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夜


雨是在后半夜下起来的,谁也没想到那天晚上会下雨。

男人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在上班路上了,他把车子骑得飞快,刚闯过一个红灯,手机就响了。男人停下车,看到号码是女人的,他心里愣怔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高兴起来了。

女人是男人前同事,已经很久不曾联系了。两年前,男人在龙华一个片区当协警,认识了女人。女人是陕北人,小麦色肌肤,身材有着北方人的高大,比较丰腴而性感,如果不注重脸部的话,女人是那种很容易勾人涎水的女人。

男人了,圆脸,大肚腩,鼻梁上还端了一副眼镜,又因为头发略微卷曲,使二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像是四十多岁。

女人刚到片区第一天,男人就对她动了心思。

男人那年二十八岁,他想要女人了,他十九岁从西北到深圳打工,头些年过的都是混沌日子,没日没夜地上班,挣下不多的钱,然后吃吃喝喝,一年一年挥霍了自己的青春。到二十八岁,人近中年,又胖得像个球,一副未老先衰的模样,他心里才着了急。

在干协警的那段日子里,男人拼了命地对女人好,只要是女人的事,事无巨细,他都会抢着去做,就差没对女人说,你把内衣内裤也脱给我吧,我帮你洗了。男人还会讲笑话,他编了很多的笑话,绕着法儿逗女人开心。因为女人一开心,就会笑,笑得花枝乱颤,胸前的两砣肉也颠来颠去的,非常迷人。而这个时候,男人看向女人的眼晴会比平时要亮,带点火星子,狠狠地烙了过去。他知道女人能感受到这种目光的含义,女人比任何人都要敏感,哪怕是背对着,也能感受到狼一样的目光从后面摄住了她。

说到底,男人还是有些羞赧的,他并不敢多看,赶在女人厌烦前,眼皮一眨,就挪开了。他只是想要女人知道,他心里是有那点意思,他对她的好不是单纯的,是带有侵略性质的,他想试探一下女人的反应。

然而,男人并没能等到女人的反应,很快,所里出了一件事,在一次审讯嫌犯的过程中,因为言语上的不和,负责审讯的一个警察把男人他们几个协警叫了进来,对他们抛了个眼色,男人他们当然知道自己的职责和性质,就是协从警察办事,办警察不方便办的事和警察们不敢干的事。结果,嫌犯被打掉了三颗牙齿。

这事后来被记者知道了,登上了报纸,事情闹大了,所里必须要拿出一个交代,就把男人他们几个辞退了。几个打人的协警每人得了所里补助的一万块钱,走了。

离开派出所后,男人没有断了和女人的联系,相反,因为距离的原因,由先前的含蓄,变得直白露骨起来。男人向女人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后,想邀请女人过来玩。女人在龙华,男人到了福田,都是深圳市,说不远但也不近,搭地铁也得个把钟头。男人的这种邀请意图很明显而简洁,意思是你同意了,就过来,就是你过来了,就别走了,吃点夜宵,天黑了找个房间把那点事情办一办。却不想,引起了女人的不悦,女人一次都没有来过。

后来,大约是被男人缠得有些烦了,有一次,女人主动打电话给他,说她想买个苹果手机,但是还差了两千块,问男人能不能借给她。男人应允了,但是却也提出,让女人过来拿。女人不肯,说男人真想借,直接在银行转账就可以了。男人没有同意,他的心里忐忑不安,这年头最亲亲不过钱,他喜欢女人不假,他和女人是前同事不假,但仍然唯恐上当受骗,而且这会在谈到钱的问题上,他觉得,两人的关系远没有到知根知底的地步。

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男人告诉女人,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就什么时候给钱。后来证明,女人只是想找个借口,断了男人的纠缠。女人挂了电话后,没有再联系过他。

事情过去了一年,男人没想到女人还记得他,并且,女人在电话里告诉他,说她已经在福田了。

男人有些不敢相信,以为女人逗他,问女人在哪。

女人说:“在八卦路”。

八卦路离男人很近了,打的士,也就十几分钟,男人小心地问女人,“你是过来玩吗?”

女人说:“不是。”

“有朋友在这边?”男人问。

女人还是说:“不是。”

这就让男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沉默了一下,准备等待对方接续说下去。

有那么片刻的宁静吧,两个人都握着电话不作声,犹疑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最后,还是男人忍不住试探地问了句,“你到我这儿来吗?”

没想到的是,女人只是迟疑了一下,就说:“可以。”男人瞬间热血沸腾,觉得全身的器官都被调动起来,他高兴地对电话那头说:“好,好,好,我来安排。”

等挂完电话,男人才从这种意外惊喜中清醒过来,那时他已经快到公司了,接电话的时候,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今晚要值班,在天亮之前他是根本没有机会去接触女人的。然而,对于长期处于生理饥渴的男人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着急了,心里焦躁万分,该如何去见女人,该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成了男人的一块心病。

但不管如何,他是绝不肯放弃这次机会的。

男人在后来的路上,甚至已经盘算出了几种方式,最好的是,请两个巡逻的同事,顶替一下岗位。上夜班的一共有五个人,有三个岗位是固定的,只有两个巡逻的才有机会到处走一走;折中的是,男人向公司请假,但此时已是深夜,领导均已歇息不说,便是能请到假,一天至少要扣两天的工资,最坏的打算是,直接脱岗走人,大不了挨受处罚,没有什么事,可以阻挡他去见到女人的欲望,当然也包括暴雨。

那时候,还没有下雨,也没有要下雨的迹象,只是风吹得比较干燥,到后来,又大了一些,风把未掩好的门窗,槐树叶子,地上的碎破璃瓶儿刮得叮咚作响。

所幸赶到公司后,在男人的委婉央求下,几个值夜班的同事,答应替男人守岗,但是却也提出了条件,男人必须为每个人购买夜宵,要有酒有肉,此外,男人回来后,必须分享与女人床第间发生的那点事儿。

几个值夜班的男人,尤其是两个巡逻的,都是大龄光棍,在对于女人的渴求上,他们一点也不逊色于男人。平日里,他们借工作的便利,周旋于各个楼层的办公室门口,观察那些时髦而妖艳的办公女郎,在走道,岗亭,马路见到成群的女人经过,对她们的大腿,细腰,丰胸,总是忍不住要品头论足一番,用肢体和话语做出各种猥亵动作,来宣泄他们积压的这种欲望。

男人同意了,至于后面提出的难堪要求,男人有他的想法,一是拥有女人本身就拥有了值得炫耀的资本;二是,内容要怎么说,还不都是由他去编排吗?

男人很快在附近的一家夜市,买来了一些食物,逐一分发给当班的同事,最后,拎着几瓶酒和一些熟菜,他去了自己值班的岗亭。那里,两个巡逻的人,一个眉毛很浓,一个瘦得像虾米的,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男人放下食物,便准备离开,他想提早一点过去,他和女人约好在附近的一个公园门口见面,公园对面有家装修精致的麻辣烫店,适合情侣们小座,最重要的是,那儿还有几家房价便宜的酒店,男人把一切都盘算好了。

两个巡逻的把酒菜往桌子上一放,却又伸手拉住男人,不肯放他走,说是要一起喝一杯。在吃之前,他们已经做好了安排,监控的探头,被他们拨歪了几厘米,刚好只能照见窗户,窗户的玻璃贴了隔热纸,外头根本看不到里面,这样,即便是后来调取监控查探,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上班时间饮酒,还有人私自脱岗离开。

眉毛浓的那个,从口袋里掏出几只避孕套,塞到男人手里,嘴咧开一笑,说:“人不是还没有来吗?一会要出力气,不吃点东西怎么行。”

男人居然红了下脸,胖胖的肉腮,在灯光下泛着油光,露出一份罕见的单纯模样,他垂着头,托了托眼镜,没有做声,但也没有再挪动脚步。

三个男人挤在岗亭里吃了起来,那是一间不足两平方的岗亭,是他们工作的这幢写字楼停车场出口,位置有点偏僻,路灯坏了,紧邻的几幢小区居民楼,刚刚竣工不久,并没有搬进去几户人家,四野一片漆黑。

“有女人相片吗?”

眉毛浓的那个,一口气喝了半瓶啤酒,脸上立马泛起一层红光。而瘦得像虾米的,目光中也露出了期盼的眼神。

男人说,有的。

他也喝下一口酒,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溢出来的酒渍,然后,把手机拿出来,点开女人微信,在朋友圈里选了张相片,指给两个巡逻的看。

相片是在派出所门口照的,女人戴了小圆帽,穿着警服,腰身用皮带绷得紧紧的,胸脯鼓鼓的,腰细,臀圆润饱满;女人的相片经过修饰,小麦色的肌肤,变得又白又嫩,脸上没了豆蔻,瓜子脸,光洁无暇,就连笑容也多了几分妩媚。

“女警察。”两个巡逻的一起瞪大了眼晴。

“不,女协警,临时工。”男人摇了摇头,把‘临时工’三个字猛甩出去,像是唾弃一块烙疼的伤疤。

“啧,啧,啧,”两个巡逻的一起发出了惊叹,说:“这个女人可真够漂亮啊。”他们把眼晴投向男人,死死地瞪着他一头卷发,眼镜,笨拙的身体透出老态的萎靡,有些难以置信。

男人拣了一把韭菜,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他听说韭菜壮阳。其实,现实中女人远没有这么漂亮,只是身材惹火罢了,不过,他很满意两个巡逻的充满嫉妒的眼神。

眉毛浓的那个,一口气把酒瓶喝见底,左手拎着一只鸡腿,舔起嘴皮子说:“你讲一下,这女人你是怎么骗上手的。”

瘦得像虾米的,也赶紧在一旁附和,所有与女人有关的事,好像都与他们有关系,时刻能引起他们的好奇。

男人搔了搔头皮,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这会他心里忽然有一些紧张起来。女人到底来得太突然了,像是从天而降,令他至今有点恍如做梦的感觉。另外,女人什么时候来的,过来干嘛,为什么到晚上才告诉他,并且女人来找他又是为了什么?这些问题,男人迟迟没有想透。不过可以肯定一点的是,女人今晚是回不去了,他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对女人做他想做的事。

一想到这,男人忍不住夹了夹双腿,好像那里有股小火苗,正噼哩啪啦地烧起来。

很快,几瓶酒就见了底,桌上的菜肴,已经显得杯盘狼藉了。大部分都是两个巡逻的干掉的,男人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韭菜,他的心思完全放在手机上,他把手机拿在手里反复观看,唯恐系统故障,而漏掉了信息提示。

吃过夜宵,眉毛浓的那个,心满意足地点了根烟,他站起身,把窗户打开,一股风刮了进来,瞬间把烟雾带了出去,边说:“还没有来吗?”

听了这话,男人坐不住了,按说,女人也该到了,别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吧。他心里咚地跳了一下,唯恐事情有什么变故。他想,应该打个电话寻问一下。

刚解开手机锁,手机却响了,是女人打过来的。

男人迅速接了电话,“喂,到了吗?”

女人说,上车了。两个巡逻的,闻声赶紧把头伸了过去,想要听点什么,男人却马上站了起来,他走出岗亭,边说边朝外面望去。此时,街面上黑漆漆的,连野猫野狗都寻不见一只,只有风呼呼地吹。

  • 标签:雨夜深圳协警派出所男人女人光棍生理饥渴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虞宵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张樯 共计打赏10000邻家币
  • 分享到:小宇20210积分2015/09/18 14:29:35

    这是我在邻家看到的情节最紧凑,最具有戏剧性的小说。当然,也是最具色情意味的小说。三个男人间的对话,就像建筑工地或者是煤矿井下工人间的调侃那样赤裸,真实通俗得不需要任何思考。而这恰恰说明了三个荷尔蒙发酵的成年男性,对于女性身体的期待。一个雨夜的故事,却惊喜交加,意外迭出。在看到他回来说,“她被强奸了”我第一反应是将强奸犯安排给那个浓眉毛,这事儿正好是他离开那段时间完成的。然而,我猜错了结尾。好看。

    分享到:姚志勇2015/09/19 09:49:06

    谢谢小宇。

      回复
  • 分享到:王元涛评委940积分2015/09/30 22:29:13

    残酷是坏的,猥琐是坏的,逼真地呈现残酷与猥琐,则是美的。道理人人都懂,一字一字实现它,不容易。整体简洁,较少交代,在众多参赛作品中,此为一大优点。注意,在“男人走的时候,还没有下雨”处应该分节,相当于幕间转换。

    分享到:姚志勇2015/10/02 00:01:16

    非常感谢王老师的指正。辛苦和谢谢您的支持。

      回复
  • 分享到:胡野秋评委2670积分2015/09/30 17:25:09

    这是一篇很能让人有阅读快感的好小说。作者很善于营造氛围,通篇读来都是满满的画面感,大半部分的篇幅里读者一直被满目的男性荷尔蒙紧张地刺激着,而到了结尾,镜头转换,最后的一声惊雷,“雨夜”注入了底层小人物的无奈和悲凉。

    分享到:姚志勇2015/10/02 00:02:49

    谢谢胡野秋老师的点评和支持,辛苦您了。

      回复
  • 分享到:张樯评委1220积分2015/09/30 13:56:21

    一个没有姓名的男人,也许是许多备受性饥渴煎熬的男人的一个缩影,费尽心机,巴望着与一个女人尽享床底之欢,却仿佛隔着重重障碍,总也不能如愿。作者笔下的雨夜,充溢着荷尔蒙气息,叙事展现出镜头感,气氛的渲染,有机地配合了男人心理的递进和变化,使得这场巫山之会充满了悬念。然而,春梦了无痕,一切都在这个残酷现实的雨夜里化为乌有。

    分享到:姚志勇2015/10/02 00:04:44

    谢谢张樯老师的点评和支持。辛苦您了。

      回复
  • 分享到:朱铁军评委970积分2015/09/30 03:54:19

    雨夜,暴雨凶猛,欲望粘稠。一道闪电嗞~的一下,把整个大地照亮了,作者是营造场境的好手,镜头切转与人物描摹都用力均衡恰到好处,这使得小说的画面感十足,并且情绪气氛也建设得浓烈扑面。情节并不复杂,却颇有阅读引力。叙述至中途时,主角被调离,原本属于围观身份的两个协警却转换成了灯下演员,这种力的挪移进一步加强了欲望的浓度,是狡猾且有料的手艺。我原本以为结尾会安排男人强奸呢,收得有小意外且略着急了点儿。

    分享到:姚志勇2015/10/02 00:06:59

    凌晨三点多还在忙碌,谢谢朱铁军老师的点评和支持,辛苦您了。

      回复
  • 分享到:虞宵评委1250积分2015/09/18 21:45:42

    故事情节设置挺吸引人的,很精彩,雨夜的故事,浪漫诡异,也带有电影和戏剧的峰回路转,把男人和女人的情感纠缠刻画得很出彩。人物性格迥异,个性鲜明。语言跳跃、火辣、直接,表达毫不做作,能令人一口气看完。把现代都市男女之间的复杂情感刻画得有滋有味,只是后面的结局不够大胆、另类,稍显不足。

    分享到:姚志勇2015/09/19 09:40:28

    谢谢虞宵评委老师的批评与支持。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30
  • 8900
  • 5
  • 4840
  • 雨夜
  • 时间:2015-09-15
  • 点击:5873
  • 评论:19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03/25 03:53
  • 广博评》
  • 夏花评》
  • 撩妹的女子评》
  • 仁智山水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