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梧桐山上
  • 点击:58800评论:62018/08/02 11:16

一切都要追溯到三十年前,那个四季不明的初春早晨。

太阳刚刚露面,带着攀爬的负重,一辆掉光了油漆快要散架的大巴车,让人心惊肉跳地在路上折腾了三天三夜。精疲力尽的司机扭过头来,对着一车厢东倒西歪,有的仍然魂魄未齐的乘客喊道:“到沙湾了!下车过关!动作快点!”

大家如梦惊醒,纷纷涌下车,争先恐后向验证大厅奔去。一下子空荡的车厢里,只有马川还孤零零傻在座位上。他呆讷的样子像一个来错了地方的孩子,那张似乎才长出胡子的,覆盖着幼稚和懵懂的脸上,彰显着一种不知所措的、让人心疼得想上前抱一抱的神情。

“你怎么还不下去?不过关吗?”

“没有边防证。”

“没有边防证?”司机奇怪地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刚从天上下凡来的村妇,口气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没有边防证你来深圳干什么?旅游啊?旅游也要边防证!下去下去!”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早晨,脚一落地就给绊住了。其实也就是一步之遥,排队穿过对面的边检大厅再走出去。在来之前做好了一切的思想准备,甚至连挑大粪搬砖都想到了,不曾想突然冒出一个边防证,咫尺之地瞬间成了星星和月亮的距离。望着关口端着枪肃穆得让人起敬的武警,马川不敢喊出声来,只好在心里咆哮着,动身前怎么没有人说要边防证?原来深圳还要边防证!这边防证又是一个什么证?

事已至此,马川首先想到的是给在市内上班的老乡打电话。

电话那头一听就知道是女孩子,声音甜甜的,像刚刚吃过糖果,混杂着一种貌似日本女人特有的,让人感到牙疼的谦恭。您好,冈本电器,请问您找谁?马川说找吴永胜,技术课的吴永胜。女孩子说您好上班不能接电话,请多多关照。马川说我能关照啥?你们几点下班?女孩子没有回答,电话盲音。这个吴永胜,不是说这是他的专线电话吗?再拨,还是女孩子。没等她提问,马川就大声说,吴永胜,技术课的吴永胜!您好上班不能接电话,请多多关照。马川说别别……又挂了。又拨,又还是她。马川说你先别挂,我保证不向你约会,就是问问你们几点下班?女孩子说上班不能接电话,这次没有您好,也不用再关照。刚才那颗糖果,好像掉地上了。

“十五块?不是短途一块吗?我就打了三下。”

“你打的是市内电话,这是关外,算长途。”

公用电话亭老板说一不二,脸冷得像一把三天没用过的铁茶壶。关外算长途,马川想跟他打一架会是什么后果?个头有点高,两膀子露出来的肌肉好像是练过。面相带煞气,给他贴上胡子再给一把大刀,就有点似曾相识了。算了,这结果显而易见,只好给钱。

边检站依然很繁忙,一批又一批的人汹涌而至。马川坐在马路边,一直望到门头上的大钟对准了十二点,才从地上爬起来。

电话被人占用了,一个年轻人拿着话筒正大声喊叫:“多少?一个亿?一个亿的项目谈什么?没时间!我在蛇口弄了两块地皮,准备搞房地产……”

年轻人霸气外露,把一个亿说得像抹鼻涕纸似的。听那口气,还一点不像在吹牛。马川不由自主地打量着他,瘦瘦高高的,起码一米八以上。但引入注目的不是他电线杆似的身材,而是肩上扛着的那颗脑袋。那脑袋形状非常古怪,鼻子以上部分好像被什么东西挤压过,以至于两只眼睛挤得有点儿紧,有种让人想上前帮忙往两边掰一掰的冲动。上身穿一件体恤衫,有点旧了。下身的牛仔裤新旧看不出来,因为说是新的,却又破了几个洞。说是旧的,又像是刚买的。脚上的皮鞋一看很久没擦过,该上上油了。

“二十块?有没有搞错!”

“四分钟,一分钟五块。”

“不是一次五块吗?怎么一分钟五块了?”

“就是一分钟五块。”

年轻人还想说什么,旁边就刷地围过来几个人,个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嘴上还叼着牙签,好像刚刚从酒楼里出来,想要找点力气活儿帮助一下消化。看这阵势,年轻人害怕了,从屁股兜里摸出皱皱巴巴十元纸币,支支愣愣地说:“就,这么多。”

“脱衣服!”

“兄弟,有话好说!”

几个大汉跟年轻人拉扯起来,眼看就要扒衣服了。马川站在旁边,心里想着这个年轻人,看样子也并不像传说中的深圳大款,就连打个电话也跟自己差不多,不仅嫌贵还付不起——从这点来看,自己还比他略胜一筹。但是,他转一想,如果从他弄地皮就像是去菜市场买菜似的来看,此人一定不可低估。而且,听他刚才讲电话言辞凿凿中散发出来的能量,似乎在深圳,就没有什么他办不到的事情。身上没钱难道是早上出门忘了带钱包?或许钱包带出来了在公交车上让人偷走了?总之,这是一个神仙级别的人物,基本上属于不可貌相那种。估计带一个人进关,对他来说就是芝麻绿豆的事情了。

有了这样一番心理活动,马川随即打定了主意,于是挤到年轻人面前,开口就问道:“能带我进关吗?”

“没有边防证?”年轻人从拉扯中探出头来,眼睛盯着马川,仿佛听出了他话里另外一层意思。

马川点了点头。

果不然,年轻人咧开嘴,粲然地笑了,“当然没问题!”

马川爽快地帮年轻人付了电话费,一起走去边检大厅。在大门口,年轻人对他说:“老乡,你在这等一会儿,我过去跟他们说一声,马上出来带你进去。”

马川一点也不怀疑,心想终于可以进关了,要不然还得打那么贵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孩子也一点不友好,不给他找人。而就算找到人了,也不一定有办法。

后来直到天黑,华灯初上,鸭梨脑袋始终没有从大厅里走出来。马川懊丧极了,深切痛恨地理解自己被骗了。不由得想起老乡吴永胜在家时就曾经说过,深圳坏人多,多留个心眼。他还不相信,嘲笑吴永胜香港电影看多了,然后用《道德观察》节目主持人的口吻纠正他说,世上还是好人多。

不得不再次打电话,要命的还是女孩子。您好,现在是下班时间,请明天上班找。

上班要下班找,下班要上班找,到底要怎么找?马川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因为飞不过去,他一定会把电话机砸到女孩子脸上。

再后来马川就一筹莫展,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上不了天,入不了地。马川彻底绝望了,伤心的马川放眼四望。身后是河,河岸有铁丝网。身前是山,山脚下也有铁丝网。侧面还是山,山下大概是水库,水库岸边一样是铁丝网。怎么有那么多的铁丝网!

风起了,异乡的风鬼鬼祟祟。从鬼鬼祟祟的风中,蹿了一个更加鬼鬼祟祟的人出来。他神神秘秘走到马川面前,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像一个猥琐的小贩在兜售黄片,“想过关?”

这不是废话吗?都在这弹丸之地从早耗到晚了,不想过关那是在考察地情开发房地产?马川扭过头去不理他。

“五十块,带你过去。”

鸭梨脑袋才刚走!

“过去再给钱。”

大概是一条废弃的防空洞吧?一种霉烂腐酸的气味,正从洞口里散发出来。马川来的时候,洞口旁早已站着几个背着大包小包,正在那里焦急等待着,年龄都跟自己差不多的男孩女孩。因为没有人带路,他们不敢贸然进洞。“洞头”也不再回去拉人了,但其中一个女孩子却又犹豫起来,担心洞里有妖怪。“洞头”说他都爬三年了,能抓着妖怪早发达了,还赚你们这点小钱?他这样一说大家都笑了,放心跟在他后面。

洞里很黑暗,只能摸索着前行。开始大家都很谨慎,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后来不知道谁壮起胆子唱起了歌儿,先是哼哼呀呀,接着扯开嗓子大声吼:“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因为实在太难听了,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

接下来有说有笑,洞里一片回声。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有人说了一句:

“好像少了一个人。”

气氛霎时又紧张了,大家立即停下来。这个时候“洞头”才拿出一直舍得不用的手电筒,照亮一点数,真少了一个!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呆了。

“真、真有妖怪?抓、抓、抓走了?”那女孩子浑身直哆嗦。

“妖什么怪?”“洞头”说,“我们回头找!”

掉队的小伙子躺在地上,双目紧闭。“洞头”蹲下身去翻了翻他的眼皮,手指又在他鼻孔前探了探,“中毒了,还活着。”

非常有经验的“洞头”扶他靠墙坐起来,然后让大家用衣服对着他扇风。扇了好半天,小伙子才睁开眼睛。

“还没走一半,”“洞头”对他说,“你就别跟了,休息一会儿回去吧。”

“我不回去。”小伙子挣扎着要站起来。

“你坚持不下去的。”“洞头”又说。

“坚持不下去也不回去。”小伙子扶着墙终于站起来了。

“洞头”很无奈,对大家说:“你们都在啊,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没事的哥们儿,”马川走过去,把小伙子的手臂搭到自己肩膀上,“我扶你走!”然后对另外两个小伙子说:“你,还有你,大家轮流来,扛也要把这哥们儿扛出去!”

大家继续前行,后半程还算顺利,没出什么意外。有了大家的照顾,体质较差的小伙子也坚持到了最后。只是不时听到有女孩子尖叫,开始还以为又是谁倒了,吓得大伙不轻。后来才知道,是“洞头”在黑暗中偷摸她们的屁股。爬出洞口后,两个受害的女孩子怒不可遏,联合起来把“洞头”按在地上好一顿暴揍。虽然挨了打,但“洞头”也不生气,仿佛受到了皇妃皇后一番眷顾,笑嘻嘻地把该收的钱都收了。然后七弯八拐,又过了好一阵子,才把大家领到一个小山坡上,指着前方说:“那就是火车站,你们自己过去。”

一片流光溢彩!

找到老乡吴永胜,已经后半夜了。

按照事先给的地址,问了好几个扫马路的叔叔阿姨,终于敲开了八卦岭一间铁皮屋的门。吴永胜靠在门框上,打着哈欠,“怎么这个点才到?”

“没有边防证。”

“没有边防证?”吴永胜一个激灵,人一下子全醒了,两只眼睛定定地盯着马川。大概过了半分钟,接着又发现了异样。一是他的包,“你走亲戚?”二是他身后,“还带一个女的?”

“赶车,没来得及收拾。”马川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女孩子,“洞里认识的,这里没熟人。”

“你还真会来事儿,”吴永胜没让他们进屋,担心有传染病似的把马川拉到马路边,站在一棵树下,“就在这说两句。”

“啥意思?”

“在家忘了提醒你,你就连边防证也不知道办。”吴永胜像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叔,教育不懂事的小孩子,口气里全是责怪和埋怨,“你自己没有边防证就够麻烦了,还带一个女的。你知不知道这里查得有多严?所有‘三无人员’都要送去樟木头,关黑屋,要花好多钱才保得出来。”

“那……住一晚,明早就走。”

“可,”吴永胜沉吟着,眉头皱成一条线,表情像是胃病突然发作了,“要是收留你们,我也得进去。”

马川点点头,没有多想,“那你回屋吧。”

第二天早上,吴永胜打开门,看到马川和那女孩子仍然坐在马路边。女孩子单薄又瘦弱,像一只迷途的水鸟,直着脖子茫然四顾。晨风徐徐,吹着她因为疲惫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而她身边,马川也有些形同貌似。所不同的是他目光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吴永胜的铁皮屋。但表情很淡定,既没有目眦欲裂,嘴里也没有长出狼牙。只看一眼,吴永胜的身子就莫名地抖了一下。赶紧装着没看见,跨上自行车急着去给鬼子通风报信似的,吱呀吱呀地骑走了。

  • 1
1/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现代、都市、事业、情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02
  • 唐兴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7
  • 唐兴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8-24
  • L.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是一篇非常好看的小说,看完让人唏嘘不已。当年那六个为了躲避检查边防证而爬山洞的懵懂青年,通过在深圳的打拼似乎都不再是青涩无助的穷光蛋了。然而,人生终究像过山车一样,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当年的六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人生结局。主人公马川以及其他人物形象都很立体可感。人性的善恶在他们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但是善恶终有报。作品可贵之处是情节和细节都把握得很好,而且故事的发展始终都是让人物说话,结尾也不错。
  • 感谢!

    回复

  • 几个没有边防证的热血青年,一起越过梧桐山进入深圳特区,他们共过患难,最终在残酷生存中,各自奋斗,不同生存方式获得不同人生际遇。面对金钱名利的诱惑,对爱情事业的追求和渴望,马川也是一路走钢丝过来,渐渐脱离纯良本性,沦落成唯利是图的商人,人到中年才颇有感悟,却是代价太沉重。梧桐山既是鹏城第一高地,似乎也象征了人生追求的目标高地,从中看到发生在身边大数来特区拼搏的身影。
  • 非常感谢!

    回复

  • 原来深圳有这么多故事。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5100
  • 3
  • 410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那个夜晚,我一直走,从黑暗里循着有路灯的地方走,忘记了害怕和悲伤……而我的女儿,她被我寄放在出租房里……我有些担心她没有吃饱,担心她意识到我不在身边而长久哭泣。”真不容易啊,一个单亲妈妈,用20年时光,执着坚韧的追求着“文学梦”,实现着“深圳梦”。开篇即被你的遭遇纠心,求职、租房、跳槽、被抢等,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的人生。读到结尾,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真替你感到高兴,终于苦尽甘来。

    熊宗俊深圳, 深圳

    2019/8/16 22:08:06
  • 顾客买马蹄,摊主卖马蹄,一来一往,没有太多交集。他只是摊主一个不经意的过客,顾客有顾客的心事,谁又会在意摊主的伪装?或许是生活节奏太快,事无巨细也没有谁留意身边的细微末节,就像摊主的创可贴,或许是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谁也不是谁的谁,别人不会在意你,你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简简单单,何必虚伪做作?

    梦蝶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6 21:21:25
  • 叶洱的文字有张力。怪不得,小说、散文、诗歌都在行。读叶洱笔下的文字,注意力要集中才行,细嚼慢咽,才能入味。拿这篇不算太长的散文来说,既有诗歌的跳跃和留白,也有形同小说充满离奇的虚构手法。如果不细读,一时可能会摸不着头脑。对命运的探索,作者鲜有直白的说教,而是用不同身份、不同境遇的人物去呈现。这大概就是作者不同于一般人的高明之处吧。

    淘书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6 21:19:00
  • 看完小说再读举人进士和秀才的评论,让我又学到写小说的一种手法。小说中的故事情节被“作家”巧妙安排,他可以让小说中的人物跟着他的思路走,可以安排他们的结局。是啊?这儿子是哪个的呢?看到最后,是“作家”的,他喜欢周冬媚,看她与张玉强关系好,把张的老婆支走,像鬼魂一样替张玉强上了周冬媚的身。还安排一个唐集跟周好得似哥们。如果现实生活中有这么好的事,可以许多女孩子都愿意,有人保驾护行,有人种瓜。哈哈。

    春风妙语私生子

    2019/8/16 20:20:01
  • 在深圳奋斗既辛苦又要冒险还很无奈,小说中的女主角在打拼的过程中未婚还多出一个“儿”,为了给他找到父亲,主角多方面寻找未果。主角找到了男朋友的父亲,将他送到两个老人的家。主角银行工作,亲历了金融系统各阶层的争斗。后面写了女主角小时候的经历,个人认为,如果作为长篇,这样处理是比较妥,作为短篇,女主角过去的经历少一点更好。不过,我也读出作者的巧妙安排,小时聪慧胆大,才有长人后遇事不惊,从容处之。

    春风妙语深圳式奋斗

    2019/8/16 19:47:10
  • 这确实是一篇精悍、纯粹的“小说”,深得科塔萨尔幻想小说的精髓。作家的创作过程、作家与小说人物的对话,透着一种元小说的特质,以及创作的“民主化”。篇幅虽然不长,但也极尽腾挪变化转折回旋之能事,让人读得兴味盎然,仿佛在经历了一番人物的纠结,一段创作的砥砺。必须承认,看腻了中国式肤浅、笨拙、重复的所谓现实主义小说,这篇小说的写法和风格让人惊喜。祝作者写出更多佳作!

    笑笑书生私生子

    2019/8/16 18:13:41
  • 这是一个有文体意识的作家。有没有人尝试过,直接让人物跳出来指责作家对小说人物命运的安排?在我们司空见惯的或者说约定俗成的共识里,人物命运都是掌控在作家的手里。在小说中,作家就是闫王爷,他要谁三更死,谁也活不过五更天。但在这个小说里,作家反其道而之,作家笔下的人物,全部起义了,他们要集体逃离作家的控制。这个看似荒唐的处理,其实大有深意。作家想要告诉读者的也许是:世界自有规律,谁也操控不了谁。

    曾楚桥私生子

    2019/8/16 17:37:38
  • 我应该猜得到这个作者是谁。这好像是一个女作家、还应该是老作家吧,看来她的写作技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写小说越来越小说专业了。故事精彩,情节很吸引人的。我一口气飞快读完,快得像闪电,没容我想象的余地,一切都被作者巧妙安排好了。故事中人物被小说家牵着鼻子走,我被也被你牵着鼻子走。读后也令人回味无穷。

    红红的雨私生子

    2019/8/16 15:58:30
  • 我们到底是要相信自己还是相信算命先生呢,当有人六神无主时,便去算命先生那里寻求安慰,把他当作神仙了,如果他说会时来运转,心里就踏实了。如果说不好,有的人也认命了,因为命中注定啊。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算命先生也并非无说瞎说,至少是懂得一点心理学吧,他抓住了人的心理特征,套出了人家的一些话,反而增添一些细节说人家,让人家又觉得他是神仙一样。

    红红的雨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6 15:17:51
  • 父亲、母亲、侄子、乐宝,是诗人生命里最重要的吧? 虽然诗里写的是上海的日常,下雨的日常,生活的日常。但诗人终归是诗人,敏感的,脆弱的,多联想的。诗人的伟大之处在于,把普通的日子过成诗,把生活的碎片写成诗。 作为一个读者,我能做的,就是穿过这些诗句,畅想诗人的表情——充满期待或者是目光迷离。其实,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于诗人来说,花开是诗,花落亦是诗啊!

    小宇​避雨的人(6首)

    2019/8/16 14:38:55
  • 邻家老弟飞泉,这么用心评论大家的文章,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令人钦佩。室外火热,想必大家坐在空调屋里看你写的评论,读到的全是温暖。飞泉诗写得那么棒,评论文友的文章也很专业的,让我大饱眼福,好像吃了一顿大餐。飞泉系邻家才子之一,很有奉献精神,人品、文品如此优秀、过硬。这几年来为邻家做出了巨大贡献,期待你获更大的奖项。

    红红的雨评论集:时光的珍藏VII

    2019/8/16 12:03:50
  • 格阑是我在邻家认识的,也是第一次加了QQ的文友。他一直关注着我写的文字,我们在QQ上也偶有交集。因为他好像也是会计专业出身,所以有同道之感。但,因他工作繁忙,我们也就有像大多数认识与不认识的文友一样,久不联系也属正常。在邻家看到《病隙笔记》初以为是某位文友的小病小患记,直至看到飞泉的评论,才知是格阑患此恶疾,真是天有不测风云!细读,为他的坚强与坚韧感动,作为我这种体弱之人,一病常觉天下事皆灰矣,

    叶紫《病隙琐记》(二)

    2019/8/16 11:08:3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