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蛙


讲我的故事之前,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父母就离婚了,我是跟着哥哥长大的。我叫宁若焱,我哥哥叫宁若泉。还需要申明的是,我和哥哥的名字不是父母给的,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就如我们后来的生活。也就是说,尚在年弱,我便过上了四处奔走的生活。因为哥哥的宠爱,我没有辍学,但他的工作不稳定,我的学校便被迫换来换去。老实说,我是不热爱学习的,我厌倦了新的环境。学校里那些陌生的老师和冷漠的脸庞都使我感到厌烦,没办法适应。

读书时期的记忆已经有些混乱了,只记得那会,我特别渴望长大,然而我一直不长个。我哥说我得长成大姑娘了才能和他一样去工厂里上班赚钱。我不记得是怎么毕业的了,那段时间有点空白……反正是,有一天,我就真的长大了,如愿走进工厂拿到了工资。后来,我又开始厌倦打工的生活。然后,我才知道问题出在我自己的身上。我哥哥是知道我的问题的,所以他常常将同事叫到家里来玩,还热衷于派对。

在哥哥的生日派对上,他将韩桉拉到我面前,介绍说:“他叫韩桉,桉树的桉。桉树又称玉树,黄金树。”我淡淡地点头。哥哥走后,韩桉搬了一张小板凳过来,对我说:“宁若焱,你刚刚应该说你好啊。”

我皱着眉头,头也不抬地反问他:“为什么?”

“那样至少还有点礼貌。”他说。                                                                                

我想说我讨厌没话找话讲的男人,不过,忍住了,对他笑着说:“我的礼貌只给我的朋友。”在说这句话时,我将头昂起来,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看他。韩桉显然被我突然抬高的姿态吓到了,他眨了眨眼对我说:“我是你哥的朋友啊。”我也讨厌做作的男人,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并不会爱屋及乌。而且,麻烦你将乌字听成鸟字。”我的声音变了一点。

韩桉不怒反笑,问我:“怎么理解?”我懒得理他,低下头去沉默。

“你会反感男人跟你搭话,你哥已经事先跟我讲过的。我之所以愿意自讨没趣,是因为我以为你会愿意有个人跟你聊聊。如果打扰到你,我很抱歉。”韩桉说。光听他的声音,并不反感。

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韩桉的头发梳得油光发亮,应该用的是摩丝,头发上还残留着白色的屑。我对这个男人的品位实在有点不敢恭维,在心里暗暗说出“油头粉面”这四个字。我的表情一定冷到了顶点,终于,韩桉起身离去。然后,我听见客厅传来他的歌声,唱的是《挪威的森林》,声音沙哑。


2

哥哥问我:“你觉得韩桉怎么样?”

“你问的是他哪个部位?”我将眼皮从书本上抬起,认真地反问。

“嗯?你随便说说看。”哥哥脸上现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我装模作样地回忆了一下,故意将语速放得特别慢,说:“他的头发,很糟糕啊,我建议他除了抹摩丝应该挑染一两根,那样才比较洋气嘛。皮肤呢,太苍白,看起来不够健康。手形,比较粗糙,相学书上说这类的人不温和……”

哥哥打断我:“你看得很仔细,你怎么还注意到他的双手了?”

我有点不耐烦,忽然觉得这个话题很无聊。我将眼皮耷拉着,说:“他走出去搬板凳,我无意间瞄了一眼。”

哥哥笑,不厌其烦:“那,还瞄了哪几眼?”

“没有了。”我说。

“真没有了?”哥哥追问。

我的脾气迅速变坏,低声嚷:“你真的很烦!无聊。你再这样问,我发誓以后都不再参加你的生日派对了啊。”

哥哥无可奈何地退出我的房间。

无心思再看书。每每这样无端地冲哥哥发完脾气后,我总是要自责好久。环视这个不到60平米的小家,我的心有些酸楚。这是哥哥分期付款买的小房子——我们在深圳能有一个家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当初为了筹够房子首期款,哥哥经常加通宵的班。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是哥哥辛辛苦苦、一件一件慢慢添置回来的。

这个家,是哥哥给我的。

习惯性叹气。走到客厅,哥哥正在看电视。我低着头,轻轻坐到他旁边。哥哥不看我。我的眼睛望着电视屏幕,过了好久才有勇气调转头来看哥哥,我说:“哥,对不起。”

哥哥怔怔地望着我的脸:“嗯……焱儿,你知道吗?哥哥只是想你早点有一份踏实的感情而已……毕竟,你不能和哥哥住一辈子的……我觉着韩桉是个不错的男人。”

我忍耐着。“……哥哥,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一定要谈恋爱?抑或是说,为什么你非得认为女人一定要结婚?哥,请你告诉我:结婚为了什么?生孩子?还是生活下去?女人难道非得生孩子吗?女人不嫁给一个男人就活不下去吗?……”我的声音有些激动,音量并不大。

“结婚是为了爱情,你必须意识到这点。恋爱,然后和你爱的人组建一个家庭会让你感到幸福。”哥哥说,表情平静。

我将眉毛挑起,脸上带着冷笑,嚷:“说得好!就算是为了爱情。让我们先来讨论一下大多数的善良人们口中伟大的爱情——我们的父母,他们之间有爱情吗?你身边的人,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人,走进婚姻后,还有爱情吗?你没听说过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除了爱情这个借口,婚姻还剩下什么?物质交换、利益交换……为了爱情?你如果说为了寂寞更容易使人信服或接受。如果,只是恋爱,不要婚姻,倒勉强可以接受。但是,哥,我说过了,我不想恋爱,我不属于世人口中所描述的那种爱情。我并不无聊啊,我不需要婚姻,也不需要恋爱,我是甘于寂寞的。”

良久,哥哥轻轻地叹一口气。事实上,为了这样的问题,我们已经争论了很多次。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哥哥不愿意再守护我?我让哥哥觉得很累吗?还是哥哥有了成家的念头,所以想早早地把我嫁掉……我不敢胡思乱想下去。我不相信哥哥会有这样的想法,不然,当初他就不会在爸妈离异时毅然选择和我单过。


3

星期六,我在新华书店碰见韩桉。是我先看见他,却装作没看见。我刚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却从后面高声叫我的名字。

他叫出来的两个字是:“焱焱!”

我毫不客气地翻白眼,质问他:“请问,我跟你很熟吗?”

韩桉笑呵呵地:“你这话太不成熟了,见到认识的人打招呼是一种风度啊。”

他的意思是在骂我没风度,我皱起眉头,语气十分不客气:“先生,我只是在问你,我们之间有熟到互相可以叫小名的地步吗?”

“可是,我和你哥是朋友,你可以将我也看作是你哥啊。”韩桉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紧张。

我不想再同他讲话了,索性说:“好了,你的风度也显摆过了,那么,再见了,绅士。”

韩桉跟在我的后面,一边走一边说:“哎,你等等啊,我们同路。”

我将原本加快了的脚步停下来,话锋一转,问他:“听我哥说你要去我家?”

“是。”

“哦,热烈欢迎你去我家,我哥热烈,我欢迎。不过,我现在要去步行街逛逛。你先走好吧?”我客气起来。

韩桉迟疑了一下,说:“好的。”

我站在原地不动。韩桉走了几步,和我并排站着,问我:“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说:“你先走。”

“我是绅士啊,所以女士优先。”韩桉不紧不慢地说。

“好。”我说,掉头便走。想着他也不至于这样厚脸皮跟踪我。

韩桉果真没有跟上我,我走了很远后回过头,看见他正朝我家的方向走。

我在步行街后面的真理街租到一间出租屋,这是在遇见韩桉时忽然决定的事情。直觉告诉我,从此后,韩桉会是我家的常客,不请自来的那种客人。


4

天已经很晚了,我的手机在一个小时内响了好几次,不用看也知道是我哥打来的电话。每次我都说:“正往回走呢。”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哥哥开始沉不住气,说:“韩桉已经走了,你快点回来吧。一个女孩子这么晚还不知道回家?”说到最后,哥哥的语气里分别带着抱怨。

确实,一直是哥哥替我担心。我想,是我该独立的时候了。

回到家,哥哥又在看电视。最近,他很喜欢呆在客厅里。他只是做着看电视的样子,我知道他的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由此想来,他是宁愿对着电视也不愿意再对着我了。

“哥,我回来了。”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一到紧张的时候,就会这样。

“嗯。”哥哥连头都不回。以前他不这样,这段时间是有些奇怪的。

我愣了一会,然后走进卧室取睡衣。路过客厅时,我说:“哥,我去冲凉了。”

哥哥“唔”了一声,表示有在听。

我下意识地吐出一口气。走到浴室门口又回过头,对哥哥说:“我有一个朋友今天硬拉着要和我合租房子……我头脑一热,还真的答应她了……那女孩是江西人,待人特别好……我们今天还当真看中了一间出租屋,蛮好的,价格又合理。后来,我们付了租金……那地方离我上班的地方也特别近。我寻思着明天就搬过去,反正租金都付了……”

哥哥回过头看我一眼,神情很严肃:“你今天瞧见没有?”

我不解:“什么?”

“今天,韩桉的头发上没有白色的摩丝屑,韩桉看起来黑了很多……从我过生日的那天到现在不过一周时间,韩桉愣是把自己晒成这副模样了……韩桉的手形是很粗糙。可是,我记得在没有见到韩桉之前,我们工厂有一个男孩给你送玫瑰,你跟我说瞧他十指光滑成那样,八成不是吃苦耐劳的料。而且,这样的人不温和……焱儿,你想逃避什么?……从这房子里搬出去就可以逃避一切吗?”自爸妈离婚后,这是头一次,哥哥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讲话。

我没办法在这种氛围下跟哥哥对话,怕自己的坏脾气一发不可收拾。我并不情愿老是跟哥哥说对不起。

我模糊地想:也许仅凭这一点,我也要选择离开的。

我挺了挺脊背,提高声音说:“哥,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必须搬出去住了。”

哥哥不再看我,他将电视的音量调得很大。

我走进浴室,在心里打定主意:不管怎样,明天一定要离开这里。

准备入睡的时候,哥哥敲我的房门,柔声问:“焱儿,你睡了吗?”

我起身打开房门。哥哥说:“我知道没人拉着你去合租房,我也知道我的焱儿长大了,终究有一天也是要离开哥哥的……我答应你在外面住一个月,一个月后,你自动给我回来。”

我挤出笑容,说:“谢谢你,哥。”

哥哥点点头,转过身走了两步后又回头,说:“哥哥只是希望能经常看见你的笑容。从内心不由自主发出来的那种笑,很快乐的,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对于我来说,笑并没有分得那么清楚。什么样的笑对于我来说也只是嘴角在动而已。

可是,我对哥哥说:“我明白的。”

哥哥去睡了,我也倒头便睡。半夜,醒来上厕所,哥哥的卧室里亮着灯。哥哥舍不得我离开,我是知道的。我心中不安,可我又觉得这样的决定对哥哥和我都比较好。


5

星期天一大早,哥哥就来替我收拾要带走的东西。除了几本书和一些衣物,我没什么要拿的东西。哥哥很主动地要替我将衣物放进墨绿色的皮箱里,我只好悄悄地将内衣、内裤藏在双肩包里面。

我们正在默默地吃早餐时,门铃响起来。

  • 标签:宁若焱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张樯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郭建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郭建勋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孙夜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更多
  • 孙夜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王威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范明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范明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张谋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陈彻打赏了10000邻家币
  • 陈彻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段作文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我在人间打赏了1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陈彻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范明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王威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孙夜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郭建勋评委1650积分2015/09/28 23:30:19

    有点考验阅读耐心和智慧的一个小说,蛮有机心的,看似松松垮垮的情节铺展埋着的是动魄惊心的“核”,明明晦晦地讲述这个时代的“病”。好的小说该提供给我们可能中的不可能和不可能中的可能,本文作者优游地在可能与不可能中穿插,就我所精读的此批次的小说之中,此篇当属上乘之作,若跑马观花,则又另当别论。略有遗憾之处,文字稍显芜杂;论述句甚夥,且所论多寻常,难说机警;嫖赌之情节等,未深虑,有大路货之嫌。

    分享到:唐诗2015/09/29 08:19:26

    谢谢老师宝贵意见,下次改的时候我知道怎么动笔了。好怪,之前好不喜欢改自己的东西,老觉得写下的那些字都“落地生根”了似的,现在不是,还是要多改。想多听听老师们的意见。

    分享到:唐诗2015/09/29 08:22:11

    此外,谢谢打赏。

      回复
  • 分享到:孙夜评委660积分2015/09/28 16:13:00

    佳构。若不是主人公定位成失忆症患者,一些情节无法贯通,但结尾处谜底的揭开,立即照亮全篇,灰色的婚恋小说,转为精神成长的心理小说,由此更看出作者布局的匠心、心理描写的穿透力与沉着的语言掌控力。

    分享到:唐诗2015/09/29 08:15:35

    谢谢评委老师点评。感谢打赏。

      回复
  • 分享到:范明评委880积分2015/09/22 07:55:15

    一个因父母离异造成内心伤害、从小神经脆弱、但仍是在哥哥宠爱下长大的小女人,怀疑爱又渴望爱,在自恋、自负和自卑的心理状态下,患上了臆想症。小说以婚恋为主线,构思上虚虚实实,真假交替,符合一个患上臆想症病人的特点,在对话细节、心理描写上的把握是小说的优势,作者慢慢地写,像是精心完成一幅雕刻作品。节奏安排上略显拖沓,有些不必要的铺陈还是删繁就减为好。《青蛙》这个题目取的很有意思。总之,是一篇不错的小说。

    分享到:唐诗2015/09/22 08:10:33

    谢谢非常感谢评委老师中肯的点评。

    分享到:唐诗2015/09/23 08:12:12

    哦,还有要说谢谢打赏。

      回复
  • 分享到:陈彻评委730积分2015/09/12 22:44:56

    唐诗的语言操控能力一向优异,这次更是掌握了一个非常好的故事架构。叙述的颠三倒四、逻辑混乱是女主人公患有妄想症而导致的症状,这方面的叙述很精彩,让这篇小说显示出不凡之处。但中间部分冗余太多,女主人公跟韩桉的交往描述太多太多了,其中大部分情节所表达的意思都是重复的,而跟韩桉相比,更关键的人物海丁的交代则少了一些,最后结尾揭开的真相也很匆忙,跟前面大量冗余文字比,结尾难以说服读者。

    分享到:我在人间2015/09/13 20:35:10

    你不推荐也不能武断的作评,我觉得唐小姐的小说想女人写的小说,而很多女人写的小说倒像男人写的小说,这就是作者的优点。我不认识作者,无意为她美言,陈评委莫生气。

    分享到:陈彻2015/09/13 22:10:40

    我做不做评委都有评论的权利,你没有资格剥夺我的权利吧?我的看法属于我自己,你再不同意我也说了,你奈我何?我还就生气了,你能怎样?

    分享到:唐诗2015/09/14 09:47:02

    哈哈哈~你们两个人都很有意思。谢谢陈彻直言,我喜欢。这让我想到6月去云南支教。孩子们写“唐诗印象”:写对唐诗三百首里面的某一首诗的理解,也写对名字叫“唐诗”的来自深圳的这名支教老师的情感。

    分享到:唐诗2015/09/14 09:47:59

    孩子们不讲技巧的文本和语文,远比我想象得还要纯粹和可爱。关于我,有些说我是苹果脸、大眼睛,有些说是西瓜脸、小眼睛。我窃笑,这是不是也充分验证了那句“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分享到:陈彻2015/09/14 11:22:09

    说的没错,作品写出来就是要任人评说的。尽管我有意见,但好小说就是好小说,必须推荐。昨天评了没推荐成功是因为那时还没海选入围,推不成。

    分享到:我在人间2015/09/14 12:10:17

    陈彻莫生气,我的评论代表我个人观点,因为评委一般都是先看人,再看作品,人比作品更重要,如果大赛成为几个作者和评委的游戏,真的没意思。我所有的文章不参赛,以后也不会。

    分享到:唐诗2015/09/16 08:02:03

    陈彻是性情中人,看我在人间这名也应该是性情中人——对文不对人,不存在生气一说哈。谢谢陈彻打赏。

    分享到:我在人间2015/09/17 22:47:55

    陈彻其实非常可爱。我喜欢她的真性情,不虚伪。

      回复
  • 分享到:张谋7190积分2015/09/16 10:06:52

    读了一半这样子,上班时间被打断,后来匆匆看了结尾处,往上推着看了下,并没有通读全篇,也不敢妄言,但仍有话要说,时间现在都成了碎片,此篇小说描述拿捏的极有分寸,具体表现在叙事上的克制,这个一般写作者做不到,还有就是对人物有独到的精神传接,性格突出,极有内涵,涉及到一种内在思想的表达与呈现,这才是本质。

    分享到:唐诗2015/09/22 08:12:01

    谢谢。感谢张大哥赞美。

      回复
  • 分享到:段作文18930积分2015/09/10 16:20:56

    唐诗小说的语言越来越到位了。这是一篇相当精彩的青春小说。父母婚姻的破裂,不可避免地会给孩子带来心灵上的伤害。小说名为青蛙,只有读到最后,才能大体明白作者讲述了一个多么动人的爱情故事。爱与不爱,结不结婚,离不离婚,在历经世事纷纷扰扰之后,也许真不那么重要。小说最出彩之处在于结尾。或许生活本就这么虚虚实实,最真实的情感往往越发模棱两可。小说的艺术,除了架构,情节,更重要的在于语言。很活,精炼。

    分享到:段作文2015/09/10 16:21:52

    这么一说,好像也进步了。

    分享到:段作文2015/09/10 16:22:20

    好像我也进步了。

    分享到:因特虎老亨2015/09/10 19:39:17

    你们俩惺惺相惜啊

    分享到:段作文2015/09/10 20:39:42

    分享到:我在人间2015/09/10 21:45:45

    诗文自古不可分。你们这名字取得好。当然,诗的小说语句的运用一般人比不上,包括你--文在内。她的文字有重量。虽然过于偏重爱情故事。但在深圳没有几个男女作家能比肩,甚至根本没有……哈哈,玩笑。

    分享到:段作文2015/09/10 22:21:51

    @人间,

    分享到:唐诗2015/09/16 08:14:26

    作文兄好。

      回复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作者:唐诗2220积分
  • 社区:福永社区
  • 简介:我是唐诗,不是唐诗三百首中的任何一首。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42
  • 28300
  • 17
  • 222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