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黄元罗
    黄元罗 评> 电话里的母亲2017/10/12 08:56:09

    在邻家,除了“520微咖大赛”和“睦邻文学奖”外,还有一个版块叫“华文擂台”,在这里,也会出现些比赛,如正在进行中的“‘正夫杯’之我家的故事”;在这里,也会产生些佳作,如《电话里的母亲》,该篇文章直指当下“空巢老人”这一改革所带来的阵痛。读罢颇能让人潸然泪下、产生共鸣并陷入沉思。

  • 寒塘听雨

    感恩、孝敬亲人,不一定要做得轰轰烈烈,而要落实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常说父母恩最难回报。愿我能以当年爸爸妈妈对待小时候的我们那样,耐心、温柔地对待我将渐渐老去的父母,体谅他们,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以感恩之心孝顺父母!哪怕只为父母换洗衣服,为父母喂饭送汤,按摩酸痛的腰背,握着父母的手,扶着他们一步一步地慢慢散步.让我们的父母幸福快乐地度过一生。让感恩之心驻在你我心中,就让孝敬美德弘扬下去。

  • 吴春丽
    吴春丽 评> 电话里的母亲2017/10/07 09:53:08

    湖南老家,那个由几十栋古铜色的木质结构吊脚楼簇拥着的古朴山寨里,住着作者已经年过八十、几乎完全丧失了听力的母亲。是妻子的一番“苦口婆心”,让作者给母亲买了一部老人机——母亲长年一人在家,总得有一个途径来排解她心里的孤独寂寞吧?能经常在电话里跟自己的儿孙们说说话,这对老人家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心灵的慰藉。当桐木寨的春仙婆走了,她因此感到焦虑。电话里的母亲,虽然彼此在沟通上不太顺畅,但心灵上连接了守望。

  • 吴春丽
    吴春丽 评> 父亲,这是我的孝顺吗2017/09/06 10:19:59

    读到这篇文章,我的心是疼的!年过半百的父亲突如其来地生了一场大病,“我”即刻从深圳奔赴老家。他侧躺在病床上,手上扎着吊水,一脸憔悴。花甲之年的父亲本应是享福的时候,却因为一场病痛而住院,也让平时可能少见面的父子有了面对面的交流——他唠叨什么,“我”都微笑且专注地听着,偶尔也进一步发问。“我”突然意识到,当没什么东西能给他的时候,倾听,也是一种莫大的孝顺!孝顺,在细微之处,给他洗头、泡脚、剪指甲……

  • 昆阳森林
    昆阳森林 评> 卷柏2017/09/04 22:41:34

    生活是复杂的,人也是复杂的,但无论怎样复杂,不能失去基本的道德水准。因为金钱而结合的两个人,如果一方因为有金钱撑腰而自大,霸气,目空一切,另一方因为缺少金钱,而自卑,惶恐,匍匐于地。这样的两个人,不是夫妻,而是主子和奴仆的关系。缺乏感情维系的夫妻绝不可能长久。由于现实的原因,卷柏走得很艰辛,但还是冲破了和瓦解了其母亲给其设计的情感,走自己的路,谈自己的爱,也算有些微的暖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