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消失的电梯
    消失的电梯……


困在电梯内不过十分钟,朱衣典却觉得恍如大半辈子。


一.

爸妈是上周日到深圳的。

周日是朱衣典难得的懒生活日,但这天他却没睡好,一大早就起来开车去接爸妈。坐了一夜卧铺,爸妈的气色反倒挺鲜灵,像打蔫的青菜被泼了一瓢水,每个毛孔都伸张着,刚出站打望两眼,他们就叽喳开了:空气好啊,比我们想的还要好。

几年没来深圳,朱衣典隐隐知道他们这次为什么来,但他没问,爸妈会找个时候好好跟他谈的。

中午他带俩位老人去附近的购物娱乐城吃海鲜自助餐。起先朱衣典还怕俩老吃不惯,给他们拿牛排羊排,却发现有痛风的爸爸最爱吃北极贝刺生,还一口气吃了三碟。

吃到第四碟时,爸爸放慢了速度。衣典。他说。眼皮眨了眨,没抬起来。

你爸爸和我想跟你正式商量个事。妈妈接过话头,瞅爸爸一眼,又转而瞅他一眼。

有事你们说。朱衣典正津津有味地对付一碟三文鱼刺生。

上次也跟你提过的。爸爸喉咙一滑,咽下口贝肉,你小弟,我们一起商量了几回,还是想他去读书。

读书?!

是啊,回来复读两年,再考大学。妈妈补充道。

那,那小弟本人想通了?

他当然想通了,以前不懂事,现在人长大不一样了。妈妈又补充道。

你小弟他考上大学倒不难,你也知道,他以前是从市一中退学的,还是尖子班,复读班的老师也说了,照他的资质,努力一番,考个一本还是极有可能的,我们这样的人家,作难的是别的事。爸爸终于抬起眼皮,定定盯向朱衣典。

朱衣典点点头。他明白了。

上次电话中,爸爸就跟他提过,小弟可能要复读考学,要是考上大学,学费生活费,家里是出不起的。

朱衣典飞快在心里算了算,大约要十万多。四年本科。

他现在在那个玻璃厂,效益是不错,但那终究不是一辈子的事。妈妈叹道。

朱衣典又点点头。认真吃他未吃完的三文鱼。

最后一块软糯的鱼肉滑进肚子,他满意地抹抹嘴,打个嗝:爸,妈,我了解了,读大学的费用我来想办法,小弟要读书就好好读,这才像个样儿。

这话,其实几年前他也跟爸妈说过。


二.

夜里没睡好。

睡眠总是很差,像浮在海面上的薄塑料袋,被浪打得颠颠波波,还随时有被打穿的危险。整个上午,衣典又累又困,昨夜梦里追电梯一定追了很久。奇怪,他怎么会突然梦见电梯呢?不知哪幢楼里,他急着赶电梯,弓身,如内急的人需要厕所,那电梯,明明就在眼前,手伸长点即能触到似地,却如何也到达不了,如一条地平线,他跑啊跑,双腿尽力划张,快要飞起来,仍是不行。

使劲揉把脸跨进办公室,秘书早已等得一脸毛燥。

朱总,昨晚有测试项目出问题了。

衣典没太在意,又揉了把脸,揉得五官扭结,项目出问题不是什么稀奇事,他负责的项目多,几乎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问题。

是美国那个项目,对接不上。秘书堵在他面前,瘦小的秘书竟然像堵墙。

很快,朱衣典便了解了情况。货物运到美国准备做准入演示,却发现设备对接不上,测试人员只能不停找托词敷衍美方客户,客户给出三天时间,说是三天内演示不成功,他们就考虑更换合作方。

美国项目公司已经集中攻了五年,投入大得惊人的人力物力,是公司冲出亚洲实现国际化的重要据点。

整个上午下午,衣典都在开会,召集研发部市场部客服部,一遍遍地讨论应对之策。轮到研发负责人发言时,戴眼镜瘦成一根竿的男人说,一个瓜扯一根藤,我们研发反正已经尽力了,出问题也没办法。

什么口气!衣典生气地敲了几下桌面:谁没尽力?管你们尽不尽力的,三天之内,没有解决方案出来,我打个报告上去,你们就都准备卷铺盖走人吧。

中途休息时,手机进来一个熟悉的号码。衣典知道又是物业管理处,他们像牛皮糖一样,又黏又韧。

我没空跟你们瞎扯。衣典不等对方说话,先爆出一句。

朱先生,你考虑好了没?大家都在等你,不要因为你一户,耽误大家的方便。对方是个女的,听起来还挺礼貌。

我没空,也不用考虑。衣典伸出食指,狠戳挂线键。


三.

到家已经夜里十一点半了。

电视开着,屏光一闪一闪,幻变的彩光中,沙发上的人搭头缩身闷坐。朱衣典过去正要说话,发现爸爸睡着了,鼾声阵阵。

他内疚没能早点回来陪爸妈。

啊,衣典回来啦!爸爸听见响动,猛地弹开眼皮,揩揩嘴角,怎么这么晚,饿了吧,我去给你煮点宵夜。

朱衣典用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歪身往卧室那边探。

你妈早睡了,晚上坐电梯时受了惊吓。

惊吓?!

朱衣典放好包,回屋脱去衬衣,单穿一条精棉齐膝短裤出来。

哪个晓得郎个回事,撞鬼了,走着走着的,电梯突然“噔”地往下掉,掉了两层楼,又接着往上走,吓得人魂都飞咯。

你妈当时就吓得面色苍白。爸爸夸张地比划手势。

衣典安慰了他一番,让他也去睡了,看得出,爸爸也吓坏了。

坐在客厅吃水果时,衣典望了望大门,大门外面即为电梯。

下午那个电话,就是关于电梯的。

电梯早在一年前就开始频频出毛病,三天一小修,五天一大修。那时,他才刚搬进小区。

说起这片小区,不算很新了,八年前刚刚开盘时,衣典来过。是来这一带找房租。路过小区门口时,他被售楼员拉住。

先生,买房吗?我们小区是新开发的高尚住宅,仅剩最后两套了,再不下手就没机会啦!

衣典当然不会信他这一套。售楼员不依不饶,强拽他进售楼大厅,倒上茶推过两张户型图,又是比划又是按计算机。

你看,只需首付十万,你就可以买这套坐南朝北板式结构带入户花园一百平米的房子。

好东西下手要快,我们这房子抢手得很。

周边配套好,距市中心不远,背面又是公园。

衣典任他说,惟见售楼员两片薄唇噼噼啦啦打快板。

后来当然没买。他是来找房租的,原先那个房东要收回房子自住,这一带离公司近,生活什么的也舒服方便。至于为什么没买,倒不是十万块首付的问题,他手上的钱差不离,但衣典觉得太突然了,他才刚来深圳两年,心还有点飘忽,房子嘛,慢慢来,将来可以买个更好的。

谁知一失足成千古恨!

八年里,衣典无数次动了买房的念头,也无数次到处看房,比较来比较去,心心念念的,竟然是这片小区。

水涨船高,那些新房就不提了,这片小区的二手房,也暴涨到了五百万,衣典牛脾气上来,还就非买它不可,当初送上门的女人,现在扭过头不理他,他偏偏咬住不放。

他像一个赌徒,手指头轻点几下,将八年来攒下的所有存款全部奉上。

房子确实挺好,越住越觉得好,越是黏它。惟一不好的,是电梯。简直想想就令人恼火。

经过业委会和管理处共同协商,决定给小区更换一批新电梯。小区不大,二百户人家,六幢十五层高的住宅楼,每幢一梯,拉扯将近一年,开会游行几番,业主们基本都同意更换,也就是说,每户要缴一万块的新梯购买费。

但是衣典不同意。

他自然不会同意。八年前小区新开盘时,电梯是开发商送的,质量不好,好歹能用,轮到他搬进来,不但比别的住户贵出十倍的房子钱,还要缴一万块买新电梯。

当然不是钱的问题,是他想不通,一团大疙瘩,堵塞心脏,堵得他气不顺,血不畅。


四.

弟弟现在上班那个玻璃厂,在老家镇上,镇上有许多玻璃厂,不过短短几年,磨菇一样腾腾冒出来,快要把镇子覆盖。

那些玻璃厂效益都很好,附近老老少少都去厂里干活,还是忙不过来。

妈妈说,也是怪,村里人这几年得怪病的多,前几天刚死了一个,才三十几岁。

爸爸说,怪什么怪,风水不好,你不知道啊,现在建厂那片,原来是片坟地。

妈妈白他一眼,你当我真不知道?我要一点也不懂,会这么支持老幺考学?

壁上挂钟时针走到“1”和“2”之间,衣典才刚下班到家。客厅竟然还灯晃晃地,爸爸妈妈都没睡,坐在沙发上木瞪瞪地看电视,像两尊泥偶。

本来要加通宵班的,美国测试项目一点进展都没有,研发部说设备没法改,投入一年时间研发出的东西,现在说改就改是不可能的,又不是捏泥人。转而求助市场部,让他们再跟客户谈谈,看看是交货期延后,还是重新修改方案。市场部却直接给个臭脸,公司要你们测试部来干嘛,吃干饭的吗?轮到你们冲锋陷阵,就推这个扯那个!

知道爸妈一定放心不下,衣典十分内疚地向部门同事们表示歉意,同事们打着呵欠,说朱总放心回去吧,一切有我们呢。衣典慌慌踅出实验室,差点踩了一个同事一脚。实验室空出的位置,摊开垫子打了几张地铺,垫子又旧又脏,一看就是长期使用过的。

累不累,你妈给你留了碗肉汤,先去吃了吧。爸爸起身去厨房热汤。

衣典边喝汤边瞅爸妈。他妈赶紧说,人老了睡眠少,难得陪你说说话也好。

于是就聊天。

还是聊弟弟,爸爸说,弟弟打算考省城那个大学,就是衣典当年考上那所。

衣典嗯一声。他也建议过弟弟考那所大学。那是所百年名校。他爱它,像初恋,他曾经在那儿上了七年学,直到二十六岁南下深圳。灰白墙面的民国风格矮楼,顶着黛青的屋顶,秀气的木格红窗外,爬满翠碧的常青藤。学校所在的省城,当然也是一座古老的城市,衣典永远记得初初见它的模样。是一个黄昏,他提着行李到达,骑着自行车回家的人们如井然有序的鱼群,闪着银光滑过杨柳拂扬的马路,车龙头晃悠一把小菜,车鸣声人语声,混合淡淡的烟尘,顺着路边的楼房一点点袅上天空,那天空,悬轮夕阳,青青白白,新晒过的厚棉布样。

似乎跟他想象中的样子差不多。

你弟弟现在是收心了。爸爸叹口气。

衣典当然懂爸爸的话。弟弟一直不安分。弟弟收心,也许是因为年纪也二十好几了,也许是因为有爸妈在身边。

爸爸妈妈如今也住在镇上,衣典给他们买了套新房子,跟二妹三妹两家相邻。原来山上的老宅,爸爸有时还回去看看,借口说他养了鸡在屋里。妈妈任他回去,一走一天也不多问。当初政府要采矿来收房子,爸爸病了一星期。

你说你弟弟考得上吧?爸爸小心地问。

衣典喝口汤,肉汤又香又浓。

要看他本人努不努力了。他抿抿嘴,说,靠个人吧,世上无难事。

妈妈既怜爱又自豪地瞟瞟衣典,老幺要是像衣典这样努力,哪间大学考不上?!

妈妈说得没错。衣典直到现在还记忆深刻。没完没了的自习补习。破旧的教室里,前面几个大字:命运在你手上。后面一面倒计时牌。堆积如山的题卷,衣典强撑着做,为了让自己心中有数,他想了个小办法,每完成一张题卷,就往书包里的小袋内丢一粒米。


五.

一大早地,管理处那个女主任就打来了电话。

朱先生,你到底交不交钱,小区其它业主的款都基本到位了,就差你了。

衣典不在乎是不是光差他。

我没说一分不交啊。他也不客气,不是早就说了吗?要我交,我就只交八千,一分不能多了,我少住八年,没享受到免费好电梯,折扣本来该更多的。

  • 标签:电梯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谢端平打赏了500邻家币
  • 胡野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朱铁军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朱铁军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张樯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曾楚桥打赏了1000邻家币
  • 王国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王国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孤独的根号3打赏了1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刘菡萏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笑笑书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0邻家币
  • 白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陈彻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5/09/28 04:10:55

    因为无法藏拙、不允许犯错,短篇比中长篇更难写。这篇短小说,功力毕现。电梯作为带有隐喻性的介质,将一个布满压抑临界与失控危机的城市像素无限延展,你会在作者不动声色的叙述中看到无数消失于微处的隐秘符号,被工业吞噬的村庄,跑死的半仙,无踪的姑娘,纯粹青白的时代与梦想,以及城市冲涌着的不安、自欺欺人的职场、面目模糊的邻人,一切都在时间的推进中飞速雾化直至再次消解。所谓静水流深,此文写得从容洗练,成熟沉稳。

    分享到:游利华2015/09/28 11:58:11

    铁军老师的点评果然功力深厚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5/09/26 11:04:49

    《消失的电梯》以干净的文字,简洁的叙事,自然的转承,传神的写意,冷艳的基调,展示了作者理性洞彻的文笔。 来自农村的博士朱衣典参与并见证了深圳高速发展的现代化建设。让自己在龙门一跃后华丽转身为这座城市的佼佼者。面对超负荷工作、原生家庭的生活压力,他选择了一个人孤独地扛下。

      回复
  • 分享到:王国华评委1700积分2015/09/17 16:08:46

    写中长篇小说,可以老老实实讲故事,写小小说和短篇小说最好有隐喻。否则小小说成了段子,短篇成了“故事会”。我从头至尾就把本文中的电梯当成了叙述中的一个道具,一个隐喻(如同结尾那个消失了的钟,忽然插进来的人物“刘半仙”),它的问题解决与否,和美国订单解决与否,同等重要又同样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都是本文必需的元素,让一个短篇承载足够多的信息,让小说更加丰满,让这篇小说要表达的生活更加多元、真实。

    分享到:王国华2015/09/17 16:09:43

    洋洋洒洒写了一堆,最后删至199字。

    分享到:游利华2015/09/17 16:23:12

    先谢王老师。另外,强烈要求邻家把王老师的评论贴完,让我好好学习一下。

    分享到:王国华2015/09/17 16:40:18

    这是浓缩本,内容差不多,只是字数少了,O(∩_∩)O~

    分享到:游利华2015/09/18 12:38:53

      回复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5/09/14 10:05:14

    有个写小说的朋友说,说来说去,其实,小说就是写纠结,人生的纠结。纠结这词儿用得好,你看,我都往五奔了,按理,明事儿了,却仍坐在粥桶里,不时跟人亦跟己纠结。贾宝玉和西门庆在女人堆里纠结,有了情和色两个经典。朱衣典纠结,缠蛛网里,越缠越紧。一个烂电梯,或是这个城市的隐喻,整天背了那么些纠结上下通达,但有时候也是个黑洞,会吞没了你。佐了这部电梯,作者写出了纠结,写出了庸常日子里的小痛感,我推荐它。

    分享到:笑笑书生2015/09/14 10:49:17

    郭大哥名不虚传

    分享到:游利华2015/09/14 12:48:43

    “坐在粥桶里。”老郭这比喻好神。我看你这个粥桶是好东西,反倒让你越来越明辙,渐渐入道,所谓道在粥饭中。并谢青眼。

      回复
  • 分享到:陈彻评委730积分2015/09/11 16:27:53

    朱衣典以对抗的姿态应对生活,面对世界给他施加的压力,他不服不忿,但在工作面前他不得不低头,这股气无处发泄,便发泄在明知该掏钱换电梯、却就是卡在一千多块钱上不让步,虽然自己也饱受问题电梯的折磨,却还是要较这股劲。好小说都要让读者感受到人物的别扭:写一个顺理成章的人物不是小说的任务,而写一个别扭的人如何在这个顺理成章的世界上生活,才是小说的目标。游利华的小说总能做到这一点,令人佩服。

    分享到:游利华2015/09/11 17:09:24

    我一上QQ就收到邮件了,对于彻彻,谢谢是多余的,我还是拿出实际行动来,下次浮三大白更好,我先干,你随意。

      回复
  • 分享到:笑笑书生10520积分2015/09/12 22:43:04

    读游利华的小说有点像读刘震云早期的作品,里面总有一些拧巴的人物,有着拧巴的思想,做着拧巴的事——一步一步地走出个拧巴的人生,即将,正在,或已经。朱衣典就是这么一个形象。他是小说人物里少见的中高管阶层,但无论生活、家庭、工作还有没有这么着墨的理想,都充满了疲倦、烦躁、对抗、荒诞,总之,拧巴。游利华对这一群都市人的把握很见功力。写法上,我甚至看到了古龙式的简洁;在意识的挖掘上,可谓笔笔到肉;结构上,

    分享到:笑笑书生2015/09/12 22:45:24

    现实与记忆相互交织,但并不突兀。老实说,生活中我非常讨厌这样的角色,他们在人生的各个层面吊着、荡着、挤着、撞着,从来不会传播一点正能量,这篇小说加深我这种偏见——这显然是小说创作的成功。

    分享到:游利华2015/09/13 12:53:25

    书生说得对,他们在各个层面吊着、荡着、挤着、撞着。感谢书生的认真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6
  • 9000
  • 7
  • 77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