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四十二)
  • 点击:15511评论:02020/03/18 09:53

整整一个星期,因为被骗的事,朴博总是郁郁寡欢,茶饭不思,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连早上最爱吃的皮蛋廋肉粥,也勾引不出他的食欲。他似乎关闭了自己的心扉,不愿意向任何人敞开,除了顾佳。他似乎将自己囚禁于一个密不透风的地下室,看不见多姿多彩的世界,听不到风的声音,得不到阳光的抚触,只剩下没有尽头的忏悔和反思。他的世界灰暗得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像一架飞机闯入了重重的积雨云,险象环生。

顾佳眼睁睁地看着朴博因为QQ中奖被骗后,整个人萎靡不振,心里也不是滋味。为了让朴博摆脱被骗后的心理阴影,让他从黑糊糊的泥沼里拔出身来,她费尽心思地开导他,像母亲在开导着闷闷不乐的儿子。她甚至请了一天假,陪他一起去欢乐谷玩,体验悬挂式过山车的刺激,体验“完美风暴”的天旋地转,体验挑战心理极限的“太空梭”,体验三维旋转的“欢乐风火轮”,体验亚洲第一的骑乘类项目“UFO”,体验从高处飞驰而下的“激流勇进”。在惊险刺激的体验过程,她极力地克服着自己恐高的心理,克服着胆怯,咬着牙,闭上眼睛,感受着灵魂出窍的过程。有时,她还放下自己的架子,陪他去足浴,让有些烫脚的中药水浸泡着双足,让手法娴熟的技师揉搓着腿部的肌肉群。她每天下了班,都早早地回到租房,拉着他去附近的金牛广场跑步,暂时放下代理面膜的生意。她不再挖苦他,不再刺激他,更不敢拿离婚这事恐吓他。

这个周六,新历是12月6日,农历是十月十五,大雪前一天的日子,寒冬已经步步逼近。今天是顾佳的农历生日。昨天,她脑海里就萌发了一个前卫的念头——邀约她和朴博的好朋友去KTV唱卡拉OK。这样,既可以庆祝自己的生日,也可以让郁郁寡欢的朴博放下伤心的往事。这即使是打肿脸充胖子,也值得。她提前一天在拉手网团购了金碧辉煌KTV的团购券,比实际的价钱便宜了不少。

晚上九点,朴博和顾佳,还有他们邀约的几个朋友欢聚在金碧辉煌,躲在沉闷但富丽堂皇的308包房,尽情地喝酒,尽情地歌唱。

朴博陪着林森、唐远和两个女孩在摇骰子,激情四射地摇着骰子,兴奋地开局,歇斯底里地吆喝着输了的那个人喝酒,得一干而尽,得酒杯里滴酒不沾。他们喝的是清一色的青岛啤酒,不敢点那些价钱昂贵的洋酒。据说,那些打开后的昂贵洋酒常常被那些工作人员调包。

不会喝酒的顾佳,陪着她的一些闺蜜,在声嘶力竭地唱歌。其实,她们与其说是唱歌,不如说是竭尽全力地尖叫,真正可以模仿那些当红歌手唱得有模有样的,没有谁有这个实力。唱歌者,倒也不在乎朋友的评价,不在乎朋友爱不爱听,拿着麦克风,凝注着屏幕上的歌词,使尽吃奶的力气,大声地吼着,尽力地憋着气唱完一段。即使习惯性地跑调,也要执着地唱完一首歌。也许,歌唱者为了唱歌而唱歌罢了,默默地在宣泄着内心深处的某种情绪。

在这被隔离成一个世界的308包房,他们是平等的,没有贫富贵贱之分,没有任何的头衔。他们借生日之名,相聚在一间富丽堂皇的KTV包房,通过畅饮啤酒,或高歌一曲,快乐着他们的快乐,发泄着他们的郁闷和烦恼。

隐于都市的他们,不敢奢望欧洲十日游,不敢去黄金海岸散步,不敢抢购全球限量版的LV包包或劳力士手表,不敢去维也纳听一场高规格的音乐会,不能开着敞篷的跑车去兜风,不能驾驶豪华游艇出海,不能豪掷几十万去韩国整容,不能乘坐豪华邮轮游玩五大洲。因为收入有限,他们只能躲在这空气污浊的KTV包房,唱着低俗的流行歌,喝着低廉的青岛啤酒,快乐着属于他们的快乐。

有时,他们玩到兴起时,也会播放着劲爆的DJ舞曲,扭动着身子,用蹩脚的动作,忘我地跳舞,尽情地挥洒青春,选择性地遗忘着人情世故和文明的教化。

在这欢乐的时刻,唐远总是识相地坐到朴博的身旁,嘴巴凑近朴博的耳际,亢奋地说:“哥们。我介绍给你买的那个原始股,现在股价已经涨了不少。”

朴博听了,凝视着他捉摸不透的表情和溜溜地转的眼球,大声地说:“多亏远哥的关照。你知道嘛,因为这事,我老婆差点跟我离婚了。”

“不会吧?这么严重。你老婆以为我骗你的钱吗?”

“她可能是这么想的。我跟她解释,远哥跟我从小玩到大的,骗谁也不会骗我的。但那时的她,可能是太固执了,太得理不饶人了,所以就闹着离婚。”

“这太荒唐了吧。就因为你买了这七千块原始股的事,真的离了婚,全世界人都会笑话你们。”

“还好。后来,她还是妥协了。那天,我们已经走到了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门口,差点就进去了。好悬啊。”

“这个项目,你尽管放心。你那七千块,不用多久,就可以变成七万的。”

“哇?你不是忽悠我吧?”

“这股价,如果按现在的上涨势头,用不了三个月,就可以翻十倍。你如果再介绍一些朋友买的话,还有不菲的提成,你赚得更多。”

“如果真是那样,我岂不是赚大了?都是托你的福。”

“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来,喝酒。”

唐远举起玻璃杯,和朴博喝完一杯酒,便起身离开,走到玻璃桌那里,和另外几位朋友一起玩骰子。其貌不扬的他,如果不摇骰子,不拿着麦克风唱歌,就是和身旁的某位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在窃窃私语着。

因为包房里面的音响太大,朴博根本听不清楚他们的谈话内容,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唐远十有八九是在推广新加坡宏达公司的原始股项目,他清楚自己有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总是不放过任何机会,游说着任何人去购买他敢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的原始股。

风度翩翩的林森,一身休闲的打扮,留了一头时下流行的莫西干发型,很是惹人注目,俨然时尚杂志上的时尚先生。他常常围着顾佳的那位有几分姿色的闺蜜李婷转,厚着脸皮和她套近乎。他那不安分的双眼,不是停留在她那俊俏的脸蛋上,就是停留在她那隆起两座小山丘的胸脯上。他的甜言蜜语间歇性地轰炸着美女心中的堡垒,他幽默的荤段子总是惹得美女眉开嘴笑。也许是投缘,两个人不知不觉地打成了一片,有点相识恨晚的感觉。林森恨不得今晚就带她回家过夜,让生米做成熟饭,自然水到渠成。要不然,夜长梦多。

离十二点还差十几分钟时,有些醉醺醺的朴博拿起麦克风,深情地凝望着顾佳,亢奋地宣布:“现在,马上进入生日蛋糕点蜡烛的环节!准备关灯。”

顾佳取出精美的生日蛋糕,放在玻璃桌上,和朋友们一起将十二支蜡烛插上蛋糕,逐个点上火。然后,顾佳双手合十,闭上双眼,默默地许愿。许完愿的顾佳,一鼓作气吹灭了所有燃烧着的蜡烛,为自己走完这不长不短的365天划个句号。

爱闹的林森,眯着双眼瞧着顾佳,嘻嘻哈哈地笑着说:“博哥,佳姐,来一个现场亲吻!大家说,好不好?”

“好!亲一个!亲一个!”除了朴博和顾佳,所有的朋友都异口同声地起哄着。

被逼入死胡同的朴博,鼓起勇气,在黑暗的掩护下,径直走到顾佳的面前,拥抱着她,深情地亲吻着她饱满柔软的嘴唇,足足持续了十几秒钟。

玩得正嗨起的所有人,将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乳白色蛋糕,用一张硬纸盘盛放着,没有往自个的嘴巴送,却乘人不备,往邻近的朋友的脸上扑去。你扑着我的脸,我扑着你的脸。不出三分钟,每个人的脸上都被乳白色的奶酪粘住了,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好像回到了天真的童年时光,欢快地玩耍着过家家的游戏,其乐融融,将顾佳的生日晚会,推到了最撩动人心的高潮,此起彼伏地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在光怪陆离且严重缺氧的KTV包房,他们一直玩到深夜两点,KTV规定打烊的时间,才结束了这个短暂的欢乐之夜。

朴博走出包房后,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频频地嗳气,每说一句话时,都吐出一股浓浓的酒精气味。

他们出了金碧辉煌的大门,才依依不舍地道声别,便走回各自的家。

朴博建议顾佳走到不远处的公交车站去看看——有没有开通24小时运营的公交车,免得打的士回去。这样可以省点交通费用。

刚过了一个十字路口,行走在死寂的大街上的他们,麦当劳的招牌——大而黄“M”字突兀地跳入他们的眼帘,闪耀在弥漫着死亡气息和炸鸡翅香味的黑夜。因为夜的浓黑和大街的冷清萧瑟,它更加肆无忌惮地张扬着它的存在意义,妩媚地诱惑着稀疏的行人,像红灯区的性感女人挑逗着如饥似渴的男人。

宽敞的餐厅里面,依然灯火通明,让他们垂涎三尺的汉堡包海报,穿过透明的玻璃,映入他的眼帘。朴博本想克制吃宵夜的冲动,却抵挡不住它赤裸裸的诱惑——那象征着炸鸡翅和炸薯条的大而黄的“M”字,那扩布在空气中的炸鸡翅味道。他饥肠辘辘的肚子战胜了不吃宵夜的意志,捆住了他的双脚,让他停下了脚步。

“阿佳,我们去麦当劳吃点东西吧。”

“正好我也有点饿了,进去吧。”

他们疾步走到麦当劳的门口,用力拉开透明的门,一股油炸香味扑鼻而来,诱惑着他们的味蕾。

朴博走进麦当劳后,习惯性地环顾四周,观察着陌生环境,评估着危险系数。这源于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意识。惊悚的场景和凶神恶煞的通缉犯,没有出现在他眼皮底下。他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七八个衣着很普通的人,分散在餐厅的每个角落,有些人躺在沙发椅上,枕着厚厚的书本,安静地入睡;有些人干脆趴在圆桌上,酣然入睡。如猪嚎般的鼻鼾声,起源于某个安静的角落,回荡在偌大的餐厅,蛮刺耳的。

百感交集的朴博,拉着顾佳的双手,径直走到点餐前台,点了两份汉堡包和两杯可乐,用支付宝付了费。他让顾佳去一处空旷的地方找个座位坐下,自己站在前台处等候着已付费的汉堡包和可乐。

“你好。麦当劳允许顾客过夜的吗?”朴博看着那些陌生的人,不解地问着服务员。

“其实,公司没有声明‘没有允许或没有不允许’。应该是默许了吧。我们从来不敢将在这里过夜的人赶走。”犯困的服务员,双眼发红,打着哈欠,无精打采地说。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跑来这里过夜?”

“这些人的身份,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在这里过夜的,除了情侣和附近KTV尽兴后的年轻人,多数就是‘麦难民’了。”

“麦难民?什么是麦难民?”

“就是那些生活在都市但无家可归的人,收入低,租不起房子,住不起快捷酒店,就跑来麦当劳过夜了。白天,他们常常游走在高档写字楼或星级酒店,工作大多是一天一结的兼职。夜深后,他们陆续会集在此,行头是一个书包或一个马甲袋,甚至什么都没有。他们一般坐在离服务台相距甚远的地方,从来不买一杯饮料或一个汉堡包。他们消遣的,是那些自带的武侠小说、成功学书籍,或客人留下的报纸。午夜过后,他们躺在先到先得的位置,度过漫漫长夜。”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2758
  • 55
  • 42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