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青春,我拿什么献给你
  • 点击:86446评论:52013/06/27 17:52
  • 收藏
提要:在深圳漂的人,多少是这样在一起又有多少是这样分开的。门第之间,地域观念,养家养子的压力,都成为爱情和婚姻的阻碍,徒留多少伤悲在心间

 

(一) 确诊

 

“你确实怀孕了,胎龄3周”女医生拿着化验单,目无表情的对子炎说道。

 

子炎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虽然早有预感,但她还是心存侥幸,希望到医院来得到妇产科医生的否定。

 

“要,还是不要?”医生问道。子炎的耳边嗡嗡响着“胎龄3周” “胎龄3周”……,子炎的眼睛湿润了。

 

“要,还是不要?”女医生的声音稍高了些,并抬头注视着子炎。子炎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慌忙说:“让我们再考虑一下。”说完,她一把夺过化验单飞也似地逃离了诊室。女医生看着子炎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紧接着叫了下一个患者的名字。

 

冯军看见子炎从诊室出来,连忙站起来迎了上去,“怎么样?”冯军关切地问道。子炎无力地把化验单递给冯军,惨然地说:“医生说怀上了。”冯军有些欢喜地接了化验单,双手微微有些颤抖,仿佛捧着自己的性命一般。他很快地扫了化验单一眼,高兴地叫起来:“我要当爸爸了!”旁边候诊的人们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射到这一对小青年身上。

 

“当个屁!”子炎斜视了冯军一眼低声嗔怪道。

 

“这孩子不能要!”略顿了一会,子炎又坚定地说道。

 

“凭什么不要?!”冯军反问道。

 

“就凭咱俩还没结婚,就凭你现在养活不了我们母子。我现在养活我自己还可以,但无能力养活一个小孩。”子炎哽咽着说道。

 

“没结婚,可以马上结婚;我不创什么业了,我去打工攒钱。你放心,我就是去捡废品、卖血也养活你们母子俩!”冯军说着扑通一声跪在了子炎的面前:“求求你,别打掉我们的孩子!”

 

子炎的眼泪终于如决堤的河水汹涌而出。“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起来!”子炎拉扯着冯军的胳膊说道。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冯军耍赖道。

 

“管你起不起来,我走了!”说完,子炎扭头就往外走去。冯军赶忙爬起来追了出去,脸上带着狡黠的微笑。

 

(二)回家

 

冯军追随着子炎回家。这个家位于鹏城市中心区的一个城中村中,虽然上楼有部电梯可乘,但屋内光线昏暗,大白天进门也需开灯。这也算是这个特区城市的特色之一吧。正如《春天的故事》这首歌里唱的,1979年,邓小平同志在中国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于是这个城市就成了特区;随着一系列优惠政策的下发,这个城市迅速发展成一个国际大都市,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然而,在这个大都市的繁华背后,却有不少地方赫然藏着这样的城中村,仿佛光鲜的人体身上的一丛丛体毛,大的宛如顶上头发独占一隅,小的宛如腋下体毛挤扎在逼窄的空间。这些城中村的原住民是当地洗脚上岸的渔民,以及少数未成特区前的移民,他们原本拥有自己的土地。成为特区后,在改革开放浪潮的不断冲击下,他们逐步把土地有偿出让给政府、企业和开发商,从而获得大量的让地或拆迁补偿。他们用这些补偿拼命地拓建自家的房屋,能建几栋楼就建几栋,能建多高就建多高,直到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出手干预为止。盲目无序的自我扩建使得这些城中村中出现了大量通风、光线及私密性极差的“握手楼”。然而,这些“握手楼”却因为它的租金优势,极受中下层打工者的欢迎。房东有时住在顶层的复式楼内,面积大、采光好、视野阔、装修豪华。房东一家的生活也一如扎根在腋下的体毛,因为血汗的滋养,显得格外的滋润。有些房东自建的楼太多,管不过来,或者是嫌弃这里大环境的逼窄和无序,干脆带了子孙搬到高档的商品房或别墅里去,搬到外面的繁华里去。于是,他们的一些楼栋被成栋或分层的包租出去,也就出现了所谓的“二房东”,甚至“三房东”。

 

子炎他们的这间小房子就是从一个二房东手上租来的,连阳台带卫生间,不足15个平方米,但租金却近500元。就这,还是子炎和冯军找了很久才租到的呢,因为同地段的公寓或商品房,这样大小的房子大约要2000元左右的租金。房子虽小,但好歹算个“家”,子炎把它收拾得十分干净、整齐,她原本就是个没有多大野心的女孩,只要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就心满意足。

 

(三)姑姑

 

冯军安排子炎躺下休息,自己则忙开了。他先在煤气灶上坐了壶水烧着,然后一头钻进卫生间洗起了浸泡的衣服。看着冯军忙出忙进,子炎的心不免有些温暖:这是个勤快、能干,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灌了开水,洗完衣服,冯军说出去买些菜,今晚好好吃一顿以示庆贺。“还庆贺呢!”子炎佯嗔道。“咱俩好歹也算升级了吧!”冯军贫道。“记得买点水果回来” 子炎说。冯军做了个OK的手势就出门去了。

 

冯军一走,子炎的心又空下来,来鹏城时母亲的叮嘱又回响在耳边:“你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妈不反对,但绝对不能在外面找男朋友啊!”言犹在耳,自己却不但在外面找了男朋友,而且孩子都怀上了。母亲要是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还有那脾气火爆的父亲……子炎不敢想下去了,心里又乱作一团麻。百无聊赖中,子炎拿出手机随便玩着,无意间点开了通讯录,“姑姑”二字跳入眼帘。子炎眼睛一亮,“是啊,为什么不找姑姑商量商量呢?” 子炎想。

 

这个姑姑是爸爸的远房堂妹,大学毕业后就来鹏城工作,十年间在这个城市成了家、供了房、生了孩子,也算是扎下了根吧。说干就干,子炎立刻拨通了姑姑的电话。姑姑还是那么热情,问子炎:“近来可好?”子炎犹疑了一下还是说了:“还好。”随意聊了一会,姑姑就让子炎周六休息时去她家玩。末了,姑姑还问了句“还有什么事吗?”子炎吞吞吐吐,最后还是说了“没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跟姑姑直说。或许她的内心是怕姑姑、怕家乡人知道她的这个事的,也或许是怕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好在是姑姑让她周六过去玩,还有弥补的机会。“姑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应该是值得信赖的吧!”子炎这样想着,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见姑姑了。“今天才周二呢,距周六还有三个白天四个夜晚,何其漫长啊!”子炎苦笑道。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子炎意外地接到了姑姑的电话。姑姑说她昨晚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子炎的电话蹊跷,因为子炎从来都是在年节时分才给她这个姑姑打电话的,再说子炎说话吞吞吐吐的,怕是有什么事。“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忙,千万别客气”姑姑叮嘱道。子炎想:“姑姑果然是敏感的、可亲的。”她心头一热就冲口而出:“困难倒是没有,只是有些心理问题。”姑姑问了子炎几点下班,子炎说她今天是晚班,要晚上9点半才下班,明天倒是早班,下午3点半就能下班。姑姑说:“我明天早点回家,你下了班就来我家,我们一起吃晚饭。我怕你的事拖太久不好。”子炎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她哽咽着说“是有些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啊。”姑姑在电话里宽慰道。子炎心头又一热,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四)报喜

 

这天下午,冯军给家里打了电话,电话是母亲接的。他告知他们子炎怀孕的消息,母亲听说后十分高兴,但又有些不安。这个幺儿是他们的命根子,可真没让他们省心过。书读得好好的,可不知中了什么邪,过年时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就回来说“死读书没有什么用”,吵着要辍学出去打工,自己和家人磨破了嘴皮子都没有用,气得老头子差点吐血。要打工吧,就在两个姐夫那,或者贵州老家打打工也就罢了,他却偏要千里迢迢地跑到广东去,人生地不熟的,害得老两口没少担心,电话一打不通,老两口就心急如焚。你说你打工就老老实实打呗,可他偏不安分,一而再、再而三的搞什么“创业”。这不,起初那几年打工挣的钱这两年都搭进去了,还欠了两个姐夫近十万。姐姐们虽不在乎这点钱,也不会真跟这唯一的宝贝弟弟计较,可老这么无定性也不是一个办法呀,时间久了,再好的姐夫也有话说啊。想到此,母亲不免有些着急:“眼下又有孩子了,可他拿什么来养啊!”

 

晚饭后,母亲对父亲说了子炎怀孕的消息。“当家的,怎么办啦?”母亲一脸焦急地看着老头子。老头子一边在桌沿磕着烟锅,一边笑呵呵地说:“这小兔崽子,倒挺有本事的,找了个那么漂亮的媳妇,现在干脆连我孙子都弄出来了。”在这憨厚的农民眼里,跟他儿子在一起的女人就是他家的媳妇,在他的心里,传宗接代是男人的第一大要义,也是第一大本事。

 

“你还笑得起来,也不知是福是祸呢!”老婆子嗔怪道,虽然她的心里也是欢喜的。

 

“怕啥,你情我愿的,有啥事?!”

 

“也是!现在可是自由恋爱的时代呢。”老太太自我宽慰道。

 

“我看军上次寄回来的那些照片,那姑娘一看就是好生养的相,奶大臀圆的。”老头子笑眯眯地说道。

 

“你个老不要脸的!都要当爷爷的人啦。”

 

“我说的是实话,这个媳妇我看错不了。”

 

“可眼下他们拿什么养啊?”

 

“那有什么,生了,我俩帮着养呗。”

 

“你说得倒轻巧,现在的娃娃金贵着呢!你养得起?”

 

“养得起养不起,还不是我们老冯家的孙子,赶紧让他们回来完婚,等肚子大起来可不好看啦!”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那姑娘家也就姐弟两个,人家舍得把姑娘嫁这么远?再说即使人家愿意,恐怕我们也没有那个经济能力,我听说湖北那地方可不比我们这儿,万儿八千就能娶回个媳妇。”

 

“愿意不愿意,生米已煮成熟饭。”老头子抽了一口烟,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不行的话,让大妮和二妮两姊妹再‘放点血’,这姐姐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再说都升他们做姑妈了呢。”老头子顿了一下补充道。

 

“先前借他们的钱还没还上呢!你又要人家‘放血’,你这老头子真是的!”

 

……

 

商议既定,老头子给儿子打了电话,说了他们的意思,让冯军和子炎尽快回来完婚。说完,老婆子接了电话叮嘱儿子照顾好子炎,注意子炎的营养和休息。

 

冯军向子炎转达了他们的意思,子炎的眼睛红了,“你父母生了你,养了你,老了老了还要愁你结婚的事,还要帮你养孩子,你堂堂七尺男儿,良心过得去吗?我看这婚不能结,这孩子也不能要!等我们有了经济基础时再说吧!”

 

冯军一听又急了:“你别说了,我也不创什么业了,我明天就打工挣钱去。”接着他就打了几个电话,莞城一个朋友说他那需要人,于是,冯军决定明天就去莞城上班,只是不放心子炎。随后二人商量一番,决定冯军先过去,子炎明天就去提交辞职申请,接着也过莞城去。

 

(五)商量

 

这天,子炎只觉得时间犹如古旧的钟摆,缓慢而难熬,好不容易才熬到下班的时间,子炎抓了自己的包就冲向附近的公交车站。大巴车似乎知晓了子炎的状况和心情,格外给力,十分钟就溜到了姑姑家。

 

姑姑已煲好汤,买好菜等着子炎。寒暄过后,姑姑把女儿支到书房去写作业,两人就在餐桌两边面对面坐了下来,姑姑问子炎:“喝点茶?”子炎答道:“白开水就好了。”接着子炎从包里拿出三本书和三盘光碟递给姑姑:“姑姑,这是我参加一个培训时发的材料,给您看看。”姑姑有些错愕,还以为是传销资料,再细看却是《了凡的故事》,其一光碟是《请千万别堕胎》,姑姑的心往下一沉,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然而,她马上镇定了下来,孩子是来找她拿主意的,她在这时可不能先自乱了阵脚,反倒吓着了孩子。再说,在这个移民占总人口80%,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城市,这种事多着呢。只是这事真发生在自家孩子的身上,任谁,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 分享到: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篇好文,真真切切,真真实实,真真让人胆战心惊。。。在深圳漂的人,多少是这样在一起又有多少是这样分开的。门第之间,地域观念,养家养子的压力,都成为爱情和婚姻的阻碍,徒留多少伤悲在心间...
  • 多谢偏爱。
  • 回复
    • 道长34860积分 2013/09/05
    • 分享到:
  • 我支持你.这样的文字是招人待见的!很现实.很残酷.才会有多元化的社会.你才能写出这么精采的故事.
  • 谢谢道长支持。
  • 回复
    • 勿语41320积分 2013/07/11
    • 分享到:
  • 当下社会的真实写照。除了无奈还能在做些什么?生活偶尔也会对我们残酷,因为是我们先对不起生活的。
  • 只要有青春,我们就有希望。只要有生命,我们就能前行。
  • 回复
  • 细读,太真实,真实到令人心痛。
  • 可能是文字长,看完的人少点。深圳好多人奉子成婚,又或者是奉子成不了婚。
  • 在歌功颂德的平台上,或许,这样的文字是不招人待见的。
  • 确实如此。本文就是一篇反应新生代农民工婚恋和生存状态的小说。
  • 回复
    • 2014310积分 2014/11/28
    • 分享到:
  • 写得非常好,很真实。不过感觉有些人物对白有点不太符合农民的口吻,书卷气多了一些。
  • 回复
  • 我要评论
  • 表情
  • 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邻家悦读
  • 900积分
  • 1星
  • 简介:但问耕耘,莫问收获...
  • 被关注|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1100
  • 5
  • 900
  • 作者:笑笑书生
  • 邻家币:5100
  • 评论:19
  • 点击:10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