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方(节选)
    十年南漂打工路,点点滴滴,令深圳的老打工者禁不住回想旧事,令新打工者耳目一新……
  • [51] [0]
  • 首届“雪丽阿姨奖”

旱冰场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来到南方的一个工业区打工,下班以后,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旱冰场。一张票三块钱,可以不限时的玩到冰场关门,从下午六点开始到深夜十二点,这也是当时对我来说最经济划算的娱乐项目。


我不知道自已是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溜旱冰的,只因为我喜欢B拉的一个女孩子。那时候我在包装拉上班,将产品一件一件装进保利龙,也就是泡沫箱,然后过胶封箱。有时候包装拉上断货无事可做,就去别的拉帮忙。我去的就是边上离的最近的B拉。我就坐在那个女孩子对面,她的眼睛大大的,人长得特别漂亮,我从心底里喜欢她,常常偷偷的看着她,看的忘记了手上的工作。就这样静静的凝望着她,仿佛整个世界在我眼底都是美丽的,可我跟她几乎没说过话。坐在旁边的工友看出我的心思,常常取笑我,或者拿我开玩笑。工友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也在她面前常说我喜欢她不敢说之类的话,每当这时,我总是红着脸,不知所措。日子在悄无声息的流动着。有一天,工友说下班了去外面玩,便带着我去了旱冰场,同时也帮我约了那个女孩子。第一次穿上溜冰鞋,我站都站不稳,只能扶着边上的栏杆慢慢走动,就是走动也是险象环生,常常摔跤。看着别人在冰场圈里快速的移来飘去,别提有多羡慕。那个女孩子会溜冰,她拉着我的手教了我一会,我心跳加速,特别的兴奋。从那天起,我下定决心要学会并溜好旱冰。在连续好几天的坚持不懈下,我终于可以稳稳的溜在冰场上,我暗自窃喜着。


在往前溜没什么问题后,我开始玩花样,先是倒溜,然后是侧溜,左侧,右侧都可以溜了以后,我尝试着更多的花式,双腿交叉往后等,慢慢的我也成了半个溜旱冰高手。那段时光无疑是令人怀念的,我拉着她的手一圈一圈的溜着,心里既紧张又兴奋。进旱冰场我才敢拉她的手,因为在冰场里几乎所有人都是手拉手的。在平时,我是不敢的,也找不到借口。因为她并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只是打工大军里的小小一员,流水线上的活机器。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做着最底层的工作,我不敢有什么奢望。我知道我和她之间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她是那么的美丽,甚至有些招摇,注定了跟我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我们就只能是工友,连朋友都算不。在当时那种环境下,我和她的关系甚至连关系这个词都无法触及。在我调到返修组——另一个车间后,彻底的结束了。在她眼里,可能只把我当作帮她买票进溜冰场的工具而已。即便如此,我还是身不由己的迷恋着她。我时常回想起我拉着她的手飞快的溜在旱冰场上的情景。


我慢慢喜欢上了溜旱冰,不为别的,只是一份记忆也罢。但后来,我知道更多的是为了释放,或者说无约无束的自由,飞奔向前的感觉。我才二十岁,正值青春年华,我有着一颗想要飞翔的心。白天,我在工厂里忙着手里的活计,筋疲力尽,夜晚,我把汗水洒在冰场上,跟着喧嚣的人群,一圈又一圈,不知疲倦的飞驰着,直到衣服湿透,头发上也满是汗水,才坐下来休息一会,喘口气。等有了点力气,又再次冲向那个旋涡。无数次的摔倒,爬起,不怕别人的耻笑,也不在乎疼不疼,只为了飞奔的快感,把无处释放的激情燃烧,在挫折中慢慢成长。


旱冰场也是个是非之地,开始时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刚踏入社会的我很单纯,甚至有些傻。在冰场里相互碰撞到是会经常发生的事,大多人都能理解,但就有些人会因此生事。我曾经不小心撞倒过一个陌生的女生,她的男朋友非要我赔钱,还想动手打我。好在这个冰场我们厂里的人多,大多是下班后吃过饭就过来的,所以工衣都没有换,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工友都站出来帮我说话,他们才不敢怎么样。所以有时觉着穿着这难看的像囚服一样的工服也是一种印证。我也目睹过流血事件,也是因为冰场里碰撞倒或者为争拉一个女孩子的那些破事儿,过来几个人手执尺长的砍刀,二话没说,就把一个穿着冰鞋的男生砍的全身是伤。砍完了就跑掉了,等警车开到,人早就没影了。在这个大杂烩的人群里,各色人等都有,城市让人变得陌生。操着不同口音,不同习俗,不同身份的人都融到了一起,冲突再所难免,有时会因为一句话的歧义而发生口角,甚至大打出手。


离开那个工业区,已是一年多以后,唯一不变的是我最喜欢的还是溜旱冰,尽管去的次数越往后越少。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是一个大年夜的晚上,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在外过年,我的选择是不睡觉,像在家时要守岁一样。我的两个工友也是无处可去,就选择溜旱冰溜通宵。我们去了一个较远的镇子上,在广场边上有一家旱冰场,是玻璃地板的,非常大,能容纳两三百人。那个晚上,溜通宵的大有人在,冰场边上放着录像,也有打台球的。反正溜累了就坐下来看一会录像,或者打一桌台球,再接着溜。这一溜就从一年溜到了另一年,时光就这样流逝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能回想起那个女孩子的脸庞,美丽依然,也能忆起当时陪伴着我的工友们的面容。有的工友只是着了厂服在冰场里脸熟,并不相识,有些人的名字还能叫出口,有的早已忘记。而如今,他们都去了哪里?旱冰场,盛容了我与他们最后的狂欢,在那段不知名的时光里。


录像厅


我说的录像厅很小,小的最多只能容纳十多人,准确一点说是私人放映厅。就是人家在家里安一台电视,接一台VCD,放些碟片给我们看。放一张碟一人收一块钱,有两三个人看就可以放的那种。人多时一块钱可以看两到多张碟,反正收一块钱你随便看。我是跟着一位工友去看的,在那间小小的录像厅里,我看到了一部我至今都无法忘记的电影,也是我至今为止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它的片名叫《雇佣兵》。简单的故事情节,无法理解的人生,令人惋惜的结局,在当时,看完这部片子后,我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也许那就叫作震撼力。我喜欢这部片子的什么呢?还真说不好。


很多影片是带娱乐性质的,在商业化的今天,影片大都以情感消费为导向,直白点就是以赚观众眼球赚钱为目的性,所以产出了一批又一批烂片。好的影片从来都不是这样,不是追求所谓的什么票房率,而是从时代,大众出发,帮助人们审视社会环境,视角接地气,反映生活的艰辛,困苦与沉重等。让那些歌功颂德的片子都见鬼去吧。人们希望看到的是真实的东西,而不是美化后的虚假的浮在空中的东西。


在录像厅里,你可以随意的搬挪椅子,啃着瓜子,跟一个个相互不认识的人一起谈论一部影片下面的情节,比较放松。来这里看电影的都是生活在底层的打工者,有工地上来的民工兄弟,从衣服上粘着的灰浆能看出来。也有一些社会闲杂人等,头发染的花花绿绿,常常大白天的叫老板放A片看,老板不敢放,说要半夜才敢放,让他们半夜再过来看。我在这个小小的录像厅里看过的影片还真多,有《流星蝴蝶剑》《天龙八部》等等,天天下班后都赶过去,一集跟一集的直到看完才觉得过瘾。


我喜欢去这个私人录像厅里看影片,原因再简单不过了,因为我穷,这里消费符合我的价值和身份。这里的人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阶级之分,不像后来我所知道的大影院,设什么一等座,二等座,给人划等级。来这里的人都比较庸俗,容易相处。而且最重要的是自由,可以随意吐瓜子皮,甘蔗渣,没人说你,也不用装绅士,土就是土。


二十岁看过一部让人难忘的影片,而且是在这样的录像厅里,这本身就像极了一部影片的片头。一个无知的少年,静静地端坐在一群底层的人群中间,在一间简陋的小房间里,对着一台电视看得入神,他双手捂住脸,掩饰着内心的悲痛……


生产车间


我人生第一次走进生产车间的时候很紧张,因为那次是试工,如果合格将被录用,如果不合格将失去工作机会。尽管是个流水线普工的工作,但在那个年代还是挤破脑袋才能有的。我记得我和几位同来的老乡走进生产车间,被生产车间主管带着,指派着去替换一些现有的工位,做他们的工作,他们站在一旁指导。为了获得那份工作,我们拼了命的放快手脚,头都没敢抬一下。在几分钟的测试后,我们几个留了下来,去办工牌,领工衣等,第二天正式上班。


整个工厂在工业区占了四幢大楼,都是四层高的,算比较大型的厂。待遇虽然只有五六百块钱,但在当时已经算是高的了。生产车间占了整整一栋大楼,分有五个拉,有一位生产车间主管,配一文员,然后是五个拉长,助拉。每条拉也配有QC,也就是质检,有检测半成品的,也有检测成品。在生产车间一角有质检部,也就是QA,随时抽查样品合格率。每个拉也相应的配有几名修理工。我们当时生产的是游戏机,有主机,手柄等,塑胶壳子都是本厂注塑部生产出来的,各线路板也是本厂制板部生产的。一些小的装配,如螺丝,火牛,线等都是从外面采购的。生产车间给我的感觉就是机器,各式各样的机器。虽然有很多人的存在,但在我眼里,人也算是一台肉机器,只知道按部就班的完成机械式动作。一条拉从头到尾都坐着人,每个人做一道工序,拉条是不停的走动着的,所以做不过来就要先从拉上捡出来。你不可能这道工序没做,就让它进入下一道工序,你如果慢了就会捡多了在面前堆积起来。我觉得这种发明就是坑人的,就是让人不停的工作,让你没有时间喘息。每个人装配上一件配件,到最后一个工位就变成成品流出去。


拉的出现在工业化进程中有着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如果不开拉条也可以做,这个做完了交给下一个人做就可以了,但要来回跑,有了拉就可以坐在原地不动,自动流到你的面前,省去了许多时间。还有就是你不能慢,工位十多个,或是二十多个都是平均分配劳力的,你一个人如果慢了,别人都快,你面前就会堆积如山。这个时候不用多说,只能证明你手脚慢,偷懒了。拉长自然会出现在你面前,看着你做,或者批评你。就是因为有拉,拉长的管理就简单的多了,看着最前面一个人的速度就行,要不就到最后一道工序去数成品。一个小时一般出多少成品,拉长心里自然是有数的。所以拉长就是拉长,一条拉在一个人的监督下,得已快速的良好的运转。


生产车间除了机器,人,就是各种配件,堆积在拉条两边。当配件数量不多时,自有物料员从仓库供上来,以保证拉条上的正常运转,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让拉条不停下来。只有拉不停止的运转,才能源源不断的创造出效益。助拉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他总是在第一时间盘查清点配件,并与物料员取得联系,让物料员及时把配件供上来。这个环节一环扣一环,直到仓库,采购。生产车间最多的还有凳子和灯。干活的凳子从来没靠背,也许为了行动方便,而且,凳子面也是硬梆梆的,也许就是不想让人舒服。这本来就是最底层的工作,不可能像办公室一样,放的是靠背椅。灯是每条拉上方标配的,一盏接着一盏从拉头到拉尾。手工活全凭眼力,所以灯光不能暗。

  • 标签:工厂记忆旱冰场生产车间集体宿舍广场工业区
我要点赞(打赏)

余额: 0您的账户余额不足,请充值

ico100 ico200 ico500
ico1000 ico2000 ico10000
ico52000 ico520000 ico5200000
注:100邻家币相当于1元人民币。点赞1元起,打赏作者和邻家,一炮双响,回报一个永久"广告"位。

打赏点评:

0/50
了解点赞(打赏)
  • 以文会友·邻家帮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分享到:王威评委2680积分2013/09/30 10:16:21

    既是真正接地气的作者独特的生活经验与感悟,又是活色生香的“打工词典”,每一位有过流水线经历的打工者对作者所描绘的场景应该都不会陌生。

    分享到:张谋2013/09/30 11:42:06

    谢谢王老师鼓励,问好,顺祝十一快乐!

      回复
  • 分享到:唐兴林评委10890积分2013/08/29 22:29:11

    文字流畅,自然,而又不乏真情。一组一组的文字,就像一组一组的画面,仿佛让人看到了那流淌的岁月和逝去的青舂。无论是旱冰场里美丽的女孩子,还是一起坐在草坪看星星讲他个人故事的男同事,现如今各自天涯。这就叫光阴流水。想当年躺在打麦场上的少年,现如今怕也是而立之年的大男人了,回忆往昔,就是回忆生活,同时也是在感悟生活。随意的文字里散发着淡淡的忧伤,也闪现着青春的激情。用心书写,便是对文字的尊重。

    分享到:张谋2013/08/30 08:15:51

    感谢朋友细致的评述,鼓励与支持!谢谢你!

      回复
  • 分享到:费新乾评委14050积分2013/07/17 12:24:42

    好文章!非虚构类作品的力作!虽说这种词典式的写作早已不算新鲜,最经典的莫过于韩少功的《马桥词典》,具体到打工这一块,也有戴斌的长篇《打工词典》,以及萧相风获得人民文学奖的《词典:南方工业生活》。这些珠玉在前,但作者还是用自己的方式,写出了独特的体验和韵味。细节生动,文字老练,感情真挚,展现了“我”打工生涯的各个不同场景。喜欢这种认真的写作,这才是社区文学大赛需要的好文字。

    分享到:张谋2013/07/17 13:47:15

    谢谢费老师的鼓励与点评,在深圳生活了七年,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一步一步从流水线坐到了办公室,做上了喜欢的文字类工作,虽然还在路上,但值得庆幸的是一路有文字为陪。问好!

    分享到:张谋2013/07/22 09:32:36

    谢谢批评,问好朋友:)

    分享到:风之影2013/07/27 10:23:57

    这篇文章最大的特点就是写的真实,尤其是涉及人物性格方面,写的不做作,不虚伪。

    分享到:张谋2013/07/29 09:08:29

    谢谢鼓励,问好!

      回复
  • 分享到:廖令鹏评委2010积分2013/09/30 15:11:54

    我很奇怪这篇文章到现在还没入决。评论挺热烈,我引用费新乾的一句话:作者还是用自己的方式,写出了独特的体验和韵味。细节生动,文字老练,感情真挚,展现了“我”打工生涯的各个不同场景。喜欢这种认真的写作,这才是社区文学大赛需要的好文字。——我喜欢这篇文章的调子,因为其真诚。“修辞立其诚”,我们如何以文学的方式来对待生活?是这篇作品给我的启示。

    分享到:张谋2013/09/30 21:55:54

    谢谢廖老师如此鼓励,问好,顺祝假期快乐!

      回复
  • 分享到:憨憨老叟评委34940积分2013/07/02 16:39:57

    这个南方章节选取材很不错,都是一些实情的记灵。只是,谋谋,还记得曾经和你一起哭过笑过的某些人吗?比如我……呵

    分享到:张谋2013/07/02 16:52:06

    谢谢朋友阅读,每一个曾经认识的朋友我都还有记忆,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

    分享到:邻家猩2013/07/17 13:51:12

    以文会友,以好文会老友,以社区好文会真情好友.祝福你们.

    分享到:张谋2013/07/17 14:00:41

    谢谢支持:)文友常在!

      回复
  • 分享到:沉默风暴1230积分2013/08/29 14:20:16

    每個場景,每段文字,讀來都是那麼熟悉,心頭也不時會感覺到絲絲苦澀。除了薪資隨著政府調薪而有所提高外,其他場景我們這裡都還在,時代在變,工廠基層打工者的生活並有太多的變化!

    分享到:沉默风暴2013/08/29 14:20:55

    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分享到:沉默风暴2013/08/29 14:21:37

    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分享到:张谋2013/08/29 15:10:32

    谢谢朋友,上个时代我们经历过的,后面还有人在经历,正如你说的,除了工资多了些,其它的一切还是存在的,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回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
  • 我要评论

表情评论只呈现200个字符

0/200

  • 最近来访
  • 热门文章
  • 41
  • 10100
  • 45
  • 7190
  • 作者:西楚霸王
  • 西楚霸王,原名陈勇80后,四川德阳人。现居东莞,从事电脑连接器销售工作。热爱写作,热爱武侠。曾为宁夏日
  • 更多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