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忘书
  • 点击:39745评论:52018/12/03 18:39

01

坐在温暖的上岛咖啡的软座里,弥漫在咖啡和烟的杂糅的味道里,他们都似乎思绪万千。其实,他们都不大喜欢喝咖啡,觉得咖啡过于浓郁,多了一种不真实的香浓,而缺乏一点甘苦的清甜,与他们而言,更喜苦丁茶。就像人生,若似烈性伏特加,难免过于激情澎拜和波澜壮阔,但也绝不能似白开水,除了清澈见底外,没一点味道,也是不行的。还是介于咖啡和苦丁茶之间,才会给予人想象和憧憬,并不觉得人生是那样的没劲和无聊。但作家萨克雷说过:生活就是一面镜子,你笑,它也笑;你哭,它也哭。有些人有些事,再也找不到回头的痕迹,林林总总浮现眼前,兜兜转转宛若前世。他们望着窗外,“你还记得当年我们进公司的情景么?”“七年了,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一天的,仿佛就在昨天。”胖一点的家伙叹道,“下一个七年又会在哪里?”

一般而言,故事的开头都是这样的。那是2004年的春天,天气很冷,零星的小雨飘洒着,不仅没有一点诗意,反映衬出一丝苍凉。他已经找了两个月工作了,还是没有着落,扔了几份简历也是没有音讯。他的前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杂牌公司实习,也并非他喜欢的工种,他甚至和许多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一样,不知道适合做哪一行,这让他一直很茫然。一直以来,他都不是很拔尖的那种,尽管没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忧扰,但更多浸透着发自心底的自卑。看到那些气质高雅甚至有些高傲的同龄人,他总会有莫名的羡慕。甚至,他穷困的家庭也让他略略埋怨,尽管他知道这是没有选择机会的。大学里他可以说是那种唯唯诺诺的学生,班委叫他做什么,他暗暗去做就是了,没什么怨言。他的口音是同学取乐的谈资,他的穿着是同学嘲讽的标本,甚至他的长相——他那有些少年白的头发——都经常被别人逗笑,要么被称为“小老头”,要么被称为“白头翁”。他也总是和和气气地附和着,甚至自嘲一番,因为他知道他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资本,与其沉脸,不如顺他们去。他的成绩也是中等偏下,连英语四级都没通过,于是他常常怀疑自己的智商有问题,或是小时从牛背上摔下跌了一跤摔笨了。因为父母都说他生下来是很聪明的,不过他也无法去考证了。不过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有些傻傻的孩子,居然成为他们村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于是那一年村里还鸣放了鞭炮。他于是有了被载入村务史册的丰功伟绩,尽管他们村也不过几百人而已。

他依然是自卑的。他还记得那天接到这个公司的面试电话时,他像弹簧一样从床上蹦起来,那盆几乎枯萎的花顿时有了生气,因为他有心情浇水了。电话那头是个很甜美的声音,甜美的近乎嗲,好似吃蜂蜜吃多了,要么就是属大白兔奶糖的。这种声音有些让他不知所措,以致他都没听明白是公司全名,只隐约记得面试地点。好在离住处不远,也就两三站路的距离,如果没事的话还可以走过去,当是锻炼身体吧。

次日,天气依旧作冷,好在太阳出来了,暖暖地照在身上。沿着深南大道往西,然后在红岭路口转弯,就到了。那公司所在的前面是开阔的市政公园,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是著名的荔枝公园。公司在K大厦28层,谐音“我发”吉利数字。在候梯时他看到镜子里那个人有些不认识了,从未如此精神奕奕过,尽管还是有些憔悴。不经意一瞥,同候梯的有好几个同龄人,估计也是面试的,看上去都信心满怀,一下子他就被比下去似的,穷紧张起来了。


02

人生其实充满无限不确定性,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改变人生。比如某个人本想去一个工厂应聘一个技术员被保安拒绝后,一怒之下发奋成了著名的企业家,或者一个被十个杂志社拒绝的型男最终自学变为世界级的摄影大师。不可思议吧,也许该谢谢那个保安或者杂志社收发室的大爷。但显然洪涛无需这么做,他没被拒绝,谁知道若他被拒绝后,会不会走上另一条路,变成另一个人?也许只有天知道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瞬间,他顿时被眼前的气派镇住,宛若置身另一个空间。这个公司占据了偌大的一整层空间,第一眼就能感觉装修奢华至极。大堂是挑高的,估摸有4米吧,顶上用厚厚的石膏精雕细琢地镂刻出的图案,他也是没见过。尤其炫目的是那款水晶吊灯,造型极度繁复,一层层披散开来,大大小小的灯如花瓣一样竞放,好像西方贵族女人的裙裾。纵使这样的白昼也是让它亮着,将本就透亮的空间渲得更加金碧辉煌,宛若诉说着一种无上的荣耀。东墙上雕铸着 “大秦盛世” 四个大字,霸气十足,有内灯照得熠熠生辉,墙底下依次摆放着一列盆栽,好几种他完全不识,只知道红掌、发财树两种,但棵棵枝繁叶茂,旁边还有一个椭圆花圃,里面的花儿也是开得如醉如痴,尤其勒杜鹃恰是开花季节,颇有只把春来报的架势。高高的前台外面是几张咖啡桌椅,上面还有一些吃剩的奶茶杯子,前台正忙碌着收拾着。此时,不过八点半,但已经来了不少人了。

一会,一位穿着清凉职业套装的女孩拿出一叠表格,叫他们填写,说等下按序号面试。他感觉这个女孩挺有气质,莫非是秘书吧?身材窈窕,一对高跟鞋将瓷实的地面敲得噔噔直响。后来进去才知道她不过是一个前台而已。

第一轮是笔试,内容他早忘记了,但是作为中文系毕业的他而言,写篇文章还是简单的,很顺利进入第二轮。第二轮是在当天下午进行的,是无领导小组讨论。此举在单位招工时用得频繁,旨在来观测面试人员的组织协调、口头表达、辩论说服等诸多方面的能力,以及自信程度、进取心、情绪稳定性、反应灵活性等个性特征。他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自小就惮于表达,记得小时他被叫到台前演讲,硬是憋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每每紧张时,他都会抠指甲,常常把指甲扣得鲜血淋漓,吓坏他人。他只能祈祷不要和那些巧舌如簧的竞争者一组,但如今谁没有两把刷子呢?哪个都不是吃素的。尽管如此,他还算冷静,做下深呼吸,毕竟已经来了,就豁出去了。记得大学辅导员是个演讲高手,他每次发言都神闲气定,后向他取经,他说也无什么诀窍,若是登台演讲就当下面都是一堆白菜,或者当做一堆死人也行,不过胆子小的就不要有这样的想象,以免还没演讲就把自己吓坏了。若是随机发言,先认真倾听就是了,看别人怎么说,然后七七八八综合一下即可,这种方式看似挺流氓的捷径,但于他这样的人而言却是屡试不爽,毕竟死马当活马医,有效就行!

他被分到第三小组。看到前面小组出来的人几家惊喜几家愁,顿知道竞争的残酷性。毕竟当场公布入围第三轮的名单,这几十个能进入下轮的估计也就只有十几个吧,他开始感觉内心跳个不停。候座时,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生走过来对他笑道,“你也是第三组吧?”

他笑了笑,其实他并不想聊天的,况且是潜在竞争对手,但毕竟对方友善且落落大方,颇有大家风范,估摸准是大学里当惯学生会主席或者舞台表演经验丰富那类,他自卑地认为此等人自然是不可与之同伍。于是刚想说点什么,又闭口不说了。

未料对方先开口了,“我叫刘子建,你呢?”“洪涛。”他小声地回答。估摸对方没听清楚,“红桃?”他有些尴尬,或许他普通话也不标准,忘了说了,他是贵州人,普通话自然比不上那些北京上海的大都市同学,就连湖南福建的也不如,大学里他将“岩石”读成“癌死”让舍友笑了四年。“不好意思,我普通话不大标准,我叫洪涛,洪水的洪,波涛的涛。”对方果然友善,“没事的,大家都差不多,我也不是很标准呀。”洪涛终于觉得宽心一点,也不似开始那么紧张了。他略一打量对方的模样,果然是文采飞扬之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不说,还略带有一丝俄罗斯的忧郁,说话间蹙眉的样子能彻底让别人放下防御,说话沉稳缜密,悠然自得,看得出果真是演讲高手,他不禁想还有多少如他这种人呢,我还有多少成算呢?

没聊几句,就轮到他们了。这组有八个人,依次坐到椭圆形的长台前,这是很古香古色的长台,颇有文化气息。座位是随机安排好的,他坐在左边远离主席台的最后一个位置,刘子健恰就在自己对面,他旁边是一个长相秀气的女孩,名字忘记了。倒是斜对角那个女孩的名字引起他的极大关注,那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记住的名字——“保龄珠”,咋一看还以为是“保龄球”,他还没听过这么怪异的姓和名字。那个女孩也很快就成了场上主角。那天的题目倒是无聊至极,完全没印象了,却依旧煞有介事地讨论一番,当然结论并不重要,关键是看讨论者的临场表现。他只记得,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说的内容引起笑场,但还是很快被主席平息了。洪涛兑现原有策略,倒数第二个讲,而且只有一次机会,前面他听得认真、记得仔细,为了缓减紧张情绪,他刻意放慢语速,并结合了保龄珠和刘子建的意见,自己也发散了一些,但毕竟口才略差,怕露怯,只好快放快收。

讨论完毕,需五分钟等候才知道结果。洪涛紧张极了,其他人都东瞻西望评头论足的,唯有他坐在角落,感觉身子发冷。刘子建走过来对他说,你表现不错嘛。他嘴角抽动一下,不以为意,其实他知道自己多半凶多吉少,因为其他几个都比他能说会道。但结果出乎他意料,他竟入围了。与之一同入围的还有三个,刘子建,保龄珠,郝文章,一个满脸的老道世故的家伙,他不入围都难,但后来竟不见他了。洪涛此时松了一口气,开始和刘子建、保龄珠互道恭喜。第三轮是与各个部门总监见面面谈,也是至关重要一关,不过这关也过得艰难,入围了,还是值得庆祝一下。

迟迟等来面试的消息,是第三天的中午了。他还以为中途变故,内心惴惴不已,想电话问询,又怕那里责怪他过于急躁,反而可能失去机会,但空等却实实增添心理负担。这时一个同学约他吃去吃饭,反正等消息与其自己闷闷不乐,不如和同学聊聊,说不定还会有其他机会,不至于栽在一个坑里。告知同学事情始末,同学忙说,“这个机会难得呀,你不知吗?大秦盛世堪称这个行业的航母,很难进去的——即便进去,呆下来也要磨层皮——若有机会进去,那肯定要好好把握,因为从那里出来的都是一等一的好把式,其他公司抢着要呢。”说得他既兴奋又担忧,也许已经没机会进去了。“你听过他们老总的故事吗?听说很有传奇色彩。”“没呢。我也是偶然接到面试通知的,都没时间去了解。”“听说这次他们招不少人,而且是精挑细选,看来‘大秦盛世’又有大手笔了。你若在业内说‘大秦盛世’,估计没人不晓的,他的创始人也就是公司董事长秦世煌更是风云人物。”洪涛姑且听之,对于他这等小角色而言,秦世煌哪有那么容易见到,即便见到也是照面而已,与自己何干。同学吃了一口菜接着说,惹得洪涛吃兴全无,都在仔细琢磨着如何能想方设法进去镀下金也好。“你听说么,秦世煌因读音很像秦始皇,又加上他性格豪放粗鲁,‘秦始皇’的番号似乎比他原名更名声远播,很多人估计都记不住他真名了。公司有十年了,如今据说资产丰厚,而且和政府关系也很铁,业务遍布全国,听说香港都有不少业务量。”洪涛想,这样说秦世煌也算白手起家,近十年时间将公司做到如今光景也是不易,中间必然经受起起落落,自是如此几经更替也没有打落公司发展轨迹,真的是他治理有方,如果能在这样的人手下做事,着实能很快长进。“听说前年一次集体辞职事件差点造成毁灭性打击,好在老秦厉害呀,不仅没有磨灭他的意志,反而刺激了他的变革志向,公司也由原来单一的印刷业务发展成集品牌咨询、广告策划、杂志编撰、户外媒体、公共关系和印刷制作于一体的大型企业,目前核心业务有两块,以房地产广告推广为主的策划咨询业务——估计你进去是做这块,不知你有没有准备?好像还有以杂志编撰为主的媒体业务,倒是公关和印刷成了附属了……”同学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通,也不知是哪里的小道消息,但描绘得如此绘声绘色,可以肯定大秦盛世是很有意思的一家公司,至于他对老秦那么熟悉,好像称呼邻家大叔一样亲切,又让他觉得荒谬而不可信。

  • 1
  • 2
  • 3
  • 4
1/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爱与饶恕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1-16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8-12-10
  • A潘羹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8-12-06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2-04
  • 落梅打赏5000,共计10000
  • 2018-12-04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8-12-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 那时没有技巧,就是平铺直叙,不过确实是青春的记忆。现在写不出来了。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12/04 12:04:38
    • 分享到:
  • 如果没记错,其实这是十多年的作品了。当时和瑄还在同一家公司,之后不久就辞职考学。这篇从未公示过的习作似乎代表了我早期的语言风格,思想意识和内心对事物的理解、评价,甚至批判。不过没关系,十多年过去了,思想和意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生向前,向上,向好,一直是我追寻的目标。文学之路异常艰苦,却也让我收获良多。良师益友,他山之石,工作之外的意外收获。在邻家,它给予的良好开端,进一步夯实我前进的勇气。
  • 刚刚我发现我发邻家第一篇文章是2015年6月10日,怯然惶然,急切顾盼,又想得到认可,却又怕被diss,好在多为鼓励。如果没有这一次的勇气,我局限于职场的人生将多么枯燥,感谢文学。
    • 白木2019/05/05 22:46:01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694749
  • 152
  • 3747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