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四十)
  • 点击:14979评论:02020/03/16 09:30

最近,朴博在路过的公交车站,发现了邓紫棋巡回演唱会的大幅海报。演唱会的时间是这个周六的晚上,演唱会的地点是新安市体育中心。

朴博的脑海里掠过“陪她看一场演唱会”的念头。念头一出,难以抑制。他利用上班时可上网的优势,悄然进入大麦网购买了两张最便宜的演唱会门票。他想给顾佳一个惊喜,也算是和好如初的一种庆祝吧。他觉得,自己是时候陪她看一场演唱会了。

当顾佳听到朴博说购买了邓紫棋演唱会门票的事时,突然瞪大了双眼,激动得手舞足蹈,她脑海里潜藏着的与兴奋相关的言词,都一个劲地从舌底下蹦出,如烧开了的热水壶,源源不断地冒出的水泡。惊喜之余,顾佳却娇滴滴地责备他,不应该为了满足她那久违的愿望而浪费这么多钱,那可相当于他们半个月的伙食费了。

听了她没有伤害的责备,朴博没有火冒三丈,心里却滋生出了一种美妙的满足感,像一鼓作气跑完五千米比赛的那种满足,没有比赛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激动人心的周六,在他们热切的期盼中,悄然而至。

周六的那天,他们提前了两个小时来到市中心的体育馆,因为害怕发生什么意外,错过了进场的时间。为了把远处的舞台看得更清楚些,朴博特意花了一百多块,买了一副望远镜。爱吃零食的顾佳不顾他的反对,固执地买了两大杯珍珠奶茶、麻辣豆干、怪味花生和瓜子,作为看演唱会的必备零食。在她的意识里,享受口感独特的零食和看狂热的演唱会,如果同时进行,对愉悦心情大有益处,就像同时服用铁剂和维生素C治疗缺铁性贫血,可以起到协同作用。

学医出身的朴博,根据自己的逻辑,依据科学的知识,顽固地把这些零食列为垃圾食品,习惯性地抗拒着它,尽力地劝阻着顾佳——不要图一时之快,贪吃危害健康的垃圾食品。

进场时间到了。朴博牵着她的左手,随着浩浩荡荡的人群,规规矩矩地检票,井然有序地向前挪动,有说有笑地挤进了闹哄哄的体育场。炫目的镁光灯,360°地旋转着照射整个场馆,虽然刺眼,却一下子将他们带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他们恍惚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没有看演唱会经验的他们,小心翼翼地认准指示牌,亦步亦趋着,费力地寻找着属于他们的座位,不时眯着眼睛瞄一下票上的座位号,确认着他们的具体位置。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他们花了好一会,才找到了他们的座位。

邓紫棋的演唱会,在无数歌迷的千呼万唤中,隆重地拉开了序幕。梦幻般的舞台灯光亮起,劲爆的音响轰鸣着,悠扬的歌声回荡着,还有那伴舞者火辣辣的舞姿,这些看得见听得到的舞台演出,持续性地冲击着每一位歌迷的感官。

此时此刻,无论是朴博,还是顾佳,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随着现场的歌迷,疯狂地尖叫,疯狂地舞动着荧光棒,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身在何处。

布置奢华的舞台,混合着高亢的歌声和迷离的光色,酝酿出了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征服了每一位歌迷狂热的心,卷走了每一位歌迷躁动的魂。每一位歌迷都不可抗拒地融合入了一个整体,像无数滴水汇入了大海。他们异口同声地尖叫,有节奏地舞动荧光棒,汇聚成了声势浩大的人气,热捧着他们心目中的偶像。此时此刻,每一位歌迷都下意识地撕下虚伪的面具,抛开曾经的种种烦恼,不再纠结于昨天和明天,得意忘形地宣泄着什么,亢奋地释放着什么,歇斯底里地尖叫着什么。

演唱会结束后,第一次看演唱会的朴博念念不忘着——那种全场几万人同唱一首歌的感觉;那种尖叫声刺穿耳膜的感觉;那种感动到流泪的感觉;那种几万人一起大叫邓紫棋的感觉;那种音响声大到惊天动地,震得心惊肉跳的感觉;那种不想结束,一直挽留的感觉。

也许,对于捉襟见肘的他们,花个几百块,换来这种非同凡响的感觉,换来不可思议的快感,换来几个小时的洒脱,似乎物超所值了。

曲终人散。他们随着如织的人影,乐滋滋地离开了喧闹的体育馆。

忽然,朴博觉得这几个小时过得太快了,比任何时候都快,比火箭升天还快。

朴博替顾佳提着挎包,牵着她那纤弱的右手,披着浓如墨的夜色,朝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走去。因为体育中心附近没有地铁站,坐公交车成了他们优先选择的交通。他们不大愿意通过滴滴软件去叫滴滴专车,就为了省点钱。况且这演唱会的门票已经烧掉了他们不少钱,能省则省吧。

他们凭着直觉走了大约十五分钟,才来到公交车站台。已有一大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捷足先登了。看样子,这些说说笑笑的年轻人,都是刚从演唱会场出来的,依然兴致勃勃地分享着演唱会的感受,脸上洋溢着欢乐和亢奋,神情中亦有些盛宴过后的失落。

朴博搂着她娇嫩的肩膀,扭过头去观注着公交车过来的方向,默默地等候着最后一班公交车——338路车。

338路公交车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地抵达站台。车门自动打开后,所有的候车者,马上蜂拥而上,因为谁都不想错过了最后一班车。他们都不在乎是否有损绅士的风度和淑女的形象,互相推搡着,拼尽全力地往空间有限的车厢挤。身手敏捷的朴博,攥紧顾佳的左手,钻过人墙,挤出一条捷径,抢先登上了车厢,还幸运地抢到了两个紧挨着的座位。

不到两分钟,空荡荡的车厢,就被乘客挤得水泄不通,连站脚的位置都没了。车门自动地关上,差点将门口的两位乘客扫出去了。严重超载的公交车,缓缓地上路了,有些吃力地加速着,疾驰在4车道宽的公路,往下一个站台驶去。

夜已深,但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依然络绎不绝。如果从高空俯瞰,就像两条无限长的火龙匍匐在大地,随着公路的弯曲而扭曲着巨龙的姿态。

“博士。你觉得今晚的演唱会,怎么样?”依然沉浸在兴奋中的顾佳,饱含深情地凝望着朴博的脸部,笑着说。

“这种热闹非凡的大场合,这种几万人同场尖叫的场合,我可是第一次体验。置身其中,总是热血沸腾、心跳加速,都忘了自己在哪里,忘了自己是谁了。你呢?”朴博对视着顾佳那双黑幽幽的眼睛,亢奋地倾诉着自己不一般的心情。

“我不是第一次看演唱会,可没有你那么兴奋,但还是有当年看演唱会的那种嗨劲,总是忍不住声嘶力竭地尖叫,忍不住手舞足蹈,心灵被震撼了,似乎脑海里所有不开心的事和让我不开心的人,都抛之脑后了,这种感觉实在很棒,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其实,邓紫棋的歌唱得超好听,是不是?”

“其实。我不喜欢听她的歌,还是喜欢听许巍、崔健、黄家驹他们的歌,也许是我赶不上潮流了吧。”

“哈哈。你喜欢的都是上个世纪的老歌手,有些老土哦。要尝试着听听最新的流行歌,有些90后的歌手的唱功很厉害的。就像品尝美食一样,你得拿出第一个吃螃蟹的勇士的勇气来,才能吃到让你回味无穷的小吃。”

“你深有体会嘛。我觉得,在看演唱会的时候,整个人飘飘然的,兴奋得不得了。可是,演唱会结束,走出体育馆,心里很空虚,像蔫了的花朵,像一下子吃光了眼前的美味佳肴,莫名地冒出的空虚感。”

“嗯。我也有一点。但可能没有你那么强烈。人之常情吧。”

“也许,这种空虚感,可能跟体内的激素分泌有关。过度的兴奋,间歇性地刺激着体内的腺体过度地释放肾上腺素啊、荷尔蒙啊等激素,让身心情不自禁地亢奋。兴奋的刺激停止后,激素的分泌骤减,导致人的心情陷入低落期,空虚感也随之而来吧。”

“你这是什么逻辑,听得我如云里雾里,好像生理学教授在讲课似的。”

“这其实就是生理学的知识,给你科普一下。”

“快乐就是快乐,忧伤就是忧伤。即使知道了那么多关于快乐和忧伤的生理学知识,又有什么用?”

“哈哈。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你我才不会困惑嘛。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幸福指数最高的职业是什么吗?”

“公务员?他们工作稳定,福利好,收入也不错,应该是他们吧?”

“错了。听说是心理医生。知道为什么吗?”

“啊?为什么?不是说很多心理医生很容易受到抑郁症患者和精神病患者的影响,心理方面也很容易出问题吗?”

“你这说法没有科学依据。心理医生虽然不一定解决得了患者的心理问题,但常常可以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总是轻而易举地解开自己内心深处绞杂在一起的心结。所以他们的自我认同感强,幸福指数也就高了。”

“哇。听起来,还是有点道理的嘛。”

突然,公交车嘎然而停,又到了某个站台,一拨乘客左摇右晃着下了车,又有另一拨顺路的乘客上来,填补了空出来的空间。朴博只顾着和顾佳窃窃私语着,竟然不知公交车驶过了几个站台,到了什么站台。他的直觉提醒着他——还没到他们的目的地。

朴博下意识地扫描了一遍刚上车的那拨乘客。不经意间,他发现了有一对年迈的夫妻,互相搀扶着,有些吃力地弓着身躯,抓紧扶手,对抗着加速度带来的惯性力。他二话没说,迅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并拉了一下顾佳的衣领,有意地说:“佳,给这两位老人家让个座。你也起来站一站吧。”

坐在里面的顾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这么一说一拉,想不让座位都不行了,有些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望着身旁的两位老人家那布满皱纹和老人斑的脸,缓和地说:“叔叔,阿姨,你们过来这边坐。”

阿姨露出慈祥的笑容,礼貌地说:“谢谢你们啦。老头子,我坐里面,你坐外面。”

他们抓着椅子的后背,挪动着身子,动作迟缓地屈膝而坐。

给老人家让了座的顾佳,笑了笑,礼貌地回答:“不用谢。我们很快就到站了。”

朴博和顾佳,都识相地伸出一只手,抓紧头顶的吊环,稳住摇摇晃晃的身躯,并互相依偎着,抵消着不时涌来的惯性力。此时此刻,他们的心里乐滋滋的,轻而易举地赶走了站位带来的抱怨情绪。这种快乐完全不同于看演唱会的那种快乐,它们似乎归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车厢里的有些乘客,投射过来的赞许眼神,更是让他们的快乐倍增。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2758
  • 55
  • 42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