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布吉城寨


去年年底,在一次聚餐中与文友聊天。我说我是在福田住了九年之后,于两年前才搬到布吉的,我是布吉人,我非常喜欢布吉。这话也许显得有点矫情,与我一贯说话风格不符。所以随即有人嗤笑起来。

正当我要为维护布吉的体面而据理力争时,有个人发话了。此君对深圳问题有很多独到的研究与见解,也特别以深圳为荣。他睿智,机敏,见多识广,理论缜密,符合我对现代城市精英的全部想象。我希望他站在我这一边。但他很绅士地建议我写一写布吉:布吉类似于香港的九龙城寨,客气一点说,它是深圳的后花园,不客气地说,它就是这个城市的下水道。

听了此话,我大吃一惊。我从来不知道布吉有这样的“美誉”。九龙城寨曾是一个贫民窟,低收入者聚集,黑社会横行。当初我卖掉位于福田区香蜜湖旁边的房子,穿过大半个深圳,从那个所谓的富人区搬过来,简直有悲壮之嫌啊。“布吉城寨”,这个让我准备在此渡过余生的地方,不至于有这么糟糕吧?


1

初次接触布吉,是在六年以前。我带着女儿从福田出发,坐公交车辗转近一个小时才到达布吉关。与罗湖区毗邻,却远比罗湖噪杂。从布吉关口开始,大片灰蒙蒙、密匝匝的农民房扑入视野,空气中的热浪与灰尘好像也加重了浓度,黏糊糊的,刺痛着皮肤。阳光也似乎格外炽热,让人眼皮沉重,目光所及之处,地势开始起伏不平,山坡上的房子,亲嘴的,握手的,就像积木层层堆叠,似乎只要大吼一声,就可以将他们震跨。但房子们毫不自知,放肆,慵懒,自成气象,一片巍峨地耸立在蓝天之下,让人几乎喘气不均。

我到布吉,是去大芬油画村拜访一个文友的。她向我女儿邮寄了一本她的童话集。所以小粉丝闹着要去见偶像。文友在大芬开了一家画廊。生意正值淡季,一天到晚几乎无人光顾。画廊里有一股很浓的甲醛味,很是憋闷。文友却习以为常,谈笑自若。我则不时从屋子里走出来透气,抬头看到不远处灰白色的高架桥,像一条腾空的巨蟒。这就是传说中的地铁3号线—龙岗线,当时尚未开通。因布吉片区原有的建筑布局,再加上地势复杂,已经不便开挖。地铁在关内是由地下跑,到这里却只能从空中穿越了。大运会场馆当时正在龙岗中心城建设得如火如荼。而布吉,作为从罗湖到中心城的必经之路,却怎一个“乱”字了得。

大芬油画村,则是布吉的一张重要名片,作为全国首批和深圳市首个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曾有多位国家领导人来此视察。一片城中村,被装饰得艳丽多姿,文艺范十足。可周边环境的杂乱无章,道路的拥挤,人群的面无表情,却透出一种强烈的不安定感。从福田来此一趟,比去东莞还累。这拥挤喧嚣的环境与文友童话书里的美好世界反差巨大。我们母女俩都有些失望。文友却以大芬为荣,要带我去大芬美术馆参观一下。但我们却无心逗留,待了一会,便像逃离似地赶紧告别。

但是那年年底,应邀参加文友胡帝主办的一个文学活动,我就又去了一趟布吉。一伙写作者爬山,吃饭,唱歌,做游戏,浓浓的人情味与文学氛围扑面而来。由此我在心里对布吉有了几分亲近。到了2011年,我们去龙岗中心城看大运会赛事。坐着崭新的三号线地铁途径布吉,觉得它离罗湖真的太近了。一大片巍峨绚丽的建筑随着清风扑入眼帘,让我不由得心情振奋。打听之下,才知道这小区与广东四大名园之一---东莞的可园同名,就很想去看看它的园林设计是不是也有那么精致。不久之后,与一个同学通电话,她说她就住在布吉可园,要我们去玩。作为一个资深宅女,我一听马上动心,而且很快全家出动,去布吉,去可园。

可园号称深圳的十大楼盘之一,园林设计相当精致,获过一个什么金奖,亭台楼阁,鸟语花香的,被附近的地产中介以豪宅相称。当然,它名不副实。因为它紧靠着工厂与城中村,出行不便,周边环境噪杂,其售价与福田同一档次的小区相比,大约只有后者的三分之一。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喜欢上了这个小区,也由此觉得布吉还算不错。虽然交通不便,但是我们可以买车;虽然周边很差,但是在这日新月异的年代,环境一定会越变越好。于是,带着对布吉明天更美好的一厢情愿,为了抵抗福田区的高房价,我们这个急需换房的刚需家庭,就此决定在可园买房了。


2

两年以后,我们果然搬家到可园。安顿之后,我才知道,可园离大芬油画村很近。只是因为布吉一带路况复杂,难以一目了然。自此,我常去附近的沃尔玛购物,总是要穿过大芬。可惜物是人非,那个文友早就卖掉画廊去其他地方谋生去了。我独自徘徊在大芬,得以重新观察这个身负盛名的城中村。它的核心面积仅约0.4平方公里,狭小、拥挤,慢节奏、闹中取静。尽管小巷迂回曲折,一席话的功夫,即可从村头逛到村尾。村子虽小,但绚丽得引人瞩目,外墙装饰无论颜色还是格调都有一种艺术性的夸张。如果布吉是一个风韵女子,那么大芬就是停在她脸上的一只蝴蝶,让你无法忽略。

平台、品牌、连锁经营的现代概念,充斥着这片弹丸之地,艺术氛围里同时洋溢着浓厚的商业气息。沿着入口处前行十米再左拐,沿着一排装饰讲究的油画街走过去,可以看到一座现代恢弘的灰色建筑,这就是著名的大芬美术馆。这里连续举办过三届“大芬油画节”与“全国中青年油画展”,以及连续十届“深圳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

常有画师在画廊前、树荫下专心作画,艺术家的派头很足,仿佛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但是他们的日子显然并不宽裕。真正功成名就的大画家,想必会有自己专门的画室,且往来无白丁。唯有穷画家们为了生计,不得不在此抛头露面,画一些自己并不感兴趣的行画。


3

阿雅是一位女画家,四十出头,面容清瘦,双眼微凹,有点像越南女子。她来自广西,银制的耳环、手镯、指环一个不少,层层叠叠,叮当作响,既怀旧又颇有异域风姿,言谈间带着腼腆与敏感,与外界有着一点文艺式隔阂,又透着为生计操劳的疲态。她自称老布吉,1995年来深以后,就在此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亲眼见证了布吉的发展历程。印象最深的是布吉关的拥堵,以及查暂住证时的心惊肉跳。传闻说,没暂住证的人一旦被抓就可能被送到惠州某地去修路。她表哥就被抓过两回,幸好面相老实,关了两天便释放了。也许因为男人才是社会转型期里的危险因子。女人被查的概率到底小些,所以那么多年她从未被盘查过。但她有个闺蜜居然也被抓过。不过那女画家身手敏捷,半路上翻车脱逃了。调皮灵活的女子个性强,敢想象敢实践,在绘画风格里也体现得淋漓尽致,如今已经小有名气,画廊开得红红火火。

至于她自己,在大芬开了家夫妻店,育有一双儿女。她笑称,没孩子之前,1.5宽的床都嫌窄,生了孩子后,感觉靠着一根扁担都可安睡到天亮。说到扁担这词,就透露了她的出身。她原本在广西乡下长大,童年的记忆里总是在砍甘蔗。因为有绘画才艺,在深圳时就比一般的打工妹多了一门谋生的本事。她其实不算正宗科班出身,到布吉后在某家画廊打工,耳濡目染几年,然后自费去广州美院进修。年轻时尽管穷,但是能把漂泊的生活过得很文艺,哪怕是置于死地而后生,也能满血复活;人到中年了明明生活优裕却感叹起各种压力,急于在各种社团聚会里刷存在感,生怕人生苦短,来不及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在大芬安营扎寨,开了十年画廊,在这十年里,大芬的油画业云起云落,很多店铺也换了数次主人。她能在此坚持下来,算是小有成就了。但也深知这一行竞争激烈,所以从未主动引导自己的孩子走这条路。儿子上高中了,却突然对绘画感兴趣,态度坚决地要考美院。做妈妈的喜忧参半,打算花高价另外拜师。她自己是画油画的,儿子要应付高考,临阵磨枪地学习绘画,必须从素描色彩入手,打好基本功。然后再去外地参加封闭式强化集训。大芬作为一个全国有名的油画集散中心,应是有正规的高考美术集训班的,但显然并不太受热捧。也许是本地菩萨不灵吧,大家嘴里以深圳为荣,以大芬为荣,却又潜意识里把目光投向外地。凡是需要感受艺术底蕴的事儿,大多选择去广州,苏杭,甚至北京。留在深圳的不多,在大芬的更少。但是,在大芬村长大的孩子,对绘画有一种环境造就的亲近与自信,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做母亲的却为此暗暗担心。她的时间,几乎被儿女与店铺的事情占满。好不容易喘口气,就得赶紧从俗世中抽身而出,迅速静下心来作画。某家大酒店订了她一个主题油画系列。她还有一半作品没有完成,除此以外,还得参加两岸三地的书画展,以及出版一本个人画册。她的时间很紧张,说来布吉来发展的外地人,大多是些没有门路没有后台的。可是,到深圳打拼,如果没来过布吉,算得上打拼吗?大家都在努力,害怕被时代潮流撇下。她年少时的理想,是当一名艺术家。做这一行之后却常常为了适应市场而身不由己。如今在这个油画艺术天地里站稳脚跟之后,她难忘初心,希望好好修炼,在绘画方面扎扎实实地努力一把,争取达到理想中的境界。总之,在今后的日子里,她想好好生活,而不是急于谋生。


4

阿雅所说的生活,大概就是文人嘴里常说的诗意栖居了。

在大芬油画村里生活的,不仅有画家,还有作家。人群密处必有江湖,江湖深处必有文学。除了那位曾经开画廊的文友,我还在此认识一位诗人。初次见到他时,我竟有一种不适感。苍白,瘦弱,满脸自负,诗句里尽显阴沉敏感,整个人就像一块坚硬易碎的玻璃。他在十五年前来到布吉,那年刚满二十二岁。经历了数次被炒鱿鱼,一年中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呈失业状态。布吉这地方人潮汹涌,他却是人财两不旺。由此,他觉得布吉不是他的福地。这地方,人与人之间,鼻息相闻却又彼此陌生。那种不确定不安全的因子时刻在人堆里游荡酝酿。曾有报道,一个香港男人杀了情人与儿子,并将尸体藏在出租屋里长达十年;一个湖南男子深夜下班回来,莫名其妙被人砍了头颅;一个人因炒股失利而精神崩溃,在菜市场胡乱砍人;更不用说还有传说中的黑社会了……。

最大的危险,在于隐藏于人性深处的一种状态被激活:失去尊严,回归兽性。如果,环境优雅一些,不拥挤,够从容,是不是就要和谐一点呢?

诗人难免有一点精神洁癖,他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但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自由与生存相比,显然还是生存重要;他还有普世情怀,哪怕自己温饱无忧,也见不得别人的窘迫。那种困顿之下的惊惶是具有传染力的。年轻易感的他,承受不了。而且,作为一个诗人,他比别人多了一种情绪,那就是孤独。他是一个好人,正直,善良,爱生活,爱艺术。可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过于完美的理想,过于完整的人格与过于彻底的道德感,让他容易受制,一不小心就处于尴尬境地。他因此失眠,抑郁,担心自己沦落成一个坏蛋或者就像卡夫卡所写的变形记那样,一觉醒来变成一个不成人形的奇怪生物。

  • 标签:布吉城寨下水道题材多话题多城市更新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风居住的街道打赏了1000邻家币
  • 十十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柏亚利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钰涵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庸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朱正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正安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家有福娃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家有福娃打赏了100邻家币
  • 陈彻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Cool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虞宵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虞宵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天涯流云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柴火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胡帝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伟彬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学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风居住的街道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颜延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邻家三皮匠之木偶人打赏了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虞宵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陈彻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5/09/26 00:35:53

    布吉,可说是中国新型社区的一个标本,它芜杂、喧嚣,也充满生气。作者以360°无死角的触须,横扫布吉村寨的方方面面:既有阳光下浮游的尘埃,也有汗水扑面的人群;既呈现了布吉光鲜亮丽的面貌,也触碰了新与旧的撕裂、社区在高速发展中的蜕变之痛。不过,由于作者掌握的素材多停留于感受和体悟,尚无法跳脱出来,使文本缺少一种纵深处感。

    分享到:张夏2015/09/26 07:18:18

    谢谢张樯老师的关注与点评。布吉这地方对我来说,确实还有待进一步了解与体会。

      回复
  • 分享到:朱正安评委1360积分2015/09/20 23:58:02

    来深圳14年,我对布吉却不甚了解,每次办事或寻友匆匆而过,因其错综复杂的规划、密布脏乱的环境及交通拥堵,于我从不讨喜。再读到张夏这卷充满烟火气的世俗风情画,追随她文字的足迹,方才窥探其内核,渗透性地进入这个地界,观其变迁赏其风貌,感受布吉居民活色生香的生活,它与他们的苦乐忧愁。张夏的文字感性细腻,感情丰沛,由人及物各方面近焦距观察,铺陈张合有度。只是大段报道性陈述,对文本光华有遮蔽之嫌,建议精简。

    分享到:张夏2015/09/21 06:47:06

    安安的意见有理,我会考虑删掉一些报道性文字。

    分享到:张夏2015/09/21 06:47:31

    谢谢点评。

    分享到:张夏2015/09/22 14:08:25

    已经删短了。

      回复
  • 分享到:王国华评委1700积分2015/09/17 11:03:23

    一个地方是否引起关注,地域、建筑只占一小部分。首先是这里的人,其次是这里的历史,再次是围绕这里的人和历史引起的话题。这些东西才会使一个地方被恒久关注。布吉地方不大,建筑曾一度混乱不堪,但这里的人创造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历史和记忆,这便有了可以从各个角度切入的话题。张夏用小说作家的文笔,用带着体温的文字,写下了这些相对丰富全面的感受,给读者提供了全面了解布吉的文本。挺好。

    分享到:张夏2015/09/17 20:07:18

    谢谢王主编的关注与点评。

      回复
  • 分享到:陈彻评委730积分2015/09/15 12:13:59

    原本我想尽量不跟其他评委重复推荐,给更多作品以机会,但今天读到这一篇却不得不破戒了。张夏作为一个小说作家转而写非虚构,竟然能写得如此精致,真是令我佩服。这篇从地域写到人,再从人回归到地域,有翔实的实地考察做支撑,又充满切身体会。既富有作家特有的人文关怀,又不乏站在市井小民角度的郁闷、期盼,张夏真是360度解剖了布吉“城寨”,此心可鉴。好,就此一篇破戒,希望接下来我能守住。

    分享到:张夏2015/09/15 13:13:05

    谢谢陈彻的肯定与解读。写非虚构,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于我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回复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5/09/14 19:14:29

    如果,我是说如果,《再见,固戍》是燕瘦,《布吉城寨》就有点“环肥”。我喜欢比喻。之所以打引号,不是宫妃的,是邻家大嫂的,满满的油盐味烟火气,额际上有乱发围裙上有油渍。城寨,一个好词儿,布吉是披了城皮的村,望着城守着村,是城的尾村的头。记得当年还有个小站,绿皮火车停在那,上去些人,下来些人,臃臃肿肿的行囊,是衣服被窝,也有小梦想。依我看,唯一的小憾是,这邻家大嫂喜欢看新闻联播,我倒希望她张长李短些。

    分享到:张夏2015/09/14 19:29:21

    大嫂有时喜欢看新闻联播,有时也喜欢张长李短。人还是那个人,有时披着作家皮,有时披着家庭主妇的皮而已。问好老乡。谢谢你有趣的点评。

    分享到:笑笑书生2015/09/14 20:04:00

    郭老的点评既有见识,又有个性

    分享到:张夏2015/09/14 20:44:20

    郭员外。

      回复
  • 分享到:虞宵评委1250积分2015/09/11 00:56:10

    信息量巨大,街道、社区、大芬村、信义路、检查关、下水道以及各色布吉居民。张夏敢于直面这个老城寨中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干净的、龌蹉的、高尚的、卑微的、明亮的、渺小的,慈悲的、残忍的,公与私,善与恶,虚实结合,游走,思考,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用她犀利而独到的文字发出声音,字里行间充斥着浓浓的人间烟火味,信手拈来,挥洒自如。

    分享到:张夏2015/09/11 14:00:09

    谢谢虞宵老师的精彩点评。布吉,的确充满着人间烟火,值得回味,给人灵感。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漂鸟
  • 福永街道 @半湖浅秋
  • 69
  • 10247
  • 54
  • 988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