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三十九)
  • 点击:15538评论:02020/03/15 14:50

翌日,朴博正坐在公司的办公室,无精打采地敲打着键盘,忽然听到了微信信息发过来的声音。他迅速地打开手机,打开微信一看,是顾佳的信息。

——博士。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就因为我不跟你商量,私自购买了那七千块原始股这事吗?

——我觉得你我不适合在一起了。好聚好散吧。

——我们都同甘共苦了快两年吧。这两年的感情,你真的就这么放下了?

——嗯。也许,我们走在一起,就是一种错误的选择。如果不适合在一起了,那么分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请原谅我的选择。

——真的不可挽回了吗?结婚才不过几个月,你我就因为这点鸡毛蒜皮之事,就离婚,我们的父母怎么办?我们身边的亲人朋友怎么看?这些你想过吗?

——我昨晚整整想了一宿,想通了,反正我们现在,没有孩子,没有什么财产纠纷,分开的话也就签一份离婚协议书而已。这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

——阿佳,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们坦诚地聊聊;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等情绪稳定了,再好好想想,再做决定。然后我们再谈离婚的事,这样好吗?

——不了。我已经决定了。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手续吧。

——既然如此,那就随你便。

离婚的事实,通过微信的传递,以简体中文的形式,投影在朴博的视网膜,上传至大脑中枢,搅动着他的脑海,让他无法静下心去思考任何事情,无法平抑波涛汹涌的情绪。他感觉自己的身躯被突如其来的飓风卷走了,不知会被无比强大的飓风抛弃在哪里。

他感觉自己的魂被邪恶的撒旦掳走了,只剩下一副皮囊,只剩下一点点生命的气息,苟且地游走在人寰。

他曾经一厢情愿地以为,离婚这事,绝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即使全世界的夫妻都离婚了,还轮不到他。然而,世事总是难料。他不愿意经历的事情,却那么突兀地降临在他身上,像被从天而降的陨石砸中了。

这一晚,顾佳没有回到新沙村的蜗居处,跑去了她闺蜜李婷住的单身公寓,和她将就着过一夜。对于顾佳而言,这个夜晚漫长得看不到尽头。也许,她害怕面对此时的朴博;也许,她不知怎么解释自己选择离婚的理由;也许,她反驳不过朴博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所以,她选择了逃避,暂时逃避已经失控的环境,逃避让她快要窒息的现实,像青蛙为了逃避严寒而选择冬眠,这也是它为了适应严寒的外界环境的一种生存方法。

“佳姐。你没事吧?”李婷无奈地问,很想帮助顾佳,却无从下手。

“姐没事。不就离婚嘛,没什么大不了的。”顾佳摆出一副豁出去的姿态,淡定地说。

“我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

“你说,我不介意。咱俩有什么话不可以说。”

“你有没有认真考虑过离婚后的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不就各走各路,各过各的日子。”

“我个人觉得。博哥真是个好男人和好丈夫,既是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人又老实、善良,感情专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样的男人,你拿着放大镜去找,都找不到了。况且,你年纪也不小了,离了婚,再找一个合适的人过日子,岂不是更难?”

突然,顾佳被李婷的一番话,一下子震住了。她目瞪口呆地凝视着李婷。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这些善解人意的话是李婷说的。在她的印象中,颇有几分姿色的李婷,换男朋友像换衣服那么频繁,风花雪月的故事可以装满几箩筐,似乎不应该这样同情男人,不应该站在男人的角度去解析她离婚的事。在她心目中,李婷的性格有些叛逆,任性,有些精灵古怪,一般不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你什么时候学会替那些臭男人说话了?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婚是非离不可,趁着年轻,任性一回,我还玩得起。”

“你也不年轻了,你想想,你竞争得过那些会装逼会耍酷的90后女孩吗?”

“那是另外一码事。”

“佳姐。真没必要这样。两个人能够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得经历了多少事情,经历了多少喜怒哀乐。你们都同床共枕了两年多,你就那么忍心一刀两断吗?”

“不离婚,我还有什么选择?”

看到顾佳有了回头转向的一丝希望,李婷的心里忽然涌现出了一种使命感——非劝说她放弃离婚的念头不可。

“佳姐。我觉得,离婚不是你们唯一的选择,更不是你们最好的选择。你想想,你就因为芝麻点的小事离了婚,你的父母肯定很伤心,博哥和他的家人也伤心。你这不是一离俱伤嘛。一点也不值得。要不这样,你明天回去和博哥坐下来,好好沟通一下,互相退一步,不就行了嘛。我就不信,你们跨不过这道坎。”

“唉。我把话都说绝了。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我已经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你们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还来得及回头。你如果不好意思向他说,我来帮你说。我来帮你牵个线,让你们和好如初。怎么样?”

“这,这。我今晚再想想。我现在的脑子乱得很,不知何去何从?”

“那就早点休息,想清楚了,明天再做决定。一定要理性,不要任性和冲动。”

夜已深,她们关了灯,挤在不算太宽的床上,悄悄地躲进奇幻的梦境,寻觅着各自的归宿。

第二天,朴博和顾佳都没去上班。他们都提前请了假,一大早就来到了民乐区的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站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门口的朴博,萦绕在脑海的是非离婚不可的念头。这似乎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不会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此时的顾佳,昨晚经过闺蜜的劝说,经过一夜的沉思,心境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是“非离不可”的念头了。

“你这么早就到了?”顾佳看到一脸憔悴的朴博,有些心疼地问。

“你也挺早的嘛。进去吧。”已经绝望的朴博,苦笑着说。

“博士。你吃早餐没有?”

“没呢。我们把事办了,再一起吃个早餐。好聚好散嘛。”

“要不,我们先去附近吃个早餐,边吃边聊,好不好?你看,民政局里面排队的人,挺多的嘛。都是来离婚的吗?”

“不一定。”

看到朴博熟悉的身影,听到那亲切的声音,顾佳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了一个新的念头——好好和他聊聊,尽力挽回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也许,她的心里还有他,不忍心抛下他一个人在茫茫人海,孤零零地生活。

“也好。你想吃点什么?”

“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我想想。去吃面点王,怎么样?”

“可以。”

他们一左一右地走在树荫遮天的公路边,没走多远,就来到了面点王餐厅。一路上,他们谁也不愿意开口说一句话,似乎谁也不想提前缴械投降。

来到面点王朴博点了一碗小米粥和两个菜包,并替顾佳点了一碗炸酱面和一份锅贴。

他们坐在一处安静的角落,面面相觑,有些尴尬地对视着。像第一次见面的异性网友,不知该聊些什么,不知该从哪里开始聊,因为这里不是无拘无束的虚拟网络。

“博士。我们吃完早餐,不去民政局了,行不?”

“啊?你想清楚了?”

“嗯。”

“我恭敬不如从命。今天反正都请了假。我们去看场电影吧。”

“大白天的,去看电影,太无聊了吧。去老街逛逛吧。去买几件专卖店买不到的便宜衣服,去尝尝酸辣粉、麻辣小龙虾、烧蚝这些好久没吃的小吃。”

“好的。今天你想去哪,我都陪你。今天,你说了算。”

“你呀。你这嘴巴,从来没有今天这么会说话。”

“为了某人,心甘情愿的。”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2758
  • 55
  • 42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