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我兄弟
  • [1] [0]

【一】

一盏昏黄的日光灯底下,海波正在一张上了年纪的八仙桌边吃着早餐,是金凤做的番薯稀饭,配有咸鸭蛋和萝卜干。这是他爷爷传下的八仙桌,家里最值钱的家具。花梨木打造而成,紫红中透着亮光,牢固而稳重。

金凤在检查着海波的工具和随身携带的包裹。她利索地把海波的饭盒打包好,装进保温箱里,接着,把刚刚煮好的六个鸡蛋放在饭盒旁边,然后又往他的水壶里灌满刚刚烧开的开水,最后把几个苹果洗干净擦干,装进袋子里。

“小心点,如果天气有变,就马上靠岸。”她重复着说了六年的话。

“嗯,知道了。”海波边吃着稀饭边说。

他现在出海,如果顺利的话,大概早上7点多就可以回来了,而如果不顺利则可能会到傍晚才能回来。

一般天气好的话,他会一个星期出一两次海。运气好的话,他会抓到一些大马鲛鱼、鲻鱼、打铁等等,可以卖个千把两千块钱。他是渔民,他的父亲是渔民,他的爷爷也是渔民。

这个村庄就在县城郊区,距离县城中心大约十里路,距离大海只有百把米的样子。

前几天台风“威格玛”刚刚威风八面地扬长而去。海波已经歇息半个月了,因为没有下海,浑身痒痒的。昨天他看了天气预报,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大晴天,气温25到30度,海上阵风1级,海浪0~1米,基本可以说是风平浪静。

吃过早餐,海涛和金凤拿起工具和包裹,往海边出发了。去海边要穿过一个椰树林,是祖先们种下用于遮挡台风的。穿过树林的时候,金凤还是感觉到海风吹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天气预报准确的吧?”金凤不放心地问道。

“准确,其实就是没有天气预报,我看看这天上的星星、月亮、云层也可以判断到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日子。这个风,就是这样大了,马上也会停下来了。”海波安慰着金凤说,“而且现在刚好休完三个月的渔,应该会大丰收的。”

“好吧,那你小心点,有啥事打电话。”金凤说。

“好的。”

凌晨一点,这个临海的渔村还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天空中是熠熠生辉的晨星,此时的大海显得非常的平静,黑魆魆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有几艘游弋的渔船。

海波的渔船是父亲留下的,它的年纪比父亲的年龄还要长。那也是爷爷留下的渔船,一艘配着一个柴油马达的木船。它可以行使到很远的地方,一直行驶出这个“小海”,到达南中国海。

那年,父亲驾着渔船出海捕鱼出事的时候,海波刚刚满十六岁上初三,弟弟海涛刚刚上小学。他父亲因为一条被网住的大鱼而下海,因为抽筋再也没有回到船上。

从此海波辍学了。他操起爷爷、父亲营生的行当,也当起了渔民。和在家务农的母亲,一起维持着家,让弟弟海涛继续读书。

如今,海涛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现在发病的频率越来越低了,而且每次发作的程度也没有那么严重。他想着如果这次能丰收的话,他就可以买点进口的药,医生说那样可能就会效果更好。

想想这些,他的心里满满的激动,满满的兴奋。他哼着歌儿解开船绳,跳上渔船,只见船儿发出“嘟嘟”的声音,划破安静的夜空,然后像个蝌蚪慢慢向海里游去。

金凤默默地盯着船儿,直到船儿慢慢地变成一个光圈隐入茫茫的大海深处,她才提起脚步回家。

送完海波回来,金凤点了三支香,插在观音菩萨前面的香炉上,她虔诚地拜了三拜。“菩萨保佑,保佑我家海波平安归来,丰收归来。”她嘴巴里默念着。然后爬上床睡去,其实她也睡不着,只是躺在床上合着眼睛而已。

儿子震山睡得正香。他今年五岁,长着圆圆的脑袋,大大的眼睛。

【二】

当院子里的那只公鸡欢腾地喔喔叫的时候,迷迷糊糊的金凤才睁开眼睛。

这时天亮了。早上的第一缕阳光总是沿着大海远处的波浪一路洒向这个村庄。

她起身开始忙着给儿子热稀饭。当然还有海涛。

海涛是过年后回家和海波住一起的。他前年大学毕业,在深圳找了半年的工作没有着落后,回到了家乡的这个小县城。

母亲曾经跟海波说让海涛高中毕业也回家和他一起合作,换成一艘更大的船,但是被他拒绝了。虽然他爱这个生他养他的大海,但是他也不愿意让弟弟回家,和他一起当渔民。他曾经梦想着当一名作家,但是现在都不可能了。所以,他把这些寄托在弟弟的身上,让弟弟读书,变成一个有文化的人,做一番大事业。

海涛也争气,他顺利考上了大学,他学的是金融。

回到县城,海涛幸运地应聘到一家银行当了职员,是个小小的信贷员。不过还好,公司有宿舍,他住进公司的宿舍里。偶尔,周末或者节假日回祖屋和母亲、哥哥一起过。

直到海涛考上大学的那年,海波才和金凤结婚。那时,他和金凤已经相爱几年了。他和金凤约定等到海涛考上大学的时候,他们才结婚。

现在的这个房子是父亲结婚那年在祖屋的宅基地上翻建的砖瓦房,有两间厢房和一个厅堂,外边是一个单独的厨房。房子四周是围墙,院子里种着杨桃树和荔枝树。房子用的是当地最好的荔枝木做的大梁,非常牢固,至今过去了几十年,还是铮亮铮亮的,没有一丝的裂痕和虫蛀。

后来,在海涛读大学的时候,海波又花钱加建了围墙,把围墙修得高高的,并在院子里加建起了三间小平房。

母亲是在海涛毕业的第二年去世的,那时海涛在银行上班还没有满三个月。

那天海涛从银行回到家里,哭着对母亲和海波说,他丢了工作,丢了银行的铁饭碗,还和银行的女朋友分手了。其实他也只是银行的一个临时合同工,还在考察期内。

在他还没有满三个月的试用期,他被通知被解聘了,理由是他没有拉到存款,没有完成行里下达给他的任务指标。而当时他还正在和一个刚刚毕业来的女同事谈恋爱,也吹了。

“海涛,要不你再去外省大都市打工好吗?那边的机会肯定比我们这里的小城市多得多,经济上不用担忧,在你没有找到工作之前,哥哥都会支持你的。”当海波听完海涛痛哭流涕的哭诉后说。

“可是,我试过了哥哥,他们要不认为我刚刚毕业没有经验,要不就给我安排一个类似端茶倒水那样的工作,根本不适合我。”海涛说。

他情愿呆在这个县城。这里生活悠哉,没有压力。

“涛子,不出去就不出去,两兄弟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妈妈也很开心。”母亲安慰他说,“你有本事,工作可以再找,银行的工作丢了,说不定,你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呢。女孩子多的是,你现在还年轻,不着急结婚,妈妈已经有孙子抱了,不着急的。”

可是,不到一个月,母亲就病倒了,本来就不好的身体在一次冬天下水田种菜淋雨之后,得了伤寒就卧床不起,熬过七天之后,还是撒手而去。临终前,母亲拉着海波的手说:“海波,妈妈去找你爸爸了,只是妈妈最放心不下的是海涛,他不像你那样懂事,那样坚强,那样开朗。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他是你唯一的弟弟。”

“妈妈,您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照顾海涛的,无论我怎么样,我都会像爸爸一样照顾他的。”海波哭着说。

海涛的病根是在母亲去世以后落下的。

在母亲去世一个星期后,海波就发现了他的问题。他变得有时傻傻的,呆呆地看着一个东西出神而漠视周围的存在;有时他会在下雨的时候,没有撑伞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他还开始喝酒了,以前他是不会喝酒的。他是一个好孩子,性格内向,没有结交几个朋友。而且喝完酒后,他最不能看到年轻的女孩子,他会跑到年轻的女孩面前,对着别人大声喊:“你为什么不爱我?为什么要跟别人跑?”有几次,别人甚至差点揍了他。海波带他到医院检查,查出他患了间歇性精神病。

这种病怕刺激,怕喝酒,怕天气。医生说是给强烈刺激造成的。海波明白,海涛有强烈的自尊心,他用尽了家里的积蓄读了大学,可是却找不到一个工作,还要哥哥、母亲养着;而女朋友也因为他的饭碗丢失而离开了他;最后,最爱他的母亲还因病去世了,是这些造成了他的病。

【三】

海涛失业后,回到老家和哥哥、嫂子住在一起。他住在那三间新修建的平房里。

当金凤把早餐做好,把猪都喂好的时候,太阳已经是晒到屁股的光景。这时候,海涛刚刚起床。

“嫂子,我哥呢?”海涛端着一碗稀饭来到院子里,边吃边问金凤。

“你哥出海了。”金凤正在打井水。她每天一早都要给院子里的荔枝树、杨桃树浇水,把水缸装满水。

“哦。等下我去村委会看看,我们的新房子什么时候入伙。”

“好,你去向他们了解一下。”

新房是一个外来的开发商建设的。三年前那个开发商看中了他们村里的那块临海的坡地,提出要求征用。经村委会讨论一致同意通过。海波他们家被征用了十亩地,换回开发商给他们在县城建设的一个楼盘的一个三居室。那个楼盘就在县城新区,旁边是政府办公大楼,还有县城重点的中心小学和第一中学。

明年震山就要上小学了,有个好的学校很重要,而且也方便上学和他们照顾孩子。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海波并没有太多的反对就和村长签了字,同意以十亩田地换取这套三居室。

其实他们的地卖得太便宜了,十亩地只换回了一套住房,但是他们祖祖辈辈来赖以生存的土地就再也没有了。那是一片极其靠海的地。离村庄不远的海里还有一座小岛,小岛上还有森林、有淡水,每年都有一个时期,大量的海龟爬到小岛的沙滩上产卵。有时候,也会有些外县、外省的游客过来到小岛上钓鱼、游玩。

开发商补偿给村民的东西被村长给暗算了。村长把大量外出打工迁出户口的村民的地都划入他名下,他既得到了大量的房子,还有本来应该发到村民们手上的钱也被他从中截留了一半。

金凤和儿子震山吃完早餐,他们就去山坡摘花生了。

今年气候不错,春雨及时地洒了几场,花生个个长得白白胖胖的,而且密密麻麻、甜甜蜜蜜地睡在白白的沙子地里。震山总是跟着母亲在山坡的地里,有时他会去抓蚂蚱,有时他会挖地里的蜥蜴和田鼠。这时他正认真地帮金凤拔着花生,两只小手轻轻地扫掉粘在花生上面的土。

“妈妈,等下爸爸回来,你给他炒花生吃。”他喜欢看着爸爸一只手抓着花生,一只手端着小酒杯,嘟着嘴巴小口地吸着,完了还要美美地回味一下。

“嗯。等下爸爸给你带回你最爱吃的虾。”

这时,金凤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海波的电话。这么早,难道出了啥事,金凤心里一阵砰砰跳。她忐忑不安地按起接听键。

“金凤,今天大丰收,我已经回来了,你和震山过来海边,帮我一起把鱼挑回家。”手机里传来海波欢快洪亮的声音。

“好的,我们马上过来。”金凤喜上眉梢。她对震山说:“走,儿子,我们回家,爸爸回来了,我们去接他。”

“爸爸回来啰,我们走啰。”震山高兴得在山坡上翻了几个跟斗。

金凤回到家,挑了两个专门装鱼的箩筐和震山来到海边。海波已经把渔船拴好了。

  • 标签:兄弟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故里2370积分2016/07/20 10:52:22

    开头感觉不错,从主人公出海开始切入,新房入住到为了弟弟被迫回到租屋。还有弟弟的背景也是一条不错的辅线。只是后面接着的情节有点跟不上劲,没有越看越想看的冲动。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结尾的拥抱,存在着太多的酸楚,同时也很好的展现了作者想表达的兄弟情。

      回复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回家
  • 景田社区 @笑谈一生
  • 7
  • 8200
  • 19
  • 195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