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是什么工厂
  • 点击:11756评论:162016/01/28 09:53

假期,城里王老师回了一趟老家看老屋。

进村连鸡犬声都没听到。经过刘大爷家晒坪,只听“吱呀”一声,大门裂开一道缝,头发蓬乱的一颗脑袋下面,一双灰蒙蒙的眼睛盯着王老师,片刻咧着牙齿残缺的嘴说:“是王老师啊!”

“刘大爷,身体还好吧?”王老师停下脚步。

“好嘞!”刘大爷说着把整扇大门拉开,“来家坐坐。”

王老师抬脚踅上木梯进了屋,刘大爷拉过一张板凳,用手抹了抹招呼王老师坐下。

堂屋满是灰尘的长凳上凌乱地甩放着一些衣服,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在那里有模有样地折叠,一件件地放进一只布袋里。

“这是孙儿吧?”王老师问。

“老二的。”刘大爷回答。

“上幼儿园了