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扫铺沿
  • 点击:6208评论:452015/11/11 23:03
  • 收藏

娘家人一走,新娘子的哭声从洞房里传出来。

婶子对依琳说:“进屋,依琳!去劝劝她,你就别出来送客了!”

依琳进屋拉着新娘的手说:“花儿,别哭了,咱们都有这么一天的,离开娘家,走进婆家,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

花儿倒在依琳的怀里,哭得更凶了。依琳像自家姐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花儿慢慢停止了哭泣。她喜欢依琳这个嫂子,要嫂子留下来吃晚饭。按照乡俗,晚上闹洞房后,嫂子要扫铺沿的。婶子就强一个儿子,那扫铺沿的事儿当然由家族里大哥家儿媳依琳担任。

依琳跟丈夫小武回来之前早学会了扫铺沿的活儿,不过是拿着刷子刷床沿,刷一下,说一句:“一扫金,二扫银,麒麟送子送上门”;刷一下,说一句:“新毛毯、鸭绒被,小俩口子一头睡,明年一生生一对”。

这会儿,家里只剩依琳夫妇和新郎新娘小夫妻两个了。他们肆意畅谈,茶也喝罢,糖也吃乏,还是不见婶子回来留他们吃晚饭,扫铺沿。这大喜的日子,婶子不在家里收拾停当,却出去串门子了。小夫妻让哥嫂留下,可是小武竭力要回家吃饭,拉着依琳回了自己家。

依琳不解。小武说:“二叔家还是婶子来当这个家的。”第二天,听说婶子昨天下午去了村支书家里。晚上扫铺沿的活自然由支书儿媳做了。人家半年前刚生下一对龙凤胎。

依琳结婚好几年,肚皮还是平的。



  • 分享到:
  • 隐词打赏1000,共计1100
  • 2015-11-30
  • 青青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1-29
  • 林健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1-29
  • 吴建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5-11-26
  • 隐词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1-13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青青850积分 2015/11/29
    • 分享到:
  • 这个沿袭下来的风俗很有意思,图的就是个吉利,有点迷信,但很喜庆。婶子那点心思很微妙,你无法说她是势力或者不势力,在她骨子里还是多少所谓的吉利占据上风,既然依琳不生,就肯定会忌讳,既然要选择外援,何不有意无意的选个“最合适的人”? 生活自有微妙之处,作者将微妙的思想写得似露似不露,对读者是一种撩拨。这种撩拨,读者喜欢。
  • 谢谢支持!
  • 回复
  • 这风俗,与我们南方不同哩。我们这里新房的新床,要叫一两个胖小子来翻筋斗。这请谁家的小子翻筋斗,也是大有学问的。小时候,我长得胖墩可爱,翻过不少的筋斗,当然,也赚过不少的喜糖吃。
  • 谢谢憨憨老师来赏并点评!
  • 回复
  • 作品从依琳对新娘的关切,带出扫浦沿这一民俗。依琳是带着扫浦沿的思想准备来的,按习俗这是她的职责与权力,而最后扫浦沿的权利却出其不意地落在支书儿媳身上。无疑这是篇成功的作品,揭示了民俗pk世俗时的尴尬与无力,让读者心尖微微一颤。当然,作品无意评击婶子,支书儿媳半年前生了龙凤胎,依琳结婚几年肚皮还是平的,选择支书儿媳也是图吉利。文章巧妙地为读者留下一个两难的疑问:支书儿媳没生龙凤胎,婶子会选择她吗?
  • 谢谢支持!
  • 回复
    • 鲁莽3920积分 2015/11/29
    • 分享到:
  • 看了张老师的《扫铺沿》使我大开眼界,因为我生活这边没有那样的风俗,从而感到作品题材内容非常的新鲜。一口气看了两遍。张红静老师的文章一直写的都很耐读,这篇也一样。婶子、嫂子依琳、新媳妇花儿都写的活灵活现接地气,我看到了一幅逐渐走失了的民间风俗画展现在我面前,尤其是文章的构思、立意、布局都令人叫绝,短短的几百字却把小说所要求具备的要素都写到了。文章越短越难写,在此向张老师学习!
  • 感谢支持!
  • 回复
  • 比如说:孤寡,或者离过婚,或者死过配偶的人,都是被排斥的,也就是说要家庭圆满,儿女成双的人,那是最受欢迎的人,这文中的嫂子,肯定是不受欢迎哦,知书家有龙凤胎哦,就算他不是知书,那也是婚喜事最欢迎的,当然,是知书就更不用说,不用说婶子,大概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每个人都会这样做........
  • 谢谢老师支持!
  • 回复
  • 欣赏张老师的这篇佳作! “扫铺沿"的习俗,在我们湘西也有。不但要由福、禄、寿、权的人担任,而且在当地口碑要好,即人品过硬,善良有威望的人担任。权有两层含义:一是权威,二是父母、兄弟、子女齐全,有借福惜福之意。像依琳结婚好几年,肚皮还是平的。是不受待见,也是不合格的。无怪乎依琳在婶子这吃了一个软柿子,不怪婶子势力和世故。也给喜欢丁克的人一记耳光。此文言简意丰,给世人以警示。
  • 谢谢支持!
  • 回复
  • 乡土人情,大有学问。我们不是生在世外桃源,我们都食人间烟火。作者观察生活细致,写出了土色土香的地方人情世故!人物丰滿。只是小俩口稍欠火候。但打磨好是挺耐看的。
  • 谢谢水英老师的精评!
  • 回复
  • 张老师的作品总是写得炉火纯青、游刃有余,特别是临门一脚,亮闪你的双眼,但细细品味,味道浓厚。本是农村平常题材,乡村习俗,但在张老师手上,就像随处可以找到的树根,她却把它变成了根雕艺术品。这篇作品就是这样,本是习俗,但在每个人的心里,想法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能责怪什么,也不必强求什么,人性里面的那点东西,在作品中忽隐忽现,这就是成功作品难得做到的一点。写活人物,让人物说话,在这篇作品里面都有很好表现。
  • 谢谢何老师的精评!
  • 回复
  • 此文有贫民文化的淳朴本真,平实的语言,描述了生活的某一画面,刻画的民众人物,生活感极强,可谓接地气。巧妙而不露痕迹地揭示人物心理变化也是本文的工笔之处,可谓别具匠心,“按照乡俗,嫂子要扫铺沿。”本是沿袭乡俗的正常事,作者笔锋一转,乡俗微起变化:“扫铺沿的活自然由支书儿媳做了”,没有用本家嫂子看似新事新办,实则另有隐情:“人家刚生下一对龙凤胎”鲜活的“婶子”形象凸显出来——最本真的贫民思想。
  • 超出的字只能删除了
  • 回复
  • 扫铺沿是一件吉利的事情。而作为被请的人,经过重重筛选能被选中,也是一件光荣的事,他们会从心里感到非常高兴。然而小说徒然一转,小说最后在晚上扫铺沿的活由支书儿媳做了。因为她半年前刚生下一对龙凤胎。 而依琳结婚好几年,肚皮还是平的。婶子的选择不能说对错,你不能诟病这风俗,人们总是喜爱吉庆,她的决定任由读者评说。只是闪小说叫绝的是把“婶子”写活了!活得叫人拍案叫绝!
  • 小妮的意见非常中肯。
  • @邻家小妮
  • 说得有理。谢谢邻家小妮赏评!
  • 回复
  • 把人物的内心世界描写得维妙维肖!这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精彩闪小说。婶子的人物刻画仅仅三言两语便活灵活现。这篇闪小说非常扣合邻家文学,写邻里长短,写邻家锅巴饭焦味的精神主旨。就像看《渴望》,看《一地鸡毛》一样,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件,没有跌宕起伏,迂回曲折的故事情节。没有什么高大上,但就是接地气。我们喜欢看!不要以为这样的文笔平淡,张红静老师的不少作品都上过《读者》的!赞一个!
  • 廖老师过誉了,谢谢支持!
  • 回复
  • 结尾很妙,龙凤胎,扫铺沿,已经体现了婶子的传统思想,可是作者又偏偏扯上了“支书儿媳”。这个不仅体现了作者智慧,更是让婶子这个人物变得现实可感,形象丰满。 文字很小说,选取的材料非常贴近现实生活,婶子这个人物虽不是那么趋炎附势,但身上那种权贵崇拜思想还是有的,但文章里面用龙凤胎(吉祥象征)巧妙遮掩了一下。 现实中有权贵崇拜思想的人很多,但是不会那么赤裸而已,因为大家还是会有一点点在意自己所谓的自尊!
  • 谢谢李剑的精彩评论!真是太棒了!
  • 回复
  • 浓郁的民风民俗,深情厚重的文字,构成了这篇精彩的微咖《扫铺沿》。不管是北方还是南方,出嫁的姑娘都有一种恋乡情结,那哭诉婉转,凄凉,能把家乡的树哭低头,能把家乡的水苦驻流。可是,娘家本是滩头水,婆家才是养鱼塘。《扫铺沿》是新嫁娘走向新生活的开始。通篇读下很接地气,画面感极强。再一次应征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好文当赞!
  • 谢谢吴老师的精彩评论!
  • 回复
    • 吴建3240积分 2015/11/24
    • 分享到:
  • 小说对“新媳妇花儿对娘家的恋恋不舍”;“嫂子依琳和老公为了扫炕沿而痴痴地等待”;“婶子为了达到不让依琳两口子扫炕沿而又不直接得罪他们,自己选择巧妙地躲开。“为了巴结村支书,也为了堵住依琳两口子的嘴,于是找了一个合适的借口”晚上扫铺沿的活自然由支书儿媳做了。人家半年前刚生下一对龙凤胎。依琳结婚好几年,肚皮还是平的。“真可谓一石二鸟,别有用心。小说至此把婶子的势力、世故写的入木三分,令人叫绝。
  • 谢谢吴建精彩点评!
  • 回复
    • 白木19350积分 2015/11/24
    • 分享到:
  • 扫铺沿在我们那里的风俗叫“压床”。闹完洞房后,一定要找个自己同宗的大胖小子在枕头底下放着枣,花生、桂圆等“吉祥物”的床上睡一宿,寓意早生贵子。一直觉得,闪小说可以这样写那样写,但若脱离了生活本身已有的蓝本,纯粹虚构一气就没多大意思了。很明显,这篇扫铺沿紧贴着生活和民俗,写出了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不可多得的一篇作品,投一票。
  • 谢谢白木的点评和板栗!
  • 回复
  • 婶子出面只有一句话,依琳,劝劝她,你就不要出来送客了。第二次对婶子的描写是侧面描写。小武说,二叔家还是婶子来当这个家的。从侧面来写婶子是当家人,什么事情都她说了算,估计是个精明能干的人。果然,小说的最后告诉我们,婶子昨天下午去了支书家里,支书的儿媳做了扫铺沿的活儿。其实中间还有一处就是小武他们的等待,都在揣摩婶子去了哪里。婶子的避而不见避免了尴尬,可见婶子这人玲珑剔透,超乎常人。
  • 回复
  • 我生活的小村就是这样的风俗。婚礼都要书记出面才排场,宴席上要有书记媳妇来吃饭,就是扫铺沿这类事情,也要由那些全活的人来做。所谓全,一般是父母健在,儿女双全,夫妻双双的人比较好。乡俗是自己家的嫂子,因为闹过洞房后,床上乱七八糟的,本家嫂子就来收拾,收拾时候肯定要说一些吉祥话。这大概是扫铺沿这一风俗的缘起吧!另外还可能让嫂子来说几句体己话,增强她们以后之间的关系。
  • 闪小说的贡献之一,是一件一件将散落在民间的风俗记录下来。别看这小小的东东,很多大咖是大鸡不吃小米呢。微咖们在补遗拾漏。很有意义。
  • 补漏拾遗。
  • 回复
    • 若尘33530积分 2015/11/23
    • 分享到:
  • 在邻家,有三个新来的老师是很令我感动的,他(她)们是:宋永江、张红静、宋劲。张老师来邻家才短短的42天,却发文高达37篇,评论547条,真正的良多而质优,她为人亲切热情,给予了老人很多的肯定和新人很多的鼓励,邻家再多几个像张老师这样的师友,不火起来才怪呢!向张老师学习,为张老师点赞!投上神圣的一票。期待后续更多的精彩!
  • 谢谢若尘给了我那么高评价,我正要想隐退,你又将我留了下来。
  • 回复
  • 张老师的小文,每篇都好看,都耐看。就这篇来说,四个人,新媳妇花儿对娘家恋恋不舍,用哭声把婶子和依琳引了出来,依琳和花儿情同姐妹,依琳老公特意教她如何扫床沿,还痴痴等到很晚,看似水到渠成扫床沿,确暗藏算机,成功刻画了婶子的势力与迷信。
  • 谢谢桃子的支持,问好!
  • 回复
  • 打铺沿,我们这里见不到这个风俗,倒是会在新人床上放上花生、桂圆之类的隐喻物。让我开眼界了,真是一方水土有各自的一方风情啊!作者借打铺沿都要与村支书扯上关系这件事,讽刺了时下拍马奉迎之风无处不在的现状。村支书儿媳又恰好生过龙凤胎,这又为一些村民去“擦村长的鞋”找到了一个更堂而皇之的借口。直接送钱大家都难为情。而换了一种形式后却皆大欢喜!
  • 谢谢宋劲老师支持!
  •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12130积分
  • 3星
  • 3钻
  • 简介:一个努力挣扎的追梦人。只好笨鸟先...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56
  • 12800
  • 54
  • 12130
  • 作者:驿马
  • 邻家币:8200
  • 评论:33
  • 点击:113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