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四十六)
  • 点击:14929评论:02020/03/24 12:56

刘红走了,公司依然照旧运营着,不会因为她的离去,而倒闭破产。孔总也没有因为她的辞职而沮丧,没有陷入人去楼空后滋生出的惆怅情绪。这不符合他的风格。孔总也没有请大家出去大吃一顿,饯行一位老员工的离去。他已经习惯了员工们的来来去去,习惯了这种他改变不了的现实。在他的心目中,任何一位员工的离去,不过是秋天的一片落叶飘落在大地,到了春天,枝头上依然会长出青翠的新叶。

朴博依然循规蹈矩地挤地铁,录指纹,默默地工作,没有因为刘红的离职而改变什么。

他的生活照常地继续着,如日升日落。

星期四,朴博下了班,习惯地录指纹,离开公司,融入有些寒意的冬夜中,虽然不过六点半,但夜色比以往更黑了。呼啸的寒风夹着死寂的黑暗,汹涌而至,吞噬了大地上的一切万物。

朴博下到地下的站台,刚好一辆列车开来。他规矩地排着长队,等候在挨着车头的第一节车厢,没有等到下车的乘客全部走出来,就随着前进的人流挤上了人满为患的车厢。他惯性地环顾四周,下意识地评估着身边环境的安全系数,警惕地观察着身边的每一位乘客,似乎也在默默地寻觅着什么。

不经意间,在拥挤的人群中,在他的右手边,他发现了一位与众不同的乘客,四十多岁的模样,中等个子,肚子稍隆起,穿着得体,但不是很奢侈很光鲜那一类,没有像年轻人那样低着头玩手机,而是背靠另一侧不会打开的车门,稍弯着腰站在车厢的角落,双手捧着一本书,聚精会神地阅读着。

他温文尔雅的气质,双手捧书阅读的学者风范,如鹤立鸡群。这让朴博另眼相看。

朴博挤在洁净明亮的车厢,睁大黑溜溜的双眼,右斜着眼睛瞟着沉浸在书本里的中年男子,足足观察了两分钟。或许,他的模样勾起了朴博对某位素未谋面的朋友的回忆;或许,他专注于书本的姿态勾起了朴博对十二年苦读寒窗的苦逼岁月的回忆;或许,他身体里蕴含着的某种气质引起了朴博的共鸣。朴博有点带着审视外星人的偏见观察着他,将视线的焦点全部聚集于他身上,如凹透镜将太阳光聚焦于太阳能灶上。

“下了班,还这么认真地看书啊。”朴博随意地问候一声中年男子,想打破他们之间的僵局,为进一步的沟通打好铺垫。

“嗯。反正坐在地铁上无所事事。看看书打发时间吧。”中年男子有些谦虚地说。

“我觉得,坐在地铁上的人,静下心来看书的,很少见,能够随身带着一本书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吧。”

“时代不一样了嘛。现在移动互联网那么便捷,网络信号又无处不在,年轻人都沉迷于虚拟的世界里,刷朋友圈,玩手机游戏,阅读网络上的玄幻小说,和陌生的网友聊微信。哪有人还像我这么古板,带着一本沉重的纸质书,翻阅着枯燥的内容。”

“人各有志吧。喜欢阅读纸质书的人,终究还是阅读纸质书的;对智能手机爱不释手的人,也只能沉迷于虚拟的空间,自我娱乐着。”

“看你挺年轻的。做哪一行的?”

“从事健康行业的。你呢?”

“搞企业管理培训的。”

中年男子似乎担心朴博听不懂这个有些拗口的概念,将手中的书本合上,让书面上的书名——《现代企业管理》呈现在朴博的视线里。

“那就是经常下到企业,给企业的员工们讲课吗?”

“差不多吧。这是我名片,你在百度上搜索我的名字,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我的简介,网页上有我授课的课程。”

朴博接过中年男子的精致名片,迅速地瞟一眼,上面有他的名字、手机号码、QQ号码和公司地址,有许多奇怪的头衔,如著名企业管理培训师,中国企业管理培训协会会员,某某国企技术顾问等等。在名片的右上角,还有他的微信二维码。

“久仰久仰。你从事企业管理培训这一行业,有多久了?”

“我原来是中专学校的一名老师,由于不甘心一辈子站在三尺讲台上,我便跳槽到TCL公司当技术主管,干了几年,虽然年薪也有二十来万,但我总觉得自己很难再往上爬,而且不甘心就这么按部就班地工作到退休。两年前,被现在这家专门从事企业管理培训的公司挖了过来,所以现在,经常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主要是给一些中小企业搞管理培训的。”

“你的阅历很丰富哦。你满意现在的工作状态吗?”

“我觉得比呆在大公司循规蹈矩地上班、下班,自由多了,发展的空间也大。但是,由于我干这一行的时间还短,人脉不足,经验还欠缺,所以请我去讲课的企业,还不是太多。等我有了名气,我就可以跳出现在的这家公司,自己直接跟中小企业联系,直接接单出去讲课,这样更有前途。”

“你的职业规划,让我望尘莫及。”

“过奖了。你们公司应该也需要企业管理培训。你可以向你老板推荐一下我。如果可以合作的话,我可以给点提成给你。”

“但我们公司还小,还未成气候,连员工都没几个人。况且,公司还没融资,比较缺钱,可能也不愿意花这些不是太必要的钱。”

“你有名片吗?”

“名片?还没设计出来哦。我可以加你微信。”

“好的。”

朴博迅速从口袋掏出手机,滑动着特殊的图案,打开手机,再打开微信。然后,他对准中年男子手机上的微信二维码,嘀嘀两声,便添加成功,并特别标注出了他的真实名字——徐伟,另加上“企业培训师”的头衔。

不知是太专注于和中年男子聊天了,还是自己的粗心大意,朴博错过了他该下车的新沙站,一直陪着那位徐老师,坐到了1号线的终点站——机场站。车厢上响起播音员的终点站播音,他才回过神来,随着稀少的人影,无奈地走出沉闷的车厢,往对面的列车走去。

徐伟老师,似乎也坐过了站台,边抓耳挠腮,边缓缓地走出车厢,有些疑惑地自问:“啊?这都到机场站了?”

“是啊。徐老师,也坐过了吗?”

“过了。我应该在体育馆站下,都过了好几个站。”

“那就再坐回去吧。反正不用多花钱。”

“但已经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在这里,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这口号不是过时了吗?”

“对于某个时代来说,是已经过时了。对于生命个体而言,我觉得,永远没有过时。毕竟,每个人的生命长度都是有限的,在有限的生命长河中,没有规划好时间,没有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对于生命,就是一种浪费。”

“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为了寻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个位置,我们不是总得浪费一些时间,去换取生命的意义,去寻觅生活的真谛嘛。”

“有点道理。我们虽然不是同一个年代的人,但你我还是有很多共性的,从你们这些80后的身上,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你们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你们生得逢时,赶上了一个好时代,大有作为啊。”

徐伟老师由衷地感慨着,不知是为失去的青春岁月感慨着,还是感慨着岁月的无情。

“我觉得我们80后是生不逢时的。你想想,我们从小学到初中,得交学费;到了读大学,还是得交学费,大学毕业后,没有分配工作,又得自己动用一切关系去找一份好工作。”

“哈哈。如果横向比较,每一位公民面对的社会环境都是一样的,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所以是公平的;但如果纵向比较,你们这一代人是没有享受到一些政策福利,错过了一些社会发展的红利,似乎有些不公平。但公平总是相对的,公不公平,就看你怎么去比较了。”

“很有哲理。我觉得,上帝只有在对待死亡这种事,是绝对公平的。徐老师,你这有点像相对主义的论调?”

“这是角度的问题吧。每一个事件的好或坏,取决于你站在什么角度去分析了。不管怎么说,这个一切皆有可能的新世纪,终究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嗯。这是一个好时代,也是一个坏时代。确切地说,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时代。明天何去何从,应该到了明天才知道吧。”

“你有些悲观主义的色彩。要相信明天肯定比昨天和今天好,相信生活是越过越好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的。”

“但愿如此。但世事总是难料。”

由于他们是从始发站上车的,总能抢到座位。他们的身体紧挨着,坐在光亮且冰冷的不锈钢椅子上,继续畅所欲言着,为一种思想各抒己见着,为一种价值观各执一词,但没有争辩得面红耳赤,如武林高手的比武,点到为止。他们没有像哲学家那样深入去探讨某种深奥的哲学观点,没有像哲学家那样绞尽脑汁地思考着——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去向何处。

朴博回到城中村的蜗居处,已是八点了。顾佳已到家,坐在大厅,翘着二郎腿,低着头,聚焦于手机,转发着华丽面膜的广告,频频地和客户互动着。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顾佳有些疑惑地问。但没有抬起头看他。

“地铁坐过了。坐到了机场站,才知道坐过了。所以就晚了。”朴博坦诚地回答。

“你今天怎么了,坐过了那么多站才发现?”

“在列车上认识了一位朋友,和他聊天,聊得太投入,便坐过了。”

“又是搭讪哪位美女了吧?”

“不是美女,是一位大叔,挺能聊的,和我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所以才聊得那么投入。过了站,都没反应过来。”

“你呀,你。这德行总是难改。和陌生人,有什么好聊的。你对身边的朋友,倒没见你那么热情。”

“有些知己,可遇不可求嘛。做晚饭了吗?”

“没有啊。我哪会做?”

“你都被我惯坏了。我如果今晚不回来,那你不是饿肚子了?”

“你不回来,我就吃泡面。”

“吃泡面对身体不好,尽量少吃。你今晚想吃什么菜?”

“你看看冰箱有什么菜,随便炒两个菜吃,就是了。”

“嗯。”

最后,朴博简单地弄了一个回锅肉炒尖椒和一个西红柿炒鸡蛋,送白米饭。再简单不过的家常便饭,总是默默地滋养着他们的身体,满足着身体对各种营养的需求,也滋润着五脏六腑,抚慰着孤独的灵魂。



  • 1
  • 2
  • 3
  • 4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2758
  • 55
  • 42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