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评委朱正安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2018/9/24 13:06:32|阅读8900次|作者:秘书处

《索居深圳》 海舒

这分明弹奏的是一首首柔情慢板的钢琴曲,如此绵延一点点渗透,入了骨髓撩拔到最深处的那根心弦,尽管孤独却始终心怀浪漫,铁汉也有如斯柔情。诗人海舒虽索居深圳大鹏渔村,然同时索居的是他自己孤独灵魂的一隅,时时悠游思想的疆域,张开遐想的诗意翅膀,从现实的高处飞翔俯视,生活的一事一物总关情,无不牵动他细腻敏感的诗心,在不断观照中敞开心襟,真诚地拥抱落寞仍不失美好的生活。海舒的诗,意象缤纷,内蕴哲思,唯美婉约。


《梧桐山上》  孙剑

几个没有边防证的热血青年,一起越过梧桐山进入深圳特区,他们共过患难,最终在残酷生存中,各自奋斗,不同生存方式获得不同人生际遇。面对金钱名利的诱惑,对爱情事业的追求和渴望,马川也是一路走钢丝过来,渐渐脱离纯良本性,沦落成唯利是图的商人,人到中年才颇有感悟,却是代价太沉重。梧桐山既是鹏城第一高地,似乎也象征了人生追求的目标高地,从中看到发生在身边大数来特区拼搏的身影。


《大隐隐于市》  张夏

我觉得不过是借了大芬村这个壳,写的依然是无数深圳拼搏创业者的甜酸苦辣,理想和现实似乎永相背驰。理想主义者九米,在诗和远方处最终撞了南墙。善良好强的陈红果和崔大神在事业生活中屡次相携度过难关,并产生深厚情谊。张夏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活色生香,看得出对大芬村的产业有过实地考察,可谓用心良苦。叙述干脆利落,人物传神,诙谐的语言无不透着现实的千疮百孔,生活是一场永无止静地修行,身居物欲都市何尝不是大隐隐于市。


《这一年,药很苦》  郭金牛

生活是一场打怪兽的游戏,你死我活的杀戮层层闯关升级,沉浸于游戏的魔幻世界里,现实无法逃离,始终要面对。“我”日复一日穿梭在游戏和现实中,摸到生活的痛处却无力改变,明知生活的药很苦,再苦也要喝下去,默默承受方有活下去的勇气。女友紫微妥协于现实生存通过婚姻获得逃离,而他的工友蓝刚同样通过沉迷网络虚拟世界,却最终选择了彻底的解脱。满纸血泪,人生何尝不是这象征意味的苦药,是走向毁灭还是重生,唯有默默吞咽。


《至尊浴缸》  李我

这是个带有荒诞意味的小说,作者工作不安稳并频频搬家,他不惜代价在逼仄的生存空间,安置一个庞大浴缸,实在无处安放,他竟然亲自护送回老家存放。仿佛在在“至尊”牌的浴缸里面泡一泡,就让他得到了“至尊”的精神满足。浴缸是隐喻他追求理想生活的符号,满足内心在现实生活中达不到的需求,最后可笑的是浴缸被他母亲临时当了杀猪盆,在生活的实用主义面前这就是一件累赘品,他“把路上的风尘统统洗掉”似乎又能面对现实了。


《我之急需,怎能辜负》  聂小雨

一段平常的打工生涯因一份相知投契的情谊,而变得温暖如春,成为作者人生之旅的美好回忆。小雨的文字向来有着一份云淡风轻般的随性洒脱,叙述不急不缓,行文流水刻画细致入微,转承启合间皆能顾盼生辉,冷静地笔调传递出一种对职业生存既漠然理性又柔软情丝的心境,不激越却也透着脉脉温情。切中要害地表述了职业之生存法则,浮光表面的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生活无处不修行,小雨为人为文的利落坦荡,无不透出世事洞明的智慧。


《较量》  乘风无痕

可见作者非常了解“中国制造”这个世界工厂的艰难发展,两个同行由最初的合作到成为反目成仇的竞争对手,一次次正面背面的交锋较量,拉开了加工行业残酷竞争的重重内幕。是的,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一部惊心动魄尔虞我诈的商战血汗史,作者娓娓道来。人物塑造得丰满有戏,叙述浓墨重彩,节奏如密密锣鼓,情节跌宕起伏故事性强。深圳特区火热的世界工厂就是这样建成的,都离不开这类深商代表作出的贡献,非常具有典型性。


《深圳非遗古迹诗》  张伟彬

何谓文化自信,一个民族让人骄傲值得讴歌的产物,就是这带有标志性宝贵的文化遗产。作者落笔深圳非遗的八个点,越过千年古今的沧桑,串起一颗颗历史文明的珍珠,看到的仍然是今天发展中的深圳。诗人可谓深爱了这片土地。诗人取材和视角别有新意,只是轮廓雏形过于直白浅显,仍有精雕细琢的余地,好在真情流露,以情动人。


《深圳诗章》  李晃

一入眼,即被这句“左脚还是渺渺南海/右脚已到洞庭湖”绵绵思乡之情打动。诗人笔底千壶酒,字字句句斟满樽,可“独饮南山”,九月九日可呼李白,在字里行间穿梭深圳的角角落落,在生活诗意的疆场挥斥方遒,写下对这个城市的爱与哀愁,与她虚度时光。诗人这组诗写得洋洋洒洒,大处恣意汪洋,小处波光流动,真情激情豪情,可谓情真意切。


《小家庭》  欧阳静茹

一个小家庭又何尝不是一个大时代的缩影。有着文学梦想的作家胡一归,在家庭亲情、爱情与婚姻、理想与名利交织的生存中,饱受碾压,生活的波折峰峦叠起,常常抖落一地鸡毛令他无法收拾。在生存尊严和无奈现实之间,面对虚名浮利有过短暂的妥协,纠结的取舍,仍不失善良本性,终究回归心灵的原色。塑造的孟游别有深意,实则是隐喻胡一归理想主义的另一面。擅长创作长篇的静茹技艺娴熟,描述如密细针脚,人物花团锦绣,结构层次分明。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