不再是青涩无助的穷光蛋了。然而,人生终究像过山车一样,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当年的六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人生结局。主人公马川以及其他人物形象都很立体可感。人性的善恶在他们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但是善恶终有报。作品可贵之处是情节和细节都把握得很好,而且故事的发展始终都是让人物说话,结尾也不错。
  • 感谢!

    回复

  • 几个没有边防证的热血青年,一起越过梧桐山进入深圳特区,他们共过患难,最终在残酷生存中,各自奋斗,不同生存方式获得不同人生际遇。面对金钱名利的诱惑,对爱情事业的追求和渴望,马川也是一路走钢丝过来,渐渐脱离纯良本性,沦落成唯利是图的商人,人到中年才颇有感悟,却是代价太沉重。梧桐山既是鹏城第一高地,似乎也象征了人生追求的目标高地,从中看到发生在身边大数来特区拼搏的身影。
  • 非常感谢!

    回复

  • 原来深圳有这么多故事。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5100
  • 3
  • 41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