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38-58)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38


只要我越努力往上攀登

越感到压力来自四面八方。

铃木大拙说,露出“生命本来的面目”。

走在公园里树叶笼罩着我。

坐在车里前后左右的女乘客

胸脯一样压迫着我。

我享受压迫。

我爱上了她们中的一个,我尾随。

我不知她是谁要干嘛结婚了没,她一会左转

一会右转,或者反过来走。我觉得她是故意的

她那么好看还那么贪玩。我尾随她一天。

在这疯狂的七月,在光亮里。在人群中。

在油画的工厂房。我需要借助她

不断流我的汗

仿佛生命里的灵魂水一样流出来。


2015/07/13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39


我爱的人今天走到我的病床前

握着我的手说她要去远行

她说她不是不爱我

她爱我但不能证明她爱我

她要去证明她不会爱上任何人


她走后留下一个随身听

那是十年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十年后它还能发出嗤嗤声

我开着它听着嗤嗤声

她说十年前这东西就是坏掉的


现在她给了我

现在她将自己给了远方

她穿着我给她买的藏蓝色裙子

向我说再见

十年前我得了一种藏蓝色的病


2015/07/13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0


我的记忆越来越坏了。坏芋头似的。

我们的脆弱,盲人骑瞎马似的。

我们吃的东西,可能是其他东西变过来的

也可能是爷爷那年代没吃完的。我的记忆太坏了

接近坏蛋的那种坏。

这个我是其他人眼中有分别心的我:

是母亲肚子里的我,

是情人身体里的我,

是海水漫过的我,

是流水线上的我,

是杀人游戏中被第一个杀死的我。

我的记忆坏透了,我不玩了

你们玩吧。你们玩你们的,别玩我的。

我吃我的东西,我消耗我的身体。

那些美丽大方的女主

南北通透的房子和割过的草坪。

我走出那房间

我爱那味道。

我的记忆越来越坏了,当我想起她们

我的记忆就像她们的坏那样坏透了。


2015/07/13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1


仲夏我在读一位死去诗人的诗

我甚至记不住她的名字,更别说

生辰年月。我知道她死在一个夏天

这消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因此不值得稀奇。


我爱上她,

在她的诗里重构她的形象。

相对于我而言,你是幸福的

你爱我不需要读我。


7月16日下午,我们

在玻璃咖啡馆约会。谈话

由一个闹钟控制着。猫趴在少妇的膝盖上,

服务生在调水果饮料,俩中学生在谈情说爱。

我在搓手,你的十指慢慢变细。


敏感改造了我

在同一时间理解不同的事物。

将咖啡变成更多的咖啡;

将抑郁的东西变得快乐;

将芬芳的身体变成一棵果树。

当一天快结束时,我推开眼前的花瓶:

将自己从一种想象里拔出来。


2015/07/16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2


孤独跟人数无关。

深夜无鸟叫。微光送来几声咳嗽。

一个人还是一群闭嘴的鸟,并不重要。

当我想在一首诗里加入便秘的动物

跟我想在一个人的晚上拉一个社会性的女性进来

是一块木头的两端,一头粗一头细。


芒果从树上掉下来

砸在我头上和砸在你头上,

我踩上去、践踏它,你踩上去、践踏它

又有什么关系?或者我们谁都不过问,任由它腐烂

变成一个毛毛球。毛毛球是一个态度。

清洁工用一个夹子夹走它熟练如

一个泡沫女人吹泡泡。


夜晚深到一个男人的中年。

冰箱空一星期,我就想扔掉它

然后我就真的扔掉了它。第二星期

房里多了一个发霉的西瓜,两个坏鸡蛋,一根软黄瓜

几个烂苹果,几双臭袜子,摔碎的电脑键盘

或者我需要充饥的东西,我着急了

我想起我扔掉的冰箱。

我想起一个冰箱时

突然想起更多的冰箱。

在情感里

我是间歇性狂躁症的冰箱

外热内冷,纠缠于它肚子里的东西。


2015/07/16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3


两只金鱼先后跳鱼缸死去

这是昨晚发生的事

早晨我来上班

在书柜后面发现了干的金鱼

我想不透它们为什么这样


这是青花瓷鱼缸,足够好看

这是一个诗人眼里的世界

我非鱼焉知鱼之所想

我非鱼却想知鱼之所想

这搞得我一天都不快乐


现在我不在我爱的人身边

也不在爱我的人那里

我不在我家人身边也不在

我的仇人身边

我身边的人基于这两者之间


我的心里充满了

最后和第一次见面的人和事物

今天这一切得以被理解

我在鱼的影子里写作

我在写作中跳出我的青花瓷鱼缸


2015/07/21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4


下雨了我想吃葡萄

我想象如果我有一串葡萄

我的吃相,我笑了,好像我

真吃到了葡萄。雨停了,饱饱的。


一个人总有这样的时候,像早晨赖床

在意念里你感觉自己已经洗漱完走了出去

实际上只是翻了下身。这不好吗?

寂静时我更想写诗

给每个早晨醒来的你,你可能还不乐意读

这取决于你昨晚做的是春梦还是噩梦。


没更好的结果

自然也没更坏的。

我,还有你,他

不好不坏地活着。

当我写了一晚上那么长的诗你做了一首诗那么长的梦

我们再聚在一起,默契如一对乳房。

这是一种语境。像政府门前的两个雄狮子

固定一个姿势,朝两个方向

这种触摸,背道而驰。

这种语境,更有可能。


2015/07/24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5


让我空荡的是从喧闹中退回来的时刻

很多人聚在一起说各地的趣闻

这边嘻哈,那边嚼舌头,中间空间

让位于来回走动的女服务生

她的好看,让她在人群中被独立出来


我在厕所的时刻

就是第一句写到的时刻

怎么办呢?在尴尬的瞬间

我想起了故乡的田野,黑色的白杨树

白杨树下蹲着解手的大男孩


“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该怎么办?”

谈话来自刚才的服务生和服务生

她的脸色潮湿,被灯光照着,刚哭过

看到我后,她闪到一边委屈去了


我站到她刚才站的位置

把她刚说过的话重复一遍

头顶白光,映衬着这互换的孤独

我们在孤独中各过各的星期天

我们,必须在这样的时刻认出自己

否则将注定客死在另一个身上


2015/07/28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6


母亲在电话里抱怨

父亲正走在讨债的路上

我刚下出租车

这么晚了,这次,我们都把

身体抛在脑后。


这是我的家庭

这是更多的中国家庭。

日子还是美好的。

我现在很有干劲。

我蹲下来,弯成一条河。


我爱的人越来越好看。

爱我的人越来越多。

当我在风中站起来,我意识到

如果真的走出自己

我必将像深圳的勒鹃花那样灿烂。


2015/07/28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7


我任由那棵树疯狂的生长,我坦然。

树的生长无关乎我啊,我任由我的生长

我坦然。我的生长只关乎我啊。

我爬到一座山坡,我孤立出自己

我不想叨扰你们。你们都挺烦恼的

有工作有老婆孩子的。有那么片刻

空气在植物上升腾起来,我可以看穿它们。

坐在石头上,周围空无一物。

我这么样一个人,有着我这个年龄才有的

敏感。我想起一本书里的一个波兰人

一次旅途中的蹩脚老人,一个流浪歌手

一棵屋前的树。这些都过去了。

在这个暴雨不止的夏天,我通过一首首诗

将夜晚溺在水中。我幸福极了。

我心中有鲜花盛开,繁茂自我。


2015/07/30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8


在我不能忍受之处,我忍耐。

然后见繁花似锦。我无法触及的理想

总有人帮我实现。我站在星空下,看繁星闪烁

我以我的心情站在星空下,看繁星闪烁

对待每个物,我有每个物的想法。

不快的事影响我一般不超过三分钟。

我在努力,祛除不快的观念。

建筑物背后的池塘,不断歌声回响

消失在深夜的黑中。

如此的黑,一个胖子站在一个瘦子前面;

如此的黑,两棵树之间的阳光明媚;

如此的黑,我斜躺沙滩,一群鸟飞过视野;

如此的黑,公路对面一间小作坊;

如此的黑,小作坊里走出一个胖妞,她是我情人。

所有的黑都在努力将我和我们区分开来。我欢喜。


2015/07/30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49


我居住在一个地方,很多年

成为一个地方之人。我想搬家

我羡慕,经常四处游玩的人

在一个人身上

有无数个新的地方长出来。


走了很多路停下来,

有一句话涨得肚子疼。

这是一个沾了颜色的句子

找上了你,你最好别动,你一动

它会长成一间神志不清的房子。


房里有醉鬼、失业者、流浪歌手

政客、警察、举着酒坛的人。

我上楼,不断有裸男下楼

其中一个猛回头,吓我一哆嗦。我想了想

跟着他们下楼,他们微笑着

像刚刚被打开过的样子。


2015/08/09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50


一场大雨冲走很多东西

路面干干净净的,叫人不适应。

我不是那个波斯王子,在贫民窟

遇见一个国王。这是坐地铁见客户时

看过的一部电影。看完电影突然没了见客户的心情

半路折了回来。“你好,很抱歉。我在路上

遇到一个待产孕妇,现正送她去医院。”


亮光穿透玻璃。

周末下午的时光

是有光泽的,像处女

映射在后车镜里的影像。

我咬着牙在电脑上敲出一行行文字:

他脸色不好看,不能归咎于一部外国电影。

很多人从窗前跑过,也可能是一个人

换了10套衣服分10次从窗前跑过

故意混淆你对本体和喻体的理解。


这个下午在无数个人影里被翻新了多次。

我翘首张望,直觉上,像在等某一个人。

实际上我心里清楚得很,我刚刚取消了一次约会。

在意识里,你认为有一个人在某个城市像你一样

东张西望。喧嚣在附近,我在写诗

心理上,却被一个小说里的人物

不断修改我的寂静。原谅他吧,一个来自小城市的人

四周像红花苜蓿一样合拢了。再紧一些吧,这一天

将被香气封起来,直到院子里两棵老桃树同时开花。


2015/08/09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51


有时我会忘了天是怎么黑下来的。

我对时间的感觉多半

来自这一天的工作量以及我的客户

是妹妹还是姐姐


政要还是作家。话说回来

戒烟一段时间,我并没发现自己

有多不一样。每天徒万步以上

汗水把我带到另一个地方。


问题在于一切都在变。

每天都有新鲜的姑娘加入这个队伍

我赤脚时是不必在乎她们的胸脯的。

我曾跟踪一个中年妇女和她的顾客

跟到她的出租房楼下。没啥好说的

我不能像毛驴一样每天在一个圈圈里转悠。


8月13日这一天敏感少见。

无法想象几十位和我年龄相仿的青年

居然埋葬在了硝烟之中。

在电脑上的图册里一个男子

在白布后面

低下脑袋。

我瞬间意识到了我的呼吸

并不是最后一次

却有了骨折时的突兀。


2015/08/13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52


风通过承载之物被看见

很多很多星星通过闪烁对话

我在翻译。


这一颗星星比另一颗更亮,它说的话少。

这一颗星星比另一颗稍远些,它说的话更少。

少之又少的星星将隐没在多之又多的星星上面

它们太沉默了,因此又黑又高。


我躺在草地上

与躺在顶楼的游泳池里看到的星星

绝不会是同一批星星

我认为。

每时每刻有不同性格的星星轮流出来巡逻和闪烁。


暴雨来了

人们逃进屋子里。

街道空空都是雨声,房里都是涌动的人影

这时所有的星星是最需要被认知的,它们不闪烁

我们需要这样了解彼此。


2015/08/13


立体主义的年轻人53


在我们活得好好的时候

我们想去死死了就好了

当死来了我们又不想死

哪怕比之前活得更糟糕

  • 标签:深圳罗湖乐园路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憩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憩园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陈彻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共计打赏100邻家币
  • 分享到:陈彻评委730积分2015/09/17 16:47:05

    评一首诗好不好到底需不需要理由呢?我一直在困惑这件事情。我曾经跟很多人说过,憩园是个拧巴的小孩,他的诗也是非常拧巴,他和他的作品就是反意义的一个存在,或者他们的目的就是颠覆和消解一切意义。我莫名地喜欢这种叛逆,这个世界主义太多、意义太多,颠覆它,嘲弄它,是一件有革命性的事,单从这方面讲,我和憩园是同路人。另外,我热爱金鱼跳出鱼缸那首,那篇是我2015年读到的最好的诗之一。

    分享到:憩园2015/09/17 18:38:54

    现代诗的现代性,不仅仅是体现在言说形式和结构的不设限,更主要的是——现代诗更接近现代社会,接近现代人的言说习惯,接近现代人的魂。

      回复
  • 分享到:憩园3550积分2015/09/12 17:43:06

    我们对一个东西的理解往往是概念性的、意义上的非此即彼,或者是所谓多元化的。其实事物本身可能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哲学、诗歌、艺术、矛盾等,都是人创造出来为了服务于人的需要、快乐和享受目的的。最后,往往被这些东西所牵累。为摆脱和自我解救,我们会不断再创造新的东西,尽管这些最后也注定要沦落为牵累。

      回复
  • 分享到:憩园3550积分2015/09/09 19:47:16

    在我的写作里往往会出现真实的场景和人物,这会给读者造成一种亲切和暧昧的直觉感受,这不是我刻意为之的,也自然不是我所诉求的,其实,我也没什么诉求的。我的写作可以是利刃,也可以是绵软的大腿,无论何种感觉上的东西,只要最终都能在你那里找到可以理解的理由,和可以栖身的地方就行了。

      回复
  • 分享到:张夏9880积分2015/09/17 21:16:31

    “憇园是个拧巴的小孩。”我深有同感。

    分享到:张夏2015/09/17 21:16:50

    分享到:憩园2015/09/18 09:17:15

    夏姐姐咋也知道?彻彻居然把我的秘密全部公之于众了,太过分了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41
  • 11100
  • 33
  • 355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王福日评》
  • 陌上花
  • 保定李立军(老李飞刀)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