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爷的地
  • 点击:7053评论:842015/11/16 21:42

月塘村掀起了“二爷热”,二爷多年未回家的子女都从城里赶了回来。

二爷木讷,又不爱跑胡子,时间都扔在了地里田间,连自家祖坟地都捣弄得寸草难寻。二爷成热话,这都怪二爷的老伴桂奶奶。桂奶奶的嘴没拉好链,说新建火车站要占用自家的地,政府会补贴好一笔。

二爷听到风声就瞪桂奶奶,一把年纪了还把不好门瞎漏风。

桂奶奶就傻呵地笑,你成热点还不好?

建火车站的事早些年就传开了,只是还没落实。有好事者听到二爷呵责桂奶奶,一团糊泥就被捏得有鼻子有眼,羡煞不少村里的人。

村里头有人说是二爷平日里刨整坟地,祖宗显灵开了眼,不然月塘村这么多户人,好事就光砸二爷头上。之前碰到二爷装没见的,现在老远就打起了招呼,还有人效仿二爷去刨自家的坟地草。

这样的时日不长,二爷就倒了。村里又有人说,二爷是受不起祖宗的恩惠,甚至还说是二爷的子女为了钱财想毒害二爷。

二爷不久就去了,他的子女也相继回了城,只留下了桂奶奶。桂奶奶逢人就说,老头子一辈子就惦记他的地,用地扯个谎,起码病死前也热闹了回。村里人都说,桂奶奶是悲痛过头得了失心疯。

如今,火车站已建好,月塘村的热话还是一茬接一茬,村里的人还爱扎堆跑胡子,二爷的地也还都在那,只是二爷的地里茅草横生都掩了二爷的坟。

注:跑胡子是种纸牌游戏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乡土(月塘村系列)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7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鲁三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6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5
  • 石头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2-03
  • 老SI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2-03
  • 十十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2-03
  • 言默然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2
  • 鲁三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1
  • 鲁三打赏500,共计500
  • 2015-11-30
  • 晓鸥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1-30
  • 吴继忠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1-20
  • 夏花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1-18
  • 榕树落叶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1-17
  • 憨憨老叟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1-17
  • 廖东平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1-17
  • 石头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1-17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1-17
  • 隐词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1-17
  • 藏北蓝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1-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随着改革开放和城镇化进程的步子,越来越多的偏远农村,成为了时代,不,是年轻一代人的弃儿。而留守在农村地里的老人,心中也有不同的感受:多年相依为命生我养我的土地,忍心弃之,不舍;不弃,就意味着在贫困中困守。这无疑成为了一块现实鸡肋。二爷在病重之时,巧妙利用村人狂热的想一夜暴富的心理,不仅调回在外子女也掀起了一股月塘村的二爷热。不过,最终二爷还是在孤寂中去世了,甚至他死后的坟都长上了草!不可逆转的悲!
    • 货货2015/11/17 10:40:45
    • 分享到:
  • 谢谢前辈来访点评,谢谢了

    回复

    • 鲁三10830积分 2015/12/06 12:32:45
    • 分享到:
  • 一直在思索,二爷为何钟情于地呢?当然他世世辈辈生活在这块土地上,自然会钟情留恋。那有没有别的其他的微小的一些情感掺杂在一起呢?我想是有的,他把他所经历过的一切都凝结在这块土地上,把对女儿的不满或者期望凝结在这土地上,把对老伴儿的善意的撒谎凝结在这土地上,把邻居们所有的不解凝结在这块土地上,把他自己的理解, 宽容,无奈,悲伤,也凝结在这块即将消失或者不消失的土地上,一切的心情,都埋葬这深情的土地上吧
  • 回复
  • 这一周的投票,已经进行至第四天,手里还握着两张票。进入微咖大赛的专题页面,通过“投票排名”,看到排名第三的《二爷的地》,此前已评过这一篇作品,今天特意重读这篇微咖。如老享所说:二货不二。《二爷的地》,在乡土乡味中写出令人五味杂陈的好作品——用地扯个谎,起码病死前也热闹了回。结尾的一句,“二爷的地也还都在那,只是二爷的地里茅草横生都掩了二爷的坟。”生前的热闹与走后的落寂,留给我们的——何止一声叹息。
  • 投票,支持!
    • 货货2015/12/03 12:53:24
    • 分享到:
  • 春丽姐谢谢啊!

    回复

  • 拜读,《二爷的地》,写得好!520字符微咖,把二爷桂奶奶描述得栩栩如生,他们子女的嘴脸和村邻的身影也晃动在眼前,二货不简单!《二爷的地》容量大,不简单!城镇化进程中,城里拆二代们一夜暴富,当然也不乏利益争夺中的大打出手!二爷非城里人跟拆沾不上,二爷的地要建火车站了,多年未回家的子女都从城里赶了回来——地二代即将诞生了!嗨,二爷的地也还在那,二爷的地里茅草横生都掩了二爷的坟。这人这事!
  • 好!上票!
    • 货货2015/12/03 07:48:59
    • 分享到:
  • 谢谢两位前辈来访

    回复

    • 鲁三10830积分 2015/11/30 21:48:29
    • 分享到:
  • 再次前来欣赏。通篇二爷没说几句话,没露几次脸,但作者通过侧面种种写实般地叙述,呈现了二爷的模样。二爷什么事都看开了,可是二奶奶看不过去,心酸二爷的命。二奶奶在文中就好比一只神奇的手,把不儿女们悄悄地甩了出来。一次造谣,一次泄密,偶尔为之或故意为之都不那么重要了,对于二爷来说,不在乎拆迁多少钱,也不在乎儿女们对他怎样,他在乎的是地,为啥在乎地呢,地承载了他怎样的心情?一言难尽啊,唯有二奶奶知道罢了。
    • 货货2015/12/01 00:31:58
    • 分享到:
  • 你再乱挥洒银子,自己看着办

    回复

  • 《二爷的地》,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是一个真实性和虚假性相混杂的题材。语言的精炼、张力的凝聚、观察的角度等等,便可以看到作者的深邃思维, 在社会现实中,产生了一个新的弱势群体——失地农民。二爷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人物。任何一个生活领域和社会群体,随时随地都会呈现出它们的内在矛盾, 矛盾呈现过程,就是作者带给我们的思索。
    • 货货2015/11/20 10:29:03
    • 分享到:
  • 谢谢您,辛苦了!
  • 如哪地得罪贵人,请直截了当直言,我的QQ:1032508192。
  • @二货
    • 货货2015/11/30 09:33:12
    • 分享到:
  • 我和你素未谋面,谈不上得罪。只是我比较反感在文学上有了点名气就搞什么培训班或什么会员类的,在我狭隘的理解中,就是败类

    回复

  • 小说开头写“二爷热”那是因为二爷有一块地,因为桂奶奶说漏了嘴,子女一听说要建火车站有补贴,本来人情寡淡的二爷,如今子女都回来热情探望。也是因为那块地,有人羡慕,有人说是祖宗显灵,还有人竞相效仿。直到二爷倒了之后,又是各种流言蜚语,“二爷热”逐渐退却,子女三分钟热度回到了城里,留下了桂奶奶的悲痛,最后火车搭建好了,村里的人恢复原貌,只是没有人记得二爷已经被茅草盖住的坟。
  •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小说通过“二爷的地”讽刺了当下生活子女的人情冷暖,以及对金钱利益的的虚荣心,值得一赞。
    • 货货2015/11/17 20:01:30
    • 分享到:
  • 谢谢落叶帅哥来访
  • 在“二货”面前不敢言帅啊!实在惭愧!

    回复

  • 好浓烈的乡土气息,二妹原来是湖南衡阳人,家乡人爱“跑胡子”(纸牌游戏)。有地方特色的语言在当中,挥发出焦锅味的地气。《二爷的地》,关注老年人的生活,也可说是给老年人的临终关怀。看到这样的微咖,感觉好心酸。临了,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害怕孤独,害怕没有人惦记着自己,更怕冷冷清清地离开,二爷让老伴桂奶奶编了个谎言——“新建火车站要占用自家的地,政府会补贴好一笔” 月塘村热闹起来。人情的冷暖势利,写得棒极了
  • 结尾的那句,村里的人还爱扎堆跑胡子,二爷的地也还都在那,只是二爷的地里茅草横生都掩了二爷的坟。让人感觉好辛酸。《二爷的地》,二妹的旨意不在地上,而在老年人的心底里。
  • 关于描写老年人的版本,看到过许多的表达,二妹的这篇《二爷的地》,是我在微咖开赛以来,看到的棒棒的一个优秀版本。
    • 货货2015/11/17 10:41:50
    • 分享到:
  • 春丽姐抬爱了,向您学习

    回复

  • 二爷和桂奶奶就像两个相声演员,一个捧哏,一个逗哏,捧哏的站稳不动,逗哏的满场飞。捧哏和逗哏二者缺一不可,要使包袱弄响,铺垫抖翻缝缺一不可,哪一个环节没做好都不成。二货就是高级编剧。语言土色土香,杠杠的。主题深刻,立意高远,关心老人问题是中国乃至世界的大课题。跟了二爷一辈子的老伴最懂他,唱这一出戏,可谓辛酸,可谓用心良苦,可谓中国式的黑色幽默。人物鲜活,故事生动,是我近来在邻家所看闪小说最捧之一!
  • 如老享所说:二货不二。本来深夜,正想入睡,看到此篇,睡意全无。急就点评。二货能打赏《杀心萌动的一刻》可谓很有眼光。二货真名?
    • 货货2015/11/17 01:04:33
    • 分享到:
  • 得到廖前辈这么高的评价,我乃万分荣幸,幸运至极,谢谢前辈抬爱了。
  • “桂奶奶说,一辈子就扯了个谎,”这句放最后一句,效果更好!
  • 不要解释太多。读者已从字里行间品味得到。
  • 二货是湘南人,我所知,打胡子牌,永州地区很流行。
    • 货货2015/11/17 02:05:02
    • 分享到:
  • 衡阳的,那边也好跑胡子
    • 货货2015/11/17 09:21:28
    • 分享到:
  • 字数限制,不然就加上了,谢谢廖前辈了

    回复

    • 石头510积分 2015/11/16 23:58:46
    • 分享到:
  • 半夜看到這篇文,心中一震,我也开始怀念我的家乡。都在歌颂这个时代好,可是这个时代也有不为人知的悲哀,二爷的形象是许许多多农民的缩影,他一辈子守着地,也念故土,木讷无趣,子女也都在外,病重了不到死的那天是不会告知子女,怕给子女添麻烦。二爷的老伴桂奶奶造谣让二爷死前热闹一回,也是爱夫心切。文尾“二爷的地也还都在那,只是二爷的地里茅草横生都掩了二爷的坟。”升华了文的内涵,也是当下时代部分农村的真实写照
    • 石头2015/11/17 00:03:36
    • 分享到:
  • 年轻人都外出了,剩下一些人不是八卦论是非,就是喜欢玩牌赌钱,但是对于农活类的,没几个钟爱了,也都荒废了。哎,顺其自然吧!二货都语言很有特色,乡土气息浓郁,
    • 货货2015/11/17 09:10:28
    • 分享到:
  • 谢谢石头

    回复

  • 二爷的地,说了一个悲凉的故事。热爱土地而留守在村子里的老人为了在死之前能够享受一下人世间的温情,伙同老伴造了“老屋一个即将征收,能得到一笔钱”的谣言,然后就有势利的儿孙,乡邻都来攀附,来热络。然而,谣言毕竟是谣言,它只能温暖老人临终的时光。作为读者的我读到最后,“老头的坟上野草丰茂”,不禁为老太太以后的生活担忧,谁又来安慰孤老太生命的最后时光呢?此文虽短,人情练达,针砭时弊入木三分。欣赏至极。
    • 货货2015/11/17 00:09:34
    • 分享到:
  • 姐姐的点评让文增添不少色彩,万分感激

    回复

    • 夏花5510积分 2015/11/16 23:09:11
    • 分享到:
  • 二爷是个对土地有感情的人,村里人都去打牌赌博,只有他整天把时间耗在地里,可见他对他居住的土地怀有一种虔诚的心里。看来谎言是他老伴传出去的,桂奶奶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就为了让老头子风光一回?或许是早就有的谣传?乡亲们都渴望得到一笔赔偿,这其中也包括二爷的老伴和子女们。无论后果是什么,社会必定是要发展的。但人就是喜欢怀念的这么一个东西。写的好像有点散了,二货。主题表达的不太清晰。
    • 货货2015/11/16 23:33:07
    • 分享到:
  • 谣言老伴传出去的,老伴传了就是为了让他热闹一回。因为不造谣也许以二爷的性子要到死,他才会通知子女回来的。谢谢夏花了,抱一个努力的写

    回复

  • 很不错,二货,加油!
  • 回复
    • 十十6790积分 2015/12/03 08:44:10
    • 分享到:
  • 写得真不错学习了,加油~
    • 货货2015/12/03 12:52:26
    • 分享到:
  • 哇!十十前辈你的来访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向你学习!

    回复

  • 生动而又深刻地诠释了二爷的农民情结:热爱自己的土地。
    • 货货2015/12/03 12:51:44
    • 分享到:
  • 谢谢尹前辈来访,多指导

    回复

  • 快一年了,浮下头。专门为二货投下票。听最近获大奖的段作文说《麻将之道》是邻家最好看的小说。打算贴一些咸湿也上来。
    • 货货2015/12/01 00:32:55
    • 分享到:
  • 谢谢您,只是你是?

    回复

    • 梦蝶19590积分 2015/11/30 10:29:23
    • 分享到:
  • 我是来看跑胡子的,人生最欣喜的是,我活着的时候,有人相守,与土地共存而不虚度光阴。然戚戚然,我死了的时候,墓地上的草疯长,很快却被人遗忘,一睡千年,万年。。。
    • 货货2015/11/30 12:22:50
    • 分享到:
  • 谢谢

    回复

    • 晓鸥6700积分 2015/11/29 23:59:31
    • 分享到:
  • 《二爷的地》二爷和桂奶奶这双簧合作的天衣无缝。衡阳人喊“打蒙鼓”,让辛苦了一辈子不跑胡子的二爷,最后上答胛好岸!很浓郁的乡土气息,为作者点赞继续加油!
    • 货货2015/11/30 09:34:30
    • 分享到:
  • 谢谢晓鸥

    回复

  • 读罢令人伤感,折射二爷晚年的凄惨景象,二爷的美丽谎言,是他成了新闻热点,由原来的门庭冷落到现在的热热闹闹,一个字,钱在作怪。因为这个谎言,二爷一下成了村里羡慕的对象,一下成了暴发户,二爷和桂奶奶也一直导演下去,可是谎言总要被揭穿,二爷的土地还在那里,火车站征地自然成了美丽的肥皂泡,这样的结局是二爷古迹地离去,桂奶奶也成了祥林嫂似的疯子,悲惨的结局令人深思回味。
    • 货货2015/11/20 17:55:09
    • 分享到:
    • 货货2015/11/20 17:55:33
    • 分享到:
  • 发错表情了

    回复

  • 因为二爷的这块地,让多少人做了一个美梦。有村人,有乡邻,尤其是二爷的孩子。以前听说有的地方娶不着媳妇,到处在房子上刷“拆”字。其目的不言自明,拆了要分房,要有赔偿款,其手法目的都是一样的。穷人有穷人的活法,弱者有弱者的门道。二爷的这个法子可真有点心酸啊!可怜天下的父母,还在在外谋个好前程,可是时间长了就把家里的老父母忽略了。都是谋生的年岁,只能相互理解。二爷为孩子谋划了好梦,也算生活的一段插曲。
    • 货货2015/11/20 15:13:33
    • 分享到: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5020积分
  • 1星
  • 3钻
  • 有时“二”也是一种人生
  • 有时“二”也是一种人生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100
  • 14
  • 5020
  • 在众多的文学体裁中,本人也偏爱小说,就像徐建英老师在本期邻家文弹中所讲的那样,小说创作不能等同于真实再现,它有一定的文学性和虚构味,这就需要作者在“生活”这片沙海中耐下性子来“淘金”,或许,你淘到的“金”跟别人雷同,但亦可以将之打造成与众不同的工艺品,这就是我们经常赞叹的“老题材,出新意”。

    黄元罗写作:沙里淘金——邻家文弹012

    2017/9/18 7:39:51
  • 入驻邻家半载有余,发觉除了鄙人之外,不离不弃者还有俩人:本文的主人公吴春丽大姐和本文的作者刘学铭老先生。无论何时,发文、点评均风雨无阻。邻家是个网络平台,我想,主办方不仅希望看到大赛期间的热火朝天,更愿意见到一年四季的长盛不衰。要知道,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很多情况下,不成熟的“常青树”要比“昙花”式的高手更能激活那波澜不惊的水。

    黄元罗她:一篇绝妙的微咖

    2017/9/15 7:33:06
  • 题目,有着诗意的美感。一对爷爷和孙女的温馨故事。收废品的爷爷,在想着还账以及修路。而修好路是儿媳回来的前提。爷爷要为孙女做饭吃,不料因胃病晕倒了,五岁的孙女费劲心思照顾了爷爷。爷爷在黑夜里看见了星星。更看见了如星光一般璀璨的孝顺孙女。小孙女却炒了一碗自己炒的饭端给了爷爷。这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彼此关爱扶持的老幼,是生活最美的画卷。最后的饭扣在地上,土地公公吃了。这碗里盛满了忧伤,也盛满了深情。

    电击一碗忧伤

    2017/9/13 10:18:24
  • 好久没读到祥军大哥的作品了,这次不知为何没赶上提名。这是一组深圳主义的作品,目之所及,能看到一系列熟悉的名字:沙井、伶仃洋、中英街、坝光村、南澳,这些都是深圳的印记。其实用诗歌表达是有难度的,看似熟悉,却依旧陌生。这种陌生感,是因为我们心灵没有深入事物本身,而让事物没有深入骨髓深处,导致了割裂感。不过这组诗规避了这点,通过看似简单的语句,把这些地名罗列出来,并给予新的含义。

    江飞泉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11 18:42:30
  • 这一棒槌,何止槌进了棉被,更槌进了一个寡妇压抑的内心!双槌的推进,自然的带出了结尾的升华。刘老师这篇提炼得不错。由普通的物,过渡到人的情。物与情的交织,加之故事的铺垫,让文本升华更有张力!在微咖的写作上,刘老师用心了。这次,他的目光聚焦在了接地气的“生活篇”。由被子展开,而渐入心灵,写一家子——小两口的恩爱和寡母的孤独。寡妇养大儿子不容易,儿子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更不容易。故事的基调,有沉重感。

    吴春丽浆槌被

    2017/9/11 17:13:42
  • 作者白描的功夫好生厉害!将一个越狱逃犯的心理活动写到极致。所谓做贼心虚,逃犯在火车上因为精神高度紧张,以致于将如月亮一般的女人,卖方便面的女人等等,都认为是抓捕自己的便衣警察。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惶不可终日。看后,让读者感同身受。然而,列车到站了,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和平静,逃犯却自己瘫软在座位上。谁知道下了站台会如何呢?正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作品有警世的作用。

    电击六号车厢

    2017/9/11 11:44:41
  • 双鱼的小随笔,入笔轻松自然,一脚踩进人间烟火中。行文中,不经意地采摘一些过往的精神果实,夹杂其中,让小文生出别样的光辉来。朴素而怅然的生活在一锅一勺一碗水中淡淡地映射出来。看似不经意,却处处留心。喜欢这种味道,在理想和现实中沉醉又委罪的感觉。

    heixuer还泪

    2017/9/8 11:17:05
  • 《长翅膀的水》这个标题充满想象力!点开来看,原来是父子对话,也可叫:亲子记。其实孩子是非常可爱的,他的嘴里,能来个《十万个为什么》,做爸爸的,在跟孩子的对话当中,也让自己的思维得以拓展,这就有意思了,是儿子在跟父亲交流,事实上,也相当于儿子让父亲的视野得到了拓展的想象力!比如:“下水道,弯弯曲曲的,那水从上面掉下来,怎么会又飞上去了呢?它又没有翅膀。”或许,正是这一句,让标题由此得以有了雏形。

    吴春丽长翅膀的水

    2017/9/8 10:10:32
  • 人逢七十古来稀,如果七十二,七十身患绝症,也许你会少一点唏嘘,然一个个他她越来越年轻的时候,甚至他的孩子还在三岁的幼年期的时候,我们心中便会隐隐的痛了起来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人要有悲悯的情怀,那么我们是不是要想想,这种普遍又趋于这么年轻化的绝症,到底是由何而来,该如何去治呢。作者用这种白描的手法,揭示了一个社会现象,他同时也是扣问社会,扣问读者。三月萢是野生的,作者不动声色的呼吁着回归自然崇尚自然

    心灵拾贝最后的日子

    2017/9/7 19:33:04
  • 隐阳城,似乎是一个可以无限发掘的领域,因为城市作为一个系统,自然有自己的方方面面,可以发掘的人和物太多,国王,医生,僧侣,流浪者,贵族均已经涉及。此文从一个貌丑技高的剃头匠入手,表现了剃头匠爱国情怀,外形丑陋更加衬托出灵魂高尚。

    天行健剃头匠---隐阳城系列之六

    2017/9/7 12:21:17
  • 作者杨祥军老师就像那“导游”,引领着我们这群“观光客”在深圳的大地上行走,既带着我们走进了鹏城沉重的历史,亦串联起深圳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文中“深圳元素”层出不穷,主题思想侧重于放眼当下、憧憬未来。积极向上的笔触触及深圳的角角落落,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实在是大好!

    黄元罗走在深圳的大地上

    2017/9/7 7:42:15
  • 故事以成功珠宝商曾梅丽为主人翁,展现了新社会男女平等的公正与包容。社会是给人历练的,商场如战场,虽然曾总机智、敏感、警觉......却有女性的不足,轻易走入伍总的布局中。好在有郝建滨的帮助,才得以化解危机为转机。跌宕起伏的剧情中,最后伍总保护人质而中弹,实在意外,但又符合人们对“商而不奸”的追求愿望。写到此处,似乎听到有人正唱着:让那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大家都爱看,民族遗产一代一代往下传......

    心灵拾贝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

    2017/9/6 18:37:26
  • 作者在大都市里没有去捕足灯红酒绿高歌幸福生活,而是记录弱势群体的生存百态,面对小女孩摔跤家长要求赔天价,面对流浪汉丢失行李箱而耍赖,面对乞丐讨钱、不准流浪汉睡觉,到乞丐在路边永远离去,电单车与小车相撞又有生命逝去时,让人从怒到痛。文中几次向派处所求助,表达了他希望法制社会完善,能真正拯救每个柔弱人的美好愿望。文中不足之处是可能作者行文太仓促,繁简不得当,如果再花时间进行加工调整,定能更出彩。

    心灵拾贝天亮说晚安

    2017/9/6 16:05:08
  • 小说中人物性格,语言,观念,冲突、矛盾,都铺垫描写的很好,很接地气,很现实,让读者仿佛进入到作者描绘的场景中,感同身受。此篇小说,行文比较紧凑,节奏稍快,阅读时有点紧迫感,如能控制好节奏,增加一些生活情景和细节也许会丰盈。结尾如能再构思巧妙一些,突出主题思想,点出众筹的人道主义和人心向善,结局如能化解家庭矛盾,使整篇小说呈现新时期大众百姓期望美好人生的积极喜悦氛围,那会更棒!

    大好河山众筹

    2017/9/6 11:23:59
  • 诗歌的创作不易,它需要作者有瞬间抓住灵感的能力,要敏感、要智慧,甚至还要有点脆弱。而灵感又是转瞬即逝的东西,唯有抓住了才能永恒。而庆幸的是,一旦它们永恒了,就像一尊雕像一样,瞬间就凝固在那里,充满了极致的狂喜和忧伤。这就是诗歌的魅力。 江飞泉的诗歌色彩浓郁、每个字都带着这种温度和力量,它有自己的方向的,引领读者走向他看到的世界。那里有孤独、也有渴望、更多的是深思和生命的张力。

    heixuer胡杨不朽

    2017/9/6 9:15:3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