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评委张尔提名作品(排名不分先后)

发布人:秘书处  发布时间:2017/9/4 15:51:05  点击:11864

《曾经爱过我的(组诗)》 李双鱼

李双鱼的写作具备一种了高度凝练的诗歌本质,无论是遣词造句的功力,还是对历史、文化与当下题材的精妙贯穿,均是诗人充分驾驭诗歌写作技艺的有力体现。作为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现实的冲突与人世的虚无,在笔下化为文字的火山,既是理想的傲骨,也是沉重的肉身。相之诗人过去的短制,该组诗歌变得开阔舒展,又不失稳重与节制。


《我有一个岛》 王顺健

与其说该文为非虚构作品或接近一种自传体的小说,不妨先理解作者的真实身份背景——一个诗人、作家、艺术工作者、曾经的警察、如今客居异国的游子,他通过对往事流水般的追忆,将生活日常的琐碎场景与人本的诗性反复切换,看似令人眼花缭乱,难究其里,实则是在尝试着一种深入现实内部的跨文体写作。这既是尝试,也是才能的一种体现,艺术原本就是个万花筒。


《姐姐》 佛花

好的小说先从满足语言开始。作者文字练达从容,笔锋老辣劲道,对气息与节奏的控制恰如其分,刻画人物的外在与内心亦锐利精准,有写出上乘作品的潜在能力与提升空间,值得鼓励与期许。


《不归》 卫鸦

老手的成熟之作,作者深谙小说的结构设计与叙事安排,处理情节与冲突娴熟老练,对现实生活洞见深刻。


《爱与理性》 萧相风

诗歌不是风花雪月,不是唯美动情。好的诗人懂得真正高明的诗歌应当如何去除文学化,懂得如何运用既日常又陌生的语言和方法通向诗歌的精神内在。反之,小清新与华丽的辞藻所堆砌而成的庸常之作,难登文学的塔尖。真正的好诗才是那塔尖之作。


《孤独症》无香

本文以极为冷静与克制的语言和气息,探讨人性的悲悯与现实的疼痛,作者擅长刻画琐碎的日常场景,藉此营造人物内心微妙的情感变化。孤独何尝不是时代集体的命运,面对世界整体的宿命乃至无常,失语不再仅是个体的显性与表征。小说的文字葆有了诗性的空灵,时而金句迭出,除去一些刻意停顿所强求的节奏效果略显生硬或多余外,整体语言可圈可点。


《在龙塘》余不醒

本文将故事玄机暗藏于日常细节,看似铺设平淡无奇,实则叙述老沉有加,笔锋稳健扎实,符合一个优质短篇的精妙布局,直至通读全篇,结局已尽,仍山水不显,声色不露,技艺与功力足见一斑。


《红磷焰火》陈再见

本篇结构设计奇崛,情节张弛有度,故事看似平淡庸常,实则充满暗示。


《天堂不在别处》张亚丽

文风老辣,做派劲朗,诗性与哲理之机关遍布通篇,黑暗与光明仅在一线与一念之间。


《去暮色里》无影

作者笔触细腻入微,洞见深刻而冷静,从容有度,不疾不徐,直逼生活当下,文风既引人入胜,亦发人深省。


《湾厦旧村:2万个深圳活法》萧相风

通过深入观察与体验还原现实的鲜活图景,需要足够的耐力与深刻的情怀方能为之,当资鼓励。作者驾驭诗歌写作与文学批评的能力也很突出,但他选择了非虚构,这既是冒险,也是“野心”。


《在等信的日子里》koko

朴实的文字与情感娓娓勾勒出集体的记忆与隐痛,既是美好的往昔,也是焦灼的当下。


《在中国的大地上》骚风

诗歌深入生活,直面当下,作者深悉疼痛不止于个体的生命。


《还泪》李双鱼

凝练雅致的文字,温润质朴的气息,收放自如的情感,仿佛从大自然中随时掉落的松针,嵌入生活迷人的细节。


《从深圳,取出栗》小刀

诗歌如果不能带来创造性的意外,以内在的功力与劲道给人留下惊奇,则必然是缺憾与不满。惊喜于能读到这样的诗作,既是眼前一亮,又有意犹未尽。五星推荐。


《《给张小夏》等十五个》刘郎

诗人从日常的细微着手与构成一首首充盈着想象与空间并行流动的诗歌,以此践行万物皆是诗的起点,惟依赖于用心发现和捕捉。这些诗看似简单随性,实则在空灵中焕发着哲思妙想。


《秘境:关于一座城市的断想笔记》赵目珍

秘而不宣,入幽致远。这首分节之作体现了诗人写作的野心,理性而克制。


《迷雾》江飞泉

奥登曾说,过去式的现实发生,或多或少会在其诗歌中有所隐喻与体现,对于诗本身而言,某种程度上是对诗人提出了极高的要求,事实上的确并非一件简单的事。面对迷雾一般的现实,面对虚无与迷茫,诗人在高度节制的叙述与抒情中,驾驭着诗歌独特的气息与节奏,这既实现了艾略特所要求的诗歌应该晦涩的美学倾向,又遵从了作者内心对矛盾冲突的介入与呈现,使诗努力接近米沃什所言的成为一种见证。很庆幸在提名尾声,没有错过这组作品。


《补爷》段作文

故事鲜活,语言细腻,结构精巧,功夫在文外。


《社区公敌》张夏

当日常熟知的生活场景与矛盾冲突,一如真实般进入文学的叙事,故事和语言便充满可感的温度与活力。

  • 评委张尔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