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木棉湾的日子
  • 点击:137274评论:1402013/06/20 12:36
  • 首届“雪丽阿姨奖”
摘要:与妓为邻、和小姐面对面、偷窥、反目、遇到女神。木棉湾的日子,回不去的曾经

一 租房

六月的毒日头火辣辣地烘烤着深圳,大地像一块是被烤得干巴脆的大烧饼,没有一点水分,似乎一跺脚就会裂开。都市林立的高楼下,我们拖着拉杆箱的影子仿佛也被烤焦。这个陌生的城市用高温来考验着两个闯入者的耐心,一点也不考虑两个打工仔千万里远道而来的艰辛。

大傻用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用手一甩,地上溅起一串潮湿的省略号,但很快就被发烫的地面烤干。大傻哼哼唧唧说:“哎呦,俺娘哎,深圳的太阳真能晒死人哩!我记得俺们走的时候,咱家的太阳没这么毒呢?”我解释说太阳还是家里那个太阳,只不过我们走到太阳眼皮底下来了。大傻大为惊奇,抬头看看天,迷惑不解地问,“太阳还是那么大啊,我们咋就走到太阳眼皮底下来了?”

我笑笑说,叫你个大傻真是不亏,你打牌时咋就那么精呢?

大傻是我的同乡,也是我的同事,本姓曹,因为他没什么心眼,做什么事都不考虑后果,所以被大伙儿戏称为“大傻”。我们原本有四个人一起从淮河边的小城F市南下到深圳,另外两个是分别是大帅哥张涛和小帅哥赵宇。在来到深圳之初的一个星期里,我们都在梅林的总部培训,天天还朝夕相处着;等培训一结束,我们就被分别扔在深圳的各个角落。赵宇分在关内,我分到布吉,大傻被分到观澜,张涛最惨,和充军发配一般,被远远地抛到新田。据说这是总部有意这样安排的,主要原因是避免在基层形成各省各地的老乡圈子,这些圈子不利于管理。我对这样的分配只能服从,一个人拎着皮箱孤孤单单地前往布吉,半路上接到大傻的电话,说是布吉这边有人想去观澜,他知道我在布吉,就主动和那人对调,现在正在来布吉的路上。我闻讯大喜,在布吉街头焦急地等来了大傻,然后我们拿着介绍信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党,但党和组织却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们:宿舍已经爆棚了,你们还是到外面租房住吧,关外的房租也不贵。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木棉湾打工日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2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廖东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8-16
  • 牛叉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5-25
  • 寒月孤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深圳老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知乎者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Reader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邻家猩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4-01-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章比较接地气,人物也很鲜活,不过情节处理上还是显得有点草率,文字也比较粗糙。另外内容的尺度把握不是很到位。有点过了。也许网络比这更过火的文章比比皆是,但是作为一个文学大赛,我们还是要把握好尺度,小姐、二奶、黑道这些不是不可以写,但不要写得太直白,太表象化,要用文学的形式,从人性的角度来表现。
  • 我挺木棉湾,真实,感人,不必为了迎合比赛,真实记录是更高境界。
    • 驿马2013/07/01 20:21:37
    • 分享到:
  • 感谢费老师百忙之中辛苦点评!您说我的文字粗糙我没什么意见,因为,我写这篇文章时突然生病,中间停顿半月,后来仓促写就,难免不够凝练。至于您说的太过,太直白,太表象化,我则不敢苟同。
    • 驿马2013/07/01 20:26:47
    • 分享到:
  • 我写这篇散文完全是按照在场主义写作的要求,“去蔽,敞亮,本真。”为力求还生活本来面目,文中人物的对白没有一点修饰,完全是记忆的现场在现。
    • 驿马2013/07/01 20:28:40
    • 分享到:
  • 如果说这些太直白了,那么,陈忠实在《白鹿原》里关于白嘉轩七个老婆那段描写,以及黑娃和田小娥在郭举人家偷情的描写岂不是更加露骨,直白!
    • 驿马2013/07/01 20:32:09
    • 分享到:
  • 在场主义,就是去除那些自称为真理的谎言、去除那些制度化语言、意识形态用语、公众意见对作家心灵的遮蔽、对人类个体生存处境的遮蔽、对当下现实的“真实”与“真相”的的原初经验接触,并通过本真语言呈现出来。
    • 乐之2013/07/01 23:12:55
    • 分享到:
  • 在场主义,在地文化,不错的理念,向费老师推荐。
  • 写性写小姐也要写出美感,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太赤裸太直白了,就不好看了。如同美女,赤身裸体总是不及一袭薄纱笼罩着美。
    • 驿马2013/07/02 20:24:54
    • 分享到:
  •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只是提起了性和小姐,并没有大肆渲染,我只不过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客观地记录下来,难道这也有错?
    • 驿马2013/07/02 20:29:04
    • 分享到:
  • 比如你家的浴室有面镜子,当你洗澡的时候,镜子会真切地映照出你的身体,你总不至于认为镜子太过清晰,而把它换成磨砂玻璃吧?同理,我的文字也是这样,直白,是为了清晰地表达!
    • 驿马2013/07/02 20:36:24
    • 分享到:
  • 而且,我写小姐和偷窥的文字只有三个章节,只占整篇文章的三分之一,我们这些草根阶层在初来深圳的日子在城中村所经历的那些磨难、压抑和苦闷才是这篇文章的主旨,但费先生根本没有看到这些,只看到小姐和性
    • 驿马2013/07/02 20:38:28
    • 分享到:
  • 我感觉他的点评还不及网友孤月寒星的点评全面和到位。
    • 起云2013/09/11 22:03:14
    • 分享到:
  • 我挺他.

    回复

  • 一篇原生态反映打工者经历的文字,一段艰辛忧伤的岁月。让人感叹,也让人沉思。无论作者笔下的难兄难弟,还是风尘女子、美丽的奶茶妹妹,他们都是挣扎在都市里最底层的小人物。有时候,文学作品无需作“艺术”加工,原始的东西更能直击人心。
    • 驿马2013/09/21 20:54:13
    • 分享到:
  • 感谢唐兄能不带任何偏见地评论这篇作品。我看了你在别的文章里的评论,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观点,从不人云亦云,这很不容易。“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也心虚。”作为一个文人,必须有节,这唐兄当之无愧,问好!

    回复

    • 王威评委2013/07/28 06:56:41
    • 分享到:
  • 这篇作品曾引起争论,个人认为它接地气,很形象地写出了从前的木棉湾,写出了闯深圳的各色人等真实、庸常、苦中带乐、乐中有泪的漂泊生活。 当然,作者可再作修饰,去掉直白、粗俗的部分白描式文字。
    • 驿马2013/07/28 21:09:14
    • 分享到:
  • 谢谢
    • 驿马2013/08/03 14:30:05
    • 分享到:
  • “从来任凭尘土暗,今朝始得碧纱笼。”感谢的话语不再多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之中,问候王老师!
    • Reader2013/08/05 23:21:08
    • 分享到:
  • 我有点多事地说一句,“问候”一词用于:长辈对晚辈、上级对下级、首长对战士、领导对员工,等等的哦!平级,也不宜用“问候”的哦!呵呵!
    • Reader2013/08/05 23:24:53
    • 分享到:
  • 用“问好”吧!或“向……问好”。
    • 驿马2013/08/06 20:41:53
    • 分享到:
  • 我查了一下百度词条,和仁兄说的不一样。尽管如此,我还是采取仁兄的建议,就改成“向王老师问好!”呵呵。感谢指点啊!
    • Reader2013/08/06 20:56:01
    • 分享到:
  • 不信全信百度的,百度仅供参考。我们不要见到领导就“问候”啊,要有资格才能问候别人的。
    • Reader2013/08/06 20:58:28
    • 分享到:
  • 不能全信百度,以前的语文有讲这两词的区别。
    • 起云2013/09/11 21:53:07
    • 分享到:
  • 我赞同王威的评论,很中肯.
    • 起云2013/09/11 21:54:02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起云2013/09/11 21:54:07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起云2013/09/11 21:54:11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起云2013/09/11 21:54:16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起云2013/09/11 21:54:20
    • 分享到:
  • 原来是评委,失敬,应该叫王评委.
  • 向王威评委致敬!

    回复

    • 王威评委2013/07/24 12:47:08
    • 分享到:
  • 我发现这篇文章后面有了很多评论,非常有意思。有朋友说“李敬泽说:永远不要埋怨读者”;可是邓拓在他的《燕山夜话》中说过:要少评多写。评论别人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啊,一旦轮到自己动笔写起来,才知道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写永远难过评。作者和读者都要达观些,对作者来说,就如母亲下了个蛋,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对读者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待续)
    • 王威2013/07/24 12:47:52
    • 分享到:
  • 母鸡,错大了。
    • 王威2013/07/24 12:52:24
    • 分享到:
  • 我忝列评委,要在海选入围的文章中挑出10篇来,费老师又先下手为强,已把部分好作者的文章挑走了。而且我个人又不想再挑已入围决赛作者的文章,所以,我很纠结。
  • 王老师过谦了。现在海选入围的543篇,里面应该有很多不错的作品。入围决赛的作者,我也认为不宜再挑。应该覆盖尽可能多的作者,这也是为了公平起见。当然在社会嘉奖层面,可以同一作者多篇次奖励。
  • 我也学习了,费老师说的也是啊,里面还有很多不错的作品啊,呵呵。

    回复

  • 有争论是很正常的。那么我也来说说我的看法。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卡尔维诺曾说过:“写作不是简单的呈现现实,而是在现实上面加一个玻璃罩。”所谓“玻璃罩”就是要通过写作对现实进行一种美学上的处理。揭丑不是目的,文学的价值还是在于感化和审美。如真要不变形地还原生活现场,文字的功能远不及影像来得直接,最在场的小说,其效果还远不及一部生活DV。
  • 你提到“文中人物的对白没有一点修饰,完全是记忆的现场再现。”恕我直言,这是比较低级的写作手法,如电影镜头一般直接简单地呈现生活,停留在生活表层的写作,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爬行主义”,而不是“在场主义”。
  • 另外,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对文字好的小说有所偏爱,因为我觉得文字是写作最基本的东西,如果一篇小说连文字都不过关,在文字的处理上都很草率,虽然不敢断定就是失败的小说,但其文学价值无疑会大打折扣。
  • 在我十余年的编辑生涯中,过目稿件也算不少,和一些作者也有过深入交流,我深知一篇好作品问世的不容易。作者在其中所花费的心血非外人所能知晓。就像自己的孩子,谁不疼爱?但盲目的疼爱,就会造成溺爱。
  • 在当下的文坛,并不缺少描摹生活,停留在故事层面的作品(这与当下强调故事性的大环境也有关系),而是缺少真正有审美意味,有历史高度,写出普遍人性的厚重之作。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作家的浮躁功利与小家子气。
  • 争论到此为止。我已表达了我的看法、态度和立场。我也不想去说服谁。各自保留意见。如作者还有异议,恕我不再回应。
    • 驿马2013/07/03 21:35:03
    • 分享到:
  • 谢谢费先生能专门抽时间回复我。我不想和您争论了,但我必须重申的是:本文不是小说,是叙事散文;您以小说的目光来审视散文,显然是不够严谨和科学的。
    • 驿马2013/07/03 21:38:14
    • 分享到:
  • 虽然任何文体都是同气连枝的(杨献平语),但散文和小说还是有着质的差别的。小说讲究的是虚构,在虚构里展现美;散文则不然,基本不容许虚构,并且讲究的是现场感、画面感。
    • 驿马2013/07/03 21:42:25
    • 分享到:
  • 您说在场主义是比较低级的写作手法,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爬行主义”,而不是“在场主义”。这简直是赤露露的侮辱了。
    • 驿马2013/07/03 21:44:39
    • 分享到:
  • 您干脆就骂我们是兽类得了。如果我对在场主义理解不够的话,您侮辱的是我本人;如果我符合在场主义写作手法的话,您侮辱的是我们这个群体。我认为这有损您的形象,作为一个大型文学刊物的主编,不该如此。
    • 驿马2013/07/03 21:46:49
    • 分享到:
  • 我想说的是,兄弟(我比你大几岁,这样称呼,您不会反感吧?)您能混到现在这样确实不容易,何必为了我一个区区草根而自毁形象呢?
    • 驿马2013/07/03 21:49:11
    • 分享到:
  • 其实,不管小说也好,散文也罢;都不过是一场文字游戏罢了,各个文体有各自的游戏规则,何必如此认真、大动肝火呢?您又何必把您的游戏规则强加于他人头上呢?
    • 驿马2013/07/03 21:50:55
    • 分享到:
  • 希望您要冷静,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最后祝好!
  • 我以前写东西只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感受,所以也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但是,现在试着想写一些好一点能更加打动人的东西时,我开始试着在文字上与构思上下点功夫了。
  • 好的东西,我想都是从生活中萃取出来的,而不是直接从生活中不加选择拿出来的。当然,我的说法也只是代表我的个人观点。
    • 驿马2013/07/09 23:03:56
    • 分享到:
  • 好吧,我保留意见。请菡萏参阅我发在邻家社区首页的四篇推荐文章。《在场主义散文现象论》《消失》《瑶山春深处》《混迹江湖,不如落草为寇》。
    • 驿马2013/07/09 23:07:32
    • 分享到:
  • 其中特别推荐杨献平的《混迹江湖,不如落草为寇》,其文为一个散文作家的心路历程,对散文写手来说,是一篇不易多得的对散文写手大有裨益的佳作。
  • 力挺驿马!

    回复

    • 廖东平5进士2014/08/16 15:21:16
    • 分享到:
  • 按这样看《在木棉湾的日子》都引起口水战?《麻将之道》岂不是逆天?如何体现邓一光老师说的:全民写作不是文学潮流,也不是一个文学流派,是每个个体在全民写作中得到的最大的尊重,是每个人写作的天赋权。要写“我”自己,写“我”与世界的联系,包括边缘、另类、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都要写,这才能成就全民写作的胜利,城市的胜利。
  • 回复
    • 牛叉叉3秀才2014/05/25 11:04:47
    • 分享到:
  • 任何决心有所成就的人,决不在私人争执中耗费时间。争强好辩无法消除误解,只有靠宽容、协调、技巧以及同情才能获得彼此间的信任,并真正解决问题。正如卡耐基所说:“你绝对赢不了任何争论。你之所以赢不了,是因为你若输了,你固然是输了。而且你若赢了,你还是输了。”窃以为,为文也莫不如是。其实,我们都无需把自己的内心示以他人。自己内心的强大,由别人去感知即可。
  • 回复
    • 邻家猩2童生2013/08/30 16:02:50
    • 分享到:
  • 作者对生活的敏感与对文学的尊重,对木棉湾的受,构成这篇文章的内涵.不过,实在可惜的是,在生活与文学之间,虽有默契但仍缺乏一种超脱.一种美妙的平衡.使文章生活大于文学.其实对于与妓为邻那篇我也有过一篇小说,嗯,小说而已,所以处理起来比你那篇大胆,自由,而且有所超脱.我想,生活的热度与文学的超脱是兄弟要努力平衡的.加油
    • 驿马2013/08/31 10:46:26
    • 分享到:
  • 谢谢兄台。非虚构文体和小说还是有区别的。后者更能畅快淋漓地表达,在这方面,女作家塞壬处理得游刃有余,我的火候还不够。话又说回来,我还没怎么大胆就已经遭到当头喝棒,如继续大胆,恐怕会被一棒子杀。感谢鼓励
  • 你似乎忘了非虚构后面还带有文学两字.不要以非虚构来掩饰文字的干BIE.超脱不仅适用于非虚构,小说,诗歌,散文,还适用于人生.大家的争论感觉仍停留在一些概念.非虚构与日记\纪实\报告文学早已有定论
    • 驿马2013/09/02 15:48:01
    • 分享到:
  • 兄台高见。我写非虚构都是用散文的框框来定位,基本都是写实的风格,因此忽视了情节和细节的描述,看来还得在超脱两字上下工夫。感谢兄台的诲人不倦,你应该对我抱着很高期望的,否则不会如此。问好,遥握!
    • 驿马2013/09/02 15:52:23
    • 分享到:
  • “超脱两字还适用于人生”,这句话让我思虑良久,我心智驽钝,读《金刚经》始终没参出禅意,读到这句话却隐隐悟出禅机。兄台绝非等闲之辈,为何非要披着马甲,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回复

    • Reader1布衣2013/08/05 23:13:16
    • 分享到:
  • 看了一下,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不是宜在艰苦中尽量向上积极一点?另外,感觉文笔欠流畅,文字还得锤炼,比如:“到处是泥头车,到处是挖掘机,到处是戴着黄色安全帽的民工”。这不是散文诗,宜改为——“到处是泥头车、挖掘机和戴着黄色安全帽的民工”,这样既因应了文体之需,又显得简洁。然否?
    • Reader2013/08/05 23:14:32
    • 分享到:
  • 仅举一例如上。
    • 驿马2013/08/06 20:34:28
    • 分享到:
  • 谢谢朋友不吝赐教。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不是传统散文的写作方式。起初我写的也是像仁兄所建议的那样句式,后来为了凸显现场感和画面感,才把一句话打断成三段,这样就从原先笼统的画面变成三个画面,
    • 驿马2013/08/06 20:35:46
    • 分享到:
  • 也许我的手法不够成熟,我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仁兄切勿见笑。

    回复

  • “在场主义”想必也不仅仅是说“我在这儿”。为此,我特意再去看了下《我的左邻右舍》,其中也有关于二奶等问题的描述,同样是真实再现,但在处理方式上更有文学性,都是那么回事,但衍生出来的思考却不一样。一者读来畅快,一者令人深思,这也就是为什么文学要高于现实。有讨论是好事,证明有人关心与关注,褒奖与批评都表现出读者对作者的关心,仁者见仁,悉心接受与一笑置之取决作者。希望能有更多探讨,而不会发展为“骂战”。
  • 回复
  • 没有一场激辩,成就不了一场赛事。没有文学批评,何来社区文学?迄今为止,深圳社区文学大赛参赛作品过1000篇,作品点评近10000条,开放式点评互动成为一大特色。有评论,就有争论。有争论,因为有立场、有误会。对文,不对人,不作意气之争,争出个文学理论、文坛佳话来。《在木棉湾的日子》引出的“在场主义”与“爬行主义”的辩论,意义深远,要往上引导,不要向下沉沦。
  • 好吧,借老亨的提议,我再说几点。一、不管这篇作品的题材是小说还是作者所说的散文,都无碍于我的批评,因为我的批评指向是其文字情节和写作手法。与题材无涉。
  • 三、我从未针对个人,对文不对人,所有批评都从文本出发。也从未抨击在场主义,只是觉得作者的写作离在场主义要求的去蔽、敞亮、本真相去甚远,画虎反类犬,用爬行主义形容更适合,如此而已。
    • 驿马2013/07/04 13:35:38
    • 分享到:
  • 不好意思,老亨,我本意不是向下沉沦的。我的确误解了费先生的“爬行主义”。作者的神经都是敏感的,我看到爬行主义自然联想起“爬行动物”,我认为是费先生的臆造之词,有意打击我的。今天早上看到费先生的解释,感
    • 驿马2013/07/04 13:41:20
    • 分享到:
  • 感觉有点惭愧,特别是费先生一直有礼有节,让我汗颜。准备中午回郑重地向费先生道歉的(天地良心)。但没想到他居然歪曲我对散文和小说界限的划分,并讽刺我幼稚,费先生,我说过不能有纪实性的小说,虚构性的散文么
    • 驿马2013/07/04 13:45:06
    • 分享到:
  • “小说讲究的是虚构,在虚构里展现美;散文则不然,基本不容许虚构,并且讲究的是现场感、画面感。”这是我的原话。费先生,摸着良心解释一下,什么时候说过不能有纪实性的小说和虚构性的散文了?
    • 驿马2013/07/04 13:50:00
    • 分享到:
  • 你如此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感觉有意思吗?我看到了你心里的阴暗面。再者,你了解在场主义么?据我看来,你一无所知。因为当我在讨论中提出在场主义的理念时,你还一味地拿小说来说事。
    • 驿马2013/07/04 13:53:32
    • 分享到:
  • 众所周知,在场主义是散文作家周闻道先生提出的全新的散文写作理念,如果你真的了解这些就不会在我提出本文是在场主义手法时,你还一个劲地小说长小说短的,不懂不要装懂!
    • 驿马2013/07/04 14:09:00
    • 分享到:
  • 对费先生来说,小说确实是个内行,但散文您就未必精通,我还是我的观点,以小说的目光来审视散文,显然是不够严谨和科学的。
    • 驿马2013/07/04 14:15:59
    • 分享到:
  • 争论就此结束吧。让邻家社区烽烟四起,让他人看笑话,你我都有罪过。

    回复

  • 读完有种“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感觉。作者笔下人物形象鲜明,一些敏感话题也没有避讳,真实再现了刚到深圳的贫困打工者的生活。租房的困难、妓女的心声、兄弟偷窥的淫欲与日后的摩擦、奶茶妹妹的善良,这些都串成木棉湾的日子,作者也从四个人走到了一个人,从城中村走到了新社区。木棉湾的日子,那些酸甜苦辣的打拼生活,那些沧海桑田的改革变化,那些草根人物的挣扎与快乐,就这样跃然笔下。
    • 驿马2013/06/18 23:56:59
    • 分享到:
  • 寒月孤星的点评十分精彩到位,知我者阁下也。十分感谢!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7/03/02 09:11:57
    • 分享到:
  • 每一天,进入邻家之后,都是在阅读微咖作品。今天突然想转换一下口味,想尝尝另一种风味的作品。通过打捞,找到了驿马的这篇文章。我也曾在木棉湾工作过一段时间,因此对木棉湾这个地名还是蛮有感情的。读《在木棉湾的日子》,完全是记忆的现场在现。文中人物的对白没有过多的修饰,力求还生活本来面目。接地气的作品,很形象地写出了早期来深建设者在木棉湾的漂泊生活。挣扎在都市里最底层的小人物,原始的生态更能直击人心。
  • 回复
    • 廖东平5进士2014/10/08 12:19:22
    • 分享到:
  • 驿马先生非常有个性,赞赏!这篇比《岗边村散记》写得好!
  • 回复
    • 王盛菲4举人2013/09/25 21:50:02
    • 分享到:
  • 这文章内容挺好的,不明白哪里不妥,怎么会争论成那样。小姐,性饥渴这些完全是深圳现实的一部分,回避只会让让深圳不完整。喜欢此文!赞一个
    • 驿马2013/09/26 12:38:19
    • 分享到:
  • 谢谢美女支持,问好!

    回复

    • 何人3秀才2013/09/25 17:45:17
    • 分享到:
  • 很精彩。有些地方,能否改一下:子曾经曰过的,“非礼勿视”,
    • 驿马2013/09/26 12:41:45
    • 分享到:
  • 谢谢支持和宝贵意见。关于“子曾经曰过的,‘非礼勿视’,”这一段不是笔误,我是在故意模仿《武林外传》里吕秀才的经典台词。来衬托我的酸文人气质。问好!

    回复

    • 道长5进士2013/09/23 12:56:38
    • 分享到:
  • 恭喜驿马入决!历经艰辛,终成正果,修炼中感悟人生,写作中获得提升!恭喜!
    • 驿马2013/09/24 11:54:40
    • 分享到:
  • 虽是迟来的祝贺,却也感觉十分温馨。谢谢宪姐,问好!

    回复

    • 道长5进士2013/09/23 12:54:31
    • 分享到:
  • 恭喜驿马入决!历经艰辛,终成正果,修炼中感悟人生,写作中获得提升!恭喜!
  • 回复
    • 起云1布衣2013/09/11 21:52:23
    • 分享到:
  • 我来评评这篇争议的文章.不是有评委拿它跟<岗>来比么.我认为这篇好很多.实话一开始看,我很不适应,有点粗俗了.可是有些男的私下,男人之间是说话比较粗的.主要是潦倒,潦倒的时候说话,行为都是.文章中心比较连贯,作者的文字功底不错.特别是后面会使得我看完,恩,深圳不断在进步,变化,文明.里面还是有很多希望的.让我忘记了它里面讲过的粗了.至于什么美感,我认为还好吧.作者是以那个身份出现的.
    • 驿马2013/09/14 14:42:16
    • 分享到:
  • 谢谢朋友。

    回复

  • 握手楼、偷窥,一楼几凤?——更吸引人的,似乎是评论中的热闹啊。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驿马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2钻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7
  • 29400
  • 22
  • 10320
  • 李老师的语言风趣而幽默,把自己一波三折的深圳经历写得有声有色。同时也验证了 “这座城市不是我们的故乡,却有我们的主场”这句经典之语。许多来深圳的人,都有过徘徊无助,但是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李老师就是这样一个有准备的人:他不甘于内地的沉闷和安稳,抛弃了无生机的生活,选择闯深圳,不断跳槽,不断前进,终于成就自己。回首来路,每个人都不由得感谢深圳,在内心对自己说:深圳不相信弱者的眼泪,坚守才是强者。

    叶紫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6/18 14:28:26
  • 从作者的文中所描述的经历,再次证明了有志不在晚的真理。深圳就是这样一个城市,不管你是十八岁来,还是四十八岁来,都有适合你的舞台,前提是你不断地努力。正是作者这种不断学习,努力前进的精神,最终在深圳拥有了自己的舞台。这也是千千万万来深圳务工、创业者的共同的精神缩影。向文中的主人公学习!

    叶紫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6/18 13:56:49
  • 在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男孩是如何变成一个男人的心路,也经历了从怀揣着梦想的不甘一直到背负着生活的不安,最后还尝了把爱情是如何从风花雪月变成了柴米油盐,故事很普通,普通到每个字眼都是从你我的生活里抠出来的。

    西水路

    2019/6/17 17:50:38
  • 这篇散文的标题别有深意,表面上看,是作者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游览莲花山的过程中遇到富有爱心的老奶奶,上百个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大叔大婶,老年人自发组织的读书沙龙以及一对对谈情说爱的年轻人,等等;若往深层次想,又何尝不是包括莲花山在内的深圳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邂逅总设计师呢?

    黄元罗遇见莲花山

    2019/6/16 18:49:53
  • 我忽然找到了H君说的“邪门”的深层原因:写作本是一件寂寞的事,尤其是在这个经济发展的社会里,非专职、不知名的作者甚至是作家,没有一种氛围的激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而深圳,恰好就有这样浓厚的氛围,深圳是全国内刊最多的城市,在深圳写作,你绝对不是独行侠,总有那么一群人在你左右,与你一同前行,你不敢懈怠,不好意思落后于人,他们的存在对你就是一种鞭策和激励。

    深圳老亨深圳,叫我如何不爱你?!

    2019/6/16 8:14:57
  • 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主人公朱文飞从大学校园生活到社会的情感经历。在这当中,有甜蜜和幸福,也有心酸和苦涩。然而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也许只有作者才能深刻地体会。但是在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的校园生活。在那个纯真又懵懂的美好时光里,谁心里不是住着一个最爱的女孩或者男孩?但是,现实偏偏又是残酷的。在那一地鸡毛的背后,往往是不休止的争吵。再美好的爱情终究抵不过彼此的不信任和不理解…

    萧大侠水路

    2019/6/16 1:03:30
  • 喜欢这样的故事,把自己脚下佳美的踪迹,心路的历程,用温暖的文字,娓娓道来。媚子老师心里有梦也有光,梦想带着光前行,光为梦想照亮前面的路!自考,工厂和讲台,也是我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轨迹。甚至连2017孩子高考的情节也有几分相似。读着媚子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有一种特别的亲切与感动。祝福媚子老师,梦想慢慢实现,追梦的激情永不改变!

    王学君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14 19:58:31
  • 开始我看了反问为什么那么多想要去西藏,是什么吸引了大家,老段写的“我”各种经历,是否有点自己的影子,成分不像很多,红叶倒是写了不少,高师傅,各种咒语,有时候胃疼折磨着你,病痛的起源是什么?落叶归根你,跑去西藏干嘛,也许年轻时去走一槽就不会这样想了,咒语的信念不科学,但是有些人还是信仰的,寄托,寂寞,孤独,对应该是一种孤独感

    谭家幺少余温

    2019/6/13 21:40:29
  • 散文不长,作者用荒诞虚幻构造一个空间,把房价物价等现实话题与之融合,与平行世界的读者产生共鸣,发生化学反应,擦出火花。可以看出作者忧国忧民的人文情怀。然,一人之力难以匹敌,借文抒情。

    放学别走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11 15:40:42
  • 感谢老亨兄鼓励!鲁克生来乍到,只带着满腔热情和热血,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留下几枚脚印。蒙兄不弃,给了鲁克诸多温暖。那饼茶,弟一直没舍得喝呢。这世界,每个陌生人给予我的点点滴滴的好,我都深深记得,我会把这些好、这些暖化成文字,化成诗歌,化成脚印,留在深圳,留在各处,留在这苍茫的大地上。人心如地——我携带着诗歌,悄悄路过。祝福邻家,祝福深圳,祝福拼搏在特区的每一双手臂和每一颗怦怦跳动着的善良有爱的心灵!

    鲁克入深圳记

    2019/6/11 8:58:18
  • 读了此篇,看到了强者,但更多地看到了不强者。现实就是这样,在地球村里寻找生存的空隙,不能只有悲哀,而要用阳光照亮心情,用积极点燃行动。放松和放开同等重要,不能让心萎缩,拥抱城市同拥抱爱人都是温馨感!多点关爱,多点浪漫,阳光总在风雨后,佩服作者的心境:“他们”像扫描机一样,记住每个人的名字,每天都整理一遍…“他们”按自己的逻辑牵引…运行着深圳的地下世界。我只希望还是坚强、不必在意的漫长…

    文缘看不见的深圳人

    2019/6/8 17:41:25
  • 每个人的故事都有感人的地方,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表述不完的心路历程。坚毅和执着似乎就是人生路上的两大法宝,奋斗总会有希望,不奋斗什么希望也没有;所以人生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只有不断刷新自我,才可能超越自我。如作者所说“每一个瞬间似乎都在生命中绽放”﹗关键是把握的程度、奋斗和坚持的程度;刀不磨会生锈,人不学会落后;自强是需要内力的修炼,知识改变人生,智慧成就未来,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缘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6/8 15:58:34
  • “抬头不见天 低头不见地 没关系 我能看见清晰的梦”,多好的诗句,让人读到了一种生命的苟且与艰辛,同时还让我联想每一条人生之路,在其起始阶段都饱含酸楚与艰难。但没关系,年轻人有梦,年轻是他们的资本,他们会不止歇地去追逐前方的梦。周遭一片黯淡,作者的梦却是清晰的,真好!这首诗,选题、立意、切入点、积极阳光的主旨,都很好!有一个小建议——“披上远方的霞光”,改为“披着西天的晚霞”,是否更有诗意?

    老练之一穿过福田红树林公园去上班

    2019/6/6 11:51:22
  • 显然,五天后红叶并不能来到阿里。在老段笔下,这个故事遍布苍凉,与喜剧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也好,唐小乐也好,王先生、小西、高师傅也好,他们都有着不同的人生,但这人生很难以世俗意义上的“幸福”来描述。老段的小说,一如既往地从容、稳健,就像一个中年人,历尽沧桑,饱经风霜,以近乎不带感情的语调向你讲述他的前半生,细阅之下,却有叩击心灵的力量。身处西藏的红叶,可能象征了美好与希望,但却可望不可及。

    笑笑书生余温

    2019/6/5 20:03:02
  • 作者用自己的所观叙写所感,把深圳的商业人文经济以简单的文字传达给读者。我们读诗,感受着作者或自身赋予文字相应的意义。深圳是什么样子?是作者诗里的样子,是炒米油盐吃住行的样子,是追寻梦想疯狂的样子,是失败时沮丧的样子……她是作者的所有,也是每个深圳人的所有。

    别看了入深圳记

    2019/6/5 15:30: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