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福田区“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

发布人:秘书处  发布时间:2017/10/24 14:41:02  点击:6557


一、 评奖说明

大赛按照公平、公正、透明的原则来评奖。评奖分三个阶段,海选、提名和终评,层层筛选,优中选优。为体现评选的权威性和专业性,大赛特别聘请邓一光、杨争光、南翔、孟繁华、杨庆祥为终评委,从决赛入围作品中,评选出福田区总共11篇获奖作品(年度大奖,即“睦邻文学大奖”作品1篇;年度十佳,即“睦邻文学奖”作品10篇)。

所有参赛作品经工作人员海选,在海选入围作品的基础上,以“评委提名季”的形式,进行提名工作。今年提名评委一共15位:胡野秋、秦锦屏、王国华、费新乾、唐兴林、唐小林、朱正安、范明、郭建勋、王元涛、张军、张尔、朱铁军、曾嵘、欧阳德彬。每人独立推选20篇,彼此可重复提名,一共推选出111篇决赛入围作品。

所有决赛入围作品均呈送5位终评委,以免有遗珠之憾。终评委注重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注重作品的“植根性”,所选作品比较接地气,能很好地结合深圳本地及社区,体现大赛“为社区立传,为民生著史”的主旨。兼顾题材、主题、风格的多样化。各终评委独立推选1篇年度大奖作品和10篇年度十佳作品,最后汇总统计。

年度大奖作品不评分,实行计票制,一位终审评委一票。年度十佳作品按三个等级打分:特优秀3分,很优秀2分,较优秀1分。终评委需写上每篇获奖作品的评语。

如年度大奖作品无法获得压倒性票数,出现平票的情况,计算其所有终评分;如终评分打平,计算其评委提名票;如评委提名票打平,计算其邻家币数量。落选的年度大奖作品,自动划入年度十佳作品之列。其它年度十佳作品按终评分统计,由高到低,足额产生。今年深圳市和福田区同时评奖,按照“先市后区”的评奖规则,终评第1名为市级年度大奖,第2名为区级年度大奖(须为福田区参赛作品)。依次类推,第3至12名为市级年度十佳,第13至22名为区级年度十佳(须为福田区参赛作品)。落选的优秀决赛入围作品,大赛组委会将向各区推荐奖励。

(大赛组委会保留最终解释权)


二、 获奖作品名单

2017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获奖作品名单

(注:社区为文章内容涉及到的社区,而不是作者的住址属地。)


三、获奖作品评语


2017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年度大奖

张夏《社区公敌

获奖评语:以线性结构讲述一个疑似闹剧的社区维权故事,展示个人与群体、融入与逃离、公民与市民等主题的戏剧化冲突,塑造出一组活脱的类型人物,让故事在线性讲述上瓜连蔓引、果熟蒂落。


2017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年度十佳

陈卫华《隆胸

获奖评语:涉笔日常生活的危机,女性作为被凝视的对象,如何被男权社会“物化”。在看似平常的“观看”关系中,揭露出社会的畸形和病变。小说的最后,女性拒绝了“隆胸”,似乎获得了主体性,但其实前路漫漫。


无影《去暮色里

获奖评语:对一个努力从底层社会泅渡到中产阶层的女人的心理,描摹细致到令人吃惊的程度,使原本简单常见的故事,有了细腻极致的纹理和繁茂的生命力。于细节处进入深度,已成为作者独特的标签和文风。


叶京京《我的门外有一片好大的湖

获奖评语:小说遍布隐喻和机关,无论是时间之海,还是博尔赫斯、温子涛、“我”,以及贯穿始终的大湖等。语言中隐约有王小波的气息,看似掉书袋式的叙述元素,其实别有用意。


艾容《关系

获奖评语:以原生家庭为切入口,“关系”枝蔓交错且条理清晰,讲述了一个看似复杂却表浅意深的故事。牵扯到两个家庭的两代人,从明暗两条线来推进,揭示表象下的残酷真相,显示了作者驾驭故事的高超能力。


憩园《这就是词语(外9首)

获奖评语:这组诗来自最普通的日常,但诗人没有被日常淹没,他顺着日子在漂流,时不时逆游几下,这样的诗歌读来有轻微的痛感。在诗歌的写作中,始终有一种精神性的形象,引领着诗人趋向于神秘。


贝小金《一瓶水让我留在了深圳

获奖评语:一瓶过期矿泉水为媒,勾起人与城的不解之缘。纯写实的刻画真实而感人,善恶是非相互转化,耐人揣摩。这瓶过期矿泉水,既是带来病痛的恶因,也是自我救赎、救赎他人以及命运无常的隐喻。


姚志勇《失魂夜

获奖评语:类似于一个独幕剧,农民工杨成才在欲望和情感之间挣扎,个人的苦闷不仅仅是生理性的,同时也是社会性的。小说的起承转合干脆利落,故事推进符合逻辑。


黄春燕《众筹

获奖评语:作者在叙述家族纠葛的故事中,不做隐形的道德讲师,对每个人的行为与选择,都给出充足的理由,即使可恨,也自有其道理,于是冲突才具有悲剧性,那种命运的沧桑感凸显出来了。


陈尘《溯洄

获奖评语:“溯洄”的意象,贯穿小说始终。一个叫婉兮的姑娘,仿佛从诗经中走出,纯真又善良,却不得不面对生活的窘迫、搬家的烦扰,以及亲情的背离与回归。生活对于她来说,如逆流而上,“道阻且长”。


薛丽娜《卷柏

获奖评语:字里行间有种华丽的忧伤,就像被撕裂的丝绸。女主人的蜕变和重生,应合了“卷柏”这种可还魂复生的蕨类植物的命名隐喻。故事脉络并不复杂,但是原本很轻的构架,却写得质感、韵味兼备。


  • 第四届
  • 福田区
  • 睦邻文学奖
  • 获奖
  • 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