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鹅宴
    天鹅宴……
  • [94] [0]
  • 第二届“龙华草根文学奖”


墙上的闹钟滴答滴答,也不知啥时起,这个屋里的节奏慢得像蜗牛。今天是正月初三,天气不错。张惠美从阳台上晃悠进来,尖着嗓子咳了咳,表示有要事相告。

大男人刘志刚歪在沙发上用IPAD看韩剧,嘴巴一张一合。少年刘乐乐皱着眉盯住电脑屏幕,突然大喊一声:杀了他!然后拍打着鼠标,像公鸭一般嘎嘎叫着,亢奋、凶狠,所向披靡。他正在玩一种叫做英雄杀的游戏,已经连续四个小时没有抬过头了。

无人理会张惠美。父子俩全神贯注的像是一对科学家。张惠美不敢冲撞儿子,却敢对志刚发威,突然对他吼道:可湄请吃天鹅宴!你去不去?

志刚还沉浸在剧情里,两眼愣愣地望着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于是张惠美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并对他好言相劝:可湄去了趟韩国,说要以新面貌示人,顺便要请我们吃天鹅宴。你们父子俩连着做了一个月的宅男,干嘛不出去逛逛呢?

张惠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番喉干舌苦之后,等待着父子俩的回应。志刚的眼睛不时瞟向那个IAPD,好一会儿才从韩剧里还魂,变回了那个有板有眼的理工男,语调虽慢,却是斩钉截铁:要去你去,我可没时间。

张惠美发急了,说你以为你是军机大臣?不就是看个破电视剧吗?人家昨天就开始邀请了。你们父子要是不去的话,改天我见到可湄怎么好说话?

女人是天生的煽情专家。张惠美当初不过与可湄一起唱了几回歌,便把那个业余诗人当成亲姐妹了。父子俩不由得同时摇头,撇嘴,嗤笑。儿子还冒出一句混账话:不就一个天鹅宴吗?又不是吃人肉,有啥了不起的。

张惠美气笑了,连连点头道:好,好,你们不去,我去!

说罢,迅速换衣,拎起包就走。却被一只手拉住。儿子笑嘻嘻地挡在门口,瘦高的身材像根竹竿,似乎这会儿正在紧急窜个,关节咔嚓暗响着,让做娘的不由得背脊发麻。儿子说,拿钱来!张惠美嚷道,除夕那天给你五百元红包,才三天就花完了吗?儿子满脸鄙夷,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张惠美,你别混淆概念!我不去吃饭,已经替陈可湄省下一个座位了,压岁钱她总得给我吧?

一番强词夺理,把张惠美听得一愣一愣的。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颜无耻?此刻,他的手顽强地伸着,指尖几乎戳到母亲脸上。知道抵抗是徒劳的,张惠美也不啰嗦,迅速掏出一张红钞票递过去。但是儿子不接,声音陡然抬高:她不可能只给一百块吧?

张惠美气得两眼发昏,却不敢惹毛这个小杂种,毕竟是正月里,何必闹得不可收拾呢。于是装模作样在钱包里翻一翻,说我再找找看,就又抽出一百给他。儿子这才接了,瞬间笑得见牙不见眼,向父母做了个飞吻,便登登登地下楼了。他这一走,便是去向不明。

张惠美知道问了也是白搭,于是朝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转头去看志刚,志刚也正看过来。两人目光对接,竟然齐声干笑:人到中年不容易,乐呵一天就胜利一天。孩子不听话,做父母的更得齐心啊。走吧,走吧,管他娘的,吃天鹅宴去!

志刚把IPAD搁下,慢慢站起来,一米七八的个头,发福的肚子,实在是伟岸得很。男人家容易收拾,随便搭条格子围巾就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他还是那么帅,就因为这么多年一路帅过来,被他母亲惯着,被张惠美惯着,被女同事惯着,俨然一个骨子里生锈的绅士,架子好看,却经不得风雨,拿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帅哥志刚极严格极仔细地洗了一番手,洗完手之后,笑得满脸将就仁慈,说管他天鹅宴还是蛤蟆宴,不就是吃个饭吗?

张惠美心情陡然明朗,便梳头洗脸涂脂抹粉搽口红。打扮停当,找出一条金色披肩裹上,再去照了照镜子。镜子里的她,是这样的明眸皓齿,顾盼生辉,与刚才那个蓬头散发的怨妇简直判若两人。她看看志刚,志刚却看手表,催道:走吧,走吧。

两人肩并着肩,如神仙眷侣般走出家门,却被一道红光挡住。电梯口站着个瘦骨嶙峋的阿姨,是隔壁的陈老师。年近七十的她全身艳红,像个风干了的老辣椒,呛得张惠美鼻子发酸。

陈老师是可湄的姑母,也是张惠美在这栋楼里的忘年闺蜜。她退休后没几年老公便过世,从此敲木鱼养鸽子打发时间。无儿无女的她,平时有点头疼发热,说个家长里短,都非得找张惠美不可。此刻,她将张惠美扯到一边,很突兀地感叹,你儿子虽说有点暴躁,还是蛮讲礼貌的,生得又很靓仔。你老公轮廓也靓,只是这几年到底老相了,五十岁差不多了吧。

张惠美顿时窘得红了脸,弱弱地辩解道,他才四十出头呢!

陈老师有点发蒙,不服气地掰着手指头算来算去:四十出头,就是不到五十嘛,难道我会算错?

四十四岁的老帅哥刘志刚咳了一声。张惠美求饶地对陈老师说,陈老师,你又是一个人过年吧?要不,跟我们一起去吃天鹅宴吧,是可湄请客呢。没想陈老师瞬间拉长了脸,摆手不迭,坚决得像是抗拒糖衣炮弹:不要,不要!她昨天也打电话邀请我来着。可我是信佛的,不杀生,更不会吃天鹅!

志刚又咳了一声,说电梯上来了。张惠美便趁势逃进那个小小的空间。电梯门合拢了,陈老师那满身艳红与满脸寂寞被迅速挤成一条缝,而后消失不见。

志刚将双手插在口袋里,嘿嘿一笑。张惠美说:陈老师太孤独了。在这里住了三年,没几个人来看她,她好像又不欢迎可湄登门。志刚脱口而出,她那个老孤婆性子,可湄乐意与她捆在一块?她倒是挺心疼你的嘛,把你当女儿呢。张惠美说,那你岂不就是她的女婿。志刚嗤道:算了吧,那我宁愿单身。

话一出口,志刚便知错,却已来不及收回。张惠美的笑容瞬间凝固,一字一句地说:我们谈点高兴的。志刚咬咬牙,说行吧。

走出电梯的那一刻,两人异口同声地抒情感叹:真美啊。

他们所在的小区,内景甚是雅致。其亭台楼阁,假山喷泉,长椅雕塑,处处独具匠心,一步一景,堪称园林设计的典范。小区被龙华的房产中介们称作豪宅,但大多数业主却并非富贵。毕竟,房奴的身份时刻提醒他们不可自欺欺人。也只有在新年正月,他们才敢任性地消费几天。多家阳台上悬挂的腊肉,空气里飘着的酒菜香,显露出的是一种属于平常人家的富足。

走出小区没多远,张惠美的手机就唱起歌来,是可湄打来的。可湄说,地点定在地铁口附近的新龙酒家。咱们好久不见了,趁着这个正月好好聚聚。张惠美问,还有没有其他人呢?可湄笑道,有啊,还是个大美女,你们学霸哥的女网友哦,想约着他一道私奔呢。学霸哥就是指名校毕业的志刚了。张惠美于是转述给志刚听:不晓得是哪位女网友要约你私奔呢。她朝志刚咧咧嘴。志刚勉强挤出一点笑意,眼皮子却耷拉下去,表示对这话题不感兴趣。

难得天气如此晴朗,该有好的心情才对。两人随后不约而同地昂头看天。

天空像一块巨大的蓝色果冻,几乎没有一丝杂质,又像一个巨大的湖,清澈透明波光盈盈。志刚素来是专注之人,工作专注,看电视关注,此刻观察起天象来也是心无旁骛。他在一家美资公司当管理,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十几年下来,由木讷青年混到了半死不活的稳重中年。他的举止总是慢吞吞的,丝毫不见所谓的深圳速度。张惠美常催他快点快点。他却说,我就是喜欢慢生活。

他不急,张惠美替他急。虽说他是个部门经理,薪水也不错。可现在外企不景气,到处有公司裁员。万一轮到他了可怎么办?上有老下有小的,怎能坐吃山空?就算可以省吃俭用啃老本,但儿子刘乐乐以后怕是要与人拼爹的。当爹的已经人到中年,继续打工横竖会走下坡路,不如现在就开始学着创业。张惠美恨自己嘴笨,一直想跟可湄说说这事,请她来帮着启发一下这个不接地气的神仙。

此刻,志刚正在悠然自得地仰望蓝天,举起手机咔嚓咔嚓的拍照。正当他迷醉于镜头里的美景时,突然有一些黑点越来越近。一群鸽子叽叽喳喳进入了志刚的镜头,有一只还在他头上眷恋亲吻。志刚吓得伸手乱抓,鸽子们便扑腾着翅膀惊慌逃走。志刚满脸崩溃,扬着手掌展示着脏兮兮的鸟屎,说都是陈老师的鸽子害的,我得马上回家洗头去!张惠美连忙掏纸巾,说我帮你擦干净就行了吧。志刚急叫,不行的,不行的,要去你自己去,我反正是不去啦。说罢,趁势转身就跑。

一股火苗顿时从心底喷薄而出。张惠美冷笑道,好不容易把你这个菩萨请出来,为着这么点事就不讲信用了吗?说罢,便揪住志刚的呢大衣,说你今天不去也得去!

她的嗓门奇高,像是要找人拼命的架势。志刚惊愣住,说不就是吃顿饭吗?你何至于嘴馋到这个地步?张惠美厉声尖叫:是的,我他妈就是嘴馋了,我就稀罕吃天鹅肉了!说罢,眼泪簌簌直流,说今天如果吃不上天鹅肉,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志刚说,你他妈的发疯了?

张惠美叫道,难道我就不能疯一次吗?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志刚则使劲挣脱她的拉扯。后来竟反手一扫。只听得啪的一声,张惠美捂着脸,愣住了。待她反应过来要去追打时,哪里还追得上。他转眼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十八年了,冷战过,争吵过,出走过,但他没有动过手。今天是正月初三,原本走在赶赴天鹅宴的路上的,张惠美却被一记突如其来的耳光打懵了。她不再捂脸,而是捂着肚子,缓缓蹲下。不时有腿从旁边迈过,男腿,女腿,胖腿,瘦腿,黑腿,白腿,略作停留之后,便快速拔走。整个世界都将她撇下了。张惠美把头埋在怀里,就像一只躲避危险的胖鸵鸟。她保持那个姿势好一会儿,直到腿软脚麻,索性一屁股坐在地砖上,拿出手机给可湄发短信,说临时有事,有可能晚点到,也有可能去不成。

然后她吃力地站起,因腿脚发麻不住蹦跳着,这使她显得喜庆又滑稽,像一只快乐的女青蛙。旁人一阵窃笑。她则很快恢复常态,满脸若无其事地拐进商业街慢慢闲逛。

店铺大多数关门歇业:饭馆、书店、文具店、鞋店、服装店、手机专卖店,虽然全都贴着崭新的红对联,门口还摆着金钱橘发财树,甚至挂着气球插着彩旗。刻意装饰出来的喜庆却掩藏不住冷清。平时很热闹的商业街此刻空空如也。这个城市,更多人选择的是回老家过年或者外出旅游。间或有几对少年情侣勾肩搭背地走过,似乎增添了一点人气。也有独自走着的学生,没了书包,没了玩伴,就像蜗牛失去了背上的壳,显得那么单薄羸弱,无依无靠。

忽有一阵冷风吹来。她的眼皮有些起跳,心想左跳财右跳灾,这左右一起跳,是个啥意思?倒不是她迷信,最近实在心神不宁,唯恐有啥差错。出门怕忘关门,在家也会忘记关火。即便是这样,她还得替父子俩操心忙乎。哪怕现在脸上还火辣辣的疼,她仍是一步一回头。

心里正纠结时,有人在她肩头拍了拍。她猛地回头,却看到个披挂得像圣诞树一般的女人。经仔细辨认,竟是可湄。可湄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烤红薯,微笑着顾盼有神,原本平淡的五官突然显山露水,让人惶惑得不敢靠近。

  • 标签:中年危机白领家庭专职太太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闲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闲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邻家公益点赞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姚志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游利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若尘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梦晴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雨妆红尘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黄国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莫兰打赏了100邻家币
  • 莫兰打赏了100邻家币
  • 骚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伟彬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莫兰 共计打赏200邻家币
  • 分享到:闲云10950积分2015/06/27 08:56:26

    说下结局吧,张夏可以写写续篇,志刚出走后回家是因为房租贵没饭吃,而女主人出走回来却有可能性格或人性观念大变。我曾在2011年去了云南蒙自,深入传销组织学习三天,他们非常友好地带着我到处喝茶聚餐谈成功案例,讲提成模式国家战略项目。为了说服家人不要迷茫,我耐心听着并记录下来,听完后,我把提成模式用数学公式算出来,并画出图示,预示最开始一部分人确实可以拿到钱离开,如没有人跟进,资金链断开,传销瓦解。

    分享到:张夏2015/06/28 12:01:11

    传销绝对是个好的小说题材。如有机会,希望听你谈谈见闻。

      回复
  • 分享到:闲云10950积分2015/06/27 08:26:27

    这与其说中年危机,不如说是夫妻关系有问题。夫妻既要融合,又要各自独立。还要给平淡的生活注入惊喜,这才是和谐长久之道。离职带一个正常的孩子,本身是个错误,矛盾在她离职已经可预期。夫妻间关系是主要问题,但如果其他方面可以补充,如良好的人际,兴趣,可以分散主要矛盾。文中没有提及双方的父母背景,为啥没来带孙子,这个背景是对目前危机的充分补充,小失策。

    分享到:张夏2015/06/28 12:03:19

    原稿是提到了她为什么亲自带孩子的。后来我觉得那些会冲淡故事的主题。自己生的孩子自己带,也是正常的,而且越是问题孩子,做妈妈们的越不放心把他推给其他人来管。不是菲有必要牵涉到老人不可。

      回复
  • 分享到:我在人间51650积分2015/06/23 21:11:25

    恭喜张夏获奖,首先作品超人,其次在邻家有人气。二等奖获得者在我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二位都获二等奖。包括你们所获奖者在内,要感谢唐兴林和老亨二位作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是主要评委。遗憾的是真正的草根作者没几个人,也不奇怪,评委本来就不是草根作者。当然像蒋志武等优秀作者也未能获奖,也出人意外。有些获奖评语似乎有些牵强,是故意为之,对获奖者来说也是一种鼓励。总之,写好作品才是最重要的事。

    分享到:张夏2015/06/23 22:47:36

    谢谢关注与肯定。草根作者该怎么定义呢?我只能说,评委们看稿辛苦了,写作本来是私人的事情,有人肯这么鼓励我,应该感谢。每一个真诚的读者,都是值得作者尊敬的。

      回复
  • 分享到:陈彻8420积分2015/03/16 23:59:34

    春节后百事缠身,才抽出空来邻家瞧一眼,就看到了这篇令人眼前一亮的小说。张夏又拿起的是她擅长的题材:中年危机。天鹅本是高贵不俗的鸟,就像每个20岁的女孩子内心对自己的期许,但人到中年却不得不沦落到一个酒楼的肮脏后厨,被掐着脖子宰杀,做成一盆菜。这是人生残酷的真相,而且残酷不止于此,还有其他更不堪收拾的一地狼藉。小说如庖丁解牛般分开主人公的所有烦恼,最后剩下一具看了令人胆战心惊的骨架,刀法实在狠辣!

    分享到:张夏2015/03/17 08:51:24

    谢谢解读。这个小说,尚有不周到之处,还需修改。

      回复
  • 分享到:白木19350积分2015/03/16 15:48:46

    夏姐姐的《天鹅宴》文笔老辣,看完深感自己的肤浅,所以迟迟不敢提笔置评。全文从始至终贯穿着很深的压抑感,文中说志刚【由木讷青年混到了半死不活的稳重中年】女主【不敢冲撞儿子,却敢对志刚发威】儿子玩游戏【已经连续四个小时没有抬过头】短短数句,一个家庭的人物形象便跃然于纸上。其实她们这一家子算得上是中产阶级,人到中年激情消退了,一切都开始趋于平淡时,他们没有适应那种平淡。好莱坞有这种类型片,叫中年危机

    分享到:张夏2015/03/16 16:29:10

    谢谢白木的解读。

      回复
  • 分享到:刘菡萏8010积分2015/03/16 15:21:09

    外表美丽骄傲的天鹅,不过是关在笼中的食客们的下酒菜而已。这天鹅,象征了类似于张惠美与可湄这样的太多外表光鲜,实质内里千疮百孔的城市中产阶级女性的生活。张夏把中年女人的困局揭示得淋漓尽致。看了这小说,我有些庆幸我没有早早结婚,至少曾经自由自在快活过,不过,也是时候体验这一地鸡毛的家庭生活了,毕竟,像陈老师那样孤独终老也没意思。不过,我咋觉得怎么活都有劲呢,怎么过都过得有滋有味呢!

    分享到:张夏2015/03/16 15:30:58

    什么生活都该体验一下,不用担心婚姻郁闷。强者恒强。

    分享到:白木2015/03/16 23:59:46

    强者恒强

    分享到:张夏2015/03/17 08:50:25

    是的,强大的人,该是能够把每一种人生都能经营得出色。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69
  • 10247
  • 54
  • 988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吴春丽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