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安园
  • 点击:38204评论:82018/08/07 13:18

1


月光光,秀才郎。

骑白马,过莲塘。

莲塘背,种韭菜。

韭菜花,结亲家……

小男孩唱着童谣站在小水渠里,水花早就打湿了卷起的裤管。清澈冰凉的渠水淌过脚面,脚趾轻轻地抓着小石头,水草也调皮地在脚边搔痒,心里有无限的欢喜。

两只小胖手各捏着一朵不知名的小野花,一朵是红的,一朵是黄的。小心翼翼地平放在水里,心里默念着。

一二三,放手。

顺着水流,两朵小花争先恐后地往前游,每一个湾道、每一个突出水面的大石块都可能让排名发生变化,一会是小红花领先,一会是小黄花领先,一会又是齐头并进。

小男孩哈哈大笑,光着脚走上陌路在后面追赶。

哎呀!

滑了一跤。


2


“阿舅,起床食饭……”

洪晓明睁开惺松的眼睛,看见一位比梦里还小的男孩在拍他的脸。他伸出手来在小外甥文俊的胖脸上轻轻地掐了一下,假装要抓过来挠痒痒。文俊吓得像小兔子一样逃出了房间。

洪晓明翻了翻身,还没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昨晚还在深圳加班做方案,然后开车赶了一夜的路,回到了梅县老家。从现实到梦幻,其实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车程。

每次回家,钻进安乐窝里,就不会轻易地出来了。如果可以一直呆在梦幻里面,不用再回到现实的大都市,那该多好。所以,赖床也成为了一种幸福。

前面已经热闹起来,不能再独享赖床的幸福了。

“阿明古(客家男孩昵称),快点刷牙洗面。大厅来了好多人,抓紧去帮手招呼人客。”

洪晓明的妈妈林秀琴正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看见儿子懒懒散散地走出房门,免不了又要啰嗦一番。洪晓明假装地挤出笑容,撒娇说:“阿妈,心莫急。”

“庵(这么)大人了还做娇,羞死人。”

说话的是村里的福伯姆,她打趣的话引来了一众叔嫂伯姆的哄笑。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周围的亲朋戚友都过来帮忙。尤其这些叔嫂伯姆都是家务的好手,厨房里的主力娘子军,有了她们的助力必然会有一桌好饭菜。

洪晓明也笑了,“福伯姆,莫笑涯(我)。各位叔嫂伯姆庵早就过来帮忙,十分多谢。”

“还早喔?日头都晒屎核(屁股)吔,就尔(你)才庵舒服。”姐姐洪晓芸昨天就回娘家来了,正在旁边捡菜。她从小对弟弟都是宠惯着,免不了也要调侃他两句。

一众帮厨的长辈,好像是找到了新的话题,不停地调侃。在繁忙的劳动之中,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家长里短,事情也会不知不觉变得轻松。俗话说是一个女人一台戏,当一群妇女聚在一起就更热闹了。洪晓明不敢再接话了,老老实实地去洗漱。

“泰安园”是一座经典的半月型横堂式客家围龙屋,坐落在梅县一个以洪姓人为主的村子里。洪晓明的卧室和厨房是在左侧的横屋,从横屋穿过小天井和连廊通道,来到祖公堂。这里是整座建筑的中心位置,正前方是大天井,左右两边是正堂屋的厢房,再往前就是大门。祖公堂是家族公共活动的地方,正墙上挂着本支洪氏家族的开基祖先,两边的墙上则挂满家训门规的字匾。逢年过节的时候,洪氏后人都会回到这里祭拜祖宗。

祖公堂早已摆好了三牲果盘贡奉,而东西厢房则改成了接待间,现在是都坐满了人。

在东厢房正中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茶水糖果。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靠墙而坐,约莫有八十岁左右,随身的拐杖斜放在旁边。右侧也坐着两位老人,看样子年纪比白须白发老者稍微小一些。左侧坐着的是两位中年人,还有许多村民都坐在周围的长条凳上。整个厢房里长幼尊卑次序分明。

今天,村里有名望的长辈和干部们都来了。

白须白发老者抬头看着房顶四周,“还系(是)老屋住得舒服。泥瓦结构,通风又阴凉,前面天井采光又好。老屋还维护庵好,阿忠,尔等人(你们)花了不少心血。”

说话的老者是乾伯公,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叔父辈。被唤做阿忠的人正是洪晓明的爸爸洪忠国,也是泰安园的主人之一,坐在左侧上首,他应声说:“乾叔,今下(现在)大家都搬出去住新屋,老屋没人住了,逢年过节才转来住人烧火。老屋久了没(音mǒ)人住,十分(很)容易坏。老屋虽然残旧,但系祖先传下来的家业,唔(不)敢荒废,旧(去)年才翻新过。”

“今下翻新也唔好搞,以前的工艺同材料都没几多(多少)人晓(会)做。"

“特别系横梁,老杉树都寻唔到吔。”

坐在左侧的两位老人看着房梁也是颇多感慨。他们是洪晓明的堂叔公,二叔公洪思义和三叔公洪思礼,都是泰安园的主人。他们从小在这里生活,岁月变迁世事无常,特别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更容易勾起那些已经泛黄的记忆。

“系呀。旧年翻新搞了十分久,横梁也发现了白蚁,又专门去寻到消杀公司来处理。”洪忠国简单介绍了翻新的情况。

乾伯公点点头,“以前,涯同尔爸在这里从细搞到大(从小玩到大)。五十多年过去吔,好像放电影一样记得庵清楚。”

“涯还记得,尔爸去偷番薯转来,在屋背烤来食。”

“好像尔没份食一样,尔也一下去做贼来,还着等(穿着)开档裤。”

一说起以前的事情,三位老兄弟就特别起劲,互相揭对方的短,脸上原有沟沟坎坎一样的皱褶被笑意挤得有些滑稽,哪里还有什么长辈的威严,倒像是三个老顽童。周围的晚辈们乐得听故事,了解家族的历史。

洪晓明简单地洗漱完毕,没顾得上吃早餐,就来到了厢房。其实在外面生活久了,也忘记了吃早餐的习惯。每次回到家里,一日三餐都是准时准点,特别是家里人叫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反倒是一时适应不过来了。

洪晓明微笑着,向周围的叔伯兄弟一边派烟一边打招呼,然后在年轻人聚集的角落坐下来。

“阿明古,昨晚转来吔?”

“系,理叔。”

理叔是村长,坐在洪忠国旁边,抽上了洪晓明刚点的香烟。

“做嘛唔早点转来,同老叔等人多料(玩)一下。”

“涯也想啊,实在是工作没做完。”

“又去扣细妹(泡妞),才唔闲转屋家。”坐在一起的洪真真用手肘捅了洪晓明一下,还皱了皱鼻子做鬼脸。

洪真真是乾伯公的孙女,也是洪晓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朋友和同学。两个人之间是太熟悉,彼此开玩笑打闹是习以为常。每次洪真真要欺负洪晓明,从来都是得心应手,洪晓明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大家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洪晓明身上,洪晓明尴尬地笑着应付。

“做嘛唔带细妹(女孩)一下(一起)转来,正好尔公(你爷爷)可以见面。”理叔吐了一口烟,笑着说。

“嘻嘻,面(脸)红喔。”洪真真转过头来盯着看洪晓明,轻易不会放过欺负他的机会。

“莫乱讲,没细妹中意涯。”洪晓明自我调侃一下,马上转移话题。“姊丈(姐夫)去接阿公(爷爷),几时转到?”

洪忠国看了看手表,已过十点,“应该快了。”

乾叔公问:“阿仁今次从台湾转来,系一个人吗?”

“唔系,还带孙子一下转。”

“其(他)年纪也大吔,一个人出远门系唔方便。”乾叔公语气有些落寞,从小一起玩泥巴偷番薯的好兄弟,再见面时都已经是暮年老朽。不得不感叹时间的流逝在不知不觉之间沧海桑田,谁又能想到命运会如此安排他们的际遇。

“诶,尔见过尔公没?”

洪真真悄悄地问洪晓明。

洪晓明先是摇摇头,一会又点点头,让人搞不清楚到底想表达什么。洪真真在他胳膊上用力地掐了一下,洪晓明强忍着疼痛不敢叫出声来。

洪晓明摇头,是因为爷爷是在五十多年前离开家的,别说他没有见过,就算是爸爸对爷爷也是没有什么印象。毕竟,爷爷离开的时候,爸爸都没满周岁,还在襁褓之中。洪晓明后来又点头,是想说看过爷爷寄回来的相片。

那是一张全家福的相片,原来爷爷在外面还有一个家。


3


五十多年前。

洪晓明的爷爷洪思仁也才十七岁。作为家族中的长房长孙,洪思仁的父亲洪老爷子做主早早地就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隔壁村的蓝姓女子,叫做月娥。女方年纪比男方刚好大三岁,正应了那句俗话“女大三,抱金砖”。在那个年代,年轻人的婚姻大事一般都是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洪思仁懵懵懂懂地就成了亲。

蓝月娥是典型的客家女子,家务农活都是一把好手,待奉公婆孝顺贤惠,勤俭持家与邻友善。洪家上下对这位大方得体的长房长孙媳妇都很满意,洪思仁对亲密爱人更多出几分敬意。

新婚小夫妻恩爱缠绵,第二年就诞下了一个健康的小男孩,取名叫做洪忠国。

当时正值二次国共内战,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洪家在历史的洪流中自然是不能幸免,原本殷实的家业渐渐财匮力尽。洪思仁这一房老的老小的小,上有年迈双亲下有新生幼儿,再加上两个未成年的弟弟洪思义和洪思礼,全家人的生活开销是捉襟见肘。

洪老爷子读过私塾,也在县城里的新式学校里教过学,生逢乱世家无宁日,时常长吁短叹地念叨着"国泰民安",希望可以尽早结束动乱,能够安稳地过日子。

然而,时局正在变得越来越差。

人心浮动,村里面有关系的人家让年轻人外出营生,有下南洋的、有去香港的,还有的远渡重洋去了美国,都是去投奔亲戚讨生活。洪老爷子有一位方姓拜把兄弟,在国军里混成了高级军官,可以联系投奔,而现在家里唯一能远行谋生的就只有洪思仁。这让洪思仁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是家庭生活无以为继,二是家里的老人小孩都离不开他这个顶梁柱。

蓝月娥看着烦恼中的丈夫,开解说:“留下来全家一起捱苦,出去才有一线生机。男儿志在四方,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也好。家里尔放心,涯会照顾好老人同细人。今下世道庵乱,自家在外面爱(要)小心。”

洪思仁庆幸自己妻子是这样地通情达理和顽强坚韧,让他可以抛掉后顾之忧,去独闯未知的世界。

蓝月娥从左手腕上取下一只金手镯,塞进洪思仁的手里,“屋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尔拿等来(拿着)防身,有困难就拿去典当来换钱,没事就时常拿出来看,记得屋家。”

这只金手镯是当年蓝月娥嫁入门时,洪老太太亲手给她戴上的一对传家宝。现在将其中的一只取下来交给洪思仁,其中的殷情厚意不言自明。洪思仁虽然是堂堂男子汉,在分离之际难以抑制情绪,抱住了妻子哭泣。

夫妻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会让一家人天涯相隔半个多世纪。

国共战事从一开始就很激烈焦灼,这是一场将改变所有人命运的大决战。争天下,其实争的是民心。国军在战事开端还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注定不能长久,战局很快急转直下,国军节节败退困守台湾,共军连战连捷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时也,命也。又有几个人能透析时局,预测到这个结局?洪思仁也只不过是在时代洪流中裹挟进来的一叶扁舟,无能为力地随波逐流。国军不力,但洪思仁个人的仕途却是不退反进。战时在方长官身边担任机要秘书,跟着方长官败退台湾以后,凭着出色的能力逐渐在国民党内站稳了脚跟。在敏感的历史时期,洪思仁跟大陆家里断了联系,等到多年以后两岸关系和缓,才恢复书信往来。

  • 1
  • 2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家族客家台湾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2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故土乡情一向是文学作品的常见素材,这也是这个民族传统所皈恋的精神之所。如文中所述,客家人在乱世顽强生存,在荒蛮之中重新崛起,看清了世道,在天地间泰然自处,像种子一般在迁地生根生长。但无论漂泊何处,终究故土难离,一个宗祠,一处祖留之地,就是一个图腾和信仰,是归处之旗。文章写得真情饱满,有精神向度,也有前忆此时,时空穿梭中控制得当,浓淡相宜,虽文本仍可精练,但因新推荐鼓励。
  • 感谢朱铁军老师的推荐和斧正。老师一语中的指出了本文的不足之处,行文仍有拖沓之处,还可以二稿精修。文章中穿插了方言客家话,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是有一定阅读障碍的,再次感谢老师能抽空指点。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09/10 21:43:00
    • 分享到:
  • 喜欢里面的方言,尽管很多看不懂,但韵味的特别使之突显。恭喜兄弟入决。
  • 谢谢飞哥。客家话是古汉语的一种,读起唐诗宋词很押韵。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梅县客家的风土人情很淳朴,客家人的命运是在漂泊之中寻求安稳,在全世界都能落地生根。

    回复

    • 嘲讽4举人2018/08/08 09:30:16
    • 分享到: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一代传承着一代。
  • 感谢赞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幸福是不变的追求。

    回复

  • 字里行间弥漫着浓郁的亲切感......
  • 活捉客家妹子一枚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我有许多故事,来一壶老酒,我们一起聊聊。打开虫洞,带你飞。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25000
  • 11
  • 4030
  • 这个富有诗意的标题,吸引了我,读后感慨万千,引起了内心的共鸣。因为我从事过快递工作多年,也曾做过会计工作,从一无所知到轻车熟路,从懵懂到熟练,一路走来,酸甜苦辣。我也喜欢慢慢成长的每一步,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来了就是深圳人,作者通过写实的手法,描写普通人在深圳的成长,青涩到成熟,寻找他乡与故乡的融合,奋斗的青春最美。由此及彼,谈到人生的感悟,实虚结合,语言朴实,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

    阮声我喜欢你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2020/4/29 14:03:54
  • 刚开始读此文时,作者虚晃一枪,说不擅长写人物小传。初读感觉到如话家长里短,有些平淡。不经意继续阅读,发现李海棠的形象,具有鲜明的个性,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充满故事性。行文采用欲扬先抑的方式,展现“傻老头”式的可爱,看则轻描淡写,实则字里行间,妙趣横生。在人物细节描写上,见微知著,与其说是人物传记,倒不如说是回忆录,充满了友情的真挚,亲情的温馨。人生有许多际遇,得一知已足矣,深情厚谊弥足珍贵。

    阮声吾兄海堂

    2020/4/29 13:47:18
  • 读出了一些小伤感。离开深圳去了湖南。和烈春也认识好几年,觉得他是很踏实肯干的人,按理来说,在深圳扎根没问题,可是如今遍地泥坑,已经没人敢说自己能轻松熬过去。穷则思变是很好的办法,就像文中说的,骑驴找马,这样有个保险,内心也会踏实不少。文中叙述的找工经历应该是没掺水分的,曲折、反复、充满不确定性。在现在摇摇欲坠的职场变革中成为一种常态。而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最终品尝甘甜的果实。

    江飞泉2020年春南下深圳日记

    2020/4/29 10:36:29
  • 在我的印象中,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老产物,充满神秘感。这篇小说的画面感丰富,随着镜头的推进,我一下子被带入了城堡,跟随主人公沈枫,一起寻找奇妙的旅行。沈枫与妻子,与老鲲,与梦中女神的多维关系,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语言对话,心理描写等都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作者将这种梦幻,设置为睡魔,在现实与梦想之中,亦幻亦真,其实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城堡,除了追求欲望,更多的是追求心灵的渴望。

    阮声城堡

    2020/4/24 18:10:54
  • 这是一部反映某个群体的心灵档案史,以魔幻般的文字和强烈的画面感,还原了重压之下的个体镜像图。通篇充满虚幻和诡异,叙述神神叨叨,看似松垮,实则紧凑。小说一开始就写到了死亡和诡异,毫不拖沓地拉开了“埋葬”的序幕,同时也奠定了作品的悲情基调。深圳是座充满希望与毁灭的城市,主人公的结局,或许是生活高压之下的产物。读完小说,我在想:对照小说里的“我”和杨梅,生活在深圳的底层人物,又有多少人和他们相似的呢?

    紫荆花埋葬

    2020/4/22 15:09:12
  • 上一次去桃德家里应该是遥远的2016还是17年,我还专门写了一首诗,那一次去了好多人,见过他家阁楼,但对菜园没太大印象,估摸那时的规模远不如现在。那么恭喜桃德的菜园迎来姹紫嫣红的春天,这是让人可喜的。桃德是勤快之人,也是质朴之人,待客、写作、伺候菜园子都是一样认真,给人无比踏实的感觉。后来一次桃德又邀约过一次,我加班无法践行,没有尝到桃德手艺,也没有机会亲自去摘两片薄荷,掐一根嫩黄瓜。

    江飞泉都市农夫 29楼的菜园

    2020/4/20 17:45:03
  • 莫非是作者的笔名很神奇,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游逛广东的诸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从深圳到东莞,再到韶关和广州,一路观光,也让我跟随游历了我从未去过的东莞观音山、韶关南华寺,广州小蛮腰。其实以前在东莞做过很多地产项目,大抵也是走马观花,两点一线,基本没去过周边的景点,连稍微远一点的路况都不甚熟悉。倒是当年去韶关,在丹霞山下的一个别墅里度过两个晚上,清风明月入怀,很是惬意,晚上睡得特别好。

    江飞泉南粤散记

    2020/4/6 22:12:48
  • 其实我是看到诗中写到我“飞泉跌岩,冬暖夏凉”才评论的——当然这是开个玩笑。跟戴老师蛮熟,也读过不少他的作品,对他作品中那种“自然的诗意”是蛮喜欢的。“自然”在这里有几层意思:第一是说他喜欢写自然类的题材,山水田园、乡村小径、江河湖海都能在他作品中看到,这种源自自然界的诗意很打动人;第二是说他的诗意自然而来,不刻意矫饰,也不可以炫技,玩弄文字技巧,可谓浑然而天成,天然雕饰之。

    江飞泉在深南大道,我不停的放倒天空

    2020/4/6 22:00:49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