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木棉湾的日子
    与妓为邻、和小姐面对面、偷窥、反目、遇到女神。木棉湾的日子,回不去的曾经……
  • [140] [0]
  • 首届“雪丽阿姨奖”

一 租房


六月的毒日头火辣辣地烘烤着深圳,大地像一块是被烤得干巴脆的大烧饼,没有一点水分,似乎一跺脚就会裂开。都市林立的高楼下,我们拖着拉杆箱的影子仿佛也被烤焦。这个陌生的城市用高温来考验着两个闯入者的耐心,一点也不考虑两个打工仔千万里远道而来的艰辛。


大傻用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用手一甩,地上溅起一串潮湿的省略号,但很快就被发烫的地面烤干。大傻哼哼唧唧说:“哎呦,俺娘哎,深圳的太阳真能晒死人哩!我记得俺们走的时候,咱家的太阳没这么毒呢?”我解释说太阳还是家里那个太阳,只不过我们走到太阳眼皮底下来了。大傻大为惊奇,抬头看看天,迷惑不解地问,“太阳还是那么大啊,我们咋就走到太阳眼皮底下来了?”


我笑笑说,叫你个大傻真是不亏,你打牌时咋就那么精呢?


大傻是我的同乡,也是我的同事,本姓曹,因为他没什么心眼,做什么事都不考虑后果,所以被大伙儿戏称为“大傻”。我们原本有四个人一起从淮河边的小城F市南下到深圳,另外两个是分别是大帅哥张涛和小帅哥赵宇。在来到深圳之初的一个星期里,我们都在梅林的总部培训,天天还朝夕相处着;等培训一结束,我们就被分别扔在深圳的各个角落。赵宇分在关内,我分到布吉,大傻被分到观澜,张涛最惨,和充军发配一般,被远远地抛到新田。据说这是总部有意这样安排的,主要原因是避免在基层形成各省各地的老乡圈子,这些圈子不利于管理。我对这样的分配只能服从,一个人拎着皮箱孤孤单单地前往布吉,半路上接到大傻的电话,说是布吉这边有人想去观澜,他知道我在布吉,就主动和那人对调,现在正在来布吉的路上。我闻讯大喜,在布吉街头焦急地等来了大傻,然后我们拿着介绍信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党,但党和组织却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们:宿舍已经爆棚了,你们还是到外面租房住吧,关外的房租也不贵。


于是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在这个炎热的夏日,我们两人冒着酷暑来到这个叫做布吉东大街的地方,在各个城中村的楼道里寻找着墙面上的小广告,在老军医治疗性病、贵妇重金求子、信用卡套现、疏通下水道、证件办理、无抵押贷款、夜总会伴游等等眼花缭乱的方块字和阿拉伯字母中间搜寻着租房启示。整整一个下午,从黄金坑到桔子坑到大芬油画村再到木棉湾,几乎所有的租房启示上的电话都被我们打了一遍,但是我们得到的回复却是一个腔调:“对不起,没房了。”


没房了?城中村几百幢楼、几千间房都被人住满了?深圳之大,布吉之大,竟然无我二人立锥之地?我和大傻两人此时蓬头垢面、汗流浃背、精疲力尽,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真是欲哭无泪!


天无绝人之路,正在我们一筹莫展之际,有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从我们身边走过,她有着魔鬼般的苗条身段,却无天使般的姣好面孔。魔鬼少妇用三角眼打量了我们和拉杆箱一阵,然后笑容可掬地问:“住旅馆啊?”


“不住,我们想租房子。”


“现在六月天哪来房子给你租?不如租我的旅馆住。包月的,很便宜,三百一个月,有电视,有席梦思,有热水,水电费都在里面。”


我和大傻对视了一眼,去看看吧?于是我们跟在少妇一扭一扭的水蛇腰后面,来到木棉湾深处的一个小旅馆里。


看看三百的房子,那简直不叫房子,五平方的一间小屋,没有窗户,一张一米二的床占据了整间屋,一个破烂不堪的十四寸黑白电视蹲在同样破烂不堪的床头柜上,大傻用手一拧,那开关就“啪”地一声掉落,大傻嚷嚷道:“你这是什么破玩意儿,想要讹人啊?”


“三百块一个月,你想住总统套房啊?有好房子,不过贵点哦!隔壁就是。”


到隔壁看看,房间也大不了多少,但是有一扇很大的窗户,因此光线很好,床是一米五的席梦思,电视是十七寸的彩电,更关键的是里面有一个小小卫生间,有了它就不必半夜起来跑到公用卫生间去尿尿了。好了,就是这一间了,多少钱?


女老板伸出五个手指:“五百。”


五百?有点贵。我在犹豫,大傻往地上吐口唾沫说:“不就五百么,一人二百五,住!”


于是我们两个二百五就落脚在木棉湾这家小旅馆里。


二 与妓为邻


两个二百五的房子空间十分逼仄。我之所以不用“狭窄”一词,并非是我在卖弄学问,而是我感觉“逼仄”一词十分形象。“逼”者,“迫”也;“仄”者,穴居人也。在这样一间长宽均不到三米、高不到两米的屋子里生活,给人的感觉十分压抑,我想我找到了当年山顶洞人的感觉。躺在床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天花板,房子随时会压在身上的错觉时时袭来。推开门就是床,两个大老爷们在里面转身都困难。大傻是个身高一米七五的高大胖子,身材肥硕,四肢粗壮,往床上一躺,怎么看都像一只大甲鱼。一百六十斤重的大甲鱼占据了席梦思的大半,床在他身下痛苦地呻吟,我被挤在席梦思的一角,蜷缩着身体,大傻半夜经常学那甲鱼翻身,每每把一条肥胖的腿架在我身上,我每次都毫不客气地像掀翻王八一般地把他掀翻过去,一任他在梦里“嗯嗯啊啊”地发出呓语。


大傻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不但睡得香梦沉酣,而且吃得甜、拉得快,闲下来就捧着那台十七寸破彩电津津有味地看肥皂剧。我记得那时深圳卫视正在热播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王宝强饰演的新四军傻根形象让银屏外的大傻乐得哈哈大笑。霸占着遥控器的大傻每次都强迫着我陪他一起看顺溜和陈大雷在电视上插科打诨,弄得我一个月没看到央视十套的《百家讲坛》。我常常在背后愤愤不平地怒骂:你这个大傻,咋不钻到电视里面和傻根PK一下到底谁傻得厉害呢!


但大傻也不是时都快乐,他有时也会唉声叹气地说,想家了,想儿子了,想老婆了!唉!憋得难受!


我没吭声。因为我和他一样,也想家想儿子想老婆,也一样憋得慌。


想家想儿子想老婆一时不好解决,但是“憋得慌”这个问题应该不难解决,因为这里是深圳,开放城市,一切都很开放。


我没想到我其实就住在鸡窝了,随时都可以解决问题。这个秘密是在我住进小旅馆一个星期之后才发现的。


我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小旅馆旁边的一溜门面房。起初我没太在意,这些门面房太普通了,它们和那些做铝合金门窗的、打字复印的、卖烟酒百货的以及卖山寨手机的门面房一样,每天都很晚才开张。但每次我中午回来就会发现这些门面房根本就不做生意,大开的卷闸门里面往往都有三四张仿红木沙发座椅,座椅上则是燕瘦环肥的一个个年轻姑娘,她们浓妆艳抹,衣着暴露,超短裙下的一条条玉腿毫不吝啬地架在椅背上供人欣赏,裙内的风景和裙外的风光都一览无遗。而那风月场的门口多半会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或妇女,见到过路的男人就上前搭话。我还清晰地记得那些男人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有靓女哦!”而那个中年妇女更是赤裸裸地挑逗说:“帅哥,进来玩一下啊,包你爽死!”


我不可置否地笑笑,继续走我的路。


这些女子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妓女,而那些拉客的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老鸨和鸡头了。因为我从没进去过一探究竟,我只能这么猜想。但不久后,我的一同事用他的敢于实践的英雄行为证实了我的猜想。


这位同事叫王斌,是河南人,就是袁世凯那个地方的,说话一口一个“中”、“中”的,据说古代河南人认为河南是世界的中心,很自负,他们认为河南以外的世界偏离了世界中心,那就不行,不行就是“不中”。这位同样很自负的河南兄弟王斌某天悄悄地问我:“都说木棉湾有鸡可以搞,我怎么去了好多次都没找到?”


我有点得意地对他说:“你没找到地方,鸡窝就在我楼下。”


“啊,真的吗,下班我和你一起去看看,中不?”


“中!”我满口答应。下班后,王斌果然跟着我后面颠颠儿地来到木棉湾,我用手指指那一溜儿门面房,“瞧,那就是。”然后我自顾自地回家了。第二天我到单位时,王斌已经在那里向大伙吹嘘他孤身闯妓院的传奇经历:“哎呀,那可叫个爽啊!到那里,一排十几个妮子随你挑选,俺挑了个正点的,她领着俺上楼,先进冲凉房给俺洗干净,然后开始吹,吹过再搞,连吹带搞一个钟,真他妈的爽!”


听众一个个张大了嘴,在王斌的唾沫星子里,个个如同在听天方夜谭。这帮人很多都是外地人,不少人都是抛家别舍地孤身一人在深圳打工,他们一样都会有性饥渴,但是真正有胆子走到鸡窝里去嫖妓的还寥寥无几。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王斌频频出入于我楼下的那些半遮半掩的勾栏肆院里,他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的嫖客。我发现我无意中扮演着一个鸡头的角色,我是不是有点诲淫诲盗?


尽管王斌再三邀请我一同找乐,但我一直拒绝着他的美意。不去嫖妓,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高尚的品德,主要原因是:我认为人是感情动物,如果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在一起干那些苟且之事,真的和动物交媾没区别;而且我也害怕被染上性病,万一中招了,肯定会受用一辈子。虽然我也会感到饥渴,看到这些青春咄咄逼人的风尘女子也会冲动,但基于以上原因,还是忍了吧!


后来我们租到房子了,赵宇也搬了过来,尽管大傻和赵宇对这件事一直津津乐道,但他们始终没去招过妓,他们的原因要单纯一些,没有我那些荒唐可笑的看法,他们就是害怕性病,另外,当时我们刚来深圳,兜里也没几个钱,这也是原因之一。


但张涛就不一样了,他是个纯享乐主义者,据他说,当年在杭州的时候,曾经两星期花掉了一万块,钱主要都送给那些性工作者了。所以当他从新田跑到木棉湾找我们玩的时候,见到楼下的那些美眉们后,腿都迈不动了,他毫不掩饰地说:“大傻,我受不了啦,我的老二直挺挺地硬着呢,快借一百块钱给我,让我去嫖一次。”他知道大傻好说话才去和他商议。


大傻果然大大方方地拿出仅剩的一百元钱给张涛做嫖资。张涛一个小时的销魂,让我和大傻吃了半个月的方便面。因为到这时候我们身上的钱都所剩无几了,到深圳的第一笔工资还在遥远的下个月,没钱的大傻每天靠我接济度日。为此我也没少埋怨他,但大傻就是大傻,他啃着干方便面对我说,知足吧,你看,电视里的顺溜只能吃到窝窝头呢!


气得我直想踹他一脚。唉,都是这些野鸡惹的祸!我不明白这些女人为什么那么心甘情愿地去当小姐,为生活所迫?这个理由在如今这个年代根本站不住脚,只能是为钱折腰了。难道皮肉生意就那么好做么?


我没想到这些小姐很快就来到我的隔壁。


三 和小姐面对面


搬进旅馆大约一个星期后,我发现对门住进来三个年轻的女孩。一开始以为她们是临时住两天的旅客,四五天后,她们的身影还在楼道里晃悠,这才明白她们和我们一样也是包月长住的客人。

  • 标签:木棉湾打工日子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湄窖88莱比锡打赏了100邻家币
  • 雪丽阿姨洗衣屋 打赏了100邻家币
  • 廖东平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牛叉叉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寒月孤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更多
  • 费新乾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因特虎老亨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知乎者也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Reader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邻家猩的评论加精奖励1000邻家币,本文相应获得1000邻家币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7/01 17:11:22

    文章比较接地气,人物也很鲜活,不过情节处理上还是显得有点草率,文字也比较粗糙。另外内容的尺度把握不是很到位。有点过了。也许网络比这更过火的文章比比皆是,但是作为一个文学大赛,我们还是要把握好尺度,小姐、二奶、黑道这些不是不可以写,但不要写得太直白,太表象化,要用文学的形式,从人性的角度来表现。

    分享到:深士风2013/07/01 19:58:40

    我挺木棉湾,真实,感人,不必为了迎合比赛,真实记录是更高境界。

    分享到:驿马2013/07/01 20:21:37

    感谢费老师百忙之中辛苦点评!您说我的文字粗糙我没什么意见,因为,我写这篇文章时突然生病,中间停顿半月,后来仓促写就,难免不够凝练。至于您说的太过,太直白,太表象化,我则不敢苟同。

    分享到:驿马2013/07/01 20:26:47

    我写这篇散文完全是按照在场主义写作的要求,“去蔽,敞亮,本真。”为力求还生活本来面目,文中人物的对白没有一点修饰,完全是记忆的现场在现。

    分享到:驿马2013/07/01 20:28:40

    如果说这些太直白了,那么,陈忠实在《白鹿原》里关于白嘉轩七个老婆那段描写,以及黑娃和田小娥在郭举人家偷情的描写岂不是更加露骨,直白!

    分享到:驿马2013/07/01 20:32:09

    在场主义,就是去除那些自称为真理的谎言、去除那些制度化语言、意识形态用语、公众意见对作家心灵的遮蔽、对人类个体生存处境的遮蔽、对当下现实的“真实”与“真相”的的原初经验接触,并通过本真语言呈现出来。

    分享到:乐之2013/07/01 23:12:55

    在场主义,在地文化,不错的理念,向费老师推荐。

    分享到:刘菡萏2013/07/02 11:10:31

    写性写小姐也要写出美感,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太赤裸太直白了,就不好看了。如同美女,赤身裸体总是不及一袭薄纱笼罩着美。

    分享到:驿马2013/07/02 20:24:54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只是提起了性和小姐,并没有大肆渲染,我只不过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客观地记录下来,难道这也有错?

    分享到:驿马2013/07/02 20:29:04

    比如你家的浴室有面镜子,当你洗澡的时候,镜子会真切地映照出你的身体,你总不至于认为镜子太过清晰,而把它换成磨砂玻璃吧?同理,我的文字也是这样,直白,是为了清晰地表达!

    分享到:驿马2013/07/02 20:36:24

    而且,我写小姐和偷窥的文字只有三个章节,只占整篇文章的三分之一,我们这些草根阶层在初来深圳的日子在城中村所经历的那些磨难、压抑和苦闷才是这篇文章的主旨,但费先生根本没有看到这些,只看到小姐和性

    分享到:驿马2013/07/02 20:38:28

    我感觉他的点评还不及网友孤月寒星的点评全面和到位。

    分享到:起云2013/09/11 22:03:14

    我挺他.

      回复
  • 分享到:廖东平26210积分2014/08/16 15:21:16

    按这样看《在木棉湾的日子》都引起口水战?《麻将之道》岂不是逆天?如何体现邓一光老师说的:全民写作不是文学潮流,也不是一个文学流派,是每个个体在全民写作中得到的最大的尊重,是每个人写作的天赋权。要写“我”自己,写“我”与世界的联系,包括边缘、另类、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都要写,这才能成就全民写作的胜利,城市的胜利。

      回复
  • 分享到:牛叉叉7630积分2014/05/25 11:04:47

    任何决心有所成就的人,决不在私人争执中耗费时间。争强好辩无法消除误解,只有靠宽容、协调、技巧以及同情才能获得彼此间的信任,并真正解决问题。正如卡耐基所说:“你绝对赢不了任何争论。你之所以赢不了,是因为你若输了,你固然是输了。而且你若赢了,你还是输了。”窃以为,为文也莫不如是。其实,我们都无需把自己的内心示以他人。自己内心的强大,由别人去感知即可。

      回复
  • 分享到:邻家猩1340积分2013/08/30 16:02:50

    作者对生活的敏感与对文学的尊重,对木棉湾的受,构成这篇文章的内涵.不过,实在可惜的是,在生活与文学之间,虽有默契但仍缺乏一种超脱.一种美妙的平衡.使文章生活大于文学.其实对于与妓为邻那篇我也有过一篇小说,嗯,小说而已,所以处理起来比你那篇大胆,自由,而且有所超脱.我想,生活的热度与文学的超脱是兄弟要努力平衡的.加油

    分享到:驿马2013/08/31 10:46:26

    谢谢兄台。非虚构文体和小说还是有区别的。后者更能畅快淋漓地表达,在这方面,女作家塞壬处理得游刃有余,我的火候还不够。话又说回来,我还没怎么大胆就已经遭到当头喝棒,如继续大胆,恐怕会被一棒子杀。感谢鼓励

    分享到:邻家猩2013/09/02 10:09:18

    你似乎忘了非虚构后面还带有文学两字.不要以非虚构来掩饰文字的干BIE.超脱不仅适用于非虚构,小说,诗歌,散文,还适用于人生.大家的争论感觉仍停留在一些概念.非虚构与日记\纪实\报告文学早已有定论

    分享到:驿马2013/09/02 15:48:01

    兄台高见。我写非虚构都是用散文的框框来定位,基本都是写实的风格,因此忽视了情节和细节的描述,看来还得在超脱两字上下工夫。感谢兄台的诲人不倦,你应该对我抱着很高期望的,否则不会如此。问好,遥握!

    分享到:驿马2013/09/02 15:52:23

    “超脱两字还适用于人生”,这句话让我思虑良久,我心智驽钝,读《金刚经》始终没参出禅意,读到这句话却隐隐悟出禅机。兄台绝非等闲之辈,为何非要披着马甲,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回复
  • 分享到:因特虎老亨17160积分2013/07/04 08:47:57

    没有一场激辩,成就不了一场赛事。没有文学批评,何来社区文学?迄今为止,深圳社区文学大赛参赛作品过1000篇,作品点评近10000条,开放式点评互动成为一大特色。有评论,就有争论。有争论,因为有立场、有误会。对文,不对人,不作意气之争,争出个文学理论、文坛佳话来。《在木棉湾的日子》引出的“在场主义”与“爬行主义”的辩论,意义深远,要往上引导,不要向下沉沦。

    分享到:费新乾2013/07/04 09:35:20

    好吧,借老亨的提议,我再说几点。一、不管这篇作品的题材是小说还是作者所说的散文,都无碍于我的批评,因为我的批评指向是其文字情节和写作手法。与题材无涉。

    分享到:费新乾2013/07/04 09:51:53

    三、我从未针对个人,对文不对人,所有批评都从文本出发。也从未抨击在场主义,只是觉得作者的写作离在场主义要求的去蔽、敞亮、本真相去甚远,画虎反类犬,用爬行主义形容更适合,如此而已。

    分享到:驿马2013/07/04 13:35:38

    不好意思,老亨,我本意不是向下沉沦的。我的确误解了费先生的“爬行主义”。作者的神经都是敏感的,我看到爬行主义自然联想起“爬行动物”,我认为是费先生的臆造之词,有意打击我的。今天早上看到费先生的解释,感

    分享到:驿马2013/07/04 13:41:20

    感觉有点惭愧,特别是费先生一直有礼有节,让我汗颜。准备中午回郑重地向费先生道歉的(天地良心)。但没想到他居然歪曲我对散文和小说界限的划分,并讽刺我幼稚,费先生,我说过不能有纪实性的小说,虚构性的散文么

    分享到:驿马2013/07/04 13:45:06

    “小说讲究的是虚构,在虚构里展现美;散文则不然,基本不容许虚构,并且讲究的是现场感、画面感。”这是我的原话。费先生,摸着良心解释一下,什么时候说过不能有纪实性的小说和虚构性的散文了?

    分享到:驿马2013/07/04 13:50:00

    你如此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感觉有意思吗?我看到了你心里的阴暗面。再者,你了解在场主义么?据我看来,你一无所知。因为当我在讨论中提出在场主义的理念时,你还一味地拿小说来说事。

    分享到:驿马2013/07/04 13:53:32

    众所周知,在场主义是散文作家周闻道先生提出的全新的散文写作理念,如果你真的了解这些就不会在我提出本文是在场主义手法时,你还一个劲地小说长小说短的,不懂不要装懂!

    分享到:驿马2013/07/04 14:09:00

    对费先生来说,小说确实是个内行,但散文您就未必精通,我还是我的观点,以小说的目光来审视散文,显然是不够严谨和科学的。

    分享到:驿马2013/07/04 14:15:59

    争论就此结束吧。让邻家社区烽烟四起,让他人看笑话,你我都有罪过。

      回复
  • 分享到:寒月孤星8010积分2013/06/18 14:40:54

    读完有种“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感觉。作者笔下人物形象鲜明,一些敏感话题也没有避讳,真实再现了刚到深圳的贫困打工者的生活。租房的困难、妓女的心声、兄弟偷窥的淫欲与日后的摩擦、奶茶妹妹的善良,这些都串成木棉湾的日子,作者也从四个人走到了一个人,从城中村走到了新社区。木棉湾的日子,那些酸甜苦辣的打拼生活,那些沧海桑田的改革变化,那些草根人物的挣扎与快乐,就这样跃然笔下。

    分享到:驿马2013/06/18 23:56:59

    寒月孤星的点评十分精彩到位,知我者阁下也。十分感谢!

      回复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16
  • 60900
  • 20
  • 986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
  • 吴春丽评》
  • 刘卫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