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四十一)
  • 点击:15507评论:02020/03/17 12:42

星期一,朴博依然早到了十几分钟来到公司,在巴掌大的打卡机上录指纹,打开电脑,接着打开QQ,浏览凤凰新闻。

突然,从电脑右下角的QQ头像那里跳出了一个小框,自动地在桌面上飘移,不断地提醒着他——他幸运地中奖了,像鱼钩上的鱼饵在诱惑着鱼。

难道是天上掉馅饼了?他思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下意识地揉了揉双眼,双眼眯成一条缝,仔细地看——千真万确,是他的QQ中奖了。

“吴姐。听说过QQ中奖这事吗?”朴博激动地说,向隔了一个座位的吴燕分享着突如其来的喜讯。

“没听说过。会不会是网络诈骗的新手段?”

“啊?骗人的事?”

朴博的心里突然凉了半截,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刚看到的中奖喜讯是骗人的,就像第一个冲线的20公里竞走选手,还没喘过气来,却被裁判告知“由于你在竞走的过程中犯规,你的成绩被取消了。”。

“我觉得还是不要相信什么QQ中奖的事,很可能是假的。你中奖了吗?”

“是啊。我今天刚打开这QQ时,就跳出了一个小框,说我中奖了。让我兴奋不已。唉。如果是真的,我岂不是发横财了?”

“你最好小心点。小心被骗子忽悠了。”

“唉。空欢喜一场。”

好奇的朴博,想看个明白,忍不住打开小头像上的链接网址,并输入中奖的验证码。白晃晃的电脑桌面,还真的闪现出了中奖的网页,里面有腾讯公司的简介和中奖说明。最不可思议的是,腾讯公司的公开声明和印章都有,竟然还获得了律师所的认证。难辨真伪的文字、图片和印章,让他真假难辨。难道是上帝跟我开玩笑?他想。

如果QQ中奖属实的话,他会获得一部联想的笔记本电脑和一笔五万元的支票。这从天而降的喜讯,冲昏了他的头脑,粉碎了他的理性思维,也将吴姐的良言苦口抛到南极洲去了。

他虽然得意忘形,却没有完全陷入黑糊糊的泥沼。他默默地记下网页上一个奇怪的联系电话,打算通过电话去核实中奖的事情。

整个上午,他的心都被QQ中奖的事占据了,不能专注于工作,躁动的心总是难以冷静下来,如煤井里着了火的瓦斯,难以扑灭。

熬到十二点半,朴博拔腿就跑,没有往金百味快餐厅的方向跑,而是跑到了飞亚达大厦广场。拨通了那个关于兑奖的奇怪电话。他的手机上显示不出这个电话号码的归属地,但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此时,他的大脑中枢,似乎被黑暗中的一股神秘力量攫取了,像黑客远程遥控着电脑的程序。

“你好。是腾讯公司吗?”

“你好,先生。有什么可帮到你?”

“你们公司最近在搞QQ中奖的活动吗?”

“是的。你中奖了吗?”

“我今天早上刚一打开QQ,就收到了我的QQ号码中奖的消息。是真的吗?”

“是真的。请问您现在哪里?”

“我现在新安市。请问怎样才能拿到我中奖的奖品和那五万元支票?”

“这样吧。我让公司的财务人员跟你联系。请你稍等一会。”

突然,朴博的电话被挂了。他从对方的言语中闻嗅到了钞票的气味,把该吃午饭的事都抛之脑后了。站在阳光普照的广场上,沐浴着暖和的阳光,聆听着风的声音,触摸着树叶粗糙的脉络,一切都是那么的可亲可爱。他感觉每一个擦身而过的人都很可爱,感觉明天的生活无限的美好。他的心情激动得难以用任何形容词去表达,在无比兴奋地等着一个可以给他带来惊喜的来电。

“你好。我是‘腾讯公司’财务部的。有什么可帮到你?”

从移动电话的那头传来的甜美声音,回响在朴博的耳际。虽然这个来电依然没有显示出它的归属地,他依然不在意。可能是十二分相信了中奖这事,他已经彻底放松了防备的心理。

“你好。我的QQ中奖了,怎么办理领取奖品?”

“恭喜你。首先跟你声明一点,为了留下法律依据,我们的通话是录音的。”

“这样的?”

“先生。你获得的奖品是一部联想笔记本电脑和五万元的支票。你可以随时兑奖,但你在兑奖前必须先交相应的所得税,这是公司规定的。”

还没拿到手的奖品,却先要交税的做法,有点不符合常规。这让朴博的脑海里忽然掠过“会不会是网络诈骗”的念头,但这种怀疑的念头,一闪而过,没能让他悬崖勒马。

“可不可以直接在我获奖的支票里面扣税?”

“不可以。这是公司的明文规定。请你理解。”

“那我应该交多少税,才能拿到奖品?”

“我们先收取您获奖金额10%的税费。请问你的附近有什么银行?”

“有个建设银行。那我不是得先交五千多块给你们。怎么交?”

“我发一个建设银行的账户到你的手机上,你将钱转到这个账户后,再打我电话。好吗?”

“那,那,只能这样了。”

朴博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像牛的鼻子被绳子拴住了,任人使唤,没有半点反抗的勇气。他一心只想着早交税早兑奖,落袋为安。付出一点所得税,收获更多的奖金,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什么值得怀疑。

他身不由己地走到几十米开外的建设银行,走近ATM存取款机,从钱包里取出储蓄卡。他往ATM存取款机插卡,输入密码,输入陌生的银行账号两次,确认转账金额,点击“确认”键。

他成功地转完账,顺手打印出一张转账凭条。然后,急不可耐地拨通了储存在通讯录上的陌生电话。

“我已经转完账了,你那边收到了吗?”

“你好。已收到你转过来的钱。请问你的账户上还有多少余额?”

“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朴博被对方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琢磨不透问题里面藏着什么猫腻,似乎起了一点点疑心。

“先生。请你不要误会,这是我们的工作需要,请你理解。再说,我们的通话是有录音的,有法律依据,请你放心。”

对方的一番巧言巧语,一下子打消了朴博的怀疑。况且,他已经转了五千多块过去了,没有后路可退,除了按着对方的话去做,没有任何选择。

“哦。我的账户里面只剩下一千多块了。怎么了?”

“公司这边有规定,交完了10%的税费,还得再交1500元的保证金,才能领奖。”

“啊?还要交钱啊!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忽悠我吗?”

“先生。请你不要激动。你五千多块都交了,还在乎这1500块吗?”

“那,那只能这样了。我马上转账。”

“为了保证电话录音,请你不要挂断电话。”

朴博没有摁断正在通话的来电,而是将手机放在ATM取款机一旁,再次娴熟地转了1500元过去,惯性地打印出凭条。

他拿起没有挂断的电话,试图和自称为‘腾讯公司’财务部的某某女士通话时,从电话的那头传过来的,只是空洞洞的忙音,没有了陌生女士的回话。眨眼间,一切就烟消云散。

不祥的兆头笼罩了他的全身心。不死心的他,不依不挠地拨打着那个没有显示归属地的电话号码,拨打了不下十次,却没有任何的应答,传到他耳膜的只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这不亚于晴天霹雳的噩耗,来得这么的快,来得如此的凶猛,像突如其来的飓风卷走了他的一切,让他绝望,悲痛不已,不知所措,提不起一丝的食欲。

星期一的下午,那如世界末日般的下午,朴博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他魂不守舍地坐在电脑前发呆,思绪混乱,情绪低落,反复地琢磨着QQ中奖的每一个细节。如果他不把吴姐的提醒当耳边风,就不会被骗了;如果他稍微用常理去推敲一下那个中奖的喜讯,就不会被忽悠了;如果他怀疑一下那个没有归属地的电话号码,就不会中了骗子的圈套。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所有的如果,都没有意义了。

朴博不敢将自己被骗的事,告诉给公司的同事,宁愿将这见不得人的事掖在心底,藏得越深越好。

晚上,回到住处后,朴博不得不做好被顾佳审问的心理准备,因为她肯定在手机上看到了他转账的信息。

他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被她狠狠地骂一顿,骂得狗血喷头,也骂不还口。

作为一个男人,就得坦然面对任何的错失和挫折。他自我安慰着。

“博士。你今天又转了将近七千多块给谁了?”顾佳阴沉着脸,不苟言笑地问。

“你,你得听我解释,好不好?”朴博颤巍巍地说。

“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这事,确实是我一个人的错。你怎么骂我打我,都行。”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被骗了。”

“啊?你被谁骗了?”

顾佳被朴博的一句话惊吓得目瞪口呆。

“我今早看到了QQ中奖的信息,信以为真。中午下了班,我打通了骗子留下的电话,然而就被他们忽悠了——要领取奖品的话,得先交税和什么保证金。我迷迷糊糊地轻信了,迷迷糊糊地转了钱过去。”

“你呀,你。真是不可救药了。你怎么不动脑子想想,有这么好的事吗?天底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阿佳。都怪我太贪心了。那时的我,一心只想着——如果意外得到了五万元的支票,虽然还凑不够我们买房的首付,但起码可以改善一下我们的生活。所以,财迷心窍的我,中了骗子设下的圈套。也就防不胜防了。”

“前几段时间才被你发小忽悠了。今天又被连一面都没见到的骗子骗了。你这是一错再错,怎么一点也不长记性。”

“我发誓,下不为例。你说,这事要不要报案?”

“我觉得,你即使去派出所报了案,这钱也追不回来了。”

“但总可以让别人吸取我惨痛的教训,不要像我这样被骗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

第二天,朴博没有走进派出所去报案。也许,他害怕民警的例行问话和录口供,会再次勾起他伤心的回忆,正如没有愈合的伤疤,被一把盐撒下来的话,将是痛上加痛。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2758
  • 55
  • 42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