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巢女人
    已婚家庭妇女独守空房,如何应对空虚寂寞冷与异乡漂泊的辛酸……
  • [30] [1]

一、丈夫走了

丈夫跳上公共汽车,脑袋伸出车窗,对着闻清摆了摆手。站在路边的闻清也伸出右手拼命地摇摆,眼泪却悄悄地滑了下来。

丈夫这一去又不知几时才能回来?闻清的心情跌落低谷。看着载着丈夫的公共汽车渐行渐远直至没了踪影,闻清这才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家。两个儿子还正在熟睡,睡梦中的小儿子突然笑了一下,看着那张可爱的脸蛋,闻清深呼了一口气,苦笑了一下。

丈夫的火车票是上午九点半的,他得去广州火车站坐火车,所以一大早起来先赶到广州去。天还蒙蒙亮,做早餐早了点,倒回去睡吧也睡不了多久,闻清索性搬了张凳子坐在阳台上。楼下,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卖衣服的,卖鱼的,卖菜的、卖豆腐的、卖小吃的小贩们在那里吆喝着,匆匆起来买早餐的人,赶着去晨练的人,睡不着而早早醒来买菜的老人不停穿梭着……

闻清有点恍惚,傻傻地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本来丈夫说好这次回来呆一个月的,可是只呆了十天,他姐夫一个电话,就把他召走了。在这十天里,夫妻俩相敬如宾,抢着做家务,连去买个菜也是两个人一起去的,晚上,一家四口手牵手到公园去散步,这才是真正的日子呀。夜里,丈夫晚晚都要和闻清亲热。闻清总是早早给儿子洗好澡,带他们上床,哄他们快点睡觉。小儿子一直是跟着闻清睡的,闻清只好等他睡熟了把他偷偷抱到大儿子房间去,等和丈夫温存完了再把儿子抱回来。现在的孩子都很聪明,有时他会装睡的。小儿子上幼儿园了,闻清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和丈夫亲热,这样对孩子不好。不是有句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刚满三十岁的闻清大部份时间都得独守空房,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寂寞。丈夫这一回来,激发了闻清一直压抑的细胞。有时睡到半夜突然醒了,也不管小儿子还在旁边睡着,闻清又缠着丈夫再温存一番,当然是尽量轻手轻脚的,免得把儿子弄醒。

都说“小别胜新婚”,丈夫这一别就是大半年。这突然一回来,那还真是如新婚般甜蜜,不,比新婚时还甜蜜。新婚那时闻清还啥都不懂,那时的闻清像青涩的苹果,而此时的闻清如熟透的苹果,让丈夫如痴如醉。

可是,这甜蜜的时光一晃而过,丈夫便又要离自己而去了。有丈夫的家才像家,只有自己和儿子们过的日子,总是缺少点什么。回忆起这几天和丈夫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闻清偷偷地笑了,心情轻松了些许。

六点五十分,闻清先把小儿子叫醒,自己跑去厨房热牛奶和把肉包子蒸热。大儿子在闻清叫了十几遍后,不情愿地开始慢吞吞穿衣服。闻清把弄好的早餐放到餐桌上,走入房间帮小儿子穿衣服。小家伙还眯着眼睛没睡醒的样子,闻清帮他穿上衣的时候,他用手使劲搓着眼睛里的眼屎。

“爸爸呢,我要爸爸给我穿衣服。”儿子嘟着嘴说。

也许是闻清弄疼了他的胳膊,儿子很不合作,嚷嚷着要爸爸。

“你爸爸走了。”闻清没好气地说。

“呜呜呜…….我要爸爸。”儿子张嘴大哭。

“哭什么哭?赶紧把衣服穿好!一会该迟到了。”闻清粗暴地扯着儿子的脚帮他穿裤子。儿子却把两只腿乱蹬,闻清气得用手打了一下他的屁股,儿子更是“哇哇”大哭。闻清对着儿子连吼带骂,到后来又柔声哄着儿子,软硬兼施,好不容易这才把儿子的衣服穿好。

冲到卫生间打开热水器,帮儿子把洗脸水接好,牙膏挤好放在儿子粉色的小塑料杯上,嘴里喊着让儿子赶紧过来。小子进来站在马桶边尿尿,闻清这才出去。刚走到饭厅,看见大儿子把早餐吃了一桌子都是,正要张口骂他,也许是杯中的牛奶太热了,儿子手中的玻璃杯突然掉落在地,“呯”地一声,牛奶撒了一地,琉璃渣满地飞。闻清气得上前就是一记耳光,大儿子也被打得“哇哇”哭了起来。

闻清“蹬蹬蹬”跑去阳台拿抹布和扫把,匆匆收拾着地下的残局。打扫完后,看见小儿子还在卫生间里玩着洗脸盆上的水,牙膏还纹丝不动地放在那里,闻清叹了口气,赶紧帮儿子刷牙,三下两除二帮他洗好脸,

小儿子吃东西特别慢,眼看时间到了,闻清逼着小儿子喝了两口牛奶,从桌上抓了个肉包子放到小儿子手上,吩咐大儿子赶紧把书包背好准备出门。从楼道里推出电动车,把两个书包放到前面的车篮上,把小儿子抱上车,再让大儿子坐上来。闻清发动车子,车子“突突突”地行驶在小巷里。

小儿子读的是民办幼儿园,那些公立的幼儿园实在太难进了。闻清先把小儿子放到幼儿园,看着手上还拿着包子的儿子走进了幼儿园,跟他挥了挥手再见。闻清又马不停蹄载着大儿子向较远的小学驶去,大儿子读的同样是民办学校,民办学校的老师总换来换去的,孩子难适应也让闻清头疼,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在外打工的人,子女不基本都是这样么?送完儿子,回到小区附近的超市买菜,闻清一直紧张的心才开始稍为放松。每天的早上,弄这两个小家伙起床、吃饭、上学,时间总是很紧,让闻清觉得像打仗似的。

把菜放回家里,闻清打电话约上好朋友李芬(大儿子同学的妈妈)去附近的工厂拿货,李芬家离闻清家很近,只隔着一条马路。虽然照顾两个孩子挺辛苦,但自小儿子上幼儿园后,闻清又觉得自己的生活单调、闲散了些,于是约上李芬做手工活,两人一拍即合。李芬也是有两个儿子,跟闻清一样大儿子读二年级,小儿子刚上幼儿园。两个人是因接送孩子认识的,慢慢发现两人脾气、性格都很投合,不久便成为了好朋友。

这次两个人做的是贴双面胶的手工活,在一张很大的硬纸板上,要贴十几道双面胶,看似简单,其实要很细心才行,那些要贴双面胶的地方都得按样版贴,位置要贴准确,太短了不行太长了也不行,一只手按着双面胶,另一只拿着介刀,手起刀落,干净利落才能贴好。利用空余时间做这种手工活,一月下来能赚两千五百多块钱,比起原来做耳机线多赚不少钱。上次和李芬一起做手机线,是在附近私人老板那领的活,就是把两根线分别穿过耳机孔,然后打个结,做好后再把整条手机线缠绕好,做一根线是七分钱,一天下来累死累活的,最多只能做二十多块钱。相比这下,这次贴双面胶的手工活,让闻清和李芬做得有滋有味的,虽然有时稍不小心,会把手指弄破,但是一天八十多块钱的工钱,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丈夫并不太赞成闻清做手工活,他怕妻子太累。丈夫现远在湖北上班,他的姐夫是小房地产商,丈夫在工地帮姐夫看管工地,一个月工资八千多。这工作不算苦,但是挺累的,长年累月得呆在工地上,而且还得全国各地到处走,哪里有工程就去哪。丈夫是个很节省的人,他每月给自己留一千块钱,其余七千块钱都准时打到闻清的卡里。闻清现在是租房子住,一个月房租一千多,家里伙食费三千多,一个月下来也能存上些钱。闻清最大的梦想便是在深圳买上一套房子,有了自己的房子,才会有真正家的感觉。可现在深圳的房价太高,新楼盘动不动就两万多一平方,那些二手房也要一万多一平方,看来只能买那些没房产证的集资或农民房了。六十多平米两房的房子约为二十几万,闻清希望能早点攒够钱买上这种房子也好。不过有两个儿子,最好还是买三房的,三房的话至少也得三十几万吧。闻清不知道等自己攒够钱时房子是不是又涨价了?

闻清初中毕业后便出深圳打工,那是一九九七年,至今也有十五个年头了。没结婚的时候,工资大部份都寄给了老家的父母,自己根本没存钱。2000年和丈夫结婚后,那四年和丈夫一起打工,工资并不高,但是也存了一些钱。后来随着两个儿子相继出生,闻清便没再上班了,他们也从市内搬到宝安居住。小儿子出生后,丈夫开始跟着姐夫干活。一家人省吃俭用的,加上原来的积蓄,现在存折上终于有了十五万块钱左右,可现在房价涨得像坐了直升机似的,这点钱拿来买房还远远不够。

做手工让闻清忙碌不已,除了做家务、做饭、接送孩子,其余的时间几乎都在做手工。说不累是假的,每天照顾那两个调皮捣蛋的儿子就够操心忙碌的了,这下根本没有一点闲的时候。晚上一躺到床上,一会便呼呼大睡,有时儿子还没睡着,闻清倒先睡着了。

经常有人问闻清,你放心你丈夫一个人在外地呀?你不怕他在外面乱来呀?闻清总是一笑了之,她说如果丈夫真有外心,就是绑在自己身边不也一样会去偷腥么?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闻清有时也会胡思乱想。丈夫正值青壮年,他有生理需要和渴求,也许有时真的会抵挡不住诱惑。闻清也曾问过丈夫,丈夫说他都是自己“解决”的。不管丈夫说的是真是假,反正目前为止还没听到有关他的风言风语,闻清便把心放在肚子里,相信丈夫对自己的忠诚。

 

二、儿子得了手足口病

上午,闻清收到学校的一条短信,说是小班有个小朋友得了手足口病,提醒家长要让孩子注意卫生,少带孩子去人员密集的地方。手足口病?前两年听说附近有不少幼儿园或学校有孩子得此病,一时搞得人心惶惶。那些听闻同班有孩子得手足口病的家长,有些甚至干脆不让孩子去上学,生怕自己的孩子一不小心便被传染上。一时各幼儿园也是如临大敌,每天定期消毒,早上的晨检也是特别严格,每个小朋友都要检查手和张大嘴巴让校医检查,检查合格的才可以入园。只要是嘴巴里稍有些小泡或溃烂的,甚至只是口腔壁看上去很红,一律不得入园上课,不管你是上火也好口腔溃疡也好,都得等症状消失了才能上学。那时大儿子正在幼儿园上大班,有好几次只是因为上火,便得接回家里,让闻清烦不胜烦。因为手足口病医治不及时的话,有些甚至会丧失生命,所以大家都对这个病很抵触也很惊慌。前段时间缓一些了,怎么现在又有人得病了呢?短信中没有具体说是哪一个班,闻清难免有点忧心,万一跟儿子同班,岂不很容易被传染上?

突然有孩子得手足口病,幼儿园又开始了以前的种种防范措施,还没走近幼儿园,远远便能闻到刺鼻的消毒水味。校医穿着白大卦,戴着严严实实的口罩,一脸严肃检查着一个又一个孩子的手和口腔。每次送儿子去幼儿园,闻清的心都是一直提着的,每天早上见他检查完后蹦蹦跳跳跑进幼儿园,闻清的心这才稍为放松。儿子平平安安度过了一个星期。

这种暂时的放松在一天上午的十一点多被打破了。闻清正在做着手工,电话响了,一看好像是幼儿园的电话,闻清赶紧停下活接电话。电话是幼儿园的校医打来的,她说儿子的嘴巴里长了些泡泡,口腔壁硬硬的,儿子吃午餐的时候嚷着嘴巴疼,班主任赶紧把他送到校医室。校医很严肃地对闻清说,这种症状有点像手足口病,让闻清必须马上带孩子去医院检查,然后向学校汇报检查情况。闻清的心一沉,丢下手上的活,骑着车赶紧往幼儿园跑。接到儿子,闻清看了一下他的口腔,果然有些小点点,但是他的手上和脚上没发现有小水泡。已近中午,闻清先带儿子回家吃饭,等下午两点多医生上班时再去医院。闻清在想是不是昨天给儿子烙的葱油饼吃了上火呢?吃饭的时候,儿子果然又嚷着口腔壁疼痛,他说:“妈妈,我嘴里像是有硬硬的石头一样。”

  • 标签:深圳留守女人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谢梵境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罗松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6/19 12:57:33

    叙事流畅,文笔细腻,文本也比较干净。比较出彩的第三节,做钟点工遇到刁悍的女雇主,把老太太的蛮不讲理、挑剔、嚣张的小市民嘴脸,以及钟点工的隐忍、无奈,刻画得活灵活现。至于后面的帅哥出场,虽然也写得比较生动,还是有点落入俗套了。特别是结尾,安排得有点刻意,也太匆促。但瑕不掩瑜,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分享到:十十2013/06/20 14:08:07

    非常感谢谢费老师的精彩点评!我会好好努力的:)

      回复
  • 分享到:罗松生2450积分2013/06/19 06:51:49

    带点苦涩,带点无奈,把握得有分寸,叙述得也流畅。

    分享到:十十2013/06/20 14:04:41

    感谢鼓励:)

      回复
  • 分享到:谢梵境3780积分2013/06/13 17:00:47

    细腻。已婚妇女独守空房,照家看孩子,空虚寂寞冷与辛酸都写得很细致。建议作者换个标题好些。一家子都在深圳,算不上留守吧?

    分享到:十十2013/06/13 22:33:36

    呵,在深圳的留守女人。嗯,也许换个题目会更好。

    分享到:邻家老右2013/06/15 15:17:57

    空巢女人

    分享到:十十2013/06/16 13:09:18

    嗯,这个题目更贴切!谢谢~ 可是,可以改题目吗?

      回复
  • 分享到:道长34860积分2013/09/16 11:03:03

    十十文笔真妙!妙笔生花啊!费老师已评完,我只能滴两滴口水了!佩服!

      回复
  • 分享到:风铃草350积分2013/08/15 10:39:51

    写出了在异乡漂泊无根的,无自我职业,无自己兴趣爱好的家庭妇女,为了丈夫,为了孩子,为了家庭,生活的无柰!

    分享到:十十2013/08/21 16:37:29

    感谢你把我每一篇文章都那么认真、仔细地看~

      回复
  • 分享到:春华秋月4370积分2013/07/12 10:26:46

    整篇文章流畅通透,不累赘不啰嗦,结局也是合情合理,赞!!

    分享到:十十2013/07/20 06:17:05

    谢谢你的肯定和鼓励:)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55
  • 55600
  • 15
  • 67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