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头再来
  • 点击:15564评论:42018/08/23 23:57

下午四点多,秦铁建车子拐入新区大道的时候,天忽然下起了雨。雨滴像散落的豆子一样打在前挡风玻璃上,噼噼啪啪的响,很快,那豆子又变成清亮的油水一般在镜面上弥漫开来,最后沿着玻璃流到车底下去。秦铁建赶紧打开雨刷,把车子驶入慢车道,迎着雨幕向前开去。

秦铁建要去的地方是他公司的产品加工厂,位于南山区的南头一带,离他居住的民治街道大概有二十多公里路。他出发之前已经给工厂的主管张四发打了电话,他告诉张四发要通知休班的员工在家待命,同时停止新产品的生产,调整生产线,做好晚饭后全员加班的准备。

今天上午十一时,秦铁建接到了印度客户苏拉吉特打来的电话,通知秦铁建公司要及时把因部分产品不合格而欠缺的订单补齐,跟上下周一的船期,保证准时装船发货。原来,前天苏拉吉特带着助手吉米来工厂验货时,发现有一批货物存在表面处理不光滑和包装错误等缺陷,因船期临近,苏拉吉特大为恼火,声言要按违约处理。工厂主管张四发发当时就把苏拉吉特的检查结果电话报告给了秦铁建,秦铁建很是震惊。面对苏拉吉特态度强硬的来电,想起那一堆存在质量缺陷的产品,秦铁建实在无可辨说,他请求苏拉吉特来他的办公室商谈具体事宜。下午两点,苏拉吉特和他的助手吉米如约而来,秦铁建让自己的业务助理小王把吉米让进会客室,而后把苏拉吉特单独请进自己的办公室,亲自为苏拉吉特冲上咖啡。等苏拉吉特抿了一口后,秦铁建开始诚恳地向苏拉吉特道歉,请求能给于时间上的宽限,说自己会安排员工返工,一定按期交付合乎质量要求的产品。苏拉吉特与秦铁建打交道有七八年了,俩人业务上是供求关系,私底下是关系不错的朋友。他也很同情秦铁建目前的处境,但他不清楚一向做事严谨的秦铁建何以会出现这种失误。出于朋友情谊,当即电话跟国内总部联系并与船务公司确认后,答应秦铁建可以宽限三天,如延误或再次出现质量问题,只能按合约规定追究责任。其实,他当着秦铁建面打电话只是做做样子,他早已向国内公司请示过了,自己有权作出决定,他这样做是给秦铁建一种公事公办的样子,以免让秦铁建以为凭私人感情可以变通合约,造成对今后合作不利的局面。秦铁建其实也能看出其中套路,但还是感激不尽,一定要请苏拉吉特和吉米去酒店吃饭。苏拉吉特摆摆手说,秦,你现在有重要事情要处理,心情也不佳,吃饭的事以后再说吧。送走了苏拉吉特和吉米,秦铁建喘了口气,稳稳心神给张四发打去了电话。张四发正像热锅的蚂蚁一样,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接到秦铁建的电话,长出了一口气,说秦哥还是您厉害,真是谢天谢地。秦铁建没好气地说,不是我厉害,是天地厉害!你赶紧做好返工的准备,不要再出错就谢天谢地了。

秦铁建驱车赶到工厂的时候,张四发正和工人们在车间等候,有的工人还在吃着盒饭,显然是刚赶过来的,因时间仓促,路边买的盒饭只好带到车间来吃。秦铁建走近车间,远远就听见张四发在发火,听了两句就知道是为那一批不合格产品的事。他很不以为然,心想产品出了事,管理者不从自己身上找毛病,骂员工有啥用?张四发只顾在责骂,没有发现秦铁建,他旁边的一位员工提醒张四发说老板到了,张四发才赶紧回转身来跟秦铁建打招呼。秦铁建没有多说,拍了拍张四发肩膀,走过去拿起一款次品看了看,发现做工确实粗糙,但是可以处理。他把张四发拉在一边说今天晚上所有的员工加班,一定要把这批有问题的产品返工完,不足的用合格的新品补齐,三天后准时发货。张四发有些胆怯地问通宵行不行?刚才有人还抱怨又要加班呢。

“抱怨?早干什么去啦?平时不认真,现在加班有意见了。我不管,这事你处理好就是啦,加班补贴该发的就按劳动法规定发。总之,后天一定要出货。”秦铁建少有的像连珠炮般的说完了这通话。

张四发看看秦铁建,抬手摸摸头发,低头答应一声好。秦铁建回头盯了他一眼,离开了工厂。

秦铁建目前的生意主要是做一种叫悬浮包装展示盒的东西,这种产品在深圳不是很多。工厂的主管张四发其实也不是单纯的给秦铁建打工,他在公司里边是有一定股份的,并且还是这方面的技术行家。张四发从一家生产与此类似产品的公司辞职,正在创业与打工之间的晃荡,恰好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秦铁建,俩人邻座,聊了很多。张四发觉得秦铁建是一个有文化有头脑的生意人,秦铁建感觉张四发是一个人实在又有技术的行家,是一个可以依赖的合伙创业的人。于是,两人经过多方接触,最终达成了合作协议,秦铁建出大头资金,张四发以技术、管理和少量资金入股,两人的比例大概在七比三左右。由于资金有限,秦铁建没有聘请太多的销售人员,除他和他的老婆外,另请了两位销售员来负责外销业务,其中一位小伙子小王兼任他的助理。

几年下来,秦铁建的生意红火,销售额年年增加。这得益于之前做电子生意时建立的一帮非洲客源,他们有直接购买他这些产品的,也有帮他介绍新客户的。虽然大部分非洲客户的需求量不大,但家数多了收入也很可观。

关于秦铁建的发家,王启虎最清楚。“买避孕套起家的。”在一次跟王启虎吃饭时,他这样说道。王启虎是我和秦铁建共同的同学,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就去了海南,当然,他是投奔秦铁建的。看秦铁建无法帮他安置工作就一个人去了三亚,进了酒店做领班。王启虎后来也来了深圳,先后在几家酒店做过,再后来离职做起了保险、直销什么的,一直也不见起色。

秦铁建去海南不久,就跟他表哥做药材销售,有了“第一桶金”后,秦铁建成立了一家公司,主要销售避孕套和药具,后来代理一种新药,据说他的公司一度成为驻越南的总代理。

9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海南热迅速退潮,在几位朋友的劝解下,秦铁建于2000年底从海口来到了深圳。一开始,他是在办公地点设在深圳赛格大厦里的一家营销电子元器件的公司做销售工作。这家公司销售人员的面试是由老板亲自主持的,一开始,老板对这个瘦瘦小小的男子并无多少好感,但当秦铁建谈起他的经历并把他在海南的成功案例讲给老板听的时候,老板被打动了。老板觉得他现在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人。毕竟,招销售不是形象大使,谁有本事把东西卖出去,谁就能在这里干下去。

老板果然没看走眼。三个月后,秦铁建为公司拉到了一笔可观的订单,赚到了钱的老板自然也给秦铁建加了工资,发了抽成奖金。然而秦铁建并没有满足,因为他心底另有打算。当时手机的生意很火,整个华强北充斥着山寨手机以及与手机有关的外壳、配件等周边产品,外地人来这里买手机及配件的客户络绎不绝。就在发了奖金的半月后,秦铁建提出辞职。老板很不理解,问秦铁建,是嫌弃我给你的待遇低吗?秦铁建有些羞怯的一笑,说,不是,绝对不是!主要是我想出去自己锻炼锻炼。老板你知道的,打工本来不是我的本意。老板看着这个瘦小的业务员,像不认识似的。心里有些不高兴,但理智让他平静了下来,他同意了秦铁建的辞职,笑哈哈地说,你准备搞哪一行?我们该不是同行吧?秦铁建笑着说到,比较接近,想搞手机配件这一块,以后还请老板您多关照啊。老板说好说好说,呵呵笑着把秦铁建送出了门。

创业之初的艰难秦铁建清楚,何况是新地方深圳。为节约开支,他除了招收一名对电子产品销售熟悉的业务助理外,另把自己的弟弟妹妹和表弟请过来。进货、送货、仓储以及包装处理都由他们负责,财务工作暂由他妹妹代理,当然,秦铁建跟金英结婚后由金英负责,这是后话。秦铁建注册了阿里巴巴网站账号,通过网上销售把东西卖出去。一旦有了外销订单,就从华强北那边的批发商市场批量拿货,再外发。 2002年秦铁建赚到了他人生的“第二桶金”。他先是买了一部车,第二年又在皇岗口岸买了一套房子——当时的房价还没有飞涨。

日子就在平淡无奇中遽然而逝,一晃,时间到了2009年。此时的山寨手机生意开始走下坡路,生意不好,员工的工资都拖欠两个月了,跟随他的业务员辞职离去,就连表弟也因为工资跟秦铁建大吵了一架而离开。那个时候的秦铁建苍老了许多,头发开始见白。他一个人呆坐在电脑前,盯着半天没有声响的QQ,心底的郁闷像屏幕上动态的江水画面一样翻滚开来。怎么办呢?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

后来,为归还货款和员工工资秦铁建把皇岗边的房子卖掉,随后把公司从华强北的高档写字楼里迁出,在龙华民治的一个半旧公寓里安置下来。那一段时间,秦铁建的生意几乎停顿,他开始代替妻子每天接送儿子送到幼儿园,偶尔带家人出去旅游几天,算是度过了一段悠闲时光。

2011年在一次偶然的参观中,秦铁建了解到泡沫包装产品的市场优势。他赶紧查阅有关资料,加深对这个行业的了解,坚定了投资的决心。后来碰巧又认识了张四发,于是重新注册了公司,生意正式开张。一年后,两个人经过仔细考察决定把工厂迁到了张四发环境比较熟悉、人脉比较多的南头片区,也就是现在的厂区。这几年,生意还算顺利,总体保持盈利水平。秦铁建和张四发合计后,把赚到的钱又投入到生产中,引进了一条新的生产线,一切正在好起来,没想到的发生了这次的次品事件。

因为次品的事,这两天秦铁建跟他老婆金英亲热都没心情,每次到了他们约定行房的时候,他都不给力,做上后也是很快完事,搞得金英很是郁闷。秦铁建怕老婆生气,凑过去抱老婆肩膀,金英一撑一甩,躲开了。秦铁建悻悻地说到,老婆你别生气嘛,我真是心里有事啊。你看,也不知撞到哪路邪神了,我这每开一个公司都要出一回事,真是倒霉透了。金英比秦铁建小七八岁,是他以前开电子公司时一个供货公司的销售员,虽只有高中学历,但长相俏丽,思维敏捷,说话伶牙俐齿,待人热情似火。二人结婚后,公司里财务由金英负责,秦铁建妹子只作她管理下的出纳。家里大小事都是金英做主,在夫妻房事上也是主动有加。眼前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需求旺盛也很正常,可秦铁建每日忙于公司业务,身心疲惫,并无太多精力应付夫妻房中之事,这两天因次品的事又心不在焉,弄得金英不上不下,怎能叫人不烦?听秦铁建这样说,金英没好气地挤兑到,你就是个倒霉鬼,跟着你那有好事。说着,抓起枕头睡到了床的另一头去。秦铁建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也不去计较,关了灯,身着背心短裤,走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给张四发打电话,询问次品返工的进展情况。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商故事短篇小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9-12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8-09-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本届提名之前便有所决意,今年绕开熟悉面孔,推些新人新作。实际开始后发现设想的确理想化了些。邻家植根本土,多年勤恳深耕,可谓罗入者众。但就文本所提供的新视野、新格局、新经验而言,写作的同质化状况依然普遍。听涛的此文无论是语言、意识、技术等,都“很小说”,有往好里写的姿态和积累,可是问题也很大众。无非是艺术上的欠力和文本上的失衡这些老谈,且放。推荐此篇是为新。新是生机,也是未来,有基础的新,即是希望。
    • 听涛2018/09/29 17:25:53
    • 分享到:
  • 感谢朱老师中肯点评。自当奋勉,以图上进。祝您国庆快乐!

    回复

    • 萌面侠2童生2018/08/31 14:41:43
    • 分享到:
  • 语言精练,带感
    • 听涛2018/09/03 14:25:02
    • 分享到:
  • 感谢评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听涛
  • (文坛认我名)
  • 2童生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6100
  • 6
  • 238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