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归
  • 点击:13010评论:1072015/12/09 10:55

昏黄的路灯下,行人稀少。

他戴着黑毡帽盖住了半个脸。摊主张老头给他端了一碗面后,就坐在凳子上,唉声叹气。

马路对面走过来三个人,他们围住了张老头,伸出手,若无旁人。

几位小哥,能不能再宽限几天,你看我这也没啥生意。张老头诺诺地说。

老头,生意不生意的,也不差我们哥几个的保护费啊。红卷毛看看刀疤脸,嘿嘿笑着说

我真的,真的没有赚到钱。家里老太婆还病在床上,孩子外出打工几年都没有音讯了。张老头苦着脸说。

刀疤脸哼哼了两声,眼望着天。

老头,我看你真是不识好歹啊,活腻了。瘦猴摇了摇手中明晃晃的刀。

张老头退到墙角,老泪纵横。

刀疤脸挥挥手,红卷毛和瘦猴挥拳就向张老头砸去。

住手!一声断喝,他人已闪到了红卷毛和瘦猴面前,出手快如疾风,三拳两脚,就将俩人打趴下了。刀疤脸看势不妙,想溜,却被他铁钳般的手紧紧钳住,疼得叽哇乱叫。

警方的巡逻车来了,三个歹徒被押上了车。

他拉低帽檐欲走,警察拦住他,客气地说,跟我们走吧,去做个笔录。

他迟疑着,看了看脸上充满感动之色的张老头,毅然上了警车。五年前,他也是一名警察。在一次办理大案时,因犯了重大错误,为了照顾年老多病的母亲,最终,他选择了逃离。

  • 1
这是VIP作品,后续内容需打赏才可继续阅读!

您只需点赞10元,即享月度会员,30天内免费阅读全网作品。

  • 关键词:马路饭摊歹徒警察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571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52000,共计52000
  • 2015-12-28
  • 秦心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2-25
  • 电击,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25
  • 谢岑茗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23
  • 十十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22
  • 红月亮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22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22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22
  • 十十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2-22
  • 半湖浅秋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21
  • 竹石秀女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21
  • 吴春丽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16
  • 梅凤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5-12-16
  • 榕树落叶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15
  • 王立红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11
  • 梅凤艳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11
  • 隐词打赏100,共计100
  • 2015-12-10
  • 半湖浅秋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10
  • 万群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9
  • 陈顶云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9
  • 叶孤城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9
  • 砌步者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9
  • 毛小玟的评论奖励100,本文相应获得100
  • 2015-12-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结尾虽然令人眼前一亮,但仍觉得稍违生活逻辑。逃犯一般都是高度紧张的,特别是在警察面前,他不太可能忘记自己的身份的。如果少些场景描写,多点人物内心活动,也许会更令人信服一点。既然大家都觉得不错,定有其理,所以我也支持一下。
  • 感谢老师的建议,

    回复

    • 梅凤艳1布衣2015/12/10 22:42:40
    • 分享到:
  • 1、开头以冷清的环境,为下文三个小混混逼债提供了合适的环境。2、毡帽盖脸,设置悬念。这个神秘人物是谁?激发读者的好奇心。3、人物的神态描写和动作描写很逼真,很精练。逼债人哼哼两声,眼望着天,欠债人的退到墙角,老泪纵横,短短几百字,人物形象栩栩如生。4、主人公拉低帽檐和上文毡帽盖脸呼应,迟疑,叹气,暗含深意,结尾抖出包袱,交代人物身份——犯错后出于孝心逃跑,良心未泯的警察。题目有深意,尺水兴波!
  • 问好美老师,祝美老师笔丰,冬安。

    回复

    • 电击,4举人2015/12/24 19:49:28
    • 分享到:
  • 写的好看。波澜起伏,很有小说的味道。闪烁着人性的光辉,人性向善,永远是小说的动力。改邪归正也是探访心灵的黑夜。在我看来,主角设置成警察 ,实在不加分。警察犯法与庶民同罪,这个无可厚非。但是他知法犯法,选择逃亡,真是让人费解。普法教育可怎么进行呀?再说逃亡又怎能照顾他的母亲呢?他身为警察是明智之人,又怎会糊涂呢?如果主角设置成会些拳脚的谁谁谁会不会更让读者接受呢?
  • 谢谢电击老师建议,问好。

    回复

    • 谢岑茗2童生2015/12/23 15:43:22
    • 分享到:
  • 人无完人。曾经是警察的他,在办案时犯了错误,为了照顾年老多病的母亲逃逸在外。当他看到三个歹徒,围攻摊主张老头,伸手要保护费,张老头苦着脸央求,三个歹徒丝毫没有同情心。激怒了他,三拳两脚就灭掉了歹徒的嚣张气焰。正当读者为他的英勇行为叫好时,他被警察带走。他看了看脸上充满感动之色的张老头,毅然上了警车。在我们国家法治社会里,法律就是法律,功过分明。这篇微咖哲理性强,作者文字功底令我羡慕佩服,为此投票。
  • 多谢老师的评点,问好。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5/12/22 10:21:23
    • 分享到:
  • 看了两遍,在想要不要投票。说心里话,文章并没有交代主角的身份,毡帽就能推断一定是警察?而且看不出他是回来看望老母亲,不知哪个字眼提到了,值得商榷,还有楚桥提出的那个问题,有故意设置情节的嫌疑。关键是情感和主题挖掘上还不是很深入,虽然是一篇很不错的微咖,但还不是上乘之作。
  • 但还是鼓励一下,写微咖也不易。
  • []谢谢亲的真挚之言,问好。
  • 谢谢兄弟的真挚之言,
  • @飞泉,作品已经替换了。现在的版本跟之前有点不一样的,你有空了就倒回来看吧。
  • 吴老师,飞泉老师看了,已经给了我真知灼见。

    回复

  • 结尾一转,满篇皆活,把一个貌似打抱不平的故事变成了一个内涵丰富的小说作品,在某种情景之下,制止邪恶的冲动会占据上风,证明人性之中总是潜藏着善,而真正的善又总是与勇气携手同行。不错的微咖,必须投票支持。
  • 谢谢笑笑老师的支持,问好。

    回复

    • 十十3秀才2015/12/22 08:33:35
    • 分享到:
  • 我一般都是写上万字的小说,小小说以前从未尝试过,第一次写小小说,缘于一次聊天的玩笑,纯属娱乐。《刘小贝的幸福生活》才是我正式写的第一篇小小说,有幸竞选微咖周冠军,虽然最终还是输了,但起码让我对小小说有了轻微的认识。建英在群里推荐这篇小说,一直相信建英的眼光,她推荐的肯定差不了,马上打开来看,确实写得很棒!矛盾与冲突,这是我小说里经常缺少的元素,题目取的好也是亮点,作品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 感谢美女的支持,问好。

    回复

  • 开始就抛出悬念,他戴着黑毡帽盖住了半个脸。这个人是谁?我带着疑问往下读,接下去的情景,我感觉这个人可能是,那几个收取保护费的主谋。老头的哀求没有得到那几个人的同情,反而威胁恐吓,如此这般不行,便露出来狰狞的一面,动手打人。这时,一旁静观其变的黑帽盖着半边脸的人,出人意料地制止了这场即将发生的恶性事件。读者在结尾惊喜地发现,五年前这个人是警察。这次是因为思念病榻上的母亲,才归来。欣赏,支持。
  • 谢谢秀秀老师,问好。

    回复

  • 这篇《回归》,也是我在提读时眼前一亮的佳作。一名带罪潜逃的警察,在潜返探母时,偶遇小混混出来收面摊老人的保护费,曾经职业的使然,他忘记了自己的戴罪之身挺身相助,警察出现他本可以借机逃跑,但还是选择做笔录。标题《回归》,主题多重用意,可为探亲,可为归案,更可为人性的回归,短短520字,作者写得跌宕起伏,悬念,铺垫,还有细节的设置等,都处理得相当到位。投票支持,也但愿这篇《回归》的成长路能走得更远些!
  • 我读了几遍,也没发现逃犯是警察,还潜返探母啊,难道是我理解有误?求解。
  • 他评论时,他的原文是:       五年前,他也是一名警察。在一次办理大案时,因犯了重大错误,为了照顾年老多病的母亲,最终,他选择了逃离。      
  • 分享到:徐建英2015/12/22 12:48:46 我评论时,他的原文是:五年前,他也是一名警察。在一次办理大案时,因犯了重大错误,为了照顾年老多病的母亲,最终,他选择了逃离。
  • 明白了,谢谢徐版解答。
  • 多谢老师宽容理解,我在什么时候都这么慌
  • 已更换修改。
  • 刚想说什么时候替换?再一倒回来看,原来已经替换了。

    回复

    • 吴春丽6探花2015/12/16 16:24:42
    • 分享到:
  • 1.标题的命名,很好。有一语双关的意境。2.故事情节、语言的打磨杠杠的,足见作者的功底之深。3.对人物的刻画很到位——黑毡帽盖住了半个脸。(让人不免困惑,为什么要遮住脸),带着疑问,往下阅读。4.文章体现了一种人文关怀的高度— 一个逃逸在外的曾是警察的人,偷潜回到故乡城市,是想看望病重的母亲。却在再次挺身而出时,又被押上了警车。人性的回归随着他走进警车的那一刻带给我们五味杂陈的感觉。有欣慰亦有无奈
  • 感谢吴老师评论,问好。

    回复

  • 小说一开始就进入了悬念之中,尤其“黄昏的路灯下,行人很少”,“他带着黑毡毛盖住了半边脸”,试想在黄昏那样的环境下,正好引来街头地痞的恶行敲诈,那个带着黑毡毛的人是谁?令 读者陷入了悬念之中。因为刀疤脸他们收受保护费,而生意不好的张老头陷入紧张状态,摆个地摊糊口如今也不易。|警察的巡防车来了,几个作案的歹徒被押了上去,其实心里也有惭愧,当年一起工作的伙伴,却因为当年的一次失误,而错失了警察这职业。
  • 谢谢亲的评价。

    回复

    • 红月亮5进士2015/12/12 21:59:29
    • 分享到:
  • 黄昏街头,他用毡帽遮掩半个脸,在张老头的面摊吃面,生意不景气的张老头虽然唉声叹气,可怜兮兮,但还是遭到三个混混的敲诈殴打。实在看不下去的他挺身而出,干净利落地制服了三个歹徒,警察赶到,一起带走要做笔录。其实,他是个失职逃逸的警察,这下,因抱打不平而暴露行踪、惹祸上身,面对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他上警车前的迟疑叹息,担忧病重的母亲,他良心的回归,让我看了很既感动又心痛!为充满正能量的好文点赞!
  • 谢谢月亮的评价,问好。

    回复

    • 王立红3秀才2015/12/10 19:08:00
    • 分享到:
  • 标题《回归》有着双重用意。什么是小说?小说不是简单地叙述一个人,一件事,一个故事,而是用恰当的文字,直击人的灵魂深处,让人震撼!作者创造了强烈的矛盾冲突,紧紧地抓住了读者的心。他是谁?他为什么要用黑毡帽遮住半个脸?面对蛮横的小混混,面对毫无抵抗力的老人,他毅然挺身而出!而此时却一闪,他是个逃犯,他本可以不管,他可以顺利地逃走,可是为了老人,他出手了,尽管他知道会被警察带走,他还是选择了人性的回归。
  • 谢谢立红的评论,问好,冬安。

    回复

  • 标题《回归》双重用意。此篇有悬念,有铺垫,还有细节的设置等都设置得很好。第一处细节暴露了他身份的可疑,“他戴着黑毡帽盖住了半个脸……”对于平常人而言,只是吃一碗面,无需这般地伪装。在这也给读者留下了悬念,此人为什么会有这些不寻常的举动呢?随着情节发展,小混混出来收面摊老头的保护费,因为职业使然,犯案归家探母的他挺身而出。如果他此时拒绝做笔录,一定也能逃出,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归,人性的回归。
  • 问好建英,感谢

    回复

    • 万群4举人2015/12/09 21:57:55
    • 分享到:
  • 结尾一个大反转,难得!为了看望病重的母亲,他偷偷潜回,而且“戴着黑毡帽盖住了半个脸”,低调之极:办要案犯了大错当了逃兵,这是多么抬不起头的事,他只得尽量掩人耳目。面对老汉的窘迫特别是恶人的嚣张,他选择了义无反顾,哪怕是上警车。“回归”的,不仅仅是回归里回归亲情,更是在回归职责回归良心,这才是一人顶天立地的人!佩服作者蝗构思和文笔,更佩服小说这一标题的双关语!
  • 非常感谢万群兄弟的精彩评论,祝笔丰。

    回复

    • 陈顶云2童生2015/12/09 18:38:20
    • 分享到:
  • 这一篇最大的亮点就是题目取得好,一个逃逸在外的曾经是警察的人,他犯了什么罪姑且不论,他在外五年也姑且不说,但他正直的性格和孝顺的性格一直不变,我们在阅读中的感受是:他不是完人,却是我们需要尊敬的人。读到他上了警车后,心里竟有了空落落的感受,不禁自问:这个社会怎么了?难道好人最终没有好报?在扼腕叹息之余,对作者的写作功力不由得佩服并为之点赞!
  • 感谢顶云的点评,问好。

    回复

    • 叶孤城1布衣2015/12/09 17:08:24
    • 分享到:
  • 严格讲,文中的他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为了母亲,选择逃逸,于法不容;但于情,却饱含人间真情。小说最大的亮点,就是面对选择,他没有忘记作为一名警察的职责,挺身而出!带进警察局后会怎样,作者只用了一声叹息来暗示,可谓精炼之极!这何尝不是读者的一声叹息?题目“回归”微妙地揭示了主人公的复杂却又坚定的心态!人性复杂冲突巧妙的寓于字里行间。
  • 非常感谢亲的评价。

    回复

    • 毛小玟4举人2015/12/09 14:11:36
    • 分享到:
  • 艺术来源于生活,贴近生活,写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这话儿其实不是空话套话,而是极富哲理,是写作理论之精髓。文字的本身,是难以复制和还原生活的本身。但又尽量不“高”于生活,则是尽量贴着生活写,哪怕完全是虚构,那也应该让读者有熟识感,有强烈的认知度,只有这样,才能引起读者的强烈共鸣,才能完成文字传播的本质意义。《回归》用简练的文字,表述一个执过法的人该做的事!意味深远!
  • 谢谢亲的评论。

    回复

    • 砌步者3秀才2015/12/09 11:49:23
    • 分享到:
  • 作品,矛盾冲突,永远是小说的灵魂。没有矛盾与冲突的作品,不能称其为小说。那么,用怎样的矛盾冲突来震撼读者的心,直透骨髓;又怎样震撼社会的心,直达灵魂?读罢《回归》,不由自已的发出这样的诘问。作品是为大众服务,文章更为社会服务,不是吗?从《回归》里,作者文字简约,叙述明确清楚地给了这个答案:一个犯错误的警察为了母亲而逃逸,又因正义而不由自已地挺身而出。我想,他的母亲,乃至全天下的母亲都会理解并支持。
  • 感谢亲的评论,问好。

    回复

    • 廖玉群2童生2016/08/03 20:30:24
    • 分享到:
  • 把人物放在特殊的背景之下进行刻画,让人物形象立起来。主人公的逃离,事出有因,他的回归,令人肃然起敬。最后一句,细细推敲的话,感觉有点“绕”。
  • 回复
上一页123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0
  • 3319
  • 3
  • 3000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李玉真是个快枪手,那边厢社区口述史征稿启事余温尚在,这边厢《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已经新鲜出炉,热气腾腾。这组文字虽无宏大意旨,但却写得温暖动人。我们所住的社区,房东,店老板,理发师,快递公司的,几乎天天看到或遇到,他们有些人以自己的方式参与了我们的生活,多数给我们带来的是快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对他们的理想和悲欢也一无所知,但对于和我们有过人生交集的人,都值得记住,记录。

    笑笑书生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6 14:45:15
  • 原来公敌姐是这样诞生的。你写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而你本人的故事也同样精彩。所谓精彩,不是经历了什么曲折传奇的事情,而是你的日常烟火里始终伴随着文学的浸润,即使不写时也是如此。文学之于你,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所以,面对纷繁人事,一边是感性反应,一边是审美呈现,由此才收获了诸多笔法老到品质上乘的作品。能取得如此令人艳羡的佳绩,不是没有理由的。才力 诚意 坚持,写作之神终究不好意思不给你回报。

    笑笑书生人间烟火里放光芒

    2018/10/25 11:49:00
  • 居于上沙村的人肯定不少,可又能有几个人愿意停下脚步,静静的观察这些在不起眼的岗位上整日里为口舌谋的小人物?甚至还将他们写入某篇文章里!当然,世上不缺有心人,老乡李玉便是其中一员,在他的笔下,我们看到了与内地村庄大相径庭的上沙村:因为这里没有恬静的慢生活,只有那匆匆的快节奏!

    黄元罗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20:13:29
  • 我们在异乡,住在不同的村庄里,有的,还要换来换去。去年白石洲,今年南山村,明年说不定又搬往了清湖村。我们在村庄里认识不同的人,因为生活,总要接触这些人群,超市老板、快递小哥、饭店服务员等等,有段时间,我们会和某个人很近很近,近到天天见面;有时候 ,我们和某个人,一别后,就成了天涯,也许,这一世都不再遇见,即使,我们还在深圳,还在那个村庄……热爱生活,从关注社区的那些人,开始。

    小宇我在上沙村认识的人

    2018/10/23 19:31:35
  • 欣闻邻家又有大动作,连忙打开相关链接并学习文件精神,阅后不禁拍案叫好!本次同题大赛旨在倡导写作者走出书斋,深入民间,创作有烟火味道的真文学;旨在向阅读者呈现不为人知的深圳社会生活史。更难能可贵的是,不让有心的阅读者“吃亏”,特设“最佳读者奖”。如此利好,每日必当晚点脱衣上炕,争取遍览参赛文章、狂写心得体会、尽赞优秀作品、抱得大奖而归。

    黄元罗​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15:01:57
  • 谢谢各位的打赏先。邻家社区内作者、读者、评论者的互动不少,已经做得不错了,可是我们缺乏与社区的互动,缺乏与社会的互动,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文人的圈子,没有做到文学介入生活。《入深圳记——邻家社区口述史》就是想鼓励作者与身边的人、周边的人、社区的人、社会的人互动起来,让社区和社会与文学互动起来,形成关联。邻家作者应该成为社区生活的明星,只要我们愿意与社区英雄们互动,去采访他们,为他们整理几篇口述。

    深圳老亨​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0/23 9:35:5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