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城
  • 点击:7800评论:162015/08/31 21:03
  • 收藏


老痴去了乡下。确切地说,老痴做了一个庄园的主人。

篱笆墙上爬着丝瓜和瓠子的藤蔓,它们开着黄色的花朵。推开木栅栏门,一片十亩大的地种植了小麦,包菜、大蒜和葱种在地的边缘,香气馥郁的,是一畦芫荽,那里有一条水渠,便于灌溉。老痴不喜欢猫,所以养了一只板凳狗。

四眼是老痴收留的一条流浪狗,通体黑毛,唯眼眶上两点白。四眼和板凳和不来。板凳喜欢卧老痴的木椅,四眼看不惯,赶它下来。板凳拿白眼瞪四眼。四眼失踪那天,老痴正在屋里劈柴,门外呜呜一声,便没了声息,老痴以为四眼和板凳打架,其实板凳就蹲在火炉房。老痴提着斧子在栅栏门外张望,四眼没了。

老痴发誓不再吃狗肉。老痴发誓见了偷狗贼用斧子劈他狗日的头。后来,老痴用斧子挑了村长的脚筋。

老痴去了一趟仙湖的泓法寺,在他出城之前。那时,105岁的本焕长老已圆寂。老痴立在空灵的大殿内,罄音悠长,像来自来千年的佛国,又传至万里云端。飞檐上立着一只鸽子,其实是两只,或者三只罢,它们肃穆的眼神,像深邃的老井。廊檐下的风铃响了,佛说:放下。

老痴打开合十的手,走出山门。喧嚣便汹涌而来。

穿城而过。老痴的车有些破旧,刹车灯只亮了左边的一只,倘若在晚上,务必要开大灯,射出去,却是右边的一柱。深圳的警察严厉,老痴看见就腿软,更何况警察端着枪。那个晚上警察一招手,老痴便打右转向灯,靠边停了。吹喇叭没吹出酒精,老痴下边却吹出一股风,前几日胃不好,吃过一个生萝卜,通气,警察便不高兴,带老痴立在车前:盯大灯。

领了罚款单,老痴去修车。临走,警察说,三责险买十万也敢在深圳的路上跑?随便一条人命都上百万。看见宝马奔驰躲远点。

老痴说,谢谢阿sir,我一般只躲大巴泥头车和货柜车。

老痴的车屁股顶过树,凹陷一块,敲上来后,漆花了。那阵子中日关系火药味很浓,老痴赶了时髦,弄了个车贴,盖了那块疤。车贴红底黄字,读起来热血沸腾——钓鱼岛是中国的。

后来,老痴又贴了张车贴——车是日本车,心是中国心。那阵子,日本车在大街上走,像窜出洞的老鼠,提心吊胆的,生怕被砸了。

车旧了,砸日本车的事却不再发生了。车屁股上的两张车贴,早己字迹模糊。其实有一阵子,老痴很想着让人把车给砸了,然后他去找陈光际弄辆新车开。土豪陈光标钱多得用火车皮拉,进了灾区,见灾民直接发现金,去美帝那里,给穷人发美金,豪爽得很。陈光标说了,谁的日本车被砸了,直接找他,换新的国产车。

还没出城,车开了锅,老毛病了,老痴知道怎么治。从后备箱里拎出一只旧轮胎,立在车后二十步的地方。本来是有一副三角反光架的,上次修车时,被一辆货车碾了,老痴没追上。

水箱一直在漏。阿娇说,哥,换一个吧。

老痴拧一把阿娇的屁股,说,换了,我没借口来店里摸你屁股。

阿娇说,水箱不坏,总有其它毛病的。

老痴说,人靓,嘴臭。

阿娇说,车怂,人骚。

老痴才将一塑料壶水灌进去,裤裆里响了,掏出来,老婆说,你儿子又惹事了,摸了女孩子的沟子,嘉嘉妈要和他谈一谈。

老痴说,处女膜破了吗?

神经病。老婆说,隔着裤子摸了一下,我问你儿子,他都记不得这事了。

小三班的屁事真邪乎。老痴说。

一群神经质的师奶。老痴又说。

嘉嘉妈老痴认识的,清秀斯文得很,鼻子上架副眼镜,像个内科医生。报名那天,老痴还和她目光交流过,两人点头微笑,算是打个招呼。没想到这么文静的女人,却突然发飙,对园长歇斯底里地吼道:不行,绝对不可以分在小三班,多难听。

园长是个同样清瘦的女人,五十岁左右,不苟言笑,刻板得像一位修女。当然也固执。她说,人家做小三的都趾高气扬,你倒忌讳得很,有什么可过敏的呢?学位紧张,要不你去其它幼儿园。

后面的故事不必详述了。女人之间较起真来,天下男人莫不甘拜下风。老痴不想看热闹,总归不好。嘉嘉也没去别的地方读幼儿园,她甚至和老痴儿子一班,当然不是小三班。

老婆说,小三班,我不在乎的。

我也是。老痴说。

不免有些心虚。虚什么,总归是底气不足。老婆小老痴一轮,当初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弄到手的。老婆刚到公司时,正和大学同学拍拖,隔三差五,有一戴眼镜的男生抱着鲜花来公司,老痴心中不爽,咽下一口口水,同事说,一边凉快去,不是你的菜。老痴说,她是我的菜。老婆说,枯瘦猥琐,中缅边界可当毒贩直接击毙,老男人一枚,牛粪一坨,有资格插我这朵鲜花上吗?老痴说,我有。老婆说你有个屁。老痴说我有房。老婆顿了顿,又顿了顿。没说话。

十多年前,深圳的房子还是白菜价,看的多,买的少,一个楼开了盘,搭个台,请电台主持人吆喝,请三流艺人卖唱,绘了广告的大巴满大街兜客看楼,折腾得欢,房子卖不出去。老痴现在想起这事,就想跳楼,当初鼠目寸光,要是买多一套,至于今天这么辛苦吗。

老痴手上有一点存款,付了首付,一套八十平的两居室便到手了。公司里人都说书读多了容易弄坏脑子,三十多的人找不到老婆也就罢了,在深圳买房,属于老年痴呆,这名字也就一直叫了下来。

那时候,谁都想着在深圳挣钱,然后寄回家,谁都没想在深圳扎根。给我一个扎根深圳的理由,二线关,暂住证,办防证,健康证,这些东西就像防贼一样防着每一个人,老实点吧你,随时都可以将你抓上栅栏车,送去劳教所。

用老痴的话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我在二线关眺望地王大厦,而大厦的霓虹却照不亮我。

老痴说,我要留下来,感受你的冰凉。老痴便买了房。父母说,老痴了,买了房,一个月工资全还了房贷,喝西北风啊,还找老婆不?老痴说,嗯,啊。

老婆说,我他妈上你当了。老婆说这话的时候,儿子刚出生,老婆丢了工作。

老婆说,嫁给你,我父母没人照顾,深圳生活压力又大,你一个月工资勉强维持家里开支,这要是过几年儿子大了,上学、看病、两家老人的抚养怎么弄。

老痴说,就这么弄。

一直弄到儿子上了幼儿园,好歹老痴的工资也渐渐涨高了,但总归跑不赢cpi,老婆坚持自己带孩子,不上班,老痴的工资吃光用光,从来如此。小区门口支了张桌子,一位穿工作装的女人见了老痴便热情得不行,硬要免费办张信用卡,老痴说,不了,没用。那女子说,这年月哪个老板身上没别几张信用卡呢,你看看,小区那位清洁工我才办了一张一万额度的。老痴说,我习惯用现金。女子说,像您这样有房有车的老板,我给您申请一张三万额度的。

于是办了。老婆说,那叫寅吃卯粮。老痴说,装饰门面,也许有时应应急。

老婆鼻子哼了一声。习惯了这个腔调,不睬便是,但今天这一哼,竟然与嘉嘉妈何其相似。

那天公司盘点调休,老痴主动请缨去接儿子。

幼儿园已放学,门口等了许多家长,孩子们次第蹦蹦跳跳而出,像一只只小兔子,这样老痴顿觉欢心。嘉嘉的凉鞋里进了一粒小沙子,旁边一位五十岁左右头发电成棕色的男人扶着金鸡独立状的嘉嘉,嘉嘉妈蹲下去,帮嘉嘉清理鞋子。嘉嘉妈穿着短裙,虽然她很努力地保持双腿并拢,但老痴还是看见了她的鲜红内裤。嘉嘉妈抬起头,便和老痴目光接上了头。老痴说,今天爷爷来接嘉嘉。嘉嘉却怒视老痴,大声说,他是我爸爸。

老痴颇为尴尬,太冒失了。他本要说对不起,儿子却扑过来抱了腿。老痴听见嘉嘉妈哼了一声。

后来大家都隐约知道怎么回事了。怪不得当初嘉嘉妈极力反对嘉嘉去小三班。

一提到嘉嘉妈,老痴却先想到的是那条露出一角的鲜红内裤。

小孩子们玩耍,有必要那么神经质吗?老痴合上引擎盖,对老婆说。

车往前开,一路向东。《一路向西》那是电影,估计要成经典绝唱了。自从东莞禁黄,酒店歇业,繁华不再,街市萧条得很。阿云说,生意也不好做了,以前,请客人洗洗脚、松松骨,桑个拿,事情也就谈成了,现在呢,找不到好玩的地方了,即使有,人家也不敢去,做生意就是讲究个吃喝玩乐,光吃喝有什么意思呢。

老痴笑笑,扫一眼阿云的胸,啜一口咖啡,又呵呵一笑。

阿云递给老痴一个信封,说,帅哥,给多点生意做,东莞没得去了,下次领你去惠州玩。

阿云一直叫老痴帅哥。阿云以前是业务员,后来自己开了公司,做精细化工,阿云说,我政府里边有人,环保方面的事情不担心。阿云凑过脸来,老痴便看清楚了阿云脸上的雀斑,阿云神秘地说,他拿干股,你以后在东莞开工厂,找我。

老痴说,我去买单。

阿云说,怎么能让帅哥买单呢,你先去上班吧,我再坐坐。

阿云还是业务员的时候,来过一次公司,丰胸,短裙,同事笑笑说,老痴,业务上的事,日后再说。

彼时,老痴也有此意。倘若同事们装个糊涂,老痴也许真就那么办了,既然大家都心照不宣,何必自讨麻烦。从此,再未让阿云来过公司。终归是没有贼胆,直到阿云做了老板,便打消了此份念头。

车再一次抛锚。右前轮瘪了下去,幸好车速不快,但还是撞到马路牙子上,无大碍,老痴下车,一脚踢爆了右前灯。灯壳老化发黄,进了水,常烧灯。打电话给保险公司。

现场勘测的人来了,问,先爆胎后撞,还是先撞后爆胎。老痴说,怎么样赔得多你怎么写。对方指指胸口别的一个小唛,说,我这里录音呢。老痴说我打个电话给律师。对方鼻子里嗤了一声。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

老痴听完了这首歌,电话那头阿云都没说话。

老妇女。老痴说。

打给谁呢,老痴忽然觉得世界很大,而自已很小,沧海一粟那种感觉。朋友,谁是我的朋友。同事?算了吧,他们都打麻将炸金花洗脚按摩去了,同事也算朋友吗?别逗了,老痴这几年早已和他们形同陌路,貌合神离。老痴就是一口喷涂了特氟龙的不粘锅,一个公司里干了十多年,竟然和同事成不了朋友。

你这性格,跟驴一样,不合群。老婆说。

也许是一条孤狼。后来老痴这样认为。

男人嘛,总得有点狼性。老痴一直看不上自己的性格,用老婆的话说,窝囊。所以,儿子在幼儿园摸嘉嘉沟子的事,老痴一点也不生气,反倒觉得这小子日后有戏,至少,儿子的性格是开朗的,外向得很,不怕老师。音乐老师弹琴的时候,别的小朋友举着剪子手左右摇晃着身子,随音乐唱,儿子却离开座位,上了台,老师弹琴,他也弹琴。生活老师推着饭菜进来,别的小朋友背手端坐等着老师分饭,儿子冲过去,揭开筒盖,说,老师,别给我打青菜。有一回,老师向老婆投诉,说你儿子好坏,上课时拍我屁股,揭我裙子。老婆要用掸子收拾,老痴却乐了,说,裙子底下的秘密二十年后你再去研究,其它的,那都不是个事。

  • 分享到:
  • 胡野秋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5-09-30
  • 朱铁军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5-09-30
  • 朱正安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5-09-29
  • 王威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5-09-25
  • 郭建勋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5-09-19
  • 陈彻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5-09-14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的提名入决属于一见倾心,语言好玩有趣,简致却有劲儿,行文间充斥着一股漫不经心之气,但是结构却一点也没散掉,属于有智慧闪光的随性类型。在我的阅读口味看来,这是一种高级能力。像成龙的电影,跟头把式的好像没什么招数,时常打不过还要逃跑,但却总能将对手反复撂倒。说白了,有本事,还灵巧。中年男人的深圳日常,破车房贷儿子老婆,暧昧欲望压力烦恼,通通写得跟没事儿似的。四两拨了千斤,游刃有余。老痴不痴,挺老道
  • 感谢评委老师鼓励。祝节日愉快!
  • 回复
  • 老痴的文字向来老辣老道,犹如他笔下掐的那朵丝瓜花“花朵上密密的细刺,便钻入了老痴的肌肤。”看似漫不经心却丝丝钻入了读者的心。话说中年窝囊男,在事业与家庭中奔于疲命,往前走往后走都靠不到好的岸,抑或出城抑或进城,却还是难找得到北,可生活还是生活,一如既往的发生着。最欣赏老痴作为一个创作者的达观,他所处的立场,总是参与生活却不介于生活,只是冷静旁观,这是一个高明创作者的优点,也是优秀写作的好品质。
  • 问好评委老师,感谢鼓励!
  • 回复
  • 倒是把所谓白领的一地鸡毛的泼烦日子写活了,有点意思,摇过来晃过去的写法也蛮考验人,像个醉了酒的人提了个摄影机趔趄着腿儿拍,但景深还是把握得蛮好的,哪些要清晰,哪些要模糊,心里有数。感觉段位不低,否则,没那么看上去随心率性其实谨严有度。喜欢嘉嘉妈那条鲜红内裤,是一面中年猥琐男不甘不愿的旗帜,连同了那朵丝瓜花,还勃勃有生气。名曰出城,其实没出成,意思跟那条内裤差不多,只看了一眼。收回目光;仍在城里。
  • 感谢评委鼓励。问好!
  • 回复
    • 十十6770积分 2015/10/08
    • 分享到:
  • 认识老痴是在龙华草根文学首届颁奖典礼上,老痴的文字一直是我所喜欢的,也是我学习的榜样!老痴的小说总让人看了一眼便欲罢不能,非要一口气看到结尾才过瘾!文字简单内容却又丰富,这便是他文字的魅力恭喜入决!
  • 谢谢十十,也祝贺你入决!
  • 回复
  • 老痴的语言很有特色,总是能勾起人一口气的阅读欲望。活在深圳,委实不易。每天睁开眼睛,吃喝拉撒,啥都需要银钱来铺。很多时候明明很累,生存压力下仍不忘记高仰着脸鄙夷小三的风光。如果出城不只是为了生活,不只是无奈,如果是心灵的隐退回归,我想,更是许多人所望尘莫及的了!
  • 谢谢建英点评。指出的几处笔误已修改。祝好!
  • 回复
    • 若尘33530积分 2015/09/02
    • 分享到:
  • 这篇白描手法的小说写得含蓄而又有味道,语言老练,人物刻画成功,很有鲁迅的风范。压力山大,想急于改变现状的老痴,做人家小三的嘉嘉妈,阴险狡诈的阿云……交织一起,轮番上演,老痴本来想工作事业双管齐下的,但到最后不但被老板抄了鱿鱼,还因环保的原因也开不起庄园。只能无奈地做起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菜农。而最无奈的就是还要瞒着老婆不让其知道自己鸡飞蛋打的事情。可悲可叹,而又深深的无奈……
  • 问好!
  • 回复
  • 进城,出城,老痴把一个深圳中年男人的生活写得活灵活现,作为同样在深圳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中年男人,几乎在这篇文章里看到了自己和周遭多数男人身上点点滴滴的影子。在同一个空间里,我们都在文字中游走,而文字终归是表象,生活才是生命的本质。
  • 感谢评委老师!祝节日快乐!
  • 回复
    • 王威评委2680积分 2015/09/24
    • 分享到:
  • 一个平常的故事写出了不平常的味道。现实生活中到处是围城,不安分的人总是在想办法要突围,要出城。可城外并非总是阳关大道,在看上去很美的地方往往有陷阱。这篇小说,最大的特点是文句看似简单却极富神采,正所谓“绚烂之极趋于平淡”。
  • 谢谢评委老师鼓励。祝好!
  • 回复
    • 陈彻评委730积分 2015/09/14
    • 分享到:
  • 老痴的小说在邻家独树一帜。他的语言冷静简练,结构于平淡中出奇崛,淡淡而有味,颇有汪曾祺笔记体小说的风骨。去年老痴的《把帽子给我》没有得奖,我深感惋惜。这一篇虽略逊于那一篇,但仍高出其他人一筹,入决无愧,力荐!
  • 谢谢评委提名。祝好!
  • 回复
  • 拜读了。问好!
  • 谢谢来访。祝节日快乐!
  • 回复
    • 秋寒5870积分 2015/09/18
    • 分享到:
  • 祝贺入决!
  • 谢谢秋寒!
  • 回复
  • 祝贺老痴兄!
  • 恭喜老痴兄弟进入决赛。
  • 我曾经在公开的场合讲过,邻家有两个文友必须关注,一是刘炜,一个老痴。我一直都很推崇他们。
  • 感谢各位老兄。抱一抱哈
  • 祝贺老痴兄入决!
  • 我也一直喜欢老痴大哥的文章,我第一个加的睦邻的文友就是他,那时我还没勇气进来。(书生除外),所以恭喜这么好的文字入决
  • 大哥,现在你推崇的两位都入决了,你眼光独到哈
  • 回复
  • 特别欣赏小说中诙谐、缓冲的语调。
  • 回复
  • 嗯。不错。文字有味道。
  • 祝好!
  • 回复
  • 很有可能获奖的一部佳作,作者感觉是个实在人
  • 已经老痴,岂不实在?祝好!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8730积分
  • 3星
  • 3钻
  • 简介:喝酒,写字。...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36
  • 77653
  • 36
  • 8730
  • 作者:冰凌花
  • 邻家币:474200
  • 评论:22
  • 点击:89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